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12 Pages V  1 2 3 4 5  »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小说】骗子的利刃, Pathfinder Tales: Liar's Blade
Shrewd
2015-05-30, 23:27
Post #31


压榨者
Group Icon
 1411
   61

Group: Builder
Posts: 808
Joined: 2006-03-23
Member No.: 6908


QUOTE(suezou @ 2015-05-30, 12:29) *

考虑到一把智能魔法剑基本都是无法购买的神器级物品,看起来弱爆了的罗德里克其实才是附属品……是赫列姆的“移动用坐骑”……
由于看起来弱爆了没有打引号,同时题目是骗子的利刃,所以罗德里克可能是货真价实的弱爆了。这就产生了另一个问题,为何赫列姆喜欢与罗德里克为伍呢?果真是双贱合璧,无贱不欢么?(黄金的许诺别人也可以发出嘛)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shifty.gif)
TOP
suezou
2015-05-30, 23:52
Post #32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954
   20

Group: Speaker
Posts: 378
Joined: 2007-10-18
Member No.: 16813


QUOTE(Shrewd @ 2015-05-30, 23:27) *

由于看起来弱爆了没有打引号,同时题目是骗子的利刃,所以罗德里克可能是货真价实的弱爆了。这就产生了另一个问题,为何赫列姆喜欢与罗德里克为伍呢?果真是双贱合璧,无贱不欢么?(黄金的许诺别人也可以发出嘛)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shifty.gif)
为什么罗德里克被吐了这么多槽却依旧无所谓的样子呢?
大家难道没有感觉到浓浓的CP之情么……?
TOP
Bozar
2015-05-31, 17:58
Post #33


GEEKs will Eventually Evolve into Kryptonians. | All my jokes are cries for help.
Group Icon
 1327
   74

Group: Avatar
Posts: 1126
Joined: 2008-05-18
Member No.: 21346


我懂了,是本体和替身的关系!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happy.gif)
TOP
wrhunter
2015-06-03, 14:01
Post #34


吹毛求疵的懒汉
Group Icon
 868
   76

Group: Sinker
Posts: 4046
Joined: 2005-07-12
Member No.: 481


人(剑)生得一知己足矣,总之是谁也离不开谁啊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TOP
Shrewd
2015-06-03, 17:20
Post #35


压榨者
Group Icon
 1411
   61

Group: Builder
Posts: 808
Joined: 2006-03-23
Member No.: 6908


QUOTE(wrhunter @ 2015-06-03, 14:01) *

人(剑)生得一知己足矣,总之是谁也离不开谁啊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我还以为更新了兴高采烈地跑来看结果……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shifty.gif)
TOP
Bozar
2015-06-03, 19:49
Post #36


GEEKs will Eventually Evolve into Kryptonians. | All my jokes are cries for help.
Group Icon
 1327
   74

Group: Avatar
Posts: 1126
Joined: 2008-05-18
Member No.: 21346


QUOTE(Shrewd @ 2015-06-03, 17:20) *

我还以为更新了兴高采烈地跑来看结果……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shifty.gif)
看到海鸥就说明……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shifty.gif)
TOP
suezou
2015-06-06, 09:53
Post #37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954
   20

Group: Speaker
Posts: 378
Joined: 2007-10-18
Member No.: 16813


骗子的利刃
作者:Tim Pratt 译者:Sunakai

第八章 迷雾中

第二天正午时他们毫无疑问已经在洛瑞克荒原境内。天气明显变冷了许多,地面也更加陡峭和狂野,哪怕太阳升起很长时间后,冰雾也依旧贴着地面徘徊不肯散去。在这种地方露营将是地狱:冰冻的雾气会隐藏各种怪物,也将毁灭他们睡上一觉的希望,任何有安全意识的人都能看出来。

“这里的空气难道不新鲜吗?”赫列姆高叫道,“而且甜美!”

罗德里克嘘了他一声:“你想让一百英里内的每个地精都来找我们么?”

“地精,哼。你知道我杀死过多少个地精吗?”

“并不。”扎肯将她的骆驼靠过来。他们现在的队形比平时更紧凑,因为马儿们更愿意忍耐与扎肯作伴。很明显它们闻到和听到的某些东西比扎肯更令它们不安。

“嗯,没有,事实上,就我记得而言。”赫列姆说,“零个地精。你们难道不觉得我应该重写这一记录?地精有很多金币,对不对?”

“我认为他们会拿走尸体上的所有东西。”罗德里克说,“包括金币。所以你依旧可以满怀希望。但你究竟都在说些什么?新鲜空气?你甚至不会呼吸。”

“我又不是没感觉。”赫列姆说,“难道我就不能感受么?”

