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战报]谁说懒惰的冒险者不是好冒险者?, 成都面团/短团/完结
suezou
2012-07-26, 12:07
Post #1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968
   20

Group: Speaker
Posts: 378
Joined: 2007-10-18
Member No.: 16813


多纳多镇是个和平安宁的小镇。就好像其他小镇一样,这里有来自四面八方的冒险者,于是也就有了兴旺的冒险者工会。和其他冒险者工会一样,这里为会员们提供工作,提供吃喝住宿,而相应的,冒险者们必须把得来报酬的一半都上交工会,所谓中介费用。靠着这些数量不菲的报酬,工会运转得井井有条。
但是最近工会长马拉菲奥提却有了个烦恼,烦恼的根源来自一个最近加入工会的冒险小队。这个六人小队有三名半兽人,两名半身人和一名精灵,换句话说就是竟然连个正常人类都没有。没有人类的小队不容易获得人类委托者的信任,所以不容易获得工作本也是可以理解的。但问题在于这几个家伙竟然根本就没有打算去找工作,他们对贴着招聘启事的板子看都不看一眼,每天只是心安理得地在工会里大吃大喝,从早到晚除了插科打诨就是赌博斗殴。在忍受了整整两个星期之后,马拉菲奥终于忍无可忍了。
“喂,你们!”这天的中午,马拉菲奥横眉怒目地冲着正在丢骰子争夺鸡腿的六个人吼道,“现在!立刻!!马上!!!去给我工作!!!!”
“工作?什么工作?”六人之中个头最小的一个半身人直了直身子,从桌子上探出半个脸来。他或者她的名字叫做阿达德里达,不要看他的个头还不够他身边那个半兽人的大腿,根据这两个星期的观察,马拉菲奥判断他应该是这个冒险小队的队长。
“任何工作!”马拉菲奥指着墙上的招聘启事公告板咆哮。
六个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朝公告板上移去,那块被扎满了洞的木板上此时只钉着一张孤零零的纸片。
“这玩意儿已经钉了好多天了。”离公告板最近的半兽人克雷刺啦一声将纸片扯了下来,他的浑身肌肉发达,胸前挂着力量之神寇德的圣徽,“守卫队请人寻找半夜噪音的来源。”
“报酬多少?”另一个头戴高帽子的半身人问。正如他的名字高的,他最希望能长高,所以平时他总是穿高底鞋,戴高帽子,并且最痛恨别人叫他“小个子”。
“100金币。”克雷瘪了瘪嘴。
余下的几个人沉默地对望了一眼,心里当然都打着同样的小算盘:100金币,上交工会50金币,剩下50金币还六个人平分,也就是说……
“一个人连10个金珠子都赚不到,难怪没人干!”精灵诗人艾格丽瑞尔拨拉着手上的七弦琴,发出一串失望的音符。
“10金币很少吗?”一个呆头呆脑的声音从角落里冒出来,那是另一个肌肉发达的半兽人黑牙,他的胸前挂着一个培罗的圣徽,让他的队友能够轻易地将他跟克雷区分开来(当然,第三个半兽人臭臭的胸前没有圣徽,这样一来他们的同伴就绝对不会叫错这三个看起来同样肌肉发达满身毛发的半兽人的名字)。
“不少不少!”马拉菲奥立刻插进嘴来,“可以买很多很多好吃的东西。你知道么,黑牙,8个金币就够你买一头驴。你想想一头驴多大呀!可以吃好多好多顿……”
“你给他吃最多能管两顿。”阿达德里达打断了工会长,“10个金币什么都干不了啊,头子。这种活儿就别管了吧。”
“就是就是,不如继续在这里吃喝……”众人七嘴八舌地表示赞同。
马拉菲奥的临界点被突破了。
“去他妈的你们这群好吃懒做的混账!知道我养你们一个星期需要多少钱吗?!!需要整整100金币!!!你们来这里两个星期花掉了我整整200金币而到现在你们却连个一个子儿都没有给我挣回来!!!我为什么开办工会???!我可不是搞慈善事业的!!!不是来养你们这帮寄生虫的!!!我搞工会是赚钱用的!!!你们不给我创汇就给我滚蛋!!!不过滚蛋前要先把这200金币都还清了!!!不然我找人杀光你们家三代九族!!!就算你们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你们抓回来活剥了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了没有!!!现在就到守卫队去把这份工作给我接下来!!!不准顶嘴!!!不准质疑!!!不准说‘可是’!!!”
于是在马拉菲奥的咆哮与喷吐的口水中,一行六人默默地套上装备,朝着他们在多纳多镇的第一场冒险出发了——

