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5 Pages V «  2 3 4 5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小说】死神的异教徒, Pathfinder Tales: Death's Heretic
wrhunter
2017-10-28, 09:15
Post #46


吹毛求疵的懒汉
Group Icon
 897
   76

Group: Sinker
Posts: 4069
Joined: 2005-07-12
Member No.: 481


萨林每次提到或想到女神时都骂骂咧咧,然而女神照样会降下神力。萨林自己也在怀疑,女神到底是不在乎态度,还是以此为乐……
TOP
Shrewd
2017-10-28, 19:23
Post #47


压榨者
Group Icon
 1411
   61

Group: Builder
Posts: 808
Joined: 2006-03-23
Member No.: 6908


QUOTE(wrhunter @ 2017-10-28, 09:15) *

萨林每次提到或想到女神时都骂骂咧咧,然而女神照样会降下神力。萨林自己也在怀疑,女神到底是不在乎态度,还是以此为乐……
毕竟优质雇员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就喜欢你这种一边骂娘一边不得不跟我一起建设社会主义”
TOP
wrhunter
2017-10-29, 10:59
Post #48


吹毛求疵的懒汉
Group Icon
 897
   76

Group: Sinker
Posts: 4069
Joined: 2005-07-12
Member No.: 481


口嫌体正直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TOP
suezou
2017-12-29, 16:14
Post #49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968
   20

Group: Speaker
Posts: 378
Joined: 2007-10-18
Member No.: 16813


死神的异教徒
作者:James L Sutter
译者:SunaKai

第七章
启程


当萨林和奈拉回到大宅时,火已经被完全扑灭了,只有房子里部分地方还在冒烟。失去了德利尼笛声的鼓舞,妖精们原本凌厉的攻势也乱了阵脚。他们飞快地消失在田野中,只留下战死同伴的遗体还躺在庄园的土地上。有几个被愤怒和胜利冲昏头脑的农夫请求女主人能同意让他们一路追进森林去,但奈拉甚至都没看萨林一眼就坚决地拒绝了他们。事实上大部分人在听到请求被驳回时都露出了安心的表情。就算杀红了眼,他们也知道最好不要在妖精们的森林里对它们发起挑战。吩咐过管理层的仆人们注意保持大宅警戒以及照顾伤者后,奈拉向萨林道了晚安,让他有机会爬回自己的床上去休息。萨林立刻就疲惫地陷入了无梦的深眠。

第二天早上,他被无数喧闹声吵醒。那是金木撞击以及人类互相呼喊的声音。他走到窗边拉开轻薄的窗帘,发现太阳已经离开了地平线。一开始他很惊讶自己竟然醒得这么迟,但接着他与德利尼那场肉搏带来的疼痛也就跟着苏醒了过来。他将手臂举过头顶,一边转身一边拉伸着几乎布满淤青的后背。毫无疑问,他的身体昨晚加班赶点地试图修复拳头和树根带来的伤害,皮肤下淤积的血形成青一块紫一块的挫伤。

窗外,奥拉正带着一队人忙碌用锤子和凿子清理着墙上烧焦的部分,他们用新木材以及大缸子里混合的沙色灰浆重新修补这些地方。在他们身后,全副武装的卫士——当然还是那些前一晚奋战的马夫和仆人们,只不过现在每个人都装备着弓和剑——正分散在大宅周围站岗,监视着没有工人的田野。除去土地上一些铁锈红色的斑块,看不到任何死去的妖精的迹象。

萨林转身走出房间,来到楼下的大厅。当他打开卧室的门时立刻就闻到了一股篝火般的烟味,但是当他穿过房子时,这种味道却弱了很多。很明显妖精们的火弹更多只是象征意义而并不那么有效——如果这里发生了一场真正的大火,那么任何清洁魔法都不能如此快速地消除掉空气和墙上的烟味儿。妖精们很可能在发动攻击之际就没打算将整个大宅付之一炬,而是想先烧掉安瓦诺瑞家的贵重财产。也可能只是他们单纯错误地估计了要烧掉一座粘土砖砌成的建筑究竟有多困难。

他在门厅找到了奈拉,她正在和她的总管交谈。萨林安静地等到他们说完,然后那个仆人鞠了一躬,退开了。而奈拉转向他。

“有多糟糕?”他问。

“损害少得出乎意料。”她说,“他们的几个火弹打坏了窗户并且毁掉了一些挂毯和沙发,房子东边的墙柱上有几个无关紧要的焦痕,但这些都只需要几天时间就能修好。最耗时间的大概是消除那些房间里的味道……我已经派了个女仆去找茉莉花和薰衣草了。”

一个贵族首先想到的必然是她的财产。“那么受伤的人呢?”

