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夜访噬血鬼(Interview With the Strigoi), 当德古拉(伪)也被收容的时候...
gql921115
2015-07-22, 20:28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308
   27

Group: Builder
Posts: 117
Joined: 2011-11-27
Member No.: 46509


作者:Smapti
链接:http://www.scp-wiki.net/interview-with-the-strigoi

雅各布•安德鲁博士(Dr. Jacob Andrews)站在Site-19的医疗区走廊里,如果他打开面前的病房房门,里面等着他的就将是被捆绑在病床上的访问对象。在此之前,安德鲁博士从来没有面对面的与一个活着的SCP项目互动过——毕竟,他的毕业学位是拉丁文专业,所以自从被招募进组织以后,安德鲁的大多数工作基本上只涉及到翻译成打的发霉大部头古籍。

但是,在他面前的这个项目唯一能够正常与外界交流只有拉丁文,考虑到安德鲁是这里唯一一个可以流利地使用拉丁文交谈的工作人员,那么他也只能当仁不让了。

“你要做的只是保持冷静,记住之前简报上的内容,其他都不会有什么问题。”当安全主管杰弗逊(Security Director Jefferson)从自己的腰带上解下一串钥匙打开门锁时,他这么告诉安德鲁。“不要接触那个生物,不要把你的随便什么部位伸到它的嘴够得着的地方,当然也不要给它松绑。我们会监控整个访谈的过程,如果你们的交流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们5秒钟内就能冲进来解决;如果你需要脱身的话,撤离暗号是‘Bonavox’,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长官。”安德鲁博士点点头。

“祝你好运。“杰弗逊回答。

安德鲁拧了一下门把手,病房的门慢慢地打开了。一束微光从走廊上射进原本伸手不见的房间里,照亮了唯一的家具:一张简朴的病床——与此同时,被束缚在床上的那个生物感受到了光芒的影响,它颤抖,躁动,拼命地挣扎试图摆脱皮带对自己的桎梏,从牙缝间发出嘶吼和低嚎。从它接下来的尖叫中,安德鲁博士听出了项目所操的陌生,古老语言中的罗马尼亚字符,乞求着熄灭那(就像简报里提到过一样的)可憎的光亮。于是博士轻轻地带上背后的门,让病房里重归黑暗。只有床边的一台生命体征监测仪上显示的电子心跳记录留下了暗红的光点。

仪器显示,与它相连接的那个生物血压低的不可思议,脉搏和呼吸只比死人好上一点,而它的体温也仅仅周围的空气高出几度而已。

“我需要能够看到你才能开始工作,“安德鲁用拉丁语对那个生物说,“我能开一个小灯吗?”

“非要开你就开吧。”它用虚弱,几不可闻而温和的声音回答。安德鲁摸到了门边的夜灯开关,把它的亮度调到最低以后打开了。即使是在这若有若无的光线面前,床上的那个生物也被刺激的眯起了双眼,但好在它并没有做出像刚才那么狂暴的反应。

借着这橙色,昏暗的灯光,安德鲁博士现在可以看清被捆住他面前的床上的这个高大,枯瘦的生物了。它只穿着一件病号服,一个IV号采血包正在被缓慢的静脉注射到它的手臂中,粗厚的皮束缚带结实的捆住了它的手腕和脚踝。这生物的皮肤是死灰般的苍白,黑色和字色的疮瘢星星点点地遍布于其上,让它看起来就像一具正在缓慢腐烂过程中的死尸;它形销骨立,皮肤之下几乎可以看到突出的骨骼结构,而肋笼的根数更是如同集中营中饱受折磨的囚犯一样清晰可见。虽然全身几乎无毛,但这生物的头发却是异常的茂盛和蓬乱,虽然它曾经的金黄已经被数百年的颠沛流离和折腾刷洗成了褪色的黄白色;一对充血,粉红色的眼珠被半闭着的干涩眼皮遮盖着,如同它发黄,扭曲而破碎的牙齿锁在干瘪萎缩的嘴唇下一般。它的呼吸十分费力,每一下抽动都像是在从破风箱一样的肋骨间挤出最后的力气,时不时还会引发一阵剧烈的咳喘,让房间充满了干血,腐肉和墓穴的阴沉臭味。

“我的名字是雅各布•安德鲁博士,”安德鲁介绍道,“我为基金会服务,我的上级指派我来向你询问一些问题,并以此为依据评估你的的潜在威胁程度,以及对此为你安排更为安全的收容措施,你可以听懂我的意思吗?”

“您的拉丁语说的很好,”它的回答让安德鲁博士分辨出了浓重的斯拉夫口音。“您可是教会与圣堂的仆人?”

