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IKRPG] 西伊茉伦历史(1):史前历史与宇宙观
limengan
2014-01-02, 13:18
Post #1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130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5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本书目录索引:点击

译名表:点击

本文译自《Iron Kingdoms RPG Core Rules》P9-16

Attached Image

History of Western Immoren
西伊茉伦历史


相较于被记录下的历史,有更多的历史横遭遗忘,零落成泥,但我们仍要以史为鉴,知当今兴替。
——圣安琪莉娅的著作


Prehistory and Cosmology
史前历史与宇宙观


西伊茉伦的文明历史源远流长,足可以上溯到史前时期。在有文字记载前,最古老的历史传说经由人们口口相承,流传了无数个千年。即使在这片大地上纷繁众多的文明开始用史书记载历史时,随着数百年的王朝更迭,记录也未必能留存后世,因此大量古代历史依旧被湮没无闻。

在最古老的文明之前诞生的传说更是如此。这些传说中包含了代代相传的神话,讲述天地创造、众神源起,以及这些深不可测的神灵是如何存在并各司其职的宇宙观。随着时间推移,神学家们在古代神话中加入了全新的理解,而这些内容都来自于他们所深信的先知,和那些自称能与神灵沟通的人。

除了这些努力之外,诸神依旧是难以捉摸、谜一般的存在,他们极少传达自己的意旨,更多时候是通过迹象、征兆或神秘的梦境来暗示。无人能否认神的存在;然而,即便是献身众神的人,面对那些预兆时也仍然无法完全洞察其中的一切。

Creation and the Primal Gods
天地创造与原始众神


Menoth and the Devourer Wurm
曼诺斯与吞世巨虫


人类主宰着西伊茉伦浩瀚的大地,而人类最广为接受的传说,就是关于 “立法者”曼诺斯(Menoth the Lawgiver)的故事,他从创世之前的无形混沌中诞生,造就了如今的世界。曼诺斯塑造了卡昂(Caen)和它的太阳,作为他推行永恒秩序的具体表现。

曼诺斯凭借自身意志而诞生,他选择了一副令自己满意的形象,而这一形象也出现在了他最伟大的造物:人类身上。在美术和雕塑中,曼诺斯被描绘成一位戴着面具的高大人形,他的至尊容颜被面具掩盖了起来,以免凡人的双眼要直面他那无遮无挡的神怒。在创世之初,这位神灵曾在卡昂之上高视阔步,随着这个世界中逐渐成形的水开始同大地分离,曼诺斯的影子落在水面上时,人类就从这影子中诞生了。曼诺斯为四时轮回和生死循环定下严格的法则。在他的推动之下,人类开始崛起,并形成了部落。

曼诺斯并不是唯一从无形混沌中诞生的强大存在,从这黑暗中还生出了吞世巨虫,也被称为“万变兽”(Beast of All Shapes),一个狂暴且永恒变化的恐怖存在,它很快就成了曼诺斯最大的敌人。当曼诺斯造出了人类这一拥有高度思维能力的种族之后,吞世巨虫也孳生出不可胜数的贪婪猛兽,还有荒野里的种种可怕生物。人们认为,所有食肉动物与危险猛兽均由吞世巨虫所生,或是因它而生,而从天地初开的那一刻起,这些野兽就一直在困扰着曼诺斯的子民和他们的文明。吞世巨虫充满了永无餍足的饥饿感,它所渴求的唯有吞食和杀戮,摧毁和撕裂被创造出来的万物。曼诺斯也将吞噬者视为他的大敌,在这场无休无止的狩猎中,双方一次又一次交战,从创世之初开始这场战斗就让这两位原始神灵无暇他顾。

Attached Image

QUOTE(边栏)
The Wurm and the Night Sky
吞世巨虫与暗夜苍穹

在远古神话中,吞世巨虫最初诞生于夜空之中,因此这位充满兽性的神明与某些天体有着紧密的联系。其中包括巨虫之眼——如今被视为一颗围绕太阳旋转的遥远行星——还有卡昂的三轮明月。卡尔德(Calder),最大的月亮,有时也被称为“主月”(lord moon);而后是莱瑞斯(Laris),规模第二大的月亮,常常被称作“恶月”(baleful moon)。第三颗,也是规模最小的一颗月亮,名为亚缇丝(Artis),它被描绘成一位羞怯而胆小的仕女,始终在逃避万变兽的追捕。每颗月亮还有不少相关的逸话,其中有些故事充满了浪漫色彩,而在人类历史上,三月构成的图形被认为预示着自然灾害和文明毁灭,尤其是在连成一线时。一直以来吞世巨虫的信徒们崇拜着这三颗月亮,并且他们会在卡尔德运行到特定位置时举行祭典,在它满月和朔月时加以庆祝。