奈拉用他非常熟悉的动作摆了摆手。

“四个瞎了,三个重伤,全部都已经送到大教堂去治疗了。剩下的都是些小划伤和擦伤。”

没有死人——这很好。“妖精呢?”

奈拉不屑地哼了一声。“他们的伤员都逃走了,不过我的人至少干掉了六个吧。不管休不休战,估计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都不会再想武力对抗文明开化的种族了。”

“尸体呢?”

她又摆了摆手。“下面的人要求把尸体倒挂在森林边缘上。”她一边轻巧地说着一边看着前门,几个仆人刚刚从城里回来,“作为对妖精的警告。”

萨林什么都没说。她等待了片刻,然后叹了口气。

“但是,”她看着他的眼睛,“我吩咐他们郑重地将那些生物都埋葬在森林边缘,他们必须要致以最高的敬意才行。你觉得这可行吗?”

他点点头:“你为自己赢得了荣誉,女士。”

她用精明的眼神盯着他,看他是否在嘲弄自己,但他的赞美是真诚的。

“不管怎么说,”她拍了拍手,“仆人们知道自己的职责,而我们已经没剩多少时间了。最明显的线索已经断了,而拉玛萨拉的守卫队和教会似乎也无法提供更好的情报。接下来怎么办?”

这时候就轮到萨林叹气了。他将手伸到袍子里,掏出一个圆形护符。护符大概有他拇指指甲盖那么大,挂在他脖子上的一条生皮绳上,轻轻垂到胸前。

“很不幸,得用到这个了。”

奈拉饶有兴致朝前凑了凑,伸长脖子想看得更清楚一些。在这块如同午夜般纯黑的石头衬托下,萨林的袍子看起来几乎是灰色的。在护符打磨光滑的中心有一个螺旋,闪烁着无法描述的颜色。奈拉前后左右不断移动着自己的头部,萨林看得出她无法准确辨识出螺旋所在的位置,这个雕刻本身似乎在不停地扭曲并失去焦点。

“这是什么?”她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问。

“一扇门。”他回答,“或者更准确地说,无限数量的门。它能带你前往位面的广大浩瀚以及其中所有的稀奇古怪。”

她猛然抬头盯着他。“位面?你是说——极乐境?涅槃境?”她顿了顿,然后才低声说,“地狱?”

“以及其它所有位面。”

“我不明白。”她依旧朝前弓着身子,凑近那块石头。于是萨林伸手将石头塞回了袍子里。

“我们知道你父亲的灵魂抵达了坟场,然后才被夺走。”他说,“教会的卜筮已经告诉了我们这一点。既然我们已经失去了这边的主要线索,那么唯一合理的行动就是从另一边着手,调查他最后被目击到的地方才是。”

“你是说前往坟场。”她的声调平板,几乎充满了难以置信,“那个死者的世界?“

“这不是我第一次去,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她什么都没说。相反,她看起来似乎在与一些非常巨大的思想做斗争。她咬着自己下嘴唇的一角,双手抱胸,看起来仿佛因为一种不存在的寒冷而蜷缩。最后她终于重重叹了口气,垂下了双臂。

“就这么办吧。”她说,“如果我们必须这么做,那就不得不做。给我二十分钟时间,我去吩咐一下仆人们在我出门期间该做的工作,顺便收拾一些需要的补给。”

萨林在自己能控制住之前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不是认真的。”

她猛然回头看她,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你看出我有什么理由开玩笑吗,尕达法先生?”

萨林感觉到全身都要被怒火点燃了,但他尽力克制住自己。他伸手假装调整自己的剑,紧紧捏住了冰凉的青铜剑柄。

“位面可不是你家后院的树林,女士。”他说,“那里的居民也不是一群不开心的森林生物。外层世界的居民可不在乎你的地位或者身份,他们也不会仅仅烧掉你一点财产就心满意足。我一个人可以旅行得更迅速,一旦我得知更多线索就会立刻回来。”

她无视了他这番话。“我现在要去把眼前这些事情都处理好,”她说,“如果我回来时你没有等在这个地方,我将别无选择只能联系寇亚并让他知道你破坏了我们之间的协议。无论你在这个信仰体系中处于什么位置,我都很确定他可以让你接下来在苏维亚的日子十分难熬。”

