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小丑的故事(A Jester`s Tale)
gql921115
2015-08-05, 18:09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308
   27

Group: Builder
Posts: 117
Joined: 2011-11-27
Member No.: 46509


作者:Smapti
链接:http://www.scp-wiki.net/a-jester-s-tale

我的名字是大卫•罗森菲尔德,但是知道我的人都叫我的外号:小丑。

如果你从没在Site-19待过,那么你可能只听说过关于我的恐怖传言:杀人狂,怪物,或者其他更糟的什么东西。对于Site-19以外的人来说,我可以当之无愧的冠上以上的这些头衔还有得找,幸运的是他们也觉得我也早就死的硬硬的了。当然啦,没有多少人真正的知道我的故事或是允许它被传出去,所以,现在我就要告诉你我是谁,我打哪来,以及我,为什么是我——你们会认识一下真正的小丑。

1938年我出生在纽约市北郊,老实说自从我打娘胎里出来就成了家里的祸患。我的老爸算是个响当当的纽约银行大亨 - 华尔街之狼,有头有脸有钱的大牌人物,随你们怎么理解;他的妻子给他生了一对双胞胎——我哥哥雅各布,算是我老爹的掌上明珠-从头到脚都是。但是我嘛…嗯,按我老爸的一贯的评价就是“罗森菲尔德家,还有我所罗门,不会生这样的绿皮怪胎”。当然,那时候没有哪个大夫见过我这样的小孩,想必你们基金会里也没有过。嗯,所以你们可以说,我天生独一无二。

懂了吧,我是个哥布林。我知道这不是一个你们认为足够科学的说法,但是如果你把我的照片给一群幼儿园的小屁孩看他们也会这样告诉你。我有一身绿皮,和牛蛙一样绿也差不多糙;算上鞋跟的话我有差不多四尺高;我的眼睛是黄色的,在夜里会像猫一样发光;我的指甲和爪子一样又弯又尖又长,我的牙齿基本上也一样,而且我全身上下没有一根毛。你懂得,这副尊荣让我不可能坐在犹太社区小学里——反正我也没去过就是了。

对于不是我家里的人来说,我根本就没有存在过——在我出生那天,老爸就花钱让哪个医生给我开了张死亡证明。等我大到差不多能到处爬的时候我就被锁紧了地下室,从睡觉,吃东西,学习,所有的一切都在里面。如果有外人到我们家来,我就要学一只耗子一样安安静静的否则之后就会挨一顿饱打。我的饭是每天家里吃剩的东西和酸牛奶,如果我生病了就得自己熬过去。简而言之,我是一个被关在自己家里的囚犯。

妈妈试着对我好一点,但老爸每次发现的时候都会暴跳如雷。她给我偷偷的捎过一些书,有时还有一些好东西吃,有一阵子我甚至还养了一只猫。我叫它咪登,我喜欢咪登,但它有一天跑出地下室以后就再也没回来过。我想大概是老爸和雅各布对它做了什么。雅各布不是一个比老爸更好的人——挺讽刺不是吗,这家里有一个畏畏缩缩,在地下室里不见天日的吓人绿皮小怪物,和一个住在楼上,人见人爱暴力成性的乖宝宝,哈哈。

在我15岁那年我终于觉得受够了,受够了他们打我,把我一个人关着,塞给我一堆糟烂的出来第二天回让我翻肠倒胃的吐一遍以外什么用都没有的垃圾,于是我决定在被这个家弄死以前逃走。我记得那天晚上是逾越节,当老爸和他的同僚家族一起在楼上忙着分糕饼的时候,我的逾越节晚餐是半个烂白菜和几小块发霉的意大利奶酪。所以我有了一个计划:我开始攒足力气制造噪音:尖叫,砸柜子,摔碗碟,把其他带响的东西拍在一起。很快我就听到他开始匆匆跑下楼,打开地下室的门锁准备好好修理我一顿,然而我已经准备好了…在他开门的一瞬间,我就给了这个老混蛋当面一脚,趁他像一袋砖头一样栽进地下室里的时候,我跑出大门,冲上大街和房子外面的黑夜。的确,那时我还只是一个小哥布林,恐慌,饥饿,孤独——但,自由。

