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玩家手册】内海入门书, Player Companion: Inner Sea Primer
suezou
2013-08-25, 14:17
Post #1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954
   20

Group: Speaker
Posts: 378
Joined: 2007-10-18
Member No.: 16813


WARNING:本书更新顺序以本人“希望玩家最先看到的章节”顺序进行,而非原书本来的顺序……好啦好啦会填完的啦……

内海(the Inner Sea)

QUOTE
虽然说有无数的世界高悬于天空,围绕着遥远的恒星们旋转不停,但是开拓者战役设定的核心却聚集在一颗名叫葛拉利昂(Golarion)的行星上,在这里,文明崛起,帝国繁盛,奇迹显现于天空,而源自阴影中的不可名状的邪恶用黑暗的帷幕覆盖了古老的荣耀城市。

在被人们称为内海的地区,现代的伟大成就只可能在往昔倾颓的奇迹前黯然失色,而大胆的凡人甚至敢于挑战神祗或者加入他们的行列。不管是从蛇龙王之地(Lands of the Linnorms Kings)的冻原到莽迹辽原(Mwangi Expanse)的丛林,还是从卡迪亚(Qadira)满是苦行者的沙漠到凯渥宁(Kyonin)精灵乘凉的树荫,甚至是恶魔横行的切利亚克斯大都会,内海的土地与水域都充满了危险和不可知的机遇,等待着那些勇敢的灵魂来挑战它们。

而给予周边地区名字的内海本身则位于两块大陆之间——北边是阿维斯坦(Avistan),南边是伽伦德(Garund)。无数国家位于内海海岸线上,包括安布萨朗(Absalom)之城,它由已死的人文之神建立,或许代表了已知世界中的最高文明杰作。各个国家之间永不停歇的货物交换和观点交流在两块大陆上的强大力量之间创造出了一种生机勃勃——但有时候甚至是致命的——张力。这是一片冒险的土地,哪怕是神也无法得知一个人物的潜力是否有极限。

本入门书涉及了一些内海各地区的基本介绍,能够帮助玩家和GM们熟悉这个世界并且让他们的角色融入这个世界。更多的具体信息请参看《内海世界指南》。

历史

内海的平民百姓之中没有多少人知道葛拉利昂的古老历史。大部分人类都听说过伟大的亚兹兰特帝国(Azlant),最后之人艾罗登(Aroden, the Last Man)就来自这个岛屿,为大陆上未开化的人类带来了文明。长生的精灵们拥有自己的故事,讲述上古时期他们怎样离开了葛拉利昂,而在之后又回到了这片满是人类的土地上。但是除去少数神话传说之外,大部分人都对上古时期毫无概念,而这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大概在10000年前左右,天空开裂,无数的星辰坠落在葛拉利昂上,形成了一场被人称作“天崩地陷”(Earthfall)的巨大灾难。这场灾难击碎了所有的文明,并且腾起无尽的烟尘,遮蔽了太阳,让内海不管是在字面上还是精神上都陷入了真正的黑暗时代(Age of Darkness)。在这段时间,无数国家从地面上消失,来自黑暗世界(Darklands)深处的新种族来到地表上。当最后一丝黑暗退却,人们开始重建。虽然他们的新国家顺着先人留下的伟绩朝四面八方不断扩张,一个失落世界的遗骸却依旧躺在其后裔的脚下。

下列为内海的基本时间线,其中列举了一些著名贤者通常都应该知道的著名大事件。内海地区使用安布萨朗纪年(Absalon Reckoning,AR)来记录时间,起始于艾罗登从深海之中升起星石(Starstone)那天。

