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琥珀女巫 十六 荒郊野外, 五棱镜系列第三部
whisper
2012-05-08, 15:17
Post #1


守护者
Group Icon
 1525
   105

Group: Keeper
Posts: 2080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2


转折点

十六 荒郊野外


  “我的亲女儿啊!”法尼亚昂吼道。“你怎么能这么做?”

  莎蒂丽站在裂岩上,凝视着橄榄色雾气中的深红色圆形朝阳。她的双手被反绑,父亲在身前踱步,胡亚拔剑站在她身边。所有的日行者聚集在大磐石周围,在一片死寂中注视着这场公诉。

  “我必须到纯洁塔,”莎蒂丽冷静地回答父亲的问题。

  “又是塔!”族长啐道。“那里孕育新种族——就没人给你说在那儿找不到挑战龙皇的力量?”他轻蔑地摇了摇头,对着马古纳斯一挥手。“就算你够侥幸,难道能受得了变了模样活下去?”

  “不用你操心,”莎蒂丽答道。“你所关心的——倒不如说是应该关心的——是我把你从奴隶栏里救出来,换来了一个指引我去纯洁塔的承诺。”

  “当法尼亚昂没有实践时,你就跟芮恩达成协议,让她成为族长,”胡亚推断道。

  莎蒂丽没有回答,法尼亚昂停在她面前。“是那么回事吗?”

  “我没理由告诉你,”莎蒂丽转开目光。

  法尼亚昂揪住她的下巴,把她的头转过来对着他。“跟我说实话,你就会活着看到纯洁塔,”他说。“芮恩帮了你,是吗?”

  莎蒂丽没有回答,他把她拉过来。“我想着就是,”他扭脸对着另一个女儿吼道。“你怎么能这么干?莎蒂丽是个外人,但你是日行者。”

  这个精灵摇了摇头。“父亲,我没——”

  “芮恩,说谎没用的,”莎蒂丽挣扎退后。“我们父亲不是傻子。他能看出来自己遇到了什么事。如果你告诉他实话,也许还对部落有利。”

  法尼亚昂怒视着莎蒂丽。“你在说什么?”

  莎蒂丽用眼角瞥着他。“你说过,如果老实回答,我就会活着看到纯洁塔。你会遵守诺言吗——还是跟你的其它诺言一样?”

  “我说话算话——只不过你会后悔的,”他答道。“现在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莎蒂丽点点头。“事情的真相就是你不配当族长了——仅此而已。你抢走了手下们的劳动成果,你把战士们当奴隶,你靠受贿解决争端。所以芮恩让我给你下毒——顺便说一下,这是她的主意,不是我的。早晚还会有精灵再试的。为了日行者族的利益,我希望他们成功。”

  法尼亚昂面无表情地听完这些话,然后转向另一个女儿。“是这样?”

  芮恩瞪着女法师,正要摇头,但马古纳斯走到了她前面。“莎蒂丽说得对——抵赖也没用了。”他望着族长说:“你在自己的营地里把我养大,但我也参与了。”

  法尼亚昂闭眼了一阵子。当他再次睁眼时,看起来难以置信地衰老和疲惫。“也许有一段时间,我曾是个不错的族长,”他说。“但那并不能饶恕你们的所作所为。按理说,我应该把你们全都杀了。”

  “我有请求!”胡亚扬起剑来高呼。“很明显,格法尔看到他们离开了吟游诗人区,所以说他们谋杀了他。如果你不给我公平,那我自己来。”

  法尼亚昂冷笑着瞥了眼胡亚的剑。“你没听到我说答应莎蒂丽活着见到纯洁塔吗?”

  “但我必须报仇!”

