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4 Pages V «  2 3 4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小说】死神的异教徒, Pathfinder Tales: Death's Heretic
wrhunter
2017-10-28, 09:15
Post #46


吹毛求疵的懒汉
Group Icon
 1051
   76

Group: Sinker
Posts: 3941
Joined: 2005-07-12
Member No.: 481


萨林每次提到或想到女神时都骂骂咧咧,然而女神照样会降下神力。萨林自己也在怀疑,女神到底是不在乎态度,还是以此为乐……
TOP
Shrewd
2017-10-28, 19:23
Post #47


压榨者
Group Icon
 1313
   58

Group: Builder
Posts: 797
Joined: 2006-03-23
Member No.: 6908


QUOTE(wrhunter @ 2017-10-28, 09:15) *

萨林每次提到或想到女神时都骂骂咧咧,然而女神照样会降下神力。萨林自己也在怀疑,女神到底是不在乎态度,还是以此为乐……
毕竟优质雇员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就喜欢你这种一边骂娘一边不得不跟我一起建设社会主义”
TOP
wrhunter
2017-10-29, 10:59
Post #48


吹毛求疵的懒汉
Group Icon
 1051
   76

Group: Sinker
Posts: 3941
Joined: 2005-07-12
Member No.: 481


口嫌体正直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TOP
suezou
2017-12-29, 16:14
Post #49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917
   20

Group: Speaker
Posts: 370
Joined: 2007-10-18
Member No.: 16813


死神的异教徒
作者:James L Sutter
译者:SunaKai

第七章
启程


当萨林和奈拉回到大宅时,火已经被完全扑灭了,只有房子里部分地方还在冒烟。失去了德利尼笛声的鼓舞,妖精们原本凌厉的攻势也乱了阵脚。他们飞快地消失在田野中,只留下战死同伴的遗体还躺在庄园的土地上。有几个被愤怒和胜利冲昏头脑的农夫请求女主人能同意让他们一路追进森林去,但奈拉甚至都没看萨林一眼就坚决地拒绝了他们。事实上大部分人在听到请求被驳回时都露出了安心的表情。就算杀红了眼,他们也知道最好不要在妖精们的森林里对它们发起挑战。吩咐过管理层的仆人们注意保持大宅警戒以及照顾伤者后,奈拉向萨林道了晚安,让他有机会爬回自己的床上去休息。萨林立刻就疲惫地陷入了无梦的深眠。

第二天早上,他被无数喧闹声吵醒。那是金木撞击以及人类互相呼喊的声音。他走到窗边拉开轻薄的窗帘,发现太阳已经离开了地平线。一开始他很惊讶自己竟然醒得这么迟,但接着他与德利尼那场肉搏带来的疼痛也就跟着苏醒了过来。他将手臂举过头顶,一边转身一边拉伸着几乎布满淤青的后背。毫无疑问,他的身体昨晚加班赶点地试图修复拳头和树根带来的伤害,皮肤下淤积的血形成青一块紫一块的挫伤。

窗外,奥拉正带着一队人忙碌用锤子和凿子清理着墙上烧焦的部分,他们用新木材以及大缸子里混合的沙色灰浆重新修补这些地方。在他们身后,全副武装的卫士——当然还是那些前一晚奋战的马夫和仆人们,只不过现在每个人都装备着弓和剑——正分散在大宅周围站岗,监视着没有工人的田野。除去土地上一些铁锈红色的斑块,看不到任何死去的妖精的迹象。

萨林转身走出房间,来到楼下的大厅。当他打开卧室的门时立刻就闻到了一股篝火般的烟味,但是当他穿过房子时,这种味道却弱了很多。很明显妖精们的火弹更多只是象征意义而并不那么有效——如果这里发生了一场真正的大火,那么任何清洁魔法都不能如此快速地消除掉空气和墙上的烟味儿。妖精们很可能在发动攻击之际就没打算将整个大宅付之一炬,而是想先烧掉安瓦诺瑞家的贵重财产。也可能只是他们单纯错误地估计了要烧掉一座粘土砖砌成的建筑究竟有多困难。

