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不朽的代价 第三章, Theodur龙之世纪同人前传
wrhunter
2016-06-24, 23:24
Post #1


吹毛求疵的懒汉
Group Icon
 897
   76

Group: Sinker
Posts: 4069
Joined: 2005-07-12
Member No.: 481


原文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7553660/3/Price-of-Immortality
鲁斯·帕多,格瓦伦的烙印者

帕多三年前因在格瓦伦城强奸和杀害九名年轻女子被捕。在强奸和勒死他的每个牺牲者后,他都在尸体上烙一个单独的字母,烙进她们的额头。这些字母连起来组成一个打乱顺序的名字“鲁斯·帕多”。到今天,这仍然是本案中仅有的对他不利的“罪证”。即使在雄龙堡遭到连月拷问,他本人也从未认罪。

血液,莱瑞姆,圣灰,6:2:1。无改善。

血液,莱瑞姆,圣灰,24:2:1。微弱改善,表明要增加血液比例。

血液,莱瑞姆,圣灰,48:2:1。样本未产生反应。

补遗:在2小时25分钟后产生反应,不够强烈。

血液,莱瑞姆,圣灰,36:2:1。又稍微改善,又要尝试稍微减少血液量。

血液,莱瑞姆,圣灰,30:2:1。样本失败,提供的血液无用。

——分隔线——

瓦尔·泽斯多夫,邓涅姆反精灵抗议的领袖。

两年前泽斯多夫从他在邓涅姆的家中神秘失踪。这男人以大声反对梅瑟丽女王削减一些施加于隔离区精灵的限制的计划出名,还领导了几次针对精灵社区的暴力袭击。他出现在雄龙堡是一道来自梅瑟丽本人的密令的结果,判处此人终生监禁,他漫长无聊的例行生活被经常的拷问程序打断。

血液,莱瑞姆,圣灰,30:2:1。样本显示最佳改善。

血液,莱瑞姆,圣灰,42:2:1。无效,回到第一个样本。

血液,莱瑞姆,圣灰,27:2:1。表现改善,血液对莱瑞姆比例在13和15到1最有希望,将在这些限制内研究。

血液,莱瑞姆,圣灰,33:2:1。没那么好。

血液,莱瑞姆,圣灰,28:2:1。

血液,莱瑞姆,圣灰,29:2:1。样本的区别现在如此小,得等几小时来确认哪一个更好。到那时血液又无用了。


——分隔线——

姓名未知,只知道他的别名,沉默者。

这个塔·瓦斯霍斯佣兵早年被支持篡位者梅格伦国王军队中的一名奥莱斯骑士带到费洛登,用作在宫廷中取乐的材料,他最终利用一次战斗的机会杀死他的主人,夺走他的马和财物,然后阵前倒戈向马利克和罗根宣誓永远效忠。塔·瓦斯霍斯人从那以后狂热地忠于赛尔林血统,在梅瑟丽决定性击败阿诺拉后,沉默者企图夺走她的生命,在杀死七名女王贴身卫兵后才被制服并运往雄龙堡。

血液,莱瑞姆,圣灰,57:4:1。

血液,莱瑞姆,圣灰,59:4:1。我得一次混合更多样本,因为从一个对象身上只得到四个组合是不可接受的。

血液,莱瑞姆,圣灰,55:4:1。

血液,莱瑞姆,圣灰,58:4:1。

血液,莱瑞姆,圣灰,61:4:1。13和3/4比1比例最佳,但这可以再进一步收窄范围吗?这些比例似乎不够精确。不过,解药现在几乎可行了!哦,还有血液又腐败了。

目前会继续研究这个血液和莱瑞姆的组合。明天尝试用这个加不同比例的圣灰,而如果那无效……我猜这解药已经可以给我争取几十年,但我期望过更多。而我也不必放弃,我们在牢里还有许多人。


——分隔线——

林·索尔本,一个惯偷和其他方面不起眼的罪犯。

尽管如此不向公众开放的文件,证明此人是尤里斯·阿格罗姆修士,圣堂大牧师信赖的顾问,且公开反对梅瑟丽女王赋予法师之环更多权利和从凯伦海德湖畔法师塔中去除圣堂武士存在的计划。在尤里斯到达雄龙堡后不久,他的舌头被拔掉,手指被压碎,以确保他无法向任何人透露他的真实身份。

血液,莱瑞姆,圣灰,110:8:3。

血液,莱瑞姆,圣灰,55:4:2。

血液,莱瑞姆,圣灰,110:8:5。

血液,莱瑞姆,圣灰,55:4:3。

血液,莱瑞姆,圣灰,55:4:4。我应该配制更多样本吗?它们可能太过离谱而我只会白白浪费圣灰。

在等了三小时后,样本间毫无区别。我没有冒险再提高圣灰比例,白费力气,会需要研究,非常失望。

补遗:当天深夜回到塔上,最后的样本几乎纯净!提高圣灰的比例是正确的!我激动得发抖,派泽文马上带另一个对象来。我必须整晚工作!