那天晚上我在一个公园里睡觉,但是后半夜就被饿醒了。我谋划了好几个星期,现在算是逃出了那个我曾经叫做家的地狱——然后我要怎么办?于是我先从一户人家后院的晾衣绳上偷了几件衣服,包括一件大衣(可以把领子竖起来遮住我的脸)和一顶大礼帽。在我到处游荡了一段时间以后我开始慢慢理解了一件事:我爸,或者妈妈,或者警察迟早要在这附近抓到我,于是我离开了那个镇子开始往乡下流浪。直到我听见远处有人在吹风笛的时候我才停下脚步——我当然没有听过风笛的声音是什么样的,但是我从书里读到过它,而且我知道它的意思:附近有个马戏团正在演出,我想,那么这个马戏团肯定需要一个哥布林来主演它的怪胎秀才对。

我没费什么劲就找到了马戏团班主的帐篷并且参加了他的面试。当然啦,我报了个假的年纪,然后我直白的告诉他我就是来表演怪胎秀的。班主盯着我足足看了15分钟,然后问了一大串问题——我会不会杂耍?或是唱歌跳舞,又或者是摔跤变魔术?他当然不是那种轻轻松松就可以对付的老板,但是当他发现我的绿脸蛋根本不是化妆化成的时候,我从那天起就有了一份工资和住处。

接下来的几年我跟着马戏团走遍了全美国。一个地方又一个地方,无数我曾经根本不敢梦想的城市。虽然我基本上不敢一个人从马戏团出去——围观我的人实在太多了,但我在马戏团里却有了不少好朋友。老天爷在上,我甚至娶了个老婆——一个叫安妮的侏儒小姐,我敢说她在我们的婚礼上踩碎玻璃杯的时候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刻。虽然安妮和我两个都知道我们不可能有孩子,但这并没有妨碍我们在马戏团不开张的夜里在自己的帐篷度过一段段幸福时光。老实说,比起我出生的那个家,马戏团更像一个我会选择度过一生的地方。

现在谈谈我的工作。一开始我的名字叫“怪物小子”——全副装束只有一条兜裆布和一个连着个铁链的项圈,具体的工作内容就是学疯狗呲牙咧嘴的扯着铁链弹向每一个路过马戏团小舞台的看客。有时候为了追求真实感他们还会给我的嘴边上点假血和白泡沫。一开始我还蛮自得其乐的,但慢慢地我就觉得这工作简直空虚寂寞无聊 - 因为我发现其实我根本不需要真的干什么,靠这幅嘴脸通常就足够吓得观众汗毛倒竖。于是我把获得空闲时间花在观察和学习大舞台的表演上——翻筋斗,走钢丝,变魔术,你知道的那些。不过,直到195年时期才有些进展。那天晚上有个叫包格斯的小丑在酒吧里和人打架被抓进局子去了,班主急需一个能登台亮相的替补出马顶替小丑的位置。于是我当然就毛遂自荐啦,虽然一开始我的老板根本就不相信我的能耐,但是在我给他表演了之前学会的几招以后他立刻对我改观了——顺便还想出了如何让我堂而皇之的出场的方法。班主倒腾了大概5分钟的结果是我被套在一件和儿童版连体睡衣差不多的戏服里,并且多了个新的称号:哥布林小丑(Jester the Goblin)。

长话短说,那天晚上我一连演了八场,场场爆满!观众们就那样挤进剧场里观看我的表演,你知道,那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生命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我被人害怕,躲着,或是吐口水了半辈子,现在我才知道我生下来就是注定要给人们带来笑料。于是乎包格斯丢了工作,但我却成了接下来六个月里马戏团的头牌大(比喻意味的)明星。我的脸甚至被马戏团印在海报上—— “不要错过,来我们马戏团看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超级哥布林小丑的精彩演出!”有段功夫我们甚至还去了纽约,在艾德•沙利文(Ed Sullivan)剧场搞了表演。

