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IKRPG] 西伊茉伦历史(3):军阀时代
limengan
2014-01-09, 23:29
Post #1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130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5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本书目录索引:点击

译名表:点击

本文译自《Iron Kingdoms RPG Core Rules》P21-23

The Warlord Era
军阀时代


军阀时代,是信奉曼诺斯的战士祭司和祭司王们对野蛮部落发动最大规模全面战争的时代。这是一个充满野蛮和杀戮的年代,许多新城邦的建立标志着它的到来,同时它也为封国领地和小型武装村镇的四处林立铺平了道路,这也决定了之后数千年里西伊茉伦的生存状态。

即便是最小的村庄也要竖起围墙,抵挡来自火焰光芒之外的恐怖生物,而向曼诺斯祈祷则被当成是生死存亡之间唯一明白的选择。在这个时代,卡莱西亚和凯德的祭司王们以律法和刀兵征服了蛮荒。遵从他们的榜样,《真理法典》成了对抗效忠吞世巨虫的野蛮人的武器。

Attached Image

Calacia, Golivant, and the Shield of Thrace
卡莱西亚,葛力凡和色雷斯之盾


在魔戈部落所统治的西面的荒山野岭,和东边血石边荒的贫瘠废土之间,一个日渐强盛的曼诺斯社群正在崛起。他们以悉诺和他的后继者为榜样,迅速开垦着肥沃的土地,衍生出数十个聚居地,哨站和神庙。

BR2800年左右,这些社群团结在战士祭司色雷斯的瓦伦特(Valent of Thrace)麾下联合起来。他征用数百名工人,从附近森林中搬运木料,又从新开的采石场中开采石料,建造了卡莱西亚堡(Hold of Calacia),这座伟大的要塞假以时日将成为繁荣的城市。在瓦伦特的命令下,人们筑起宏伟高墙和防御工事来对抗魔戈部落——这就是所谓的“色雷斯之盾”。得到庇护的卡莱西亚人开始兴旺繁荣了起来。

随着卡莱西亚人掌握了铁和少量的钢锻造技术,他们表现出了不输其虔诚的心灵手巧,用这些珍贵的钢材锻造出的武器,由祭司们遴选出的战士们佩戴,这些锋刃仿佛带着造物主的力量。卡莱西亚人还发明了反曲长弓,这种武器要远比同时代还在使用的短猎弓更加致命。装备上这些武器,外加以金属甲胄遮护身体,他们证明在对付长矛、短刀、斧头,以及魔戈部落的兽皮时极具优势。更重要的是卡莱西亚人的纪律和战术,以及领导曼诺斯信徒的祭司们的支持,他们颂出祈祷点燃吞世巨虫的信徒。

在BR2230年,日后的祭司王葛力凡出生了。随着长大成年,这位祭司王脱颖而出,显然他受到了立法者的祝福。在葛力凡的统治下,卡莱西亚王国开始报复一千年来和魔戈之间的血债。葛力凡突袭了色雷斯之盾西边的魔戈部落,烧毁了他们的村庄,此战的成果大受瞩目,而魔戈众部则打算报仇雪恨。

此时有位英雄在魔戈部落中崭露头角,其名为赫法·格里姆(Horfar Grimmr),了不起的巨魔酋长。他以攻破曼诺斯的城墙将卡莱西亚烧成白地为目标,团结了一个庞大的部落。格里姆决心要让这一大群从山谷里冒出来的人类明白魔戈的实力,也要让他们为数众多的部族齐心协力。带上他手下几十个克里尔部族的子民,格里姆前往食人魔、波尬(bogrin)以及野蛮人部落借兵。这些种族纷纷带着他们的战力和勇气加入,凭着对吞世巨虫的信仰和毁灭卡莱西亚的渴望,魔戈团结在了一起。

一场剧战在色雷斯之盾爆发,西伊茉伦的命运悬而未决。魔戈战士们波涛般涌向城墙,全然不计伤亡,然而城墙之上弓箭手们向魔戈的军阵泼洒箭雨,又倾倒热油。魔戈部落无视阵亡,对着城墙抛出凿刻过的擂木,顺着梯子爬上城垛战斗,暂时成功压制了守军。

带着曼诺斯的烈火和自己的不屈意志,葛力凡亲自率领卡莱西亚大军对敌。他与格里姆数次交锋,最终战场上曼诺斯信徒占据了上风。葛力凡率领其子民击退了魔戈军队,收复了城垛。赫法·格里姆被俘虏,他被当着剩下的蛮族战士的面残酷地遭到折磨和处决。当格里姆不断呐喊着反抗口号垂垂欲死时,魔戈战士们丧失了战斗的意志,四散逃入群山中。葛力凡可不打算让他们休养生息,之后他率军打了十年的仗来消灭魔戈众部。

