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不朽的代价 第一章, Theodur龙之世纪同人前传
wrhunter
2015-08-06, 22:51
Post #1


吹毛求疵的懒汉
Group Icon
 897
   76

Group: Sinker
Posts: 4069
Joined: 2005-07-12
Member No.: 481


原文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7553660/1/Price-of-Immortality
在初次造访灰色守卫城堡的六年后,费洛登的女英雄,灰色守卫女王梅瑟瑞回到那被诅咒的城堡,她的目的黑暗而邪恶——继续血法师亚维努斯的可怕研究。
作者按:这个故事将会相当可怕而令人不安,所以你们已经被视为接到警告。如果你们被发生的恐怖场面吓坏了,不要到那时再抱怨!这就是血魔法邪恶的原因,孩子们!
关于邪恶的人,做邪恶的事

第一章

梅瑟瑞一步不停地穿过部分翻新的灰色守卫城堡上层大厅。屋里的空气阴冷而沉闷,他们点着的少数几座壁炉似乎发不出多少热,而且他们需要节约柴火。谁也说不清他们将会在这高踞士兵峰顶的鬼地方呆多久。梅瑟瑞停了一下,对外面的景色匆匆一瞥,荒芜的峭壁上,点缀着被雪压弯的松树。和往常一样,通往城堡的窄路上没有活动迹象。我不该指望他们来得这么早,他们也许要一周多才能到这里,她提醒自己。

现在距忠于伊蒙的军队在格瓦伦附近的冰原摧毁阿诺拉女王的部队才两年出头。阿诺拉曾希望,在一度点燃马利克、罗温和她的父亲罗根·马克提尔领导的革命星火的地方,说不定古代战役的精魂们会让胜利的天平向她倾斜,但结果并非如此。在凯瑟琳的战术天才和梅瑟瑞的智勇双全面前,阿诺拉的军队被彻底击溃。尽管梅瑟瑞本想活捉阿诺拉,以进行一场邓涅姆居民们钟爱的宏大公开处决,王后却拒绝被俘,在大势已去时扑向一把剑尖。

女王已死。女王万岁。
梅瑟瑞想。女王万岁,的确。在被血管中的污血杀死前,她还有大约二十六七年。作为一个精灵,这也可以算是二十六天。她没有嫁给老伯爵,并拼命成为这片土地的女王,只为看到她的任期如此可笑地短。不,她要为此做些什么。那就是为什么他们要来这里,回到灰色守卫城堡。

她搓了搓手,再向它们呵气,她温暖的吐息使冻僵的手指恢复了一点活力。她已经基本完成了准备,亚维努斯的发现被分析和仔细研究了几十遍,每过一道都产生又一个主意,发现又一个她知道自己能纠正的小缺陷,扩展她自己狂野的理论并给它们更坚实的基础。现在她觉得没什么她能改进的地方了,他们需要着手进行些真正的实地工作,但那她得等着。与此同时,她能做的一切就是研究更多并努力不要在此期间冻僵。

梅瑟瑞走到楼下,穿过维护不足、充满破家具和脱落墙皮以及其他垃圾的大厅。德赖登家族在第二层干得不错,但在他们还没怎么碰大厅时,梅瑟瑞就要求他们再次离开。没必要让将会发生的事留下证人,对德赖登家族来说幸运的是,尽管这突然的要求令他们大为震惊,他们还是选择不与梅瑟瑞的愿望争辩。

嘎吱直响的楼梯通向黑暗而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室。她的手碰到的木护栏冰冷而肮脏,几乎让她恶心得反胃。但她在向楼下走去时扶着它不放,直到一点稀疏的亮光迎接她的到来。这里更加冰冷刺骨,她认为必须对此做点什么,如果要让这里的任何东西至少活过接下来的一两周。

这地下室或许应该被称为地牢,梅瑟瑞盯着前方时心想。众多牢房的黑色金属栏杆在走廊两侧一直延伸到它的末端。
在昏暗的烛光中她看到有个身影在忙碌着,蹲在地上,如此投入到工作中以致都没觉察到她的存在。在她观看泽文慢慢从地上移走一根松动的金属棒,并小心地把它放在一边时,陈腐的空气和冰冷的汗水刺激着她的鼻腔。直到那时他才发觉她的存在。

“啊,你终于读腻了你那些旧书吗?”他在她走近时咯咯笑了。“要是那样,我可不会怪你!”

