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IKRPG] 西伊茉伦历史(4):千城时代
limengan
2014-03-03, 15:23
Post #1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130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5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本书目录索引:点击

译名表:点击

本文译自《Iron Kingdoms RPG Core Rules》P23-30

The Thousand Cities Era
千城时代


随着曼诺斯信仰广为传播,魔戈众部被彻底击败,这让文明得以在西伊茉伦的每个角落开枝散叶。每一片肥沃的土地或是略有防御价值的山头都被野心勃勃的领主们霸占。这开启了一个四分五裂的时代,但也带来了许多进步。在这个时代,稳定下来的人们已经拥有了充足的食物和保护,也开始与邻居进行贸易,至少是在不打仗的时候进行贸易。在这个时代,战争并非文明与野蛮的战争,而是敌对城邦之间的争斗。

航运与贸易的传播也让新兴行业伴随着种种风险一同兴起,在这个时代,有影响力的商人同海盗和劫匪一样,都以平民百姓为渔利的目标。在飞速发展的城镇中,形形色色的社会阶层纷纷涌现,同时除了农业和战争之外,也出现了以手工业谋生的人群。西伊茉伦全境有一千多个小封国和要塞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每个武装城镇都有一个想要统一周边地区并且剥削这些镇子的统治者。而根据传统,这些统治者也都寻求曼诺斯祭司的祝福来为自己的统治正名。

很快军事征服和外交斡旋让弱小的封国被踏平或是统一了起来,为成立数量更少但更强大的王国而铺平了道路,这些王国无一不在争夺统治权。在这个时代的尾声,出现了不到十多个强大的国家,威胁和兼并着其他小国。

尽管在千城时代发生了无数变化,但最值得铭记的则是一对双生子的诞生:一对来自卡斯比亚的兄妹,他们超越了凡人的界限,开辟了截然不同的启迪之道,最终登天封神。

Ascendancy of the Twins
双子封神


BR1930年,莫柔和莎玛诞生。这对双生子早年人生中的许多细节已不为所知。人们唯一了解的只鳞片爪的内容,则来自于他们合著的作品,这些文章之后被整理成了《天路指南》(Enkheiridion)一书,也加入了双子神追随者的记载,这本书是莫柔教的圣经。无论成长之路为何,莫柔和莎玛是惊才绝艳的天生思想家,他们以及他们后继者的教义将会重新定义这个世界。

在军阀时代末期,曼诺斯信仰当之无愧地占据着统治地位。精神上的忠诚就像一道牢不可破的枷锁,将每个人类和他们的创造者绑在了一起,而《真理法典》则支配着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曼诺斯祭司为国王们奉上谏言,有时候还会亲自治理城镇,还有监察官(scrutator)阶级以武力执行法律。而在死后,信仰虔诚的灵魂会进入人类之城,由祭司们管理。虽然文明已经降临伊茉伦,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意味着在精神上受到专制奴役。莫柔从小接受曼诺斯信徒的教育,他也尊重立法者的赠礼,因为这些礼物促成了如今的文明。然而,他仍旧质疑该如何解读《真理法典》,尤其是他敢于挑战祭司阶级的暴虐专制。而莎玛更是极端地痛恨曼诺斯的祭司。历史学家们推测,这对兄妹的双亲应该是遭到监察官们处刑,因此才导致了兄妹俩有这样的情感。

日后证明,这对双生子各自的教义是极具颠覆性的。早在BR1905年,他们著作的影响力就遍及卡斯比亚以及其他地方的知识分子阶层中。莫柔早年曾从军十年,他记录下了战争的种种恐怖之处,以及在最黑暗的时刻寻求荣誉的挑战。他是无与伦比的演说家,也是一位魅力非凡的领袖,从起初的卡斯比亚大街到之后远游海外,他到处旅行到处宣讲。莫柔花了大量的时间来帮助那些不幸的人,特别是那些长期为伤痛、疾病或饥荒所苦的人们,也因此赢得了医者和行奇迹之人的名声。

莫柔探索的启悟之道——以及他留给之后几代人的疑问——强调追求更大的良善。他相信要想得到美好的生活,远不止遵循《真理法典》这么简单,还要具有仁慈、怜悯、同情和自我牺牲的精神。莫柔假设,通过内省和对世界的深刻理解,一个人能够超越肉身,解放不朽灵魂的无限潜能。而这股力量能用来改善世界。

尽管起初莫柔和莎玛拥有若干相同的信念,然而他们最终还是分道扬镳,互相对立。同样都是质疑曼诺斯权威并寻求启迪,但是莎玛认为要做到这点并不需要自我牺牲。更确切地说,她宣称想要解放人类灵魂的潜力,需要绝对的自由——无论肉体、心智还是灵魂的自由。对她而言,欲臻于完善,每个人就要找到自己的力量,并且凌驾于那些缺乏意志力的人之上。莎玛对知识有着强烈渴求,她相信人类的心灵能理解万物真实本质的结构,并且塑造它。在追求明悟的道路上,莎玛沉浸在神秘学知识中,试图掌握超自然之力和不可言说的奥秘,其中也包括许多邪恶的禁忌知识。她如饥似渴地学习着每一种语言,沉迷于典籍与卷轴里。随着莫柔的教义生根发芽,最终被现有的社会所接受,莎玛则被激进思想家和流放者,还有那些想在暴政中追寻自由的人们所重视。