他在门厅找到了奈拉,她正在和她的总管交谈。萨林安静地等到他们说完,然后那个仆人鞠了一躬,退开了。而奈拉转向他。

“有多糟糕?”他问。

“损害少得出乎意料。”她说,“他们的几个火弹打坏了窗户并且毁掉了一些挂毯和沙发,房子东边的墙柱上有几个无关紧要的焦痕,但这些都只需要几天时间就能修好。最耗时间的大概是消除那些房间里的味道……我已经派了个女仆去找茉莉花和薰衣草了。”

一个贵族首先想到的必然是她的财产。“那么受伤的人呢?”

奈拉用他非常熟悉的动作摆了摆手。

“四个瞎了,三个重伤,全部都已经送到大教堂去治疗了。剩下的都是些小划伤和擦伤。”

没有死人——这很好。“妖精呢?”

奈拉不屑地哼了一声。“他们的伤员都逃走了,不过我的人至少干掉了六个吧。不管休不休战,估计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都不会再想武力对抗文明开化的种族了。”

“尸体呢?”

她又摆了摆手。“下面的人要求把尸体倒挂在森林边缘上。”她一边轻巧地说着一边看着前门,几个仆人刚刚从城里回来,“作为对妖精的警告。”

萨林什么都没说。她等待了片刻,然后叹了口气。

“但是,”她看着他的眼睛,“我吩咐他们郑重地将那些生物都埋葬在森林边缘,他们必须要致以最高的敬意才行。你觉得这可行吗?”

他点点头:“你为自己赢得了荣誉,女士。”

她用精明的眼神盯着他,看他是否在嘲弄自己,但他的赞美是真诚的。

“不管怎么说,”她拍了拍手,“仆人们知道自己的职责,而我们已经没剩多少时间了。最明显的线索已经断了,而拉玛萨拉的守卫队和教会似乎也无法提供更好的情报。接下来怎么办?”

这时候就轮到萨林叹气了。他将手伸到袍子里,掏出一个圆形护符。护符大概有他拇指指甲盖那么大,挂在他脖子上的一条生皮绳上,轻轻垂到胸前。

“很不幸,得用到这个了。”

奈拉饶有兴致朝前凑了凑,伸长脖子想看得更清楚一些。在这块如同午夜般纯黑的石头衬托下,萨林的袍子看起来几乎是灰色的。在护符打磨光滑的中心有一个螺旋,闪烁着无法描述的颜色。奈拉前后左右不断移动着自己的头部,萨林看得出她无法准确辨识出螺旋所在的位置,这个雕刻本身似乎在不停地扭曲并失去焦点。

“这是什么?”她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问。

“一扇门。”他回答,“或者更准确地说,无限数量的门。它能带你前往位面的广大浩瀚以及其中所有的稀奇古怪。”

她猛然抬头盯着他。“位面?你是说——极乐境?涅槃境?”她顿了顿,然后才低声说,“地狱?”

“以及其它所有位面。”

“我不明白。”她依旧朝前弓着身子,凑近那块石头。于是萨林伸手将石头塞回了袍子里。

“我们知道你父亲的灵魂抵达了坟场,然后才被夺走。”他说,“教会的卜筮已经告诉了我们这一点。既然我们已经失去了这边的主要线索,那么唯一合理的行动就是从另一边着手,调查他最后被目击到的地方才是。”

“你是说前往坟场。”她的声调平板,几乎充满了难以置信,“那个死者的世界?“

“这不是我第一次去,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她什么都没说。相反,她看起来似乎在与一些非常巨大的思想做斗争。她咬着自己下嘴唇的一角,双手抱胸,看起来仿佛因为一种不存在的寒冷而蜷缩。最后她终于重重叹了口气,垂下了双臂。

“就这么办吧。”她说,“如果我们必须这么做,那就不得不做。给我二十分钟时间,我去吩咐一下仆人们在我出门期间该做的工作,顺便收拾一些需要的补给。”

萨林在自己能控制住之前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不是认真的。”

她猛然回头看她,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你看出我有什么理由开玩笑吗,尕达法先生?”