“更主要的理由是给冻得麻木了,”她答道。

“嗯,如果你想逃离寒冷那就来错地方了,”泽文说,然后淘气地笑了。“当然,我可以想到几十种办法让我们俩都擦出点热量。”

“我知道你能,”她不由得微微一笑。“但我在意这个冷地方,他们也许都会冻死得太快。”

“别担心,大厅的炉子其实有一部分是延伸到地下室的,”泽文指向走廊尽头。梅瑟瑞不确定她该在那里看什么,但她决定相信泽文。“我们只需要点着它们,它们应该可以提供足够热量来维持他们一阵子。”

“很好,”梅瑟瑞点点头。“一切进展得怎样了?”

“锁链全都加固了,我对它们每一条都测试过,”精灵回答的语气中有种自豪感。“它们状态完好。剩下唯一的事就是检查并换掉一些栏杆。但这应该不会超过两周。”

梅瑟瑞认可地笑了。如果你想建立一座安全、完备、谁也逃不掉的监狱,谁是最适合这项工作的呢?当然是一个盗贼,他们的行当偶尔要求他们逃出这样的地方。那就是他们一到,梅瑟瑞就暗自相信泽文会让一切井井有条的原因。

“有多少个来着?”泽文突然问。

“十八个。”

“那我没记错,”他点点头说。接着,在停顿了一阵后,他继续说。“你确定你想完成这个吗?”

“我以为我们已经谈过这个了,”她恼怒地厉声回答。“我想吗?不,我不想。但我也不想死。所以我这么做是因为我必须做。”

“我也不想让你死,”他抬头看着她,一瞬间表情有点绝望,直到他欢快的自信慢慢恢复他开朗的笑容。

“那我们没必要的话就别再谈了,”她斩钉截铁地说。他迎上她的目光,点头。没有回头路,他们俩都知道这点。

三天慢慢地过去了。一天下午,在泽文精心准备、考虑到他们稀少的资源、出奇美味的午餐后,梅瑟瑞坐在从前任灰色守卫指挥官、索菲亚·德赖登的房间里找来的舒适椅子上。她头一次不觉得冷,泽文昨天完成了地牢的最后准备工作,一早上都在劈碎一些旧家具以为他们提供更多柴火。嗯,当然泽文干了所有的活,她则坐在旁边观看他了不起的成果。考虑到斧子不是他惯用的工具,他干得真不赖。

现在所有楼层的炉子都欢快地燃烧着,使古老的城堡充满它多年来不曾接触的柔和暖气。旧家具烧得太快,提供的热量也比真正的松木柴火少,但这仍然是一大安慰,让他们能在灰色守卫城堡这地方多呆几天。希望那样就够了。

寒冷不再的舒适几乎开始让梅瑟瑞昏昏欲睡时,突然她听到外面传来声音。铠甲和锁链的撞击声,在雪地上沉重的脚步声暗示他们等待的客人到了,那不会有错。她飞奔向窗口,探头望去。的确,他们在那里,她到哪里都能认出凯瑟琳,她威风凛凛地穿着暗光的古铜色板甲,骑在黑色战马上。一队衣衫褴褛的人慢慢跟着她,他们的手被绑在背后,用铁链串在一起。几个徒步的卫兵走在垂头丧气的队伍周围,威吓落后者走快点。

“泽文!”她吼道。“他们到了!”

“已经到了?”他从楼下喊道。“我猜我们最好出去迎接他们!”

梅瑟瑞披上一件厚长袍向外跑去,几乎在路上绊倒。现在他们已经走了这么远,突然间她感到恐怖的紧张,而且不论她多么努力抑制它,她的心还是跳得像只发春的兔子。但不管紧不紧张,就像她对泽文说的,现在没有回头路。她深吸一口气走出去,迈出她最盛气凌人的步伐,泽文紧跟在她身后。

凯瑟琳一看到他们,就加快了她的速度,从行列中冲出向他们骑来。“日安,我的女士,”她低下头。“泽文,”她简短地向安提瓦人致意,但只是一瞥而已。

“很高兴看到你,凯瑟琳,”梅瑟瑞温和地说。“我相信你在路上没遇到麻烦?”高个女人的脸阴沉了,梅瑟瑞立即扭头望向走近的行列。她没花多久便注意到了。“出了什么事?其他人呢?”

“我们有些麻烦。我们可以私下谈吗?”凯瑟琳从不含糊其辞,无论话题多么令人不适。

“过一会儿,”梅瑟瑞立即说,边望边数。“十三个,我看到十三个……是那样吧?”

