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琥珀女巫 十五 裂岩, 五棱镜系列第三部
whisper
2012-04-24, 16:56
Post #1


守护者
Group Icon
 1525
   105

Group: Keeper
Posts: 2080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2


什么是魔武双修!什么叫智慧与美貌并存!

好吧,我觉得反派都有点脑残的样子……

十五 裂岩


  莎蒂丽以为她和格瑞丝要一直跑下去。每次呼吸都带来一波灼痛,每次踏足都令她脑中一阵闷疼。数小时前,起泡的脚已经失去知觉了,她几乎察觉不到麻木的腿正载着自己走在崎岖的地面上。

  “继续跑,”格瑞丝毫不费力地在女法师身边小跑。“我们离得不远了。”

  要不是筋疲力尽,莎蒂丽真想打这个精灵。连续四个晚上,在部落消失在沙漠中后,留下她们拖着脚步追赶时,格瑞丝都这么说。

  “不,”莎蒂丽嘎声说。“你以前老是这么跟我说。”

  就连女法师都没认出自己的声音,她的喉咙干渴肿胀,都快吸不进来气了。

  “不,是真的,”格瑞丝指着地平线说。“你没看到他们吗?”

  莎蒂丽的眼睛从脚下的黄土抬到了前方一瞥。她的影子在格瑞丝旁边,就像一条绿洲鳗在裂地上游泳似的。黄昏的紫色渗透到了岩石之间,平原上零星分布着一丛丛剑刃长的茅草,都是壳甲虫爬过这条路时忘了吃掉的。在地平线上,一张奇异的紫线蛛网蒙着笼罩着平缓的圆形小山丘,但莎蒂丽根本看不到部落。

  “再走几分钟你就能休息了,”格瑞丝说。

  “那我得没在那山丘上趴下,”莎蒂丽喘声说。

  这次她的话都快听不出来了。格瑞丝从肩上取下一个扁平的水囊,松开口递给了半精灵。“喝吧,”她说。“你的喉咙要塞住了。”

  莎蒂丽怒气冲冲地瞪了同伴一眼,她接过皮囊,嘴唇对上了口。她特意把下巴放低,以便眼睛可以看着地面,然后倾泻了皮囊。当一缕火热的腐水涌进喉咙时,女法师继续用鼻子呼吸。她没有打断脚步节奏,继续抬高皮囊,喝光了最后一滴宝贵的液体。

  皮囊空了后,她扔回给格瑞丝。“一个小时前你跟我说没水了,”这次她的话语清晰可辨。

  “见到下一口水之前,绝不要喝光你最后一口水,”精灵说着,把空皮囊扔到了肩膀上。

  莎蒂丽再次凝视着地平线上漆黑的线条。这次她似乎可以认出来上百棵树木的茂密树冠。“感谢风啊,”她喘声说。“是绿洲。”

  “不只是绿洲。那是裂岩,”格瑞丝指着小山丘顶上。“看到了么?”

  莎蒂丽眯眼望着遥远的树林。“没,”她说。“要我看什么?”

  “一块儿裂开的岩石,”格瑞丝说。“我真不明白城里人怎么跟个瞎子一样活下来的。”

  莎蒂丽没理会最后一句评论,因为她的腿恢复知觉了。她忘记了后背的抽搐和疼痛,加快了两倍的脚步。这一使劲,她的太阳穴就像有人在用挖岩锄敲击一样,但女法师没有减速。

  莎蒂丽很快就看到了精灵营地。战士们分布在山顶,黑压压聚集在一起准备晚餐。孩子们已经带壳甲虫放完牧了,正赶着野兽回到山坡上拴起来过夜。

  “我肯定跑得更快了,”莎蒂丽观察道。“通常等我赶上的时候,半数部落都睡了。”

  格瑞丝摇了摇头。“你没比以前更快,”她说。“只不过今天我们不用再跑了而已。”