萨林感觉到肚子里有火焰在熊熊燃烧,奈拉声音中的专横傲慢简直就像是指甲在石板上划过的声音。

“没有必要这么做,”他小心地选择着遣词造句,就像是在和一个倔强的孩子交谈——当然他认为她本来也是。“而且这也很危险。就算是在相对友好的位面,也有光经过你身边就能烧掉你灵魂的生物。那些仅凭美貌就能将你的理智撕成碎片的存在,或是能像买卖椰枣一样出售交换你精神的东西。深渊的高塔都是用魂蛆筑成的,而他们墙里的可怜虫们可不全都是因为罪有应得才在那里的。”

奈拉的脸色变得更苍白了一些,但她的下巴却高抬着一动不动。“我很熟悉这些故事,尕达法先生。”

“这可不是故事!”萨林就差要尖叫了。这种故意为之的无知!“这些全都是真实存在的,他们能在一秒钟内抓住你,将你的眼球从头颅里扯出来,用镰刀样的爪子将你的肠子全拉出来!”他顿了顿喘了口气,手臂徒劳地比划着,“你见过魔鬼吗,女士?”

“你打算现在就亲眼看着魔鬼出现在你眼前吗?”她的声音很低,很压抑,她的双手紧握在身体两侧,仿佛是能够撕裂他的利爪。这时候萨林才注意到她的眼睛里饱含着泪水。他的语气柔和了下来。

“奈拉——”他开口道。

“他是我父亲。”她低语所包含的痛苦不允许别人质疑,“你难道不明白吗?”

萨林叹了口气。

“二十分钟。”她重复了一遍。

“如你所愿。”他说,在一个矮沙发上坐下来等待。

∗∗∗

她只用了十五分钟就准备好了。从他在门厅的位置,萨林可以听到伴随着奈拉的命令,整个大宅里都一阵手忙脚乱。萨林很确定她并没有告知仆人们自己的真实目的地——她很莽撞,但这姑娘并不愚蠢——不过就算如此,她的家臣们大概也很难接受自己的女主人会在这样危机的状况中决定出门游玩。况且还是跟个陌生人一起,简直不能更糟。这并不是说他们会当面质疑她决定,或者表明自己的看法,不过就算仆人们压低了音量,迅速扩散的交头接耳中包含的担忧却也十分明显。苏维亚的仆人也许不会直接告知自己的想法,但只有傻瓜才会看不出其中的含义。

当奈拉回来时,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蓬松的长裙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件样式简朴的灰色丝绸上衣,一条贴身的棕色马裤,裤脚塞在高帮靴子里。虽然天气炎热,她还是披着一条厚重的蓝色斗篷,兜帽搭在身后的皮革小背包上。她长长的黑发优雅地束在脑后。不过真正引起他注意的倒并不是服装,而是她后腰上挂的一件新东西。他目不转睛地打量了那东西一会儿,然后才重新看向她的脸。

“很精致。”他说,“但你会用吗?”

作为回答,奈拉拔出了那把剑。细剑的剑刃闪闪发亮,剑锋在空气中描绘出一道相应的优美弧线,最后干净利落地收束到一个防守姿势上。

她握剑的力道不足,而且手臂和前脚的线条之间有个破绽,会招致膝盖受到致残的打击,不过拔剑的动作倒是迅速而且流畅。萨林见过比她还糟糕的架势,而且那些人可不只是些喜欢变装打扮的富家女孩。至少她不会意外地扎中自己。他点点头,于是奈拉收起剑,脸上明显充满了喜悦。

“父亲从没明确同意过。”她说,“但是剑术本来就是贵族的技艺,而且他也知道一个身在异国他乡的女子不应该完全依靠她的仆人来保护。”她的笑容黯淡了一些,“这是他在安布萨朗找人为我做的,在我们南下的路上。他说我需要用这个来把那些外国的求婚者都打到海里去。”

“很明显这一招有用。”萨林说,而她眯起了眼睛,想弄清楚他是不是在嘲弄自己。

“好了。”他说,“如果你已经准备完毕,那么我们该走了。来。”他伸出一只手——这次并不是礼仪性的手势。她毫不犹豫地抓起他的手,而他粗糙的手掌就像普通牧人一样握紧了她的手腕。他将她拉到自己身边,近到他们的身体几乎碰到一起,斗篷缠绕在一起。

萨林再次将手伸进袍子,拿出那个护符,让其挂在自己的胸口前。他用另一只手微微半盖住护符,螺旋那不可描述的色彩就开始变幻,让周围的眼睛都不由得随着它的曲线坠入其深处,仿佛被一种无法逃离的重力所拉扯。一种高亢的鸣响——就像是在完全寂静房间中偶尔会听到的那种幽灵般的耳鸣——开始逐渐变大,又被萨林骨头里微弱的震动所抵消。

