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原创]张子信传
elenewton
2015-07-11, 10:24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38
   2

Group: Primer
Posts: 3
Joined: 2010-02-16
Member No.: 36446


大家好。我一直在这个版上潜水(感谢各位大神翻译介绍的爱手艺著作!)。作为一个爱手艺的粉丝,我长久以来一直想写爱手艺风格的原创。楼主自己是恐怖片迷,自从三岁我妈拿故事会上的恐怖故事哄我睡觉(吓得我半夜哭闹啊,不知我妈怎么想的),就爱上了恐怖故事。如今三十岁了,看过那么多的恐怖故事,一般的鬼、触手、怪物之类,再血腥,再粘滑,也已经不能影响楼主的san值了。只有爱手艺大人的几篇,亦真亦幻,细思极恐——尤其是埃里克赞的音乐、魔女屋中之梦两篇,一想起来san值就几乎掉光。这篇原创短文,构思了很久,有很多支线想法最后因为跟主线捏不到一起,只好全部砍掉,写来写去还是免不了落俗。另外楼主虽然查了不少文献,很多地方肯定还是有错,半文不白的写法也很贱。但是又不想写成完全白话。

请大家不吝指教和打击。转载请注明作者elenewton. 以上。

-------------------------

清河张子信公,高尚士也。张公以测侯日月五星差变之数闻名天下。当世历法沿用已久,岁差积累,历法不准确已久。蜀中六月飞雪,关西二月飘柳,又有水涝旱灾,民不聊生,战乱四起,天下大乱三百年矣。《庄子.庚桑楚》曰”千世之后其必有人与人相食也”不幸一语成谶。张公忧民之苦,乃立志编制新历法。然而编制历法便需要测侯日月五星运行。张公造浑仪,于泰山观天数年,却算不出合乎情理的天度和规法。张公苦恼之际,偶得《南华经》,是秦始皇焚书时幸存的原本。书云东海外有一仙岛,上古时乃岱舆一角,岱舆沉洪涛,唯此山孑遗。人若于特定时分登其至高之处,行上古之礼,可在须臾间观日月万年运行之轨。张公信之,遍访东海渔户,果然有渔民出海迷途曾经遥见过仙山者。张公于是不顾家人反对,倾其家产,购置大船,准备东渡寻岛。

武泰元年夏四月丙申,张公东渡。自登州蓬莱出发,携大船五条,学士门生十数人,乡勇护卫百名。出海不久即遇大风浪,损失三条船包括给养船一条,有三月几乎水粮断绝,兵士哗变,又损一条船。幸而遇一海岛,其原住番民虽粗鄙却热情友好,以淡水及瓜果相赠,方才渡过难关。又遇巨鱼追逐嬉戏,其形体之大,几乎可以一口吞掉大船。种种艰险,不一而足。

在海上漂行两载有余,果真见到一岛。岛形下阔上窄,如圆锥一般杵出海面万丈,远望去云气缭绕。顶部却很平整,又有一峰,立于岛的顶部,其峰顶似乎通到天上。绕岛三匝,几乎找不到下碇的地方,幸而一名水手看见树丛遮掩之下,山壁似有缺口。驶近观察,果然看见山崖如裂开一般,有河自其间流出入海。水手以绳结铁测水,其深度刚好可以行船。于是两船逆流而上。河流两岸树木繁盛,飞鸟走兽穿梭林间,细看之,皆与中州所见的种类有所不同。林尽而豁然开阔,见一村落。之前所到的海岛上,亦有村落,然而彼村落简陋粗鄙,比中州最破落的地方看起来还不如。此处的房屋却高大华美,阡陌井井有条,人民往来熙攘,好像到了中州最繁华的地方。仔细观察,发现那些人的衣着打扮,皆与中州不同。中州人宽衣博带,此地人却窄衣束袖。村人见船,皆沿河而观,惊奇议论。张公等靠岸下船,早有村中长老携众相迎。问之乃云先时颛顼为帝时,共工作乱,洪水滔天,有贤者率众乘桴浮于水,漂流至此,隔绝中州不知几千载矣,不知商周,无论秦汉。长老问及中州之事,张公一一告之,言及中州战祸,良田村市毁于一旦,伊洛以东千里,不闻鸡犬之声已久。听者无不唏嘘。

