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M:tAw-SE] 咒具
rutkking
2017-11-14, 08:28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254
   33

Group: Builder
Posts: 50
Joined: 2017-09-08
Member No.: 71232


  魔法是將意志變為力量的行為。除此之外法師一無所需--只要把願景想像得夠清楚就足以驅動魔法。不過法師也是人類,而靠人類的專注力,要在帽沿的露珠裡形成最簡單的願景,再怎麼努力也是稍縱即逝。於是法師用了人類的解決方法:符號和口訣。就像一年級學童以兒歌背誦字母(原文為用「Roy G. Biv」記憶彩虹的顏色。),法師也靠有象徵意義的時間、地點、字詞、物件和動作當成開啟願景的鑰匙。四稜鑽引用梵文中指稱神秘圖文與器物的「具(Yantras)」將這些關鍵叫做「咒具」。自由議會喜歡用比較平實的「工具」,強調自己與人類文化的關聯。王座先知則認為「枷鎖」是天督烙在下界的神祕符號。
  沉睡行者和沉睡者經常把媒介誤認為訊息,相信咒具本身是力量的來源。這種信念--相信任何人都可以使用正確的物件、動作和言詞組合出上界魔法--是個可悲的誤解。對法師來說,咒具只是幫助集中的工具和解放記憶中願景的鑰匙而已。

符號學
  除了當作咒具之外,咒具本身還有其他的意義--水晶權杖對揮舞的法師來說是淨化的工具,也是隔空行動,用來碰觸所及之外的方法。對一些法師來說,它可能是陽性力量的象徵。另一些法師則認為它代表引導力量和消除幻象。還有一些將它用作發號施令的工具。這些全都是真的--水晶杖對應的是那把在柏拉圖洞穴投下影子的水晶杖。
  要運用咒具,行願者需要知道工具的象徵意義。接著這層象徵會融入他對奧秘的理解,讓他能夠使用這個象徵當作願景的基礎。他並非徒手畫出圖像,而是擁有一大堆可以臨摹或用作靈感的圖畫。他使用越多咒具--無論是同一件工具的不同演繹或是結合不同工具--他的願景就有越豐富的基礎,也就更容易成形。
  當然,這麼使用咒具有它的限制--如果法師無法將咒具的象徵融入法術,咒具就無法撐起他的魔法。一個守護者可以布置一間帷幕室來隱藏真相和秘密,但除非他可以用上界知識將帷幕室與治療空間連結起來,否則當他的結社成員抱著腸子走入房門時,帷幕室一點忙也幫不上。

揭示願景
  當法師在施法之中使用咒具,他的骰池可以獲得加骰。增加的骰數因使用的咒具而異。加骰可以幫忙抵銷施法檢定的減值,或提供加值。法師從咒具獲得的幫助是有限的--抵算完所有減值後,來自所有咒具的加值不會超過+5
  法師大概會想在施法時盡量使用更多咒具,尤其是在施展特別強力的魔法時。不過,他一次能運用的上界知識也有極限。這反映在靈知限制了他能在一次施法檢定中使用的咒具數量。如果他以多種方式使用同一件儀式道具,每一種用法都佔去限制中的一件咒具。
  汲用物品或動作的上界意義需要時間。法師在施法時可以用一個反射動作汲用一件咒具;每多一件咒具會讓即時法術的施法時間增加一回合。儀式法術則已經久到足夠整合所有他能夠使用的咒具了。因此想要干擾複雜法術的人有許多機會奪去這些魔法元素,像是遮蔽滿月的光芒,或直接對法師的腦袋開槍。