凯瑟琳慢慢点头。“我担心是的。”

“这会是个问题吗?”泽文问,他的脸充满关切。

“我希望不会。我不认为它会,我为防万一多安排了,”梅瑟瑞耸耸肩。“只能就这样了。”

几分钟后,缓慢的队伍终于走进灰色守卫城堡广场。卫兵和他们的猎物一认出他们的女主人,就立即开始窃窃私语。低语,充满恐惧和对女王的虔诚,传到她耳朵里,恢复了她稍微有点乱的自信。从她加冕那时起,她就没有傻坐着,扮演某种小鹿般的异种花瓶妻子,她身处费洛登发生的每一件大事中心,赢得了一个公正、但也十分残酷和强硬的名声,现在被她的多数臣民又怕又敬。

“我的女王!我问你,这是什么意思?”突然一个锁住的囚犯吼道。“为什么我们被从邓涅姆一路拖到这里?这里明显有什么不对而我们要求——”他说到这里被打断了,一个卫兵的剑柄正中他面门,砸出几颗牙齿并使他鼻孔里喷出一道血。

“泽文,你去帮卫兵。我要你们一起把犯人带进地牢,保证他们被锁好。”梅瑟瑞毫不犹豫地下令。“这些人是雄龙堡里监禁过的最危险的罪犯,我们要保证他们逃不掉。”

泽文点点头并指引往里的路。一个又一个地,卫兵押着困惑的囚犯跟在他后面,几分钟后只剩凯瑟琳和梅瑟瑞在门厅外。

“我们可以上楼,”女王说。“那里没人会打扰我们。”她的将军只是点点头,沉默地接受。

她们一进屋,梅瑟瑞就再也抑制不住她的愤怒和好奇。“拖够了,我要知道出了什么事!”她催促高大的战士。“是卫兵们,他们马虎了。一天夜里,有人被捆得不够紧,挣脱了束缚还几乎放走了其他所有人,”凯瑟琳解释。“我们不得不在黑夜里追赶他们中的九个,而当我们追上时,他们决定奋起反抗。他们拒绝被俘,三个被当场杀死,一个我们被迫留下因为他伤得太重,另一个一天后死于他的伤。”

“失望透顶,”梅瑟瑞说。她的声音又平静了,但凯瑟琳知道此刻那只意味着她的女王怒不可遏。“如果陛下说我的职责是每晚亲自检查所有十八名囚犯的锁链,那我将承认我的过失并接受任何您认为合适的惩罚,”凯瑟琳毫不畏缩地说。“我承认最初三天是这么做的,由于我没发现问题,我决定至少给卫兵们这点信任。一个我深深后悔的决定。”

“我一点都不怪你,凯瑟琳,”梅瑟瑞垦切地说。尽管如此将军的表情告诉她,即使她这么说,她显然在自责。“事实上,我确信你在追踪逃犯时,比任何人都做得更多。让我失望透顶的是卫兵们。”

“我本想冒昧地建议这从他们的薪水里扣除,但……”

“但我们都知道他们拿不到薪水,”梅瑟瑞冷笑。“他们没怀疑什么吧?”

“一点也不。他们期望回到邓涅姆领赏。”

“我在想我们可不可以用他们代替逃走的犯人……”梅瑟瑞若有所思。“他们对我们再没用处了。你怎么看?”

凯瑟琳摇摇头。“这个任务的性质使他们非常……紧张。现在他们了解到他们的雇主是女王本人,他们会更加小心。让他们措手不及会非常困难,除非绝对必要我不会冒这个险。”

“非常好,这点我相信你,凯瑟琳。我们维持原计划不变。你完成它不会有什么难处,对吧?”梅瑟瑞问。“必须没有证人,你知道这点。”

“这就和完成了一样。他们的错误给我带来的耻辱只会让这对我更容易,”黑发女子坚定地说。“我只希望我没有危及您的使命。”

“我们会没事的,”梅瑟瑞笑了。“现在去处理卫兵们。”

凯瑟琳深深鞠躬。“我的女王,如果您三周内还不回邓涅姆,我就来把您从这潮湿、恶臭的洞里接走,”她离开前说。“这是个承诺。”

“别担心,凯瑟琳,”女王走向她并温和地握握战士的手。“你很快就会看到我回邓涅姆。只要处理卫兵们,而我们会处理……我们必须做的事。”

我们必须做的事,凯瑟琳走后很久,梅瑟瑞还止不住想。就连我都看得出我将采取的行动的邪恶。但要么那样要么孤独地死在深渊之路。那些逼我加入的人对将发生的事要负同等责任。而我让自己摆脱污染……无论代价如何!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wrhunter: 2016-04-22, 21:44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9-24, 1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