“不,我只是…”安德鲁绞尽脑汁的想出一些这个生物可以理解的词句,然后再把它们组成自己的语言。“…我是一个学者,历史学家,如果你希望知道的话。”

“好极,那么至少我今日还不会被烧成灰烬,”生物微微的笑了,但一阵翻肠倒肺的咳嗽迅速盖过了笑容。安德鲁发现虽然它的交谈吃力而且缓慢,每一个字似乎都难以清楚的吐出,但在这老朽不堪的掩盖之下却是细斟慢酌的谨慎,仿佛它耐心地消化着自己发问的话语,然后挑出最优雅而细致的词汇作答。

“我们的宗旨是控制,收容和保护,”安德鲁陈述。“那么你是什么人?你是上帝的信徒吗?”

“我是否信仰上帝?”生物啐了一口。“您觉得有哪一位上帝会容忍我这样的一个怪物行走世间?不,我并非教徒。”

“那么你究竟是何物?”

“我乃贵胄之后嗣,”生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仿佛在准备着之后的措辞。“我是-我曾是奥尔泰尼亚(Oltenia)公爵,一如我生于我父之时,一如我父生于我祖之时,一如我祖生于我之高祖,那击破土耳其大军,解放我族国土之君主。”

“那么你的名字是?”

它沉默了一会,“我…我已不记得,”然后它说。“我无需姓名时日已久,从那时起我已无此记忆。”

“那么我想我就称呼你为公爵好了。”安德鲁回答。”那么公爵大人,您年高几何?”

“不知,我可问今日是何年月?”

“2012年。”

“基督后两千又十有二年,”公爵自言自语地咀嚼着,它静静地计算了一会流逝的时间。“既然如此,想必我已有至少七百余岁了。”

“所以你记不起你出生的时候?”

“我对那时的印象所有甚少。我的岁月已逝,尤其是我尚有凡人记忆的岁月…我母亲的香水气味,带骨和血的烤肉滋味,火炉的融融暖意,美人在我左脸上留下的轻柔吻痕,还有…啊,那刺痛,在我摸进她的裙子下面时她甩我的右脸一巴掌的那一下,有趣。”公爵又笑了起来,然后再一次被剧烈的咳嗽所征服。

“你还记的你仍然是…人的时候,你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我曾贵为君王,”公爵轻声说。“我与土耳其人交战,我与希腊人交战,还有塞尔维亚人…所有蠢到敢和我打仗的家伙!无人敢正面违逆于我,而那些尝试过的勇者…唔,我的敌人曾经造谣说我会活烤了败降的对手,用他们做晚宴的主菜——事实上也就一次而已,不好吃,不过管他呢。”

“那么你是怎样把自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公爵叹了口气。“因为我不想死,而那时我快要死了。”

“为什么?”

“因为肺病。”这时,安德鲁博士才注意到公爵的另一波咳嗽使它从口腔里喷出了一阵粉红色的血雾,他决定在访谈结束以后把这个写进自己的报告里。“我的母亲死于肺病,我的姐妹也是如此。我不想那样死去,我发布诰令,任何人如果能使我获得永生的疗愈,他将获得我财产的半数作为酬谢。”

“那么有人来尝试赢到这笔悬赏吗?”

“太多了,医师,牧师,甚至还有您这样的历史学家,呵呵。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神棍全赶走了,至于医师,我允许他们在我的农奴身上先实验他们保证的手艺,当然,农奴后来差不多都死了,于是我把这些骗子全钉上木桩,放在我的城堡大门前警告其他打算欺骗一个公爵的蠢货。最后,我接见了一个女巫,一个古老秘艺的施行者,古老神祗的信徒…她许诺可以让我长生不老——如果我愿意成为一个噬血鬼(Strigoi)。”

“噬血鬼是什么?”

公爵猛地大笑起来-安德鲁博士怕它这么一弄会把自己的胸骨搞破了,但它似乎丝毫没有所谓。“看得出您从未拜访过奥尔泰尼亚,”他说,”或者您曾经听说过类似的故事——噬血鬼是野兽,无心的饕食者,从无可救赎的罪人尸身中爬出的不死怪物。它们徘徊在死者的领域-墓园,战场,绞架,感染瘟疫的小镇。它们贪食死人的血和肉,如果它们在饿的时候找不到死人,那么它们就把活人变成死人再吃。它们的撕咬是有毒的,那毒液的创痛无物可及…”公爵的脸皱缩到了一起,仿佛在不情愿地回忆那痛苦的滋味,“如果你被噬血鬼咬过但是侥幸未死,那么你自己迟早也会变成这种野兽。”

“那么你就是一个噬血鬼了?”

