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M:tSC] 法师:巫士圣战-第五章:角色-理性之子, The Order of Reason
gql921115
2014-07-28, 16:30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324
   27

Group: Builder
Posts: 117
Joined: 2011-11-27
Member No.: 46509


Artificers (High Artisans)
发明家协会(大工匠)


如果世界确实如我们所想的一样的话,那么每一个人确实都可以拥有法师的力量。在遥远的古代,有些人围坐在篝火旁与灵魂沟通,而另一部分人,作为工匠他们织造御寒的布匹,设计耕作的犁铧,最初的科学实践为这些倾向于解决实际问题的人带来了魔法的知识。

当后来的学者发现了高等数学的奥秘,掌握了这些强大知识的人也就得以利用它预测其他人所看不到的未来,他们成为了领袖和先哲。当他们行使魔法力量的同行们以神秘来遮掩自己技艺的同时,工匠们开始寻找作为世界万物构成基础的神圣几何,他们光辉的天赋也因而向这些启蒙者露出笑脸。

在图特摩斯法老与哈普谢尔女王的宫廷中,从世界各地前来聚会的工匠们彼此分享自己的研究成果与新的学说,他们建立起各色行会来教授新近启蒙的成员以古老的学识,那些拥有过人天赋的成员更是得以一窥人类最伟大造物中的神圣奥秘,这些大工匠随着创造了古文明社会最为璀璨的奇物——直至今日,这些伟大创造的遗迹仍然保留在曾经被叫做中原,希腊,埃及与巴比伦的土地上。

不幸的是,历史总是在告诫我们人类摧毁事物的能力总是和他们的创造力一样强大。在黑暗时代的漫漫长夜里,日耳曼蛮族洗掠与破坏了古罗马和希腊的辉煌城市;游牧的戎狄攻破中原帝国的巨垣,将不能夺走的东西付诸一炬;狂热的基督徒在亚历山大图书馆中肆意虐杀与焚书。在其后的漫长岁月里,无数学者在一次次的挫败中尝试恢复古代遗落的学问残片,工匠们被迫专注于手头上粗劣的活计而忘却了伟大的知识——幸好,在中原的御庭内,仍有一群自称为大司工(石龙五圣之民)的工匠,与他们远在东罗马帝国的同袍一起,在无数的岁月中坚持着训练一小部分神圣工匠的职责。终于,世界各地的发明家们再次聚集起来,这次他们建造了一座理性之神庙以纪念人类不朽的圣洁,人性与创造力。每一个工匠都必须在自己刻苦的设计与实验中解开属于他/她的天赋,将自己神奇的发明作为范式应用于大众,以此改变他们的劳苦,教化他们追随理性之路。

在发明家们看来,他们必须不断的磨练自己的技艺和发掘更神奇的灵感,而非把精力放在政治与阴谋上。发明家圣殿的大门从不因为不同的信仰与性别而向求道者关闭,他们乐意接纳女性工匠与外族——诚然,人类可能并不是完美的造物,和谐也不是绝对的存在,但在艰苦的劳作与天才的灵感面前,人类确实是人人平等的。

在理性之子内部,发明家协会与石工兄弟会是最为默契的搭档:后者乐于将先进的技术普及和应用到所有的劳动者手中,而前者则不断地挑战理论的极限,实验着戴达罗斯之徒军械库里最新和最强的机械,武器与装置。在发明家协会内部,人们因为自己所擅长的技艺而分为四个行会:锻造大师(火神之子)创造复杂而先进的机械仪器;光明雄狮会(戏称为“吹火人”),研究炼金化学与其他神秘的调和配方;毕达哥拉斯之徒(也称算学师司衡人)追求数学理论和复杂的演算公式;以及在战争中试验协会强大武器的铁槌团执锤之手)。尽管和其他理性之子一样认同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天赋与统一的未来,但一个发明家的古怪设备与更神经的理论还是经常吓到其他的戴达罗斯之徒——当然大家通常这么说:如果你受得了他们的诡异态度和奇妙的习惯,那么你大概也就能窥见这些工匠超卓的才华。

Philosophy
思想概念:
人类最重要的成就即使发明新的事物:我们创造更精致准确的仪器,更强大有效的武器,更美轮美奂的艺术品。你创造的越多,你的存在就越接近与至上者,终有一天,你出自于内心的灵感之火将熔炼你的肉体,将你纯化精铸为更高的形态。

Tools and Style
方法和样式:
对于一个投身光辉奇艺的戴达罗斯之徒而言,你需要熟练而完善的技艺,耐得住艰苦的双手和充满奇思妙想的大脑——这三者是助我们提升向神性的关键所在。发明家们以此宣告了属于自己的成道之路:发条钟构,蒸汽动力,精密火器与新型金属,运用自己的灵感把这些组件结合在一起,发明家们就可以将简单的死物和机械转变为令人赞叹的科学奇迹。

耐心与体力并不是发明家们唯二从经年累月的创造中获得的东西,事实上,很多工匠都在自己的技术实践中染上了各类怪癖和奇行:为了在足以烤焦凡人的高温锻炉中工作,它们将自己的皮肤附上或刺青成防御性的图构,或是将自己的肢体接上钢铁铸造的器械和义肢。更有甚者,一些极端主义的发明家们已经开始实验“人类即为最伟大之机械”的疯狂理论,他们大幅度地增强和改造自己的身躯,有谣言甚至提到,即使死亡也无法让一个“钢人”工匠停止他的工作。

Organization
组织:
大多数的发明家都不使用严格的等级制度:一个优秀的工匠应当被授予功绩的表扬而非空洞的头衔。在各个行会内,每一组发明家都安排了外人难以解读的复杂职位,而一定要确定一个正式级别排列时,发明家协会以学徒(Apprentices)-工匠(Artisans)-师匠(Master)-高阶工匠(Grand Artisans)和典范(Epitoms)——基本上都是按照某人的技艺水平和声望来论排的。虽然在欧洲,中原和阿拉伯各有一个规模较大的发明家集会团体,但总体而言,这个组织的结构还是趋于个人化和混乱的。

大多数发明家都倾向于独立工作,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合作者——通常,这代表着一个出资援助他进行各种发明,实验和创作的金主。有一些社团可以做到在财政上自给自足,但大多数工匠都会寻找有大笔钱财或是权力,而且愿意支持自己发明事业的赞助者。作为回报,发明家(以及他的社团)会使用自己的造物援助出资赞助他们的人。