黑暗时代(the Age of Darkness)-5293 AR到-4295 AR

-5293 天崩地陷。坠落的星辰毁灭了亚兹兰特,星石制造出了内海,黑暗时代开始。精灵们离开了葛拉利昂。

-5102 兽人们闯入地表世界,疯狂地横扫了大半个阿维斯坦。他们是被进行天空探索(Quest for Sky)而朝着地表挖掘隧道的矮人给赶上来的。

痛苦时代(Age of Anguish)-4294AR到-3471AR

破碎而零乱的世界开始修复自己,而人们挣扎着寻求能够治疗——或者支配受伤的大地的力量。洛瓦古格的仆从(Spawn of Rovagug)第一次从地底出现。

命运年代(Age of Destiny)-3470 AR到-1 AR

-3470 古欧希利昂(Ancient Osirion)建立并且成为文明的灯塔,并且在-3000AR时达到顶峰。

-1281 塔尔多(Taldor)建立,最终发展成为支配了整个南阿维斯坦和大部分内海的强大帝国。

-892 法师之王奈克斯(Nex)和盖布(Geb)发动战争,双方的争斗持续了超过一千年的时间。

-632 泰拉斯奎(Tarrasque)出现在东方的土地上并且摧毁了无数的城市。

登基时代(Age of Enthronement)1 AR到4605 AR

1 英雄艾罗登将星石从内海的中心升起,升入神的行业,并且建立了安布萨朗。

896 艾罗登对恐惧之岛(Isle of Terror)的法师之王塔-巴封(Tar-Baphon)造成了致命伤。

1707 塔尔多的军队建立了安多安(Andoran)行省。

1893 诺苟伯通过了星石试炼(Test of the Starstone)而成为了一名神祗。

2361 瓦里西亚人英雄索维迪亚•乌斯塔夫(Soividia Ustav)建立了乌斯塔拉夫(Ustalav)。

2497 魔鬼崔拉瑟(Treelazer)开始污染凯渥宁。

2632 精灵们从流亡之处回到了葛拉利昂。

2765 醉醺醺的凯登凯林通过了星石试炼而成为一名神祗。

3007 塔尔多建立了切利亚克斯(Cheliax)行省。

3203 恐怖的法师塔-巴封作为低语暴君(Whispering Tyrant)复活,并且开始盘踞在阿维斯坦中部。

3313 巫女王芭芭雅佳(Witch Queen Baba Yaga)在林诺姆王国东边的土地上建立了艾瑞森(Irrisen)。

3827 光辉十字军(Shining Crusaders)将低语暴君囚禁在了恐吓尖塔(Gallowspire)上。

3828 塔尔多建立了终末壁垒(Lastwall)行省,防止低语暴君归来。

3832 爱欧梅黛成功经受了星石试炼,成为艾罗登的使者。

4081 切利亚克斯脱离塔尔多,并且带走了安多安,高特(Galt)和艾斯嘉(Isger),切利亚克斯帝国开始崛起。

4137 切利亚克斯进攻安布萨朗,但是失败。

4138 切利亚克斯在伽伦德建立了殖民地萨加瓦(Sargava)。

4307 开拓者公会(Pathfinder Society)在安布萨朗成立。

4338 幽影泛滥的奈达尔(Nidal)被切利亚克斯吞并。

4499 征服者科洛尔(Choral the Conqueror)建立了布雷沃(Brevoy)。

4576 修罗骑士团(Hellknights)的第一个军事组织建立。

失落预言时代(Age of Lost Omens)4606 AR至今

4606 没有完成预言回到葛拉利昂的艾罗登死去。魔鬼和深渊的能量冲击了沙寇瑞斯(Sarkoris),将这个野蛮人的王国变成了世界之伤(Worldwound)。阿本迭戈风眼(Eye of Abendego)在伽伦德西海岸形成。