曼诺斯和吞世巨虫之间这场最初的巨神之战无比野蛮,他们打遍了整个卡昂的地表,这一战粉碎了大地,在海洋深处撕开巨大的沟壑。每当其中一方被对手击飞,就会形成大峡谷让河流改道,大地布满了累累伤痕,喷发出火山熔岩。不断经受冲击的破碎大地上形成了锯齿状的山脉和深邃的山谷。

最终曼诺斯和吞世巨虫彼此追逐着离开了物质世界,进入了“乌尔卡昂”(Urcaen)——卡昂的灵魂倒影。这个世界之后成了那些生于卡昂,最后又死于卡昂的人的灵魂所去的往生国度。在乌尔卡昂,众神的力量会被放大,因为这个世界是无形能量的源泉,众神利用这些能量来塑造现实。乌尔卡昂也是分隔现世和生出曼诺斯和吞世巨虫的无形混沌的界域,因为紧邻着并且倒映着物质世界,因此乌尔卡昂和物质界拥有相似的形态。和卡昂一样,乌尔卡昂被曼诺斯和吞世巨虫的冲突改变了形状,这场战斗至今仍在那儿进行,毫无终结的迹象。

由于这场战争,曼诺斯无暇分神保护和引导人类,于是四分五裂的人类部落在荒野中留下了许多文明遗迹。据说人类被无情地忽视了,度过了一个漫长的时代,他们努力在数不清的恐怖中挣扎求生,过着短命而野蛮的生活。曼诺斯信徒认为,这一时期是人类更强,让各个部落找到凝聚力所必经的考验。

QUOTE(边栏)
Pervasive Evidence of Menoth
曼诺斯无所不在的证据

西伊茉伦的居民和其他相隔万里的文明之间的接触,增强了人们对曼诺斯的信仰,人们相信他确实是最初的神灵,也是人类的造物主,即便科学家们也如此认为。第一次与异邦人类的接触,发生在充满敌意的侵略者奥苟斯人(Orgoth)大军来犯时。奥苟斯来自于伊茉伦西方之前从不为人所知的大陆上,他们在伊茉伦沿海地区登陆。最近,伊茉伦的船只则接触到一个不同的文明,他们发源于更接近也更容易抵达的南方的祖大陆(continent of Zu)。在这两次接触中,有许多证据表明,这些截然不同的人类族群都将其创造者描述成一个戴面具的高大人形,虽然名讳不同。实际上人们认为奥苟斯已经抛弃了对造物主的崇拜,转而信仰更邪恶的力量。

许多人已经遗忘了他们的造物主,而许多人转而崇拜吞世巨虫。他们将一切强大的食肉动物都视为巨虫那原始饥渴的化身,而效忠巨虫的部落则赞美这些充当神灵媒介的野兽。这些部落崇拜狼、熊、鹰和蛇,并且在集会地点雕琢图腾,献上供奉。还有些人已经走的太远,他们饕嗜同类的血肉,玷污了造物主的事功。

Dhunia
杜尼娅


巨魔(trollkin)、食人魔(ogrun)和地精(gobber)有他们自己世代相传的创世神话。这些种族对曼诺斯曾行走于卡昂之上,造出人类,并且卷入与吞世巨虫之间的永恒斗争等等事迹并无争议。然而,杜尼娅的信徒坚持认为,他们的女神是第一位也是最主要的神灵,不单是信奉杜尼娅的各个种族的创造者,还是一切生命的母亲。在他们的传说中,杜尼娅和卡昂是同义词,因为这个世界被描绘成女神的血肉之躯。以石头雕成的女体形象来代表杜尼娅,只是概括了她作为丰饶女神的一面,并不能表现出她的真正本质。杜尼娅无法逃脱四季轮回的束缚,它象征着生与死的自然进程。

杜尼娅的信仰认为,在天地初开时,杜尼娅和吞世巨虫是唯一存在的两位神明。人们赞美杜尼娅创造了植物、滋养万物的雨水、以枝叶为食的生物,季节的流转,还有以新生命来替代那些死于岁月、疾病和暴力的生命的伟大轮回。而吞世巨虫则创造了捕食其他生物为生的食肉动物,还创造了风暴、地震、洪水、火山喷发和一切大自然中突发的灾难。

