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布莱, Brigh
gql921115
2015-12-04, 02:15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308
   27

Group: Builder
Posts: 117
Joined: 2011-11-27
Member No.: 46509


Attached Image

铜之少女

“需求决定发明,而想象力则生成需求。”
——论设计之逻辑

布莱是一个出身不详的次级女神,她所掌握的超科技知识与复杂深奥的学问体系并不为大多数格拉利昂的居民所理解。她保佑所有类型的发明物,特别是那些获得自我意识和拥有自主机能的人造装置-比如发条机关和魔像。布莱是一个耐心,镇静而执着的发明家,愿意从过往的错误中吸取经验教训,借之以完善新的创作目标。她把自己研究出的蓝图散发给崇拜她的人们,再由这些凡间的发明家通过实验与精心地设计将新产品和新技术的发现带给千家万户。工匠和设计师们在专注于自己的创作时会轻声祷念她的名字,祈求铜之少女赐予的灵感能够为他们的工作带来惊人的成就。作为一个尚未知名的神祗,布莱的信徒并不太多,她的名讳甚至在一些地方从未被人听说过。

布莱的性格冷静而平和,她不会因为凡俗的言语和粗鲁的举止而不悦——但她也绝非缺乏知能,而是将自己的感情更多的投入到保护她的信徒所创造的珍贵发明上去。拥有自我意识的机械造物是铜之少女特别中意的孩子,而那些将人造生命当做无意识的玩偶与奴隶的人则毫无疑问会招来她的怒火。

作为一个神祗,铜之少女在与她的信徒沟通的时候更像一个学识渊博的教授和指导者,而非高高在上的主宰。她给予他们的神谕往往是建议,数据和求解证明,利用这些可以被研究者充分进行个人解释的信息促进她的信徒获得灵感,从而创造更伟大的发明。相对其他神祗来说,布莱的表现非常冷淡——甚至对她自己的信徒来说也是如此,铜之少女的偏爱绝不多给任何一个凡人哪怕一点点。布莱的信徒通常也是较为孤僻的人,他们更乐意和包围自己的机器,装置与手造的伴侣一起生活而非过多亲近其他生物,并且他们自己从不将这种偏好看作是怪癖。

布莱的起源是如此之迷雾重重,她的教会甚至对此提出过很多中不同的解释。有一些信徒认为布莱曾经——和大多数登神者一样——是一个获得了某种升华途径的凡人;而另一些神学家则宣称铜之少女也曾是一个人造的构造体,直到因为某种机缘巧合,这个智能的机械触及到了生命的火花,并在两者的共同作用下获得了神性。那些女神的凡人起源论者指出,女神可能通过了某种与义洛理类似的方法向上攀升——通过精研最为高深晦涩的机关学和炼金术,这个不世出的师匠将自己自然生成的身躯一点一点的与人造的金属相融合,为她带来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巨大的力量,闪电般的敏锐和超凡的心智。在此一过程中,“她”慢慢地逼近了凡人与神力的边界——可能是一个高等神话生物或者半神的状态。支持这一论调的信徒认为,也是在这个独自一人锻造完美的灵魂与躯壳的漫长考验中,“她”遗失了自己的姓名——这大概可以解释为什么人们在档案中找不到任何史料或是传说记载着这个天才女机关师身份的原因。

布莱的教导是:信徒应该了解和学习其他工匠的发明成就,将之优化,改进,并传播给以后的工匠,让他们也有机会在你离去以后继续做出改进和获得灵感;你的发明和作品就是你的孩子,也是你遗留给后代的财富;你必须注重细节,寻找每一个可能的问题,并记录下解决(或是尝试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并且在某一种设计研究证明行不通的情况下去研究其他可行的方法。布莱可以理解这件的信徒必须依赖饮食,友谊,还有性这些凡人所必须依赖的身体与精神需要,但她并不希望他们将这些东西放在自己生命的首要位置。

铜之少女祝福一切发明与创造的行为——即使是破坏性的科技发明也不例外,她认为这些危险的造物仍然体现了创意的价值。布莱反对销毁或是藏匿信息的行为,因为这种自私之举在某种程度上将导致所有技术发明的全面倒退。如果她的信徒的研究正在将他引向某种不道德或是过于可怕的技术,他们应该自由选择是否停下。