但是就像书上说的一样,有时人时来运转,有时则天有不测风云。

1964年7月23号,那天就是一切的开始。我们开进圣路易斯的那天夜里,一个空中飞人演员被发现死在他自己的帐篷里。凶手挖了他的眼睛,把他全身的皮撕得一条一条的 – 明显就是一对爪子干的好事,帐篷的墙上用死人的血写了个大大的“1”。自然的人们会先怀疑起有爪子的人,但那天晚上我恰好因为和安妮睡在一起而有不在场证明。不过不管怎么说,自从那天起,人们开始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接下来的三天晚上则是恶梦般的连环谋杀——先是驯兽师,然后是独轮车杂技演员,最后是另一个小丑,死法都一样又惨又恶心,当然还有墙上的血字。1,2,3,4…每个人都忧心忡忡地盘算着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班主告诉我说虽然警察找不到任何这事是我干的的证据,但是为了我的“安全”起见,他们把我关在营地边缘的一间帐篷“监狱”里,并让马戏团的大力士奥玛尔看着我。见鬼,我好像又回到了那个该死的地下室里。

那天晚上我被尖叫声惊醒了,然后马上意识到那是安妮的声音!我朝奥玛尔大喊大叫,把他轰起来一起赶到安妮的帐篷里。那天晚上非常非常黑,但我仍然可以看到安妮伤的很可怕。她身上踩着一个男人,比我要高,手上戴着像是刀片做的爪子还是什么的东西。但在奥玛尔的手电筒照到他的脸上的时候,我心底的怪物小子复活了——那人是雅各布。我吼着让奥玛尔退后,然后就扑向了我的兄弟。我只用了最多30秒就把他打的不成人形,要不是警察赶来把我拖走,我差一点就能亲手让他尝尝被爪子撕开喉咙的滋味。

我因为被控人身伤害和谋杀未遂而在警察局里被关了两天,我可以本能的感觉到事情就该这么结束了,但最后他们并没有把我带上法庭。第二天晚上我就被塞进了一辆没有窗户的货车带走了,而一早上我就出现在了Site-19——然后一直在这里呆到今天。这里的博士们给我做了从头到脚的全身检查,得出了一堆什么“独特的基因系亚种”还有“因为隔代遗传而完美返祖的早期智人”等等一大堆科学家的胡日鬼玩意,反正我搞不懂。当我问起我的案子时,他们明确的告诉我我是无辜的,班主,奥玛尔和安妮已经给我做了担保,雅各布也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他在电视上看到我的表演以后就打算彻底毁掉我的逃家人生。然后我问他们我什么时候能离开,但得当的答案却是别想了——我必须被收容起来保护“平民”的身心安全,因为我的所谓异常性质对暴露状态的公众有威胁。对我来说这好像也不是第一次有穿着白大褂的家伙跟我说同样的话了。

于是我又被关进一个没有窗户的小房间里,只有他们拿我做实验的时候才放我出来。老实说这和我人生的头15年实在是没什么区别,或者说只有更糟糕。被关进来三个星期以后我就试着用床单上过一次吊,但是结果只是他们把我关进了防自杀加护室。在之后有个精神病治疗专家来和我聊聊,我便一五一十的跟他讲了我的想法:我从小就在一个牢房里长大,现在我又回到了牢房里;我一辈子最开心的时光是在舞台上,在观众的欢笑中度过的,然后你们这个狗娘养的基金会已经想尽了办法确保我永远不可能这么做了。

然而这通发言似乎是给了大夫一个新点子。事实上,我并不是Site-19唯一一个决定干掉自己的家伙 - 站点的自杀率那时候节节攀升成绩喜人。他告诉我说在这里工作绝不是什么轻松的职业生涯,有些人总是会发毛病——特别是他们中的很多人经常性需要24小时拼命工作而没有轮班的机会——所以,也许解决问题的关键就是让大家放松一下?于是我们一拍即合,事情就这么定了,在Site-19公共礼堂的每周四晚将会是本周的小丑脱口秀时间。