  最后,两名女子抵达了高丘的底部。当她们攀爬山坡时,不得不想方设法在长满茂密绸树和黄棉菌灌木的沟壑网中找出一条路来。这些沟显然是被某些智能种族挖掘出来的,因为它们以同心环循序排列,深浅宽窄一模一样。偶尔有一条狭窄的沟渠从一条沟划到另一条沟,令这地方犹如蛛网一般。

  当两名女子爬过最后一道沟时,格瑞丝带路上了山顶。那里的灰尘地上凸起了一块儿圆形的黑色花岗岩磐石。岩石跟莎蒂丽的胸口一样高,跟大货车一样硕大。中间有条裂缝,大约两码长,深得几乎可以塞进一个小孩。从它深处传来尖锐的嗡嗡声偶尔被刺耳的咕咕声和潺潺水声所打断。

  芮恩、胡亚、马古纳斯和几个精灵站在磐石上面,聚在裂缝周围。他们的眼睛盯着一条麻绳,它拴在一根矛杆上,落入了裂缝之中。格瑞丝爬上了岩石,然后帮莎蒂丽也上来了。

  “给我点喝的,”莎蒂丽喘声说,她双手按膝,试图缓和自己起伏的肋骨。

  奇怪的是,胡亚竟把自己的扁水囊交给了女法师。莎蒂丽机警地瞥了眼他的脸。她在他眼中没有看到背信弃义,便举起囊袋,把水倒进了自己干渴的嘴巴。一股火热的臭水流进了她的喉咙,然后袋子便空了。

  莎蒂丽把皮囊扔回给胡亚。“我没心情开玩笑,”她吼道。她看了看妹妹,然后问:“给我点新鲜水好吗?”

  “胡亚给的就是我们这儿全部的了,”芮恩答道。“孩子们马上会再送上来点。”

  莎蒂丽坐在了温热的石头上,此时她累得都站不起来了。胡亚跨过裂缝,走到了她身边。

  “你让我吃惊,”他说。“我没想到你跟着我们到了裂岩。”

  “大多数时候,我也想不到,”莎蒂丽很惊讶这个精灵勉强地恭贺。“要是只为我自己,而不是为了整个提尔,可能就不行了。”

  “真了不起,”精灵的声音中露出了讽刺。“我们的父亲再也不能从病中恢复时,整个提尔肯定跟你一样高兴。”

  “我并没有高兴法尼亚昂的情况,”莎蒂丽注意到芮恩一直留心听着他们的谈话。

  “得了吧,”胡亚说。“你必须承认这对你有利。我们到裂岩了。”

  “你是指什么,胡亚?”莎蒂丽问。

  “就是说:今天早上,你就得离开去找你的塔了,”战士说。“如果你能帮族长恢复,就不需要再有所保留了。”

  “以我的推断来看,”芮恩加入他俩。“法尼亚昂一醒来,你就会要求替格法尔的死报仇雪恨。”

  “也许我把莎蒂丽牵扯进来是错的,”胡亚对半精灵闪过一丝微笑。“我应该感谢你试图救他一命,而不是怪你谋杀他。”

  莎蒂丽摇了摇头,这个精灵甘愿以弟弟的死换取政治上的优势,这让她厌恶。“让我想想,如果我办得到,”她答道。“如果法尼亚昂恢复了,你是第一顺位的下一任族长。但如果法尼亚昂仍然处于昏迷中,优势就属于芮恩,因为她是代族长。”

  “并不是说——”

  “别不承认了!我们很清楚你在说什么,”莎蒂丽说。“如果我协助族长恢复,你会让我平安离开,不再让我为格法尔的死负责——你不就是这么提议的么?”