在守卫队的总部,六个冒险者见到了守卫队的队长基纳德。看到有人愿意接受这个任务,基纳德显得也很高兴。
“具体说说是怎么回事吧。”寇德的仆人克雷说。
于是基纳德就介绍起来。大约是从两个星期前开始,每到了晚上,靠近码头附近的地区就会传来隆隆噪音。听起来似乎是搞建筑工程之类的声音,但却是从地下传来的。守卫队的人也顺着下水道找过几次,却一无所获。守卫队希望冒险者们能找出噪音的原因。
“只要找出原因就可以了?”队长阿达德里达谨慎地提问道。他狡黠地转动着眼珠,眼睛里透出一丝半身人不应该有的红色光芒来。
不过基纳德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是的。”他点点头,指了一下身后的口袋,“贵族恩德纳斯特爵士你们应该听说过吧,这次的任务其实正是他委托的。只要能够找出噪音的原因,爵士就同意将这笔报酬支付给他们。当然你们也知道,口袋里也没有多少……”
“爵士的小气是出了名的。”精灵在后面尖声尖气地说。
高的认真地打量着基纳德放在办公桌上的地图,最后终于抬头道:“为了方便我们调查,这份地图可以给我们吗?”
“哦,这份地图?这只是很普通的地图,你们可以很容易地在街上弄到一份。”基纳德一边说,一边试图将地图卷起来收走,无奈高的却死死地拉着地图一角。
“为了调查,我们需要地图。”克雷附和说。
“但是这真的只是普通地图,哪儿都可以买到,很便宜的。”基纳德意识到眼前这群冒险者可能只是吝啬得不想花钱。
“那你自己再去买份新的好了,我们只要旧的就可以。”阿达德里达微笑起来。
结果基纳德妥协了,因为他意识到自己再不松手的话头戴高帽子的半身人恐怕就会直接将地图扯成两半。
“那么……”守卫队长看了看窗外,现在才刚刚下午,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天上,“你们可以等到晚上再去,因为噪音总是在天黑后才会出现。当然如果你们愿意……”
“我们现在就去!”小个子的阿达德里达摆了摆手,“天黑后不安全。”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他们都跟他们的队长一样,最不喜欢的就是跟麻烦正面冲突。而等到晚上噪音出现后再去无疑正是自找麻烦的行为。
于是在一个守卫的带领下,兴致缺缺的冒险者们来到了距离噪音最近的一个下水道入口。这是城里下水道系统的主要通道之一,通道的高度完全足够高大的半兽人在里面行走。一扇锈迹斑斑的铁栅栏门拦住了下水道的入口,混浊的污水正顺着水沟朝门里流去;铁门上挂着一把还算新的大铁锁。往门后张望,勉强可以看见污水沟的两侧都有高出水面的狭窄通道,湿漉漉的通道顶上不住地往下滴着水。黑暗中传来阵阵不可名状的气味。
“就是这里了。”带路的守卫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铁锁,“我们搜索了这条下水道的前半部分,大约100多英尺的距离吧,什么都没有发现,所以你们可能需要再往更深的地方走走。另外下水道的入口平时总是需要上锁的,所以我会在这里等着你们。但是我只能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我还需要回总部去做别的工作。”
“那你把钥匙给我们不就好了?”阿达德里达拖着过长的袍子走到守卫面前伸出的手。与他的体格相比,他的手指显得有些不合比例地长,而且上面缠满了脏兮兮的布条或者绷带,将全部皮肤都遮住了。
守卫想了想,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便将钥匙从一大串钥匙环上取了下来。
“那么就这么办吧。”他将钥匙递给矮小的半身人,“等你们调查完了之后,一定要记得把钥匙还给守卫队。”
“知道知道,那还用说。我们还要回去领赏呢。”
这么说着,冒险者们就依次钻进了下水道中,然后将门再度锁好了。