Maximi
大圣哲:
由选举而产生的一系列领导者,他们通常被冠名为戴达罗斯和阿里阿德涅(秘传为前者的学徒)。

Initiation
募新:
所有的发明家——即使是那些投身怪奇发明的成员——也必须从研修数学和手工艺开始召集的工匠之路。在他的觉醒之前或以后,一个发明家的新成员必须请求一个正式的工匠教授他基础的创作技艺,在他于自己的工作中展现出相关的天赋以后,光辉奇艺的大门才会对这个新手打开——他将掌握外人闻所未闻的工艺技巧,按照自己所在行会的礼仪接受各式各样的邀请和交流:从高雅上流但繁文缛节的欢迎仪式,到在锻炉前满身煤灰与铁渣甚至是硝烟战场上迎来的入会都有可能。

Daemon
戴蒙:发明家见到的精神指引者通常是火艺之缪斯——一个古代的杰出发明家或算学大师。

Affinities
擅长领域:力场与物质,岩石与金属元素

Followers
常见关系:石匠兄弟会员,使用火器的军人,雇佣兵,领主与亲王,商人,学徒,对仪器与战争机器感兴趣的权力者。

Concept
角色概念:发明大师,炼金术士,铁匠,建筑师,炮手,枪匠,艺术家,神机营,发条技师,弋天者工程师,屠龙枪手

Stereotypes
成见


宗派法师:熊孩子,都是傻了吧唧的熊孩子——没事就乱玩火不说,还经常燎到自己或者我们的家什。

戴达罗斯之徒:华美之神堂需万人之手才能建起。至于宗教意义,建筑工人,资金来源和卫生条件什么的,让其他人去解决;我们要干的事情是提供灵感,建筑材料和工程师——通天之塔始于我们精巧的设计。

唤魔者:把这些白蚁统统捏死或者丢进炉膛,不然上面说的通天塔就要塌啦!

异类:你应该学点正经的手艺,小子。当然,如果你能耐下心来,我可以教你几把…

劫夺者:万顷之巨垣里肯定有几块不对头的砖——除了我设计的作品以外。


“An Invention is like unto a child——a living product of sweat, blood, love and genius.”
一件发明之现世,正如一个婴儿之降诞,你必须为她的新生付出汗水,鲜血,热情和灵感。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gql921115: 2014-07-29, 11:43

Attached image(s)
Attached Image
TOP
gql921115
2014-07-28, 16:31
Post #2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324
   27

Group: Builder
Posts: 117
Joined: 2011-11-27
Member No.: 46509


Cabal of Pure Thought (Gabrielites)
纯思社(加百列使徒)


千年以来,上帝的教会一直在为福音所到之处的文明世界送去秩序的启蒙。在黑暗时代的长夜中,修道院扮演着扶贫济困,劝谕众生以及最重要的,为人们搭建起“信仰”堡垒的工作——教会所有的这些努力,皆是为了黑暗中的邪恶赶离它们如牲口般任意取食的无辜者。

而到了中世纪,神圣的教会已然是藏污纳垢之所在:使徒的后继者们出售“救赎”以渔利,修女的长袍之下藏的是淫秽与欲望,每个担任圣职的后来人都把自己与上位者的契约当成是在俗世赚取荣华富贵的一笔交易,虽然有些虔诚的信徒仍然免于被玷污,但根深蒂固的症结已然存在——在这神的地上之城被邪恶重重包围之际,炽天使加百列之骑士,福音的使者,将挺身而出,以神的名义将世界从堕入黑暗的命运中拯救出来。

在数年前,造物者将祂至高的智慧化为一道神启传递给了神仆克劳迪乌斯•德迪提西斯(Claudius Dediticius)。在此启示之中,天使长加百列号召神选之男女聚集起来,用自己的肩膀支撑圣彼得建立的今日已摇摇欲坠之教会。作为他的选民见证,天使长以自己的一吻激活了克劳迪乌斯内心的上帝之火,圣洁的力量伴随着他的觉醒奔涌而出。从这天起,每一个加百列使徒在觉醒之时都会在心中燃起神圣的火焰,激励他们为自己的使命而战斗。

克劳迪乌斯著下奉神纯思录(Revelation of the Pure Thought of God)作为自己宣布上帝意志的载体,当拥有“天赋”的基督徒纷纷加入新生的加百列之军团,他们开始走出罗马的教堂,遍布在查理曼大帝和异教徒们统治的欧洲大陆上。在这蛮荒的时代,加百列秘社支援着夺回圣地的十字军远征,在毫无文化教育可言的黑暗时代建立起图书馆和基础的学术体系。以“一个世界,一个信仰,一个教会”的旗帜作为指导方针,纯思社在圣彼得权柄的暗影下悄然构筑起来,秘密地击退一切敢于挑战上帝磐石的异端与阴谋。

丢下圣徒们已经被金钱,鲜血和秽恶染成斑斑污迹的修士长袍,纯思社的使徒们穿上了战士的铠甲——在所有的亵渎被清理干净之前,让一个污秽的教会统一信仰和世界又有何用?当白塔会议召集所有尊奉理性的公约组织集会时,加百列使徒也抱着希望能够扩展神之救赎的希望而加入了新成立的理性之子。而今,虽然仍有一些骑士相信理性之子可以得到救赎,不过大多数人已经对同袍失去了信心,有些骑士已经不惮于犯下了十诫之中的最后三条戒律(不可杀生,不可偷窃,不可说谎),但在今天这个非我即敌的情势下,加百列的使徒也只能希望上主能够宽恕他们为了最终的胜利而一时犯下的过错。

作为上帝的军团,加百列使徒的人员主要在三个方面执行上主的旨意:正道者(lllustroferatores),他们赈济贫困,医疗疾患,通过辩述以确实上帝之言,并查考经典以正教义;执信者(Poenitenti),这些使徒扶助贫弱,领受罪人的忏悔并探明无信者的阴谋;猎端者(Venatores Maleficorum),作为圣武士挥起长剑与战锤,与那些不接受温和劝诫的异端战斗。执行最后一种正义的使徒大多数属于“加百列之雄鹰”(Falcons of Gabriel)派,而另外两个分支,因为他们更为谦卑和温润的作风,则被归为“基督之白鸽”(Doves of Christ)派——虽然他们并不像雄鹰兄弟一样锋锐,但在一切和平的措施都无法挽回之前,这些使徒仍然保持着自己的希望。

作为公约组织的执剑人,加百列之雄鹰一方面秘密地保护上主的追随者(如失宠的圣殿骑士团成员和百年战争中流离失所的信徒),另一方面也积极地打击玷污神之造物的异端,暗夜族裔与无信者。虽然这些装备着整个理性之子最为精良武器与防护的圣武士只会在绝对必要的情况下参加战斗,但是作为加百列使徒中最常暴露于公众之中的部分,不可避免的,纯思社的在其他人看来也带上了他们的“好战狂热者”的形象。虽然大多数使徒更愿意让纯思社成为一个和平的组织,但是为了保护无辜,骑士的剑刃必须染血;更糟糕的情况是,随着教会一天天腐化堕落,存在与异界与黑暗中的怪物和邪教徒也正在磨利爪牙准备再次渗透和颠覆西方世界——即使付出再大的代价,使徒们也不会容许人类的灵魂再向地狱倾斜更多。