在南方,双生子各自的教派和著作都引起了监察官们的重视,他们发动了一场运动想要彻底根绝两人的影响力。他们的信众纷纷遭到逮捕、拷问,之后又被处决或烧死。在风闻这些迫害后,莫柔和莎玛暂时和解,他们向所有在曼诺斯治下受苦的人发起呼吁。成千上万的人相信,他们让祭司阶层为无数暴行付出代价的时候到了。

人们聚集起来形成了一支大军,在BR1900年向卡斯比亚进发。而这座城市的祭司王,大教宗海勒提斯(Heletius)则以手下狂热的士兵们来应对,他自信造物主就站在自己这边。在这场大战中,莫柔亲自上阵与祭司王对决,最终缴除了他的武器,要求他投降。但莎玛却从中作梗,在海勒提斯回话前用手中长矛将手无寸铁的祭司王钉死在地。莫柔发誓,在战后她必将为此行为付出代价。从此双生子开始了不可调和的对立。不久,残余的曼诺斯军队被荡平,双生子迎得了胜利。

这对兄妹在卡斯比亚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人们请求莫柔统治这座城市,引导它的子民,莫柔不情愿地接受了这项职责,希望借此让自己的信念付诸实际。《天路指南》一书说道,这一时期是个艰难的考验,莫柔要面对许多无法轻易解决的困境。他在著作中承认这些年自己犯下了不少错误,并且警告掌权者,追求更大的良善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莫柔的第一项艰难考验就是和剩下的曼诺斯祭司们化干戈为玉帛。他不想赶走这群人,也不打算剥夺其信仰。为了寻求和睦,莫柔与祭司们达成一致意见:他承诺会保护曼诺斯的神庙,也会向人类的创造者表示敬意——最后,莎玛会为杀死教宗海勒提斯的罪行而受到惩处。

莫柔将妹妹带到自己面前,告诉她达成的协议。莎玛出人意料地放低了姿态,恳求兄长能宽恕自己鲁莽的行为。莫柔明白她所谓的悔改不过是惺惺作态,于是将莎玛驱逐出了卡斯比亚,并宣布若她敢回来等候着她的将是死亡。于是莎玛就这样从这座她为之奋战争取自由的城市中遭到了放逐,她因此更进一步痛恨所有掌权者,其中也包括她的哥哥。

作为城市的主人,莫柔想要消弭城里的罪恶,于是他下令囚禁莎玛的信徒。莫柔想要禁绝一切犯罪和腐败,然而这是个不可能的使命,只会导致越来越多的严厉手段。虽然在莫柔的睿智引导下,卡斯比亚居民们的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但许多自由也被剥夺了。

在之后几年的流放生涯里,莎玛前往文明的边缘地带研究神秘知识。她掌握了炼金术的要旨,在蛮荒之地问道于吞世巨虫的萨满,追查黑暗王国莫德的贤者。莎玛发明了自己的语言文字:一种名为太古誓(Telgesh)的语言,想要以此为自己最终超凡入圣的关键一步。同时莎玛也开始进行自己的战争,对抗曼诺斯祭司,通过接触那些恼恨莫柔统治的人,从远处在卡斯比亚播下异见的种子。

而在BR1894年,这对双生子迎来了一场风云际会的重聚。莎玛重返卡斯比亚,率领城内的叛变军队。那些奉莫柔之名管理城市的人纷纷在家中被谋杀,在街上遭到袭击。莎玛展现出掌控元素的恐怖力量,向着莫柔的宫殿前进,一路上杀出了一条横贯整座城市的血路。所有试图阻止他的人都死了,有的被猛烈的疾风大卸八块,有的则被黑暗的火焰点燃,还有些则被她手中的长矛刺穿。莎玛所到之处,周围的建筑悉数坍塌,在她身后死者复起进攻生者。莫柔明白,要想阻止更大的破坏,唯一的办法就是亲自面对妹妹。在日后成为“圣域”(Sancteum)的宫殿外门处,这对双生子展开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对决。

当莫柔试图从妹妹的邪恶法力下保护无辜者时,莎玛嘲笑着他,笑他已经沦为兄妹俩都曾经看不起的那种人。莎玛指出,这座城市在莫柔的治理下已经孱弱到了何种程度,城中的居民早已被剥夺了自由,在面对卡斯比亚城墙外充满敌意的世界时,他们已经温顺到了无法保护自己的地步了。她释放出一股狂暴的毁灭之力,令天空漆黑如墨,召来一阵烟与火的风暴,要毁灭这座城市。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刻,莫柔明白,是他自己的选择导致了这一切,是他的不宽恕将妹妹推上了黑暗的道路。当莎玛要摧毁莫柔亲手缔造的一切时,他明白要想阻止妹妹,唯一的方法就只有牺牲自己。于是莫柔走上前去,坦然承受莎玛的愤怒。