杜尼娅种族追溯自己的起源,他们认为自己是从这两位原始神灵充满暴力的结合中诞生。据说吞世巨虫不断反复蹂躏着杜尼娅,在每一次毁灭性的风暴与洪水过后你都能找到这种说法的证据。在太初的岁月里,信奉杜尼娅的种族就是从这两位神灵的结合中诞生,因此这些种族同时具有二者的特质——既凶猛狂暴,又高贵可敬。在不同的时代里,这些种族会不时偏向于父神或母神一方,崇拜吞世巨虫或是杜尼娅其中一位。

杜尼娅和吞世巨虫之间的冲突,为杜尼娅传说中关于曼诺斯起源故事打下了基础,她的信徒们不相信曼诺斯是自我创造而诞生的。在这些传说里,女神渴望暂时摆脱吞世巨虫,于是她从自己的众多后裔中培养了一名伟大的猎手,那便是曼诺斯,他肩负着狩猎吞噬者的使命。女神赐予他与吞世巨虫交战的能力、阳刚气概和力量。在曼诺斯穿越卡昂狩猎的过程中,人类随着他的足迹而生,这是一个同样渴望去征服荒野的种族。最终曼诺斯追赶着巨虫离开了卡昂,踏入了一个从巨虫的噩梦中诞生的阴影国度,人类称为“乌尔卡昂”的地方。

曼诺斯教徒将这段神话当成异端邪说,该传说只会激起信仰之间的暴力冲突。然而,不管这些神话故事有着怎样的分歧,曼诺斯、杜尼娅和吞世巨虫是被广泛承认的最初的原始神灵。在那段漫长的黑暗岁月中,这些古老种族形成的部落使用着原始的武器、服饰和居所,在荒野中经历种种威胁:贪婪的猛兽、自然灾害和部族间的战争。

无论是曼诺斯教众,还是杜尼娅信徒,都不能解释其他神灵的存在,例如艾奥斯(Ios)精灵和炉迩(Rhul)矮人的神系。这些神祇似乎都起源于乌尔卡昂。杜尼娅的信徒认为卡昂之上的一切生命都与杜尼娅和吞世巨虫息息相关,因此即便是其他神灵造出的物种,也一定和这些原始神灵有所联系。

QUOTE(边栏)
Orboros, the World Serpent
奥博洛斯,世界之蛇

Attached Image

虽然长久以来,大部分人类对吞世巨虫和被忽视的杜尼娅都抱持着不安和敌意,但有一个古老的秘密团体却花了不少时间去努力理解自然界的法则。那就是奥博洛斯秘环(Circle Orboros)的玄衣教徒(blackclads),他们从以吞世巨虫所代表的混沌中汲取超自然力量。他们对自然界的描述和杜尼娅萨满略有相似,但却将一种复杂的哲学理念,和他们自己的系统观点熔于一炉。玄衣教徒们认为,吞世巨虫和杜尼娅都只是某个原始的,遍入一切的存在的具现,他们称之为奥博洛斯。根据该团体的哲学观念,卡昂,也就是杜尼娅代表着奥博洛斯有形的物质实体,而奥博洛斯之意志和最猛烈的冲动,则表现为吞世巨虫。秘环并不崇拜奥博洛斯,却常常被误认为是吞噬者的祭司或先知。这些德鲁伊们于是利用这种误解,对吞噬者的信徒加以操纵。凭借他们的力量和秘传教义,玄衣教徒们生存于人类社会之外,深受曼诺斯教徒的痛恨,也不被其他宗教所信任接纳。


Urcaen, Reincarnation, and the Afterlife
乌尔卡昂,转世与往生


即便是在最古老的时代,原始众神的祭司和萨满们就已经意识到,血肉之躯与更为玄妙的灵性(spirit)之间息息相关。一切活着的生命都具有灵性本质,就算是最简单的植物和动物也一样拥有简单的灵体。而对于智慧种族,那些拥有复杂的思维、语言、自我意识和制作工具能力的生命,则拥有更强大的灵性本质,也就是灵魂(soul)。灵魂几乎无法摧毁,同时也长存不朽,不过灵魂还是会感受到痛苦并产生变化的。当生命死亡后,灵体就会与血肉之躯分离,进入另一种存在形式。这一神秘的往生过程,不可避免地要和宗教与众神沾上边。