4609 凯米特一世(Khemet I)从凯莱什总督那里夺回了欧希利昂。

4632 摩苏恩(Molthune)行省脱离切利亚克斯。

4640 邪恶的司鲁恩家族(Thrune)掌握了切利亚克斯的控制权。

4655 尼尔曼瑟斯(Nirmathas)从摩苏恩分裂。

4661 生神拉兹米尔(Razmir, the Living God)以自己的名字建立了国家拉兹米兰(Razimiran)。

4667 高特的居民通过野蛮的赤色革命(Red Revolution)脱离了切利亚克斯。

4669 安多安在人民革命(People's Revolution)中宣布脱离残忍的切利亚克斯。

4674 镣铐群岛(the Shackles)的海盗们集合在飓风之王(Hurricane King)的旗帜下。

4710 现年[2010年]。


中间省略38个国家概述……最后补……

敌对地区
内海的伟大文明燃烧着知识与学问的光辉,在无情的夜晚里就如同一座高高的灯塔。就算是在地狱的严酷统治或者巫女王残暴折磨下的地区,也依旧有着希望、智慧、艺术和生命带来的其他奇迹。但是在内海同样也有更可怕的地方,就连这样的火花也会一闪即逝,只留下无穷无尽的邪恶。

黑暗世界(Darklands):这是深藏地底的另一个世界——一个沉睡在城市地基之下的世界,在最古老树木的最深根须下的世界,它距离地面的深度就如同地表上最高的山峰。这个世界中无尽洞穴和扭曲的隧道拥有许多不同的名字,但是在上面的世界中,它们被统称为黑暗世界。作为一个野蛮而致命的地方,黑暗世界将其敌意灌输到了它的居民心中——灰矮人、卓尔精灵、地底侏儒以及那些超越想象的怪物。

黑暗世界可能比最可怕的故事都还要恐怖。虽然大部分地表居民都认为黑暗世界是一个充满了危险的连续空间,但事实上这个地下的国度包含三层区域,一层比一层深:纳沃斯(Nar-Voth)是由独立山洞形成的网络;塞卡麦那(Sekamina)无限延伸的山洞中有许多河流甚至是巨大的地底湖;以及奥伏(Orv)神秘的巨大地底空间。

梅迪欧高尔提岛(Mediogalti Island):在伽伦德海岸附近几百个岛屿之中,没有任何一个拥有比梅迪欧高尔提岛更多的故事。如果流言暗示可以相信的话,葛拉利昂最可怕的暗杀者——红螳螂(Red Mantis)——正是将这个岛作为他们的总部基地所在。他们的绯红要塞(Crimson Citadel)应该就隐藏在岛上丛林的深处。

这个世界各大洋上最危险、最邪恶的海盗们都会造访伊利兹马戈提(Ilizmagorti)的港口。据说只要你拥有足够的勇气驶入这里,又有最足够的机智或者狡黠幸存下来的话,这里就是天堂。整个内海地区的港口酒馆都在传说梅迪欧高尔提岛上隐藏着黄金珠宝和其他财富——当然还有那些把宝藏隐藏在那里死人的鬼魂。

这座岛的其余部分都覆盖着茂密的热带丛林,里面居住者大群的爬行类生物。任何敢于探索这些丛林的人都会发现狗头人和蜥蜴人繁荣昌盛的部落,不用说自然还有一大堆各种各样的恐龙。

世界之伤(Worldwound):艾罗登的死亡所摧毁的不仅仅是信徒们的希望。在遥远的北方,这件事也摧毁了世界,在形而上学的层面上将葛拉利昂朝着深渊(Abyss)——伟大彼岸(Great Beyond)中充满了邪恶灵魂和残暴魔鬼的噩梦之地——的方向推近了一步。这场灾难撕破了现实的外衣,制造出一个由黑色火焰勾勒的宇宙裂痕,人称世界之伤。

越靠近世界之伤,物理世界本身就变得越发不可预测。地貌在观察者的眼前改变,带着一种折磨的扭曲改变着形状,仿佛大地本身也会感觉到疼痛。可怕的生物从裂痕中心的疯狂之中喷涌而出,它们都在来自深渊中的怪物。