“不完全是,”公爵回答,“我比它们更强。”

“请解释一下。”

“当那个女巫提议要把我变成这怪胎的时候,我差一点就要砍了她。但是她并没有束手就死,她说我弄错了——她知道一种方法,一种古老神祗传下的方法,让古代的君王像噬血鬼一样青春永驻而不会变成无脑怪物的仪式。于是我给了她一个囚犯作为实验品——出乎我所料的,女巫成功了。”

“那个囚犯,他变成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我把它钉心然后烧成了灰,”公爵回答道,“我的领地上只能有一个不朽者。”

“所以你也进行了这个仪式?”

“是的,”几乎是哀伤的,公爵说。“我的人在焚烧因为疫病而死的人的焚尸场抓到了一只野兽。在一个月圆之夜,那女巫把噬血鬼带到我的目前,让它咬了我。”公爵对自己被锁住的左臂努努嘴。它指向的地方——在手肘的上方,有一块漆黑的伤疤。”然后我承受了无可言说的痛苦折磨,整整三天;我的皮肤变的苍白,开始畏惧阳光,我觉得我大概就要发疯了。在第三天晚上,那女巫用未受洗的土耳其异教徒的血清洁了我,然后把那只噬血鬼拖到我的面前,割开了它的喉咙,命令我喝下那怪物的血。我一开始全吐了,但她拧着我的脖子逼迫我强灌下去。说来奇怪,一旦我吞下一口,接下来的感觉就好多了。直到我完全喝完了它的血,女巫才告诉我仪式已经成功——只要我小心避开我敌人的利刃,我将长生不老。”

“那么她得到了你的赏格了?”

“当然没有。”公爵回答,“第二天晚上我就撕开了她的喉咙,享用了一餐。我不会让任何知道我变成了什么东西的人继续活在世上。在那以后,连我的妻子也开始远离我,因为她不喜欢我的气味和样子。不过无论如何,她的血很可口。”

“你还会吃掉他们的肉吗?”

“我不介意,但是也不怎么喜欢。我只需要血——温暖,美味,而且鲜活,它们对于我来说有太多的意义,然而现在的我已经不能再体会了,就像我仍然能够感受到火,但它并不会温暖我一样。只有新鲜的血液流过我的筋脉我才会暖和起来。”

“你多久需要猎食一次?”

“我并不真正的需要进食。我永远饿,永远渴。我永远疲惫,身躯酸痛,红肿,而且感觉恶心。我受到的旧病痛从未痊愈过,旧伤痕从未平复过。我可以饮血直到胃快要涨爆,但我还是,饿,渴。”


“于是在你转化以后,你还当了多久公爵?”

“我想大概有五十多年。在那时候我已经习惯于不在众人面前出现,一个人呆在黑屋子里。光芒让我痛苦,就像火堆的焦灼。哪怕一线闪光也让我感到痛不可耐。”

“那么是什么把你赶走了?”

“有一个农夫的女儿…从我的餐盘里逃走了,他们告诉教会我变成了一个怪物。可恶的主教招来所有的领民暴动反抗我,他们烧了我的城堡,如果我没有在此之前就躲进树林里大概也就一起被烧成灰了。”

“后来呢?”

“后来,就是一直到你们的军人抓住我的时候了。我想过很多次要收复我的领土,但我已经老了…”伯爵换了口气,“没有力量。更不可能一呼百应。”

“在那之前你都在森林里干些什么?”

“思考,大多数时候。我试过钻进山洞,死树,或者干脆是躺在枯叶和泥土下面,一睡就是几天,几个月,甚至是几年,因为我根本就不想动弹。当人们进树林里猎杀噬血鬼的时候,我就逃跑,躲起来;如果我饿了,我就去猎食:猎人,旅行者,或者是其他在树林里迷路的人。很简单,我只要跟踪他们,等到他们夜晚扎营入睡再下手就好了。只要在黑暗里,我可以在没有人醒来之前就撕开喉咙——但是动物又是另一回事,它们很敏感,能够嗅到我…死亡的气味。”

“你有碰到过其他和你一样遭遇的噬血鬼么?”

“没有,只有野兽,如果它们进到我的猎场里,我就杀它们。野兽很凶狠,特别是逼急了的时候。但是它们很蠢,很容易就被陷阱困住,好解决。”

“你有后悔过你的决定么?”

公爵停顿了片刻,低下头去看自己衰弱,憔悴的身体。“如果我了解这就是所谓不朽的代价…也许我会先召见下一个应征者。”它咧了咧嘴。

“所以你们,噬血鬼,并不是真正‘不朽’的,我懂了。”

“我饥饿,但是我永不会瘐毙;我干渴,但我永不会化为枯骨,我几乎不呼吸…”觉得自己说够了,公爵又停了下来,吸了一口气然后继续。“我不真的需要呼吸,但我永不会被窒杀;我百病缠身而不死,我,会活着,永远。”

“但如果你被杀?”