宗教人士很早就认识到,灵界的存在十分矛盾,它既与卡昂相距咫尺,又离它万里之遥,他们称这片灵界为“乌尔卡昂”。它是大多数人认为自己死后灵魂将要前往的地方。人们普遍的看法是,乌尔卡昂充满了危险和不祥之兆,它是卡昂之上荒野的灵界倒影。要想在往生时不会迷失徘徊在这片灵界荒野中,唯一的希望就是用一生的时间虔信宗教。在死后,信仰虔诚的人就会被引领到他所信神祇的领域(domain)中得到保护。

在神的领域之外的灵界荒野就是所谓的地狱(Hell)。这是一片无法预料的恐怖疆土,在这里灵魂会遭受可怕的恶兽袭击,不然就是陷入吞世巨虫的血盆大口,在经历了无尽岁月的消化之后,变成一堆无用的茧皮被排泄出来。对死亡的恐惧完全是一种本能,因此濒临死亡时,人们就会渴望寻求宗教寄托。没人知道在临终时匆忙祈祷是否能得到救赎;祭司们宣称,唯一的救赎之路只有向善生活。

QUOTE(边栏)
Gods of the Divine Court
神圣王廷的诸神

Attached Image


Dhunian Reincarnation
杜尼娅转世之说


杜尼娅信徒描述的死后生活并不像人类所认为的那样充满绝望,他们相信自己死后会进入轮回转世。这些信徒们并不否认乌尔卡昂的存在,也不怀疑人死后灵魂会前往乌尔卡昂,但他们的魂魄却会回归杜尼娅的怀抱。杜尼娅的信徒死后不会往生,他们的灵性本质会与自然之母再度融合,并且以新生命的形式再度诞生。经由这个浩瀚的灵魂集群,所有生命都会得到转世重生。最优秀且最强大的灵体会转世成为像巨魔、食人魔和地精之类智慧种族的灵魂。大多数杜尼娅信徒认为,在经历多次转世重生后,他们的灵魂会因过去的经历而变得更强大,即便他们已经遗忘了前世的记忆。

并非所有杜尼娅种族或大自然中强大的野兽都是以这种方式转世的,有的生命会跟随吞世巨虫进入乌尔卡昂。某些食肉动物、吞世巨虫的信徒,或是那些一生中盲目沉溺于无意义暴力以及暴饮暴食的蠢夫,都将面对这一命运。在乌尔卡昂之上,这些灵体都将为吞世巨虫贪婪的怒号而发狂,在永无休止的喧嚣中,他们会和这位野蛮神灵一同进行漫无目的的狩猎。那些崇拜吞噬者的人都很高兴能在死后与吞世巨虫为伍,他们将死后的狩猎视为奖赏,而不是惩罚。

Beginning of the War of Souls
灵魂战争的发轫


在曼诺斯与吞世巨虫作战时,这位神祇逐渐发现,世界诞生之初自己所创造的人类的灵魂正在涌入乌尔卡昂。那些依然铭记造物主的死者们加入了曼诺斯的战斗,尽他们微渺的能力来增强曼诺斯的实力。总的来说,这些灵魂让曼诺斯离目标更进一步,看起来也值得加以保护。同时曼诺斯也发现,那些遗忘他和崇拜巨虫的人则加入了他那宿敌的阵营。这便是“灵魂战争”的开端,一场横跨宇宙的恢宏冲突,这场战争绵延不断,让众神与那些曾生活在卡昂上的不朽灵魂无暇分神。

在得知许多人类已经遗忘了自己的造物主后,曼诺斯勃然大怒,开始回神关注卡昂,斥责那些疏忽大意的凡人。在面对神的恐怖显灵后,许多人类部落纷纷抛弃了伪神,急忙恢复对曼诺斯的信仰,但还有一些部族则逃入荒野深处,拒绝放弃自己虚假的信仰。曼诺斯应许信徒将在死后进入被称为“人类之城”(City of Man)的领域,得到他的保护,在那里吞世巨虫将无法伤害他们——而等待那些背离他的人类,将是无穷无尽的折磨。也许灵魂战争日后会有其他信仰势力加入,但它始于曼诺斯和吞世巨虫的战斗。

Creation Myths of Other Divine Pantheons
其他神系的创世神话


The Divine Court and the Veld
神圣王廷与天原


精灵如今居住在避世的艾奥斯王国中,但他们起源于东伊茉伦大陆,在那里精灵和他们的众神有着特别密切的关系。他们的传说和曼诺斯或杜尼娅信徒的创世神话之间并不矛盾,但也毫无联系。精灵和其创造者之间的联系殊为密切,这使得整个精灵文明迅速繁盛发展了起来。因此虽然其历史并不早于人类,但精灵文明却遍布整个东伊茉伦,同时在人类掌握基础农业和石工技术之前,精灵文明就已经达到了难以企及的高度。