萨林感觉到全身都要被怒火点燃了,但他尽力克制住自己。他伸手假装调整自己的剑,紧紧捏住了冰凉的青铜剑柄。

“位面可不是你家后院的树林,女士。”他说,“那里的居民也不是一群不开心的森林生物。外层世界的居民可不在乎你的地位或者身份,他们也不会仅仅烧掉你一点财产就心满意足。我一个人可以旅行得更迅速,一旦我得知更多线索就会立刻回来。”

她无视了他这番话。“我现在要去把眼前这些事情都处理好,”她说,“如果我回来时你没有等在这个地方,我将别无选择只能联系寇亚并让他知道你破坏了我们之间的协议。无论你在这个信仰体系中处于什么位置,我都很确定他可以让你接下来在苏维亚的日子十分难熬。”

萨林感觉到肚子里有火焰在熊熊燃烧,奈拉声音中的专横傲慢简直就像是指甲在石板上划过的声音。

“没有必要这么做,”他小心地选择着遣词造句,就像是在和一个倔强的孩子交谈——当然他认为她本来也是。“而且这也很危险。就算是在相对友好的位面,也有光经过你身边就能烧掉你灵魂的生物。那些仅凭美貌就能将你的理智撕成碎片的存在,或是能像买卖椰枣一样出售交换你精神的东西。深渊的高塔都是用魂蛆筑成的,而他们墙里的可怜虫们可不全都是因为罪有应得才在那里的。”

奈拉的脸色变得更苍白了一些,但她的下巴却高抬着一动不动。“我很熟悉这些故事,尕达法先生。”

“这可不是故事!”萨林就差要尖叫了。这种故意为之的无知!“这些全都是真实存在的,他们能在一秒钟内抓住你,将你的眼球从头颅里扯出来,用镰刀样的爪子将你的肠子全拉出来!”他顿了顿喘了口气,手臂徒劳地比划着,“你见过魔鬼吗,女士?”

“你打算现在就亲眼看着魔鬼出现在你眼前吗?”她的声音很低,很压抑,她的双手紧握在身体两侧,仿佛是能够撕裂他的利爪。这时候萨林才注意到她的眼睛里饱含着泪水。他的语气柔和了下来。

“奈拉——”他开口道。

“他是我父亲。”她低语所包含的痛苦不允许别人质疑,“你难道不明白吗?”

萨林叹了口气。

“二十分钟。”她重复了一遍。

“如你所愿。”他说,在一个矮沙发上坐下来等待。

∗∗∗

她只用了十五分钟就准备好了。从他在门厅的位置,萨林可以听到伴随着奈拉的命令,整个大宅里都一阵手忙脚乱。萨林很确定她并没有告知仆人们自己的真实目的地——她很莽撞,但这姑娘并不愚蠢——不过就算如此,她的家臣们大概也很难接受自己的女主人会在这样危机的状况中决定出门游玩。况且还是跟个陌生人一起,简直不能更糟。这并不是说他们会当面质疑她决定,或者表明自己的看法,不过就算仆人们压低了音量,迅速扩散的交头接耳中包含的担忧却也十分明显。苏维亚的仆人也许不会直接告知自己的想法,但只有傻瓜才会看不出其中的含义。

当奈拉回来时,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蓬松的长裙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件样式简朴的灰色丝绸上衣,一条贴身的棕色马裤,裤脚塞在高帮靴子里。虽然天气炎热,她还是披着一条厚重的蓝色斗篷,兜帽搭在身后的皮革小背包上。她长长的黑发优雅地束在脑后。不过真正引起他注意的倒并不是服装,而是她后腰上挂的一件新东西。他目不转睛地打量了那东西一会儿,然后才重新看向她的脸。

“很精致。”他说,“但你会用吗?”

