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斯托瓦高原的人民——休盎提式的生活——, 本文出自《开拓者#10》
suezou
2014-01-08, 13:03
Post #1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954
   20

Group: Speaker
Posts: 378
Joined: 2007-10-18
Member No.: 16813


斯托瓦高原的人民
——休盎提式的生活——

作者:Eric L. Boyd and Michael Kortes
译者:sunakai

QUOTE
“好了,现在大家都过来——很快斧之部落就会抵达崖边,位于我们的正上方。这事情最好不要出半点漏子,所以让我们再复习一下那些规矩。首先:不要盯着他们的纹身看。忽略那些,勇敢地看着他们的眼睛,像个男人那样。但是诸神在上,可千万别显得高高在上。我们是来送粮食的,说‘感谢你们的努力’,然后就赶紧撤退。虽然他们应该没有兴趣跟我们交谈,但是万一出现了这种情况,尽量保持简短——看我的眼色行事。不要因为他们中的一些会说通用语就表现出震惊——通用语之所以叫通用语当然是通用的。绝对不要提宗教。不要问他们的精神图腾;那是他们的私事。也不要提政治。诸神保佑,如果你们任何人敢提起血誓谷,我会当场杀了你来避免更多麻烦!”

——托斯•凯曼,马格尼玛领议会代理人
于一年一度的颅盖递送

休盎提的七个郭(部落)漫游在瓦里西亚最艰苦的环境之中,从炭渣地到卡尔菲亚克山脉,从柯千山地到斯托瓦高原。休盎提人拥有众所周知的好战本性和骄傲的传统,宣称整个瓦里西亚都属于他们所有,虽然他们已经被迫将南方的土地割让给了汹涌而来的切利人征服者。荣誉和传统将完全不同的休盎提人联合在一起,他们共同拥有一段充满了冲突与斗争的历史:不管是他们残酷壮烈的传说,还是近代被击败的事实,以及眼下的严酷生活。纷争塑造了休盎提人,他们健壮、顽强、生性多疑,他们发誓要收复所有曾经属于他们的东西,并且以荣誉之名,他们会报复所有那些敢于称他们为“野蛮人”的家伙。

“休盎提”的本质更多是一系列战士传统,而非真正的种族群体。虽然绝大部分的休盎提都是人类,但是有些郭也接受外国人和其他种族的流亡者。在思想开放的个别郭中,那些能够分享休盎提的理想以及愿意面对部族试炼的个人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之后都将会受到欢迎。因此也有少数的矮人、半精灵和非本地的人类能够偶尔加入到休盎提之中。当然从很多方面来说,半人类在克服休盎提人那根深蒂固的不信任之际,要比切利亚克斯人容易许多。

休盎提人拥有非常多样化的不同肤色,这反映出从阿兹尕特(Azghat)时代开始他们的祖先就已经拥有广泛的多样性了。在传说之中,阿兹尕特是些残忍的神祗,在时间之前的时代就将他们带到了斯托瓦地区。不论肤色如何,大部分的休盎提人都精力充沛,体格健壮。大部分的成年男性都能超过6英尺而成年女性也只略矮一点点。在徒手肉搏之中,头发被视作是危险的弱点,因此通常男人和女人都会剃光头,除了萨满或者老年人。这种做法在东部的部落中尤其常见,这些部落的成员通常都是天生直发。而在西边的夏德-郭中则罕见许多。有些年轻的休盎提男女会保留他们的头发,表明他们还没有与另一半结合,正在寻求一个伴侣。

他们的文化正受到围困,他们的世界也在改变,休盎提人激烈地挣扎着试图守护他们的传统,顽强地与似乎有意要破坏他们的世界进行战斗。但是他们既然能够抵御寇达山脉的巨人、荒原上的猎食者、干旱、饥荒以及燃烧了几个世纪的土地,那么斯托瓦的居民们就将决定自己的时代将会在何时终止——很明显不是现在。

事便如此
——战骑昂格马克所讲述的故事

“随时为战役做好准备。”阿兹尕特说。事便如此。阿兹尕特为世界带来了秩序,而我们是他们的休盎提,他们的刀剑。哪里有纷争,休盎提就以阿兹尕特的名字带去秩序与和平。成为休盎提是最高的荣誉,因为休盎提是阿兹尕特从那些拥有伟大技巧、速度、力量和荣誉的人们之中选择出来的。阿兹尕特给予我们的礼物是将我们组织成郭,每一个郭都获得一个宗旨,一个独特的承诺。事便如此。