  “除非你打算攻击我,把剑拿开,”法尼亚昂吼道,他走向那个精灵。

  当看见法尼亚昂的灰眼睛时,胡亚的愤怒转变为恐惧。虽然他手持武器而族长空手,但显然他认为自己打不过法尼亚昂。胡亚回剑入鞘。他看着地面说:“我请求——”

  “你什么都不请求,”法尼亚昂咆哮道。“如果你有芮恩的勇气,早就成为族长了,格法尔也会活着。”他不再看儿子,眼睛划过部落的其余精灵。“但我现在仍是族长,在有谁强大到取代我之前,维持不变。”

  大家都没有出声反对这句声明,法尼亚昂比了比马古纳斯和芮恩。“至于你们俩,我很仁慈,”他说。“你们可以选择死,或者跟莎蒂丽一起前往纯洁塔。”

  芮恩看了看马古纳斯,回头望着父亲。“我们当然选择塔了,”她说。

  法尼亚昂的眉毛模仿出失望的表情。“要是你们有足够的勇气选择死,那还会少受点罪。”他示意芮恩和马古纳斯爬上大磐石,一根长手指指着胡亚扔放莎蒂丽财物的地方。“留下你们的背包、武器和水囊。你们会像进入部落时一样离开,只不过我允许你们留着身上穿的衣服。”

*   *   *


  莎蒂丽和两个伙伴跪在一片银绿色原野的边缘。这片土地延伸至地平线,青葱翠绿广袤无边,浓密的草丛之间露出石头和零星的贫瘠泥土。地平线上浮起一个白色石塔,远得好像有时候会消失在午后的一波波薄雾中。

  虽然那块儿岩石只可能是纯洁塔,但三个伙伴还是几乎认不出来它。他们的注意力更多是放在自己的位置附近,一群野生灰鳞鸟片刻之前刚走进了视野。

  这些无羽毛的鸟跟精灵一样高大,跟壳甲虫一样圆胖,似乎完全没注意到他们在看。它们以一种稳定的步调穿过田野,曲颈像鞭子一样扭来扭曲,甩着小圆脑袋去咬银白色的扫帚针果和牙白色的高大乳草。偶尔会有一只灰鳞鸟兴奋地咯咯叫,并抓挖地面,用楔形鸟嘴刺穿一条蛇,高兴地扑扇无用的翅膀。

  这些鸟上方的微风吹来了一只长着半透粘膜的钟形飞禽。这只漂浮的野兽超过十码长,腹部边缘摇晃着数十条细碎的触须。在它透明的身体里,一团蓝色的器官在不规则的节奏下悸动,偶尔发出亮黄色的光芒。

  “漂浮怪回来了!”莎蒂丽嘘声说,她的淡色眼睛盯着这只奇怪的野兽。女法师的手中握着他们横穿这片沙漠时的水晶碎片,她的身体因片刻之前召唤的魔法能量而刺痛。

  “肯定是在跟踪我们,”马古纳斯悄声说。

  “幸亏你注意到了,我们还得顶着风再走一天半,”芮恩反驳道。“再说了,既没有翅膀也没有脚,它怎么随心所欲地跟着我们?它就是随风飘的。”

  “风无处不在,”马古纳斯答道。“你会对它们知道的秘密感到吃惊的。”

  在风咏师说话时,四条蓝色薄膜丝带从这野兽的身体中间掉了下来,绕上一只吃食的灰鳞鸟。受惊的鸟蹦起来,拖着漂浮怪划过空气,并惊慌地咯咯叫。鸟群随声而起,往各个方向逃窜。

  芮恩立即站起来。“就现在,莎蒂丽!”她追向鸟群。“我们不能跟丢!”