在涌来人群的众目睽睽之下,莎玛杀死了自己的兄长。所有人目睹莫柔的肉身化为灵体升天,而那股超自然风暴则被一阵胜过太阳的光明所驱散。莫柔封神的力量抚平了狂暴的空气,让行尸走肉化归尘土,也在莎玛的仇恨之下保护了聚集起来的人们。被莫柔的榜样所激励的人们不再恐惧莎玛,蜂拥而上打倒了她。然而莎玛不愿以法力逃跑,她依旧诚于自己所奉行的道路,宁可被暴民们撕成碎片,也绝不屈服。莎玛在死亡的那一刻也升天了,她化为一股黑烟四散,升入乌尔卡昂。她留下的只有亲手书写的黑暗著作。

莫柔最杰出的门徒中,有一位名叫雷欧提斯•普拉多(Laertes Prado)的男人,他搜集了莎玛的作品,想要摧毁这些书稿。然而莫柔的幻象却在他面前显灵,令他停手。莫柔吩咐普拉多,要将他和莎玛的作品放在一起。莫柔坚持妹妹的著作应当和他的作品并列在一起,为了让人们自己做出“决断”(Volition),因此这本书要将这对双生子的选择全都罗列在内——而在莎玛著作中的内容对莫柔信徒而言也是重要的教训。说完这一切,莫柔的形象渐渐淡去,但他的信徒们并未感到悲伤,他们明白莫柔将会在乌尔卡昂以神灵的身份守护着他们。

The Purging
宗教大清洗


莫柔和莎玛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启迪之道的象征。关于他们升天封神的流言越传越广,尽管曼诺斯教的监察官们努力镇压这些言论。曼诺斯信徒们不断扩大猎杀异己的范围,成了“宗教大清洗”,这段恐怖的宗教冲突时期斗争之激烈,直追当年曼诺斯与魔戈部落大战的时代。整个社群的人都被开革出教门并被彻底铲除,羽衣未丰的莫柔教徒们也统统遭到了流放。

然而在卡斯比亚,莫柔的教义却从未被彻底根除,在BR1882年曼诺斯神庙再度夺回了这座城市的控制权。就是在这一年,“留守者”(Keeper)雷欧提斯•普拉多遭到逮捕,卡斯比亚的监察官们公开拷问并处决了他。《天路指南》一书的原稿遗失,人们认为此书业已被毁,不过此书有多个手抄副本,被逃离这座城市的莫柔祭司保存了起来。由于普拉多拒绝供出任何莫柔信徒的名字,因此他被早期教会奉为圣雄。在之后的数百年间,普拉多将《天路指南》一书藏起来并学习其中的知识直到死去之事也逐渐为大众所知。

BR1866年,一个名为诺兰德•奥雷琉斯(Nolland Orellius)的祭司宣称自己得到了莫柔赐予的预兆,于是在巨龙之墙山脉的深处建立了一座防御森严的修道院,致力于保存双生子的教义和著作。这就是所谓的“天赐圣殿”(Divinium),而奥雷琉斯成了莫柔教的第一位教宗。在他的引领下,教会的阶级逐渐成型,同时教士们有组织地隐藏教会行踪,躲开曼诺斯教的监察官们。

正如奥雷琉斯在活着时受莫柔的拣选,当他逝世时,莫柔显灵接引他的魂魄进入往生国度。奥雷琉斯成了第一位莫柔天督(Archon of Morrow),一名在乌尔卡昂辅佐神的天使灵体。一周以后,奥雷琉斯在继任者面前显灵,以彰显莫柔之恩准。从此以后,每一任教宗死后都会成为天督加入日渐增长的灵魂大军,为实现莫柔之意志而战。当上一任教宗去世,新教宗必须由一位或更多的天督显灵来指示方能继任,这是莫柔指引的明确征兆。莫柔又被称为先知(Prophet),他通过天督将预言传给信徒,有时候也会让他们来传递其他重大的预兆。

虽然起初只剩下极少数幸存者,但双子神的教义却经受住了考验。莎玛的秘教慢慢传播开来,而莫柔的信仰也迅速崛起。这两大信仰之间的关系复杂而又多变,也许这正反映着这两位神明自己的关系。

The First Ascendants and Scions
第一位圣徒和神裔


许多遵行其教义的信徒追随着双子神,他们中中有些人成为伟人,最终得到了启悟,通常是在临终时刻。这些人中追随莫柔之道的成了“圣徒”(ascendant),他们被视为圣贤般的人物,是人类灵魂高贵品质的体现。而那些崇奉莎玛的人则成了“神裔”(Scion),被莎玛的秘教视为圣人,但却遭到普罗大众的鄙弃。圣徒和神裔分别成了双子神信仰中至关重要的存在——信徒们将这些圣人视为保护者,并向他们祷告,由他们将意愿传达转达给莫柔和莎玛。