“奈拉。”

她明显费了点力气才让自己把目光从那迷人的石头上转向了萨林。

“最后一次机会。你不需要这么做。”

作为回答,她只是更紧地抓住了他的手臂。萨林深深地注视着那对猎鹰般的蓝色眼睛,轻轻偏了偏头。真希望这姑娘没那么容易就得到了那柄漂亮的细剑。

“很好。”他说。

然后他的手指握住了胸口悬挂的石头,庄园消失了。

(下一章 坟场)
——————————————————————

年更又来了哈哈哈哈……终于要去外位面了……真是心累……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suezou: 2017-12-30, 06:27
TOP
wrhunter
2017-12-30, 09:08
Post #50


吹毛求疵的懒汉
Group Icon
 897
   76

Group: Sinker
Posts: 4069
Joined: 2005-07-12
Member No.: 481


萨林一直在不断地提醒自己和他人,“我是天煞孤星”……奈拉的高傲让萨林烦恼,但高傲也是他们的共同点之一,难怪会越走越近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TOP
Shrewd
2017-12-30, 10:34
Post #51


压榨者
Group Icon
 1411
   61

Group: Builder
Posts: 808
Joined: 2006-03-23
Member No.: 6908


要去其他位面了!
TOP
suezou
2017-12-30, 15:02
Post #52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968
   20

Group: Speaker
Posts: 378
Joined: 2007-10-18
Member No.: 16813


QUOTE(wrhunter @ 2017-12-30, 09:08) *

萨林一直在不断地提醒自己和他人,“我是天煞孤星”……奈拉的高傲让萨林烦恼,但高傲也是他们的共同点之一,难怪会越走越近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萨林这明明就叫装逼……

哼,装逼被雷劈……
TOP
wrhunter
2017-12-31, 10:52
Post #53


吹毛求疵的懒汉
Group Icon
 897
   76

Group: Sinker
Posts: 4069
Joined: 2005-07-12
Member No.: 481


QUOTE(suezou @ 2017-12-30, 15:02) *

萨林这明明就叫装逼……

哼,装逼被雷劈……
即使是神,也会越得不到的越想要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TOP
haofei2001
2018-05-19, 21:53
Post #54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4
   0

Group: Primer
Posts: 6
Joined: 2012-09-18
Member No.: 50486


啊……松松土 希望译者突然财务自由
TOP
greengrocer
2018-10-12, 05:48
Post #55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42
   0

Group: Primer
Posts: 60
Joined: 2016-04-19
Member No.: 66236


http://skiffyandfanty.com/blogposts/blogse...nthofjoysutter/

他老婆病的很重,似乎没有好转的迹象。写一本书要1-2年,感觉很是无期了。
TOP
wrhunter
2018-10-13, 11:18
Post #56


吹毛求疵的懒汉
Group Icon
 897
   76

Group: Sinker
Posts: 4069
Joined: 2005-07-12
Member No.: 481


唉,他在写萨林的不幸时,哪里想到自己很快就会遇上类似的事……
TOP
greengrocer
2018-10-14, 06:31
Post #57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42
   0

Group: Primer
Posts: 60
Joined: 2016-04-19
Member No.: 66236


他老婆10年开始病的,我估计萨林的故事是在这之后。
TOP
wrhunter
2018-10-14, 09:13
Post #58


吹毛求疵的懒汉
Group Icon
 897
   76

Group: Sinker
Posts: 4069
Joined: 2005-07-12
Member No.: 481


QUOTE(greengrocer @ 2018-10-14, 06:31) *

他老婆10年开始病的,我估计萨林的故事是在这之后。
有可能,死神的异教徒是11年出版……
TOP
suezou
2018-12-15, 08:52
Post #59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968
   20

Group: Speaker
Posts: 378
Joined: 2007-10-18
Member No.: 16813


死神的异教徒
作者:James L Sutter
译者:SunaKai

第八章 坟场(上)


世界扭曲起来。没有更好的词藻能形容这种感觉。这一秒他们站在安瓦诺瑞庄园的门厅里,身体不合礼数地紧靠在一起——哪怕从这个女孩是当家之主的角度来看也十分不妥——而下一秒,周围的景色就全部变形卷曲起来,如同被吸进了下水道——也许是被吸进了萨林手中的护符吧。与此同时,萨林感到自己被朝着两侧拉扯开来——不是肉体上的撕扯,而像是有鱼钩一样的东西钩住了他存在的核心,然后他就被一个巨大的渔夫朝着遥远的水面拖去。在他身边,奈拉将他的手臂捏得发痛。