顺着湿漉漉且臭气熏天的下水道小路大概走了60多英尺后,外面的阳光明媚也再也无力打破通道深处的黑暗。跟在队伍后面的精灵艾格丽瑞尔首先抱怨起来:“太黑了,谁点个灯吧?”
“点灯?”
走在前面的三个半兽人似乎完全不明白点灯的意义何在。对于拥有黑暗视觉的他们来说在这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也能轻松看到60尺开外的东西。而他们的半身人队长似乎对于黑暗也完全不介意,相反地,进入黑暗后他显得似乎还比在阳光之下要高兴了一些。
“你们有谁带了火把吗?”艾格丽瑞尔又问。
于是四个人一齐摇起头来,只有高的从背包里抽出了一根长长的棍子。
“我有带照明杖,但是我可不想当靶子。”他说。
当然,众人又一起点起头来。不管他们将要在这片黑暗之中遭遇什么,位于光亮正中心的那个无疑将会成为最好的目标。
贪生怕死的冒险者们交换了一下意味深长的目光,然后立刻决定将照明杖插在走在队伍最前面的黑牙的手臂上。智力低下的黑牙虽然隐约感觉到了空气中有种不对劲的气氛,但是没等到他想明白究竟是为什么,就已经被其他人劝服了。而他也只当那是污水臭气造成的错觉,没有想太多(他也不会想太多)。
于是黑牙高举照明杖,光辉而正义地走在最前面。正如同他的神培罗对他的教诲与期望,他无时无刻都应该挺身而出,领导着同伴行走在光明之中。然而他那些胆怯而猥琐的队友们此刻却全都与他保持着30英尺的距离,畏缩在光芒照耀不到的黑暗之中……
很快,他们走到了一个T字岔路口。他们脚下的污水与从右侧倾泻而来的污水汇合,朝着左边更黑更深的地方奔流而去。
冒险者们思考了一会儿,最后高的指出,从方向上来看,左边的通道应该是下水道的出口,是通向大海的。所以他们应该朝着右边的通道朝更深的地方探查才对。然而阿达德里达和克雷却觉得噪音的来源很可能是半夜有什么东西从海里钻进了下水道,应该朝着左边的通道一路搜到大海才对。在经过了一番激烈地争论和投票之后,冒险者们终于决定还是先去搜上游的右侧通道。
朝右边又走了60英尺,他们就进入了另一个污水交汇处。这是一个圆形的空间,除去他们来的这条通道外,还有另外三条一模一样的通道。除此之外,墙上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污水管道,看起来汇总了这个地区的所有下水道系统。
“得,这迷宫越走越大了。”克雷抱怨道。
就在这时候,右边的某条管道中突然传来了哗哗的水声,然后一股夹杂着正体不明的固体的污水从管道口喷泻而出。混合着屎尿与腐败食物特有臭气的味道在空气中迅速弥漫开来,六个冒险者一边怪叫一边四散奔逃,生怕被沾上一点点脏水。
“呸!这鬼地方!”阿达德里达不悦地嘟哝,“接下来该往哪边走?我可不想在这里再呆下去了。”
但是不等其他人答话,左边的另一条管道里又传来了声响。大家弓身准备赶紧撤,然而这次从管道里却掉出来好大一包东西,“咕咚”一声砸进了污水中,溅起一朵肮脏的水花。
“மாய கை”
阿达德里达冲着那东西一伸手,念出一句咒语。只见那包东西就幽幽地飘浮了起来,在他的指挥朝着这边靠了过来,然后降落在他的脚边。
看起来像是一包衣服的样子……阿达德里达歪着嘴,尖着手指小心翼翼地捏住已经湿透了的衣服一角,试探着抖了抖。这一抖不要紧,几个闪亮的宝石竟然蹦蹦跳跳地滚落了出来。
“我的!我的!我的!”高的两眼放光,猛扑了上去。
“我的!我的!我的!”阿达德里达毫不退让,两个半身人顿时打成一团。

就在两个半身人持续争抢,其余几人默默围观的时候,已经差不多被作者和读者遗忘的、胸前没有挂圣徽的半兽人臭臭终于说出了本次冒险开始以来的头一句话:
“那边有脚步声哎。”
两个半身人停了下来,大家朝着臭臭指的方向看去,是中间的一条下水道通道。这时候已经听不到里面还有什么动静了。
“追!”
趁高的不备,阿达德里达迅速卷走所有宝石,然后朝着臭臭指的通道冲去。不知道是不是期望着能够发现更多的宝石,这群懒散的冒险者拿出了本次冒险中最高的热情,队形整齐地冲进了未知的下水道中。
这条通道一直延伸了大约200多英尺,就又分了岔。根据通道里残留的回声,冒险者们几乎没有犹豫就再次选择了右边,一路突进。经过了另外一个比较宽敞的空间之后,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十字路口。
“嘘,嘘,有声音。”克雷招手示意大家。好几个人也都听见十字路口的左右两边传来了武器摩擦的声音,便冲他点点头。虽然说他们手持灯光,刚刚还一路狂奔,估计早就被对方知晓了,不过这并不等于说他们就应该遭到伏击。
六个冒险者停在距离十字路口大约20英尺的地方,也准备给暗黑中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的人物们来点惊喜。阿达德里达从黑牙那里拿了绳子,偷偷摸到距离十字路口五尺远的地方,系上了绊脚索。
而就在这时候,阿达德里达突然听到前方通道的深处传来了一种哨笛声。虽然当时他并没有意识到只有他一个人听到了这声哨笛,或者应该说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到这种哨笛,总之他的潜意识就突然告诉他这是一种呼唤什么东西的哨笛。至于究竟是呼唤什么的,他的第一个猜测是——龙!!!
“撤!!!”
容不得多加思考,阿达德里达扯起喉咙就大叫起来。
容不得多加思考,贪生怕死胆小如鼠且毫无冒险精神的冒险者们听见队长的命令后立刻转身就跑。
但是已经晚了。他们身后的两条污水管突然裂开来,里面啪嗒啪嗒掉下两坨湿乎乎、粘糯糯、看起来好像黑色果冻或者布丁一样的东西来。
健步如飞的臭臭和虽然腿短但是快如流星的阿达德里达这时候已经冲过了两坨黑果冻的威胁范围,但是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克雷抡起手中的巨剑,朝着左边的黑果冻劈去,谁知道这东西竟然分裂成了两个,同时朝着他扑过来。
“这个是黑布丁怪,挥砍武器不管用的!”趁着空档冲出包围圈的艾格丽瑞尔回头提醒他们,“只有钝击才打得死!只有钝击!”
“我擦!”克雷嗷嗷一声,不顾黑布丁怪的阻止,奋力突围。
但是智力低下的黑牙很明显没有理解艾格丽瑞尔的意思。他咆哮着挥舞着巨斧,朝着右边的黑布丁怪冲去——但是他忘记了自己正位于下水道中,自己和黑布丁怪之间正横着一条污水沟——于是他就噗嗵一声摔进去了。
高的翻滚着脱离了黑布丁怪的追击,但是在回头看到黑牙正在污水中摸爬滚打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干嚎起来:
“我的照明杖啊!我的啊!我的!”
黑牙爬起来,毫无退缩,对准黑布丁怪就是一斧头。毫无悬念的,那个黑布丁怪也分裂成了两个。
“黑牙!快跑!那个砍不死的!”
“不要白费力气了!”
“我的照明杖啊!我的啊!我的!”
“……”
众人在旁边大呼小叫,指手画脚,完全没有上前帮助黑牙脱身的意思。
这时候通道里再度传来了阿达德里达的声音——
撤!!!……撤!!……撤!……撤…………
从回音的状况推测,他们可敬的队长至少已经逃到了两三百尺开外的地方。黑牙爬起来的时候被黑布丁怪狠狠赏了一耳光,天旋地转中他觉得队长的话很有道理,便不再恋战,突破重重包围,跟队友们一同逃命而去。