让气氛真正热起来花了我好几星期的时间——这是当然了,脱口秀和马戏团表演还是不太一样的——不过等我很快找到诀窍的时候,越来越多的站点员工就被吸引了过来。嗯,一开始的时候我是比较难做啦 – 毕竟观众是一群死气沉沉的大兵和科学家而不是我熟悉的舔着冰淇淋在周日出来找乐子的老太太和她们的孙儿们。但是很快,不断增加的观众需求把我的表演日程安排变成了每周两次,工作人员士气在稳步的上升而自杀率也在以差不多的水平不断下降,最重要的是,我又变得愉快了。

后来我不得不去找Site-19的主管要求一些报纸和电视节目来确保我的表演总是有新的梗可以玩——一开始只有两三个个频道,后来他们给我加开到了十几个,再后来有几百个,最后我发现上网可以看到成千上万的人为我的节目提供新的笑料!当然了,我已经老到不知道怎么用电脑和上网,但Site-19的博士们仍然乐于让我每天看些新的网上视频确保我能跟上潮流。

所以我进来以后的45年差不多就是在干这些事。后来我发现我真的老了,每周的表演次数不得不被减到每周一次,后来又降到两周一次。现在,我只能一个月表演一次,但观众们的热情仍然不减——我听说他们还在基金会内部搞了个什么“网上视频直播”,让基金会的其他部分的员工可以一起收看我的演出。这样算算我差不多也为基金会的三代人鼓舞过士气,这可是个重要的工作——让他们在和那些打算毁灭世界的东西掐架的同时仍然保持理智和快乐。

几年之前Site-19转来一号叫亚伯的哥们儿,我是不知道他的来龙去脉,但是我很清楚这家伙肯定不是随便什么张三李四王二麻子——看看他身上那堆诡异的刺青,以及没事就凭空抓出两把刀来用它们和你打招呼的习惯。这人铁板一块,而且他好像除了训练,出任务和砍人以外基本上也算是个没生活情调的家伙。有个调皮鬼之前和我打过赌,用一个星期的甜点配给赌我能不能让亚伯先生笑起来。打赌的结果是最后我输了 - 虽然我玩命的表演也总算是让我全须全尾的从舞台上走下来。不过我敢对天发誓——我肯定看到了——亚伯的嘴角在我演出的时候 - 虽然他拼命的憋着 - 但是还是小小的弯了一下。

上星期医生告诉我说我得了癌症。我猜这是某种家族遗传——之前我好不容易才打听到妈妈在1988年死于癌症。他们告诉我因为发现的早,症状情况本来还好,但因为我“特异”的生理结构这预期大概离瞎猜也不太远。无论如何,我星期二还要去做个切片检查,然后再由医生决定我是需要动手术还是化疗。总结一下的话,我觉得老天对我还算不错——也许算不上美国梦吧,但我从一个被关在地下室里的怪物到让几千几万人盯着屏幕看的大明星,这应该也称得上幸福美满。虽然大概我翘辫子的那天除了基金会没有人会知道,不过总算我也能说,我曾经改变过我呆过的这个世界。我不知道接下来还能活多久,但是老天保佑,我接下来的每一天都要继续我最爱的工作——为你们带来欢乐。

——“小丑”大卫•罗森菲尔德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gql921115: 2015-08-05, 18:11
TOP
inthel
2015-08-05, 18:18
Post #2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Archduke
Posts: 5968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这个对应的是哪个SCP……
TOP
gql921115
2015-08-05, 18:46
Post #3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308
   27

Group: Builder
Posts: 117
Joined: 2011-11-27
Member No.: 46509


QUOTE(inthel @ 2015-08-05, 18:18) *

这个对应的是哪个SCP……

根据讨论的情况看这应该不是已有的SCP或者JSCP...应该是作者原创的。
TOP
EdwardCHaR
2015-08-10, 19:13
Post #4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3
   2

Group: Primer
Posts: 21
Joined: 2014-11-12
Member No.: 61699


SCP论坛上已经有翻译了,但是没有搬运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6-03, 2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