莫柔的第一位圣徒是一名来自苦寒北地的女战士,名叫卡特蕾娜(Katrena)。她是出生于斯基洛夫(Skirov)部落贵族阶级的盾之少女(shield-maiden),她听见了莫柔的启示,蒙受召唤来到天赐圣殿,加入了刚刚起步的莫柔教。在这个宗教大清洗的年代里,卡特蕾娜的战技深受需要,同时她也激励了许多人拿起武器捍卫信仰。卡特蕾娜还保护过许多教会的祭司,其中有些人无视曼诺斯监察官们的追捕,勇敢地传播教义。在BR1810年保护第三任教宗俄瑞斯忒斯(Orestus)一世免受行刺时卡特蕾娜不幸殉身,升天成圣。在目睹卡特蕾娜升天的景象时,那些杀手都扔下武器祈求教宗的谅解,并皈依了莫柔。在后来的几百年里,许多执起武器捍卫他人的勇士都佩戴着卡特蕾娜的徽记。她最终被那些接受莫柔教义,并且想要光荣地履行自己职责的贵族们所敬仰。

* shield-maiden是现实世界中斯堪的纳维亚神话里天生被选中成为战士的少女。北欧瓦尔基里女武神的传说就脱胎于此。

在莎玛还在世时,艾克利斯(Ekris)与莎玛为伍一同进行了许多神秘学研究,他是个头脑敏锐且无比渴求知识的男子,也是莎玛的配偶和门徒。在听说莎玛升天的传闻后,艾克利斯发誓将追随她的道路,并且在乌尔卡昂与她再度相逢。艾克利斯用了几十年的时间追溯女神的足迹,并且钻研太古誓字符,并验证这些文字和古代著作及莫德仪式之间的联系。据说艾克利斯曾利用禁忌知识和魔鬼做交易,极大地延长了自己的生命。超过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他努力研究着魔法奥秘,最终实现了自己的誓言。BR1780年,艾克利斯死后升天成为莎玛的第一位神裔。那些追寻禁忌知识的人都向艾克利斯祈祷。

而其他杰出信徒升天成圣,则往往是不可预见的。之后的一位神裔是个名叫黛莱瑟儿(Delesle)的女巫,她一生都在以死灵法术对众多曼诺斯神庙进行恐怖统治。虽然广受非议,但黛莱瑟儿却为了保护早期的莫柔信仰而屡屡出击。BR1610年黛莱瑟尔升天成圣,她以一柄黑剑自戕而死。

BR1590年,一位名叫爱莲娜(Ellena)的女子在几十年中踏遍西伊茉伦各地,旅行传播莫柔的信仰,最终升天成圣。另一位名叫多勒士(Doleth)的无私的莫柔教典范,在横跨梅瑞狄斯海的途中得到启迪。他以在危险海域营救那些陷入风暴的人而受到人们铭记。BR1411年多勒士升天成圣,并且得到一大群渔夫、水手以及河上船夫们的信仰,他们向多勒士祈祷求得旅途平安。

BR1400年神裔德雷瑟(Drayce)升天,向人们证明,并不是所有莎玛女神的信徒都像艾克利斯和黛莱瑟儿那样是公然行恶之人。德雷瑟是瑟雷亚早期一名声望卓著,颇具影响力的贵族,正是他通过无情的政治和不断增长的贸易,将自己的城镇发展成该地区的一股势力。虽然德雷瑟因为腐败而遭到公开谴责,但许多后来的君主都将其视为榜样,并且将他的著作视为实用主义统治的指南。

经历数个世纪,更多圣徒和神裔的升天加强了他们各自信仰的实力。人们认为,这些神使会不时现身于卡昂,指点凡人。圣徒的工作主要透过梦和幻象来进行;而神裔则更喜欢附身凡人,操纵他们的身躯来执行自己在卡昂上的计划。

QUOTE(边栏)
The Twins and the War of Souls
双子神与灵魂战争

根据莫柔教的教义,双子神在升天后,分别在乌尔卡昂之上建立了各自的领域,并且加入了灵魂战争,像曼诺斯对吞噬巨虫那样彼此对抗。人们除了知道在这些神灵与他们的信徒之间会定期爆发冲突,以及吞世巨虫对所有众神在乌尔卡昂中的领域是个永恒的威胁之外,没有凡人能理解这些战争的明确本质。每个信仰对死后生活的描述都截然不同,但莎玛和莫柔的信徒都相信他们的灵魂会在死后继续完善自我。人们相信,一个人的虔诚程度会影响他安全抵达自己所信奉的守护神的领域,以及是否受到该领域居民们欢迎的可能性。莎玛的领域被描述成相当欢迎来客,不过其边境防御却少得可怜。曼诺斯的领域拥有最坚实的防御,也对踏入其中的灵魂筛选最为严格。而莫柔的领域则介于这两个极端之间。凡人的灵魂会不时为神灵的领域建设防御工事。

Wars of the North and the Fall of Morrdh
北疆战争和莫德的覆灭


在南方,双子神信仰的崛起导致了宗教大清洗,而在北方,凯德人正处于战争中。双子的教义最终也传到了北地,不过在几个世纪的逐步传播后,它促进了新旧宗教的调和。

BR1690年,涅喀莎山脉(Nychatha Mountains)正南方的土地上,柯斯(Kos)军阀、斯基洛夫和南方凯德马王之间不时爆发出几起武装冲突。尽管柯斯的人民勇猛善战,而且在他们的本土伤痕森林(Scarsfell Forest)里作战时特别危险,但柯斯从未能成功地统一成一个国家。而斯基洛夫则狂热崇拜着曼诺斯,就像他们当年对月长嗥赞美吞世巨虫时一样,斯基洛夫人是无与伦比的山地战士。但是,当斯基洛夫的军队开往平原与凯德交锋时,他们就被沉重的战马踏翻在地了。如果不是一场恐怖的瘟疫席卷斯基洛夫和柯斯两国,却神秘地没有染指凯德,这场战争也许还要永无休止地打下去。于是凯德人尽可能地利用这一优势夺取了大片土地。凯德人征服的城市中有名为莫尔加(Molga)者,他们将之易名为凯铎夫(Khardov)以此纪念凯铎维奇(Khardovic)。

