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9 Pages V  1 2 3  »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艾伯伦的龙, 猜猜这本书里有多少新专长和新法术?
钛豌豆
2012-04-20, 18:46
Post #1


环之使徒
Group Icon
 464
   29

Group: Builder
Posts: 1806
Joined: 2008-11-13
Member No.: 26084


原书下载地址http://iask.sina.com.cn/u/1607224722/ish?folderid=615525

序言
“让菲尔尼阿的火焰净化你的灵魂,”Dularanahk吼道。Katashka大笑,“我超越了死亡,凡龙。你是吗?”
在艾达尔(Adar),一队Riedran战士被恐怖的风暴逼退。这些战士看到一个影子在云中移动,他们诅咒风暴守卫-防守避难之地(the realm of refuge)的龙. . .在希恩德瑞克(Xen'drik),一条银龙和一个霜巨人酋长在下一盘可怕的象棋。棋子是她近来的受害者的冰冻遗体,他们被复活并被迫以死亡的状态为她服务. . .在科瓦雷(Khorvaire),一个权臣秘密与一个狡猾的罪犯头子见面。这场谈判将不可挽回地改变伟大的费尔黑文(Fairhaven)城的权力平衡。他们中有一个是人类,另一个是从伽利法(Galifar)崛起之前就在奥汶戴尔(Aundair)安家的龙。但哪个是人,哪个是龙?
在阿贡尼森(Argonnessen)的中心,三十六条龙聚在比人类种族还古老的巨大石塔里。这个秘密会议的集体力量能粉碎一个王国。它们在激烈地争论-其结果可以决定艾伯伦的未来。
从时间的开端以来,龙就在这个世界上漫步。它们是传说中的生物,一千种传说的主题,恶魔的屠杀者,王国的破坏者。它们是先知和傀儡大师,尽管外表可怕,但几乎没有人类真正清楚这些龙使用的力量。在当代,遇到龙并活下来讲述这段故事的人非常之少。但冒险的时代到来了,这是一个新的英雄兴起,挑战过去的传奇的时代。因此是了解从最早的时代开始塑造了这个世界的巨龙的时候了。
欢迎来到《艾伯伦的龙》

使用本书
艾伯伦的龙远不只是怪物。它们是幕后操纵者,是守护者和先知。它们杀死过英雄,毁灭过整个文明。它们也保护过低等种族和无数形式的生命。《艾伯伦的龙》解释了龙在这个世界的位置和在战役中使用它们的许多方法。本书包括对龙类活动感兴趣的组织,包括十二学会、砂主和许多新的致命的阴谋集团。除此之外,遭遇、冒险情节、专长、法术和财宝贯穿全书。最后,出现了许多细节详尽的龙,并为敢于同艾伯伦的龙的智慧相匹敌的冒险者提供了独特的挑战和奖励。
序言提供了对艾伯伦的龙的概述,包括它们在历史上的角色和常见的传统。
第一章:阿贡尼森(Argonnessen)的龙。探索龙类的古老家园。本章为那些希望探索黑暗大陆的人提供了大量材料,从文化和地理到冒险场所。第二章:科瓦雷的龙。详细阐述生活在人类中的龙。密阁的主人主人们按照龙类先知的信念塑造了列国的道路,而离群的龙在进行它们自己的秘密计划。
第三章:索隆娜(Sarlona)的龙。深入探究躲开预言的陆地。古老的守卫者、反抗者和被禁忌的知识逼疯的龙;这些只是索隆娜的龙的一部分。
第四章:希恩德瑞克的龙。详查在希恩德瑞克安家,生活在陨落的废墟之中的离群者(rogue)和流亡者(exile)。

你需要什么来进行游戏
《艾伯伦的龙》用到了D&D的三本核心规则书-《玩家手册》(PH)《城主指南》(DMG)《怪物图鉴》(MM),以及《艾伯伦战役设定》(ECS)
作为一本处理所有龙类事务的书,《艾伯伦的龙》经常提到《巨龙之书》(Dr)。此外,通常用来代表出现在特定的补充包里的游戏元素和其它材料的其它缩写(有时是以角标的形式)贯穿本书。那些补充包及其缩写(适用时)如下:《Complete Adventurer》(CAd)、《Complete Arcane》(CAr)、《Complete Psionic》(CP )、《Complete Warrior》(CW),《龙之魔力》、《城主指南Ⅱ》(DMG2)、《扩展灵能手册》(EPH)、《Explorer's Handbook》(EH)、《Fiend Folio》(FF)、《Fiendish Codex I》(FC1)、《Fiendish Codex II》(FC2)、《Heroes of Battle》(HB)、《Libris Mortis》(LM)、《艾伯伦的魔法》( MoE)、《Miniatures Handbook》、《怪物图鉴II》( MM2)、《怪物图鉴III》( MM3)、《怪物图鉴IV》(MM4)、《玩家手册II》、《龙之族裔》、《艾伯伦的种族》(RE)、《索隆娜的秘密》(SoS)、《希恩德瑞克的秘密》(SX)、《沙恩(Sharn):众塔之都》(Sh)、《Stormwrack》(Sto)、《Spell Compendium》(SC)和《Tome of Battle》(ToB)。虽然拥有这些补充包能帮助你享受《艾伯伦的龙》,但它们不是严格必要的。大部分情况下,所有你需要用到的来自其它资源的生物或规则的细节都出现在本书中了。

参考
总的来说,本书不引用出现在三本核心书之一中的规则、法术、专长、能力和其它游戏机制。来自其它补充包的那些有时给出引用的标题和页数。用脚注的形式给出空间有限的数据和其它注释。如果某个脚注在本书其它部分出现过,就标一个星号(*)。其它脚注使用书籍标题的缩写(ECS的意思是《艾伯伦战役设定》)。
(IMG:http://i1222.photobucket.com/albums/dd500/yilitaiwandou/dragonsofeberron.jpg)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钛豌豆: 2012-04-20, 18:53
TOP
钛豌豆
2012-04-21, 18:59
Post #2


环之使徒
Group Icon
 464
   29

Group: Builder
Posts: 1806
Joined: 2008-11-13
Member No.: 26084


龙的历史
龙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时间的开端。每个群体都有自己的英雄、胜利和失败,在成千上万年的历程中,许多事实消失或者变成了传说。本节讨论科瓦雷的历史学家们研究过的事件,它们确凿无疑,但只是龙类历史的巨大宝库中的一些闪亮硬币。

龙类起源
最睿智的龙坚决主张这个世界是在战斗中诞生的。根据神话,造物之前的空旷是三条强大的龙的领地。金色的西伯瑞斯(Siberys)是所有魔力的来源。温和的艾伯伦(Eberron)是生命的源泉。残忍的吉波尔(Khyber)是秘密的知识和隐藏在黑暗中的力量的主宰。它们一起维持对一切事物的命运的支配,并思考宇宙的适当形态。
一开始,这些祖龙(Progenitor)在一起共事。它们开创了十三个位面,但随着对现实的塑造,它们产生了分歧。黑暗的吉波尔变得贪婪,而高贵的西伯瑞斯作出了更强有力的回应;双方都寻求在工作中发挥更大的影响。丹维(Daanvi),菲尔尼阿(Fernia)和伊瑞恩(Irian)印上了西伯瑞斯的主导的印记。凯斯瑞(Kythri),玛帕(Mabar)和克索利埃特(Xoriat)表现了吉波尔占优势的影响。艾伯伦试图居中斡旋,但无法弥合这种分歧。
到了创造最后的中心位面时,吉波尔和西伯瑞斯之间的紧张再也无法遏制了。黑暗的吉波尔猛攻她的同胞,给金龙造成了致命伤,并将他的鳞片抛洒在天空。虽然没有强大到足够击败她,但艾伯伦知道不能允许吉波尔受益于她的行为。温和的她拒绝用爪牙和吉波尔战斗。相反,艾伯伦抱住了她,用她令人窒息的缠绕困住了吉波尔。艾伯伦召唤生命的力量,产生了土壤、森林和海洋,就这样把她自己变为吉波尔无法逃脱的活的监牢。
于是艾伯伦变为了所有生命在其上生长的世界。她养育并支撑一切,直到今天。西伯瑞斯的遗体变为围绕这个世界的环;他散落的鳞片变为群星。吉波尔-黄泉巨龙(the Dragon Below)、怪物之母、一切黑暗的来源-仍然被困在其中,永远在为逃脱和结束一切而努力。
(IMG:http://i1222.photobucket.com/albums/dd500/yilitaiwandou/dragonsofeberron1.jpg)

