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希祖瑞尔 Szuriel, AP#71 Reign of Winter #05 - Rasputin Must Die!
gql921115
2014-10-08, 22:17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308
   27

Group: Builder
Posts: 117
Joined: 2011-11-27
Member No.: 46509


战争骑士 Horseman of War

Attached Image

“战争之轮无始无终,万物皆困于征伐,地上的人将为它而厮杀。”
——希祖瑞尔

希祖瑞尔是天启四驭者中的战争骑士,亦是统领无尽邪魔军团的总司令官。在凡人时,希祖瑞尔是一个因为尊奉异端邪说而最终背弃信仰的圣武士。在她活着的时候希祖瑞尔既已凭借自己的钢铁意志灭尽仇敌,即使在肉身死亡,灵魂落入末日荒原后她依然能够击垮层层对手,最终亲手击杀自己的前任并坐上战争骑士的宝座。如同所有的邪魔一样,希祖瑞尔均衡地站在邪恶天平最为纯净和可怖的中央,既不追求守序的野心也不沾染混乱的疯狂。与其他三位驭者一起,希祖瑞尔是所有凡间生灵最为惧怕的敌人——在她冰冷笼罩的马蹄后,只有无尽的暴力和死亡留下。

没有人知道,在她还是个圣武士时希祖瑞尔是因为犯下了何等可怕的过失,或是干犯了何等渎神之举而被逐出教会——也有说法是她的破门乃是政治阴谋乃至私人恩怨的结果。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当她被教会所驱逐以后,希祖瑞尔立刻将复仇的怒火倾泻向了自己的祖国。无数凶残嗜血的军队集结在她的苍白旗帜之下,铁蹄踏遍之处皆向他们的主人屈膝投降。在自己的征服之旅结束后,堕落的圣武士戴上女皇的宝冠并命令各地,所有她曾经的教友——上至大祭司,下至平民信徒统统处死,一个不留。当信徒们纷纷被屠杀或逃亡以后,希祖瑞尔的大军向各国东征西讨,被折磨的日夜不宁的各王族不得不使出下策对付这个嗜杀成性的女魔头:他们派出了成群的刺客试图一劳永逸的解决麻烦。如同大多数历史一样,终于还是有一个刺客成功了:希祖瑞尔的灵魂坠入末日荒原,而她新的一章征服史也将从此开始书写。

凭着自己的天运,实力和伎俩,身为一个祈并者的希祖瑞尔避开了游荡在末日荒原的饥渴居民们无尽的猎食,终于在忍耐了足够久的时间后蜕变成了一个邪魔。她与其他更弱的邪魔结盟,伏击和围攻独自无法对抗的强大敌人并不断吞噬它们的力量。希祖瑞尔精明的挑选着自己的对手,直到恶魔之母拉玛什图入侵末日荒原,现任战争骑士死于此役,仍然没有一个它的邪执事发现这个新生强者的力量。当新任战争骑士万千嘶嚎之奥塔罗上位时,希祖瑞尔知道,自己出击的时候到了。

和奥塔罗沉迷于从自己击杀的对手身上掠取战利品不同,希祖瑞尔对于战争的态度则是渴望战争本身。很自然的,奥塔罗还没有在焦黑熔炉的宝座上坐热,希祖瑞尔的大军已经杀到了它的脚下,她身先士卒,并在最终一战中亲自举起她的黑剑斩杀了奥塔罗。失败者的尸体遭到损毁并被希祖瑞尔投入火山锻炉之中,它的收藏品同样被一并销毁以让所有邪魔忘却它软弱的存在,而新胜的希祖瑞尔本人则成功的晋升为新的战争骑士。

和所有邪魔的最终目标一致,希祖瑞尔致力于为所有的凡间生灵带来死亡。在她的指挥下,邪魔仆役们一刻不停地发明着挑动战争的新方法,包括锻造用于战争的新兵器。虽然这些恐怖的装置碍于体积很难被大批量地送至主物质位面,邪魔们转而在凡人的学者耳边低语它们的结构或留下隐晦的蓝图,让凡人开发出更多可怕的武器在战场上屠杀对手。无数年来,邪魔们为凡人提供了无数制造武器的灵感。从最早的冶铁制造刀剑,第一张弓装上弓弦,到复杂而强大,足以将敌人灵魂纺织成秽恶之物的魔法武器,每一件遗留在凡界的凶器莫不让它们的主人行更多恶事或是召唤邪魔出现在人间。当然,希祖瑞尔并非一个设计师和创造者,所有她的作品皆是为了使这个世界离灭亡更近一步。

