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M:tAw-SE] Acanthus
rutkking
2017-09-08, 21:03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254
   33

Group: Builder
Posts: 50
Joined: 2017-09-08
Member No.: 71232


Acanthus 阿坎瑟斯(莨苕)
——女巫之道

  魔法是愚人行走於命運之輪的扭曲傳說。

  我們對著選擇之力、對著命向之寶石覺醒——注視每個寶石的缺陷、下場與末日。我們攀上銀月荊棘(Lunargent Thorn)瞭望塔。我們對妖精呼喊鋼鐵諾言並支解我們的命運。

  那日子從未走遠。你想復仇,像帶著磨利石頭的古早人類,像你持黃銅刀斧的先祖,像你,現在還未降世的,握著陶瓷手槍的女兒。斬去同樣的荊棘,他們的足跡沿著同樣的血跡加入你的步伐:英雄之道。然而我並非英雄。我走下此途。我並未留下血腳印,但我挑選、畫上、扭曲前路使人遵循。握住我的手,我會將你拉入命運無法見得之迷霧——或如那些故事裡頭的女巫,在古老詛咒中終結血紅旅程。此乃自由之險阻。


  Acanthus揮舞著時間與命運訴說他人的生命故事。他們在浩大的怪異傳說之中呈現迷霧般的形象,化身以微妙手法引導事件的騙徒與詩人。人們如果得到了好處,會稱他們為魔術士(Enchanters),感謝他們不可思議地輕易克服障礙,但他們更常被喚作女巫(Witches):這些傢伙狡猾地置身法則之外,以命運之輪將眾人紡成新的規則。

  你也許不知道他們,但或許已經見識--甚至體驗過他們的傑作。

  追著你討零錢的女人不算真的從樹叢裡跳出來,但還是勝過了你因為無法在黃昏前趕到學校停車場所保持的警覺。他突然現身,害你差點就把書摔在地上。這還不夠糟,書是你從特藏區偷出來的,它被埋在灰塵和無趣的代碼(SPEC 0045-3 BRI, 附有武器插圖的手抄本,c. 1600)下面。你打算要破譯這本書。你的錢包落地,銅板四濺,像是黑夜裡銀色的小精靈。女乞丐沒有去撿它。你停下腳步,一眼盯著書,一眼盯著他,撿起九個銅板,碎著嘴交給他。這真是尷尬又惱人的五分鐘。

  你又花了五分鐘開上高速公路,路上經過了一台跟你的車相仿的火燒車。你開過它的煞車痕,然後消防車跟著抵達。你的約會原本只會遲到五分鐘,但你取消了約會,比平常晚了五分鐘回到家。那女人從停車場的路燈下現身,走向你的門口,全身都是煙味。他從破口袋掏出九個銅板;你把書交給他。他把書夾在懷裡,而你知道你才是付出比較多的那個,用一本書買了他的五分鐘--但足夠讓你不用變成路邊冒煙的廢鐵。這些銅板買的是這場會面,還有一起嚴重的意外。銅板落進了你的手中

  這便是女巫的作為:轉動諾恩女神的紡錘,開始編織,然後裁開我們的日子。

奧秘

主掌奧秘

命運時間。它們是宿命的根源之力:桃源的能量轉動命運之輪。巫術是型塑宿命的技藝。

作為微妙的奧秘命運是一切靈魂的一部份,是裝載靈魂最終目的的載具。像是梅林,他們研讀並激發潛能。像是使庫胡林(Cú Chulainn)倒下的摩莉甘(An Mórríoghan),命運以詛咒和誓言對抗自己,阻陷起誓的愚人。

時間是將命運纏上行為的織布機。 Acanthus 撥開可能性的迷霧來預知前兆之事。對女巫來說,這些是在神話故事中的場景。桃源教導的是,生命是傳說,如玩把戲的騙子、盟友和先知,預測並捏塑關鍵時刻——一個被放在偉大故事一旁的小角色,設定舞台但鮮少揮舞那英雄之劍。