Philosophy
思想概念:
自基督在十字架上牺牲自己的鲜血干涸开始,人类就慢慢离弃了主与他的幼子和先知为我们带来的善。世界正在坠入黑暗与邪恶的螺旋,撒旦放声大笑,证实着我们根本就不需要多言的现实:末日之证已然显现。

唯有纯洁之灵魂才会拥有纯洁之思想;即使世人皆有原罪在身,我等也当尽力超脱俗世之恶,成就完善之形(加百列信徒不愿自称“戴达罗斯之徒”,因为后者的罪孽并未被赎清)。

Tools and Style
方法和样式:
神圣之火燃烧于每个加百列使徒的心中,这觉醒之火花为他们带来了属于自己的启迪——只有完全背弃信仰的灵魂才可能中断此一契约。加百列使徒作为强大的力量就是他们的祈祷,上帝的力量这是会响应虔诚者的愿望,而拥有实力的信徒也自然受到祂的嘉许。通过行使神迹,骑士们可以以只言片语说服群众(改变他们的心性);拯救苍生(治疗创伤与病痛);招来水与火(用来施以净化的洗礼);并强化自己的武器,护甲和刑具(以击破顽固的异端)。当他们需要保持隐蔽时,纯思社的信徒也会运用暗语,手势和藏匿与经典之中的断句作为沟通的密键。

Organization
组织:
白鸽派(平和之骑士)与雄鹰派(战斗之骑士)属于戴达罗斯之徒序列的基本编制,但按照和平工作与军事工作的领域排开。加百列使徒将他们的学徒等级称为侍僧(Aspirants),工坊则称圣殿(Temples);长老(Senatus)监管整个组织的运作并向大贤哲汇报。除开头衔的区别,所有的加百列使徒,包括女性,都被视为上帝军团的一员普通骑士(虽然在组织以外会有所不同)。在雄鹰派以下,这些圣武士还分为几个支派:圣殿骑士团(Templars),福泽之剑(Sword of Grace),上帝之犬(Die Wolffgilde)和铁锤修士会(Order of Hammer)。

Maximi
大贤哲
:1400年代早期-Girolama Gallo和Franceses Gillaume;1440年后:Bonifacio Valle和Gertrude de Aquino

Initiation
募新:
在觉醒以前,加百列使徒通常都会接到一次梦中神启作为征兆。这征兆将严格普通人指引像纯思社接纳新侍僧的导师,在后者的帮助下,新人可以接受必要的训练,教育和最终,引来属于他的擢圣仪式——加百列之吻:一系列漫长的诵经,圣餐,洗礼与其他繁琐的宗教祭仪,并最后以立誓的一吻告终。如果一个侍僧确实拥有觉醒的资质,那么他将在此期间被点燃圣火并正式加入纯思社;如果未能觉醒,那么他仍然会留在组织内,但只能做到会友的等级。

Daemon
戴蒙:
每一个加百列使徒都会在觉醒后获得一个个人的守护天使作为指导,教授与监护者。

Affinities
擅长领域:
力场,心灵与火元素

Followers
关系:
农民,圣职者,骑士与军人,猎巫人,学者,传教士

Concept
角色概念:
经院学者,僧侣,驱魔师,雄辩家,执刑者,宗教审判官,骑士与职业军人,医师,怪物杀手,主教与大主教的侍从

Stereotypes
成见


宗派法师:异教徒,怪物和狂人——我们之所以建立起纯思社就是为了将他们的威胁从人类世界移去。虽然他们中的有些人确实算得上有点天分或者能力,不过异端就是异端,异端必须被清除!尤为可恨的是那些自称神之音的颂唱者,他们的呼号不过是给撒旦之城的混乱里多加进几分噪音——也许有人会宽恕他们,但我的剑表示:不行!

戴达罗斯之徒:我们需要盟友——特别是还有说服他们转向神之恩泽希望的盟友。但在此之前,警惕他们的行为,尽你所能去引导他们而不是听其命而为。

唤魔者:汝又复何言?

异类:掉进撒旦花园里的迷路小孩…我们需要把他们拖出来,摘掉魔鬼的枝枝叶叶。

劫夺者:恶魔的疯狂驱使他们行动,唯有慈悲与祛除才能净化他们可悲的灵魂。



God gave light to the world.
Let us up hold it with wisdom and honor.
神为我们的世界带来光。
我们需要智慧与忠诚,将这礼物高举。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gql921115: 2014-08-30, 03:44

Attached image(s)
Attached Image
TOP
Bozar
2014-07-28, 17:03
Post #3


GEEKs will Eventually Evolve into Kryptonians. | All my jokes are cries for help.
Group Icon
 1370
   77

Group: Avatar
Posts: 1135
Joined: 2008-05-18
Member No.: 21346


有几个小问题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smile.gif)

QUOTE
那么你大概也就能窥见这些工匠超卓的才华

(秘传为前者的学徒)

这两句结尾似乎缺了句号?

QUOTE
住艰苦的双手和充满奇思妙想的大脑

“耐的住”应该是“耐得住”
TOP
gql921115
2014-07-30, 00:14
Post #4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324
   27

Group: Builder
Posts: 117
Joined: 2011-11-27
Member No.: 46509


Celestial Master
天体大师


当最初的一批觉醒者几乎是在本能的指引下抬头眺望夜空,他们就知道了人类的命运正书写在这些天体的构图中。在他们之后,偏离上帝教诲的占星家们自嘲为“天体大师”,这些离经叛道的中世纪法师直起低垂已久的目光而仰头窥探天上的奥秘。在最寂静的夜晚,天体大师架起粗陋的望远镜,低声祈祷自己在被太空中的群星逼疯以前能够找到希望已久的答案。

对于这些放肆的法师来说,天体的组合——太阳,行星与其他星球的设置即是隐藏着宇宙秘密的代码。而天体大师们并不仅仅满足于在地球上窥探这些设计——他们的雄心壮志直抵苍穹之上,在天国的大门前叩响觐见造物者的请求。

古巴比伦与埃及的祭司是第一批测量和绘制星图的觉醒者——他们也从此开启了人类的星之梦。随着逐渐壮大的人类社群对于精确历法,时间与气候的要求不断增长,占星师们用自己的知识划分出了年,月,周,日之区分,虽然天体,神性与人类之间的联系仍弗以触及,但在安东尼奥•维里奥与他的赞助人(与女主)玛丽安娜•莎宾的支持下,数百名天体大师建起了星之学园(Colliegium Astrologia)以培训未来的占星师与探险者。这些不满足于人类的存在只是天堂玩偶的大师们积极投身于探索事业:他们厌倦了观察和记录现象的发生,而是转而尝试涉入它们。终于,在“天体大师”成为这些占星家与哲学家的官方旗号以后,成员们开始操弄连其他启蒙者都怀疑其可能性而敬而远之的装置,尝试追随传说中飞升于天际的英雄和贤士们升华的脚步,天体大师也开始了自己对于青空的攀升——困难重重,险而又险。