場所
  法師尋找--或創造--毗鄰上界的地點,希望運用它使上界的法則行於下界。其他人在這些空間或時間中除了謊言外找不到任何上界的痕跡。

陣地
  行願者可以用靈魂石增強進行儀式的空間,將其化作一種較弱的邊境(Verge)。法師通常會依循密會的方式裝飾儀式空間--秘學家的儀式空間可能會模仿宗團的大數檔案館(Tarsi Archive)布置成知識庫,而放浪者則會打造成車間或將靈魂石嵌入聖樹。
  陣地最常在儀式施法時派上用場。它提供一塊準備完成的聖域,讓魔法不受謊言的干擾;僅有少數陣地(像是剛箭盟用來練習神聖武器架式的道場)會在即時法術上派上用場,且這些法術多半用來保護陣地。除此之外,陣地內的設施和聖器決定了它可以用來施展什麼法術。放浪者的車間可以用在建造、維修和拆解的法術上。鋒矢的訓練室能用於和決鬥、戰鬥準備和自我掌控的法術上。守護者的帷幕室能協助施展偽裝、誤導和掩飾真相的法術。
  效果:陣地提供2顆加骰。進一步資訊請見99頁和242頁的陣地介紹。

環境
  只要能反映法師使用的法術,下界的空間和時間都可以接引上界之力。Acanthus可能會用正午的太陽看穿假象,而Magistos 可能會用水中的滿月來監看千里之外。地點也同樣重要--許多選擇教堂來施展說服、命令或管理的法術。有些巫師會準備包含複數咒具的儀式空間--將有利環境、亞特蘭提斯符文和魔法道具結合成召喚陣。這種地點將三樣咒具結合在一起--但經驗不足的法師這樣做需要花費不少時間,而敵人很快就會搞清楚應從何處擊破。
  環境必須與法術本身,而不只是法師產生連結。教堂裡的Obrimos 無法把教堂當作咒具為手機充電。魔法必須符合沉睡者對時空的認知,不是因為上界會注意他們的觀點,而是他們的行動會無意中反映一個空間的上界意涵。
  效果:在適當的地點施法提供1顆加骰。

上界邊境
  行願者發現在上界與下界接觸的地方,要透過願景汲取力量更加容易。這些地方是天然的咒具,向處於其中的人出借力量。每個上界邊境都充盈著一個上域的力量,並出借該上域的主導奧秘之力。
  上界邊境的價值在於其力量的靈活性。在魔殿邊境,無論是將兩個地點重疊的漫長儀式,或是攪亂敵人感官的簡單法術,所有使用心靈或空間奧秘的法術都可以汲取邊境的力量。身在恰當上界邊境的法師可以將他與守望塔的神秘連結當作咒具使用,施展任何不包括道途劣勢奧秘的儀式法術。
  效果:邊境提供2顆加骰。進一步資訊請見242頁的上界邊境介紹。

動作
  行願者做的每一件事都可以成為魔法。宗團教授了許多儀式技巧,以透過制約和肌肉記憶回想定式的願景。神言能讓法師不必以下界的缺陷語言進行詠唱或抄寫法術,但這種聖音也只能言其所指。法師也能在心中維持法術願景,在創造效果之後持續專心讓上界真實駐於世間。有些法師能靠動作當成咒具來逃脫束縛--即使他全身赤裸地被鎖在食人殺手的地牢裡,賢爵也能口誦神言,心繫願景。這需要一些練習才能熟習,但只要有時間喘口氣,他可以比衣冠整齊地塑造願景更自如運用魔法。

專注
  許多法術都在行願者喝令謊言改變時完成。但有些法術只要法師以意志加之就能持續存在。這是件累人的工作,但肯定值得。最普遍的做法是法師在心裡維持願景。如果他十分精通神言,他會發現如果在心裡專注地慢慢將法術在願景和符文之間來回轉譯,維持起來會容易得多。不管是哪種做法,他都必須專心一意在法術上。一旦分心,法術效果就會消散。
  基本上,專注是指法師將意志發揮到極致,甚至強迫自己的心靈拒絕軟弱。因此,這能夠象徵持恆的行動--也是讓法術維持得比原本更久的方法。絕大多數的法師都靠著長時間的專注來提升法術的效期。不過少數的法師將專注當作聚焦上界真實的透鏡。雖然這種看法可以加強法術,但在法術完成前,法師對所有干擾都毫無防備。
  效果:專注在效期超過一回合的法術上可以得到額外+2的骰子。如果法師在法術生效期間受傷或進行反射動作以外的動作,法術會立即結束。