“噢,我知道你能感受。”罗德里克说,“跟你说,扎肯,最开始的几个月里赫列姆一直让我用磨刀石打磨他,直到有一天他说漏嘴,说作为一把魔法剑,他的剑刃根本就不会变钝。他只不过是喜欢那种感触。”罗德里克耸耸肩。

“我怀念那块磨刀石。”赫列姆唏嘘道,“我在那块磨刀石上获得了许多快乐。我依旧很想知道她究竟怎样了,有时候。”

下午刚过一半,地精就来了。在罗德里克的预想中,大群地精应该身穿臭烘烘的抹布,挥舞着原始的武器,呲牙咧嘴地咆哮着一拥而上,用可怕的力量吞噬整个冒险小队。但是他们没有发动攻击。约五十个地精集结在西边的山脉上,排成一列,俯瞰着他们,并同时用短促尖锐的声音互相交谈着。这简直就像是被一群可怕的小学生围观一样。个子最高的地精也不过刚刚超过三英尺,他们的脑袋像是巨大的甜瓜,不过横七竖八地长着太多尖牙。他们穿着毛皮和皮革——不过也许最好别去思考这些皮革究竟是从什么生物身上剥下来的——他们还拿着质量意外上乘的装备、长武器、斧头和矛,毫无疑问都是多年来从手下败将的遗物中搜刮来的。有些地精还骑着一种和狗差不多大小的老鼠模样的生物,看起来凶神恶煞,足以跟狼群一场好斗并且还能占上风。

罗德里克观察了一下地形。他不是战术家,但就算没有军事天赋也足以看出他们小队的位置非常不利。地精们占据着高地。罗德里克的队伍一直沿着河流前进——奥贝德执意如此——因此他们东边被水流所阻断,无法撤退。北边只有更多荒原,滞留的迷雾下隐藏着许多能让人摔断腿的大石头和深坑。他们可以尝试勒马回头,顺着来路狂奔,不过最后肯定还是会被地精部落追上并拦截。当然他们也能直接对地精发起冲锋,罗德里克想,这么做的好处是能够迅速解决问题。

“你觉得你可以消灭掉一小支地精军团么?”罗德里克问,“就靠你自己?”

“当然。”赫列姆说。

“在过程中我或者其他人不会因此丧命?”

“什么?”赫列姆说,“你们中不能有人死?我想我可以试试看。”

“我希望你能赢。”罗德里克说,“除非你很愿意成为地精宝藏中的一部分。”

“金子就是金子。”赫列姆说,“只要是黄金床铺我就能接受。”

“你会怀念跟我聊天的日子。”罗德里克说。

“他们为什么不攻击我们?”扎肯说,声音中好奇的成分远多过害怕。

“何必呢?”罗德里克说,“他们在人数上远远胜过我们,而且又将我们堵在了他们和河流之间。他们完全可以慢慢来。也许他们正在讨论究竟谁可以先吃掉我们。我敢肯定如果我们人更多的话,他们会选择突袭,但现在这样……”他耸了耸肩,“他们没什么可担心的。我甚至都不觉得他们会因为占了上风而得意。他们大概只是在想为什么有三个人类在荒原上乱逛。或者他们在担心我们是某个陷阱的诱饵,迷雾中其实藏了一整队骑兵。”罗德里克偏了偏头,“我想我们应该着手干掉他们了。”

“地精很迷信。”扎肯说,“只要适当展示些魔法就能把他们吓得四处乱跑。”她扫了一眼奥贝德,后者完全没有注意到地精,正凝视着河面。“主人?你有什么想法吗?”

奥贝德转过带着兜帽的头,瞟了一眼那些生物。“我去讲和。”他说,声音听起来就像被迫同意去做一件沉闷的家务事一样。他从马背上跳下来,步伐沉重地朝着西边地精所在的地方走去,而罗德里克甚至还没想出来应该回答什么才算合理。

“他们会杀了他。”罗德里克说,“他们会吃了他。”他顿了顿,“如果他被吃掉了,我依旧有工钱拿吗?”