TOP
钛豌豆
2012-04-22, 19:20
Post #3


环之使徒
Group Icon
 464
   29

Group: Builder
Posts: 1806
Joined: 2008-11-13
Member No.: 26084


最初的时代
在起源之战的余波中,生命出现在新的世界上。西伯瑞斯在战争中陨落,但力量仍然留在他的血液中。这些充满了最纯粹的魔力精华的血液落到了艾伯伦,生命与魔力相结合,产生了具有两位祖龙的力量的新生物:龙。西伯瑞斯的血落到云上,就产生了银龙。它落到冰冷的湖水中,白龙就从冰上升起。它落到沼泽上,黑龙就出现在黑暗的深处。就这样,所有的龙都诞生了,它们强大而高傲,拥有西伯瑞斯的神秘力量和艾伯伦活泼泼的生命力。
当代的生物极少有存在于时间的开端的。希恩德瑞克的泰坦那时刚刚诞生不久,拥有力量但缺乏知识。低等种族尚未出现;黑暗生物尚未繁衍。所以野生的龙群翱翔在世界上,陶醉于它们的强大。
唯一真能与龙媲美的是羽蛇-索隆娜的有羽毛的蛇。尽管力量强大,但龙仍然是凡物。它们繁衍,它们成长,最后它们死亡。而羽蛇站在生命的循环之外;传说,羽蛇是由落到艾伯伦之前的纯净的西伯瑞斯的血液构成的,因此,它们是真正不朽的。它们只是在死后重生,所以它们的数量保持恒定。虽然强大,但羽蛇留在索隆娜,把世界留给龙去探索。

吉波尔之血
在数不清的千年里,龙是艾伯伦唯一的主宰。然后新的威胁出现了。吉波尔被束缚在艾伯伦的深处,但这无法根除黑暗之龙的力量。终于,大量的恐怖在深处繁衍出来。邪兽鬼、底栖魔鱼和其它恐怖为了占据上面的世界而现身。最强大的是大君(Overlord),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以至于几乎可以被称为神的恶魔。那时,龙组织在简单的群体中,它们往往彼此争斗。分散而野蛮的它们无法匹敌吉波尔的大君们。

龙的预言
在强大的恶魔巩固了他们对地表世界的支配之后,他们统治了一个噩梦般的王国成百上千年。曾经高傲的龙被迫遭受奴役和束缚。恶魔的统治可能会持续到时间的尽头,如果没有羽蛇Hezcalipa和一条叫做Ourelonastrix的蓝龙的话。这两个理想主义者一起努力了几个世纪,研究天空和群星,并把他们的发现与地上出现的神秘图案进行对比。他们相信这种研究将揭示一张未来的地图,历史将遵循的无数道路的一个轮廓。Ourelonastrix相信这是祖龙的智慧,现实的真正蓝图。他称之为-由艾伯伦和西伯瑞斯亲自创作的-龙之预言。
(IMG:http://i1222.photobucket.com/albums/dd500/yilitaiwandou/dragonsofeberron2.jpg)
大战
龙之预言给予Ourelonastrix对恶魔大君的弱点的深入了解。除此之外,它还给予了这条龙和它的同类以希望的感觉-龙是某种更伟大的事物的一部分的信念。Ourelonastrix和Hezcalipa遵循预言指出的道路,召集他们的民众对抗吉波尔的后代,发动了将持续几千年的战争。尽管他们势单力薄-或者说,因为他们势单力薄-而恶魔大君分散而自负。这允许龙类-羽蛇联盟集合力量一个接一个地击败他们。
尽管有这种优势,这场战争似乎仍然是无望的。大君是真正不朽的。一个大君的失败充其量是暂时的,简单的法术无法束缚他们。后来,Hezcalipa的研究揭示了胜利的道路。事实上,结局似乎是注定的。然而,代价是可怕的。在Hezcalipa的带领下,羽蛇牺牲了它们的几乎整个种族,将它们的超凡精华锻造为可以囚禁大君和他们的凶暴追随者的纯粹力场。一些恶魔逃脱了,但战争胜利了。
虽然龙勇猛地战斗,但有些龙相信它们在最后抛弃了羽蛇,拒绝分担最后的牺牲的代价。这种疑虑是合理的,然而似乎不大可能。情况可能是这样,作为凡物,龙只是没有所需要的灵魂能量而已。也许龙的幸存是处心积虑的决定。羽蛇的牺牲使得天界和炼狱都从艾伯伦离开,留下龙作为预言的主人和世界上最强大的生物。

----------------------------------------
提亚马特,吉波尔的女儿
在艾伯伦,神不在地上行走。甚至龙神也是如此。龙类在天空中指出巴哈姆特的形象,但白金龙从未踏足艾伯伦,他的存在是一种信仰而非事实。
虽然充满误解,但提亚马特在艾伯伦的存在不是例外,因为她不是一个真正的神。确切地说,她是恶魔时代最强大的恶魔之一,黄泉巨龙的亲女儿。每个大君都有自己的神秘领域;对于提亚马特来说,这个领域是龙类。吉波尔和西伯瑞斯是同胞,吉波尔的污染藏在每条龙的内部。提亚马特拥有使其显现,腐蚀并控制艾伯伦和西伯瑞斯的孩子的力量。彩色龙尤其容易受她的诡计的影响,但甚至连金属龙也有危险。
在恶魔时代,提亚马特是最可怕的大君之一,因为她让一支龙类军队和她自己的后代一起转而对抗它们的同类。最终她被羽蛇击败并被束缚在阿贡尼森的五苦坑(Pit of Five Sorrows)中。她的腐化后裔被彻底消灭。然而,她引发的恐惧是如此之大,以至于龙类把她放在龙类的万神殿中并在群星中描绘她的标志。也许它们希望如果提亚马特在天界找到位置,她可能就不会返回艾伯伦了。
直到今天,提亚马特仍然被束缚着,但世界上仍然可以感受到她的力量。她在砂主中有追随者,有一个龙和其它生物的联盟-提亚马特之爪-为她服务。这些邪教徒致力于解放吉波尔的女儿,而且他们已经取得了他们的计划的第一阶段的成功-为提亚马特的可怕后裔的再次出现作好准备。预言警告了提亚马特的归来的可怕后果;现在她的邪教致力于达成预言的条件,甚至是在龙类的西伯瑞斯之光(Light of Siberys)为阻止这场天灾而战的同时。
虽然提亚马特并非真正的神,但崇拜吉波尔的女儿的牧师确实获得了法术,就像是献身于刀锋统主的机关人那样。提亚马特本身并未给予这种力量,但对她的黑暗力量的信仰和奉献赋予虔诚的牧师以力量。
和恶魔时代的所有大君一样,提亚马特被囚禁在她的监狱里,只能通过代理人影响这个世界。在她的真实形态下,她拥有足以威胁所有国家的力量和腐蚀并控制龙类的能力。她的追随者有可能找到给予他们的黑暗女士-至少是部分地-在世界上显现的能力的方法。这种灾难性的事件将允许传奇等级的玩家角色直接与强大的提亚马特的化身战斗。
----------------------------------------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钛豌豆: 2012-04-22, 19:22
TOP
钛豌豆
2012-04-23, 18:35
Post #4