而莫德王国如今正陷入衰败,它被内耗和边境战争撕扯的支离破碎。国内的争权夺利让国事江河日下,也让国家沦入疯子的手中,他们在人民渴望重建国家的时候却选择和邻国打仗。由于缺乏军费,莫德的领主们丧尽天良地奉命洗劫了北方弥达尔王国的几处墓址,以此支撑他们日益空旷的国库。

震惊的弥达尔起而反抗莫德人,很快这两大王国就陷入苦斗中。在漆黑的森林与山谷之间,莫德日渐衰落,其军事实力已经成了往日的余影。虽然莫德的领主们依旧拥有恐怖的力量,但这并不足以撑过对弥达尔那漫长的消耗战,他们拥有富饶的国土和庞大的人口。弥达尔最终成了莫柔教的堡垒,因此BR1500年莫德的灭亡很大程度上被当成是莫柔教战胜了一个困扰这片土地两百余年的古老的邪恶王国。四分五裂的莫德子民后来成了莫里丹人(Morridane),这个民族从那时起就饱受蔑视和怀疑。

莫德的覆灭,给邻国精明强干的诸侯们一个统一的机会。于是千城时代的一千个城邦缓慢却无可挽回地被那些日渐强大的王国瓜分肢解。瑟雷亚王国在西方崛起称霸,率先团结起来互为奥援,对抗扭木林(Gnarls)的巨魔。虽然弥达尔仍然保持松散的联盟关系,并且从没有形成正式的中央统治,但弥达尔各个社群签订了互助条约,最终形成了如今所知的弥德伦诸国(Midlunds)。瑟雷亚之北与凯德平原的南方则崛起了托多(Tordor)王国。

到BR1443年为止,凯铎夫已是整个北地最大的城市,它开始统治起周围的领土来了。在夺取了柯斯和斯基洛夫后,年轻又魅力超凡的史维诺•斯凯沃罗(Sveynod Skelvoro)宣布建立凯德帝国,并加冕为帝。柯斯是第一个亡于凯德之手的国家。BR1382年,柯斯的末代贵族们最终向皇帝投降。

许多盘踞于凯铎夫东方的骄傲的马王们拒绝向皇帝称臣,他们宣称自己的血统可上溯至祭司王凯铎维奇。在斯凯沃罗最后几年中,这位如今已然上了年纪的皇帝展现出他高妙的政治智慧,他劝说马王们可以加入并效忠帝国,但无需顺从其统治,他将封这些马王为拥有自治权的亲王。在劝抚并且联合了凯德马王后,帝国开始向斯基洛夫发动一场长期战争。

斯凯沃罗的继任者最终将斯基洛夫从他们的山间要塞里赶走了,BR1263年斯基洛夫加入凯德帝国,将曼诺斯信仰传到了山间的社群里。皇帝明智地允许曼诺斯祭司来治理这片地区,这样他就能让诸侯腾出手来投身于别的战场。最后莫柔教也在这里站稳了脚跟;这个地方的人一直以来都表现出一种虔诚和狂热的倾向,不管他们拜的是哪尊神。

正如北方一片混战,在南方,托多也于BR1322年对瑟雷亚开战,并且在BR1313年吞并了该国。不过瑟雷亚大部分领土依旧保持完整,而它的国民也仍旧骄傲地自称瑟雷亚人,即便他们的领袖已经向托多的城主们宣誓效忠了。有了瑟雷亚的军力支持,托多崛起成为强国,尤其值得瞩目的是它拥有一支可怕的四桅帆船(Dirgenmast ships)舰队,称霸伊茉伦西部的海岸线。

*不知道Dirgenmast是不是有专指涵义,从谷歌图片上搜到dirgen的图都是四齿干草叉的样子,因此将Dirgenmast ships译成四桅帆船。

最后反抗凯德帝国的北方人民中,有一支也正是东方的马王们,BR1169年他们兼并了泽佩斯基(Tzepescis),安勃里科斯(Umbreykos)和查多沃斯科(Chardovosks),形成了安勃雷(Umbrey)王国,它宣布脱离帝国独立。柯斯卡(Korska)成了安勃雷王国的首都,并且开始整肃军务,以备之后的战争。安勃雷的地理位置加强了他们和生活在荆棘林(Thornwood)东北方富饶地区的低地人民之间的商贸联系,而该地区在BR1037年则成了莱尼尔(Rynyr)王国。