精灵一族最古老的神话并未诉说开天辟地的故事,而是讲述神圣王廷雷奥斯(Divine Court of Lyoss)诞生于被称为“天原”(Veld)的灵界国度中,人类神学家相信那是乌尔卡昂之中某个独立的界域。在天原中,众神建起雷奥斯天宫(palace Lyoss)作为自己和他们创造的仆人的居所。精灵众神共有八位,与时光推移的周期轮回有关。人们认为,众神由太阳和其他天体——比如月亮——结合而生。精灵众神齐心协力守护自己的国度,在灵界的荒野中创造了一处永恒的领域。之后他们根据彼此的职司和能力,分出尊卑各居其位。

在精灵众神中最先诞生,且领袖群伦的乃是莱诗尔(Lacyr),纪元至尊(Narcissar of Ages)。在她身畔的则是时之主君(Incissar of Hours),奥塞里斯(Ossyris)——他既是她的配偶,也是天原的共同治理者。这两位神灵征讨他们领域外的原初猛兽,这一点反映在他们自封的头衔上。因此奥塞里斯也是征战之主(Sovereign of Conflict)和雷奥斯将军(General of Lyoss)。位居他们之下的神灵则是艾诗菈(Ayisla)和尼洛(Nyrro),艾诗菈是暗夜女统主(Nis-Arsyr of Night),及雷奥斯众门的守望者(Watcher of the Gates of Lyoss);而尼洛则是白昼统主(Arsyr of Day),众神总管(Seneschal)和知识守护者(Lorekeeper)。昼夜交替间,他们时刻充满了警戒。最后则是四季之神:塞拉(Scyrah),春日女御主(Nis-Issyr of Spring)以及神圣王廷的医者(Healer of the Divine Court);卢茵萨(Lurynsar),盛夏御主(Issyr of Summer),雷奥斯的武器大师(Arms Master)和斥候之首(Chief of Scouts);莉璃斯(Lyliss),暮秋女领主(Nis-Scyir of Autumn),王廷刺客(Court Assassin),和鸩毒夫人(Mistress of Poisons);还有尼梭(Nyssor),寒冬领主(Scyir of Winter)和匠作大师(Grand Crafter)。

卢茵萨的职责是侦查天原之外远方的情况,而他发现凡人的灵魂涌入了遥远的灵界荒野中。卢茵萨将这一发现回报给莱诗尔,纪元女神于是追溯这些灵魂的源头来到了卡昂。在那里她目睹了凡人野蛮的生存状态。看着这些短命的生物承受种种艰难困苦,莱诗尔惊讶地发现磨难能增强凡人那玄妙的灵性本质,同时又反过来强化了凡人所信仰的神明。于是莱诗尔知道了灵魂的秘密,并且明白神圣王廷应该创造一个信仰他们的种族,以从中获利。

精灵神话宣称,莱诗尔女神促成了精灵一族的艰难诞生,她将凡人粗陋如兽般的形体去芜存菁,创造出远胜凡人形体的精灵。春神塞拉则是精灵诞生时的助产士,而每一位神灵也都在这一过程中出了一份力,将精灵的生命同季节轮回,以及时光推移带来的昼夜飞逝联系在了一起。

在莱诗尔女神的努力下诞生的精灵们,拥有长寿、智慧和其他先诞生的种族所不具备的天赋。于是精灵一族在东伊茉伦迅速扩张,证明了自己比其他土生土长的生物更加优秀。莱诗尔在确认这些造物符合自己的标准后,她在精灵面前显圣,传授神圣王廷的智慧,并且还赐予他们奥术的秘密,这样精灵就能胜过一切竞争对手了。

QUOTE(边栏)
Elven Reincarnation and Afterlife
精灵的转世与往生

莱诗尔发现了在卡昂地表爬行的凡人,在将这些凡人提升为精灵的同时,她也为精灵的灵魂创造出一套截然不同的死后轮回体系。精灵们相信,在死后他们的命运将面临复杂的安排,包括转世重生,以及在雷奥斯天宫中得到最终的安息。