然后是虚空(Hollow Sky)的时代。那些反抗阿兹尕特意志的力量变得极为巨大,以至于休盎提的数量大减。作为回应,阿兹尕特决定于休盎提分享他们的荣誉,以减缓我们受到的创伤。但是这是个可怕的失误。随着他们荣誉的减少,阿兹尕特陷入了邪恶的漩涡,每过一年,阿兹尕特都变得更像那些对抗他们的敌人。最后休盎提不得不带着最沉重的心情被迫与伟大的阿兹尕特为敌。被击败的阿兹尕特的王国最终也化作了尘埃。事便如此。

直到今天,我们休盎提背负的不仅仅是我们自己的荣誉,同时也有阿兹尕特赠予我们的礼物。据说那些坚持荣誉的战士们将会逐渐恢复阿兹尕特的记忆,重现其国土的辉煌。或许有一天,休盎提的付出终将得以偿还。而在那一天到来之前,休盎提的敌人也依旧很多。我们的敌人总是试图将我们和阿兹尕特的记忆驱逐出这片土地。但我们不会让他们得逞。我们将留在这片阿兹尕特将我们团结起来形成不同郭的土地上,纪念他们赠予我们的礼物。事将如此。

七个剑骨盾的故事
——斯寇昂-郭的拉兹尔克所讲述的故事

在昂格雷桑(Angraysan)战役后,七个部落的郭-约司卡聚集起来,互相赞颂他们在胜利中扮演的角色。来自塔之部落的莱特鲁折断了他剑骨盾上的利刃,将其放在地面上,尖端朝向来自隼之部落的哈尔瑞克。“你的骑兵改变了战斗的潮汐,”莱特鲁说。“不,”哈尔瑞克回答,“风之部落为我们指引了道路,告诉我们该从何处冲锋。这场战斗在开始之前就已经结束。”说完,哈尔瑞克折断了他剑骨盾上的利刃,将其放在地面上,尖端朝向邱坦,风之部落的郭-约司卡。沉默的邱坦摇了摇头,安静地摆好他的剑骨盾利刃,使其朝向来自颅之部落的迈顿。当他这么做的时候,剩下的郭-约司卡也纷纷效仿,将他们的剑骨盾摆好,朝向他们认为在战斗之中为胜利作出了最大贡献的郭。当每个人都放好之后,郭-约司卡低头发现他们的剑骨盾利刃正好形成了一个七角星,每一个郭都被另外一个郭所承认。然后阿兹尕特走了进来,看见了地上的星星。阿兹尕特赞同地点了点头。“这是胜利的标记。”阿兹尕特说。

QUOTE
边栏:休盎提萨满
休盎提的精神领袖萨满引导他们的人们,为他们带去希望,在战斗中保护他们,并且用软膏为他们疗伤。部落萨满(一般是导师、牧师或者德鲁伊)与图腾神灵之间的联系通常比普通武士更多。他们能够与部落图腾交谈,恳请这些神灵保佑他们的人民。对于不理解他们的外人来说,他们的祭典仪式非常高深莫测:其中包括使用有毒的草药进行长时间的冥想;对云的形状、岩石的构造和动物的行为进行解读;以及在察知图腾神灵的意志时不可或缺的祖先之灵所托付的梦境。一个部落通常只有一个萨满,但是他一般会有不超过四个的年轻学徒。他们学习郭的历史并且帮助萨满保护图腾神灵的古老知识。

拥有牧师职业的休盎提萨满充满他们的部落图腾,这些图腾一般都是绝对中立阵营,领域见各个郭德具体说明。休盎提图腾的偏好武器是剑骨盾或者长弓(二选一)。

许多休盎提萨满——以及受他们保护的人——都会选择“图腾神灵”专长(具体见《符文之主的崛起》玩家手册。译注:此文写于3.5OGL时期,经过修正的“图腾神灵”专长在《内海世界指南》中)