  “如果你能帮法尼亚昂,就能让我相信你对整个部落的善意,对,”胡亚一脸机警地打量女法师。

  “抱歉,可轮到芮恩实践你的承诺了。我看不出来凭什么相信你说话算话。”莎蒂丽对精灵假笑了一下。

  “再说了,我有她要的黑曜石,”女法师的妹妹补充道,比起胡亚,她对莎蒂丽的作用大多了。芮恩被任命为族长的同一天,日行者族遇上了另一只商队,她把两只壳甲虫卖了,换来几块儿未成形的黑曜石。莎蒂丽不知道影魔会不会把这些碎块儿当做礼物,但她要尽力提供。

  胡亚眯眼看着女法师。“如果你认为这就完了,那就错了,”他啐道。“纯洁塔还有很长——”

  战士的威胁被裂缝中回荡出来的一声尖叫打断了。莎蒂丽跳起来,跟着精灵们到裂缝处,往黑暗中凝视。

  “救命!”一个孩子喊道。“他们——”

  声音中断了。裂缝里只传来尖锐的嗡嗡声和刺耳的咕咕声,就是莎蒂丽第一次靠近裂缝时注意到的声音。

  “以风之名,出了什么事?”马古纳斯隆声说。

  谁都没回答,卡扎走上前去。她的断臂仍然吊在绳索里,但似乎并未受到什么伤痛影响。“塞恩掉下去了!”她说。“我们怎么办?”

  莎蒂丽已经从格瑞丝肩膀上取下了背包。她掏出一把湖珊礁针叶,把它们摆成一个大正方形,把绳子围在了中间。

  “马古纳斯,稳住绳子,”莎蒂丽朝麻绳打了个手势。“矛杆也许承得住一个孩子的重量,但我怀疑成年人不行。”

  “那你能让我们穿过裂缝?”卡扎问。

  莎蒂丽点点头,召唤了法术所需的能量。从山坡上长的大片树木看来,生命力的波流似乎弱得不可思议。然而,待到马古纳斯把绳索系在腰间时,女法师已准备好了。她示意大家后腿,释放出了咒语。

  她的方框圈住的岩石开始液化,慢慢盘旋成迟缓的涡流。水流越转越快,同时液体也变得朦胧。很快,当方框里只剩下蒸汽时,所有的动静都停止了,片刻前是岩石的地方成了一团黑云。

  莎蒂丽抓住绳子,勒过肩膀绕上大腿。她走进了薄雾,开始往下滑时说:“等到马古纳斯感觉到我狠拉绳子了,你们再跟上来。”

  莎蒂丽下行十几尺后,穿过了法术所造的黑云。她发现自己在一个布满蒸汽的巨大洞穴顶上。她可以看到落入下方泛粉光的黑暗中的绳子的绿色轮廓,但二十码外,连她的精灵视力也只能看得到一片漆黑了。

  女法师抓紧了大腿上的绳子,停止了下降,倾听暗示下方发生之事的声音。她只听到了跟外面一样的嗡嗡声,时不时穿插沉闷的汩汩流水声。

  莎蒂丽抬起头,看到圆形的上顶是多孔的白色石头,有点类似浮岩。洞顶没有雕刻,因为它的轮廓太圆润,构造看起来适合加厚而不是凿砍。整个表面似乎闪烁着细小的粉色水滴,偶尔会地落到下面的黑暗中。

  莎蒂丽决定最好是看看会遇上什么,便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小木球。她的手掌对着洞顶,召唤一个光法术的能量,但她全身并没有感觉到生命力的刺痛感。她的手上方的多孔石深处反而渗出了斑驳多彩的光芒。她使劲一拉,色彩深处的浊点散布开来,但仍然没有能量进入她体内。莎蒂丽喘气合上了手,既困惑又害怕。洞顶本身仿佛吸收了她召唤的生命力,但她从未听说过岩石能这么干。

  女法师把球放回去,继续朝粉色迷雾中落下去。当她沿着绳子滑下时,嗡嗡声和咕咕声不断地变响亮和变凶险,直到最后,这些杂音完全被流水声盖过。

  过了一会儿,洞穴底部落入眼帘。女法师下面是个形状参差不齐的巨大水晶,泛着火红的光芒,至少跟莎蒂丽一样高。它外面裹着厚厚一层矿石,尖锐的嗡嗡声从中响了起来。每过几秒,就有刺耳的噼啪声打断了嗡嗡声。在她的精灵视线中,一股泛红的蒸汽冲向空中。