每个精灵的灵魂在抵达天原上的雷奥斯众门之后,将会面对暗夜女神艾诗菈,她会权衡每个灵魂的价值。那些被认为还没准备好与众神同在的灵魂,将会被送回卡昂转世重生。而那些阅历足够丰富的灵魂会通过门关,踏入诸神的宫城,在那里他们将永生永世享受天堂的美妙。

每当有一名精灵后代降生,他或者她要么会因为生命的奇迹而生成一个全新的灵魂,要么会得到由艾诗菈女神分派的一缕转世灵魂。有人声称看着某些孩子的眼睛会感受到这种“古老灵魂”的存在,并且体察到他前世经历的份量。人们认为这些古老的灵魂都极为聪慧睿智,充满了天生的魅力。但自从“大撕裂”(Rivening)以后,这样的孩子就再也没有降生过了。取而代之的是,有的精灵生下来就没有灵魂,也许他们本是承载古老灵魂的容器,只是现在这些灵魂全都失踪了。

Kharg Drogun and the Great Fathers
卡格卓耿与至高先父


炉迩矮人拥有自己的创世神话。矮人认为他们是矮人众神的直系后代,这些被称为至高先父(Great Fathers)的神确确实实就是他们的祖先。矮人们诞生于一个被称为“卡格卓耿”(Kharg Drogun)的地方,这地名翻译过来就是“地下王国”(The Land Beneath)。人类的神学家们认为,这就是对乌尔卡昂的另一种说法,类似精灵的天原。

至高先父们诞生于一座名为古尔(Ghor)的活山脉,他同时也是一位神灵。古尔是卡格卓耿中最高最大的山脉,远比卡昂上的任何山峰都要高。这座神山拥有惊天动地的力量和根深蒂固的狠毒。凭他的体积和能为,世上万物不管是走的、飞的还是游的都无法撼动其分毫。然而古尔却感到孤独,他想要从那些懂得赞叹和欣赏它雄伟英姿的生命那儿找到点消遣。于是古尔搜遍自己浩大的山体,找到了十三株蕴含其精华的最美丽的水晶,将之雕琢成自己喜欢的模样,打算把他们当作可靠的奴仆。古尔给这些从石头中诞生的生物戴上镣铐,并教诲他们必须服从自己,要不然就会被他吞掉,磨成齑粉。

古尔创造了这十三名奴隶,也造就了他们灵巧的双手,敏锐的目光,以及通晓一切与雕琢石头金属有关的知识。古尔要他们建一座巨大的纪念碑来彰显自己不朽的荣耀。然而古尔没意识到,他们并不是愚蠢的奴仆,这十三个石灵每个体内都有一点儿他的神性火花。几乎就在诞生的同时,他们就开始梦想要获得自由。

这十三名奴隶就是后来的至高先父们,他们的名字分别是:杜格(Dhurg)、道尔(Dohl)、多弗(Dovur)、葛德(Ghrd)、戈多(Godor)、赫罗德(Hrord)、乔德(Jhord)、洛杜尔(Lodhul)、欧顿(Odom)、奥穆(Orm)、希格莫(Sigmur)、乌铎(Udo)、乌尔达(Uldar)。在历史上,每一位先父都精通某些艺业,并且缔造了自己的命运。但在最古老的年代里,他们被古尔所压迫,并且镣铐加身。

在建造巨大的纪念碑时,这十三位先父发现自己对石工和锻冶技艺的真正热爱,也建立起了不亚于他们毕生杰作的的完美主义理念,尽管先父们仍旧对主人心怀怨恨。他们花去数年时间辛苦劳作,造出了一块最辉煌的纪念碑,以为这样就能让山神古尔名垂万世了。然而当他们将礼物呈给古尔时,这座残酷的大山嘲笑了他们的作品,并且掀起一场动荡不休的地震,撕开大地吞没了先父们的杰作。山神命令他们重新开始动工,这次要做的更好。

十三位先父明知古尔的批评是毫无根据的,但他们还是清理了地基,开始重造纪念碑。这次他们辛苦工作了几十年,造出了一件无可挑剔的杰作。在这桩活儿快竣工时,他们都已经深深爱上了自己的新作品。然而残暴的古尔认为这块纪念碑还是不够好,他将先父们的作品碾为齑粉,再次要求他们重造。十三位先父陷入了绝望。比奴隶生涯更让他们难以承受的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杰作被毁。