——分隔线——

弗雷德里克·罗维乌克斯,奥莱斯在邓涅姆宫廷的前任大使。

罗维乌克斯是在阿诺拉在位时上任的,因为她希望得到奥莱斯的援助以保住王位。在阿诺拉死后,罗维乌克斯犯了不回奥莱斯的错。取而代之他试图与阿诺拉四分五裂的忠诚者达成协议,向他们承诺三个骑士团以换取大片费洛登领土。在伊蒙和梅瑟丽对王位的控制变得不容置疑后,奥莱斯选择忘记所有关于罗维乌克斯和他可能要求进行的任何对抗新执政团队的可耻计划。之后雄龙堡的拷问台有了许多经历。

我一次配制了十二份样本,等量的血液和莱瑞姆与逐步增加的圣灰。然后上床,没必要在塔里等,花太久时间。睡不着,太兴奋,精力过剩。泽文终于派上用场。不过他似乎很开心。性真好,得承认。

最后,55:4:9组合最佳,它完全纯净除了一两个非常小的黑点。大概可用,但可以优化血液和莱瑞姆的比例以更加强效。需要逐步调整比例,尝试让它们更精确。我还有许多圣灰和莱瑞姆供试验。不朽唾手可得。我为什么要现在停下?


——分隔线——

时光一天天飞逝,几乎发展成她的一种日常。首先是与泽文快活地共进早餐,期间她安排下一批样本的准备计划。然后快步登上高塔,呼吸清脆而凉爽令人愉快的山间空气,在她再次开始工作前,复查每个测试样本,如果昨晚有任何偏差就对她的计划做出调整。到她准备好时,泽文会和囚犯们之一到达,然后他们被她的血魔法控制,绑在采血装置上并被割喉。尽管那变得轻松和舒适,是日常的一部分,即使如此她也还是经常得转过脸,无法看着血慢慢滴落并汇入玻璃容器。

仿佛又是这样的一天,但不知为何当泽文与一个惊恐万状、听天由命的被锁住的囚犯出现时,她立即从爱人躲闪她目光的样子中感到情况不对。

“那么……我最近没问你的进展怎么样了……”当她忙着把无助的囚犯绑上装置时,泽文终于问。

“我有些巨大的进展。自从我们修正那些配方以来,我已经能得到极其精确的测量值,”梅瑟丽兴奋地说,然后顿住了。“等等,你为什么要问?”

“你不会喜欢这个的,”泽文看上去很尴尬。“我有点……麻烦,是在最近管理囚犯的时候。他们……他们看到他们的同伴一个接一个被带走而再也没回来,所以我相信他们意识到迟早会轮到自己。有人用绝食抗议。”

“你应该把那些先带给我,”梅瑟丽厉声说。

“我那么做了,”泽文叹道。“但昨晚……他们中的两个决定不等我来带走他们。他们用后脑猛撞砖墙直到……呃,你可以想象的。今早我发现他们死了,躺在一片血泊里。不认为到那时他们对你还有任何用处。”

“我不敢相信这个!我们早该想到这样,做些额外限制……什么的!”梅瑟丽大怒。“但我如此接近,或许他们可耻的逃避最终不会妨碍我的计划。我们还剩多少活着的?”

泽文尴尬地咳了一声。梅瑟丽瞪圆了眼。“这……是最后一个?但这会不够!那不可能,我可以做点什么,但这会不完美!就算今天一切都按计划进行,我还会需要更多来制作合理数量的解药,而现在我还得要调整今天的计划。这要花几小时!”

“对不起,我的女王,”泽文开口说。

“出去!出去!”她吼道,想起了他的存在。“别回这里!现在我得要一整天解决这个,所以你别胆敢打扰我!”