“如果你们砍掉我的脑袋,钉穿我的心脏,烧死我或把我剁碎,我应该还是会死的,就和正常人一样。”

“那么就是说你有试过自杀或者是放任别人尝试杀掉你?”

“没有。”公爵的回答简单而直接。

“为什么?”

“我这样活着是因为我还不想死,就是这样。”

“我…不太明白,”安德鲁博士说道,“你一个人活在树林里,七百多年了,就这样心惊肉跳地躲避着人类的猎杀,拖着一副破损的躯体苟延残喘,你也不愿意承认死亡是一种解脱?”

“如果您真的是一个历史学家,那么您应该明白,没有任何伟人会自愿选择死亡,”公爵解释道。“每一次伤痛,每一次疾病的折磨,每一次饥渴的嚎叫,那撕咬我的一切,让我自问我已经失去的一切,它们是礼物,博士。我宁愿承受您无法想象的苦楚和折磨,也不愿就此失去对这个世界的感知。或是即使活着,但什么也无法感受的生命。”

“我想今天我已经取得足够的资料了,”安德鲁博士说。”护士一小时后会来给你换一袋新的血。”

“不必了,”在安德鲁博士关掉夜灯走向门口时,公爵请求,“把它们直接打进我的身体里…什么都感觉不出来,您能帮我告诉您的上司让他们直接把血滴进我的嘴里吗?最好是女人的血…纯净,温暖,甜美…啊,您的主人可以办到吗?”

安德鲁博士打开了门,“我希望他们不会。”他说。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gql921115: 2015-07-22, 20:29
TOP
Bozar
2015-07-22, 21:33
Post #2


GEEKs will Eventually Evolve into Kryptonians. | All my jokes are cries for help.
Group Icon
 1294
   74

Group: Avatar
Posts: 1116
Joined: 2008-05-18
Member No.: 21346


赞美翻译!

吐槽:这位爷的人物卡做歪了呀。“畏光”缺陷换来“坚韧术”五级倒也不亏,但是“盟友”怎么不点满!吸血鬼的血泪史教导我们,没有盟友,寸步难行。
TOP
gql921115
2015-07-22, 21:51
Post #3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308
   27

Group: Builder
Posts: 117
Joined: 2011-11-27
Member No.: 46509


QUOTE(Bozar @ 2015-07-22, 21:33) *

赞美翻译!

吐槽:这位爷的人物卡做歪了呀。“畏光”缺陷换来“坚韧术”五级倒也不亏,但是“盟友”怎么不点满!吸血鬼的血泪史教导我们,没有盟友,寸步难行。

看这位老爷的光辉历史,祖上也是已经快化龙的那位炖世会伯爵…
然而他却好死不死的成了冈格罗(?)
TOP
inthel
2015-07-22, 22:00
Post #4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Archduke
Posts: 5968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赞美翻译!于是我来分享两篇相关文档……

SCP-083-D - 公爵
http://trow.cc/wiki/scp/database/logs/scp-083-d/scp-083-d

公爵的末日(又名:Konny驭龙记)
http://trow.cc/wiki/scp/database/logs/scp-.../duke_till_dawn
TOP
Bozar
2015-07-22, 22:03
Post #5


GEEKs will Eventually Evolve into Kryptonians. | All my jokes are cries for help.
Group Icon
 1294
   74

Group: Avatar
Posts: 1116
Joined: 2008-05-18
Member No.: 21346


QUOTE(gql921115 @ 2015-07-22, 21:51) *

看这位老爷的光辉历史,祖上也是已经快化龙的那位炖世会伯爵…
然而他却好死不死的成了冈格罗(?)
冈格罗古谚:好狗配好冈,夜路心不慌。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shifty.gif)
TOP
gql921115
2015-07-22, 22:10
Post #6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308
   27

Group: Builder
Posts: 117
Joined: 2011-11-27
Member No.: 46509


QUOTE(inthel @ 2015-07-22, 22:00) *

赞美翻译!于是我来分享两篇相关文档……

SCP-083-D - 公爵
http://trow.cc/wiki/scp/database/logs/scp-083-d/scp-083-d

公爵的末日(又名:Konny驭龙记)
http://trow.cc/wiki/scp/database/logs/scp-.../duke_till_dawn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gql921115: 2015-07-22, 22:13
TOP
autapomorphy
2015-08-27, 00:32
Post #7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4
   0

Group: Primer
Posts: 16
Joined: 2015-01-20
Member No.: 62322


看了下讨论,这篇和083-D没啥关系吧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6-03, 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