在现身时,布莱的外貌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发条机关构造的苗条,修长的女性生物,而有些时候则是一个穿着机械全身甲,头部安装着青铜护板的人类女子。至于女神是否还有其他的形态,或是这两个形体哪一个才是她的真身则很少有人知道,不过无论是哪一个形态,女神的本质——机械技术与生命力量的结合——都尽显无余。在发条生命体的状态下,布莱的胸腔部分可以打开,并从中取出她神秘的机巧之心,为她所祝福的新生发明编织完美的设计和精密的结构。同样,她也可以不断地调校,加装和删除自己的结构——一些被女神丢掉的“部件”甚至会自行活化并成为独立的构造体。同样,在类人的形态下,布莱可以随意调整这件机械装甲的造型,设置和功能,并在战斗来临时变化或就地建造强大的发条武器。

在艺术作品中,布莱的形象常见也是机巧女士或是人类这两个最著名的形象之一,但在较为简略的概念中,她可能也仅仅以一副悬浮的青铜面具的形象示人。有一些铜之少女的神殿会建造巨型的发条机体来作为女神的圣像,不过在侏儒工匠的手笔中布莱的形象则多半是一个有着长长的,金属缆线组成的眉毛和多彩的金属发辫的机械侏儒,而非人类。

当布莱对信徒感到满意时,损坏的装置会自行维修和保养,玻璃镜会反射出黄铜和青铜的光泽,制造中的构造体会自行向它的建造者低声说出鼓励的话语,轻微的硝烟或润滑油的气息弥漫时,发明家的头脑中会突然闪现灵感的火花,为他们正在着手实施的计划打开方便之门。而在布莱发怒时,火药和炼金药剂会无缘无故地爆炸,无智能的构造体暴走而有智慧的机械则反叛它们的主人,机油与润滑剂自燃,笔尖断裂,墨水漏出,或是温和的材料变得刺鼻或有腐蚀性。

布莱是绝对中立的发明与发条机械之神,她的机械神职最近也开始向计量与观测时间(通过钟表结构与其他计时器)迈进;她的偏好武器是轻锤;她的圣徽是以面额上刻有符文的青铜女性面具;她的领域是手艺,土,火和知识。布莱的大多数信徒来自人类,但侏儒,半精灵和半兽人的追随者也不少,而有智能的构装生物通常把女神当做它们的保护者。铜之少女的教会组织和神殿基本上都分部在阿肯斯塔和钮梅利亚,大部分布莱的祭司是牧师,而少数教会中的审判者则猎杀暴走的构造体,或是逮捕和审判那些放任自己的造物滥杀无辜,以及虐待智能构造体的技师。

一个典型的布莱信徒是依靠自己的巧手和头脑谋生的人,比如铁匠,珠宝师傅,切割工,玩具匠人和发明家。一些对于纯研究而非实践自己的发明物更感兴趣的炼金术士也崇拜铜之少女,这些异类的炼金术士也常会突然创造出一些奇妙的,足以让其他爱好爆炸和造金的炼金术士自愧不如的发明来——举例来说,绊足包和火柴。崇拜布莱的发明家将她比作发明的具象化身——人类不断剔除自己的缺陷,最终走向完善的过程。

作为装饰,布莱的崇拜者通常随身佩戴小小的金属齿轮,或是一套特制的,在全尺寸工具不适用时特别用来主持仪式的小巧工具模型。信仰布莱的冒险者常会把自己头盔的面甲打造成女神的圣徽形象,并镶饰有青铜镀层(考虑到实用性,很少有人在实战头盔上装置全青铜面甲)。

教会的圣礼包含铃铛,机巧音乐盒与诵读机关术公式(主要是那些特别有节奏的,比如蒸汽机容量,温度压力计量表,盐酸电池的发电功率,等等)。在仪式中奉献给女神的祭品通常包括高纯度的油品,稀有的矿物,久经考验的工具以及新发明的图纸。