张公言及测天之来意,长老忽而缄口。张公再三询问登高路径,长老只避而不答。以所携珠宝绸缎诱之,长老乃言其非图利也,实因古训告诫那顶峰至高之处不吉。共工与颛顼争帝时,罔顾古训,登不周山之巅欲窥天机,神灵震怒,天倾而洪水泛滥,云云。

正言语间,忽有一物坠落房梁,落地后便大声嘶叫,欲寻门而逃,见门关着就蹿到房屋一角缩成一团。众人大惊,长老忙言不必惊恐,此物乃岛上野生的一种猿猴,名曰“伊布獔獔”。据说村民先人刚到岛上之时,便见此类猿猴,彼时其漫山遍野其众甚多,如今已数量大减,多藏于深山之中,像这只闯入民宅的更是少见,或是被张公舶来村中喧嚣所吸引。观察那伊布獔獔,其大小类似一个三尺小童,身有稀疏黑毛,没有尾巴,手脚与人十分相似,脸面似人又似猿,圆眼大如镜。人一靠近,便惊恐的大声嘶吼,露着一口白白牙齿,又不像中州所见的猿猴一般犬齿尖利。《说文》云:“南方有焦侥人,长三尺,短之极。” 或指此类。长老又说这伊布獔獔,虽是畜类,却偶有能学人声,人说一句,它学一句,煞是聪明,古时村民多有驯之为仆的。然而最稀有的一种伊布獔獔,学会模仿人语后,会在朔月时用爪子在泥地、木头上刻些奇怪的符文。张公与众人啧啧称奇。

张公一行便于村落一角安顿下来,随行乡勇兵士卸甲垦荒。张公屡欲登那最高之峰,长老村人皆拼死阻拦。张公没奈何,只能寻一平常高处,令人建一小屋,屋外架设浑仪观天。一晃数载。

张公少即以博学知名,于是观天之暇,便于岛上考察博物。乃观村中房屋,并不以砖瓦木石建造,而是用一种如陶瓷一般的东西砌墙,以石敲之,却坚硬异常,石碎,瓷无痕。房屋皆年深日久,墙面覆盖积累泥土植物,刮去可见陶瓷光滑如新。问村民,便引张公到村头一草木丛生处,云先祖初至时,此处陶瓷碎块散落各处,有大有小,先人便拾合适大小的砌屋造房。张公细看,果然草木覆盖之下,有陶瓷碎块。张公又于草丛中拾得一圆柱之物,长三寸,宽一寸,擦去表层尘土,发现是金属质地,然而遇水发烫,遇火而凉,甚是奇异。

张公久居此地,与一樵猎为生者叫王喜的相熟。一日,张公与王喜对饮,王喜酒醉,吹嘘自己知道一条蜿蜒小径直通山顶,可以绕开村人所设之路口看守。王喜酒醒懊悔,张公晓以天下苍生福祉之理,又许王喜重礼,王喜思前想后,终于答应带张公上山。

元象二年夏五月戊申,张公携学生刘孝孙,由王喜引路,从清晨出发,避开村人哨卡,悄悄上山。山路初始全是崎岖土石,乃樵猎登山的小径。过了一个山崖,忽然有了石阶,青苔覆盖,又有山泉流水冲刷之痕,已经很久不曾有人踩踏了;仔细看那石阶,却都磨得十分光滑,似乎有许多人世世代代走过。石阶蜿蜒向上,两旁时有石崖,崖壁上似乎有字。张公欲拓之,然而那些字经过风吹雨淋日久模糊,拓下了也不能辨认。