世界之伤没有首都,魔鬼的兵卒疯狂地横扫整片土地。任何拥有一点能力的魔鬼都可以在小片土地上自立为王,但是她的权威也只等于她所拥有的力量。而且这种权利能够维持的时间也仅限于她带来的恐惧能够让部下们甘为奴隶,并且没有更强大的魔鬼来抢夺她的一切。

内海之外
在有记录的几千年历史之中,世界上崛起了许多伟大的文明,又终归于消亡。有些彻底从葛拉利昂消失殆尽,有些则留下了辉煌的文明中心。而在远方,有着更加伟大的奇迹。

这些故事之中大部分都是关于亚兹兰特(Azlant)的,人类智慧的第一个中心。这个岛屿帝国拥有无上的魅力、优雅与文化,亚兹兰特拥有人类做梦都想不到的高度科技与伟大魔法,但是却在天崩地陷的大灾变中被摧毁殆尽。萨西隆(Thassilon)——流亡的亚兹兰特人在阿维斯坦北部建立的伟大帝国——则通过与奇怪可怕生物之间的交易来获得力量。在其发展的顶峰时期由符文之主(Runelords)统治,他们能够从人类的罪恶之中汲取力量。但是这个帝国也同样毁于天崩地陷。被疾病毁灭的艾欧巴瑞亚(Iobaria)曾经拥有高度的建筑技巧,如今却连曾经辉煌下的阴影都达不到。奈因夏伯(Ninshabur)曾是一个极端强大的扩张帝国,严重者威胁着欧希利昂和塔尔多,直到泰拉斯奎彻底摧毁了一切。这些往昔留下的只有鬼魂而已。

其他值得关注的地区还有阿卡迪亚(Arcadia),这片郁郁葱葱充满了自然奇观的土地上居住着一种傲慢而凶暴的人种,蛇龙王之地的殖民者们称他们为“枯蛮人”(skraelings)。凯莱什人(Kelesh)拥有大帝帝国(Padishah Empire),而卡迪亚正是其辖地之一。天下(Tian Xia)是一片古老的大陆,上面分布着数个帝国;它距离内海最遥远,也是最神秘的地方。乌卓(Vudra)由一百多个大君国(mahajanapadas)或者服务于大君(maharajah)的王公(rajahs)统治的半独立王国组成。这个地位如同皇帝一样的大君继承了传说中的齐本萨尔德(Khiben-Sald)的血脉,这位如同神一样的英雄在古代联合起了各个王国,据说他还曾经在伽伦德的法师之王奈克斯那里当过十年的贵宾。

神秘主义者和贤者也会提到暗之集幕(Dark Tapestry),一个同时存在于精神和物理上的地方,它被人称作“星辰之间的黑暗”,是各种恐惧的家园,如果有人敢于凝视它们,它们就会将疯狂植入你的心中。集幕既在千万英里之外的虚空中,又距离葛拉利昂近在咫尺。

(未完待续)
TOP
suezou
2013-08-26, 17:17
Post #2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954
   20

Group: Speaker
Posts: 378
Joined: 2007-10-18
Member No.: 16813


社会:内海的种族

不管是高特的血腥革命家还是贾迈瑞(Jalmeray)擅长格斗的武僧,葛拉利昂内海地区居民主要由大放异彩的人类文明组成,但是也有许多常见的种族和他们共享一片土地:工业化的矮人、美丽的精灵、好奇的侏儒、热情的半精灵、直率的半兽人和友好的半身人。

矮人(Dwarf):葛拉利昂的矮人最出名的特征包括高超的采矿技术和手艺技巧,战斗中的狂热决心以及他们恬淡寡欲的举止。矮人通过修建宏伟的城堡和要塞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他们的印记,并且他们会战斗到最后一个人倒下,绝不放弃,这一点自从他们离开黑暗世界那天起就没有变过。他们是葛拉利昂最勤劳的工作者和最忠实的守护者——这些人献身于工艺与工作,但是他们也同样会受到探索和发现的召唤。