但是,他们坚信自己一定会成功。


最早的尝试基于“世界之边际”——“古遗之路”(The Ruined Road)或者“永延之路”(The Long Road)的理论。天体大师们准备了最好的舰船,最勇敢的人手与万全的准备,将地平线尽头延伸出的直线作为起飞的航道。当舰船离开海洋的泡沫,凭着天体运行发出的美妙音乐,水手们努力向前,趁着星际间的流风向其他世界驶去——他们成功了。

然而,永延之路危险而不可捉摸。在此之后,无数的天空行者一去不返或失望的发现自己直到看见另一片陆地也不曾飞向天空。随着在陆地上尝试在永延之路上旅行的计划宣告失败,一个天才的船长贝尔纳多•马尔扎尼发明了一种能够垂直升降,而非依赖直线脱离地面的飞行船,并且成功地将数名船员带上了月球并返回。虽然再回来,马尔扎你在一次这种简陋的弋天者事故中丧生,但以他的贡献为基础,越来越多的天体大师得以策划和展开伟大远征(Profundum Expeditio)——直接航向其他的星球而不必仅仅尝试脱离大地的旅行。

在今天的世界,天体大师已经完善了组织内的测量——建设——探索分工。普罗米修斯社(House of Prometheus)绘制航线图与测量飞行轨道,在故纸堆中翻找先贤曾经描述过的星体位置;戴达罗斯社(House of Daedalus)则与石匠兄弟会和发明家一起设计与建造可以支持航天的神奇舰船,装备强大的机械动力与武装以应对远征中可能发生的任何危险;日神社(House of Helios)的勇敢水手与领航员乘上这些“弋天者”直入云霄,而根据他们的汇报与记录,月神社(House of Selene)的占星师撰写新的理论和报告,并做出新的预报与建言;最后,隐藏在众人之后的卡珊德拉社(House of Cassandra),这些先知的视野则比其他天体大师更加遥远而灰暗。根据他们的发现,地球只是无尽的宇宙虚空中一个小小的孤岛,而在黑暗的彼界与群星之间,无数恐怖的存在正在等待着侵蚀我们的世界。虽然这些几乎对所有的宗教信仰与科学研究来说都属于离经叛道的预言并没有多少人相信,但许许多多的卡珊德拉大师仍然将最具破坏力的战争机器安装到他们的弋天者上,并在漂泊于宇宙的旅途中击败任何胆敢侵犯地球的异界来客。尽管如此,天体大师的其他支派还是尽力掩盖卡珊德拉社的发现与行动——他们都很清楚,如果被狂热的信徒(如加百列使徒)发现这些“渎神”的研究与理论,整个公约组织的成就都会毁于一旦。

总体而言,天体大师是一个拥有相当财力的公约组织。很多普罗米修斯社与戴达罗斯社的成员都拥有财富和权威,或是拥有可以在这些方面支援他们的赞助人。巨大的经济力量使得天体大师可以为那些在伟大远征中做出突出贡献的成员颁发巨额奖励,而对更多人来说,他们渴望的是比金钱和名望更有吸引力的事物——探索神造宇宙的不朽秘密。而与之相反,一小群更有经验,但也更悲观主义的天体大师则声称,人类的力量也许可以触及天空,但在那无垠的群星间则是我们所不应看到的事物。

Philosophy
思想概念:
在星海之中蕴含着力量,但只有聪慧而经验丰富的探索者可以寻找和利用它。知识即是解开我们身上无知之枷锁的钥匙——将你的手伸向青空,那便是获取自由之所在。

Tools and Style
方法与样式:
运用着难解的数学公式与神秘的“时光术”,天体大师们可以借此起开时空之间的门扉。在优秀的占星师手中,星象图可以用来推演预言,甚至能作为指引社会,探知人世,导向航道甚至是弋天工具本身。除了这些本来就已经让人匪夷所思的装置,普罗米修斯社创造过可以引导强大元素能量的人造“星星”,而其他天体大师从异界带回的动植物,矿石与其他样本更是可以让地球上的人们怀疑造物者的意志…

Organization
组织
:天体大师内部的各个社团基本上是各自为政,每个工坊的头领(Magistrate)按照最合适的情况安排工作,然后下面的人执行。每年两次,这些头领会前往法国巴黎进行会面,并在一周内协调行动和制度必要的规章。在出航以后,每艘弋天者也同样是名义和组织上属于天体大师或探索者这些公约组织,但拥有完全自主权力的实体——只要他们的行动不触犯头领们的个人权利并能带回利润。除此之外,组织的另一个亮点是女性的地位,相当多弋天者船长和占星师都是由女人担任的,她们为整个公约组织的运作做出了无法替代的贡献(和同样无法替代的位置)。

Maximi
大贤哲:
凯撒•德•博尔托与莎毕娜•维尔玛娜(玛丽安娜•莎宾的重孙女)

Imitation
募新
:天体大师首要的品格就是勇敢无畏——懦夫甚至连抬头看看天都会被吓到。所以,希望加入的新人必须要拥有过人的胆识,智慧,机敏与感知力。一个优秀的候选者需要找到愿意接纳自己的导师,而根据后者的社团需求,新入的成员将接到不同类型的任务。

Daemon
戴蒙:
在梦境中,星象的预言会指引天体大师的方向,教导他们,甚至是惩罚他们。

Affinities
擅长领域:
空间,精魂和气元素

Followers
关系:
贸易巨头,需要占星服务的金主,造船匠,水手,学者,激进派哲学家

Concepts
角色概念:
弋天者船长,观星者,占星师,疯狂发明家,恐惧的先知,困惑的科学家

Stereotypes
成见


宗派法师:如果你对他们多点认识,其实这些人还不坏——有点自高自大而且乱成一团,不过倒是不缺雄心壮志。

戴达罗斯之徒:必要之恶,说到底我们还是需要人帮忙才能飞上天去。除了这个理由,地上已经乱七八糟到没有看门狗吠几声就不行了…

唤魔者:可怜的家伙们,虽然他们在有些事情上是对的…不,不可能。

异类:哈?难道不是所有的“法师”都去搞他们的什么秘学九宗去了吗?