环之使徒
Group Icon
 464
   29

Group: Builder
Posts: 1806
Joined: 2008-11-13
Member No.: 26084


扩张和撤退
对抗恶魔的大战团结了龙类。它迫使它们把它们的次要矛盾放在一边并掌握长期以来沉睡在它们体内的神秘力量。幸存的龙比以前更为强大,但它们的数量在战斗中锐减。在击败了大君之后,大部分幸存的龙退到了阿贡尼森的避难所。长老们聚集在最初的大会(Conclave)里并奠定了保持到今天的龙类文化的基础。幸存者花了成千上万年愈合它们的创伤,重建它们的群体,识别和研究预言的征兆,琢磨它们在战争期间开发的神秘天赋。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些龙开始看向阿贡尼森之外,并去探索它们重新发现的陆地。
六千年前,龙再次开始在艾伯伦扩散。它们发现了成打的发展中文明-希恩德瑞克的巨人和泰坦的王国,霜落之地(Frostfell)的矮人的原始氏族,索隆娜的半兽化人的游牧团体,和科瓦雷的落后的地精。有些只是希望研究低等生物。有些作为指导者而来,其中最先的是Ourelonastrix的后代。这些龙与巨人分享了魔力的秘密,它们渴望看看这些有前途的生物能发展出什么创新。但大部分龙选择了征服之路。龙类群体赢得了遍及世界的统治。
对于大部分龙来说,一开始这就是个游戏-一个以非龙类的生命为其高昂代价的游戏。。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斗争开始转向龙与龙之间。友好的竞争变得严酷。龙的血开始流淌。而且,在问题扩散的同时,吉波尔的女儿也在Pit of Five Sorrows里活动。成百的龙拜倒在她的支配下,提亚马特的末裔从被污染的蛋中出现。如果有足够的传播时间,这种腐蚀可以毁灭阿贡尼森。对于龙类来说,幸运的是警惕的库罗尼普斯之眼(Eyes of Chronepsis)能够识别被污染的龙,而激进的西伯瑞斯之光结束了这种腐蚀。
理事会(the Conclave)在阿贡尼森的中心的一处巨大、天然的高处巢穴里集会。龙之预言的研究者在那里提交他们的发现。直到今天,这种集会的报告甚至在阿贡尼森内部仍然是享有特权的信息,只与受到尊敬而强大的长老共享。大部分龙相信预言家们将提亚马特的不断提高的力量与龙类活动在全球的散播联系在一起-这种观点认为龙类统治者的影响反过来强化了吉波尔的女儿。有一个事实是已知的:在讨论之后,理事会号召四处分散的龙返回阿贡尼森。龙类扩张的时代结束了。
TOP
钛豌豆
2012-04-24, 18:35
Post #5


环之使徒
Group Icon
 464
   29

Group: Builder
Posts: 1806
Joined: 2008-11-13
Member No.: 26084


希恩德瑞克的浩劫
在希恩德瑞克、夸巴拉(Q'barra)或艾达尔的探索者可能会在无意中发现风化的雕塑或刻划在穴壁上的褪色图像,但龙类几乎没有留下它们的统治的痕迹. . .除了一个例外。希恩德瑞克的巨人是这个年代最先进的非龙类,他们从与龙类的交流中学习了许多东西。与Ourelonastrix的学生合作的那些巨人使用龙的魔法创立帝国并统治了他们的大陆。奥术的艺术传播开来,巨人们很快就开始探索魔法的新途径。就像它们的强大那样,龙类墨守成规,拒绝走上某些道路。消失已久的帝国-例如Cul'sir帝国和十一团(Groupof Eleven)的巨人们没有此类担忧-他们对血魔法(bloodmagic)和其它黑暗艺术的探索远离了Ourelonastrix的成文教导。
但是,龙置身事外。许多群体的长老研究龙之预言,但它们同意最好不要操纵其结果。它们只是追踪它数不清的道路并在命运选择其历程时观察。
然后,梦族来到了希恩德瑞克。这次跨位面入侵的动机仍然是个谜,但巨人的记录只是单纯地把梦族描绘为无情的入侵者。其它证据则暗示梦族只是试图躲避它们自己位面的灾难,或者甚至是报复在希恩德瑞克的领主的教唆下的挑衅行为。无论战争的根源如何,它都是一场持续了几个世纪的斗争。双方释放出了强大的魔法和灵能力量,随着时间的流逝,巨人所拥有的几乎所有魔法知识都被应用于战争。在阿贡尼森,龙之预言的研究者们警告战争可能会震动位面本身,但理事会坚持龙不可参与。任何历史研究者都知道结局:巨人释放的力量将达拉库尔从它的位置扯开,给这场冲突带来了突然而恐怖的结局。
巨人的策略破坏了他们的大陆并震动了艾伯伦的根基。他们从前的奴隶-精灵-起来反抗他们虚弱的主人。然而,巨人再次开始驾驭力量,准备释放与击败了达拉库尔的相同的力量。也许他们认为胜利是可能的,但许多历史学家相信这是纯粹的虚无主义-如果泰坦们不能统治世界,他们就要毁灭它。
龙们从对预言的探寻中看到了威胁。巨人们已经释放出的力量的效果震撼并警告了它们,这次它们选择行动。一支成规模的军队在西伯瑞斯之光的好战巨龙的领导下带着所有颜色的群体从阿贡尼森倾泻而出。这场冲突是野蛮的,其结果不容置疑。龙对控制领土不感兴趣。它们没有努力避免平民伤亡;它们带来了以能够想象到的最具破坏力的形式出现的火焰,牙齿和传奇魔法。最后,希恩德瑞克骄傲的列国没有留下任何东西。这片土地上的巨人、精灵和所有其它文化都被龙类击倒了,而且强大的诅咒确保了巨人永远无法再次危及世界。龙的任务完成了,它们返回阿贡尼森沉思。所有龙都同意如果龙不与希恩德瑞克的人民分享魔法的秘密,他们就不能构成这样的威胁。理事会称此次事件为kurash Ourelonastrix-奥林(Aureon)的愚行-并禁止任何群体与低等生物分享阿贡尼森的秘密。
TOP
钛豌豆
2012-04-25, 19:25
Post #6