“我的主人很擅长活下来。”扎肯说,但她也一副担心的模样。

“他所谓的讲和究竟是什么意思?”罗德里克说。

“意思是彬彬有礼地与敌人交谈。”赫列姆说,罗德里克低吼了一声。

“我知道这个词的意思。但这又能有什么用?他们大概都不说同一种语——”

奥贝德开口了,音量比之前罗德里克听到过的任何时候都更大,而他说的语言很奇怪,充满了喉咙里的咕隆声和尖锐的喘息声以及磕牙的响声。但地精们的反应却像是被电了一样:他们开始疯狂地原地打转,然后左右分开,让其中一个地精走到前面。这个地精非常胖——考虑到这种生物每天可以吃掉等同自己体重的食物并在第二天早上依旧饥肠辘辘,这么胖可是相当惊人的——他骑着一条和矮脚马差不多大小的地精狗狗。胖地精冲着奥贝德吠了几声,祭司带着强力而自信的语气作了回答。

地精酋长畏缩了,四下环视了一周他的部下,然后抬头望天。他咕哝了几句,于是奥贝德又走近了一点,并将手伸进袍子里。他将一个小物体交给了地精——看起来像是魔杖或者小权杖一样的东西?——然后酋长非常虔诚地接了过去。他用这根棒子指向天空,片刻后,一团火焰从顶端喷了出来。

“噢,好极了。”赫列姆说,“奥贝德给了地精部落魔法火焰。这简直太了不起了。”

“你在担心什么?”罗德里克试图隐藏自己的震惊和担忧,“你又不会融化。”

“不会,但魔法火焰可以融化我的冰块,这让我们多少有些不利。”

“我的主人知道他在做什么。”扎肯说,“再说了,其实也不过就是五十多个地精而已。我可以干掉……嗯,十个。你们两人,我看看,一人二十个……”

“他们还有那些狗呢。”罗德里克说。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扎肯说,“你也可以杀掉那些狗。我是个通情达理的女人。”

但是奥贝德已经转身背向地精部落,开始小心翼翼地顺着山坡往回走了,而地精们就像迷雾一样散去了——不是洛瑞克荒原这样的迷雾,很明显这里的迷雾永远都不会散去,只是普通迷雾那样而已。

“就这样?”罗德里克说,“你给了他们一个礼物,他们就走了?他们为什么不杀了我们然后再拿走那根魔杖呢?”

奥贝德在他的坐骑边停下了脚步:“有时候信仰神祇的人们可以找到相同的立场,罗德里克。”

“别跟我说那些地精都崇拜戈兹雷?”罗德里克说。

“许多地精都住在海边。”扎肯若有所思地说,“我想这听起来多少算合理——”

“我以为地精都崇拜——我不知道——恶魔!”罗德里克说。

“偏见。”奥贝德说着爬上他的马。他在马鞍上坐稳,抓起缰绳,然后说:“不,他们不信仰戈兹雷。他们有其他的信仰。但在诸神之间也有联盟,有时候这能让他们在凡间的追随者们也联合起来。在你的眼中这些地精只不过是怪物而已,但他们也是自然的生物,他们崇拜森林、山洞、溪流和荒野——以及这些地方的神灵。我给他们的魔杖不是礼物,而是报酬。他们会传话给跟他们联盟的部落,保证我们拥有一条安全的道路。当然对于地精来说这只不过意味着他们不会试图杀掉我们,而不代表他们就会保护我们。不过我会尽可能获得这样的帮助。我又一次让你的工作变轻松了,佣兵。”

“所以我们可以安全地穿过洛瑞克荒原了?”罗德里克说,“这真是个很棒的把戏。”

“不,只是地精不会尝试杀掉我们。”赫列姆说,“而且只是一部分地精而已。这里依旧还有巨魔、鬼婆和大堆大堆的食肉植物需要担心。”

罗德里克摇摇头:“就算如此……也许我需要重新考虑宗教问题了。”

“如果我是你的话,”赫列姆说,“加入任何愿意接受你成为一员的宗教都让我觉得有必要三思而行。”

“你就继续自我感觉良好吧,长剑。至少我不会对磨刀石产生欲望。”

赫列姆呻吟起来:“你就一定得再次提到她是吗?”

***

河流逐渐变得宽阔,水流也不再明显,整个水域像是一片散布着水洼的低地,边缘柔软且难与陆地区分开来。原本清晰可见的河岸已经成了满是软泥和芦苇的沼泽。更远的地方依旧有更深的水体,但几乎难以察觉到水的流动,看起来像是一面湖。夜幕开始降临,但这周围根本没有适合露营的地方,光是为了避开意外踩进发臭的淤泥中就已经耗尽了他们的全力。而地面上覆盖着缥缈的白雾也丝毫没有半点帮助。

“我可以冻住一些稀泥。”赫列姆说,“你们可以在上面露营。坚固的地面,只要你们愿意。”

“啊,没错,没什么比睡在冰床上更惬意了。”罗德里克说,“简直舒适极了。”

“你可以铺点树枝树叶,或者其他东西。”赫列姆说,“甚至还可以点堆火。我的冰是魔法的,不会轻易融化。”