精灵(Elf):精灵美丽、无忧无虑,有时候也会冷酷无情,但是他们总是优雅且时髦,有着大大的眼睛和尖尖的耳朵,与大自然和谐地生活在一起。精灵骄傲、高大、苗条、长寿但是却非常脆弱——他们拥有古老且精致的文化,高度发达的艺术和魔法,水平至少也等同于人类的最高水平。就在天崩地陷之前,大部分精灵都抛弃这个世界而前往他们神秘的故乡,但是之后很多又回到了葛拉利昂,重新占据了他们古老的遗迹。

侏儒(Gnome):侏儒曾经是妖精之中古老且长生不死的一族,但这些足智多谋的生物最后却被迫离开了他们的故乡。从第一世界(First World)被放逐的经历给他们带来的巨大的创伤,如今侏儒都患有一种被称作“漂白症(Bleaching)”的疾病。所有的侏儒都需要定期地寻求新鲜兴奋的经历,否则他们就会开始失去颜色和意识,缓慢地朝着疯狂和死亡的方向滑动。这种需求外加上他们不守常规的原则让这个种族喜怒无常、难以捉摸、标新立异并且勇往直前。

半精灵(half-elf):由于永远都无法舒适地居住在人类或者精灵社会中,半精灵们的一生总是夹在其中摇摆不定。他们是高超的求生者,能够迅速地适应成为任何被需要的角色并且试图让自己变得不可或缺,因为他们总是在寻求被接受的感觉,不管是从外部还是完全处于自己的内心。虽然外表美丽但是内心却极端脆弱,半精灵们总是在努力让自己做得更完美,试图在他们的内心之中找到力量来左右他们的命运。

半兽人(half-orc):半兽人长期以来都受到其他种族的鄙视。虽然许多兽人部落都很看重这种弱小的混血种所拥有的天生狡黠,会专门组织侵略人类的土地以繁殖更多这样的聪明领袖,但是人类和大部分其他种族都将半兽人看作一种不幸和不被期望的诞生,是暴力或者扭曲的产物。他们的内在矛盾让半兽人很容易陷入暴力和孤独,但是狂野的性格和燃烧的欲望又让他们能够继续求生。

半身人(Halfling):除去他们在许多方面都跟人类社会有牵连之外,半身人通常都很容易被人忽视和低估。他们混入人群中的能力简直无与伦比。他们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见风使舵,但是如果有机会可以捞上一把金子或者名誉之际,他们是绝对不会让机遇从自己手中溜走的。这些小人儿不能抵抗任何新冒险、充满挑战的任务或者未知事物所带来的诱惑。

人类,亚兹兰特人(Azlanti):古老的帝国亚兹拉特曾经高度发达,但是在天崩地陷中毁灭。神祗艾罗登是那个曾经骄傲的民族所遗留下来的最后的纯血后裔,而伴随着他的死亡,这条血脉也断掉了。今天那些自称是亚兹兰特人的人通常都是切利亚克斯人或者塔尔丹人,只不过他们能将自己的血脉超前追朔许多世代,找到家系之中曾经有过的纯血亚兹兰特人。

人类,切利亚克斯人(Chelaxian):切利亚克斯人天生拥有条理和高雅的文化品位。切利亚克斯人从出生之际就被培养的内在自信让他们很好地接受了一个神祗的死亡、一个帝国的毁灭以及恶魔崇拜的兴起,还有他们的国家对于安斯默杜斯的官方信仰。他们相信他们所继承的天赋能够让他们处理任何糟糕的状况。

人类,伽伦德人(Garundi):伽伦德人是内海地区最为古老的人种之一,失落的伽伦德古文明留下了一些真正古老的以及,甚至比天崩地陷和亚兹兰特毁灭更古老。伽伦德人与他们的家庭和社区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错综复杂的社会等级制度和苛刻的风俗与规则也都可以追朔到几千年前的时代。