劣勢奧秘

力。閃電在指定時間來到傳說中,不早不晚。在桃源元素之力是宿命與妖精情感的可視體現。火焰並非只是熱,而是妖精之民的怒火,或是啟示錄神話的極峰;它們是無法由機械化的意志之行所升起的。

符號與神話

愚人命運之輪。把戲,妖精,和女巫。詛咒的、祝福的、偉大宿命的故事。願望與議價。

在覺醒者塔羅中, Acanthus 賦予愚人人格:一個無軌道的靈魂,可以自由邁過當前的宿命。女巫並非遊蕩而處於如此狀態,而是卸下了舊的包袱,使用魔法而滑入抓住新的包袱。他們的謎團包含命運之輪,一張描寫命運之冷酷轉動的卡片。在世上沒有穩固的立足點,沒有能有的均衡。即便是 Acanthus 也無法抓住輪輻來得其所望。女巫需要在正確的地方、正確的時間來撥弄讓事情就這樣發生。她離理想機會越遠,她就要推動得更用力——以更強大、但更危險的咒法。

女巫倚上界妖精之力,但不崇拜他們。妖精之民以議價與償付回應,而非單方面的諂媚(這只是讓他們覺得享受,而非恩惠的答案)。現代妖精可以變成任何形狀。許多 Acanthus 發明個人的妖精偶像,以讓自己能靠近桃源。不管這些發明,女巫以玩把戲樣子建構魔法。把戲演示破壞常規的代價,但是故意混淆那些常規的存在原因。

Acanthus 的儀式喚回幸運、命運與義務的故事,並伴隨著強大的後果。她們的咒語是有著意外後果的許願,或是必須遵守的糟糕承諾。她們以莫名的玩弄文字來重構英雄死去的故事。育滴提拉(在賭場輸掉自己妻子的人)不斷賭輸時,這故事符合了 Acanthus 的邏輯。

三名女巫
在一個平常的日子裏,Acanthus之道降臨於Lucy Sulphate,讓她在扭曲鋼筋與破碎玻璃之城中銳舞多日探索桃源仙境。Lucy的演奏能讓觀眾自由恣意全心狂舞;而她的魔法卻是以壓迫和強橫侵犯他人。由於厭惡其他Acanthus操縱生命的方式,她只好在自主和正義之間磕磕絆絆。Lucy能以音樂演奏命運之輪發出的繁雜節奏。現在她已退居幕後,培養影響世界的音樂人。她用魔法為偉大的心靈引路,而非埋身覺醒者可悲的暴力糾紛中。自然,她選擇加入自由議會

Movran是霧中行者中最知名的梅林法師,是穿行未知命運國度的遺贈。他的母姊皆為覺醒者,因此在他沉睡之時,他亦深知魔法的危險莫測;但這也沒讓他準備好面對荊棘,在那裡,浸淫於神秘傳統的的童年只讓他成為了一個脆弱的年輕人,太多的預想偏見阻礙了他學習偉藝的直觀面。他年少覺醒,卻以老者的靈魂深入守望塔。如今他已屆中年,方覺開始展露真我,愚者終於剝除愚昧。現在他被稱為導師Movran和干涉者Movran;他符合傳統的巫師形象,法杖等物一概齊全,卻苦於無法求助,因為他知道重要的事物無法教導。然而,他的神秘學識讓他成為玄秘會最有價值的成員。

Sunjata是否就是愚者的化身?他記得炮火、刀劍和攻擊落水船員的鯊魚,那是十三年前他在牙買加遇見陌生法師以前的事情了。從前沒有人見過Sunjata,他似乎也對現代科技一概不知。他記得他的贗名(Shadow Name)、徒手拳擊、古代的航海技術,還能口操半打的語言,但卻不記得自己的家鄉(他看來有非洲和南亞血統)或是如何來到此處。他的魔法出於直覺,其法則誓封於推潤命運之輪的血液裡。願望與諾言構成了Sunjata的世界。他曾結交波士頓自由議會裡的結社,也曾向白銀天梯尋求解答,不過直到他對上一名剛箭盟成員,他才認出了某種技巧與啟蒙謎團。他是個沒有過去的戰士,而現在他寧願不要知道,自己在那只能從血腥航程之夢裡窺見的時刻,到底完成了什麼交易。