“我们继续前进。”扎肯说,“主人相信我们马上就能找到露营地。”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想。”罗德里克说,“就像是——”

“那里。”奥贝德说,指向河中心。

罗德里克眯起眼看过去。大概在30码远的地方有座岛,上面长着好几棵大树,看起来足够坚固的样子。“你想让我们在那种地方露营?那里四面环水,可没有多少撤退的选择。”

“是的,但也不像是游荡的巨魔会顺路经过的样子。”扎肯叹了口气,“我的主人喜欢游泳,但我不喜欢。而且我完全不知道骆驼会有什么反应。在它的故乡可是很难找到无法淌过的水域。马会游泳,对吧?”

“没必要游泳。”罗德里克说,“赫列姆想要冻死我们的好心提议让我有了个更好的主意。你可以给我们建座桥么,老朋友?”

“‘老朋友’,他说,当他有求于人的时候。”赫列姆说。

罗德里克伸直手臂举平了剑,对准了河流,白色的寒气开始围绕着剑身打转。“这很简单,有这么浓的雾。”赫列姆说,“有许多湿气可以利用。”没错,地面附近徘徊的雾气开始凝固、变硬,形成一条大约10英尺宽的道路,从泥泞的水边一直延伸到岛上。

“这能支撑我们的重量吗?”扎肯说。

“你可以在上面造一座城堡。”赫列姆说,“别害怕,但是注意脚下。我尽可能创造出粗糙的表面,但这毕竟还是冰,多少会有些滑。”

扎肯从她的骆驼上爬下来,用靴子尖试探了一下这条路。她咕哝了一声:“好吧。”然后抓起自己坐骑的缰绳,牵着它走上冰路。骆驼跟着她,没有比平时抱怨更多。冰层没有裂口,也没有移动。赫列姆的工作成果很牢靠。

奥贝德不屑地瞟了一眼冰桥,径直走进水里。他顺着桥涉水追上扎肯,此时他的头差不多只到她的脚踝。他扯下身上的袍子,将其丢到冰面上,而法师毫无怨言地捡了起来。然后奥贝德就一头扎进水里,开始稳稳地朝着小岛游去。

“那么我会负责你的马。”罗德里克叫道,“还有我的马。所有三匹马。不用感谢我,甚至不用叫我这么做,真的,这只是服务的一部分。”

“呒~”赫列姆在他身后说。

“我知道。”罗德里克低声道,“装满黄金的鞍袋,而你可以转念融化掉的冰桥,把法师沉到水里。但在这个国家我们可逃不出多远,特别是晚上。而且还有那个神器……”

“是的,好吧。”赫列姆说,“你不能责怪一把心急的剑。”

罗德里克将自己的骟马系在载货马身后,而载货马原本就拴在奥贝德坐骑的后面。他牵着三匹马走上冰桥,晶莹的冰层在他脚下吱嘎作响,但是足够粗糙的表面提供了相当不错的抓力。他牵着马走得很慢,不过最终还是抵达了对岸。当他带着马踏上坚实的土地时,扎肯已经在一棵被闪电劈死的树附近设起了营地。这棵树以前一定遮挡了岛上的大片土地,吸收了所有能接受到的阳光,因为这片区域几乎没什么植被。奥贝德不知去向——相信他一定又在与他的神交流或者在哪儿洗头什么的。

“我想我最好检查一下这座岛。”罗德里克说,“确定附近没有其他怪物。”

“你是说除了我们之外?”扎肯说着咯咯笑了起来,“基本上没必要。主人会设置结界保护我们,而且这座岛还没有大到能够形成危险生态的地步。再说他能够感应到生命的灵光——”

“你们雇佣我来保护你们。”罗德里克说,“至少让我把表面形式做够吧。再说这里可能会有圈套、陷阱、满是尖刺的陷坑或者巨大的食肉植物。食肉植物有灵光吗?”

扎肯耸耸肩:“随便你咯。赫列姆可以暂时融化掉那座桥吗?然后明天早上再造一座?毕竟我们好不容易才有这么棒的天然护城河……”

“当然。”赫列姆说,“只要我的持有者把我朝着正确的方向挥舞一下……”

罗德里克拴好马,拿着长剑穿过不断滴水的树林回到桥边。他对着河流挥舞了一下赫列姆,魔法冰块就立刻融化消失在虚无和雾气中了。然后他们沿着岛的外围走了一圈——这没花多少时间,这座岛大概呈圆形,最宽的地方也不过五十英尺,岛岸都是坚硬的岩石——他们还看到了几棵倒下的枯树。赫列姆在黑暗中的视觉与在日光下一样优良,而他没有看到任何危险土著生物的迹象。

罗德里克在岛岸边驻足片刻,注视着较远一侧的河岸。这段河流极宽,大概有100码左右,绿幽幽的光团漂浮在远处的树林间。“鬼火。”他说,“我听说过那些东西,但从没见过。他们喜欢引诱人们走进他们的死亡陷阱并吞噬他们的恐惧,对吧?”