人类,凯莱什人(Keleshite):凯莱什人是很难相处的人种,他们那种巨大的优越感足以碾碎任何不属于他们一员的不幸人们。但是他们的力量、学识和技术却也都是货真价实的。他们是正义的战士、迟钝的神秘主义者、残酷的奴隶主和热血的恋人——这个民族出生在沙漠的炎热与火焰之中,比起谨慎或者鲁莽,他们更赏识魄力、机智和狡诈的战术。

人类,凯利德人(Kellid):凯利德人在重重威胁下变得敏锐。在凶暴的野兽、冰巨魔、诡异的妖精、机械怪兽、兽人、魔鬼和更多危险的包围下,凯利德部落学会了永无止境地作战——如果不是对抗怪物,那就是互相争斗。当然,生活在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凯利德人自然也会拥有完全不同的文化。但是他们都同样偏爱暴力并且也对魔法保佑极强的不信任。

人类,莽迹人(Mwangi):与其他民族完全不同的莽迹人是源自一个古老文明的后代,他们之中包含许多不同的——但是相关的——文化群体。“莽迹人”这个词指的并不是那些居住在莽迹辽原上的居民——而是伽伦德内陆的几百个部落中的曾伊人(Zenj),位于莽迹海岸上的波努瓦特人(Bonuwat),说欧希利昂语精通世故的茂克西人(Mauxi),以及伽伦德南边和西边的做血肉买卖的贝克雅人(Bekyar)。

人类,休盎提人(Shoanti):骄傲的休盎提人是萨西隆军队等级成员的后裔,切利亚克斯人殖民者认为他们是“野蛮人”,将他们赶到了斯托瓦高原上和瓦里西亚北部的山岭之中。随着瓦里西亚的人口增加,也有越来越多的休盎提人抛弃他们的传统而居住到文明所带来的便利与舒适之中。

人类,塔尔丹人(Taldan):塔尔丹人有许多充满修养的学者、工匠和特殊战斗技巧的修习者,但是他们大概也是整个内海的确最自我中心和蔑视外人的文化。不管是好是坏,他们的名声也来得理所当然,因为他们曾经拥有伟大而荣耀的塔尔丹帝国(Taldan Empire)。虽然他们的帝国已经衰败,但是塔尔丹人却依旧保持着他们的傲慢,就好像他们的力量和影响依旧处于巅峰时期一样。

人类,天人(Tian):虽然阿维斯坦和伽伦德的居民都将遥远的天人看作一个单一种族,但事实上天下大陆的具名是分为许多不同民族的。许多天人都将家族看得极其重要。他们从龙那里学到了宗谱的艺术,有时候甚至能够将他们的血统一直追朔到天崩地陷之前。

人类,乌尔芬人(Ulfen):乌尔芬人是北方人,拥有异常高大的体格、苍白的皮肤、金色的头发和惊人的耐力。他们面对北地冬天最糟糕的东西——冰冷的寒风、刺骨的霜雪和残暴的怪物——他们用口中的战歌和手中的剑刃来对抗这一切。乌尔芬人好胜、灵巧、无所畏惧。他们热爱战斗并且拥有良好的战斗技巧。

人类,瓦里西亚人(Varisian):瓦里西亚人是漫游者和游牧者,他们驾着大篷车在陆地上旅行,只会在各处停下来进行表演。有些瓦里西亚人利用自己合群的天性和美貌的外表诈骗一些不幸的家伙;而正是因为这少数的无赖让全部瓦里西亚人都背上了糟糕的名声。其他民族一般都很尊敬瓦里西亚的古老传统和丰富的知识,但是却不相信他们的动机。

人类,乌卓人(Vudrani):乌卓人来自遥远的乌卓,但是探险——不管目的是贸易、征服还是纯粹的好奇心——让这个世界的每一块大陆上都有乌卓人。乌卓文化沉溺于分工精确的古老传统,许多人认为对于出生之际就已经被定好的命运,做得太多或者太少都是非常不恰当的。

(未完待续)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11-28, 0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