颜色和角度不断扭曲旋转,萨林做好了心理准备。虽然他知道在客观角度上整个过程不过是一瞬间,但这个瞬间却对身在其中的人拥有独特的长度和阶段,而接下来要面对的是最糟糕的部分。

在一个眩目的瞬间,世界变成了完全的空白。不是闭上眼睛时的温暖黑暗,或者在没有窗户的囚室中那种有限的黑暗。这是空虚——完全缺乏定义,甚至没有空虚的定义。萨林的皮肤同时感觉到烧灼与冻寒,透过寂静的表面他能够听到嚎叫的空虚,一个能吸走他眼泪的空洞。在那个瞬间,他明白创造所能带来的恐惧将永远无法匹敌虚无带来的可怕。

然后世界又跳回了原状,如同弓弦弹回了原来的位置。

门厅、大理石和粘土砖都不见了。他们周围是由巨大的棕红色石块和土壤形成的巨大平原,在完美银色的黑暗天空下一直延伸到地平线。比起他们刚刚经历的空虚,这片空旷的景色看起来绝对要舒适许多。

奈拉发出一声呻吟,萨林转过头,发现她正在颤抖,并且依旧死死地抱着他的胳膊。她又发出了同样的呻吟——卡在喉咙深处的短暂呻吟——萨林意识到她正在努力按捺呕吐的冲动。他掰开她的手指,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后背。

“你会习惯的。”这就是他唯一能说完的话,然后她就抱着胃转身跑到身后那块巨大的石头后面去了。就在她从视线中消失的同时,一阵猛烈的呕吐声取代了之前那种压抑的呻吟。
.
然后是一声尖叫。

见鬼!萨林拔腿朝石头后面冲去,并同时抽出了剑——

——然后他发现她正四肢伏地,面前有一小滩胆汁。除此之外,她正满脸惊恐注视的前方——却是什么都没有。

的确是什么都没有。就在不太符合淑女身份的呕吐物前面几英尺处,平原的岩石和土壤陡然下降,就像是被一把巨大的刀子削去了,毫无特征的开阔天空一直延伸到萨林的视野尽头。萨林小心翼翼地趴到地上,缓慢地爬到边缘处往下看了看。

这是个从字面意义上讲几乎不可能存在的断崖。顺着崖边朝下看,扭曲的岩石表面被漆黑的拱门以及蜿蜒破碎的阶梯所蚕食。萨林立刻就意识到从他们所在位置到地面之间的距离早就超越了他的视觉理论上可能看到的距离。在理智层面上,他知道自己身下的岩石土块应该是无限的,但不知为何,他却发现自己能够看到地面,以及柱底附近一个金色轮子样闪闪发光的城市。他回头看向奈拉。

“过来看这个。”他说。

姑娘像螃蟹般蹲在地上,后背紧贴着那块巨大的岩石。她摇了摇头,仅仅是这个小动作就让她全身都不由得颤抖起来。

“得了吧,”他坚持道,“如果你非要跟我一起来,你就得面对很多比恐高症更可怕的东西。再说你不会摔下去的——法拉斯玛的尖塔不会轻易放走任何人。赶紧过来这里。”

虽然奈拉依旧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不过她却照做了。她也趴到地上,顺着地面朝前蹭,直到爬到他身边,小心翼翼地顺着边缘往下看。

“这是尖塔的边缘,”萨林说,然后将一只手伸出断崖,指了指他们下面那个金色的工艺品,“那是绝对轴心,永恒之城。是绝对逻辑以及崇拜逻辑者的家园。”

他们一同盯着那东西看了一会儿,然后萨林站起来回头看了看他们过来的方向。这一次他的双眼也同样只看到了空旷而毫无特征的平原。坟场本身并不在视野中。他无声地咒骂了一句。

“那些是什么?”奈拉问。她恢复了一点神志,正指着崖壁上那些奇怪的形状雕刻和通路发问。

“谁知道呢?”萨林回答。他走回来蹲在她身边,距离崖边十分近。

“法拉斯玛的尖塔是外层位面之一,但它的形状却像是将一大块粘土搓成一条又长又细的蛇。”他用两只手比划出拉扯粘土的动作,“它有无穷高,并且十分细,虽然位于顶端的小小平原并不能跟其高度相提并论,但是平原本身却也是无穷宽广的——无穷的百分之一也依旧是无穷。懂了吗?”