真言
  受過訓練的法師能夠用神言來誦唸他的願景,描述他所意欲達成的改變,並使改變成真。要改變世界,它是一個十分方便的手段--不需要外在的道具,也不需要持續的專注--只需要大聲誦讀字句。
  神言是一個非常泛用的咒具。許多法師的熟習程度足以宣告控制或支配,或著一次又一次地誦唱來建築防禦。不過,神言並不靈巧。法師無法用神言造出句子來強迫聽者服從他的意志。這種上界的超語言無法躲藏在膚淺的文法和謊言的頓挫背後。
  效果:如果法師擁有神言優勢,朗聲詠唱他的願景可以給予兩個骰子的加值。說出這些詞語需要時間,他不能反射地使用這個咒具--施法時間必然會更長。

咒印
  咒印是宗團所授,利用下界技能和知識整理成的上界速記,並反映了宗團的哲學。創作咒印是創造定式過程的一部份,利用謊言的象徵來編纂魔法結構。咒印可以有很多種形式--信仰佛教的放浪者會使用禪坐,而鋒矢會依序繃緊特定的肌肉,守護者則使用特定的走路節奏和象徵性的手勢。每一個法師所創造的定式都是獨一無二的--有些法師會為每一根手指的位置賦予特定的意涵,讓學生找出自己的訣竅;不過大部分都使用專斷的方式來教導咒印和魔法,不留思考動作意涵的空間。
  效果:使用定式咒印時,使用者可以將編入定式的技能等級加到他的骰池裡。如果該技能是宗團的專長定式技能(specialized Rote Skills),他可以額外獲得一顆骰子。除了回想咒印的姿勢以外,法師不需要真的使用該技能來運用咒印;法師不能花一個回合編寫程式來宣稱這是法術的電腦咒印。

符文
  神言符文是詠唱神言和觀照願景的交集,有些法師使用它來增強法術。來自真言符文的加持大多數用來提升法術的效期;由於需要刻寫在法術的目標上,符文在施法的其它方面用處較小。任何影響符文精細型貌和行文的干擾,都會讓它無法完美描述法術的願景,並使得效果終結。
  有些法師會在結社成員身上刺下治療法術的符文來治癒傷口,還有些人將符文畫或刻在固體上,使它堅逾金剛。要對一個人使用符文,法師可以將符文用筆塗繪、用刺青槍紋繡或將符文烙在血肉上。完整畫出符文所需的時間等於法師的儀式時程。
  效果:用符文師法可以為法師的施法骰池增加+2骰數。如果符文在法術作用時受到任何損傷或影響--粉刷塗在牆上的符文,或是割傷符文刺青--法術會立即結束。

法器
  每個法師至少都有幾件能象徵特定魔法類型的凡俗物品,這些物品稱作法器。幾乎沒有法師只仰賴一件法器。就算它只使用符合這件法器象徵的魔法,法器也太容易被奪走了。
  效果:每一件用作咒具的物品為施法骰池添加+1骰子。

道途法器
  每一個上域在下界都有它的映象,而法師明白什麼法器最貼近他的道途。雖然擁有沉睡者神祕學背景的法師會發現某些傳統也使用了這些道途法器,但它們的直接元素或塔羅符號都是謊言所腐化的上域真相。
  每個道途有五種法器,每一種都有特定的魔法功能:
錢幣或其他物質豐盛的象徵代表了建造、修復和長存的無機或無形事物。這是與下界最密切的法器,因此經常用來直接操縱下界事物來獲得金錢或其他資源。
或其他飲器能喚起治癒、直覺、感性的魔法,以及合眾之義。同杯共飲常被用來將法術散佈在一群人之間。它也常被視作女性性力的象徵,不過這點視法師而定。
鏡子可以是真正的鏡子、拋光的板金或適當金屬容器裡的反光水面。它們代表洞悉、靈魂和自我,也是法師要對自己施法時最常用的法器。
權杖、魔棒或法杖代表控制--指點與使喚的能力。用權杖指點是一種標出特定受害者的方式,而握持權杖則象徵統域和命令。權杖也象徵男性性力。
武器,最常見的是小刀,象徵蓄意的行動--任何需要對世界(或人)直接、果斷行動的法術都可以得到武器的協助。雖然武器通常用來進行傷害,但也代表對智性的掌握和凌駕世界的意志。