劫夺者:烦死人,滚啦…


To one who can touch the skies, nothing is impossible; if those skies seem infinite, then their power is also infinite.
只要你能轻触天空,一切皆有可能;如果天际无限,那么它们存在的潜能也同样无穷无尽。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gql921115: 2014-07-30, 01:14

Attached image(s)
Attached Image
TOP
gql921115
2014-07-31, 19:18
Post #5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324
   27

Group: Builder
Posts: 117
Joined: 2011-11-27
Member No.: 46509


Craftmasons
石匠兄弟会

从字面上与实际两方面,石匠兄弟会都可以称之为理性之子的建设者。数世纪以来,石匠们一直在集合流散在世界各地的觉醒者,帮助他们在大众的掩蔽下建立工坊,并以神圣秘学的力量回报这些沉睡的守护者。石匠兄弟会是一群谦卑的人:相对于其他公约组织偏好的高大圣殿与塔楼,他们更喜欢朴素的教堂与工场——但是,这些深入人民的法师并不像外人所想的那样广受欢迎,不但是因为兄弟会将自己的真实存在隐藏在社会的目光之外,事实上,也是石匠们打响了理性之子与秘学九宗之间升华之战的第一枪。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这些“平民之子”公开宣称,人人生而平等,无论是布衣还是望族,巨富或是贫儿,抑或觉醒者与凡人。

在有史以来第一次大工匠的集会上,分享神圣几何知识和古代思想的建筑师聚集起来,他们广泛探讨数式,元素存在,人类灵魂中普遍的神性火花这些议题,以自己的建筑技术与发明创造,建筑师探索圣泉(Cray)与叠影(Shallowing)构成之奥秘,并最终运用魔法追踪与强化具备这些神奇能量的地域。当他们以砖石砌成的长垣展示人类拥有运用世界上一起能够利用和组合的事物,将之统一,聚合而展现出更为伟大的存在时,石匠兄弟会也就随之成立了。

在繁荣的罗马帝国彻底垮台以后,仍有如戒律学社(Collegium Praecepti)这样的秘密组织保存着帝国一度兴旺的炼金术,建筑学以及交通贸易方面许许多多的学识。在黑暗时代,高傲与互相妒忌驱使他们四分五裂成小小的结社——每一个派别都掌握了一些神圣几何学的鳞角,但里真正的光辉奇艺又去之甚远。终于,一些富有远见而智慧过人的石匠们还是因为复兴统一的共同理念而走到一起,为了统和互相争斗的石匠派别,这些大师宣布,新的兄弟会将不再以技艺或地位之高低来决定每个成员的位置——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无论贵贱,贫富与天赋。

慢慢地,统一的石匠兄弟会开始和沉睡者中的建筑师联手,在大地上建起一座座教堂,收集和整理遗落的古代资料。虽然有时工坊之间的争执和对抗会暂时拖慢此一进程,但随着石匠联盟的愈发壮大,这座从兄弟会成立以来就在修筑的巨墙也就越发牢固。当兄弟会在沃夫刚•冯•瑞斯曼的号召下全体集结起来,他们建设的教堂网络便成为了组织间交流的门户;而当石匠们与赫尔墨斯秘会的魔法师之间爆发升华之战的第一次战役时,这门户又成为了林立在平民一侧的堡垒。

平民必须要有自己的堡垒。当兄弟会的大师们翻阅虫蛀发黄的古卷,他们发现,在超自然主宰的控制与猎食下,数量巨大但对自己的茅屋以外的黑暗毫无防备的沉睡者绝无任何防御与反抗的能力,他们将一代又一代的困在这暗夜族裔构造的迷宫中。于是,石匠们拿起自己的铁锤开始砸破这黑色囚牢的外壁。首先,他们从古代的文献中寻找自己对手的弱点与强项,同时鼓励自由贸易与先进的工业技术在社会中得到认同。在有必要的情况下,兄弟会同样以自己掌握的高等武器——火炮,十字弓,希腊火以及其他令黑暗时代的人匪夷所思的装备援助反抗自己神秘统治者的平民。而石匠的重锤击出的最强一击——全体公约组织在白塔的集会——从根本上动摇了这座曾经牢不可破的迷宫,让它摇摇欲坠。

在理性之子成立的一个世纪后,石匠兄弟会俨然已经成为“平民法师”的代言人。和他们擅长幕后操作与诡秘的魔法师对手不同,石匠兄弟会用自己简朴的形象和扎实能干的作风,团结起了全体沉睡者与启蒙者中的杰出工匠。谦逊但实力庞大,石匠兄弟会仍然遵循着虽然有些落伍,但绝对多做少说的古风。

但在今天,石匠们辛苦修筑的堡垒已经是黑云压城:赫尔墨斯的大法师发誓要报迷雾峰被攻陷的一箭之仇;在兄弟会内部,石匠工坊之间的争斗再次燃起;虽然获得了启蒙者的帮助,但越来越多的农民起义开始被掌握强大武力和财力的王权镇压下去。更灰暗的现实则来自高阶行会——这个在石匠兄弟会的活动下繁盛兴起的公约组织公然嘲笑前辈的价值观,总之,对石匠们来说,现在已经到了在暴风雨吹袭而来之前糊好墙的时候了。

另外一个问题则出自理性之子内部。多数公约组织都将石匠兄弟会当做可以利用的工具看待,并以种种阴谋伎俩挑动这些简单的工匠作为他们抵挡麻烦的盾牌。无法忍受这种待遇的兄弟会虽然仍然作为理性之子的奠基人仍然留在组织内,但一些大建筑师已经开始急流勇退。更有甚者,新晋的激进石匠甚至加入了拆台先辈们一手建立的理性之子的行动,比如不列颠的史蒂芬•崔凡纳斯(化名罗宾•胡德),一些石匠组织起各自为战的秘密社团和法外强徒,以实际行为开始从内部破坏兄弟会的堡垒。

Philosophy
思想概念:
懒惰而罪恶缠身的法师使用他们的巫术为自己谋取私利,而必须勤劳工作,我们才能发现善与美;不完美的事物会催生崩坏,就如同地基不稳或房梁歪斜的屋子。我们必须将这些劣质品推倒,建立起新的,更好的事物。

当造物者以六日之辛劳建造我们的世界,祂以自己的印记标注了世上最美好的事物——如,99片花瓣的玫瑰,全部围绕一颗花蕊成长,这寓意着美好必须以统一来实现。统一也意味着力量,就如玫瑰的天然美不可能通过四散的花瓣来表现而必须是完整的一朵一样。我们的劳动也正是如此,以你的手在这世界上留下印记,我们方能追随神的脚步——如祂完成世界之时留下的印记一样。