布莱对于凡人的婚姻和家庭概念全无兴趣,但考虑到她的信徒多半还是凡身,她也理解他们会有这些需要(而且聪明才智常常会被家族遗传),并且祝福那些愿意将精力放在恋爱和家务上的信徒。如果信徒的孩子没有什么特别的天赋,至少他们也可以为父母打打下手,处理一下这些发明家的日常生活,抄写下公式或搭建仪器——至少在他们长大到足够理解这些工作的性质以后会成为优秀的实验室助手。


神殿和祭坛
布莱的神殿为数不多,而且大多数神殿都和典型的工坊别无二致:附建有大量用来制造和维修机械产品的车间,以及向来访者出手工具和装置的商铺和在发往它们的目的地前容纳这些设备的仓库。最为重要的布莱神殿坐落于阿肯斯塔大公国的首都阿肯斯塔城——这个宏伟的都市聚集着最为优秀的工程师,技师和发明家。每个神殿的最高领袖被称为机关之父或是机关之母,他/她通常是本地最有人脉和见识的祭司(如果不是力量最强大的那个)。

供奉布莱的神龛和大多数信仰的祭坛则一般没什么两样,在大多数工坊和实验室里都会看到这种供有青铜面具或是大齿轮,用以祭祀发明女神的神龛


牧师的职责
大多数布莱的祭司的理想生活是将自己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技术研究中去——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意味着吃住都解决在自己的研究所或是工坊里,与未完成和已发明的造物为伴。那些最幸运的一小撮发明家或许可以找到支持他们理念的富有金主,让他们可以在充足的金源供给下全情投入工作;而另一些教会则必须依靠募捐和出售各种机械装置(以及维修服务)来维持本地祭司的收入。

一部分祭司对于实地项目和实验更为感兴趣,这些积极的行动派会出发冒险,探寻古代文明失落的科技和记录,研发高性能的炼金术原材料,或是搜索能够提取人类无法复制的自然素材的来源(火山口的岩浆,天然强磁场,被频繁雷击的土壤,诸如此类)。这些短暂(也有长期)旅途的终点通常是这个祭司会在他有所发现的地方驻留一段时间,观测新现象的发展,整理和记录数据,以及撰写在这次探索中总结的理论,并留给其他的研究者以便他们参考和验证。

很多信仰布莱的人都选择修补匠或是机械师作为职业,以出售自己或他人制造的发明维持生计与资金,以及向其他不熟悉机关技术的平民百姓讲解这些科技将如何把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好——或是至少更有趣。这些小贩-祭司通常只会出售被验证可以正常工作的装置(虽然相比纯粹的手工劳动,它们可能只是很微小的提升了使用者的工作效率),但一个布莱的祭司绝不会容许自己因为为了多赚钱而成为牛皮吹破天的骗子或是出卖可疑商品的推销员。当然,一些铜之少女的侍者确实制造那些“非同寻常”的技术产品:精巧而危险的陷阱机关;威力更强,更准确(当然也更贵)的改制型十字弓与火器;成打的发条斥候,甚至是手摇发电式的刑具,无论是军队,富豪,盗贼公会或是暴君,他们愿意为任何开得起价码的人提供自己的技术服务。

一个布莱的祭司通常会在知识(工程学),手艺(炼金术,织造布料,发条机关,吹制玻璃,鞣制皮革或设计锁具)或是专业(建筑师,工程师,矿工,抄写员)上拥有一定的等级,那些会接触到更危险的研究项目的祭司可能还擅长医疗技能——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可能会受伤。冒险中的祭司几乎全学习过手艺(打造武器)和解除装置的技巧。

考虑到他们的技术是如此的专业性,布莱的祭司很少能在一个社区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就像专研魔法的内希斯祭司很少会和大字不识的农民或一心向钱的商人交流一样)。这个情况在阿肯斯塔大公国有所不同——大量的祭司在她著名的火器工坊中从事生产工作;另一个例外则是在超科技的钮梅利亚荒原,在那里也经常能见到布莱的科技牧师在回收半埋在土里的异星技术,研究和分析如何重新将它们投入使用。在这两个科技之地以外则很少有人真正的投身布莱的信仰,甚至是少有人听说过女神的存在,更别提和她的祭司打交道了。当然,布莱的祭司通常不是劝人入信的热情传教士,并且在大多数时候宁可专注于工作也不会费心和其他宗教的信徒探讨神学议题。

