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梦境与现实
whisper
2013-07-15, 11:43
Post #1


守护者
Group Icon
 1525
   105

Group: Keeper
Posts: 2080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2


  小时候做过一个梦,时隔十数年依然很清晰

  梦里面有一幕,我坐在一辆马车上,为了逃离什么东西,马车在一条狭窄的巷子里狂奔,不知道是巷子太窄还是质量太差,左后方的木头轮子忽然崩掉了

  长大后看了一部书,书的名字叫《痛苦之页》

  书里面有一幕,主角坐在一辆马车上,为了逃离什么东西,马车在一条狭窄的巷子里狂奔,不知道是巷子太窄还是质量太差,左后方的木头轮子忽然崩掉了

  这件事一直让我认为人的梦境不简简单单是“想多了”,至少我的梦不仅仅如此。如果非要说,可以用丹泽尔华盛顿的一部电影来形容:Deja Vu——法语,意为“似曾相识”,未曾经历过的事情或场景仿佛在某时某地经历过的似曾相识之感。

*************

  我上周某晚做了个梦,老爸在雪白的病房里,我趴在床单上嗷嗷大哭,明亮的方框大窗户透着刺眼的白光

  老爸军人出身,身体一直超级好,我从来不会梦到这类事——虽然倔强的我和固执的他一直矛盾重重

  第二天上午赶紧给老爸打了个电话,问了下倒也没什么事。但是第三天,老妈给我发了条短信,说老爸前天(就是我做梦的头一天)喝酒喝多了,差点在医院挂了,就差一点

  正如那个梦里,我哭的稀里哗啦时,老爸又忽然坐了起来一样

  我拿着手机,看着短信,沉默了很久很久,我不知道怎么描述我的感觉

*************

  周末吃饭的时候,听伙计讲了一件事

  他有一天晚上做了个梦,梦到在马路边上走,路对面看到了奶奶,奶奶看着他,但并不吭声,只是目不转睛的瞅着,他想喊她,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继续往前走,无法转过头来,直到余光看不到奶奶,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第二天一早,叔叔打电话过来,说昨晚奶奶忽然病逝了

  那是把他从小养大的奶奶
TOP
Shrewd
2013-07-15, 18:18
Post #2


压榨者
Group Icon
 1411
   61

Group: Builder
Posts: 808
Joined: 2006-03-23
Member No.: 6908


我的梦大多是记忆的片断重新组合后呈现出来光怪陆离的景象,场景基本都是我小时候住过的城镇街道、家、学校等,感觉就像是我要拼一个拼图,但只能用老素材,所以拼出来非常奇怪的东西。但要表达的意思上来说,反而没什么特别的。可能因为我的梦太多了,每天数个,所以我见怪不怪了。
比如看到盗梦空间后,我梦到古代中国背景,首先是一个男主在参加一个大户人家的宴会,戏台上有许多美女在演出变脸,这时候一个人把他拉到一个房间,捅了他一刀,他一惊发现在另一个房间里,有两张病床,躺着两个人,自称他的大伯父和伯母,说他刚才被人拖进梦境,是他们把他拖到现实,然后他们就去荒凉的沙漠和农村冒险了,路过一些海滩,沼泽什么的,我现在还记得一些荒凉的场景。最后似乎是大伯告诉他这个事和商战有关。最后设计让他进入梦境的人也被其他对手拖进了梦境,自以为越过越好,实际上却落魄不堪。
TOP
9898485
2013-07-15, 20:39
Post #3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546
   15