  莎蒂丽朝水晶降下去,落在一块儿缓坡的多孔岩圆顶上。她松开自己,拽了拽绳子,示意其余精灵下来,然后拔出了米娅德给她的匕首。她离开绳子,却奇异地感觉到盲目。她可以看到自己的身体和洞穴的地面,但洞里太大了,墙壁远在她的精灵视力范围之外。她在黑暗中还从来没有过这样孤独站立的感觉。

  一滴凝水落在莎蒂丽的头顶,然后她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水流落在自己脸上。她把水珠从眉毛上抹掉,然后舔了舔手指上的水。这是她自己皮肤的温度,但尝起来干净新鲜。

  胡亚从绳子上下来了,跟着是格瑞丝、卡扎和另外十个精灵。卡扎只拿着一把匕首,其余精灵都装备着长弓和骨剑。

  “芮恩在哪儿??莎蒂丽问。”

  “族长在这种时候必须跟部落在一起,”格瑞丝说。

  “你反而得相信我了,”胡亚对女法师假笑道。他对其余精灵打了个手势。“分开找找看。”

  不一会儿,卡扎喊道:“在这里!脚印!”

  莎蒂丽和大伙儿闻声而去,沿着斜坡走了一小段距离。等到他们近得看清她,发现这个女子跪在这间巨大洞穴的边缘。股股蒸汽凝结成水,泛着粉光,跟洞顶垂下来的晶亮小溪碰到了一起。这些水汇入一条黑色的浅河,似乎环绕了整个洞穴。溪流对面是一条细小的走廊,小得连矮人都不能直立进入。

  “你发现了什么?”胡亚问。

  卡扎用好手指着几团泥土。“有人从通道里出来,进了洞穴,”她说。“看起来他们是原路返回了。”

  “你估计是什么种族,有多少个?”莎蒂丽问。

  格瑞丝也在审视微弱的泥印,她摇了摇头。“几个人类——说不清有多少个,但他们的脚比我们的孩子要大得多。”

  “会不会从尼本奈来的?”女法师问。她很担心,一想到杜伽派了一队手下来追捕,她就得不得不穿过这个绿洲。

  “有可能,”胡亚皱眉说。“咱们去看看。”

  他涉进黑色溪流,爬进了狭窄的通道,其余的精灵也跟了上来。莎蒂丽强忍着没有畅饮几口水,殿在后面。她跟着精灵们穿过通道,来到一个细长的堤道,下方是又窄又深的峡谷,只能用深渊来形容。里面冒出另一股汩汩声,只不过听起来就像是一里外有条小溪。

  女法师跟同伴一样,发现自己瞠目结舌。洞穴的一边是凉爽的微风,带来未见通道的霉味和露珠的冰冷触摸。另一边是远方瀑布的细声,只是说不上来它是流进深渊还是排出去。

  当他们抵达桥的另一边时,脚印向左上了一个狭窄的壁架。一边是峡谷,另一边是一列拱门,每一个都不到莎蒂丽的胸口高。当女法师经过时,凝视着里面的深处。她通常什么都看不到,沿着过道走了二十码后,同样的多孔石裹住了剩余的洞穴。

  但是,沟渠偶尔会变窄,此时莎蒂丽可以看到它通往巨大的房间。有几次,她瞥见通道对面的黑暗中浮现高大的拱门和圆柱,有一次她甚至看到一个图饰华丽的大房间。

  最后,用四肢爬行的胡亚带头进入了其中一条边廊。当所有的精灵都跟着他进入这条通道时,他们惊呼起来,然后松了口气,争先恐后地爬了过去。

  当轮到莎蒂丽过来时,她看到了精灵惊呼的原因。这条通道的墙壁上排着凹槽一般的小洞,只是全都放不下比小孩更大的人。每个洞面对着一个奇异的半透明石像,莎蒂丽从来没见过这种略微浑浊不像玻璃而又光滑如象牙的材质。莎蒂丽可以辨识出每个洞穴里都有个小人的身形,她首先害怕那些都是精灵小孩。