  莎蒂丽把水晶碎片指着最大的灰鳞鸟,并念诵了咒语。一道透明箭矢从她手中嗡嗡而出,击中了那只野兽,把灰色的鳞片打得四散乱飞。这只动物惊讶地咯咯叫起来,再走了两步便倒在地上。芮恩立刻跳上去,一只脚踩着它的喉咙,把脑袋拽起来扭断了脖子。

  “干得好,”她回头看着姐姐喊道。“你保住了肉。”

  莎蒂丽的注意力没有放在芮恩身上。女法师着迷于前方远处的景象,漂浮怪牵着它的猎物离开地面,把这只鸟拉近了它悸动的蓝色内脏中。灰鳞鸟疯狂地用爪子和鸟嘴挥砍缠着自己的带子,但无异于在一团粘液中撕扯东西。

  当触须将鸟带入捕获者身体周围的短触须时,它的挣扎完全停止了。薄薄的细丝触及到灰鳞鸟,它的脖子软下来,爪子也停在了空中。它悲鸣着慢慢浮上去,传入了漂浮怪的胶状身体,变成捕杀者一团蓝色内脏中的一块儿黑影。

  莎蒂丽忍住发抖,看着说:“记住别让那个东西飞到我头上。”

  “我们有脑子,知道躲开它,”马古纳斯同意道。“但是我很想靠近看看。我可以更加了解一个生物跟风如何和谐生存。”

  风咏师的沉思被芮恩的怒喝声打断了。“莎蒂丽,我需要你帮忙!”

  女法师朝妹妹走去,扫开扫帚针果和长颈乳草。脚下的草是如此之高,她走的时候脚都看不见了,绿色草杆下分布的土地则根本看不到。

  莎蒂丽到了芮恩身边,看出了妹妹暴怒的原因。在灰鳞鸟身侧的烧焦伤口周围,一些鳞片变成了柔软的羽毛,其它凝结到一起,形状有点类似马古纳斯的粗糙毛皮。当这只野兽的脖子折断时,黄色的鳞片下形成了扭曲的肿块儿。芮恩扯下这只鸟的一只爪子当匕首,致使这个伤口萌发出了灰色的指尖。

  根据之前跟法尼亚昂的对话来看,莎蒂丽知道这只鸟受伤后被转化了。她没料到发生得如此迅速和恐怖。

  女法师担心坚持不过悲惨的三天了,她把恶心放到一边,跪在了妹妹旁边。自从无武器无水的被日行者族驱逐后,这些伙伴差点没活下来。他们只吃过一次,分食了马古纳斯从一块儿大石头下设法拽出来的蜥蜴。至于水,他们花了好几个小时挖掘捣碎块茎,从挤出来的糊水中滤出了几滴苦汁。

  因此,当芮恩告诉她一只灰鳞鸟就可以为他们提供所有的武器、水囊和肉时,莎蒂丽自然就同意拖延行程,直至杀了一只鸟。而现在,看起来纯洁塔的魔法侵袭了他们的战利品。

  “你想让我干什么?”莎蒂丽问。

  芮恩用手中的爪子切开了另一只爪子,递给了莎蒂丽。另一只新手指尖开始从新鲜的伤口中突出来。

  “我们需要这些爪子、腿、骨头、胃、嘴和最坚硬的鳞片——基本上是你能拿的全部东西,”芮恩说。“但要小心。如果你切到自己——”

  她中断了结语,指了指刚从一片鸟鳞下伸出来的小手。

  “也许我们应该让马古纳斯来做,”莎蒂丽建议道。“他的皮肤比我们的结实多了。”

  芮恩摇了摇头。“他肯定来不及做完。他的手指太粗了,”她说。“最好让他一直看着漂浮怪。”

  精灵怒视着开始从灰鳞鸟嘴巴里探出来的的一对儿利牙,然后沉默下来,集中精神宰割猎物。不一会儿,她们有了一大堆没有变成异物的鸟肢体:爪子、鳞片、一对儿长腿骨、筋腱和一些肉。两个女子也有了十几件她们希望能用来代替背包里失去的法术材料的替代品。

  芮恩把灰鳞鸟的胃扔到杂物堆上。“这就是我们的水囊,”她遥望这片原野。“但愿我们能找到东西装满它。”

  “你知道,如果这个地方跟法尼亚昂说得那么危险,那我们就不太可能找到塔,”莎蒂丽说。“如果你和马古纳斯不想跟我一起去——”