“尼玛!这种高危工作100金币太少了!!”
“简直玩命呐!”
“太难!太难!!太难!!!”
“擦……”
跑得气喘吁吁的六个冒险者一边走出下水道,锁好大铁门,一边骂骂咧咧,将工会长马拉菲奥、守卫队长基纳德和委托人恩德纳斯特爵士的祖宗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这活儿我们干不了!”阿达德里达摇晃着尾巴——在奋力狂奔之后,他也顾不得再掩藏自己的身份了,这掩饰得很好的半身人终于露出了他的狗头人尾巴——“说不干肯定要被头子打死,但硬着头皮上也肯定死路一条。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反正也赚到了宝石,我们不如就此偷偷撤离这个是非纷杂的小镇,趁头子发觉前远走高飞。”
一个胆怯卑劣的队长或者并不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最糟糕的事情是冒险小队的成员常对这胆怯卑劣的队长表示赞同。
于是六个冒险者顾不得回去收拾行装,直奔小镇外而去。
当然,事情不会总像他们期望的那样顺利。
驻守城门的卫兵立刻就认出了他们六个正是今天中午在守卫队总部接受了调查任务的冒险者小队,便拦下了他们。
“你们不是和守卫队有契约的冒险者吗?这么慌慌张张地出城是要去做什么?”
“和守卫队有契约?我们?什么时候?”阿达德里达使出了瞒天过海第一式——装疯卖傻。
“不要装傻。今天中午你们去了守卫队,接了工作。守卫队全体队员都已经被告知了这个消息。”卫队冷漠无情地戳穿了他。
“我没说我们没去啊。但是我们只是去听个具体情况,不代表我们就同意接收这份工作了嘛。”眼看第一式无用,狗头人立刻改变了战略,使出了强词夺理,“你能拿出任何我签过字的契约书来吗?没有吧。没有契约书怎么能说明我们和守卫队就有雇佣关系呢?”
“哼,强词夺理。”这卫兵也不是吃素的,“你们都去实地调查了还说没有接下工作来?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有时间不如赶紧去做工作。”
“哎呀,好嘛!就算我们接了这工作,现在我就跟你明说,这工作太难我们干不了,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阿达德里达破罐子破摔,将下水道门的钥匙掏出来往卫兵手里一塞,“报酬我们也不要,亏不了你们的。”
“辞退工作的话也请你们亲自到总部去一趟,现在跟我说什么都没用。”卫兵一边说瞥了一眼阿达德里达从袍子后面露出来的尾巴尖,“你们自己走着去,或者我们押者你们去。”
“好嘛好嘛。”狗头人意识到对方的眼神,立刻将尾巴收回了袍子里,“我们自己去,自己去。不劳驾您了。”
于是无奈的六个冒险者们只好又回到了守卫队长的办公室。
“哎哟哟,要说那噪音的原由啊,可真不得了。”面对着基纳德有些怀疑的眼神,狗头人阿达德里达一改刚刚在城门的说辞,天花乱坠的吹嘘起来,“我们已经查清楚了,那是一伙邪恶的生物所为,他们其中有个强大的法师,能够召唤龙。哎呀呀,您可不知道那是多么触目惊心,那龙有整整15尺高,都抵到下水道的天花板了。它的两只眼睛就像两颗大火球!我们一看,吓得腿都软了。然后他们还有两个不知道是什么怪物当宠物,黑牙,你跟队长说说那个砍不死的东西……”
“啊……那个……”突然被点名的黑牙从对晚饭的憧憬中回过神来,“我砍了它一下,它就变成了两个,然后它打我,打得很痛,我就想……”
“黑牙差点就被那个东西打死了!!!”阿达德里达提高声音打断了半兽人的描述,“这种具有高度危险性的工作不是我们普通冒险者能够胜任的!所以我才一直提倡政府应该给所有的冒险者购买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因为不管是治疗身体的伤痛还是抚慰心灵的创伤都需要大量的金钱,而这些金钱不是工作报酬就能够抚平的!”
基纳德被狗头人这番振振有词说得头昏脑胀。在场的其他冒险者似乎早都已经习惯了他们队长的这种夸大其词,不但没有笑出声,还纷纷露出了赞同的表情来。
“不管怎么说,你们似乎已经查清楚了噪音的原由。”终于,基纳德决定尽快把他们弄出自己的办公室,“我立刻派人去请恩德纳斯特爵士,如果他对你们的工作结果表示满意的话,这100金币就是你们的了。”他又指了一下身后的口袋。
等了一会儿,恩德纳斯特爵士就来了。他大约三十多岁,满脸都是不耐烦的表情。
阿达德里达又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其中没有忘记增加更多惊险的细节。详细的描述让人仿佛能够身临其境地看到那条目光如炬的龙,仿佛能切身触摸到那些漆黑可怕的仿佛来自无底深渊的果冻怪物,仿佛能从心底体味到那种被逼至死路的绝望无助。
但是,这些似乎都还不足以打动不耐烦的恩德纳斯特爵士。
“我知道了,原因既然已经查明,报酬就是你们的了。扫荡的工作就请守卫队尽快解决吧。”他根本就没看着冒险者们,漫不经心地对基纳德说,“另外最近我家出了内贼,偷了我一些衣物和宝石,这事情你也给我查查。”
听到衣服和宝石,在场的冒险者们当然立刻就联想到了下水道里的那包东西。不过他们沉着冷静,连眼神都没有交换一下。
“爵士丢的衣服和宝石,都是很重要的东西吗?”克雷试探性地插嘴问。
“哦,也没什么,就是一些普通的衣服。”
“既然是普通的衣服,爵士为什么要费心寻找呢?”阿达德里达突然有了兴趣,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可以赚钱的机会?
“一想到有人会穿着我的衣服上街,我就觉得非常不爽!”恩德纳斯特爵士露出了高傲的表情。
哎,谁会愿意穿那种在屎尿里浸泡过的衣服啊——虽然在场的几个冒险者都很想这么说,但是他们当然都忍住了。
“总之你给我找找。”爵士用命令基纳德,“宝石大概过几天就会有人在市场上出手换现,应该很容易查。”
遗憾的是爵士没有意识到,这句话千不该万不该,最最不该让在场的六个冒险者听见。