  当女法师靠近些凝视其中一个凹槽时,她看到里面模糊的身形并不是小孩。实际上看起来像是成年男人,如泥土般粘滑的皮肤,剪过的短发,还有平静的面容。他穿着朴素的外套,头顶带着无边小帽。只不过莎蒂丽的精灵视力看到了事实真相,他的身体泛蓝光,意味着他死了。

  “你看明白了吗?”格瑞丝在前方不远处问。“古代矮人?”

  “不。据我所知,古代矮人粗狂多毛,”莎蒂丽说。她双手捧脸,避免透光过来,试图把这小人看得更清楚些。“他看起来像半身人!”

  “这儿有到沙漠的出口么?”格瑞丝嘲笑道。“绝不会。半身人是居住山区的野蛮人。”

  小人的眼帘忽闪睁开,一对儿黑色的瞳孔转向莎蒂丽的脸。她急忙从凹槽中退出来,脊梁吓得发抖。“动了!”她喘声道,开始往通道跑。“我们离开这儿吧。”

  他们爬过了十几个凹槽,然后跟队伍在一个交叉口汇集。这条通道足够莎蒂丽直立了,但精灵们只能像毛驼一样弯着上身。

  胡亚指着走道尽头,一丝玫红色的光从通道顶上的洞口里泄下来。“脚印就到这里,”他轻声说。

  “你的计划是?”莎蒂丽问。

  “如果是尼本奈人,他们可能是来找你的,”胡亚说。“要是这样,我就把你交给他们。”

  “不!”格瑞丝嘘声道。“法尼亚昂接纳她为部落的一员。在她第一个落下绳子找我们的孩子时,就证明了她配得上这个荣誉。”

  “格瑞丝说得对,”卡扎同意道。“如果你会出卖她,你就会出卖我们任何一个。”

  胡亚咬着嘴唇。“你们不是真的以为我有意把她交出去吧?”他问。“我是打算把她当诱饵。”

  精灵简述了一个很可能成功的计划,只不过他没意识到有一个特殊细节。莎蒂丽指着组成洞穴的白色多孔石。“这岩石会阻断魔法流动,”她说。“到外面我才能准备法术。”

  “那就让我们确保你有足够的时间吧,”胡亚比了比自己和其余的战士。

  说完,他给弓箭上弦,蹲坐着沿着走道往前蹭。在洞口处,他停了一会儿,直到让眼睛适应朦胧微光,然后朝外望去。看起来他没有发现有人守在出口,因为他示意其余精灵跟着爬出洞穴。只有莎蒂丽留在后面,她蜷缩在洞口下,手中握着法术材料。过了好久,她听到外面什么都没有。她开始担心他们猜错了是什么人因为什么原因带走了孩子们。

  最后,一个尼本奈女人——肯定是圣堂武士——喊道:“你们来找孩子吗,精灵?”

  “是的,”胡亚答道。“你为什么从我们这里带走他们?”

  “我们不希望带着一整队半巨人在绿洲里跟你们部落打起来,”这女人回答,“所以挟持人质似乎便于确保我们得到想要的。”

  “要什么?”

  “你我都知道答案,”圣堂武士答道。

  “当然了,你肯定不会以为我们族长跟我们进了沙漠,”胡亚装傻说。“毕竟,当你第一次捉到他时,你就把他卖给了肖恩家当奴隶。”

  “我们想要的不是你们族长,你知道!”女人哼道。“我们不像你们这么看重他。”

  “你什么意思啊?”胡亚问,他的声音没片刻前机警了。“我们族长是我们的父亲。”

  “哦?你们部落有毒害父亲的习惯?”圣堂武士问。“还是我们一抓到他,他就有这情况?”