残留的野蛮部落四分五裂,大部分魔戈北迁入冰封的山脉,而其他则西去遁入煞德群岛。这股崇拜吞世巨虫的野蛮人数千年来不断困扰着曼诺斯文明,现在他们再也不是统一的联盟了。

葛力凡死后,他的儿子被政敌所杀,卡莱西亚分裂成众多派系,都想要掌控这片河谷。然而,在BR2051年,葛力凡的孙子再度成功统一了这片土地。他将卡莱西亚更名为卡斯比亚,在他的指示下大量的防御工事和城墙竖立了起来,奉献给神圣的曼诺斯。后世它成了众墙之城(City of Walls)。

QUOTE(边栏)
The Fall of the Molgur and the Dhunian Races
魔戈的衰亡与杜尼娅种族

魔戈众部的破灭对人类文明的崛起至关重要,但是对加入这个部落联盟的其他种族而言却有着巨大的冲击。人类可以皈依曼诺斯,而食人魔、巨魔、地精还有波尬们却并没有这样的机会。这些种族往往被不分青红皂白地屠杀和驱逐。曼诺斯信徒发动圣战,大规模的迫害随之而来,这些种族人口锐减,转而投奔那些在荒僻的土地上幸存下来的部落。

魔戈灭亡带来的最大影响就是,这些种族普遍抛弃了对吞世巨虫的信仰。虽然他们明白吞世巨虫是他们的父神,然而这位神明已经被死亡和毁灭所污染。这也使得许多被迫害的种族投入母神杜尼娅的怀抱,令其信徒数量激增,毕竟杜尼娅赐予的是生命而非死亡。

Khardovic and the North
凯铎维奇与北疆


正当葛力凡处于弥留之际时,一位名叫凯铎维奇的暴躁的战士祭司想要统一北方人民。之前盖斯的继承者们来到这片北地传播曼诺斯的圣谕,他们的教化深入当地强大的马王(horselord)心中,这些领主在三大湖以南的平原上彼此征战不休。曼诺斯信徒们采用一套书写字母来匹配当地的语言,也就是之后的库兹克语(Khurzic),假以时日它将成为北方最通行的语言。北疆的曼诺斯教中有一支战士宗派以武力捍卫着他们所继承的知识,他们将《真理法典》翻译成了库兹克语。而凯铎维奇就是这群人中最出色的军事领袖。

根据记载,凯铎维奇高大宛如巨人,暴躁、骄傲且狂热地信仰着曼诺斯。凯铎维奇感受到了召唤,让他以铁和血统一这片土地——据说那个时期各个路口都插着长矛上面挂着数不清的他的敌人的首级,这些人被视为野蛮人或是不可救药的恶棍,已经不配皈依神灵了。和葛力凡在南方的作为一样,凯铎维奇也在虔诚的驱使下赶走了家园里那些崇拜吞世巨虫的蛮子。

针对那些他认为崇拜巨虫的部落,凯铎维奇所发动的战役残忍而有效,他会直接向对方的萨满发动进攻。事实证明屠杀萨满的确是有效的,因为许多幸存者立即就投向了曼诺斯教。凯铎维奇的随军祭司们则将更《真理法典》中更温和的教义灌输给这些部落的残兵败将。在他死时,凯铎维奇让一百万左右的野蛮人皈依了立法者,他将曼诺斯的信仰传播到了这片有朝一日将成为凯铎的辽阔北疆。虽然有些山中部落依然鞭长莫及,但他让曼诺斯教在这片低地上就此生根发芽了。

继承凯铎维奇遗产的子民至今依然存在,他们自称为凯德人(Khards),认为自己和那些聚集在凯铎维奇身边的选民有着血缘关系。在当代凯铎,几乎每个贵族世家都称自己是凯铎维奇枝繁叶茂的家族世系的子孙。他发动的圣战也传播了库兹克语以及开拓了许多长久的殖民地。虽然贯穿下一个时代,北疆卷入了战乱,但领袖们也围绕城镇建造了墙壁,让人印象深刻的曼诺斯神庙则位于城镇的中心。

有人认为,这片蛮荒的北疆绝不会屈服于曼诺斯的教义,它只接受恐惧,而非信仰。没错,图腾依然屹立着,许多迷信也在边荒之地依然存在。虽然有时候古老的仪式已经有所变化或是加以伪装了,但极北的鲁斯托夫(Rustov)、文道尔(Vindol)以及伏格伊(Vorgoi)的人民还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而在其他某些地方,残忍的暴君们享受着文明的成果,通过征伐来保护自己的私产。无人过问农民疾苦,他们在田间、矿坑和采石场辛苦工作,像奴隶一样累死累活就为了替统治者建起神殿和要塞。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7-06-05, 13:41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10-21, 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