每天早晨,一个祭司在起床以后会准备和享用自己简单的早餐,同时整理大脑以面对接下来一天的工作。很多祭司在废寝忘食的数小时甚至整天的工作期间甚至会完全忘记自己的正常生活,以至于必须要助手,配偶或是专门设定的计时器来提醒他们,对他们来说服用兴奋物让自己在清醒状态下能保持最高的效率也很常见。大多数信徒的日程表都是可以随时调整的,但他们高速变化的生活也可能搞毛其他循规蹈矩生活的人。很多实际主义的人都会宣称自己的发明家朋友是“爱上了少女”,以此来形容这些家里蹲工程师对于技术研究和实验的痴迷状态。那些在研究群体(比如教会支持的大型工坊)中工作的信徒则会更加精力充沛,友善,健谈(和同事聊关于新的理论与设计不觉到半夜是等闲事),并积极地寻求团队合作来解决手头上的问题。定居在大城市中的技师可能会担任影响特别职务,比如为城防部队设计更强力的投石炮,建造牢固耐久的矿道以减少发生塌方和漏水的威胁,或是开设(实验性疗法的)免费诊所为看不起病的穷人提供帮助。

布莱的祭司没有统一的着装习惯,但是从实用主义的方向上来说,带有青铜纽扣和按扣的技师皮夹克是大多数人对于符合自己身份的服装品味的选择,这些皮衣的领口通常缀有一个特别大一些,制成布莱的面具圣徽形状的纽扣。其他流行的服饰包括紧贴头部的皮帽和用宽皮带固定的护目镜(组合起来可以当做实验室使用的头部护具)。这些服装同样也是祭司在宗教场合会穿着的款式,并且它们的主人会自豪地装点自己的工作服在工作中留下的焦痕,酸蚀或是补丁。一个祭司在和教友见面时可能也会戴着特制的铜胸牌,记载着此君的擅长领域,技术成就或是特别值得骄傲的发明。


圣日
作为一个次级女神,在格拉利昂的年鉴上布莱并没有属于自己的月份——但大多数神殿都会选择一个合适的日期以庆祝新发明的诞生或纪念那些特别有价值的技术发现——特别是本地的教会或教会成员在其中做出过特别贡献的那些创造,这些交流年会式的纪念日通常会持续进行好几天。除此之外,部落的教会有积极地参加其他友善神祗教会的纪念活动的传统,比如说,铜之少女的信徒可能和阿布达尔的信徒一起庆安排纳税节的活动(他们的小巧计算器可以让税率计算准确而高效),或是在安多安的首都奥古斯塔娜的国立辛劳日中做生意(尤其是推广机械化生产的广告,以及在当地的造船厂中演示建造工艺),又或是在莎伦莱信徒庆祝的太阳节上载歌载舞(顺便发售新设计的烟火)。


口头禅
布莱的信徒致力于推进前沿知识——这可不是什么靠嘴说说就能办到的事。所以教会中经常听到的箴言通常是关于鼓励发明者百折不挠或是坚定决心的寄语。

发明不朽:很多布莱的信徒是如此专注于自己的事业而来不及组建家庭,甚至没有自己的孩子。所以,教会宽慰这些献身技术的发明家们,告诉他们发明的产物就是他们最值得骄傲的后代——这些优秀的造物将像然后人一样自由的行走在大地上,并且它们的精巧设计将在工匠手中代代流传,足以使发明者的姓名永载史册。这句话也是教会成员用来反击其他人对他们的“技术狂热”的评价:诚然,有人生来就是为了延续自己的家族血脉,但这个世界上也有人生来就是为了发现将铁精炼为钢,或是锻造出永不变形的零件的方法。