Tools and Style
方法与样式:
魔法即是工艺,法术即是建设,而非“施放”。一件最强大最完善的造物,即是石匠之艺的顶峰。一个石匠的工具——杠杆,凿子,角尺,梯子,石工锤——越优秀,他就可以借此表现出越强大的能力。较次级的工具——枪械,火炮,连射弩——虽然它们不能用来造物,但是对于石匠来说,这些武器也代表着他们破旧立新的手段。

Organization
组织:
在各工坊之间,石匠兄弟会共设立了33级戴达罗斯之徒的官方层级。这个庞大的公约组织共有9个分会:银杯会(医疗者),金币会(商人),梯级会(政治改革家),宝剑会(军人),毒芹会(刺客与间谍),铁凿会(建筑师),箭羽会(慈善机构),砖石会(劳工)书卷会(教师与书记)。有些成员曾经提及兄弟会内有一个神秘的“长老内环”(Elder Circle)隐藏在灵界秘密地操控大贤哲的选举过程,但是迄今为止这类谣言还从未被证实过。

Maximi
大贤哲:
每年兄弟会都会推举一名最优秀的工人担当领导职位。

Initiation
募新:
很多工匠曾经都只是普通的手艺人,直到他们在和其他兄弟会成员一起工作时偶然发现了自己的天赋。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潜在的觉醒者会在自己模拟一座建筑大师修建的杰作中时陷入冥想,任何因此而获得全新的认识和理解。在此之后,一个石匠会为新加入的兄弟设立一系列测试,如果他成功通过,则可以加入兄弟会;如果不能,那么他仍然可以作为一个受到尊敬的工人在组织中劳动。

Daemon
代蒙:
大多数石匠将“戴蒙”的概念视为魔鬼的诱惑与迷障而非启迪;与之相反,他们将已经逝去的古代大工匠看做是已然升华的先贤,并接受这些精魂的指引。

Affinities
擅长领域:
物质与土元素

Followers
关系:
工人,军人,激进圣职者,商人,盗匪,助产士,药剂师

Concepts
角色概念:
导师,先见的工匠,改革主义者,诺斯替主义神学家,工坊主,强盗头子,工头,建筑师,神秘学者,火器工匠,怪物杀手

Stereotypes
成见


宗派法师:暴君与吸血鬼!这些骑在人民头上的混蛋大人们让上帝的圣殿乌七八糟。

戴达罗斯之徒:除了发明家的手艺还值得称道,这座晃晃悠悠的殿堂确实已经到了需要推倒重建的时候了。见鬼,要返工真是件丢脸又累人的工作…

唤魔者:疯子盖的疯人院,总会有几个人飞出来。

异类:有些家伙勉强算可造之材,其他的歪瓜裂枣还是敲碎填砖缝好啰。

劫夺者:大风刮起的灰渣和沙土。



The mightiest miracle is a sample task done rightly
不世之功,成于正基。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gql921115: 2014-07-31, 19:20

Attached image(s)
Attached Image
TOP
limengan
2014-08-01, 20:51
Post #6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简直赞美!求加楼主QQ号,以便经常能讨论请教。
TOP
gql921115
2014-08-04, 02:46
Post #7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324
   27

Group: Builder
Posts: 117
Joined: 2011-11-27
Member No.: 46509


Void Seekers (Explorators)
空间探索者(探险家)


对于地图边缘的未知世界,人们总是抱着既恐惧其遥远,又渴望能把它勾勒出来这种矛盾的心态——就像是“内有巨龙“的警示牌可能会吓走胆小的农夫,但也总是会招来屠龙勇者一样。对于探险家来说,他们就是猎杀这只叫做“无知”的巨龙的勇者——一手持剑,一手绘制地图。这群自高自大,浑身是胆的家伙宣称,我们的新历史就要从地球仪的空白出开始书写。

“山的另一边总会有金子”的古谚让探险家的前辈——对目前的状况绝望或穷极无聊——的人们踏上了最早的探索之路。而且毫不意外的,那些足够有勇气的先行者总是能满载而归。腓尼基人,中国人,埃及人和挪威人在探索的过程中建立了辽阔的帝国。在追索的过程中,最为伟大的行者们不但开辟了航道和商路,也学会了如何在其中运用神奇的旅行之技艺。。

于是,无数的冒险者公会在世界各地的港口兴起。虽然大多数早期的探险家只是普通的造船师与经验丰富的旅行者和水手,他们中也有一些已经启蒙的大师着手搜集各公会的报告与发现,整理各国的地图和记录,并将这些珍贵的资料教授给其他有潜力的学者与航海士。和石匠兄弟会一样,探险家们也从自己专业的工具和技艺中启迪了魔法的力量就像。操控风向与洋流的过程一样,探险家以工具——舰船,图标,司南,绳索和刀剑,驾驭着魔法的波浪。当一个人为他发现的新地标命名时,他就会获得这片新世界赐予的力量,随着这些学问的流行。冒险者们确立了自己的目标:发现,并掌握。

但是,冒险者公会之间激烈的竞争随着罗马帝国的衰落而偃旗息鼓了。幸而,伟大的丝绸之路东方与坚固的拜占庭堡垒仍然有一些公会保留了旅行的古代知识和技艺。被探险家们的能力所吸引,意大利的天体大师向他们伸出了橄榄枝——在白塔集会上,天体大师为其他理性之子介绍了公约组织中的新成员——空间探索者。

在今天,空间探索者已经是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公约组织了。无论是凡人的君主们要开疆扩土,还是巨贾们要联络商道,探险家们都可以找到真正意义上的“路子”。当天体大师的弋天者飞上云霄时,探险家们的船只也扬帆起航,将新的大陆描绘在他们的地图上。

七个投身不同探索领域的公会在空间探索者的旗帜下合力向前。当奥德赛桨手(Odysseans)们的海船划开无尽的大洋时,亚历山大团(Alexandrians)的冒险家则穿越茫茫荒原;圣杯骑士团(The Order of the Grail)披荆斩棘,通过神秘的仪式揭示不为人知的世界角落,而圣保罗使徒(League of Paul)则将上帝福音远传广播,清洁旷野中的魔鬼污染和迷信无知;海格力斯团(Herculinian Compact)的勇士们仿效他们命名楷模的十二试炼,斩杀旅途中袭来的怪物并保卫自己的队友,在所有探险家的背后,铁锚蓬帆匠(Forge and Sail),或利西亚之民(Lycians)制造出坚固耐久的航船,工具和武器支援着同仁们朝着更远的目标出发。最后,阿波罗绘师(Scribes of Apollo)则与老朋友天体大师一道,为星星和地球的位置进行丈量与制图。