虽然在城门口被卫兵识破,但是这群懒惰的冒险者们却因祸得福,反而顺利入手了100金币的报酬。离开守卫队总部后,他们便将逃走的念头丢到了一边,欢天喜地地回冒险者工会复命去了。
而工会长马拉菲奥也很高兴地看到这群懒虫居然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完成了任务,迅速为他带回了50个金币的利润。如此算算回收伙食饭钱却也不是难事,于是这天晚上他没有再刁难太多,放任他们在大厅里喝到半夜,吃空了十几盘胡萝卜炖牛肉和炸鱼丸。
然后他们自然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才起来。
那么今天的工作……
“工作?都这个点儿了还工作什么啊。马上太阳就要下山了。”精灵诗人艾格丽瑞尔虽然并不需要真正的睡眠,不过这不妨碍她一直躺在床上到现在。
“就是,昨天不是一人分到了8个金珠子嘛,找个地儿花掉再说吧。”高的张大嘴打了个哈欠。
“我们不能忙得没有时间花钱啊!”队长阿达德里达郑重地点头。
“不过在这儿喝说不定头子又要发牢骚。”克雷环顾了四周,确保马拉菲奥不在附近,“既然有钱就换个好点地方喝!”
“工会的酒太廉价了。”臭臭难得发表言论,“去摩拉丁大锤!”
“那儿的矮人烈酒好!!!”黑牙嚎叫起来。
于是六个人立马揣着昨天挣来的工资,有说有笑地出了工会。在这个时候,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否则他们也不会疏忽到将他们的大件武器和盔甲都丢在房间里就出门了。