Reconciliation of Faiths
信仰和解


曼诺斯信徒对莫柔教发动的宗教大清洗,是千城时代早期数个世纪内最野蛮的暴行。早期的莫柔教徒明白,在监察官掌控的地方必须晦迹韬光。教派的神龛和教堂都隐蔽起来或是经过了伪装。曼诺斯的神庙里充满了双子神的秘密信徒。那些圣徒和神裔的出现更是持续加剧了人们改换信仰。某些地方的莫柔教徒数量之多让监察官们害怕爆发大规模的动乱,从而不敢主动镇压莫柔的信徒。而随着莫柔的信仰在统治阶级的后代中生根发芽时,这种情况尤为明显。

在这段宗教冲突的岁月中,有一位莫柔教的战士牧师,其名为梭罗文(Solovin),他是一名精通炼金术和战场外科手术的医疗者,他感受到了莫柔的呼召,行遍饱受战争摧残的瑟雷亚城邦。梭罗文投身于挽救生命的工作,赢得了巨大的名声,就连曼诺斯的祭司们也不忍干扰他的善行。BR1253年,在数年如一日的救死扶伤后,瑟雷亚南方一个小封国的总管请求他前去帮忙。这位总管的主人,艾尔德林(Eldrin)国王,似乎深受某种奇怪的疾病所折磨。

梭罗文发现艾尔德林国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沉迷于神裔利梅尔(Scion Remel)的蛊惑,他是莎玛最邪恶的仆人之一。国王着魔的身躯被用来培育一种恐怖的瘟疫,不久之后这种厉疫将会被释放到这片土地上。梭罗文试图净化国王的身体,解放他的灵魂,但却失败了。他意识到自己唯一获胜的机会就是引诱利梅尔进入他的身躯,并在那时抓住他。在此过程中,梭罗文的身体遭受着病痛的折磨,但他仍然克制住了这种疾病。当梭罗文死亡时,神裔利梅尔和他带来的瘟疫都被摧毁了,而梭罗文则升天与莫柔为伍。梭罗文成了莫柔教医者的保护神,而莎玛信徒们销毁了关于利梅尔的所有记录,他们声称真正的神裔绝对不会以这种方式就被消灭掉的。

尽管有着这样和那样的奇迹发生,但曼诺斯教会仍然拒绝承认双子神的存在。而这两大严阵以待的宗教之间第一次有达成和解的机会,发生在梭罗文升天之后不久,一个曼诺斯教的代表团受邀前往天赐圣殿会见莫柔教的领袖。虽然曼诺斯教会接受了这个邀请,但他们并没有打算和解,而且实际上这个团体中有些人密谋暗杀莫柔教宗。其中也包括了声名狼籍的杀手柯瓦(Khorva)。她是一名虔诚的莎玛信徒,在看到了黑暗女神赐予的异象后,她受雇刺杀教宗。柯瓦替换了戴面具的监察官塞卡琉斯(Sicarius),混入了使团中。在这次谈判期间,柯瓦将尽可能接近教宗罗瑞阿卡斯(Loriachas)并刺杀他。

虽然她在圣地里成功刺杀了莫柔教的教宗,但这一行动却触发了一连串神迹显灵。圣卡特蕾娜在一阵银白光焰中现身为教宗复仇,她杀死了柯瓦。在惊呆了的代表们目睹这一切后,莎玛显灵宣布,轮到柯瓦的灵魂升天了。当卡特蕾娜和莎玛似乎准备大战一场时,莫柔亲自显圣,前来接引教宗的灵魂,宣布他将成为一名莫柔天督。这些神灵一番短暂交手后,又在一阵炫目闪光中消失无踪了。

在此事之后,BR1247年曼诺斯教召开主教议会(councils of visgoths)并修改教义解释这一系列事件,让曼诺斯教可以自圆其说。这些举措让曼诺斯信徒勉强和莫柔教达成了和解。他们判定,曼诺斯准许莫柔封神,但这种和解的前提是,莫柔要奉曼诺斯为他的造物主,并向他下跪。他们说,莫柔被恩准指引那些崇拜他的信徒,只要他担起守护之责,对抗他那背信弃义的妹妹。更有甚者,莫柔的信徒被要求承认造物主的存在,并为曼诺斯信徒服务,以及向神庙缴纳十一税。这种神学教义上的和解,让莫柔信徒能够公开崇拜自己的神,并且建造自己的教堂。

The Age of Reason: The Clockwork Renaissance
理性年代:发条机械兴盛


许多强大的王国兼并统一,虽说这引发了不少血腥战争,但也让科技和文化得到了长足发展。权势显赫的曼诺斯教和莫柔教之间的宗教和解,也让许多理念得以传播开来,也让相隔万里的思想家们能取得联系。西伊茉伦更安全的水陆交通更为这一交流推波助澜。

BR1100年,一群炼金术士开始互相沟通,交换炼金术公式和研究方法,并跨出了伟大的一步:将他们的技艺编篡成典籍。BR1000年,凯德人设计出了铁轨,马拉着车厢在上面能以更快的速度奔驰,起初用于运输矿石。在许多主要城市里,脑力劳动的发展促使大学出现,人们开始有组织地寻找头脑聪明的人让他们接受教育。