  莎蒂丽的胃部纠结起来,她害怕接下来发生的事。胡亚很长时间都保持沉默。她开始担心他愤怒得都忘记孩子,返回来攻击她了。

  最后,那个精灵答道:“法尼亚昂也许是喝了一些坏酒。我估计你是想要拿酒的那个女的?”

  虽然精灵没有照计划执行,但女法师也没有转身离开。胡亚足够精明,他不会相信圣堂武士而拒绝履行他们的协约。无论莎蒂丽做过什么,他救回小孩的最好机会仍然在于执行他们协商好的计划。

  圣堂武士肯定是用动作表示了回答,因为女法师什么都没听到。胡亚回应说:“那就把孩子带到我们能看到的地方。一旦我们知道他们安全了,就带着莎蒂丽在半山腰跟你们聚头。”

  “到时候把你们的弓箭放一边,”圣堂武士说。

  “便于你杀了我们?”胡亚嘲笑道。“只要我们的孩子安全,你就什么都不用怕。我们不会拿他们的性命冒险出手。”

  “很好,但如果你食言,我们会毫不犹豫地杀掉他们。”

  沉默了片刻后,卡扎的声音问:“塞恩,你怎么能让自己被一伙儿城里人吓到?”

  这句问话是给莎蒂丽的信号。她把一小块儿花岗岩的法术材料放在牙齿之间,朝洞口爬去。就在女法师完全爬出洞之前,她就开始召唤法术所需的能量了。

  出口通往一小片沼泽地,周围是绸树林。夜幕已完全落下,瑞尔和古塞高挂天空。这片区域被明亮的琥珀照耀得足以视物。

  在这片小草地边缘,六个圣堂武士将人质挡在前面。每个女人身前抓着一个孩子,匕首抵在年幼精灵的喉咙上。虽然孩子们明显很害怕,但他们没有恐慌到听从挟持者的指示。事实上,谁都没有哭。

  “就现在!”莎蒂丽嘶声说,她的唇间仍然咬着花岗岩块儿。

  精灵们没有丝毫犹豫,举起弓箭朝孩子们的脑袋上方开火了。当吃惊的圣堂武士大叫时,卡扎喊道:“跑啊,孩子们!来这边!”

  待到莎蒂丽从洞里出来时,五个圣堂武士已经头颅中箭而死了。精灵们只射偏了抓塞恩的女人。当其余孩子脱身时,这个圣堂武士用利刃划过这孩子的喉咙。他并没有毫无挣扎地死去,而是努力用手肘捣她的肋骨,同时生命之血从伤口中喷薄而出。

  卡扎怒吼一声,手持匕首冲向那个女人。她还没出三步,六根弓弦嗡鸣,一群箭矢射了过去。这次它们没有放过目标。

  莎蒂丽从嘴里取出花岗岩块,扔到了孩子们的头上,念诵了咒语。与此同时,一个隐藏的尼本奈法师施展了一个法术,一片彩虹色的光芒从丛林中喷出来。女法师和同伴们暂时瞎了。

  莎蒂丽听到一连串响亮的爆裂声,她的法术生效了。虽然看不到,但她知道一堵花岗岩高墙从石头落下之处的地上浮了起来。这道壁障是用来当做临时的护盾,让精灵带着孩子们逃进下面的沟渠,但她怀疑敌人的法术会扰乱他们的酒啊。莎蒂丽听到小脚奔跑的声音过来,她大叫:“回隧道,到井洞里去。把自己系到绳子上,让马古纳斯把你们拉上去。”

  跟着是一片寂静,莎蒂丽担心孩子们不听话。然后胡亚喝到:“照她说的做!”