环之使徒
Group Icon
 464
   29

Group: Builder
Posts: 1806
Joined: 2008-11-13
Member No.: 26084


龙与精灵的战争
虽然希恩德瑞克的毁灭是极端的,但该大陆确实有一些居民幸存下来。在龙沉思期间,精灵流民建立了艾伦诺(Aerenal)国。对亡灵术和阿贡尼森的能量的几千年的研究导致了不朽评议会-具有可以匹敌最初时代的恶魔大君的整体力量的不死精灵的联盟-的产生。从那时-在伽利法建立之前将近二万五千年-时起,龙和精灵一直处于战争状态。争斗的浪潮时起时伏,两次战斗之间可能相隔几个世纪. . . 但龙迟早会再次回来战斗。这场古老冲突的起因和过程是阿贡尼森的另一个谜。
许多人觉得艾伦诺不可能对抗彻底破坏了希恩德瑞克的力量。事实上,精灵从未面对过阿贡尼森的全部力量。对希恩德瑞克的打击是由阿贡尼森的所有力量统一实施的;而龙与精灵之战只涉及来自西伯瑞斯之光的一些群体。不朽评议会能够抵抗龙这一事实仍然是不可能的功绩,但它从来没有面对过可以蹂躏一个大陆的力量。
那些研究这种莫名其妙的行为的人问道:为什么没有?这似乎永无休止的斗争的动机究竟是什么?如果龙真希望铲除精灵,为什么它们不把全部力量用在这个任务上?如果它们没有在乎到这种程度,为什么它们要以这么零碎的风格继续战斗?
有一种理论是龙鄙视亡灵术的广泛实践,即使它利用的是伊瑞恩的正能量,但不视它为与巨人的位面研究同样可憎恶的事物。因此,它们不能就打倒艾伦诺达成全体一致。
另一种可能性是,对于龙类来说,这种斗争是一种实践形式,西伯瑞斯之光的年轻战士的试验场。反之,它可能是一场为了某种未来的冲突而检验精灵并使他们坚强而战的战争,就像战士为了即将到来的战斗而磨砺他的刀剑。龙可能不愿与低等种族分享它们的力量的秘密,但它们仍然能推动低等生物研究他们的全部潜力。与龙之间的长期斗争确实迫使艾伦诺的法师和泰尔那多(Tairnadal)的战士去掌握战争和魔法的艺术。
阿贡尼森的主人没有为它们的行动给出解释,它们也不谈判。已知的龙和精灵合作的例子只有两个,而且都与沃尔(Vol)家族的高贵血统有关。在死亡龙纹出现之后,一些绿龙开始与沃尔家族合作。这种联盟产生了半绿龙艾兰蒂丝。沃尔的盟友声称这是为了建立两个种族之间的纽带并结束战争。其他人相信这些翠绿色的龙试图通过它们的半龙后代控制死亡龙纹。最后,Erandis d'Vol确实使艾伦诺和阿贡尼森团结起来. . .在消灭沃尔家族的任务中。但这次联盟是短命的,而且盟友之间只有最低限度的沟通。沃尔家族一堕入阴影,龙就返回了阿贡尼森,在几个世纪之后,战争的循环又开始了。
TOP
钛豌豆
2012-04-26, 19:17
Post #7


环之使徒
Group Icon
 464
   29

Group: Builder
Posts: 1806
Joined: 2008-11-13
Member No.: 26084


瓦瓦拉卡(Vvaraak)的背叛
由始至终,离群的龙一直在追求它们自己的计划和梦想。然而,在奥林的愚行和希恩德瑞克的破坏的余波中,极少有敢于同低等生物分享阿贡尼森的秘密的。此类叛徒之一是翠绿爪(Emerald Claw)-艾兰蒂丝·迪·沃尔(Erandis d'Vol)的父亲,而且它因此而死。有一个更可敬的离群者,瓦瓦拉卡,训练了最初的护门者并把督伊德魔法的秘密带到科瓦雷的黑龙。作为艾伯伦的真正后代,瓦瓦拉卡预见到了将伤及世界本身的灾难。理事会对这场斗争不感兴趣;就像龙在希恩德瑞克的巨人与达拉库尔战斗时置身事外那样,理事会的长老告诉瓦瓦拉卡,它们将在对阿贡尼森的明确威胁出现时-而非之前-行动。
瓦瓦拉卡灰心丧气,她离弃了她的长老和群体,漫游于世界,并开始训练类人生物和其它生物使用自然魔法。虽然瓦瓦拉卡最为人知晓的事迹是教导科瓦雷西海岸的兽人,但她也有其他学生。一些塞壬督伊德把她们的技能归功于乌木母亲(Ebon Mother),而蜥蜴人自诩为夸巴拉和希恩德瑞克的护门者。瓦瓦拉卡在幽影平原停留了不到一个世纪,她最后的命运无人知晓。也许她以类人生物的形态度过了最后的日子,行走在她的学生之间躲开了愤怒的库罗尼普斯之眼。也许她为了教导迪洛矮人和其它地下深处的居民而落进了吉波尔。有些人说她返回了阿贡尼森,她的背叛行动事实上是代表理事会的经过精心计算的行动。如果是这样,那么达卡尼帝国的毁灭和达吉尔的失败都可能是龙巧妙的计划和实施的结果。
当然,克索利埃特的入侵可能并非瓦瓦拉卡锁预见的威胁。如果是这样,那么未来究竟还有什么极端的危险呢?
TOP
钛豌豆
2012-04-27, 18:58
Post #8


环之使徒
Group Icon
 464
   29

Group: Builder
Posts: 1806
Joined: 2008-11-13
Member No.: 26084


龙纹和密阁
预言在不断演化。在当前的活动开启了新的通往未来之路的同时,这些道路就被展示在岩石与风暴中、月亮和位面的会聚运动中。几千年-不到一条金龙的预期寿命-以前,预言开始以一种新的形式揭示自身。
龙纹。
这些出现在某些低等种族的肉体上的印记不仅仅是神秘力量的来源。对于龙之预言的研究者来说,龙纹的活动提供了对预言的道路的深入了解,这非常像是低等种族的占卜师可以在鸟的移动中读出未来的迹象。龙纹的出现震动了阿贡尼森。为什么这些印记出现在类人生物而非古老和高贵得多的龙身上?这会给予类人生物改变预言的道路的力量吗?有些研究者声称从岩石到短命的肉体的这种转变预示着预言即将结束. . .一个预示着艾伯伦的死和新的现实的诞生的结局。
西伯瑞斯之光的激进分子中有许多催促理事会消灭龙纹以阻止砂主或其它敌人使用它们。其它龙同意这是艾伯伦的意志的显现,消灭它将是会引发灾难性后果的渎神行为。在理事会考虑的时候,一片骚乱中出现了新的声音。所有颜色的年轻的龙都开始质疑它们的长辈的消极哲学。世界在改变,这个新的阶段要求对低等生物的直接观察和-在必要的时候-操纵。在漫长的讨论之后,理事会同意给予这种新运动的成员一个机会探索它们的理论。然而,对它们发布了关于防止强化提亚马特的严厉警告,并设计了一套限制参与的指南。这些年轻的龙从给瓦瓦拉卡和其它被开革者打上耻辱的标记的限制中解放-至少是部分地,形成了在阿贡尼森被称为织锦(Tapestry)的区域。少数出类拔萃的龙被选出来在世界上旅行以监测龙纹,寻找预言的其它征兆,并对抗砂主和其他对阿贡尼森的利益不利的人。这个团体被称为Calemaryx-密阁。
在最近三百年的历史中,密阁在整个艾伯伦扩散。它的代理人集中于科瓦雷,因为这里是龙纹的中心、砂主的要塞和涉及预言的事件的节点。许多龙仍然对密阁的使命半信半疑,库罗尼普斯之眼时刻准备着清洗任何走得太远的密阁的代理人。这是一种危险的生活,但那些为密阁服务者正在塑造艾伯伦的未来。
TOP
钛豌豆
2012-04-28, 18:27
Post #9


环之使徒
Group Icon
 464
   29

Group: Builder
Posts: 1806
Joined: 2008-11-13
Member No.: 26084


提亚马特的崛起
对于艾伯伦的大多数人来说,龙是神话和传说中的生物。吟游诗人歌唱瑟雷恩(Thrane)王子和火龙的战斗,护门者尊敬瓦瓦拉卡。然而,极少有低等种族期待看到龙。
近来,目睹龙的传闻变得更为频繁。出现了龙参与终末战争的传说。不只一支冒险队伍带着遇到龙的传说返回文明区域。夸巴拉的定居者声称在丛林深处有一个叫做Rhashaak的龙-恶魔。许多人报告龙出现在阿贡尼森以外的地区,无论是躲在都市的阴影还是荒芜的沙漠中。
事实上,外出的龙的数量是从巨人陨落以来最多的。自从密阁建立以后,库罗尼普斯之眼就放出了它们的监督者,而且离群的龙的数量引人注目地增长。大部分离群者保持低调,躲在类人生物中间或者在阴影中操纵事态。但龙确实存在于这个世界,而且数量远多于大多数人的想象。
而现在,提亚马特再次活跃。她的邪教从龙类和非龙类两方面获得追随者。提亚马特的末裔的数量不断增长,从被腐蚀的蛋中涌出。西伯瑞斯之光不断地致力于加强在Pit of Five Sorrows的警戒,并在阿贡尼森追捕提亚马特之爪。但她的邪教徒已经扩散到其它大陆,吉波尔的女儿回来威胁这个世界可能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TOP
钛豌豆
2012-04-29, 18:45
Post #10