在本时代的早期,莱尼尔王国出现了一位无与伦比的学者、历史学家和语言学家,其名为安琪莉娅(Angellia)。这位极其虔诚且聪慧的女子在被双子神的人生经历吸引之前,不知疲倦地保护着该地区的古代历史典籍。正是凭借她的努力,《天路指南》的最初版本,以及那个记录了双子升天过程的留守者普拉多的作品,才能从卡斯比亚某个早已被遗忘的地窖中重见天日。这次古籍的重现,被视为该时代学术界最伟大的成就。最后安琪莉娅又亲自执笔将《天路指南》翻译成当代的卡斯比亚语,并撰写了几十部极具影响力的神学著作,这些作品在之后数百年里一直引领着莫柔教会。BR1027年,安琪莉娅升天。

此后不久,在南方城市莫席尔(Mercir),一位名叫杰纳斯•吉尔德(Janus Gilder)享有盛名的莫柔教的教区牧师转行成了钟表匠,他用自己的专业技术发明了第一台印刷机。只要将墨水涂满雕版,再将多张羊皮纸放入机械里,迅速生产出大量印刷品。杰纳斯的雕版印刷不久就改进成了杰纳斯活字印刷,金属板印刷也付之应用,印刷机成了实用性极强的机械。起初,它只是用来复印宗教教义问答书,以便广泛传播,在印刷技术的帮助下莫柔教会的教义也能传扬的更广。该发明也拓宽了读物和常规教育的传播,让各种各样的书籍能得到复制和传播。

在之后的两百年里,人们开始利用发条装置和其他精密工艺发明,以全新的方式来解决熟悉的老问题。其中也包括了制作规格十分精良的透镜,能用于高倍率的望远镜,也可以用在战争工程上,比如第一把齿轮连发弩。更精良的望远镜,加上测量星斗与距离的六分仪的使用,对航海大有裨益,而这又反过来推进了地图测绘的发展,通过各种努力修正着地图。

随着BR822年长日期(Time of the Long Sun)的开启,这一时代的进步成果几乎被摧毁殆尽,那是历史上最严重的旱灾。此次干旱导致整个西伊茉伦大陆的粮食作物欠收。成百上千的人死去,而伊德里安部落(tribal Idrians)受灾最重。远在西方的傲德和南方的凯铎,气温反常的高,并且雨水点滴不下,引发了饥荒和贫瘠。若不是一位名叫哥顿(Gordenn)的莫柔教僧侣的壮举,长日期的灾难原本会为祸更烈。哥顿倾力于拯救饥荒,他监督食物的分配,并且利用农业和灌溉技术的发展成果。在那个时代,人们相信哥顿身边有着数不清的奇迹,比如将贫瘠的农田变为沃土,祈祷召来降雨。BR812年,哥顿升天之时,已经拯救了数以万计的人免于饥馁而死。

QUOTE(边栏)
Founding of a Nightmare Empire
梦魇帝国的肇生

BR1000年以前,煞德群岛中最大的岛屿一直是海盗和劫掠者们的避难所,他们在此洗劫前往碎湾的舰船。这座大岛成了十三位自命海盗王的匪徒的家园,他们在此划疆而治。这些海盗王每一位都拥有一支强大的舰队,满载海盗与走私者。他们的实力,很大程度上和这些缺乏海图描绘的岛屿间危险的峡湾有关,它们让来自大陆的舰队难以报复这些海盗。

这些海盗王们还茫然不知,龙父托鲁克即将在他们的宿命中森然逼近。将近四个世纪以来,托鲁克始终耐心地在伊茉伦及其疆域之外搜寻自己的子裔,将他们逼回巢穴中,摧毁其龙核。如今剩下的,全都是托鲁克子嗣中最精明也最强大的巨龙,他们聚集起来缔结了共同进退的盟约。在伊茉伦的高天之上,龙子们联手突袭了龙父。在这场有史以来最浩大的战斗中,托鲁克和其余诸龙以尖牙利爪交战,他们喷吐的炽烈火焰让苍穹为之沸腾。摧灭一切的龙血和火焰如雨般从天坠落,洒在沙漠废土之上。

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龙父被迫要逃离战场,他被自己后代从伊茉伦驱逐了出去。而灭怖,托鲁克最强大的子裔,则降落在巨龙之墙山脉中最高的山峰上,不知疲倦地监视着西方,以防龙父再度归来。

诸龙始祖则着陆于煞德群岛中,在这里他筑起新的巢穴和家园。托鲁克并未浪费时间休养伤口,而是立即开始征服岛屿上的居民,缔造一个将他当作神来敬拜的全新帝国。

起初,托鲁克派遣一位特使面见海盗王们,命令他们听其号令。然而海盗王们太过自负不愿听从,他们傲慢地低估了龙父的实力。托鲁克明白,他得杀一儆百。龙父用他那凋灭万物的龙息摧毁了海盗舰队中最强也是最大的战舰,玄黑号(Atramentous),将它和其上的船员全都转变成了有着永不动摇意志的不死仆从。在目睹了龙父的能为之后,所有人都拜倒在地祈求宽恕,只有一人例外。莫尔克拉奇(Moorcraig)大王独自躲在城堡的高墙背后顽固地抗命不尊,可惜这些高墙没能帮他挡住托鲁克那摧尽万物的烈焰。