她的眼睛表明她没有,但是她依旧点了点头。

“大部分人在说起尖塔的时候,”他继续道,“他们想到的都是法拉斯玛的坟场,那是审判之地,所有灵魂最终都会被分类,去面对他们死后的报应。审判大部分都在中央部进行,也就是法拉斯玛的法庭,对于凡人来说这里明显是最有象征意义的地方。但是作为位面的尖塔可比灵魂的出现更为古老——甚至比法拉斯玛本人都更古老。”他冲着远处那些雕刻点了点头,“我怀疑诸神也不记得那些东西原本的用处,或者究竟是谁雕刻了它们。存在位面并不是大部分祭司让你相信的那么单纯。”

他再次站了起来,而奈拉也跟着站了起来——尽管她先朝后爬到了一个距离边缘十分遥远的地方。

“所以我们是在死后的世界?”她问。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抓起脖子上那块石头,“但从更实际的角度来看,我们在一片什么都没有的荒芜中——位于尖塔的边缘,远离法拉斯玛的法庭或者她关心的地方。”他叹了口气,“这个护符总是能够带你前往正确的位面,但是在位面的具体何处却无法控制。有时候可能会是你正好想去的地方,有时候又可能是在一个沸腾的大湖中央。考虑到所有可能的状况,我认为可以算扯平了吧。不过现在我们必须重新投一次骰子。”他伸出手,而奈拉只是谨慎地盯着他。

“我们一定得这么做?”

萨林笑起来。“当我说无穷的时候,冒险者女士,我指的正是无穷。外层位面有地标,但是它们也同样无限广大,以至于我们的脑子无法真正地理解这种距离。你可以从崖边往里面走一千年时间,却并不会比开始时更靠近中心,除非就像有人说的那样,黑色女士对你产生了兴趣并决定加快你前往她身边的旅程。”他再次挥了一下手,带着一丝不耐烦。

奈拉咬了咬牙,朝前一步握住了他的手。

这次的传送感觉上就令人感激地短了许多。在短暂的极寒和某个白雪皑皑的山顶一瞥之后,他们就又回到了银色的虚伪天空下。但这一次地表的风景却不同了。

他们在一座坟场里,但这儿与他们世界中的坟场却完全不同。无穷无尽的坟墓从三个方向朝视野尽头延伸而去,看不到任何比陵墓更大的建筑。各种尺寸形状的墓碑和墓标在他们脚边形成一片厚厚的石毯,其中很多都因为不知名的力量倾斜或者破碎。从纪念碑形成的森林里传来微弱的低语,可能是风穿过石头间的叹息。然而二人的斗篷却没有半点随风飘舞的迹象。

萨林没有在意那些声音,而是将他的目光聚集在第四个方向上。成排的坟墓同样也朝着远处延伸,直到那些墓标变成一片灰沉的阴霾,然而在它们后面却矗立着更大的建筑物,看起来像是一系列灰白色的细塔,如同人类俯瞰蚂蚁般耸立在其他建筑之上。所有这些建筑上挂着一轮死灰色的月亮,比任何真实的月亮看起来都更接近,月亮表面是一个微笑的骷髅。萨林赞许地咕哝了一声。

“好多了。”他说着转向奈拉,“这边。”他迈开了步伐,奈拉没有抗议,飞快地跟了上去。之后当他们小心地在坟墓中选择着下脚处时,奈拉都一直紧跟在他身边。

“这是什么地方?”她问。她伸出一只手,用手指轻轻点了一下身边的一块石头。当她又打算同样再摸下一块石头时,萨林没有回头就捉住了她的手,并且摇了摇头。

“灵魂的坟场。”他说,“无神者最后安息的地方。”

“无神者!”奈拉扭头四下张望,萨林知道她现在才真正看到一些东西,虽然之前她在下意识中毫无疑问已经注意到了。与普通坟场不同,这片无穷无尽的墓碑上只有名字和墓志铭,而没有通常情况下总能看到的宗教符号。没有阿巴达追随者的钥匙,没有爱欧梅黛的剑十字,甚至连法拉斯玛的螺旋都找不到。

“但这是怎么回事?”片刻之后她问,“我知道那些不信仰具体神祗的人会接受法拉斯玛的裁决,然后被依照他们的本性被送往不同的地方,但如果无神者根本就不相信诸神和死后的世界——?”

“只有傻瓜才会拒绝承认诸神的存在。”萨林不屑地说,“虽然这里躺着许多这样的傻子。”

“那为什么——?”