作为回答,奈拉拔出了那把剑。细剑的剑刃闪闪发亮,剑锋在空气中描绘出一道相应的优美弧线,最后干净利落地收束到一个防守姿势上。

她握剑的力道不足,而且手臂和前脚的线条之间有个破绽,会招致膝盖受到致残的打击,不过拔剑的动作倒是迅速而且流畅。萨林见过比她还糟糕的架势,而且那些人可不只是些喜欢变装打扮的富家女孩。至少她不会意外地扎中自己。他点点头,于是奈拉收起剑,脸上明显充满了喜悦。

“父亲从没明确同意过。”她说,“但是剑术本来就是贵族的技艺,而且他也知道一个身在异国他乡的女子不应该完全依靠她的仆人来保护。”她的笑容黯淡了一些,“这是他在安布萨朗找人为我做的,在我们南下的路上。他说我需要用这个来把那些外国的求婚者都打到海里去。”

“很明显这一招有用。”萨林说,而她眯起了眼睛,想弄清楚他是不是在嘲弄自己。

“好了。”他说,“如果你已经准备完毕,那么我们该走了。来。”他伸出一只手——这次并不是礼仪性的手势。她毫不犹豫地抓起他的手,而他粗糙的手掌就像普通牧人一样握紧了她的手腕。他将她拉到自己身边,近到他们的身体几乎碰到一起,斗篷缠绕在一起。

萨林再次将手伸进袍子,拿出那个护符,让其挂在自己的胸口前。他用另一只手微微半盖住护符,螺旋那不可描述的色彩就开始变幻,让周围的眼睛都不由得随着它的曲线坠入其深处,仿佛被一种无法逃离的重力所拉扯。一种高亢的鸣响——就像是在完全寂静房间中偶尔会听到的那种幽灵般的耳鸣——开始逐渐变大,又被萨林骨头里微弱的震动所抵消。

“奈拉。”

她明显费了点力气才让自己把目光从那迷人的石头上转向了萨林。

“最后一次机会。你不需要这么做。”

作为回答,她只是更紧地抓住了他的手臂。萨林深深地注视着那对猎鹰般的蓝色眼睛,轻轻偏了偏头。真希望这姑娘没那么容易就得到了那柄漂亮的细剑。

“很好。”他说。

然后他的手指握住了胸口悬挂的石头,庄园消失了。

(下一章 坟场)
——————————————————————

年更又来了哈哈哈哈……终于要去外位面了……真是心累……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suezou: 2017-12-30, 06:27
TOP
wrhunter
2017-12-30, 09:08
Post #50


吹毛求疵的懒汉
Group Icon
 1051
   76

Group: Sinker
Posts: 3941
Joined: 2005-07-12
Member No.: 481


萨林一直在不断地提醒自己和他人,“我是天煞孤星”……奈拉的高傲让萨林烦恼,但高傲也是他们的共同点之一,难怪会越走越近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TOP
Shrewd
2017-12-30, 10:34
Post #51


压榨者
Group Icon
 1313
   58

Group: Builder
Posts: 797
Joined: 2006-03-23
Member No.: 6908


要去其他位面了!
TOP
suezou
2017-12-30, 15:02
Post #52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917
   20

Group: Speaker
Posts: 370
Joined: 2007-10-18
Member No.: 16813


QUOTE(wrhunter @ 2017-12-30, 09:08) *

萨林一直在不断地提醒自己和他人,“我是天煞孤星”……奈拉的高傲让萨林烦恼,但高傲也是他们的共同点之一,难怪会越走越近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萨林这明明就叫装逼……

哼,装逼被雷劈……
TOP
wrhunter
2017-12-31, 10:52
Post #53


吹毛求疵的懒汉
Group Icon
 1051
   76

Group: Sinker
Posts: 3941
Joined: 2005-07-12
Member No.: 481


QUOTE(suezou @ 2017-12-30, 15:02) *

萨林这明明就叫装逼……

哼,装逼被雷劈……
即使是神,也会越得不到的越想要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TOP
haofei2001
2018-05-19, 21:53
Post #54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4
   0

Group: Primer
Posts: 6
Joined: 2012-09-18
Member No.: 50486


啊……松松土 希望译者突然财务自由
TOP
4 Pages V «  2 3 4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8-09-21, 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