即使是泽文也知道现在最好转身逃跑,片刻后梅瑟丽发现只剩下她自己和牺牲者在一起。不过她无视他,取而代之坐在桌前,翻阅她的研究笔记并开始疯狂做出调整。在她身后,囚犯身上的血魔法控制失效了,在装置里上下挣扎。

男人试图透过严实的塞口大喊,但梅瑟丽只是无视他,太专注于她的工作。

——分隔线——

当天深夜,梅瑟丽怀着不断增加的绝望感检查样本。她能看到几个组合又有进展了,但它们都不完美,只是提供几个可跟踪的新方向。看样子她得满足于其中之一。而也没剩下可供补充的资源了,这个情况下她配置的解药将不够完美。

当然……还有个方法,一个完全疯狂而冒险的方法,但她想得越多,就越觉得这正是她需要做的。梅瑟丽马上端起另一口空缸并放在桌上,然后是最锋利的一把刀,接着她用一条布轻轻缠住左腕,作为一条临时止血带。

手指或任何其他地方的小切口根本不可能在合理时间内提供足够血液。不,她需要迅速切开一根血管,将容器装得足够满,再迅速扎紧止血带。令人不安,确实,但现在她感到自己已如此习惯于和血打交道,以致这对她不再是个问题。

她决定了最有希望的血液、莱瑞姆和圣灰混合比例。大约有十分之一的几率,它将是她所寻求的极度纯净解药。有三分之一的几率,它比她至今为止所制作的一切都更佳。即使如此,她别无选择,而无论如何她都会服下它。怀着这念头,梅瑟丽终于拿起刀对着她的前臂,找出她皮下的纤细蓝色血管凸出的位置,飞快地一割,痛得眉头一皱。

她马上转过手臂,让血液自由流入放在下方的缸。它不如她所想象的那样快充满,不像将那些被锁住的人割喉时那样。可是,不知为何她自己缓慢、大滴落下的血,要看清却越来越吃力,然而这却如此迷人令她无法移开视线。奇怪的虚弱,加上颤抖,突然占据了她。她第一个牺牲者在痛苦中惨叫,在被活活放血时,被他自己口中喷涌而出的血呛到的景象,浮出她的脑海,无论她如何努力挥去它。

血继续以稳定的节奏落下,但当梅瑟丽终于挪开视线看下方的缸装了多少时,她震惊地发现它甚至还没装满三分之一。她紧咬住牙,感到危险地头晕,抵抗着这奇怪的酥麻虚弱。没错,她本应用些比这更有效率的东西。突然,一幅她自己被绑在装置上的景象浮现在她眼前,当她绝望地在束缚中挣扎时,她的咽喉被割开。她的形象成功地透过厚实的塞口自由地惨叫出来,结果只是被她自己的血呛到。

梅瑟丽试图甩开那恐怖的景象,但无济于事。她的头如此晕,她感到她在飘浮,如同惊涛骇浪的血海中的一小片。她轻叹一声,双眼变得朦胧失神。暗红液体慢慢流出她被切开的血管,在从最深处削弱她,她根本无法继续这样而不昏迷。在她内心深处,一点理性的残片提醒她去拉止血带并扎紧它,试图阻止流血,但她的双手不听使唤,现在已经太无力而无法服从。她满脑天旋地转,倒下了。

她的头重重地砸到桌沿,立即将她撞晕。梅瑟丽不省人事,倒在地上,血仍在从她的手上涌出。桌上的玻璃缸也被撞击撼动,在桌沿危险地维持平衡,然后也翻倒了,摔到她俯卧的身旁地上。她身边的血泊迅速扩散得越来越大。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wrhunter: 2016-06-25, 15:11
TOP
swapoer
2016-06-25, 23:41
Post #2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274
   9

Group: Builder
Posts: 435
Joined: 2006-12-02
Member No.: 9538


原来是fanfict,我又想到了Harry Potter and the Natural 20怎么还没更新
TOP
wrhunter
2016-06-26, 09:02
Post #3


吹毛求疵的懒汉
Group Icon
 897
   76

Group: Sinker
Posts: 4069
Joined: 2005-07-12
Member No.: 481


这个系列也还在连载中,剧情刚发展到3代
TOP
swapoer
2016-06-26, 16:28
Post #4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274
   9

Group: Builder
Posts: 435
Joined: 2006-12-02
Member No.: 9538


我看follow的人很少啊,真的很好看么?
TOP
wrhunter
2016-06-26, 20:10
Post #5


吹毛求疵的懒汉
Group Icon
 897
   76

Group: Sinker
Posts: 4069
Joined: 2005-07-12
Member No.: 481


反正作者已经说了,这是黑暗向,玻璃心慎入。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7-26, 1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