“信仰和崇拜是不同的。”萨林停下脚步转过身,他的声音中依旧有种咄咄逼人的语调,不过比刚才要冷静许多。

“诸神是真实存在的,位面也是,任何拥有足够金钱或者魔法能力的人都可以通过亲身体验来证明。”他抓起那个护符来佐证自己的观点,“然而承认诸神的存在和崇拜他们却是两码事。大部分神——以及教会——通过恐惧来统治他们的人民。对于死亡的恐惧,对于外敌的恐惧,对于反复无常的诸神本身可能会降下的愤怒的恐惧。虔诚的人知道崇拜更为强大的存在,他们就可以获得其保护。”

他松开了护符。

“但反过来想:世界上也有很多比我们都更为强大的凡人,那些能够保护我们不被敌人伤害的人,或者是可以随心所欲轻易杀死我们的人。那么我问你:光是靠力量——一位大军阀或者一个残暴国王的力量——就足以让你放弃自我决定吗?这种力量值得你无条件地效忠吗?值得崇拜吗?”

萨林似乎是努力才让自己闭上了嘴,而奈拉带着一种新的表情审视着他。

“你听起来像个莱哈杜人。”

萨林干笑了一声。

“你非常有洞察力,女士。”然后他就回过身继续走了起来。

他们沉默地走了一段时间,一路听着那成千上万的模糊低语组成的风声。

“所有的莱哈杜人在死后都会到这里来吗?”最后她轻声问。

萨林点点头。“绝大部分。许多高尚的男人和女人都躺在这里,等待着创造终结、灵魂消散的那一天到来。”

“但这太惨了!”她不由得急促地叫起来,“看起来——很孤单。”奈拉颤抖着,似乎为自己的结论感到惊讶。不过萨林知道她只不过是为那种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感觉找了个名称而已。

“是吗?”萨林问,“坚持自己的骄傲很惨吗?坚持把握自己的命运,而不是将其出卖给出价最高的收买者?这些坟墓里有傻瓜,是的——那些认为诸神不过是传说,或者以为自己才是宇宙中心的人。但这里也有情肯高抬着头颅面对永恒、而不肯鞠躬为其服务的人。”

当她再度开口时,她的声音几乎低得听不见。

“那么你呢?”

又是一声干涩的笑。

“这里不会有我的坟墓,女士。”他的声音十分苦涩,“我很早以前就出卖了自己的荣誉。如果我能被允许加入到这里的祖先中,那也只是因为这么做能让法拉斯玛取乐,仅此而已。”然后他摇了摇头,绕开一座有两个人大小的白色石棺,“小心脚下。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没有太阳和星辰的指引,时间在这片由无神者坟墓组成的浩瀚平原上变成了一个抽象的概念。当萨林感觉到双腿的肌肉都在燃烧,而且奈拉已经远远地落在他身后时,这个穿黑袍的男人才终于决定休息。抬起头,他可以看到地平线上高耸的建筑已经近了很多,也许不到他们刚刚走过距离的一半。但是对于个体生物的移动速度而言却依旧太遥远了。现在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宫殿本身——一座由多个细长哥特式尖塔以及石拱门聚集而成的建筑——高高刺向空无一物的银色天空。纯白色的墙壁闪耀着,与周围的荒凉以及坟墓女士凡人信徒们喜爱的凄凉形成鲜明的对比。

“内层法庭。”萨林说,“以及法拉斯玛的宫殿。”

奈拉似乎打算找个墓碑坐下,虽然她踌躇了片刻,但最后还是露出一种挑衅的表情,仿佛在反对那些低语般一咬牙坐下了。她放下背包,伸展双腿,勾勒出腿部优美线条的皮靴大概紧了点,不太适合走路。她不由自主地哼了一声。

“我们是去那儿吗?”她问。虽然她的声音并没有动摇,但萨林可以听出里面带着一丝紧张。他摇了摇头,于是她略松了口气。

“坟墓女士对于每个凡人的俗事并没有太大兴趣。她关心的是编织出所有生命的壁毯——对于她而言,我们甚至算不上一条线中的纤维。有可能她的一个下级仆从会对我们感兴趣,但是我想我们最好还是完全避开它们比较好。”他想起了赛雅南那永远令人不悦的笑容。不,他还不急着在游戏尚早的阶段就爬回去找那天使。

奈拉没有争辩。相反,她指着他身后宫殿所在的方向。“那是什么?”她问,“天空里的那条线。”

萨林顺着她的手指看到一条细长发光的线,像一段铁丝横贯银色的天空,一头与地平线相连,另一头消失在宫殿中。

“灵魂之河。”他回答。

她发出一种难以置信的声音,萨林带着询问的表情看着她。

“我以为那只是个比喻。”她说着,脸微微地红了。

这一次萨林的微笑中带着真正的幽默。“我想你很快就会发现,女士,童话拥有远超你想象的真实。”

“他们——”她开口道,但她没能把这句话说完。

从一座象牙色陵墓几乎不存在的阴影中冲出来一个迅捷的身影。它用长长的手臂一把擒住奈拉,抓着她飞快地跑到一座几乎已经倒塌的哭泣女人雕像附近。

“冷!”那东西尖叫着,“好冷!”