提出问题,设计方法,实验理论:对于世界万物的基本理解方法在于提出你的问题 - 给出这个问题的可能答案 - 最后用一个实验来证实你的假设。在这一模式中的每一个环节都是“完美三角”的一部分:它们是必要的,也是 无法独立存在的。提出问题而不思考和实验它,这只是架空的哲学;没有问题的答案是不存在的,而并不通过实践检验的答案也只是站不住脚的推论——或者是危险而空洞的假设。

分享你的知识:每一项伟大的技术都可以追溯到文明之初,一代代师匠将自己的作品传给后来的学徒,而在每一代经手它们的人的手中,这些造物得以升华,完美,最终成型,而尝试掩藏世界上已经存在的知识的行为就像是偷窃一个穷人一样缺乏逻辑。虽然教会并不是要求每一个发明家,炼金术士和机关师都公开自己的研究成果,但最起码他们应当记录下自己的理论和成果,这样后世的学者就可以发现和实验它们了。


圣典
布莱教会的经典是《论设计之逻辑》,这部看起来与其说是教典的著作更像是学术论文,或是是一份很长的学院演讲稿,论述了一项新技术的研究,实验,记录,和发现的全部过程。较后的部分则全面地涉及冶金,电气学,物理学(特别是关于动能一章的部分特别值得阅览),以及材料学。事实上,很多格拉利昂的高等学府直接使用这本书中的章节作为教材。这部经典的一个特点是,它的前半部分(总论)与后半部分(具体的技术)的写作手法完全不同,而在后半部分中,每一项不同的技术似乎也部并非同一人所著,很多学者都猜测这部几乎没有提到什么神话和教条的圣典仍然在完善过程中——每一个研究有所成的学徒都在它伟大的启导者留下的笔记的基础上继续源源不断地为其添加新的内容。


与其他神祗的关系
布莱平衡地保持着自己与其他神力存在之间的距离,在诸神的斗争和关系网络间置身事外。基本上来说,她和阿布达尔相善,后者喜欢她的冷静和精确,以及提供各种用来调准度量和帮助建设的新科技;铜之少女也欣赏托拉格的手艺和工作态度,以及凯登·凯利恩在酿造和相关的炼金学技术上的热爱。诺格巴和布莱在关于炼金术的研究课题上合作过,但祂拒绝分享自己的研究成果这一恶习则让布莱厌恶。

布莱最憎恨的神祗毫无疑问是洛瓦古格,这个怪物丝毫不知道何为创造,存在的意义完全就是为了毁灭万物。而和她关系最好的主神则是莎琳,两位女神对于创作的热情让她们总有共同话题可谈。除此之外她还和其他拥有手艺领域的非邪恶神祗多有来往(主要是几位至高天神使)。

虽然布莱自己并不积极于交际,但她从不禁止自己的信徒和任何人打交道。只要追求知识自由传播的前提得以确保,铜之少女的信徒可能于任何你能想到的角色组成稀奇古怪的搭档。


新法术
布莱的牧师可以自发施放法术高等修复术,修复术和安抚构装UC,她的审判者可以将修复术作为1环法术准备,将高等修复术作为2环法术,以及将安抚构装作为3环法术。除此之外,她的牧师还可以准备以下法术。

人造肌肤
学派:幻术系(五官幻觉);等级:牧师2,术士/法师2(信仰布莱)
施法时间:1个标准动作
成分:语言,姿势
距离:接触
目标:接触到的构造体生物
持续时间:10分钟/等级

你将目标构装体变成完全由血肉组成的活物样貌,隐藏它原来的外表和材质。你可以在1英尺的高度内随意调整目标的身高,体型的胖瘦,等等,但目标基本的体型会发生任何改变——比如,一个半人马外形的构装体无法被整形成双足的人类,但除此之外的细节(肤色,毛发,外表年龄等等)均可以随意调整。

这个法术同样不会改变任何构装体的基本能力,也不会使原本无法语言的构造体获得交流的可能。但是,如果你试图通过这个法术将一个构装体伪装成其他的生物,它确实会在易容检定上提供+10加值。一个与幻觉互动的生物可以获得一次意志检定机会来看穿构造体上覆盖的幻象。