这是一个欢快的下午。在不用面对未知的危险和莫名的怪物时,这些冒险者们顿时都生龙活虎起来。他们与摩拉丁大锤里的矮人们赌酒寻欢,打扑克,掷斧头,掰手腕……一直到他们把口袋里的50个金币现金都花得一文不剩了,才相互搀扶着摇摇晃晃地准备回工会去——这时候时间已近傍晚,天色开始擦黑了。
三个半兽人基本都已经被灌醉了。黑牙正在引吭高歌,发出一串意义不明的难听吼叫。克雷和臭臭你推我一下,我推你一下,在小巷里呈Z字曲线前进。
等到高的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的时候,他们已经变成了夹心饼干中间的奶油。四个看起来不怀好意的家伙分别从前后将他们堵在了10尺宽的小巷子里。他们左右两侧都是高度超过十来英尺的房屋后墙,上面没有窗户。这条巷子属于镇子上比较偏僻的地区,没有路灯,也少有行人。
“把宝石交出来!”从他们后方接近的一人低吼道。他操着手臂,并没有拿武器,但是另外三个人却全副武装,分别举着硬头锤、双手斧和十字弓,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
一听见宝石,阿达德里达的酒差不多就醒了——本来作为施法者他也没喝太多——对方所谓的宝石恐怕指的是他们昨天在下水道发现的那些。因为恩德纳斯特爵士的“好心提醒”,他们今天并没有急着去将宝石换成现金,所以那些宝石现在还躺在他的钱袋里呢。不过,这并不等于他就会老实承认这一点吧。
“宝石?什么宝石?”阿达德里达反问。
“哼!什么宝石?!昨天你们在下水道里捡到的那些!”对方倒是很诚恳地就坦白了,“我们花了两个星期晚上才好不容易挖通了爵士家的下水道,费力弄出来的宝石怎么能让你们捡这个便宜?”
原来如此,所有一切都串起来了。阿达德里达立刻心领神会:这群强盗在挖爵士家的下水道,所以下水道里才每晚都有隆隆噪音。然后爵士家的内贼将爵士的衣服和宝石一起丢进下水道,让下水道里的同伴去捡。谁知道那不幸的同伴晚来了一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六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家伙抢先揣走了宝石。
——那么昨天下水道里的脚步声和武器摩擦声大概就是他们发出来的了。
如果是在平时,仗着六对四的人数优势,阿达德里达一定会本着“以多欺少,以大欺小”的基本原则招呼大家冲上去将他们打个落花流水。但是现在他们手无寸铁,毫无防备,更糟糕的是三个半兽人还醉醺醺的,几乎站都站不稳——这事情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你们自己主动交出来!或者我们杀光了你们再慢慢搜尸体!”对方见他们默不作声,毫无动静,不由得更加火了,“你们自己选择吧!”
哦,不要是后一种!阿达德里达这时候真心后悔今天居然把宝石带在身上了。
不过,这也不妨碍他信口开河。
“有事好商量!”阿达德里达高声叫道,“宝石可以给你们,但是现在我放在工会的房间里了!你们可以跟随我们回工会去取!”
回了工会就有大剑巨斧全身甲,还怕打不赢么?但是当然的,强盗们还没有这么傻。会同意让他们回工会去叫帮手。
“告诉我们在房间里什么地方!我们自己去取。”
“那不行!!!”阿达德里达愤怒地大叫,“我把它们和其他宝石放在一起的!你们不能动我的其它宝石!!!”
“我们只需要拿走我们的那五颗。”对于这个问题,强盗头子表露了他的诚恳态度。
“我不相信你们的职业道德!”狗头人尖叫道。虽然他的房间里根本就没有装满其它宝石的箱子,也根本就没有那五颗宝石。
“那么就让你们中的某个人带我们去。”强盗此时竟然还让步了,“但不能是你……”他盯着阿达德里达。
“为什么?”后者不满地问。
“因为你看起来很太聪明了。”
哼,算你今天说了句好话,阿达德里达暗暗地嘟哝。现在他必须尽快将宝石从自己身上弄走,以免强盗真的要搜身就不好办了。而且他们也必须设法脱身才可以,看这情况来硬的不是明智之举……
“不要磨蹭了!谁去?!”强盗头子终于有点不耐烦了。
“口古月!!!!!”
就在这时候,之前一直摇摇晃晃根本就没再听的黑牙突然发出一声咆哮,对准强盗头子猛地冲了过去。面对张牙舞爪步伐不稳的半兽人,强盗头子身形一晃,伸腿一绊,黑牙难看地摔了个嘴啃泥。
尼玛!战“ மூடுபனி தெளிவற்று!”情况突变让阿达德里达也来不及细想,几乎就是下意识地念动了咒语。只见浓厚的白色迷雾顿时在小巷中弥漫开来,遮盖了六个冒险者的身影,也遮盖了四个强盗的身影。
与此同时,一张网子从天而降。除了冲出去的黑牙之外,余下的五人被一网打尽。
“有埋伏!”
“无耻!”
克雷和高的咒骂起来。但是没等他们骂完,上面又稀里哗啦地落下许多碎砖烂瓦,砸在五个人的头上身上手臂上。
“卑鄙无耻下流真小人!”艾格丽瑞尔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还是冲着上面挥舞了一下拳头。
而阿达德里达这时候可没心思管从天而降的砖块。趁着迷雾遮掩,他飞快地抽出一张隐形卷轴,将钱袋变成了透明。然后他敲醒了平时缠上他手臂上睡觉的两条小毒蛇,将透明的钱袋塞给了其中的一条。
拿上这个,藏到安全的地方去。分头走,但不要走太远,保持与我一英里。
两条魔宠蛇听从了主人的心灵指示,借着迷雾和夜色的掩护,一左一右地顺着墙角爬远了。除了它们和它们的主人,没有人会知道五颗宝石究竟去了哪里。