环之使徒
Group Icon
 464
   29

Group: Builder
Posts: 1806
Joined: 2008-11-13
Member No.: 26084


使用龙类
龙有许多可以提供给任何艾伯伦战役的东西。事实上,它们是可怕而令人难忘的敌人,有时这就是GM对龙的全部需要。但龙可以远不只是怪物。创造一条龙时,仔细考虑他的成就、他的敌人和他在历史上扮演的角色。考虑Coralonyn,一条太古金龙。他比伽利法王国本身还古老;事实上,他曾经作为密阁的间谍以人类形态在伽利法的边境上策马。通过对预言的研究,他拥有了关于过去和未来的可能道路的知识。他曾经在恶魔荒原与邪兽鬼战斗,在Pit of Five Sorrows看守提亚马特的监牢。他作为拉泽尔的王子度过了十年,花了一个世纪研究希恩德瑞克的遗迹。Coralonyn确实极为强大,但他远不止此。他拥有一个人要花上十四辈子学习的知识。他的交往遍及世界,他曾经和天使谈判,与国王争论。凭借意志力和血液中的魔法力量,他能让他的愿望变为现实。总之,龙是冒险者会遇到的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生物之一,与龙之间的遭遇应当总是难忘的。
艾伯伦的龙绝大部分生活在阿贡尼森,躲开窥探的眼睛。在更广阔的世界遇到的龙可能是阿贡尼森与密阁、库罗尼普斯之眼或者龙类家乡的其它强大团体之一联系的使者。离群的龙也散布在世界上。有些是流亡者。有些是寻求在阿贡尼森无法得到的哲学上或身体上的自由的叛逃者。而有些在遥远的地方出生并长大,对阿贡尼森的风格一无所知。这些离群者彼此之间毫无共同点。大部分寻求避免与其它龙的联系和冲突。其它的则喜欢与它们的同类斗智。
TOP
钛豌豆
2012-04-30, 18:28
Post #11


环之使徒
Group Icon
 464
   29

Group: Builder
Posts: 1806
Joined: 2008-11-13
Member No.: 26084


角色
在冒险中,龙能够扮演许多角色。龙的肉体和魔法的强大力量使得它成为冒险者的可怕挑战。此外,龙的知识和财富使它能够成为宝贵的盟友或赞助者。在设计艾伯伦的龙时,仔细考虑它可能扮演以下这些角色中的哪个。

盟友
理解龙的动机是为冒险团体创造一个盟友的必不可少的部分。大部分龙视其它生物为次品,与龙的命运或龙之预言的延续相比,它们的生命毫无意义。这条龙是临时的盟友,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要而帮助冒险者?他是一个真正的利他主义者,想要使用他的力量帮助尽可能多的生物?或者他与特定的种族、国家或家族的成员有特殊的关系?正是这些问题的答案将决定角色能期待何种帮助-以及龙是会留在他们一边还是转而攻击他们。
一旦明确了动机,龙类盟友就能以许多方式帮助一队冒险者。
财富:即使龙从不揭示其真正本质,它也可以使用它的巨大财富资助远征或者在其它方面帮助冒险团体。
法术:龙忘记的魔法比任何低等种族掌握过的还多。一个龙类盟友能够成为DM想要引入游戏中的几乎任何法术的来源。其范围从前所未知的术士法术到全新的传统,例如契约魔法(《Tome of Magic》)或者灵魂融合(《Magicof Incarnum》)。毕竟,瓦瓦拉卡向非龙类介绍了督伊德魔法;谁知道龙还保留着什么秘密?
知识:除了预言之外,一条老龙还能够运用几个世纪的个人经验。一条龙可能知道古代战场、废弃的神殿、邪恶灵魂的监牢或者保存着隐藏已久的神器的地下室的位置。
力量:如果一队冒险者在面对一个强大的zakya warlord或者类似的可怕威胁,龙纯粹的强大肉体力量会是无价的工具。
一个可能的龙类盟友是Qataakhast(120页),它可能在索隆娜帮助冒险者与离群的龙战斗。

守卫
龙类守卫献身于保护阿贡尼森或世界免于特定的威胁。在更广阔的世界里,守卫常常守在特定的位置。这样的龙可能会看守用作某个邪兽鬼王侯的监牢的遗迹。她可以守卫一个常常出现预言的征兆的洞穴网。她可能在位面不稳定的地区筑巢,守卫对抗跨位面入侵的防线。或者,她可以保护一件不能被破坏的危险神器。
冒险者们常常被设定为与龙类守卫对抗;寻找某件藏在Haka'torvhak的圣物的队伍必须对付Rhashaak以获得该奖励(《Explorer's Handbook》145页)。然而,一个龙类守卫也能阻止冒险者放出恐怖的力量-或者在该事件之后帮助修复创伤。
Zartarxis(152页)是被分配到希恩德瑞克的遗迹的不情愿的守卫。

祭司
在许多龙的生活中,宗教是一种强大的力量,而且它可以是冒险或战役的基础。提亚马特的潜在威胁是阿贡尼森的日程安排中的永恒因素,而玩家角色可能被卷入这场斗争。一队冒险者可能需要与库罗尼普斯联系-这个任务只能通过找到一座隐藏的龙神神殿并说服祭司与他们合作才能完成。一条龙可能收到来自艾欧的愿景,指示他带领人类走上九面龙神的道路,打破从最初的时代以来就存在并在阿贡尼森内部造成激烈分裂的屏障。
天命之路(Sovereign paths)(30页)是龙类宗教可以影响冒险的另一个方面。一条龙决定宣布自己是天命化身(Sovereign incarnate)时会发生什么?战士们会聚集在杜·顿恩重生的旗帜下吗-一条龙又会怎样使用这样一支军队?

先知
这个世界上存在许多先知、占卜师和传神谕者。但没有像龙之预言那样强大而深远的。它可以在任何与龙相关的遭遇中扮演一个角色。一个盟友可以帮助队伍完成特定的道路,而一个守卫保护着某件神器以使未来远离特定的事件。但先知还能成为一场遭遇的全部理由。当冒险者们面对巨大的邪恶时,先知可能掌握着改变未来的进程的唯一关键-而英雄们必须找到一个将向他们展示这条道路的先知。
龙类先知偶尔会训练非龙类以帮助它们工作;这些工作人员属于龙先知进阶职业(MoE63页)。
Vyssilthar(99页)是出现在科瓦雷的预言的优秀研究者。

破坏者
艾伯伦的龙可以是狡猾的操纵者和睿智的学者。但你不会总是想要一个幕后操纵者;有时你需要一个怪物。它们是破坏者。有些是被魔法或悲剧逼疯的龙。有些出生在其它龙类群体之外,在孤立中变得野蛮而凶猛。而有些单纯是陶醉于它们的原始力量,并真得只是以在低等生物中散播破坏和恐惧为乐。无论一个破坏者是被纯粹的嗜血还是对低等生物的财宝的渴望所驱使,他都是你想要一场壮观的战斗时所需要的龙。
死亡之雾(Haze-of-Death)(95页)徘徊于赛尔的遗迹中。被Mourning扭曲的这个可怕的破坏者捕猎任何不幸到遇到它的活物。