Group: Sinker
Posts: 336
Joined: 2006-12-24
Member No.: 9815


梦一:
我到了外地某个城市。那城市有个奇怪之处,就是每座高楼的顶部都和地面某处连接着数段钢丝,那些钢丝和地面呈四十五度斜角,大概铅笔粗细,表面有类似钢筋的一段段的棱。那些楼的中间某层以及顶层,也由钢丝彼此相连。坐车驶过某座大桥,抬头望去,在我的头顶,是数百列彼此平行的钢丝穿过天空。那些钢丝彼此距离完全相等,大抵是从大桥这端沿江的建筑物发出的,越过大江,连接致大桥对面的楼群。遥遥望去,江对面的楼影也是钢丝纵横交错,仿佛一座蜘蛛网中的城市。
方张口要问这些钢丝的用处,忽然发现大桥对面的钢丝上似乎隐约有物在移动。这时,不知怎地我就下了车,站在了桥面上。回过头去,只见钢丝下,一堆影子凌空均速滑了过来。都是些人影,不过我马上就知道那都是些等身大的人偶,脖子用一根绳索固定在钢丝上,通过上面的滑轮滑下来。大概有数百个这样的和真人一样的人偶,脖子被绳子吊在钢丝上,排着整齐队列,顺着彼此平行的数百条钢丝滑道,从我身后大桥那一端的诸多楼顶滑了下来,朝较低的江对面市区滑去。由于钢丝是四十五度角分布的,随着滑行,他们的高度越来越低。我渐渐能清楚地看到,那些木偶是一支游行队伍。每个人偶都穿着衣服,而且彼此不同。滑在最前面的是花束队,每个人偶都是女学生的样子,手中拿着假花。而且她们不但脖子吊着绳子,胳膊和腿也吊着绳子,吊丝连接在钢丝滑道上,像掉线木偶一般。这些木偶花束队一边在空中滑行,一边摇着花束(钢丝上垂下来的吊丝控制着她们的动作),不过她们的腿没有动,鞋低低地垂着。似乎制作者并没有意图做出她们在空中行走的样子。吊在后面队伍里的木偶也大致是一样的,做着不同的动作,只是腿都没有动,脚都脚尖朝下低垂着。
接近对岸,钢轨越来越低,这奇怪的行列也越来越近。我看到,花束队后面沿钢丝滑到滑来的有不同方阵,似乎像农村游街的队伍,大多都穿着色彩艳丽的传统服装,应该是做表演。后来,钢丝已到了我的头顶,那些木偶的脚几乎已经垂到地面上来了,悬空的脚就挨着地面。我走在这方阵里,前后左右都是悬空的木人,我能听到那些滑轮嗡嗡的声音。我停下脚步,看向身边一个木偶。那是个胖子的木偶,似乎是布袋和尚的仿制品,身上穿着破烂僧衣,但戴的是以前戏剧中两边有着晃荡铜钱的官帽。我凑近他,他两个木头胳膊突然动了,一下子抱住了我。我猛地吓醒了。

梦二:
这个梦就相对正常多了。这是那种“无我”的梦。我不是梦中的角色,更像是在看一场电影。这个梦前后半段基本是一样的。前半段,我似乎在看一部烂俗的恋爱剧。其中大部分内容都忘了,就记得三个镜头:1、男主人公用自行车载女主人公。2、男女主人公在肯德基里吃冰激凌,冰激凌是方形透明塑料盒装的,看起来很廉价那种,完全不像是肯德基卖的。3、晚上,女主人公朝着玻璃哈了一口气,然后在玻璃上的雾水中写道:“一切结束后,我会回来。”前半段之后,似乎故事告一段落。然后,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这样,你能做到吗?”总之,很乏味的片子,应该是十年前的作品。
之后开始了故事的后半段。后半段,其中大部分内容都忘了,就记得三个镜头:1、男主人公用自行车载女主人公。2、男女主人公在肯德基里吃冰激凌,冰激凌是方形透明塑料盒装的,看起来很廉价那种,完全不像是肯德基卖的。3、晚上,女主人公朝着玻璃哈了一口气,然后在玻璃上的雾水中写道:“一切结束后,我会回来。”是的,就是和前半段一模一样。画面完全是一样的。但区别就是,当看第二段时,我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可以说鸡皮疙瘩都出来了。我觉得,我似乎在看的是一部很压抑的恐怖片。尽管第二部“电影”,无论剧情、音乐还是画面,全都和第一部“电影”完全一样,但却给了我完全不同的感受,而且后半段之恐怖,要超过恐怖片。最后,当故事告一段落,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这样,你能做到吗?”

梦三:
这个梦是以前做的,不过当时没有记下来,这次就补记一下吧。我梦见自己走在一片雪原上,没有穿鞋,赤脚。我觉得双脚冻得很痛,想抬起来歇一下,却完全找不到可以歇脚的地。直到地平线,全是冰冷刺骨的积雪。但这雪原上并不是空无一物的,一些或白或黑的高耸古怪植物破冰而出,密集地分布在雪地上,同样蔓延至天边。这雪原其实是一座无比庞大的花圃,到处都是这样齐腰的花。走着走着,我发现,那探出雪层的不是植物,那都是从雪地中伸出的胳膊。难以计数的手,探出冰层,抓向天空,一动不动,直至天边。那些手或苍白苍白的,或乌黑乌黑的。那些手全部是左手,全部是左手。
TOP
whisper
2013-07-15, 22:38
Post #4


守护者
Group Icon
 1525
   105

Group: Keeper
Posts: 2080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2


数字君,你这是在拍电影么。。。

话说这会儿我一个人在家,看到第二个梦,莫名其妙涌起一股寒意。。。

话说我做梦从来都是阴暗一片的,极少极少会出现有阳光的情况
TOP
Shrewd
2013-07-15, 22:47
Post #5


压榨者
Group Icon
 1411
   61

Group: Builder
Posts: 808
Joined: 2006-03-23
Member No.: 6908


姐姐的梦有颜色么,还是黑白的?我记得我的梦好像很少彩色的,只有一会印象比较深刻,在云层飞过的时候,看到脚下一片绿林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2-28, 1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