注:利西亚,今土耳其安托利亚地区,传说其居民是造船的好手和无敌的商人/海盗

如他们的名字所示,空间探索者是一个在某种程度上十分矛盾的组织。作为“探索者”,他们不仅仅是为了土地和贸易,而更多的是探寻更多的事物与知识来填补他们手中的地图,怪物指南和历史档案;而“空间”则弗无边际,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才能真正的成为已知。除此之外,空间探索者的任务也是混杂着各种各样的野心和看法,对于教廷来说,他们带着传教士“教化蛮夷”,对于统治者来说,他们的舰队“征服四海”,而对于为他们服务的水手和士兵,这些家伙只是想“发一笔财”——但是,对于空间探索者自己而言,他们只希望“了解”。在整个世界都被人类完全“了解”以前,他们探索的步伐将不会停止。

和其他公约组织的同仁相比,探险家通常来得更加朴实,厚重而暴脾气。这些粗中有细,勇敢无畏的冒险者在机会出现时会按紧帽子一头扎进风暴里然后再全须全尾的跑出来。女性探险家通常引人注目的潇洒不羁,而男人们则总是有一肚子令人骄傲(对某些人来说可能是值得嫉妒)的故事可讲——当这些靴子上染着海盐或是沙尘的家伙晃进酒馆,大家就知道有世界其他的地方的新闻到了。即使是组织中的学者也以他们敢于冒险的作风而闻名,事实上,少有几个空间探索者会一辈子只和书面知识打交道——只要能眼见为实,即使在狂风暴雨的中心他们也不会皱一皱眉头。

Philosophy
思想概念:
新的大陆?画张地图;神奇的独角兽?捉来看看;祭司王约翰的圣地?我们出发!上帝为他的人类子民设计了如此之多的考验,只有最勇敢的探索者才能解开他们,把其他人从固步自封,担惊受怕的一小片土地带到更广阔的世界中。属于人类的世界将由我们建起!

注:祭司王约翰(Prester John),一译约翰教长,中世纪传说中在东方存在的一个基督徒王国的国王,后来证实为信仰科普特基督教的埃塞俄比亚。

Tools and Style
方法和样式:
尽管探险家的工坊图书馆里藏有无数遥远土地的秘密,但这些戴达罗斯之徒还是偏好运用手头上的方便资源——舰炮,六分仪,图表和望远镜——实用主义优先。献给太阳的祷文,海鸟组成的讯号,那个唤起元素精魂的咒语——别管它们可不科学,至少能够保住大家的性命才是关键。当船只在新土地上抛锚,探险家们也会举行特别的命名和洗礼仪式,来确保神秘的新领域不会过于危险。

虽然航海常识表明女人往往是船上的祸水,但探险家们都知道,风和浪经常对女人要更宽容一些。很多船上都专门有一名“水巫女”来解决麻烦的事态——虽然这种迷信不受人待见,不过真的在白浪翻天的时候谁还管得了那么多?

Organization
组织:
每一条探险家的舰船都相当于一个独立的工坊,由她的船长(等同于工坊头领)全权负责。规模更大一些的工坊可能也会控制一座繁忙的港口或某条重要商路。在头领和司事(Facilitators)(以及其他公约组织成员)的管理下有序地输送来自其他地方的探险队伍。

Maximi
大贤哲:
因为西班牙,意大利与葡萄牙在航路与探索权上的你争我斗,这个位置一直是三天下马五天换人。

Imitation
募新:
每一个新人都必须靠自己一段旅行的经历来作为敲门砖:这必须是她从未去过的地方,她得为其他人带来土产作为证明,并且为她希望加入的工坊撰写关于这次旅行的记录,在此之后还有一系列其他的考验。人工在旅行中她成功的觉醒,那么新的探险家就会加入组织;如果未能觉醒则成为会友。当然,会友并不一定比启蒙者位置更低下——魔法并不是最强的能力,知识,勇气和经验往往被证明是更有用的品质。

Daemon
戴蒙:
一种特定的动物——信天翁,鹰,燕子或马——常常出现并将它的主人带到正确的路上。

Affinities
擅长领域:
空间,精魂和水元素

Followers
关系:
水手,制图师,王室,猎人,富豪,传教士,流莺,新世界征服者,海盗,家庭

Concepts
角色概念:
冒险者,航海士,水巫女,怪物指南编辑,船长,潜水员,传教士,博物学家

Stereotypes
成见


宗派法师:他们有危险麻烦的政客也有吱哇乱叫的蛮子。我?我有一大堆对付蛮子的经验,所以把后者交给我好了。

戴达罗斯之徒:开船需要顺风,但风也能掀翻一艘好船。占星师或者医师或者炮匠我统统欢迎,不过留神高阶行会的那帮夏洛克——他们有的是钱没错,不过肯定会从你身上赚去更多。

唤魔者:地狱的火沙漠的风,都比不上这些混蛋的心肠更狠。

异类:买票,上船。

劫夺者:会走路的狂风暴雨,说的就是他们。



Are you brave enough to enter the Dragon`s lair and come out with one of his scales? I wager not!
你小子敢进龙穴摘它一片逆鳞拿来吗?我赌你没那个种!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gql921115: 2014-08-30, 03:41

Attached image(s)
Attached Image
TOP
gql921115
2014-08-26, 18:02
Post #8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324
   27

Group: Builder
Posts: 117
Joined: 2011-11-27
Member No.: 46509


Hippocratic Circle (Cosians)
希波克拉底誓环(科希安会)


有什么学问或技艺比研究人类身体的秘密更为复杂(或者,深奥)?如创世纪所言,上帝依自己的面容创造了人类,又赋予我们以支配大地的权力;然而,当亚当和夏娃的走出乐园,祂又诅咒了他们的子嗣,使撒旦的力量能胜过凡人。那么,同时存在着神圣与不洁的人类,即作为神性的光鉴,又承载着疾患与肉欲的负担,只有最为勇敢,睿智而又不循礼法的法师才有可能真正的了解这一宏伟设计的奥妙所在——这也正是希波克拉底誓环所孜孜以求的知识:医术。

在古早的时代,已经有诸如英霍蒂普(Imotep),神农氏,希罗菲卢斯(Herophilus)及希波克拉底等启蒙名医教徒授业。在凡人原始的医疗技术之上,这些大师发展处了更先进而完善的医学和药学,并将这些珍贵的知识通过有天分的学生代代相传。在古希腊,希波克拉底组建起第一个医者行会并将其命名为科希安会,科希安会员治疗疾病,研究促使人类健康长寿的炼金学秘方,并致力于改善城邦间的教育与卫生状况。而除去这些光鲜的外表,科希安会的内部则研究着更加阴暗而可怕,连希波克拉底本人都严加禁止的学问:创造新种类的生命。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医师们解剖各种各样的生物,转换它们的四体液构成。一些成功的“造物”深深地被囚禁在协会大厅的地下,只在医师们需要的时候才释放出来撕碎科希安的敌人。