“有可能。”赫列姆说,“他们只是普通的沼气泡泡。”

“你是盲目乐观吧?我认为他们更像是会飞的可怕怪物,依靠恐惧为生。”

“你从来都心无恐惧真是件好事。”赫列姆说。

“我想你所谓的‘恐惧’只是‘踌躇’的意思。不过只要鬼火们一直呆在那边,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他回到营地,发现奥贝德已经抓好了鱼——祭司今晚甚至开口说了话,简短地称赞了当地河流中可食用野味的丰富与优质。他们像平时一样消磨过傍晚的时光,然后罗德里克终于将赫列姆插在营地中央守夜,自己去睡觉了。

夜半三更的某个时刻,罗德里克突然被一阵异常强烈的尿意惊醒。也许是因为周围充耳不绝的水声,不管是岛屿两侧哗哗的河流还是树枝上滴滴答答落个不停的露水——他甚至梦到自己在一个地下废墟里探索,而废墟的一半都沉没在不见天日的暗黑湖底。他环视了一眼营地,发现奥贝德和扎肯都在沉睡。又是一次偷走马匹和金子的绝佳时机,但他又一次决定放弃。

他走到距离营地几步远的地方,冲着一棵树释放了他的生理需求……然后听到了一段歌声。

罗德里克系好裤子,皱了皱眉头,然后摸了一下腰间的刀子。歌声,在洛瑞克荒原。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河里面也有类似海妖之类的东西么?

奥贝德的保护结界非常强力。没有任何比浣熊大的东西能踏上岛而不引发各种类型的魔法警报。罗德里克前去探查,同时努力侧耳聆听是否有更多歌声,但什么都没有。

直到他走到岛边。在一块悬空水面的石头上坐着一个身穿白色和棕色皮毛的女人。月光下,她的长发乌黑发亮,她怀抱一把鲁特琴,正凝视着河面,如同一个正在酝酿歌词的诗人。她扭头看向罗德里克,那面庞简直就是他最中意的类型:精致美丽,棱角分明,眼中闪耀着智慧以及若有似无的一丝淘气。但当她看到罗德里克后,那对眼睛顿时瞪得老大。鲁特琴从她手中脱落,在石头上弹了几下后掉进了水里。“你是谁?”她尖叫道,“你在我的岛上干什么?”

(第八章完)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suezou: 2015-06-09, 20:33
TOP
Shrewd
2015-06-06, 11:29
Post #38


压榨者
Group Icon
 1411
   61

Group: Builder
Posts: 808
Joined: 2006-03-23
Member No.: 6908


QUOTE(Bozar @ 2015-06-03, 19:49) *

看到海鸥就说明……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shifty.gif)
新的陆地果然出现了!
TOP
wrhunter
2015-06-06, 16:50
Post #39


吹毛求疵的懒汉
Group Icon
 868
   76

Group: Sinker
Posts: 4046
Joined: 2005-07-12
Member No.: 481


磨刀石……其实真不能怪赫列姆,毕竟是在龙屁股底下憋了几百年……
TOP
suezou
2015-06-08, 08:27
Post #40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954
   20

Group: Speaker
Posts: 378
Joined: 2007-10-18
Member No.: 16813


关注点难道不应该是“漂亮妹子出现了”么?
TOP
Shrewd
2015-06-08, 09:36
Post #41


压榨者
Group Icon
 1411
   61

Group: Builder
Posts: 808
Joined: 2006-03-23
Member No.: 6908


QUOTE(suezou @ 2015-06-08, 08:27) *

关注点难道不应该是“漂亮妹子出现了”么?
不不不,比起来赫列姆漂亮妹子算啥呢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TOP
wrhunter
2015-06-08, 09:38
Post #42


吹毛求疵的懒汉
Group Icon
 868
   76

Group: Sinker
Posts: 4046
Joined: 2005-07-12
Member No.: 481


QUOTE(suezou @ 2015-06-08, 08:27) *

关注点难道不应该是“漂亮妹子出现了”么?
对罗德里克来说,妹子只是暂时的,赫列姆才是长久的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TOP
suezou
2015-06-08, 09:40
Post #43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954
   20