希祖瑞尔貌似冷酷无情而麻木不仁,这层漠然的面具是她在不朽存在中意欲屠戮世间生灵的憎恨新缓缓堆积而成的。希祖瑞尔从来不会让情感压过自己的理智,影响对局势的判断,不过她也确实会在巨剑斩碎敌人或是计划让大批灵魂陷入末日荒原的陷阱时感觉洋洋自得。如果她在战斗中有足够的空闲或是认为这样做能吓的敌人心惊胆战,希祖瑞尔常会将刚刚被击倒的对手剖腹剜心,在战场中心大啖这新鲜的血肉。希祖瑞尔绝不心慈手软,无论在她的剑锋下人头落地的是襁褓中的婴孩,嚎哭的寡妇还是久经战阵的士兵——希祖瑞尔代表的并不仅是战争,而更多的是战争的铁潮卷过时万物毁灭,生灵涂炭的末日。在一场战斗中,她可能先安静而优雅地将敌人击倒在地然后大卸八块,也可能将敌人血淋淋的钉死或当着众人之面将对手砍作几截,以血腥和恐怖震慑与羞辱任何胆敢和她较量的家伙。希祖瑞尔既是战争如寒铁般凄凉的美丽具现,而另一面,她也代言了战争的极恶与丑陋:战争毁灭一切,在它之下无谓罪人,无辜者,正确或错误;战争的存在只是简单的为了比起少数屠夫,它将更多生命卷入杀戮中。作为战争的化身,希祖瑞尔认为万物生来便将争斗,战争将如同无尽的死亡大潮一般一遍遍如刈草般收割凡人,将死于非命者抛入他们浅浅的墓穴。无论是善良或邪恶,守序或混乱,希祖瑞尔来者不拒,统统用手中的巨剑将他们的生命销于湮灭。

战争骑士将自己的仆从(无论他们是凡人与否)仅仅看做是随时可以抛弃的工具,她会一直将它彻底使用到损坏,然后就扔掉换把新的。即使是服侍希祖瑞尔的邪魔也不敢对自己的女主人期待过多,它们从堕落到日昏月暗的末日荒原的大群灵魂中纷纷现身为战争骑士服务。希祖瑞尔以同样冷酷无情的态度对待自己的手下,希望它们能毫无怨言地完成她所分派的每一项任务。希祖瑞尔毫不在乎自己的部下是怕,恨抑或是爱她,但是只要它们还能为她鞍前马后的效劳就足够了。大多数希祖瑞尔的凡人仆从都将自己视为天启之灾的代言人,虽然他们通常憎恶和痛恨自己的凡人之躯,但另一方面,又把这一劣势看做是他们奉行效忠希祖瑞尔所必须负担之重。

希祖瑞尔的真身看起来就像一个身高200尺的巨大天使,有着象牙般苍白的皮肤,随风舞动的金色长发,丝绸战袍包裹着精致无瑕的健壮身躯,背生巨大的鸦色羽翼。除去一眼看上去如同天界生物的外表,希祖瑞尔的容貌可谓是恐怖之物的集合:她的双眼无瞳,幽暗如黑玛瑙且无时不刻都在面颊上留下鲜血之泪;当希祖瑞尔微笑时,她咧开的嘴唇会露出参差不齐,锋锐如利刃的牙齿,看上去有如恶鲨或是巨龙。她墨黑的巨剑无信哀恸,传说是一把被腐蚀已久的天使遗物,作为邪魔力量的战利品而在战争骑士间代代相传。希祖瑞尔的形象绝少见于艺术作品中——毕竟相对于创造她的信徒更擅长于毁灭,不过战争骑士的简像倒是经常出现在信仰她的军队的旌旗上,通常是一个苍白高大的女人手举一把黑剑。她的其他两个名号,凄凉使徒和灾荒炽天,非常具体的表现了希祖瑞尔的形象:一个扭曲拙劣的天使或亚空神族——她在作为一个凡人圣武士时曾经专心研习的生物。