在罗马帝国崩溃以后,除了远东和中东地区的一些协会分支外,欧洲大陆的科希安会同他们掌握的古老秘密几乎散失殆尽,只有拜占庭帝国仍然保留了一部分西方的科希安会员。在白塔集会上,这些希波克拉底门徒的末裔重新聚合起誓环的旗帜,作为一个公约组织加入了新成立的理性之子,并将他们掌握的医术带回了欧洲。

不过这并非医师们安稳发展的开始。随着中世纪疯狂肆虐的瘟疫四处蔓延,为数不多的科希安会员也不得不奔波于各国之间,将启蒙医学的领域扩展到他们救死扶伤的每一个城镇。然而,和掌握着与上帝教义完全不同的知识和技艺,医师们与教会之间的争斗从未停歇——自然也鲜少胜利。一座座医院被审判官烧成白地,往往也不放过其中的病人和医生,这些暴行迫使科希安会退守到幽深的大学和实验室,以及乡间的小诊所里。唯一的一座被准许开放的大型医院,勃兰登堡病院(Brandenburg Krankenhause),因为处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庇护之下而得以幸免。除此之外,其他的医师都只能以教授符号学作为掩护,在暗地里将最有天分的学徒聚集起来传递“禁忌”的医学知识。

虽然大多数中世纪的沉睡者的医生仍然在黑暗中胡乱摸索,但在科希安医师的手中,传自希腊,埃及与阿拉伯的先进医术,以及盖伦发展的体液学说则领先着整个西方的医疗发展进度。在科希安会内,下属的四个医学派别掌握着不同类型的技术。曼陀罗学派(House of Mandrake)研究草药学和农业技术;火炬学派(House of Fire)派出的旅行医生制止死亡瘟疫的疯狂蔓延,并研究克制顽固疾病的解药;书册学派(House of Book)的教师利用印刷与抄写的知识传播先进医术,而柳叶刀学派(House of Knives)的可怖医师则专精于切除,放血与缝合的外科技艺。另外,一个并非由医疗者组成的派别,防疫社(Phylaxoi)训练战士保护医师们的治疗与研究工作。最后,隐秘的炼金术士组织奥林帕斯学派(House of Olympus)仍然继续着对于人类不朽与制造新品种生物的实验。

科希安会的组织包含了来自各行各业的生命挽救者:双手常染满鲜血的助产士,乡间的草药大夫,出没战场的外科医生,依靠占星术和书本工作的宫廷医师,以及从实验中积累经验的动物学家和植物学家。对于每一个科希安会员来说,无论他们是通过星象与图解治疗,追逐瘟疫流窜的脚步,又或是在阴森可怕的地下实验室里解剖血腥的尸体,繁琐复杂的日常工作,令人反胃的病历与实验记录都将长时间的伴随着他们。虽然这个公约组织里聚集着各色各样的人,但在他们中只有最坚韧,最聪慧的那一群才能真正触及到上帝所设计的生命之秘——而了解这一点也不过只是一个科希安医师探索旅程的开始而已。

Philosophy
思想概念
:就像木匠修整木料,石匠凿刻石材,科希安医师专注于掌握植物,肉体与体液的形式。即使我们不能直接从大自然中搜寻神性的存在,我们也可以尝试从生命中发掘神为我们留下的升华的钥匙。世界并非祂禁锢我们的牢笼,而是充满奇迹的宝库。

Tools and Style
方法与样式:
起源于异教的典礼,综合了上帝教诲以外的外国学识,希波克拉底之技艺深入探寻生命的结构,并勇于探索更为伟大的发现。一个科希安医师随身总是带着救死扶伤,治愈恶疾的草药,药水,义肢与手术工具,从生死人肉白骨到创造人造人(Homunculi)与活化的植被都不成问题。当然,作为生命的给予者与守护者,在他们认为必要的时候,医师的手与药剂同样能迅速而冰冷地夺取生命存在的权利。

Organization
组织:
大多数科希安会的工坊都隐蔽地设置在大学与诊所中。医师们使用戴达罗斯之徒的标准位阶,但通常使用医士(Medici)来代表智匠(Respondent)硕学医师(Doctori)来代表高阶智匠(Honori),指导医师(Praceptori)来代表推事(Magistrates),大贤哲则被尊称为祖父(Praavus)主母(Proavia)。在所有的公约组织中,科希安会是最尊重其女性成员的一个。

虽然从普通人的角度看他们的技术已经相当先进了,但整个科希安会的组织结构仍然是古希腊-罗马式的行会集合体-每一个派系都有自己的方针和发言权。最近,两个对立的派别,来自中国的华佗派(House of Hua To)和阿拉伯世界的慈悲之手(Hand of Mercy)正在协会内部斗争不休。尽管一些新晋的医师会同时掌握几门不同的医疗技艺,但大多数医师仅仅学习来自自己文化圈的医术,并顽固的认为自己的就是最好的。

Maximi
大贤哲:
祖父Marcus de Sarda 和主母Judith Miller。

Initiation
募新:
一般来说科希安会成员的传承模式是家族式的,不过,间或也有一些证明自己能力的外人会被邀请进来。在导师的手下,新晋的学徒需要进行长时间,高密度的医术训练以促发他们启蒙的天分,而一旦这些提升的征兆展现,导师会设计让自己的学生面对一次困难而血腥的任务。如果他们成功的启蒙并归来,那么便可以获得医师身份的认可;如果没能启蒙,那他们仍然会是有用的普通医生。

Daemon
代蒙:
大多数科希安医师接受古代医师之魂的引导,而少数成员则会(秘密地)从异教旧神那里学习医疗的知识。

Affinities
擅长领域:
生命与水领域。

Followers
关系:
农民,雇佣兵,隔离病患,资助贵族,“实验对象”

Concept
角色概念
:医士,助产士,疯狂医生,外科医师,艺术节,草药师,动物学家,驯兽师,炼金术士,瘟疫医生

Stereotypes
成见


传统法师:那些叫圣叶(看看她们!说穿了还是草药学家)的女巫确实与我们共享墨丘利之杖,但是其他的“魔术师”呢?笨的就像甲壳虫一样!让他们去玩弄骨头或者唱赞美诗吧,在我们研究疾病的起因和解法的时候,这些家伙都去出天花就好了。

戴达罗斯之徒:和我们一样,他们为一个更美好的未来而努力;和我们不一样,他们脾气太暴躁,太喜欢把自己宝贵的研究推倒重来。

唤魔者:世界肢体上生着的大麻风。

异类:让他们自己玩自己的就好了,反正人畜无害。

劫夺者:他们的脑子一定有寄生虫——致病性的那种。



Ah, Life! Such a Diversity of Splendors!
啊!赞美生命!这光辉的无限可能!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gql921115: 2014-08-30, 03:41

Attached image(s)
Attached Image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7, 1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