宗團中的女巫
剛箭盟Adamantine Arrow下界捕獵希望與人類潛能。Acanthus能看見尚未寫定的偉大命運;剛箭盟訓練他們保護這些力量的種子。Acanthus則以提升箭之銳意的精度回報。他們是朝向壓點的重擊、瞄準眼窩的子彈、針對弱側的先鋒。

自由議會Free Council:我們創造自己的命運時間是鐘錶的滴答、是人們的呼吸之際、是愛與痛超越客觀度量的剎那。自由議會要人們走上愚者之道,甩脫壓迫系統的謊言和被逼著在真我上做的讓步。議會的Acanthus釋放人們探索真實的命運——直到某個程度。自由雖然珍貴卻也危險。我們固然創造自己的命運,也會生出自己的邪惡。

帷幕守護者Guardians of the Veil:恐怖生於愚行。每個靈魂裡都燃燒著拯救與覆滅的力量。有些人可以受到鼓勵,但其他人需要無知作為襁褓,他們甚至不該猜想力量,不然他們就會濫用。Acanthus能先於眾人察覺這些危險,並擁握有悄悄解決的偉藝。他們能穿行於時間,窺見守護者的行動如何在未來導致災難。然後,他們就能提前扼殺病根,誕下更好的世界。

玄秘會Mysterium命運之輪便是魔法的脈動。祕學者是神祕事物的醫者,他們扶持某些偉藝茁壯,截除病態的徵象,以維繫魔法的健康。Acanthus能感應到術士是否為新的奧秘做好準備,或是有什麼將要將他準備妥當,這讓他們成為理想的導師。他們最為顯赫的名聲便是善打啞謎和設計詭異的試煉來鍛鍊對玄秘會有價值的法師。

白銀天梯Silver Ladder:他們的預言能決定宗教的存亡。而天梯也算是一種信仰,只不過是相信人類潛在的神性。天梯不只把Acanthus看作實用的諭者,還需要他們預測何人受到神聖感召。每個法師都是救主,而每個救主都需要有人施洗,潔淨並以責任將他充滿。

王座先知Seers of the ThroneAcanthus先知是藏鏡人、操弄者與頹惰之人,他們將自尊自大琢磨成信仰的書簡。遠見即力量,而先知之遠見較旁人擁有更多力量。他們崇拜命之天督滅絕(Ruin),祂告訴先知們下等人的自取滅亡也有其目的。他們也受時之天督先言(Prophet)所寵愛,他們是創造歷史的受膏偉民(Great Men)。

構築女巫的謎團
其它的道途傳授侵入心靈與扭曲身體的手段,但Acanthus的魔法則是直接扭曲可能性,輕巧細緻地侵犯受害者的慾望。你可不想被人逮住,這樣你得好好設定自己的數值。
沉著能讓你抵抗質問,還能讓女巫擁有先發制人需要的自制力。操縱能增強你缺乏魔法協助時的影響力。
機智讓你對世界更為敏感。你的魔法在你明白要從時間中探尋何物,當以命運操控何事之時最為有效。所以不要低估實幹在簡化問題上的效用。女巫所擅長的是柔性的影響和資訊的蒐集,因為他們最精通的魔法正是以人們難以察覺的方式驅動他們,或是在他們的想法成形以前就得知人們的作為。調查掩飾可以勾引出可能的運勢。隱匿可用於避免暴力衝突或在必要之際囤積應敵計策。如果對手沒有自嘗敗果,你就已經失敗了。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rutkking: 2017-11-14, 08:54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4, 1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