于是奥穆站了出来,他日后成了石工和建筑的保护神,他号召弟兄们团结起来,擘画一个计谋来摧毁山神,解放自己。十三位先父希望吸引山神的虚荣心,造出某样他不忍心摧毁的东西。戈多,他日后成了演讲者的守护神,得到了众兄弟的支持,向古尔提出建一座高到可以触碰卡格卓耿之天空的高塔——唯一的困难就是,这项工程奇迹所需要的材料得从山神的身躯上开采。

古尔被这个想法迷住了,他同意为这项工作贡献材料。于是,道尔——他之后成了采矿的保护神——用铁镐和铲子证明了自己的挖掘天才和对石料的深刻了解。而葛德,他日后成了财富的守护者,则对寻找珍贵矿脉和发掘水晶了若指掌。这十三位先父豁出他们的骄傲和创意开始进行这项工程,他们所实现的工程壮举可谓前无古人。

当十三位先父挖掘古尔体内一个迷宫般的洞穴时,他们挖出了最精良的石料和最丰富的金属矿脉。洛杜尔,日后他成了享乐宴饮的守护神,则乘着兄弟们从内部削弱山神的同时,举办宴会招待大量祈求山神的信徒,以此让古尔分心,为大山的倒塌做好准备。随着塔楼日益高峻,古尔也变得越来越空洞虚弱。

从动工开始,无数岁月流逝了,最终奇迹般的塔楼建成了,一如约定时那样摩云接天。连山神也被惊呆了,享受着祈祷者的崇拜,他们不吝词汇地赞美着这栋建筑,古尔将这栋高塔视为自己应得之物。而乔德和欧顿,分别守护刺探和秘密的两位先父,已经听到和学到了他们能获得的所有山神最深藏的秘密,也了解了他们牢笼之外的那个世界。

十三位先父的工作终于到了尾声。当先父们将最后一块石头安放在最后一层尖塔上,他们的计划就已经启动了。他们打碎了位于大山底部的所有支柱,于是古尔开始轰然坍塌了。整个卡格卓耿都能听到这股雷鸣般的喧嚣,一阵尘埃与碎石的浓云不断扩散开来,千疮百孔的大山最终从内部崩陷,古尔那不朽的生命也彻底熄灭了。当崩溃停止时,卡格卓耿中最宏伟的高山已经坍塌成了低矮的丘岭,附近则矗立着从这场灾难中幸存下来的塔楼。这就是古尔斐之塔(Tower Ghorfel),至高先父们的象征,也是炉迩众神领域的核心。

随着古尔的倒塌,卡格卓耿周围强大的怪物纷纷开始入侵,想要占领这片土地。于是至高先父多弗锻造了各色武器来对抗怪物,乌尔达则铸成甲胄保护弟兄们。在准备停当后,杜格、赫罗德和乌铎纷纷拿起斧头、刀剑和铁锤开战,保护他们的领土。

在一番大战迎来一个和平的时代后,至高先父道尔——他开始从古尔的残骸下采矿——找到了一道深不见底的裂谷。他将此事告知了十二位兄弟,他们纷纷被好奇心征服了,于是至高先父们穿过这道裂隙来到了卡昂这片充满生命的之地上。在目睹了繁育的生命后,先父们被激发了灵感,他们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自己的痕迹,也要为自己找些伴,来结束兄弟们孤独的生活。

正如十三位至高先父是从石头中诞生的,他们也想从土地中找到配偶,于是他们沿着艾尔斯河(Ayers River)收集肥沃而富饶的泥土,这条河奔流注入琉璃群峰(Glass Peaks)之间后来称为臂深湖(Lake Armsdeep)的湖泊里,先父们将这些土壤塑造成自己的粘土夫人们(Claywives)。这些粘土妻子后来成了炉迩民族的女族长,于是在世界诞生之初的古老神话时代,至高先父和他们的粘土夫人生下了第一代矮人。

有一段时期,至高先父们和粘土夫人同第一代矮人氏族生活在一起,这些神圣的先祖为后代们取了名字。先父们将他们在奴隶时期和后来所得到的一切知识和学问都传给了子孙。最重要的是,至高先父们留下了支配矮人们生活的《法令》。这些法令包括了矮人文化的下列几个主要方面:

• 权威法令:规定了氏族中家庭的等级制度。

• 建筑法令:确定了工艺和建设的重要性。

• 决斗法令:阐述可以通过武力决斗来解决争端的权力。

• 世仇法令:为氏族之间更大的冲突而设的法律。

• 誓言法令:详述了发誓守诺的重要性。

• 主权法令:赋予每个矮人拥有他通过创造、交易、自由赠予或合法决斗及世仇决斗获胜所得的物品。

• 团结法令:将矮人们团结在一起对抗外来威胁。

从这第一批最基本的法令衍生出了《律典》(Codex),这本书逐渐成为炉迩民族的历史书面记录和法律主体,也是唯一从上古时代记录至今的完整历史记录。《律典》和《法令》不仅是炉迩社会的基石,也是保存至高先父智慧的圣书。

至高先父们明白,他们必须返回卡格卓耿,自从他们离开后那儿就毫无保护了。粘土夫人们也会与之同行,于是这些矮人祖先下到通往大地深处的洞穴中,返回地下王国去了,他们再也没有踏足卡昂的大地。他们的遗产被兴盛发展起来的矮人氏族们保护着,开始时每位至高先父的直系后代组成十三个氏族,后来还有一些次要氏族开枝散叶,他们是从这些初代家族上分离了出去,在琉璃群峰中建立了自己的家族基业。

至高先父们依旧被他们的子孙后代所铭记,尤其是在仪式和祈祷中。每个矮人的灵魂都被应许死后在卡格卓耿中将有一席之地,在那里他们将会踏入古尔斐之塔,和至高先父们同在,永远磨练自己和自己喜爱的技艺。

Tribal Era
部落时代


除了炉迩矮人之外,伊茉伦大陆上的所有民族,无论东方西方,在发展出真正的文明之前,都经历过他们传说中提到的部落时期。这一时期有很多描述人与神直接交流往来的神话。据信,精灵的部落时期同人类以及巨魔所经历的部落时期是截然不同的。精灵们形成了一系列小城邦,每隔一段时间就互相征伐,但是他们拥有许多优点,还有对数学、哲学和奥术的高深理解。在神力介入引导他们的文明兴起之前,精灵也经历过一段短暂的部落时期。他们是伊茉伦大陆上第一个伟大的文明,也是第一个衰落的文明。

炉迩的至高先父的祭司们宣称,他们那卷帙浩繁的《律典》——这套书本身就是个巨大的书库,包罗了古代的卷册和现代的法律判决——其中囊括了可以追溯至第一代氏族起源时的文字记录,以及至高先父们的言辞。不过没有哪个外人被准许翻阅这些最古老的圣典,因此也无从证明这种说法。这些典籍中的信息仅仅集中于记载群峰之间发生的历史事件,更是很少提及片大陆上其他更远处的比邻文明。

The Gifts of Menoth
曼诺斯的赠礼


Attached Image

曼诺斯教徒认为,如果不是曼诺斯的赠礼,人类还将永无休止地陷于野蛮的状态中。在曼诺斯暂时撇下和吞世巨虫的战争之前,人类到底在无尽的动荡中度过了多久,没人知道,但人们普遍认为这段时间有数千年之久。曼诺因为被人遗忘而怒火炽燃,不过当他目睹了人类部落过着艰苦而卑贱的生活时,他的怒火也稍稍平息了。对于那些乞求宽恕的凡人,曼诺斯赐予他们仁慈和善心。他应许向人类送出赠礼,这些礼物成了曼诺斯文明的基石:火焰、墙垣、谷束和法律。

“火焰”体现了曼诺斯教的许多原则,其中包括信仰和神庙传承的保存,以及教义的传授。不过它也代表了火焰能驱散黑暗,锻造武器,以及在严冬中生存下来的用途。“墙垣”代表着石工与工程学知识,由此第一批村镇和防御工事建立了起来,它们既是庇护所,也将人类的聚居地与荒野划分了开来。“谷束”则意味着农业知识,定居部落靠着这些知识开始耕地、播种、灌溉和收割粮食,以供应日趋增长的人口。它也代表了畜牧业,以及日后衍生出的养马匹作为战马,养牛用于拉车运载,这让曼诺斯文明能繁荣起来对抗外敌。

“法律”被视为曼诺斯最重要的礼物,它代表曼诺斯和人类间立下的契约,也是人类适应了世袭等级制度,定居部落之间融合起来形成第一代城市的协议。此前记录的传说里,并没有明确提到如今被遗忘的最早文明的法律细节。人类和曼诺斯之间立下的最古老的契约明确了怎样公正的统治者才是合法且受祭司阶层所认可的。还明确了祭司逝世后执行正确葬仪的责任,这样才能让死者灵魂速速去往乌尔卡昂谒见曼诺斯,在灵魂战争中加入造物主的阵营。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7-06-05, 13:40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10-21, 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