希祖瑞尔的伟力并不适合以较为隐秘的形态(比如镜中影像和剑上滴血)在主物质位面出现,她和凡人打交道的方式实际而刻薄。同样,希祖瑞尔也不会放出她被取悦和间接的简洁警示——让她高兴者,她会一直赐予这些人力量;让她愤怒者,立死于邪魔的黑手、友军的背叛或敌军的突击之下。如果她本人(或她的代理人)与凡人达成协议,协议条款通常是灵活而并不严苛的,但有一点永久性的条件除外:希祖瑞尔(或她的使者)有权派出一名邪魔监督或观察立约者的作为——同样,也在她认为必要的时候能作为刺客干净利落的解决掉成为麻烦的信徒。如果她觉得某个自己的信徒错误的太过分需要以儆效尤,她会派出一只仆役邪魔趁这个凡人熟睡时撕开他的喉咙。

Attached Image

希祖瑞尔是中立邪恶的战争骑士。她的偏好武器是巨剑,她的邪徽是苍手高举黑剑。她的领域是邪恶,火,力量和战争。希祖瑞尔的信徒是那些利用战争牟取利益和荣耀之人——大多数都是穷凶极恶的大兵,雇佣军人,军火商,打扫战场的掠夺者以及视人命如草芥的军阀。希祖瑞尔的祭司大部分是牧师,审判者,巡林客和饮魂者(Soul Drinker)(见《诅咒之书:天启驭者》),不过一些先知(通常是拥有骸骨Bone和金属Metal秘示)以及反圣武士也会向她效忠。部分邪恶的剑缚魔战士也视灾荒炽天为自己的守护神,并将自己手中的奇异的黑键当作她偏好武器的具象。

她的信仰通常植根于广大世界的局部地区——尤其是那些战争连年不断,数代人的鲜血浇灌土地,而战争双方都早已失去最终获胜的希望,更忘记了什么才是他们为之而战的意义的地方。举例来说,很多在世界之伤征战半生的远征军骑士终有一天会因为无尽的战斗和渺茫的未来而困惑,渐渐地,他们的心将磨损,除了接受这场永恒战争将无穷无尽的残酷现实以外,驱动他们的力量只剩下了以一切手段消灭敌人的莫名仇恨。她的崇拜者通常嗜杀成性,麻木不仁而极端现实主义,信徒们通常独立行动或加入一小群拥有类似世界观的人,将自己所侍奉的目标包装以更为“崇高”的动机或是将希祖瑞尔的教义秘密地传授给其他追随者——以这种方式,他们可以轻松组织起一支能够公开行动,尚武而完备的教团。

对于凡人的恳求和祈祷,希祖瑞尔通常保持着毫无兴趣的态度——虽然他们的行为也确实能吸引她的注意力。如果一个凡人因为对她来说无关紧要的原因呼唤战争骑士的大名(比如士兵在战斗即将开始时向她祈祷自己能活着回老家结婚,或是其他人祈求希望自己所爱之人能从战场上幸存),希祖瑞尔通常会简单的无视这些祈求或是利用这些愿望与自己的联系来派出邪魔掠夺许愿者的灵魂。如果祈愿者对她有用,希祖瑞尔也可能派出一只邪魔前去与此人立约,以赋予他/她以力量来换取此人对四驭者的绝对效忠。

希祖瑞尔憎恨任何会促进家庭发展的行为:婚姻会带来更多新生命和新的灵魂,于是邪魔推进万物灭绝的进度又会慢上一步。拥有子嗣或继承人的信徒会被要求献祭自己的后代(或至少把他们置于险地)来表现自己对信仰的忠诚,即便信徒没有这样做,年轻的一代也总是会死于非命或被斩杀于敌人之手。而对于孤儿及全体因战争而受害的人希祖瑞尔也是一样的无情,屠杀平民和战俘对战争骑士的崇拜者来说是必要的工作——这些丧生者的灵魂将被输往末日荒原,成为他们主人众魂磨坊的新燃料。

神殿和祭坛
考虑到希祖瑞尔根本就蔑视凡人的存在也不会要求祭司,她自然也不会命令手下为自己建造神殿。而另一方面,凡人总是会需要个祭拜自己所崇敬之物的地方,于是他们也就按照自己对希祖瑞尔的理解建起了各式各样的神殿。一座战争骑士的神殿可能是座俯瞰穿过战争不休的两国边境的一条要道的要塞,也有可能是用从战场上收拾来的残败刀剑和骸骨所拼凑成的高大记功柱,甚至是将攻陷的艾奥玫黛神殿中的圣徽倒置再涂以血污就能凑合;她的祭坛则是越简单越好,式样当然也是各不相同:有的是在骷髅堆顶剑尖冲天插上一把剑。也有的是战场中插下一面大旗,也可以是围绕万人坑或屠杀现场建成的石环,事实上,任何发生过恶战的地点都能被希祖瑞尔的祭司称为圣典或神坛,即使此地并无什么永久性的建筑物也罢。