Group: Speaker
Posts: 378
Joined: 2007-10-18
Member No.: 16813


楼上两位惊人一致的回答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你们已经把握了本书的中心思想……
TOP
Shrewd
2015-06-08, 11:29
Post #44


压榨者
Group Icon
 1411
   61

Group: Builder
Posts: 808
Joined: 2006-03-23
Member No.: 6908


QUOTE(suezou @ 2015-06-08, 09:40) *

楼上两位惊人一致的回答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你们已经把握了本书的中心思想……
你看,即使出现了漂亮妹子,她也会很快炸了(并不是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shifty.gif)
TOP
suezou
2015-06-10, 21:05
Post #45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954
   20

Group: Speaker
Posts: 378
Joined: 2007-10-18
Member No.: 16813


骗子的利刃
作者:Tim Pratt 译者:Sunakai

第九章 女巫之岛

“有趣。”罗德里克说,“让我想想。你不是魅魔,对不对?我想魅魔应该更性感些——更暴露,少穿点毛皮而多露点肉。我看见了你的后背,所以你也不是林妖,这种妖精前面像美丽的女人,后面却是空洞的枯树干——我以前杀过一个,在某处的古老坟墓里。你可能是个变形怪,变成了你曾经遇见或杀过的女人的模样——虽然我认为变形怪更喜欢在人类社区中狩猎,所以在这样的荒野中几乎不可能遇见他们。又或者——”

这个女人傲慢地挺直了身子:“我是洛瑞克本人率领的远征队的最后幸存者,我居住在这个岛上,因为这里很容易捕鱼,而且巨魔不喜欢游泳。我从来没料到会再次见到其他人类,虽然我能理解你怀疑我——”

“不,抱歉。”罗德里克说,“我们扎营的时候我已经探索过了这座岛了。没人居住在这里。”

“那边有个山洞——”

“不,没有。”他说,态度称得上彬彬有礼,“而且我们有个祭司向我保证这岛上没有任何智慧生物。这也就说明你是从外面来的,试图进入岛上。我猜你一定正好就坐在祭司的魔法结界外侧,不是吗?毫无疑问是希望能将我们骗出去一个一个地干掉。”

皮毛外套从女人的肩膀上滑落,露出湿漉漉的白衬衫,几乎都没有扣。她朝后半躺在石头上,对他露出洁白的胸膛。“你觉得我美吗?”她说。

“当然。我会趁现在尽情享受眼前的美景。不过我猜你很快就会变成某种不太有魅力的东西——也许是长着老虎或者豺狼头的女人?我听说过那样的变形生物。”

“也许我只是个非常美丽的女巫。”她甩了甩长发,眼神放荡地盯着他,狐狸般的面容比之前更加愉悦而狡黠,“我可以告诉你我的确心怀不轨,但你为何如此确定我就不是人呢?”

“因为你完全就是我梦中情人的类型。”罗德里克忧伤地说,“而我这辈子还没有积够德来碰上那种好运,在这样的地方遇见一个那样的女人。”他最后欣赏了一次她的酥胸,然后开始朝着岛中心往回走。

“你去哪儿?”她的声音不再甜美,带着一种尖锐的气恼。

他回过身:“去叫醒我的朋友们。我们是支小队伍,但并非手无缚鸡之力,而且我很确定他们中的一个会更清楚你究竟是个什么,以及怎样驱逐或杀死你,或者进行其他恰当的处理。不过为了报答你向我展示出如此令人饥渴难耐的丰腴,我给你一个全身而退的机会。在我带着同伴回来之前离开吧,我不会追赶你。”

她起身冲着石头啐了一口:“你真无趣,男人。我通常喜欢先玩弄我的食物。但最后我还是会克服失望,照样吃了你。”

罗德里克哼了一声:“那么来啊,穿过结界。我相信结果绝对值得一看。我们的祭司提到类似血肉从骨头上脱落,内脏爆出体外四下滚落之类的事情。我想我们的法师也在里面加入了一些她自己的法术,而她的口味偏向于酸液、触手和其他不太美好的东西。如果你打算冲刺我,请先变成一种不太招人喜欢的外形——看到现在的你这样可爱的女人被糟蹋可会令我的幻想破灭。”

这个怪物似乎并不在意罗德里克形容的各种痛苦。“结界,是的,我感应到了。描绘在石头上和刻在树干上的符文。效果很完美,我得称赞你们的祭司。这座岛被保护得严丝合缝滴水不漏。”她叹了口气,“所以我只能连岛一起干了。”这个不是女人的生物站起来后退到石头边缘,然后故意一脚踩空,掉进了水里。

罗德里克有种不舒服的感觉,觉得他好像被耍了,这种熟悉的感觉曾经出现在无数个糟糕夜晚的无数赌桌边。她究竟是什么意思?