统治者
龙是艾伯伦最强大的生物之一,而且它们并不都喜欢独处。有些渴望受到崇拜。有些视统治低等生物为愉快的游戏。而其它的则由衷地希望改善它们统治的生物的生活,引导并保护它们的臣民。
根据她与她的臣民的关系,与龙类统治者之间的遭遇的风格可以有相当大的变化。如果她通过恐怖来统治,她的受害者可能向冒险者提供保护,同时请求帮助和自由。另一方面,如果这条龙是受欢迎的统治者,那么寻求她的宝库的财宝的冒险者可能会面对来自她的臣民的强烈反对。甚至连一个邪恶的统治者都可能是维持秩序或者保护她的臣民免于附近的威胁的唯一力量。如果冒险者杀死了这条龙,他们事实上可能毁灭了她的“受害者”。
晨翼(67页)是阿贡尼森的the Vast的一片领地的统治者。Gornath(124页)在索隆娜开创了一片领地。

间谍
龙能够在冒险中扮演一个重要角色而无需被看到。间谍可以是密阁、库罗尼普斯之眼、或者自己单干的离群者的特工。无论其计划如何,龙类间谍都擅长于在人类中躲藏。他的专长、技能和法术全都有助于强化他隐藏自己的真正本质、收集信息和混淆敌人的预言的能力。虽然在人类形态下他损失了许多肉体力量,但间谍保留其生命骰、法术抗力、伤害减免和术士法术;太古龙在任何形态下都是危险的敌人。
间谍的角色可以与盟友或守卫的角色部分重叠,但真正的间谍由两种东西确定。第一种是使命。他可以寻求信息、失落的神器或者邪兽鬼的计划的暴露。无论是什么,他都有必须做的工作,而这会影响他与队伍的互动。
间谍的第二个特征是他的隐蔽。与冒险者紧密合作的龙是盟友;而间谍保持着一层神秘的光环。他更可能操纵冒险者为他的目的服务而非公开与他们打交道。他可能扮演成他们的朋友,传递信息而不揭示他的身份,或者以其它方法欺骗队伍去做他需要的事。与间谍有关的冒险常常有预料之外的结果;似乎是例行公事的保护飞船抵御天空海盗的工作可能使英雄们卷入涉及砂主和艾兰蒂丝·迪·沃尔的复杂阴谋。冒险结束时,玩家角色可能会查清真相。或者,他们可能在发觉真相之前多次与这条龙打交道。
如果间谍的使命与冒险者的目标部分重叠,他们可能发现合作是有利的。但间谍不是冒险者的盟友,与他合作可能会常常把英雄们卷入危险局面。

TOP
钛豌豆
2012-05-01, 19:41
Post #12


环之使徒
Group Icon
 464
   29

Group: Builder
Posts: 1806
Joined: 2008-11-13
Member No.: 26084


阵营
艾伯伦是个灰色调的世界;在那里,龙的阵营不与它的颜色绑定。事实上,难以把艾伯伦的龙同任何单一阵营联系在一起。虽然给一条龙注明的阵营可以作为行为举止的大致指导,但龙从根本上就是非人的。它们是由原始魔力构成的生物,它们以世纪为单位衡量它们的寿命,而研究预言的那些以低等生物还未能开始理解的方式看待时间和命运。大部分龙纯粹不把非龙类的生命置于它们的考虑之内。善良和邪恶的龙都可能参与彻底消灭某座人类城市的行动,如果是以更大范围的命运和政治的名义授意的话。不同之处在于邪恶的龙会注视这场运动并陶醉于其暴行,而善良的龙会寻求尽可能快而无痛苦的结束。
漠不关心是低等生物与龙打交道时总是面对的危险。密阁对抗恶魔和黑暗,但它最终是为龙的利益服务的。它的计划牵涉跨越几个世纪-过去与未来两方面-的日程。无论阵营如何-高贵或自私,善良或残忍-龙都可以这一天是盟友,下一天是无情的敌人。冒险者在善良而非邪恶的龙面前可能较为舒服,但他们永远不应当忘记他们从前的盟友的非人本质。

----------------------------------------
隐藏的龙
在艾伯伦,使用类人生物形态的能力不限于特定的龙;通过适当的训练和专注,任何龙都能掌握这种天赋。专精于变形的龙开发出若干专长和至少一种法术以强化它们在类人生物形态下的能力。

变形(ALTERNATE FORM)
你解锁该能力以不被察觉地在人类世界中行动。
先决条件:真正的龙,术士等级5级。
效果:你获得变形超自然能力(只能是中或小型动物或类人生物)而且每天能使用它三次。
如果你已经有了变形能力,你获得上文的括号中的变形能力,而且每日能额外使用该能力三次。
正常:只有青铜龙、金龙和银龙拥有变形能力。

半龙形态(HALF-DRAGON FORM)
你能使用半龙形态,这允许你保留你真正形态的部分肉体力量而仍然能在人类中行动。
先决条件:真正的龙,使用类人生物形态的能力,术士等级5级
效果:你能够付出你的变形能力的一次使用机会以使用带有半龙模板的中或小型类人生物形态。你还获得以下能力:
•+4天生护甲。
•体型:基于类人生物种类。
•天生武器:2爪抓(中型生物1d4,小型1d3)和1啮咬(中型生物1d6,小型1d4)。
•喷吐武器:你能使用你的正常喷吐武器。然而,确定有效范围时如同你是你当前体型的龙,伤害限制在最多12个骰子。
•身体属性设定为力量18,敏捷10,体质13。它们按照外表种族的标准种族调整值调整。
正常:变形能力不能用来使用带模板的生物形态。

秘密力量(HIDDEN STRENGTH)
使用类人生物形态时,你保留你的部分龙类力量。
先决条件:真正的龙,使用类人生物形态的能力,术士等级5级。
效果:使用变形能力时,你在力量上获得至多+8加值,在体质上获得至多+4加值;这种加值不能给予你比龙类形态下所拥有的更大的力量和体质值。
正常:变形时,龙的身体属性为其形态的平均值。

原形之力(STRENGTHOF THE TRUE FORM)
变化系
等级:术士1级
法术成分:言语
施法时间:直觉动作
距离:个人
持续时间:1回合
豁免:
法术抗力:

力量在你的肢体中流动,你的肌肉鼓起,坚硬如钢。

只有由于变形术,变形能力或类似效果的使用而变形的生物才能施放这个法术。将施法者的当前形态和原始形态的天生护甲,伤害减免和身体属性值进行比较:在该法术的持续期间内,施法者使用每一项的最高值。这个法术没有外表可见的效果。
如果施法者有法术默发专长,他可以把它用在这个法术上而不增加施法时间。
虽然这个法术最初是龙开发的,但任何种族的术士都能掌握它;砂主的邪兽鬼尤其经常使用该法术。
(IMG:http://i1222.photobucket.com/albums/dd500/yilitaiwandou/dragonsofeberron3.jpg)