  “我们去,”芮恩说。“我不会白白跑这一趟。”

  “为什么?”莎蒂丽问。“我这么做是为了提尔的人民,但他们对你没意义。”

  “你会在纯洁塔找到抵抗龙皇的力量吗?”芮恩避免直接回答问题。

  莎蒂丽耸耸肩。“我不知道会找到什么。我只能肯定的说,杜伽为了防止我去找,将会制造大量麻烦。”

  “将会?意思是他还活着?”芮恩在鸟的肢体堆上搜索。“胡亚说你把他从悬崖上推下去了。”

  “推了,但我觉得他没撞到底,”女法师答道。“就算撞上了,也不表示他死了。”

  “我很好奇他不想让你找到什么,”芮恩从腿骨中抽出一根长长的筋腱。

  “或者说变成什么,”莎蒂丽说。“法尼亚昂在驱逐我们之前,提到过很有趣的一点。如果这地方是新种族诞生之地,谁能说这魔法不能用来按我的意思变?也许杜伽就是那样变成半人半蜈蚣的。”

  芮恩看着灰鳞鸟变形的部分。“我是不觉得能有什么控制。”

  “也许不在这里,但我见过有人经历过类似的转变,”她说。“我们杀掉卡拉克的时候,他正在变成龙的过程中。我认为他成功了。”

  “你相信纯洁塔里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莎蒂丽耸耸肩。“我听说最初的龙是在那儿诞生的,”她说。“以我们目前为止所见到的,我相信。”

  “所以说我要跟你一起去,”芮恩说。“如果能有那种事,我应该能在塔里找到我想要的。”

  莎蒂丽扬起了眉毛。“要什么?”

  “战胜法尼亚昂,当上部落族长的力量,”芮恩往西看着裂岩。

  “日行者族绝不会让你回去了,”莎蒂丽答道。“无论我们找到了什么。”

  “不一定。精灵是很现实的,”芮恩说。“他们会跟随一个强大的族长——尤其是他们别无选择的时候。”

  “你不能逼迫自己的部落!”莎蒂丽喘声说。

  “不这么做,我的孩子就不能跟我一起长大,”芮恩说。“在另一个女的营帐里,他们会被当成奴隶对待。”

  “米娅德不会那样的,”莎蒂丽反驳道。“在你为她所做的事之后——”

  “到如今,米娅德已经忘记了我的金币买来了她孩子的自由,”芮恩啐道。她坐下来,用一根骨头当针,开始缝合灰鳞鸟的胃。

  莎蒂丽摇了摇头。“米娅德是你的朋友。”

  芮恩大笑。“友谊是建立在需要的基础上,”她说。“现在我对米娅德毫无价值,她不再是我的朋友。她不会照顾我的孩子们——如果她被驱逐,我也不会照顾她的孩子。”

  马古纳斯悦耳的声音飘过田野。莎蒂丽望着声音的方向,看到风咏师几乎到了一百码外。他站在漂浮怪下面,黑眼睛盯着这东西悸动的身体。他的耳朵慢慢地前后抽动,就好像听到了女法师听不到的某种声音,他的鼻子兴高采烈地皱起来。

  “马古纳斯在干什么?”莎蒂丽警觉地问。

  漂浮怪放下了带状的胳膊,让它们垂到了离地几码处。风中鸣起柔和的鸟叫,声音温和而模糊,以至于女法师只感到后脑勺一阵含糊的鸣响。

  “看上去他在跟它说话,”芮恩一边回答一边继续工作。“我不管他——你不想吓到那东西吧。”

  过了一会儿,精灵缝好了,把新水囊放到了一边。她从鸟腿上剥下更多的筋腱,示意莎蒂丽坐到自己旁边。两个女子忙于制作武器,把锋利的爪子绑在了鸟腿骨的末端。

  她们快完成时,莎蒂丽注意到十几个影子围住了她和芮恩。他们有人类的模糊身形,残破的四肢,岣嵝的身躯,应该长眼睛的地方是蓝色的火苗。女法师环视一周,寻找造出这些影子的生物,但什么都没找到——哪怕是往空中看。