片刻之后他就意识到了答案,当整个岛都开始下沉时。

***

“赫列姆!”罗德里克高喊,“扎肯,奥贝德,我们正受到攻击,岛在下沉!”他连滚带爬地冲回去,只见泡沫泛滥的河水已经开始浸入营地,而他的警告几乎没有必要。扎肯和奥贝德正在迅速抢救任何他们能从波峰浪口抢救出来的东西。

“报告。”奥贝德吼着,一边将他的睡袋丢到一匹紧张兮兮的马背上。这头动物正依次轮流着将它的蹄子提出水面,仿佛不太确定自己为什么会站在水里。

罗德里克一把抓起赫列姆,这时水已经淹过了剑身的一半。“那边有个女人——呃,她看起来像个女人,很漂亮的那种。她说她想吃了我们。结界将她拒之在外,但是接着她不知怎的就让这个岛沉了——”

“自然魔法。”扎肯凝视着在她小腿周围打转的水流,若有所思地说,“如果我想让一个岛沉没的话,我会尝试提升水位,或将下面的岩石变成稀泥,但我必须游到水底才能这么做……”她飞快地看了一眼奥贝德,“鬼婆?”

“很有可能。”奥贝德扯掉他的袍子,光溜溜地冲进了黑暗中。

这是去哪儿?”罗德里克困惑不解地问。

“我们的结界正和岛一起下沉。”扎肯说,“我猜他是去查看有什么可以补救的办法没有。你觉得赫列姆能给我们创造出更多坚实的地面么?”

“把我的剑尖伸进水里,罗德里克。”赫列姆说,“这有点棘手。我可不想把你们的腿都冻在冰里。”

罗德里克想象了一下那个女人——鬼婆?——找上门来却发现他们所有人,包括动物和人都速冻在冰块里的场景。真可怕。简直就像是为她准备了一顿丰盛大餐。“那么集中精力,赫列姆。”他让剑接触到水面,现在水已经漫过了他的脚踝。

有好一会儿仿佛什么都没发生,然后罗德里克的脚底下传来了一股推力,他开始上升,而他不得不倾斜身体保持平衡。

“一层冰。”赫列姆说,而此时罗德里克的脑海中冒出一个疯狂的念头:长剑的声音应该带有更多水泡声,就像他把脸埋在水里试图说话时一样才对。“现在只有一块浮冰,不过我会找到机会固定……”

骆驼踏了几步,于是冰层就朝一侧翘了起来,这让罗德里克回想起某个夏日的午后,十六岁的自己在一块湖中央的木头浮板上和一个漂亮姑娘亲吻以及做更多事情。当他们抱在一起滚时,那块浮板也像这样翘起来。他们有没有弄翻浮板然后滚进水里来着?他不记得了。如果有的话,他们一定溅起了大朵水花,然后放声大笑起来。

如果这块浮冰翻了,恐怕不会有多少笑声。但会有更多的水花。

扎肯安抚她的骆驼平静下来,几匹马似乎在思考究竟应该跳进水里还是留在原地,而最后它们决定站立不动。他们周围的树歪斜着向下沉没,树枝也开始消失在水下。罗德里克庆幸他们选了一块空地扎营。如果他们在树冠下方的话,下沉的树木很可能会将他们压入水中,带到水底溺死,或将他们压扁在赫列姆的浮冰上。树木迅速消失的一幕让人产生了一种强烈的非现实感。

浮冰的平台安定下来,罗德里克猜是赫列姆已经将其牢牢地和湖底冻在了一起,用魔法的冰柱支撑起他们的重量。“我想最好也就这样了。”赫列姆说,罗德里克将剑从冰里拔了出来。

“我曾听说北方有些部落会把他们的老人放在浮冰上,让他们顺流漂到海里去送死。”扎肯说,“我想那一定比在冰层里挖个坟墓更实际。”

“我应该造座通往河边的桥么?”

罗德里克沉吟了片刻:“如果我们逃走,那么正等在外面的某些东西就会追赶我们。她沉掉了这座岛,因为她希望我们会因此恐慌,尝试游泳逃走,这样她就可以在混乱中发起攻击。我认为我们应该继续留在这里,等她先采取行动。”

“你是拥有实战经验的人。”扎肯说,“如果你说这是最好的选择,那么我相信你。我会保持警觉,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可以杀掉。”

“奥贝德呢?”罗德里克扫视了一遍水面,“你觉得他会不会……?”