----------------------------------------

TOP
钛豌豆
2012-05-02, 19:30
Post #13


环之使徒
Group Icon
 464
   29

Group: Builder
Posts: 1806
Joined: 2008-11-13
Member No.: 26084


颜色
虽然龙常常被作为一个团体提及,但事实上每种颜色都是一个单独的亚种。每种都在不同的环境中茁壮成长,并拥有不同的肉体和魔法能力。在艾伯伦,颜色不与阵营绑定,同样,个性也受除颜色之外的许多因素影响。艾达尔的风暴守卫(Storm Guardian)、希恩德瑞克的凶猛破坏者和阿贡尼森的居民都可以是蓝龙,但它们的观点和行为大相径庭。
此外,颜色不能用来确定盟友和敌人。密阁是由所有颜色的龙构成的。在阿贡尼森,不同颜色的龙在许多领地中一起生活和工作。
那么颜色意味着什么?
首先,它是能力的标志。正常的金龙比类似年龄的正常白龙更强壮,更聪明。从最初年代的战争以来,这种力量等级制度就在龙的心理中建立并根深蒂固。它只是社会地位的考虑因素之一-年龄要重要得多-但它仍然是龙的互动的一个重要层面。
颜色的社会地位还与金属龙较长的天然寿命有关。它使得阿贡尼森最老的龙是金属龙,这使它们在理事会开会时有可观的影响力。有些彩色龙视之为挑战并力争超越金属龙长老的成就。其它的则断定它们必须在阿贡尼森之外寻求荣誉-与密阁合作或者离群。
提亚马特-吉波尔的女儿-有腐蚀任何龙的能力,但彩色龙更容易受她的影响。因此,提亚马特的末裔一般是彩色龙的。提亚马特在巨人时代醒来之后,博学之龙金龙Ourenilach宣布“基本颜色(base color)的龙”天生有缺陷。“我们的表亲的较短的寿命就是证据,”他说。“当伟大的西伯瑞斯的血从天空落下时,它与艾伯伦和黄泉之龙混合在一起。就我们的彩色表亲而言,很显然,其血统被与吉波尔的联系腐蚀了。”Ourenilach的以圣战根除所有彩色龙的要求应者寥寥,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但有些离群者-甚至是整个群体-支持这种“金属龙优越”理论。它甚至刺激了年轻的和叛逆的彩色龙加入提亚马特之爪,接受这种被意识到的与吉波尔之间的联系。
最后,颜色确定了龙的肉体和魔法能力。白龙兴旺于寒带,而银龙可能在云中筑巢。但个性以及与龙类和非龙类两者的关系因龙而异,龙鳞的颜色只是因素之一。

TOP
钛豌豆
2012-05-03, 20:07
Post #14


环之使徒
Group Icon
 464
   29

Group: Builder
Posts: 1806
Joined: 2008-11-13
Member No.: 26084


宗教
龙极少谈论它们的信仰,但在这种沉默的背后,宗教对于许多龙来说是个重要因素。主流的龙类宗教叫做Thir-这个龙语单词的意思是“三”。更多关于这种阿贡尼森的主要宗教的信息可以在第一章找到。
拒绝Thir的那些龙走上了许多不同的道路。有些是无神论者,有些将龙之预言作为有生命的力量崇拜,有些相信它们自己的神性;后者常常奴役类人生物并要求崇拜。有些龙为银焰服务,而其它的接受了沃尔血族。虽然Thir是典型的龙类信仰,但GM可以加上任何符合故事背景的宗教。

TOP
钛豌豆
2012-05-04, 20:12
Post #15


环之使徒
Group Icon
 464
   29

Group: Builder
Posts: 1806
Joined: 2008-11-13
Member No.: 26084


使用预言
怪异的图案-一系列螺旋线,使人含糊地联想到龙的文字-出现在深深的洞穴的穴壁上。
卡尼斯家族的两个纯血成员生下了一个孩子,但甚至在刚出生时她就带有变异龙纹。
亚瑞斯月亮准确地在瑟兰尼斯位面与艾伯伦相连的时刻遮挡了拉维翁。
一个龙类智者收集了所有这些事实的时候,她点点头。她用一些单词把她的结论记录在面前的法晶中。又一条通往未来的道路-龙之预言的又一片段-揭示出来了。
预言是艾伯伦战役设定的一个核心元素。龙和恶魔为它的结局而战。它可能要求一个不情愿的冒险者承担起英雄的责任-或者,它可能会警告如果冒险者杀死一个可恨的敌人会带来的可怕后果。
但龙之预言是什么?在战役中有效使用它的方法又是什么?

来源和目的
无人能质疑龙之预言的力量。它作为预言的工具的力量一再得到证明。但哲人和智者-人类的和龙类的,天界的和炼狱的-长期以来一直在讨论它的力量的来源。未来的道路怎么能在岩石和天空上安排?这是神的干预的证据吗. . .或者如此具象的宇宙计划是对有自由意志的神的藐视?
成千上万年的讨论和预测没有产生清楚的答案。这里是一些流行理论;只有GM能确定其中是否有一些是真实的。
•预言是吉波尔与艾伯伦的持续斗争的反映。祖龙在时间的开端塑造了现实,而预言反映了它们对它们的造物的不同要求。这是龙类宗教Thir的中心信仰。
•预言是龙神库罗尼普斯-命运的主宰者-的作品。Thir的核心教义声称库罗尼普斯是祖龙的书记员。然而,某些龙相信库罗尼普斯独自选择了预言的道路。
•预言是奥林-秩序和知识之神-的造物。这是天命诸神的追随者的流行理论。Thir的教义承认奥林-Ourelonastrix-是最初的先知,但不承认他是预言的创造者。
•预言是不同于银焰的神圣力量。它的力量来自所有活物。它由它们的渴望塑造,并引导它们的需要。这就是它为何能塑造未来,因为它影响人们按照它的预示行动。
•十三个外层位面中的每一个都拥有潜意识。艾伯伦是位面聚合的地方,而预言是位面之声讨论的结果。
•预言是魔法能量的最终来源。魔法有重塑现实的力量,而龙之预言是其终极表现形式。

即使是那些对预言的本质达成一致意见的,也在争论它的目的。在阿贡尼森的历史上,Thir的追随者长期持有“预言是造物的记录,而龙的使命是在造物按其规律发展之前守卫并记录”的信仰。这意味着它们能够阻止他人窜改命运的进程,但它们自己不应当操纵它。
密阁的龙以Ourelonastrix和Hezcalipa在恶魔时代使用预言的知识击败大君的事实反驳。这些龙声称预言是一种工具,一件允许聪明到足以阅读它的那些在一定程度上控制未来的礼物。按它们的观点,龙应当阻止其它试图控制这种力量的势力。砂主一直试图用预言作为对付他们的敌人的武器。不朽评议会的精灵解释了它的许多秘密。现在,某些低等非龙类试图将预言作为工具使用,如果他们只能掌握它的秘密的话。
最后,DM必须决定凡物是否应该窜改预言。该决定的结果在下文讨论。

预言的本质
龙之预言从时间的开端就存在。龙和恶魔都寻求过它的力量。
但预言是什么?它使用什么形式?人们能怎样影响它的结果?而游戏中的一个绝不会错的预言-最终-应该怎样由玩家的选择确定?
关键在于龙之预言是一个有机体。它从未被全面记录,因为它一直在成长和演化。预言是一张显示了未来可能走上的许多道路并揭示了依存关系的地图。考虑以下内容:
如果布瑞兰德(Breland)的国王在石像鬼的最初胜利之日(the day of the gargoyle's first victory)被暗杀,西方将发生战争。如果卓姆(Droaam)和布瑞兰德之间爆发战争,而且风暴最后的孩子(the last childof the storm)面对三个女儿,最初的鬼婆将归来。
这就是预言的本质。它是一张在不停展开的网,而未来是由来自数以千计的演化中的事件的线索构成的。这就是密阁和砂主怎样使用预言作为武器。找到你所渴望的结果,然后追溯回将使它发生的事件的道路。如果砂主希望Sora Kell返回,他们必须保证Boranel王在石像鬼Carralag在沙恩赢得Race of Eight Winds的同一天被杀死。这将导致战争. . .而且将为他们希望控制的下一个节点铺平道路。与此同时,如果密阁能够阻止Carralag的胜利或者Boranel的死亡,那么它就能阻止这种命运. . .然而,这可能会使另一条道路实现。这是处理砂主和密阁的技巧;这两个团体都常常致力于-不使用预言甚至无法看到的-长期目标。密阁可能帮助阻止一场屠杀,或者可能引发屠杀-无论是哪种情况,龙都毫不在乎受害者。它们只关心将会实现的事件链,而事件的展开可能花费几年、几十年或者更长的时间。