牧师的职责
希祖瑞尔的教条除了战争之外全无一物。她也全不考虑自己的信徒以什么手段去挑起战争,至于自己的祭司她也只是简单的让他们各行其是,以他们自己认为最好的方式侍奉她。很多战争骑士的崇拜者是出于对权势的贪图,或是在绝望之时急需除了自己参谋的馊主意以外更实际的援助而尊奉她。而如果某个信徒胆敢将希祖瑞尔赐予他的宝贵神力浪费在追求财富或是肉体享乐上,她对此人的支持会迅速收回,而死亡也将很快随着邪魔幕僚的利爪或是敌军的铁蹄降临到这个倒霉鬼的头上。这时,这个信徒只有马上去挑起更多凡人的血腥战争和冲突才能让希祖瑞尔息怒——而且通常是暂时的。

一个强有力的崇拜者会获得希祖瑞尔的支持相当长的时间,不过一旦他无法继续将更多的邪魔带到人间,他的好日子基本上可以确定也就到头了。大多数自大的牧师也许会认为自己能比邪魔领主更命长或更聪明,而希祖瑞尔从来没让他们成功的证实过这点;希祖瑞尔的剑很长,而她的耐心一样十分可怕——就算这些傻瓜真的撞了大运逃出了她的刀刃,反正他们迟早也要掉进死亡骑士卡戎的掌心里。一个还认得清现实的信徒所能期待自的最好结局也不过是自己忠实的侍奉能够换来前往末日荒原的捷径然后被转化成邪魔,又或是在希祖瑞尔的异界仆役的尖牙利爪下死个痛快。因此,大多数信徒都会在有生之年尽力制造战争,并不敢对自己失败的结局期待太多。

有时候,一个祭司会发现自己正独力领导着一个教团而并没有受到邪魔的直接插手。这个祭司通常会比普通的信徒表现的更为狂热,甚至会自行研究或创造出一些亵渎的禁忌知识——他们可能是依靠过人的直觉洞悉了邪魔的秘密,也可能只是碰巧拾到了四驭者或是他们仆从特意安排的残羹剩饭。这些自学成才的祭司常常黑白不明而妄自尊大,总是抱着能以这些“发现”换取自己死后能逃避在末日荒原受尽折磨(甚至赢得奖赏)的幻想。另外一些独立祭司则尽力担当将无信者诱进魔道的高明传道士之职,而当召集的信众足够多的时候,他们就会带领这些仆役发动战争。

虽然希祖瑞尔并不鼓励自己的信徒使用特定的服饰,大多数战争骑士的祭司还是偏好穿着猩红的长袍和羽翼造型的黑色斗篷,一些祭司还会在脸颊上用鲜血绘制或(如果不忌讳过分炫耀的话)刺青成泪痕。他们会为自己的武器添加邪恶附魔或至少把它们漆成黑色——这样武器就可以直接当做希祖瑞尔的邪徽来使用了。

圣日
灾荒炽天对于纪念一年中的某一天毫无兴趣——对她来说只有当最后一个凡人死去,他的灵魂抵达末日荒原并被吞噬的日子大概才算是意义足够重大。不过通常地,希祖瑞尔的凡人信徒将日/月蚀作为值的庆祝的圣日,对于献祭战俘的典礼通常也选在此时进行。在日/月蚀之下进行的战争被认为是受到了希祖瑞尔的祝福,她的祭司在这些战斗中也会特别肆无忌惮的滥施法术,他们相信在此日被杀死的任何人——无论敌我——均会获得战争骑士赋予的无上荣耀。


口头禅
希祖瑞尔对于长篇大论的演讲毫无兴趣,不过她的凡人崇拜者对于自己的信仰还是有一些约定俗成的教谕:
卷入钢铁之潮:让秽恶引导你的剑锋,屠宰无信者,杀戮异教徒。不尊奉希祖瑞尔者死——当然,希祖瑞尔的教义很现实的回避了重点:天启驭者期待的是所有凡人之死,即使是自己的信徒也不例外。
升入无罪之国:任何投身战争且死于战争者都会在来世在希祖瑞尔的国度中拥有一席之地,无论他曾经因此犯下过多么可怕的罪行或是使用过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为自己辩护。这一许诺常(特别是被一名富有魅力的祭司或是邪魔说出时)用来将双手沾满鲜血的绝望士兵与雇佣军吸引到希祖瑞尔的信仰下——当然,所有的这些承诺最终都会被证明是空无一物的假账。