在宣誓效忠龙父后,剩下的海盗王们被托鲁克转化成了十二位奎克斯的巫妖领主(lich lords),派去统治他的领土。这就是梦魇帝国的开始,它就是西伊茉伦的灾疫,碎湾以西的阴影。托鲁克不断扩充着军队,劫掠岛屿的资源,毁灭岛民们的灵魂。最终他将挥军讨伐自己的后代们。

干旱并未能阻止凯德帝国向安勃雷夺回土地,于是BR821年,马王战争(Horselord Wars)爆发了。从此这两大北方强国之间,开始了将近一个世纪断断续续的战争冲突。最终,凯德人证明自己拥有足够的人口和意志来征服一切敌人,无论需要付出多少血的代价。BR716年,黑戒城(Black Ring)的安勃雷王子被迫臣服于凯德皇帝,战争由此告终。柯斯卡成了凯德帝国的东都,而凯铎夫则依旧是帝国西面的首都。

在南方,卡斯比亚依旧繁荣昌盛,尤其是它最富饶的农田在这次干旱中幸存了下来。而弥德伦诸国则开始依附于卡斯比亚,虽无名义,但实际上已成了它麾下的保护国。众墙之城不断壮大,很快就被视为这个时代的奇迹,它是整个西伊茉伦之上无与伦比的城市,同时一度也是教育、发明和活跃的知识辩论中心。

BR712年,莫柔教会决定不再让自己的组织和信仰中心如此与世隔绝。虽然天赐神殿仍然作为要塞式的修道院,保护着圣遗物,不过教宗和圣议庭(Exordeum),也就是他的顾问议会,则迁入卡斯比亚的圣域。不久,圣拱大教堂(Archcourt Cathedral)开始建造,它是这一时代最伟大的建筑物。

大教堂是由一位名叫山伯特(Sambert)的天才所设计。山伯特是他所处年代中一位真正的男子汉,他是一名无法超越的雕刻家、画家、建筑师、工程师和石匠,此人献身于自己的杰作,以此向神明表达虔敬。虽然山伯特以数不清的宗教艺术和建筑作品为人们所铭记,但他最伟大的成就当属圣拱大教堂,这座独一无二的建筑有着壮丽的飞拱和尖顶,即便城里的曼诺斯教徒看了也满怀钦佩,它是对文明不容置疑地掌握的证明。BR605年,在他建造的伟大的莫柔圣像竣工后,山伯特升天成圣,他显圣发出的光辉照亮了一千三百年前莫柔登神的地方。

科技和革新在其他领域也不断进步着——BR753年,科珀琉斯(Copolius)著成《鼎合化新》(Crucibilus Synthetatus)一书,它是同时代中最详细的炼金术著作。得益于印刷术,这本书得到了广泛传播,为这一领域打造了共同的理论基础。工程师德拉高•沙瓦罗(Drago Salvoro)的著作具有更重大的意义,他在BR743年建造了第一台蒸汽引擎。活塞引擎也随之问世。BR698年,蒸汽引擎开始给凯德帝国大多数矿坑中的重型设备提供动力。矿石运输、筛选、钻探之类的机械开始改由蒸汽而非水力驱动了。

这些科技立即被邻国复制,应用在许多工业用途上。BR620年,托多的船舶工匠们率先开始建造蒸汽动力的船只。不久卡斯比亚也开始生产这类船舶。几乎就在同时,柯斯科生产出了第一辆蒸汽动力的火车头。凯德人甚至已经在开始建造从柯斯科到斯基洛夫地区矿山的铁路了,而此时随着敌意重重的入侵者跨过西方海洋,影响深远地在伊茉伦登陆,所有这些工程都被迫暂停了。伊茉伦漫长历史中最惨痛的悲剧降临了,一如这片土地曾历经了进步的黄金年代,秩序井然的幽影穿过梅瑞狄斯海——侵略者们驾着黑舰前来,一意征服!

QUOTE(边栏)
Exodus of the Divine Court
神圣王廷离世

当人类的土地进入理性年代时,另一个更古老也更先进的文明的继承者正在经历苦难岁月。在避世的艾奥斯国度中,精灵及其众神渐渐意识到宇宙陷入深深的失衡中,使得精灵子民的生命日益萎缩。生育率逐渐走低,平均寿命明显缩短,而疾病则频繁降临。行走于凡间的众神同这一种族衰退之势尽力斗争了许多个世纪,却徒劳无获。最终精灵诸神认定,是他们离开天原才导致了这个问题,因此他们必须重返乌尔卡昂。BR840年,在艾奥斯子民们的悲伤之中,神圣王廷告别各自的神殿启程离世,寻找返回天原的道路。

自此之后,几个曾供养着各自神明的艾奥斯城市开始陷入衰败。其中最显著的,是达刹(Darsael)城的居民,此城本是冬神尼梭的居处,这里的居民们决定离开艾奥斯进行一次朝圣之旅。他们聚集在一位名叫艾黎克(Aeric)的祭司与预言者麾下,他宣称得到了来自尼梭本尊的命令,这群精灵迁往凯铎北方的群山里。世易时移,他们成了尼斯(Nyss)精灵,一个更原始也更习惯游牧生活方式的精灵部落,尼斯精灵居住于破碎山脉(Shard Mountains)的冰封群山间。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7-06-05, 13:42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10-21, 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