预言的形式
通常,冒险者们会以以下三种形式之一遇到预言。
征兆和预示:月亮和位面的交会。由于地震而显露的标志。三个死于火焰的龙纹继承者。这些都是预言显现的某种形式。但单独看待的话,这些显现中没有一个是有意义的。这就像是对茶叶的扫视或者看到一棵死橡树上有两只乌鸦-没有适当的训练,就无法解释兆头。而龙之预言远比茶叶或塔罗牌复杂。在上文给出的例子中,全部三个事件可以被联系在一起。月亮、符文和死亡都是谜题的一部分,而关于过去的事件的知识可能正是成功的关键。大部分生物需要几十年的学习才能解释预言最简单的征兆,而真正理解它则需要几个世纪。甚至在长寿的龙之中,也很少有具备成为先知所需要的耐心和智慧的。因此,冒险者们极少会找到他们能自己解释的预言的碎片;相反,他们需要找到某个能帮助他们理解其意义者。
过去,出现在土地上的标志被称为龙纹。现在,它们通常被称为预言印记(Prophecy marks)。这些印记的图样非常类似于那些出现在肉体上的,但每个印记都不相同;对于知道如何阅读它们的人来说,每根线条都有意义。如果某个能说龙语的角色通过了DC30的法术辨识检定,她就能获得关于某个印记的意义的提示,最多五个单词。例如,她可能认出“王”、“胜”和“动石”(moving stone)的概念。虽然有趣,但这种提示极少能提供完整的意义,事实上可能会导致误解。
小的预言印记可能有人类的拳头大小。最大的印记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只有离得远远的才能完整地看到它们。所有印记都会发出强烈的通用魔法的灵光,偶尔会闪烁类似于龙纹的颜色的蓝绿色辉光。如果受到伤害,预言印记会缓慢地修复自身。完全消除小型印记是可能的,但如果一个印记只是受到伤害,它最终会重新形成。
预言印记的本质和预言本身同样神秘。在希恩德瑞克,探索者们找到了来自巨人时代的似乎是以预言印记为动力源的奇异机器,而科瓦雷的许多势力-尤其是卡尼斯家族,十二学会和吉拉哥的元素驾驭者-在致力于揭开这个秘密。
翻译:洞穴壁上的预言印记不会提供对预言的深入解读。一个花了几世纪时间收集预言的碎片的龙类学者的个人笔记?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对于人类来说,挑战在于龙类通常使用法晶(ECS265页)来记录知识。为龙类塑造的法晶的大小相当于一块小卵石。有些龙喜欢把它们的想法刻在石头上;许多巢穴里都有充满了单词的房间,而冒险者可以在那里找到写下来的对预言的理解。虽然极少有非龙类凡物能够真正掌握龙之预言,但一些智者研究过它,并收集了龙类先知的著作。冒险者可能在-比如-一个死掉的cataclysmmage(EH 58页)的日记里找到有用的翻译。
阿贡尼森的龙制造了许多关于预言的记录。一份翻译可以只是记录过去的事件-预言最终采取的形式-但即使如此,它对于解释未来的征兆也可以是重要的工具。一些记录揭示了可能性-未来可能采取的多种道路,取决于什么事件成为现实。其它龙类著作集中于单一的概率链-作者努力使其实现的那条道路。
这些著作的准确形式因作者而异。预言的翻译可以采用诗歌、正式的论文或者一些隐晦的单词的形式。它对于作者来说是有意义的,但对于随机的读者来说可能仍然是个谜。
先知:阅读预言的意义的最简单方法是认识某个能够阅读其征兆者。龙类先知的角色已经讨论过了,但还存在其它选项。不死的精灵和伪装的邪兽鬼都可以提供对预言的道路的理解。一个学者可以把翻译的碎片拼在一起-不完美,但它是某种有用的东西。或者,某个龙纹角色可能作了一个突然而生动的预言梦。这是库罗尼普斯的礼物?直接从预言的来源流来并流过他的龙纹的顿悟?或者是梦族的欺骗计划的一部分?


----------------------------------------
预言的征兆
这里是龙之预言可能在战役中出现的一些方式。
•一个冒险者找到了一份法晶日记,里面写了他本人的过去和未来的成就的大概细节-包括找到该晶体。谁写了它?玩家角色会试图遵循它设计的道路,或者创造一个新的未来?
•队伍找到了一个紧抓着一个玄武岩圆盘的死人,旁边紧挨着一具邪兽鬼的尸体。石头上有一个预言印记,而提亚马特之爪、密阁和不朽评议会的特工都在寻找它。
•一位龙先知送给冒险者一把魔法剑。该冒险者被预言将与一个躲藏在该城某处的黑暗强者战斗;她有朝一日会找到并击败他,否则她必死无疑。
•冒险者们遇到了一个法师,他正在一个大型预言印记上制造一部奇异机器。该印记以变异龙纹的形式出现。这是一个无害的实验,还是一个恐怖计划的第一步?
•一个势不可挡的敌人的攻击迫使冒险者进入洞窟网-一个被废弃了几千年的龙巢。穴壁上的雕刻包括该龙关于预言的笔记. . .包括可以帮助冒险者击败追赶他们的敌人的隐秘线索。
•传言,Grand Library of Metrol的地下室里有Silaxerus Shard-人类手里最完整的预言记录-的一份副本。密阁的特工想要破坏它。柯南堡图书馆、十二学会和阿卡尼克斯(Arcanix) 想要偷走它。Prince Oargev想要把它还给Cyran hands。冒险者们会帮助谁?如果砂主已经偷走了该晶体并用一个用来误导的赝品替换了它,又会发生什么?
----------------------------------------
作为冒险情节的预言
讨论了预言的来源和它采取的形式之后,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要使用它?它会给冒险带来什么?
命运:龙之预言是确定某些冒险者为拥有特殊命运的人的一种方法。玩家角色拥有潜能点的事实已经暗示他们受到命运的宠爱;预言可以再进一步,确定他们是能够完成特定任务的唯一人选的事实。这会帮助甚至是低等级的角色在世界上脱颖而出。他们现在可能还没有准备好与泰拉斯奎较量,但他们知道他们注定了有一天要和它战斗。
控制:预言是保持对强大力量的控制的工具。砂主和阿贡尼森的龙两方面都拥有使大部分冒险者相形见绌的力量。但它们对预言的了解在许多方面限制了它们。例如,预言可以显示,如果龙击败了黑暗梦境,提亚马特就会被释放;但如果冒险者完成了同一任务,吉波尔的女儿就会再被关上一千年。
选择:预言可以是帮助DM选择战役方向的工具。一个先知找到冒险者们并指出他们正处于命运的十字路口。如果他们走上一条道路,卓姆和布瑞兰德就会发生战争。如果走上另一条道路,他们就会在希恩德瑞克找到一个消失的王国,而他们中的一个将戴上王冠。所以. . .玩家想要一个战争战役吗?或者在希恩德瑞克的长期冒险?先知没有告诉他们事件将如何展开-谁将戴上王冠,或者他们是否都会活下来或死掉-但她给了他们为未来的冒险选择方向的机会。
挑战命运:对于战役来说,另一种可能的方法是展示冒险者想要阻止其实现的部分预言。一个战士注定要杀死他的最爱。一个法师将揭开Mourning的秘密. . .并毁灭五国。这种命运有没有可能避免?或者冒险者们改变他们的命运的尝试事实上就是他们的悲剧的起因。
在处理预言时,模棱两可是一种强大的工具。一个冒险者将戴上王冠. . .但这意味着他将统治一个王国,还是受诅咒的王冠将使一个亡灵占据他的身体?同样,DM可以从一开始就使用神秘而非明显的话题。预言可以提及“红色风暴的孩子”. . . 但冒险者们可能要花上一段时间证明这事实上指的是队伍里的林兰德的继承者。
(IMG:http://i1222.photobucket.com/albums/dd500/yilitaiwandou/dragonsofeberron4.jpg)


TOP
9 Pages V  1 2 3  »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12-09, 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