  其中一个影子摸到芮恩刚缝好的鸟胃。当它的手指触及水囊时,这个容器变黑了,开始成为影子的一部分。

  “它们是什么东西?”芮恩也盯着周围的黑色身影问道。

  “影人,”莎蒂丽回想起里卡斯对蚀影的描述。她也想起来在鄂斯塔利的记录中,两个前往纯洁塔的矮人,用黑曜石贿赂了影人。“我想它们来自塔里。”

  芮恩站起来,比起它们正在干什么,她显然对它们从哪儿来不太感兴趣。“告诉他们把水囊还给我们!”她举着刚做好的长枪,对这些生物打个手势。

  “怎么说?”莎蒂丽问。

  当几个影子开始围拢芮恩时,这个精灵释放了一个简单的法术,一道光从她手中迸发出来。她瞄准身前的地面,试图把这些黑色人影击倒在脚下。要说有什么效果,也只是让这些阴影变得更黑更实体化。

  一个影子停止逼近芮恩。他的身体开始浓密,呈现出固体形态,然后做出跪下的姿势。当呈现出完全三维的人形时,它站了起来。这东西跟半巨人一样高,跟这个精灵的高度差就像她跟莎蒂丽一样。

  “谁给你们权利在我们的土地上打猎?”他问道,被当做嘴巴的蓝色裂缝张开了,黑色的蒸汽从中冒出来。

  芮恩没有回答,而是后退望向马古纳斯。她看到他仍然在跟漂浮怪对话,便喊:“马古纳斯,别理那东西,来这儿!”

  他似乎没听到她,影子俯视着地上的同伴,然后冲朝风咏师挥了挥手。几个阴影冲向马古纳斯,像一个人游过绿洲池塘一样游过草丛。接近风咏师之后,它们开始围着他疯狂乱舞。过了一会儿,它们停下来,呈现出固体形态,起身成站姿。

  漂浮怪的尖啸停止了,它射下带状胳膊抓住了马古纳斯。风咏师的歌声顿止,他痛苦地大叫。野兽的胳膊开始回缩,只不过并没有举起沉重的风咏师,而是朝他落了下来。包围马古纳斯的影人融入地面,跟靠近他时一样迅速消失不见了。

  芮恩惊声尖叫,然后冲向风咏师。莎蒂丽正要跟上,却发现被跟妹妹说话的影子挡住了。

  “这片地上的狩猎是属于我们的,”阴影嘶嘶说着,抓住了莎蒂丽的手腕。黑色污影逐渐扩散到她的胳膊上,带来了冰冷麻木的疼痛,犹如从她的体内抽走了许多热量。“你们要怎么偿还?”

  “原谅我们吧。我们不知道这些鸟属于谁。”莎蒂丽把胳膊抽回来,但影子挡着她的路,不许她上前。她对着一堆灰鳞鸟肉挥了挥手。“它看起来像——”

  她被马古纳斯穿过田野的雷鸣般吼声打断了,他吟唱出一声低音。声调是如此的深沉,以至于莎蒂丽都听不到别的了。她甚至感觉到声音是来自骨头里,共鸣让她的关节相锉,肚子颤栗。

  莎蒂丽眺望草原,看到妹妹到了马古纳斯身边,开始砍捕获他的丝带。芮恩的行为收效甚微,只不过让自己身上覆满了粘液。风咏师把她推开,声音抬得更高了。一阵载满灼沙和飞石的酷热旋风从沙漠中咆哮出来,缠住了风咏师和袭击者。狂风滚过漂浮怪的身体,它蓝色的内脏开始疯狂蠕动。