扎肯摇摇头:“他活着。如果他死了我会知道的。我们之间有一种……联系。他非常擅长游泳,而且还有能让他在水中和水下轻松行动的法术,不需要上来换气。我相信他正尽全力试图拯救我们。”

罗德里克咕哝了几句,在冰面中央缓慢地转身查看四周是否有危险。没有鬼婆的影子,但河对岸的鬼火却开始摇摇晃晃地朝他们飘来。罗德里克不由得诅咒起来:“那些该死的东西。”

“呒。”扎肯说,“要知道他们依靠恐惧为食。你一定很害怕。他们能感觉到。”

“也许是马受了惊。”罗德里克反驳说。

“普通动物的恐慌并不能引起他们的兴趣。”扎肯说,“他们拥有更优雅的品味。”她走到冰台边缘。“嗨,兄弟们!”她叫道,一个蓝幽幽的光球就朝她靠近了些。扎肯低头行礼,而其中两个光球看起来似乎在讨论什么。

“她在和那东西交谈?”赫列姆说,“那可是恐怖魔法凝聚而成的飞天光球。看,它中间有个骷髅——而那东西根本就没有骨头,至少不会是类人生物的骨头,但它懂得骷髅很吓人,所以故意显示出其模样来。”

“骷髅很吓人。”罗德里克说,“我总是害怕我的骷髅会过早地暴露在空气中。”

鬼火上下跳动了一下,看起来就像是女人在行屈膝礼,然后它就飘回了同伴那里,而它们全都撤退回较远的河岸去了。扎肯走过来,快活地搓着手:“好了,搞定了。”

“你会说它们的语言?”罗德里克问。

扎肯抬起一条毛茸茸的眉毛:“通常情况下鬼火会说很多种人类的语言,但他们更喜欢用邪怪语交谈——这种语言是某些祖先来自于……就让我们说……这个世界之外的生物所使用的语言。我在奥法学习的过程中也正好精通了这种语言。他们见我并不害怕,而他们又不能真的吃掉我,所以他们同意谈判。他们打算在附近继续逗留一阵子,看鬼婆是否会发动攻击,或者应该说是鬼婆们——他们告诉我说这条河里住了一群鬼婆,其中有个特别残酷卑劣的首领,统治着其他下等鬼婆。鬼火们在等着看我们是否会被逼到……他们怎么说的来着?‘美味的恐惧爆发’的地步。但如果我们幸存的话,他们就会离开。我跟他们提到了世界之伤,关于恶魔领主德斯卡瑞在距离这里不太远的地方如何大规模地散播恐惧。他们很高兴能获得这条消息。毕竟从来没人跟他们提起过任何事情。”

罗德里克摇了摇头:“我不明白你怎么能与他们进行文明有意义的对话,像这样邪恶的——”

扎肯似乎大吃了一惊。她将手放在罗德里克的手臂上:“你为什么称他们为邪恶?好吧,他们的确是希望智能生物遭遇不幸和恐惧,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很邪恶。他们只是……与众不同。他们以恐惧的精神能量为食粮并非他们的错。他们又不能选择自己的生物本能。用恐惧让人发疯对他们来说是必需的——恐惧是他们的农业。”

“我得说这可是经过曲解的‘邪恶’定义。”罗德里克说,但在他们能够继续争论下去之前,三个方向的水面都开始冒泡翻腾,三个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生物从水里冒了出来。她们是鬼婆,罗德里克知道,虽然他从来没有亲眼见过这种生物——其中两个大概只比罗德里克本人矮一点点,骨瘦如柴,驼背弓得让扎肯看起来简直形态优美。茂密海藻般的头发披散在她们可怕的脸上,扭曲的肢体在月光下如同发绿的腐肉。

第三个鬼婆虽然也同样驼背得厉害,但站起来却比罗德里克更高大,她黑色的皮肤上布满了瘤疣,如同身着坚硬似铁的铠甲。她的腰间挂着一串用人类手掌穿成的腰带,她的爪子发出生锈金属的摩擦声。她冲着罗德里克咧嘴一笑,那些尖牙如同下水道一样令人作呕。

“晚上好,旅行者们。”她说,声音和那个坐在石头上的狐面美女一模一样。然后她朝他抛来一个媚眼。

(第九章完)
——————————————————————

美女没有坚持过三分之一章就被罗德里克气跑了……不对,应该说是连一行字都没坚持到就被识破了……OTZ
罗德里克和赫列姆基情万岁《——不对扎肯才是第一女主角《——奥贝德和扎肯究竟是什么关系?《——祭司的脱衣癖好真是无可救药……
TOP
12 Pages V  1 2 3 4 5  »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10-20, 0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