休盎提的社会

休盎提人分为七个各具特色的国家,这种国家被称为“郭”。七个郭共享同样的遗产、文化和生活方式。虽然每个郭之间有许多社会差异,但是休盎提文化与其他文化之间的鸿沟却比这要巨大得多。每个郭又进一步被细分为许多大小不同的部落。每个部落或者亚部族拥有自己的战酋长,人称“约司卡”。每个部落的约司卡都回应郭-约司卡的号召,郭-约司卡是整个部族的战斗领袖和政治领袖。在需要的时候,郭-约司卡将召集所有部落的约司卡,他们将组成他的战争顾问团。部落的萨满和召雷歌者将为他们的约司卡提供建议。召雷歌者是睿智的说书人和表演家,他们传播先祖的教训。

根据传统,休盎提是季节性的游牧猎人和采集者。大部分部落都跟随斯托瓦高原上巨大的原牛群迁徙,但是也有一些郭进行自给自足的种植农业或者在他们喜爱的地区进行小规模的贸易。在几个世纪以前,许多休盎提郭曾经在瓦里西亚南部建立过定居点,但是这些前哨一般都是要塞而不是贸易中心。由于他们被切利亚克斯的殖民者击败,大部分休盎提人都会避开定居生活,他们认为需要保护某片特定的土地就如同在向他们的敌人发送邀请函一样。

虽然在土地问题上休盎提人没有私人财产的概念,但是他们依旧认同属于不同郭的地盘。他们内部并不使用钱币,但是他们知道这些物品在与其他文化进行贸易时所拥有的价值。除去武器和防具,休盎提的大部分物品(比如帐篷)都是集体所有,他们也很愿意在部落中与他人分享。

敌人与外来者

休盎提人通常都不欢迎外来者,比起贸易他们更倾向于战斗。如果部落的一个成员为外来者提供庇护(也就是Ortak-Hurong的行为),那么整个部落都有义务尊重这种行为,直到部落的约司卡或者萨满进行干预。

休盎提的敌人非常多,其中包括寇达山脉的巨人、贝尔克泽领的兽人、来自蛇龙王之地的掠夺者和切利人移民。关于最后一种,没有多少休盎提人在乎切利人与真正的切利亚克斯人之间的区别——不管是来自瓦里西亚南部的非土著居民还是来自东南部的旅行者——他们全部都是侵略者。虽然如今并没有军队驻扎在斯托瓦断崖脚下,但是这些游牧民们却依旧认为他们遭到了围攻,因为每一年都有更多地外国人行走在他们部落的土地上,有更多的社区认为休盎提人是危险的原始人。极少数的社区会残忍地屠杀休盎提人,比如近年来科沃沙政府会为休盎提人的头皮支付赏金。尖钉修罗骑士团也将这些野蛮人看作是对瓦里西亚南部的法律以及和平的威胁,他们非常积极——有时候甚至是暴力地——寻找那些不听劝阻而走出斯托瓦高原的休盎提人。这些侮辱性的行为在休盎提人的心中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创伤,许多人依旧在寻找为这些无数的羞辱报仇的时机。

宗教

休盎提的信仰体系广泛地采用了精神图腾的概念:自然神灵守护并且引导那些拥有智慧的战士,让他们得到保护与不同的影响。据说神灵们将会在战士们成年之际以幻象的形式向他们展现自己的存在,通常这将出现在神圣而危险的成年仪式上,该仪式由部落萨满所主持,每个郭各不相同(见七个郭)。不同郭都拥有特定的神圣图腾,其成员将发现自己比其他郭的成员更容易受到这些力量的指引。虽然大部分图腾都是动物或者魔法兽的神灵,但是也有一些休盎提接受来自自然力量的启示,比如河流、极为罕见的“阿萨雷昂”(Athaureon,北极光)甚至是炭渣地上致命的余烬风暴(emberstorm)。

虽然休盎提当然也非常清楚葛拉利昂的神祗所扮演的角色——那些离开了自己人民的休盎提人偶尔也会选择崇拜他们——但是在不同的郭中,萨满推崇的是万物有灵和祖先崇拜的结合体,德鲁伊敬畏的是自然界和古时英雄的荒蛮神灵。虽然他们不崇拜个人,但是死去战士的伟大、巨大野兽的崇高或者是强大的自然现象却常常是崇敬的对象,特别是在狩猎或者战斗之前举行的激励仪式上。所有的休盎提人都尊重先人,尊敬那些依旧支持着他们的大地之力——虽然这种力量往往很残酷。

(未完待续)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suezou: 2014-01-08, 13:06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10-30, 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