圣典
灾荒炽天并没有一部自己的圣典,在她看来,去写一些豪言壮语来吸引追随者的行为大概和对着臭水坑写情书差不多——与其干这些浪费精力的蠢事不如多自己动手去制造纷争。大多数凡人信徒受到的教谕只是简单地去发动战争然后将更多灵魂从凡间送往末日荒原,手段如何并不重要。当然,教会里少数的一些特别富有文采和辩术的祭司会将他们思考出的,关于战争,湮灭和凡人必灭必亡论的研究成果写成大部头经典。当然,他们的作品通常只是平淡无奇地无人问津然后被风化虫蚀掉了,而一些由施法者所撰写,记述有召唤与誓缚(最好是并不牢靠的“誓缚”)邪魔方法的古典也有时候会被信徒们看做希祖瑞尔的圣典。

与其他信仰的关系
希祖瑞尔杀戮多元宇宙一切生灵的目标使得很多神祗站在和她对立的一边。拉玛什图记恨战争骑士曾经将祂从对末日荒原的入侵中击退而受的耻辱,祂计划在击败希祖瑞尔后利用她作为繁育更多畸怪妖魔的工具;阿斯莫迪斯对于如何腐蚀和夺取凡人灵魂自有安排,当然也容不得希祖瑞尔胡乱浪费潜在的资源。战争骑士最有力的伙伴当然还是另外三名驭者死亡,饥荒和瘟疫,不过他们之间对于怎样最有效率地毁灭生命也是争论不休。除此之外,以下三位神祗大概对于希祖瑞尔意义最为重要:

古拉姆:作为战神,钢铁雄主(Our Lord in Iron)与战争骑士保持着一种奇特的竞争关系。一方面,古拉姆欣赏一切让世人卷入纷争,投身战斗的行为;而另一方面,希祖瑞尔也而在不断争夺祂的信徒,特别是那些意志并不坚强,会因为频繁的争斗而疲乏和因为悲剧性的战果而沮丧之人。从信条上讲,古拉姆只是希望激励凡间生灵的斗争心,让他们带着激情和嗜血投入荣耀的战争中去。而希祖瑞尔则寻求利用战争湮灭一切凡人,让他们陷入残忍而冷酷的最期之死。通常,古拉姆对待希祖瑞尔的方式和祂与其他的神祗的关系无甚不同,有时并肩作战有时剑锋相向——不过,和大多数神祗有所不同的是,古拉姆本人在私下里仍然和战争骑士保持着互相对抗。

厄加图娅:苍姬(Pallid Princess)本人的神域就处于末日荒原,坐落在希祖瑞尔的领土之内。许久之前邪魔将这片土地赠送给厄加图娅作为礼物,而祂也对自己的领域范围十分满意。对于希祖瑞尔本人和其他在自己的神域边界安静监视的邪魔们苍姬并无任何反应,而与此同时希祖瑞尔也从未对厄加图娅、祂的仆从和抵达于此的祈并者发动过征讨。虽然两位领袖已经数十年未曾互相通信过,她们的异界手下倒是经常在双方的领土边界交易情报。对于邪魔来说,厄加图娅的价值在于它们可以通过研究年轻的女神来获得其他神力的一些性质,并用于从其他神祗的攻击中防御末日荒原或制定攻击其他神国的计划。在凡界,两者的教会仍然保持着冷淡的互不侵犯态度——不过,厄加图娅的信徒倒是经常欣然与邪魔的密教结盟,为的是从这些杀人鬼手上获得尽可能新鲜的尸体来使用。

泽弗斯:和厄加图娅一样,恐怖收割者(The Grim Reaper)的领域也同样位于末日荒原——事实上,就被包括在苍姬的神域之内。和后者一样,祂也一直与邪魔保持着和平的关系,泽弗斯的属下一般也都足够安分守己(毕竟,厄加图娅的存在在二者之间起到了缓冲的作用)。

新法术
扩展规则书《天启驭者》中记载有几条与希祖瑞尔有关的邪魔奇术(包括几项用来召唤特定种类邪魔的祭仪)。此外,她的牧师还能准备以下法术:

战争黑剑
学派:死灵系;等级:反圣武士3,牧师3,游侠3,术士/法师3(信仰希祖瑞尔)
施法时间:1标准动作
成分:语言,姿势,器材
范围:接触
目标:一件人造的挥砍或穿刺武器
持续时间:1分钟/等级(可消解)
豁免:意志通过则无效(无害,物品);法术抗力:可(无害,物品)
被你触碰的武器将变成泛着幽光的黑色,在造成伤害的同时还能对目标造成流血伤害。流血伤害的数量等于1/2你的施法者等级(最高5点)。


血泪尖牙之微笑
学派:死灵系;等级:牧师2,术士/法师2(信仰希祖瑞尔)
施法时间:1标准动作
成分:语言,姿势
范围:自身或见下文
目标:你或见下文
持续时间:10分钟/等级
豁免:无;法术抗力:
你的双眼变得漆黑且泣血,你的牙齿变得尖锐而参差不齐。你获得一次啮咬攻击(小体型角色造成1d3点伤害,中体型角色造成1d4点伤害)另外,你在威吓技能检定和施放带有恐惧描述符的法术DC上获得+4亵渎加值。最后,你可以随时检测生物的生命状态,如同使用了观命术(Deathwatch)。

邪魔仆从
侍奉希祖瑞尔的邪魔通常要比其他驭者的仆从显得更加苍白。一些邪魔将自己的脸颊上装饰以血泪印痕来接近它们时刻泣血的主人,或是戴上用固化的灵质打造的僵硬面具来模仿希祖瑞尔那可怕的面容。这样的面具有时候会赠与虔诚的凡人信徒作为他们祈祷,服侍和献祭的奖励,不过在少数情况下这些礼物事实上是暂时被塑造成面具形态的狂躁邪魔(Cacodaemon)。这些小魔物会在它们的携带者耳边低语来自自己邪魔主宰的建议,通过宿主的眼睛安静的监视凡人的世界(包括在此之后向末日荒原汇报它们搜集的情报),以及,当目标过于虚弱,不堪再用的时候取走他/她的性命。

希祖瑞尔很少赐予手下的邪魔以奖赏,而是更愿意鼓励它们去从其他人的手中掠夺自己想要的东西,或是如何从自己的肉体中发掘更多的潜力。

异界盟友
除了自己的邪执事和其他在《天启驭者》中提到的主要仆役之外,希祖瑞尔还有少数几个为凡人所知,且会响应呼唤而前来提供帮助的异界使者。更多关于她最重要的手下,苦涩凶焰泽利斯卡的信息和数据可以在《内海怪物指南》中找到。
苟苏斯-雷:这个仆役邪魔(Ceustodemon)巡林客曾经是某位法老手下的将军,当他希望将自己制成木乃伊以在来世侍奉自己的王时,他的邪魔幕僚建言称只有自裁才能让将军成功的塑成不朽身——当然,在将军自缢身亡后,他的来世则是在末日荒原以邪魔之身醒来。现在,侍奉希祖瑞尔的仆役邪魔乐此不疲地说服更多的凡人将领将自己的部队投入有去无回的自杀战术中。如果要召唤它为自己服务,召唤者必须在希望邪魔现身时确保有一个生物在旁自戕而死。

饥渴之指瓦拉克:这个透肌魔人(Urdefhan)法师掌握着相当的邪魔力量,它作为一个研究员和文件管理者在希祖瑞尔的战争熔炉中工作。它会将禁忌的法术教予施法者和工匠,并经常将魔法武器递送给那些效忠末日荒原的凡人——这些武器在自己的持有者过于慵懒时会以反戈一击来提醒他们专注自己的任务。若要让它服务,召唤者必须在瓦拉克在场的情况下处决一名敌人的俘虏。

Attached Image



译者补:
在Pathfinder的格拉利昂宇宙设定中,属于中立邪恶的异界生物是邪魔(Daemon),首领为死亡,饥荒,瘟疫,战争四驭者(Four Horseman),从属异界为末日荒原(Abbadon),与引诱凡人堕落的魔鬼与热衷于毁灭的恶魔不同,邪魔以凡人的生老病死诸多痛苦为起源,每一种邪魔都代表凡人承受的一种苦难。

阿斯莫迪斯:守序邪恶的魔鬼,暴政与契约之神,大佬稳坐钓鱼台。

古拉姆:混乱中立的战争,力量与荣耀之神,格拉利昂世界的主要战神。

拉玛什图:混乱邪恶的恶魔,怪物与疯狂女神,无底深渊的最强神力存在。

厄迦图娅:中立邪恶的不死生物,魔法和暴食女神,格拉利昂宇宙中的第一个不死生物。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gql921115: 2014-10-08, 22:25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10-20, 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