  当孩子们爬进洞后,莎蒂丽召唤了另一个法术所需的能量。恢复视野似乎要花很长时间,但至少她可以辨识出身边的日行者族身影。

  好像只有胡亚和格瑞斯从法术中恢复过来了。其余精灵面无表情地凝视着空气,敬畏地喃喃自语,没有做任何从彩喷影响中摆脱出来的举措。

  胡亚抓住最近的一个战士,开始拍打他。“醒醒!”他的举动对这个精灵毫无作用。

  莎蒂丽听到箭矢划过空气的嘶嘶声,半数眩晕的精灵一声不吭地倒在地上。女法师望着生成墙壁的方向。三个穿着带有皇家猎蜈蚣标志外套的尼本奈士兵正从花岗岩壁障两端绕过来。

  女法师摸到另一个法术的材料,然后听到爪脚爬过崎岖碎地的声音。尼本奈人发出了另一波箭,这次格瑞丝跟他们一起倒下了。胡亚放弃唤醒眩晕的同伴,伸手摸到了自己的长剑。

  “不好了!”莎蒂丽说。“杜伽来了。”

  “我真希望他把你的眼睛挖出来,”这个精灵说着,跳进了洞。

  虽然胡亚不知道,但莎蒂丽知道他刚好是做对了。她俯身到洞口,直到只有头和肩膀露在外面。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尼本奈人,继续抽取法术所需的能量,但没有去拿任何材料。

  过了片刻,杜伽从她的岩石墙边绕了过来。在月光下,她可以清晰看到他的鼻子肿胀发紫,曾经是外扩鼻孔的部位受到了巨创。

  杜伽的黑眼睛立刻朝向莎蒂丽隐藏之地。女法师看到那对瞳孔中闪过憎恨的光芒,他说:“我本以为这是把你从保护者中引出来的最容易法子。”

  王子用一根手指指着她的方向,莎蒂丽让身体落入了下面的通道。身体仍然因召唤的魔法能量而刺痛,她转身冲向胡亚逃跑的脚步声。身后回荡起响亮的哗啦声,她扭头看到黑色的尘土在洞里翻滚。万幸的是,尘云落在了地上,没有沿着通道散布。过了片刻淡黄色的月光再次洒进了洞口。

  莎蒂丽从洞口移开目光,等待精灵视力开始运作,然后潜入了看见半身人的狭窄走道。她在那儿停下来聆听。胡亚的脚步声越来越小,只剩下走道另一头的瀑布落入深渊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她听到尼本奈弓箭手进入了洞穴,紧跟着是杜伽数条腿的哗啦声。莎蒂丽故意用一只脚在地上拖,让他们听到她在爬过通道——她特别小心没去看那些奇异的凹槽,唯恐又看到有会动的半身人。

  她到尽头时,躲到拐角等待。她一只手握着匕首。另一只手从背包里抽出一小块儿硬化的树胶。奶白色的硬块被捏成了水晶形状。

  她很快就听到尼本奈士兵爬过了通道。正如她希望的,他们盲目地摸索道路。杜伽来不及点亮火把,又不能透过洞穴里的白色石头抽取能量,他便不能用魔法帮助他们视物。王子来到队伍末端,他催促手下上前时,爪子不耐烦地啪啪响。

  莎蒂丽看到第一波三个人爬过了小通道,他们紧张不安的脸庞泛着亮红色。她静观其变,直到他们意识到离开了低矮的走道,开始站起来。就在此时,她出手了,把匕首砍在第一个人脸上,同时以一个流畅的动作把他踢下了壁架。

  莎蒂丽勉强攻向第二个守卫。他盲目地用一把黑曜石短剑砍击,挥动的惯性把他的利刃带进了深渊。她避过这一击,用肩膀把他推下了边缘。他还没来得及尖叫,她就把匕首捅进了第三个守卫的下巴。这人吃惊地咕噜一声死了,在她后退时,他摔倒在壁架上。

  “那边怎么回事?”杜伽愤怒的声音问。“上!”