那东西像精灵一样高大,并且有着相同的尖耳朵和细瘦的体型。蜘蛛般的细长手臂抱着奈拉并捂着她的嘴,那双手臂长及膝盖。它紧绷的皮肤十分薄,几乎就是透明的。

不,萨林纠正自己——不是“几乎透明”,而是完全透明。当他定睛观察时,他发现自己可以透过这东西的身体看到后面的墓碑,就像是透过一扇覆盖着油膜的窗户一样。

然而它的脸却是最吓人的。骷髅般消瘦的面庞中透露出的不是怪异和陌生,而是非常熟悉的感觉。虽然它表情扭曲、充满绝望,但那张脸却不是怪物,而是一个凡人。是在村子里卖水果的小贩或者书记抄写员拥有的脸。

虽然被骷髅的手堵住了嘴巴,不过奈拉还是发出了模糊的喊声,双手摸索着她的剑。不过那个生物牢牢地压制着她。

“冷!”那个生物又一次叫到。

萨林拔出剑,缓慢地朝前走去,他小心不做出任何突然的动作,以免吓到那个生物。

“放开她,”他说,“她不属于你。”

那生物长腿上的肌肉鼓了起来,它朝后靠了靠,似乎准备跳走。奈拉加倍剧烈地挣扎起来。

“冷。”那生物呜咽道,萨林看到它紧咬的牙关上滑过一道泪痕,落入空洞的脸颊之中,“又黑又冷。又冷又黑。”

他已经足够近了。萨林一个箭步上前,一手抓住奈拉的衣领,手指深深陷入布料和下面柔软的皮肤。同时他的另一只手用剑挥出一道巨大的攻击弧线,并且小心地避开了那个姑娘。

不过那个生物动作更快,它抛下奈拉,朝后一跃,蹲在了一个墓碑顶上。它发出最后一声咆哮,声音中充满了挫折与渴望,然后它就用一种人类不可能企及的速度冲进坟墓的森林,飞快地从视野里消失了。

奈拉站了起来,脸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她拔出了自己的剑。萨林谨慎地松开了她的上衣并且后退了一步。不过他不用担心——这姑娘的双眼正牢牢地钉在那个逃跑的身影上。

片刻之间,萨林甚至担心她会追上去——虽然明显是徒劳——不过接着她就轻轻摇了摇头,回过身来,脸上带着试图平息怒火的表情。

那个,”她问,“是什么?”

萨林摊了摊手。

“一个灵魂,我猜,一个我们刚刚说到的傻瓜,一个无法接受坟墓事实的人。”

“你是说幽灵?”

“也许。在这里,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很模糊。”他若有所思地看向她的剑,然后收起了自己的剑。片刻之后她也照做了。

“看来我的同情有些为时过早了。”她轻声说,但是眼中依旧带着一丝恼火。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剑柄沉默了一秒,然后退回到他身边。

“我猜这把剑对它不会产生任何效果。你的呢?”

萨林又耸了耸肩。

“看情况。钢铁对幽灵、或者坟场里的灵魂来说并没什么效果。但是有些人的头脑永远无法正确理解自己从肉体到伟大彼岸之间的转变。如果他依旧认为钢铁能够伤害自己的话……”

奈拉点点头。她又回头看着那个迷失灵魂消失的方向沉默了很久,然后终于朝前走了几步,捞起她的背包甩到肩膀上。

“鉴于当地居民的热情好客,”她说,“我想我们已经休息够了。你不觉得吗?”

萨林让她领头,自己跟在后面,两个人继续朝着宫殿走去。

**************
年更终于来了……然而只有半章……因为第八章实在太长了……
争取年内把下半章也搞出来?
TOP
wrhunter
2018-12-15, 09:12
Post #60


吹毛求疵的懒汉
Group Icon
 897
   76

Group: Sinker
Posts: 4069
Joined: 2005-07-12
Member No.: 481


萨林的身世开始透露了,一个背弃信仰的无神论者……
TOP
5 Pages V «  2 3 4 5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10-17, 0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