  紧接着,旋风把这只野兽撕开了,往各个方向抛出了粘滑的触须和流体肉块。漂浮怪身体的最大部分在田野上滑过,突然被某种看不见的生物用覆满倒钩的舌头舔回到空中。马古纳斯闭上嘴巴,倒在了地上,让旋风如来时一般迅速消失。

  莎蒂丽绕过面前的影子,紧跟着妹妹冲到了风咏师旁边。在漂浮怪抓过的地方,马古纳斯的脸和胳膊都红肿起来。他一条腿上有一长列勒痕爆开了,正慢慢地渗血。

  “马古纳斯,治疗你自己!”莎蒂丽从他肩上扯下一条粘滑的触手。

  风咏师点点头,开始吟唱。

  勒痕没有合拢。反而有一个褐色的芽尖从伤口中萌发出来。莎蒂丽抢过芮恩的武器,要用灰鳞鸟的爪子切下这东西。

  马古纳斯痛声吼叫,从她手中拿过长矛扔到了一边。“不!”他叫道。“它现在是我的一部分了。我可以感觉到它从我骨头里长出来。”

  伤口中又冒出来一根芽。三个伙伴惊恐地看着它越长越大,直到它跟莎蒂丽的手腕一般粗。突然间,芽尖向下钻进了泥土。芮恩和莎蒂丽抓住芽杆,无视马古纳斯的尖叫,试图把它拔出来。这东西钻进地里时,两名女子差点脚打滑。最后,当芽茎长粗到他们再也抓不住时,姐妹俩放弃了。

  “我们得试试别的办法,”莎蒂丽说。“也许把它炸开?”

  “那得掉一条腿了,也许还会更糟,”马古纳斯痛苦地紧咬牙关。

  “那你想让我们做什么?”芮恩的声音露出沮丧之意。

  “我们可以逆转你的变形,”一个低沉的声音说。

  莎蒂丽转过身,看到所有的影人显出了固体形态。它们站在几码外,冰冷的蓝眼睛盯着从马古纳斯连到地上的芽。

  “你们可以?”女法师问。

  “当然可以,”影子答道。“这是我们的地盘,不是么?”

  莎蒂丽和芮恩站到旁边,招手让影子上前来。“请来吧。”

  领队的摇了摇头。“首先要说下报酬的事,”他说。“我们上次接货已经超过一年了。我们本以为你们是运使。”

  “我们不是,所以别浪费时间了,治他,”芮恩指着马古纳斯哼道。

  影子摇了摇头。“没报酬不治。”

  “我付给你!”精灵叫道,她伸开手指抽取法术所需的能量。

  莎蒂丽把一只手压在妹妹的胳膊上。她对影子们说:“抱歉,但我们没有黑曜石——”

  “那你的朋友就会一直这样,直到你给我们黑曜石为止,”发言者嘶嘶说。

  说完,他走过去抓起马古纳斯之前扔到地上的武器。当他的黑暗吞没临时的长枪时,其余的影子前往莎蒂丽和芮恩屠宰灰鳞鸟的地方。他们收集两姐妹艰难分解出的所有爪子、鳞片和骨头,然后融入地面,朝远方的塔游过去。

  “现在怎么办?”芮恩问。

  “我们跟着他们,”莎蒂丽说。“如果他们能逆转马古纳斯遇到的情况,我打赌他们能控制塔的魔法。我们需要做的事就是找出一个方法说服他们给我们想要的东西。”

  “让我去吧,”芮恩说。“说到讨价还价,影子比不上精灵。”

  “那我呢?”马古纳斯问。

  莎蒂丽难过地看了他一眼。“看来我们无能为力,你留在这里,”她说。“如果我们成功到塔里,就会带着影人回来释放你。”

  风咏师点点头。“我看有道理,但食物呢——还有水呢?”

  芮恩亲亲马古纳斯的脸颊,与此同时拍了拍把他固定到地上的棕色芽茎。“草根不也需要那些吗?”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whisper: 2012-05-08, 15:24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2-26, 1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