  第四个守卫听命了,匆忙爬过死去伙伴的尸体。莎蒂丽的身体因为战斗的刺激和之前召唤的魔法能量而麻痒,她再次往前走去。这次女法师把利刃戳进了这人的下巴。

  第四个守卫站在出口不动了。

  “给我上!”杜伽尖叫道。

  愤怒的王子往前一推,第五个和第六个士兵被扔进了深渊。杜伽把脑袋探进通道,望向莎蒂丽。

  “你给我惹得麻烦够多了!”他啐道。他枯瘦的嘴巴完全张开,滴着毒液,暴怒地咬合着。

  莎蒂丽往后退去,保持匕首在身前,树胶藏在另一只手中。杜伽却没试图召唤魔法所需的能量,肯定是已经发现无效了。他似乎只是很高兴离开了通道的遮挡,把女法师逼到了险峻的壁架上。

  当王子爬过两个死去守卫的尸体时,莎蒂丽停下来。她右边通往一条漆黑的道路。虽然女法师比较放心它可能是一条逃脱之路,但她怀疑如果需要逃跑,那可活不到用它的时候。

  杜伽迫不及待地出击了。他一经过死人,就朝前冲来——但没有按照莎蒂丽预计的那样从壁架逼近。他蜈蚣般的身体滑上了墙壁,贴着洞穴侧壁靠近过来。当他抵达女法师这边的门口时,停下来伸手抓住了她。

  “你应该让我在尼本奈杀了你,”他说。“那就省了我俩很多麻烦和痛苦了。”

  “也许你省了,但我可不是,”莎蒂丽把树胶按向王子的脸。

  杜伽看到水晶状的硬块儿朝自己而来,便转开头以保护自己脆弱的鼻子。“这次没用了,蠢女孩!”他说。

  莎蒂丽念出了咒语,但从手中射出的并不是哪种毒酸。它是一股浓密的粘树脂,迅速把王子的脑袋和躯干裹成了个球。杜伽意识到自己中计了,奋力把自己的脑袋扭向女法师。当他试图抓住莎蒂丽时,她后退念了一道命令。

  树脂硬化成了奶白色的球体,如石头一般坚硬牢固。在这个不规则的球体里,莎蒂丽几乎辨别不出王子伸出的胳膊和嘴巴外面的獠牙形状了。然而,这个法术没有大到覆盖他的腿。他类似一只巨蜈蚣,惨遭一个巨大的松香球体半裹起来。

  莎蒂丽把匕首插回鞘,攥着这个沉重的球体一拉。杜伽试图用爪脚爬上多孔的墙壁,但包围身体的白球重量太大了。在女法师的帮助下,沉重的球体从石头上慢慢拖过,直到最后莎蒂丽努力把它推下了壁架。

  突然之间,王子的爪子挣脱了。杜伽爬上了边缘,他的腿不顾一切地划向女法师,要拖住她,但他却消失在了黑暗中。莎蒂丽跌倒在壁架上,倾听王子的脚在峡谷墙壁上乱抓。

  没有水溅声或最后的哗啦声。王子爪子的摩擦声只是理所当然地逐渐消失了,没有迹象表明他撞上了峡谷底部。

  女法师凝视着边缘处。她有些期望看到杜伽爬回到悬崖上,但却只发现下面的一片黑暗。

  “干得好,”胡亚的声音说。“尤其是用匕首对付守卫的时候。”

  莎蒂丽的惊叫声脱口而出,她差点从壁架上滑下去,但胡亚用一只稳定的手抓住了她的肩膀。当他把她拉起身来时,把她的匕首拔出鞘,利刃对准了她的后腰。

  “我们看看你背包里有什么吧?”

  他用空着的手从她肩上取下包,打开后把里面的东西倒在了地上。他小心翼翼地不让匕首离开莎蒂丽的后背,伸手从杂物中捡起了马古纳斯和芮恩从尼本奈吟游诗人区取得的雕瓶。

  “这是什么?”精灵问。他把小瓶放在莎蒂丽的脸旁边,手指划过侧面刻的说明。“你对我们族长用了这毒药?”

  “不,”莎蒂丽答道。此时此刻,说实话似乎是她最好的选择——她当然没指望能跑过或打过这个精灵。“这是解药。”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2-26, 1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