将至顶峰时,刘孝孙在乱石间跌了一跤,崴了左脚。张公便让他在一块大青石上暂歇,张公自己和王喜继续沿石阶登顶。那大青石左边是石阶小径,右边即是山崖深渊,坐在石上可以看见夕阳沉入无边云海。刘孝孙坐在石头上,吃了些干粮,因登山劳累,便昏昏睡去。不知睡了多久,被山风吹醒,已是夜深。虽然看不见月亮,东南方向却有一颗大星,孝孙熟稔天文,却认不出这星的名称。星光红红如火,照得四周十分敞亮。孝孙向四处一看,却看见十数只伊布獔獔,不知何时,或坐或卧,环伺左右,其目炯炯,被星光映得发红。刘孝孙怵之不敢妄动。大星缓缓上行,每行一分,那些伊布獔獔便尖声长啸,凄异哀转,在山中回响久而不绝。大星愈行愈高,山林被星光照得如破晓时一般清楚。孝孙担心张公安危,远望顶峰处似有五色光闪耀,又似有鼓声、丝竹声。那些猿猴嘶吼得更加厉害,有的手舞足蹈,有的在地上乱涂乱画怪异的符号。孝孙又惊又惧。大星到达天顶时,猿声却戛然而止,那伊布獔獔皆痴痴望向山崖外的云海。孝孙望去,看见那云海翻卷起伏,不一会儿就消散开,显出其下的滔滔大海。须臾间,海中凭空立起一座大山,转瞬那山又消逝了,海水消退,海中竟扬起沙尘,只见那滚滚沙浪,沙聚又成山,大川劈山而过,山又化为平原,又见那大河旁立起城池,无数高塔拔地而起,那高塔皆银光闪闪无比富丽,城中熙攘之人如争穴蚁聚。古人所云“天地为一朝,万期为须臾”或指此景,孝孙看得目瞪口呆。顶峰处传来乐声愈加响亮,孝孙自幼通音律,那乐律却与他所知的都不相似。那遥处的城池渐渐模糊,海水复又上涨,洪波涌动,似乎无尽远处有大壑归墟。头顶大星已不可见,七色霞光漫天闪烁,耀眼无比,孝孙恍惚间觉得天旋地转,困倦异常,几乎要沉沉睡去时,忽然被人推醒。原来那王喜之妻不满王喜罔顾村中古训,将王喜引张公登顶峰之事,和盘告诉长老,长老便派村中十来丁壮,持火把来寻,见刘孝孙卧于大石上,便将他叫醒。孝孙问众人可曾见适才海上奇景,众人面面相觑,皆不知,又问顶峰五色霞光之事,亦不知。孝孙执火把细看左右,见泥地上有奇怪符文,已被众人践踏,仍依稀可见,乃知之前所见伊布獔獔,非虚也。

此时旭日将升天已微亮,众人登顶峰寻张、王二人。走完一段石阶,便到了山顶最高处,观那峰顶,煞是平整,地面虽有藤蔓杂草覆盖,其下却以那陶瓷材质铺就。又有残缺风化的拱门石柱等,亦是陶瓷所制,其表面刻满符文,大多已经风吹雨淋,剥蚀无法辨认。王喜不见踪影,而张公酣睡地上,任凭众人如何推搡呼唤,都不醒来。张公睡容安详,但面容憔悴好像多日不曾食饮,胡须头发也比上山时长了许多。众人遍寻王喜不见,又唤不醒张公,只好抬张公下山。告诉王喜妻,王喜或在山间失足,妻哀恸置办丧事。