迷雾之中传来挥舞武器时发出的呼呼风声,然后是黑牙的挑衅“来打我呀!我在这里!”但是不幸的是,这些挑衅之后通常紧跟着拳头砸在身上的闷响和他吃痛的呻吟。克雷和臭臭在网子里挣扎,试图撕破这限制他们行动的玩意儿。头上还不断有砖头在往下砸,艾格丽瑞尔想要唱首歌给队友们打打气,但是光顾着躲闪就已经让她气喘吁吁,哪里还能唱出调子来。
处理完了宝石后,阿达德里达又趁乱放了一个幻音术。只听得小巷的尽头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起来仿佛是巡逻的守卫队正在靠近。
“守卫队来了!快跑啊!”克雷不知道是真信还是假信,惊慌地叫起来,拉着网子就要跑。
这时候臭臭终于将网子撕开一个口子钻了出来。他三步作两步冲出袅袅迷雾的范围,从手持巨斧的强盗面前猛地冒了出来。那个强盗听信了克雷的话正转身要跑,臭臭眼明手快,一把抓住了他手中的那把双手斧。两个人拉扯了大约三秒钟后,满身肌肉的半兽人夺过斧头反手就给了它原来的主人一斧头。后者发出一声惨叫,顾不上防御,夺路而逃。
“守卫队来了!”他边跑边嚎。
“蠢货!”距离他不远的端着十字弓的强盗显然没有相信那个幻术造成的脚步声,“是假的!你去哪儿……哇……”
可惜他话还没说完,紧追上来的臭臭就一斧头将他劈成了两半,然后一扭身,顺势将试图逃走的强盗也放倒在地。
臭臭回头,只见小巷旁边的房顶上正站着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年轻男孩,正忙碌地朝着雾气里面抛掷砖头。半兽人抄起尸体手中的十字弓,瞄准他就是一箭。男孩发出一声惊叫,解下腰间的短弓,和臭臭对射起来。
由于刚刚克雷的拉动,本来还算松弛的网子此时几乎完全缠紧了。阿达德里达死死地攀在半兽人牧师的背上,以免被拽倒。雾气之中不时有个硬头锤样的东西朝着他们袭来,虽然不是每次都能打中,但也吓得狗头人连蹦带跳地窜上了克雷的肩膀。这时候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两声惨叫,经过判断那不是自己人后,阿达德里达突然觉得看到了希望。
五个死了两个,还剩三个,有胜算!
既然有胜算,就不跟他们玩捉迷藏了!想到这儿了,狗头人法师念动口诀,小巷中的迷雾忽地消散了,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臭臭!!快来救命!!”阿达德里达冲着身后的半兽人大喊。
“臭臭!!快来救命!!”艾格丽瑞尔和高的跟着一起喊。
于是半兽人野蛮人丢开十字弓,捡起地上的双手斧,怒吼着冲了过来。唰唰!唰!伴随着三道雪亮的残像划过空气,强盗头子和与他狼狈为奸的助手就纷纷倒在了血泊之中。
在本次冒险之中几乎一直保持沉默、完全不引人注目的半兽人蛮子在这一刻大放异彩,让他所有胆怯且不中用的队友们都想立刻伏地去吻他的臭脚。
“砰!”
伴随着一声闷响,在房顶上的年轻男孩被高的用投石索打了下来。他的落地宣告了战斗的结束。
“嗯哼,要知道我们是不好惹的!”阿达德里达趾高气扬,众人纷纷做出同样的表情。
这时候他们才发现黑牙正孤单地躺在墙边,似乎没有准备起来的迹象。剩下的五个人急忙凑了过去。
“肋骨断了一半,内出血严重,死透了。”经过一番查看,牧师克雷做出了诊断。
“噢,可怜的黑牙!”艾格丽瑞尔说。
“他是一位高尚的半兽人圣武士。”臭臭说。
“在爬、拉、顶各方面都起到了很好的表率作用。”高的说。
“从此以后我们能省下三分之一的伙食费。”队长阿达德里达说。
然后他们就将强盗们身上所有能值点钱的东西都搜走了。