异界盟友
大多数侍奉布莱的使徒都是通过自己的发明创造接近于“完美”的炼金术士和机关师,布莱将这些半机械或是半金属态的升华者看做是自己最宠爱的孩子和弟妹。这些生物拥有和他们在凡人状态时相同的数据,但是会获得构造体特性或是发条亚种,其他为铜之少女服务的生物则多数是有智慧的发条机体和魔像。布莱的神使是黄铜大机关,她最常派遣下界的学徒则是以下两个。

卡拉派克:这个黑发男性炼金术士的躯体是完全的青铜,他粗壮的手臂和脊背则加固有闪亮的钢装甲板。无论血肉魔像或是是铁魔像,这个男人对于它们的设计方法都了如指掌(但他撰写的公式和论题则完全超出现有的科技所知范围)。卡拉派克将自己看做是人类与机体的使者,所以他讨厌出手攻击有智慧的人型生物或是智能构造体。

扫罗梅塔:这个表情严肃的女人全身则是用灰沉的,铅色的金属组成的,从她的眼眸和嘴里可以看到隐隐约约的绿色闪光——这种奇异的能量也被她用来作为喷吐武器,烧尽敌人并清洁可能会影响机械性能的寄生物,也能让被疾病感染的肉体获得新生。如果聚焦其体内的能量,扫罗梅塔可以将他传导到其他的金属中,将合金分解成单质(比如将青铜分成锡与铜),甚至可以完全解离体积较少的金属物质。


服从仪典
以下是布莱的信徒在拥有崇神仪典ISG时需要进行的每日服从仪式,以及信仰布莱的传音者,颂教者和卫道者所能获得的神恩。

服从仪典:摘取一段来自《论设计之逻辑》中的公式,在诵念它的同时,完成一件手工艺创作或是加工一件装置和器材。如果其他的生物和你一起工作,那么你需要将这段知识以及自己的理解和工友分享。在解除装置技能检定上获得+4神圣加值。

传音者神恩

第一神恩:青铜之声(Sp):应急措施(Jury-rig)UC3次/天,狐之狡黠2次/天,时之沙UM1次/天

第二神恩:人机界面(Su):你可以像影响正常人一样影响构装体。每天一次,你可以将一个你的法术或类法术能力的目标构装体的生物类型视为类人生物。

第三神恩:止钟术(Su):你可以暂停时间流动的过程,如同每天一次通过类法术能力施放法术时间停止。

颂教者神恩

第一神恩:创造者(Sp):匠人祝福APG3次/天,完全修复术2次/天,次级造物术1次/天

第二神恩:机关加护(Su):你的一部分身体与生命力被机关术所保护。你在对抗属性伤害,属性吸取,疲乏,力竭,能量吸取和非致命伤害效果的豁免检定上获得+2神圣加值。

第三神恩:奇匠(Su):
当你在冒险过程中制造魔法物品时,你每天只需花费4小时工作便可以取得整天工作(8小时)的效果,不再需要通过2小时为单位的工作周期来间歇性工作。除此之外,每天一次你可以以类法术能力的形式施放法术鬼斧神工——但是你不能用这个法术直接制造出魔法物品,虽然你可以对造物在稍后单独进行再附魔。

卫道者神恩

第一神恩:铜武士(Sp):匠人诅咒APG3次/天,灼热金属2次/天,加速术1次/天

第二神恩:机械之躯(Su):以一个迅捷动作,你获得DR3/-,最多每天持续相当于你的HD的轮数,这些轮数不必连续。

第三神恩:唤起机兵(Su):每天一次以一个整轮动作,你可以召唤一个发条魔像为你而战。发条魔像会绝对服从你的命令,持续你每拥有一个HD1分钟时间,在此之后会自行消失。


特殊召唤列表
除了在召唤怪物的法术中列出的生物外,信仰布莱的祭司还可以通过召唤怪物召唤以下生物。被召唤而来的构装体生物将获得跨位面亚种,但基本能力保持不变
QUOTE

一级召唤怪物
发条斥候
四级召唤怪物
发条侍从
六级召唤怪物
发条士兵

Attached Image

Attached Image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gql921115: 2015-12-04, 02:16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10-30, 1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