张公由弟子照料,喂以米汤之类,三日后忽然醒来,大叫大嚷甚么“日月交道、表里迟速”之类。众人齐聚,问他山上所见、王喜下落,他却眼神恍惚,闭口不言,又昏昏睡下。此后几日,偶有醒来,便叫嚷些听不懂的话。张公弟子皆学问之人,无人明白张公所言。又几日,醒时所叫嚷的愈发怪异,竟渐渐不似人声。弟子畏惧,除了伺候起居,不敢走进他的房间。一日,张公好像意识清醒,唤人拿笔墨来,下笔写的却是无人能懂的符文。有人拿那符文给刘孝孙看,刘孝孙大惊,盖那符文与伊布獔獔泥中所绘十分相似。正欲进屋找张公询问时,张公房内忽然起火,适时正有大风,风助火势,不待汲水救火,张公所居草庐连同张公毕生所著书简,一起烧尽。火灭后,弟子们于灰烬中寻张公骨殖,不得,只找到一个金属圆柱,闪闪发亮。

张公既逝,弟子便收拾行囊,告别村人,驾船归海,三载而归蓬莱。后张公弟子刘孝孙、张孟宾细思张公遗言,始悟日月交道、表里迟疾、五星见伏、感召向背之理。刘、张二人秉张公遗志,终于编成新历,春秋天统日月亏食五星所在,以新历考之无有不合。张公所遗之金属圆柱,相传隋初扬州有富贾购得,置于一香炉内,冬寒时则以水淋之,此物便发烫如炭火。后来便不知下落了。后世有名士,听说了张子信访海外仙岛的事,亦出海寻找,不复所得。

《列子.汤问》云:“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其中有五山焉:一曰岱舆... 其上台观皆金玉... 岱舆员峤二山流于北极,沈于大海, 仙圣之播迁者巨亿计。”又云“龙伯之国有大人 ...帝凭怒,侵减龙伯之国使阨,侵小龙伯之民使短,至伏羲神农时,其国人犹数十丈,从中州以东四十万里得僬侥国,人长一尺五寸。”耶诞历二千零四年,不列颠《自然》发表文章云,爪哇诸岛上古时,有一种矮原始人,身高一米,化石显示或许直到近代还有存活。又有爪哇民谣云古时有小矮人叫做Ebu Gogo者,人类繁盛后便将其族逐入深山,云云。又有西人拉布克拉夫特者云“无边宇宙茫茫四荒,吾等人类不宜探究太深 blahblah” 又说那无可形容的亿万纪元以后,连死亡本身也要寂灭。所以古贤人说”有大人先生,以天地为一朝,以万期为须臾,日月为扃牖,八荒为庭衢...唯酒是务,焉知其余?“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elenewton: 2015-07-11, 10:30
TOP
blackzchj
2015-07-11, 11:34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41
   0

Group: Primer
Posts: 24
Joined: 2009-05-02
Member No.: 30186


支持原创。
TOP
bingdian36
2015-07-27, 15:58
Post #3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4
   0

Group: Primer
Posts: 6
Joined: 2012-01-30
Member No.: 47146


可以转载至贴吧么?
TOP
wrhunter
2015-07-27, 16:31
Post #4


吹毛求疵的懒汉
Group Icon
 867
   76

Group: Sinker
Posts: 4063
Joined: 2005-07-12
Member No.: 481


文言不好把握的话,其实可以写成纯白话,比如某个人无意中淘到本古籍,于是着手翻译,在翻译的过程中san值逐渐清零,当然lz愿意的话也可以让这个人被书吸进去什么的……
TOP
elenewton
2015-08-04, 01:57
Post #5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38
   2

Group: Primer
Posts: 3
Joined: 2010-02-16
Member No.: 36446


QUOTE(bingdian36 @ 2015-07-27, 15:58) *

可以转载至贴吧么?

谢谢捧场。我自己在贴吧发了。不过可以随意转载到任何别的地方。
TOP
killlily
2021-02-04, 14:20
Post #6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
   0

Group: Primer
Posts: 9
Joined: 2019-10-22
Member No.: 83782


支持原创,但文白相间委实读得不顺畅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2-26, 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