多纳多镇的守卫队长基纳德到现在都没能吃上晚饭。刚刚就在他要下班回家的时候,昨天那群探索下水道的冒险者一边发出高分贝的尖叫,一边冲进了他的办公室。
在他们夸张的惊叫与语无伦次的说明中,基纳德好不容易听懂了一个事实:他们在路上被人袭击了。
于是他带上了一个小队来到了袭击现场。四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在地面上留下大片暗红色的痕迹,勘察现场的同时,报案人喋喋不休在他们耳边述说着痛失伙伴的悲伤与悔恨,并且再三强调了关于政府给冒险者购买人身保险的重要性,吵得基纳德头昏脑涨。
问及被袭击的原因,阿达德里达提到这群强盗认为恩德纳斯特爵士的宝石在他们身上才半路抢劫,而他们“当然不知道宝石的去向。”基纳德队长虽然知道爵士是个讨厌琐事的人,但按照办事程序还是只好硬着头皮派人请来了爵士。在爵士不耐烦地眼神中,小个子的阿达德里达同样不遗余力地将被袭击的来龙去脉讲述了一遍——其中还加油添醋了不少千钧一发的战斗场景——毫不体贴地浪费了恩德纳斯特爵士整整一个小时。
“也就是说,这几个就是偷盗了我家的贼?”待到狗头人停下来喝水的档儿,恩德纳斯特爵士终于找到了发问的时机。
“我想应该是的。”基纳德回答说。
“虽然没能追回赃物非常可惜,不过你们倒也做得不错。哼,敢偷到本府上来的都应该得到这种下场。”爵士高抬着下巴站了起来,“我会派人给你们送来500金币的报酬。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那个下水道还得修呢,哼。”
五百金币!!!五个人分,一人一百!!!冒险者们突然意识到,没了黑牙之后,他们分钱再也不会出现除不尽的情况了。
“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这里就由我们收拾了。”基纳德队长肚子饿得咕咕叫,巴不得赶紧打完收工,“你们朋友的尸体……要怎么处理?我们抬走还是……?”
“我们会为他举行了一个得体的葬礼!”阿达德里达拿出队长的风范,庄严地说。
“其实……”基纳德犹豫了一下,“爵士给了你们一笔丰厚的报酬,你们完全可以用这笔钱将他从另外一个世界唤回。镇上的培罗神殿应该很乐意召回他们崇高的,呃……圣武士。”
这个点子听起来其实不坏,众人心里都这么觉得。但是很明显阿达德里达队长另有企图。
“将一个灵魂从死亡的世界召回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他说,“我们作为他的朋友无法为他作出这样重大的决定。我们将把他的肉体送回他的家乡,由他的家人决定什么才是最好的选择。”
黑牙有家人吗?克雷用眼神问高的,半身人只是耸了耸肩。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基纳德便也不再过问更多,只给了他们一块裹尸布。于是克雷和臭臭就将黑牙的尸体抬回了工会。

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们简略带过吧——伶牙俐齿的阿达德里达虽然没能让抠门的工会长马拉菲奥为死去的黑牙支付一笔抚恤金,但至少让他捐出了一头驴和一辆拖车供他们搬运尸体。而且当他们正处于“面对失去同伴的悲痛之中”时,马拉菲奥自然也不好立刻催促他们偿还那笔伙食费用。于是五位冒险者将黑牙的尸体和遗物统统堆在驴车上,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多纳多镇……
镇外的某处,一条小毒蛇正衔着装有宝石的钱袋在等他们。根据高的的估价,这些宝石至少能再卖500金币——但在花完那笔钱之前,他们估计都不会再回到这里了。

(END)

演员表:
阿达德里达(Adadrida):力量9/敏捷16/体质10/智力17/感知11/魅力16 狗头人 游荡者1/法师1/术士1 (PC:suezou)
艾格丽瑞尔(Aegliriel):力量9/敏捷14/体质10/智力13/感知10/魅力14 精灵 吟游诗人3 (PC:ivyking)
黑牙(Blackteeth):力量17/敏捷11/体质14/智力6/感知14/魅力13 半兽人 圣武士3(培罗)(PC:Byelobog)
克雷(Clay):力量18/敏捷13/体质14/智力11/感知16/魅力13 半兽人 牧师3(寇德)(PC:steedking)
臭臭(Smelly):力量18/敏捷14/体质13/智力10/感知9/魅力8 半兽人 野蛮人3 (PC:killerK9)
高的(Todd):力量11/敏捷17/体质13/智力14/感知13/魅力11 半身人 游荡者3 (PC:prayer)

DM:死月
时间:2012年7月1日14:00-24:00
地点:成都老房子/瑞斯特酒店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suezou: 2015-05-18, 10:39
TOP
Bozar
2012-07-26, 23:22
Post #2


GEEKs will Eventually Evolve into Kryptonians. | All my jokes are cries for help.
Group Icon
 1385
   75

Group: Avatar
Posts: 1129
Joined: 2008-05-18
Member No.: 21346


我只有一个疑问:扮演黑牙的玩家不会是中途离场了吧……
TOP
suezou
2012-07-29, 15:01
Post #3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968
   20

Group: Speaker
Posts: 378
Joined: 2007-10-18
Member No.: 16813


不是,是真被打死了……
玩家很耐心地坐到了最后,看我们怎么处理他的尸体……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3-03, 1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