QUOTE

材質
  每道途都有一些材質可以提升法器,讓尋常之物與上域共鳴,另外還有一些武器可以用來取代傳統的小刀。
Acanthus:玻璃、水晶、銀、反光材質;決鬥劍、弓、精準武器
Mastigos:鐵、黃銅、皮革、加工材質;彎刃刀劍、鞭子、兇殘武器
Moros:鉛、骨頭、寶石、葬墓材質;戰錘、硬頭錘、鈍擊武器
Obrimos:鋼、石化木、黃金、化石材質;雙刃刀劍、矛、貴族武器
Thyrsus:木頭、紅銅、石頭、天然材質;斧頭、投石索、狩獵武器

宗團法器
  宗團的法器利用與宗團有關的象徵,而非直接象徵上域的東西,以符合宗團教導的方式來觀照魔法。四稜鑽和王座先知的正統魔法風格都使用同樣的法器進行共鳴--鋒矢用武備來象徵爭鬥;守護者用斗篷、面具和面紗當作隱藏和揭發事物的象徵;秘學者教授用書籍、書寫和語言來做為知識與溝通的法器;白銀天梯使用權力的符號作為地位和信念的法器;王座先知會選擇一個紋章或詞彙,他們必須展示它來當作法器。
  自由議會和其他宗團大相逕庭。每個放浪者都會使用複雜的機制和系統作為宗團法器,「偉技」優勢允許放浪者基於沉睡者文化發展個人的魔法風格,像傳統法器一樣用它來集中魔法。

恩主法器
  王座先知並不獨自施展魔法。晉身謊言的司祭之後,先知便開始侍奉施恩於他的天督。一旦他獲得了天督的青睞,天督就會給予他考驗。通過考驗的先知能夠成為教長,這讓他能夠使用恩主天督的象徵來汲取天督的力量。每個天督都有自己的象徵--這是祂們操弄下界的偶線。教長可以在他的魔法中使用恩主天督的偶線當作咒具,但每一位天督都有自己的象徵共鳴,這限制了教長如何利用祂的福佑來當作法器。進一步的資訊請參見「教權」優勢的說明。其他法師,比如受詛者(Scelesti)有時也會獲得自己的恩主法器。

交感
  交感決定的並非法術「為何」而是「為誰」--法師將意志加於其上的人物、地點、生物或機構。法師可以用他人的名諱或頭髮、鬼魂的錨點、大樓取下的水泥塊或是公司的組織章程。這類咒具代表法術的目標,讓法師將它編入願景或使用造詣,在他和目標之間建立超越時間或空間的交感連結。
•實質的交感媒介代表目標的當下或法師想施加影響的時候。它可以是來自目標身上的一部分,或是一張近照、一份紀錄;目標近一個月內所製作的東西也可接受。
•表徵性的交感媒介代表目標自認的過往樣貌--比如一縷老舊的頭髮或兒時的照片。
•象徵性的交感媒介包括各種目標的間接表徵--一個人的名諱、圖畫、卡通畫或擺拍的變裝照。
  效果:實質的交感媒介為施法骰池提供2個加骰,而表徵性的交感媒介只提供+1骰子。象徵性的交感媒介和目標之間沒有密切到足以提供加值。法師必須靠一個交感咒具來運用「交感範圍」或「時軌交感」造詣施展法術;不過這麼做不會提供任何加骰。

祭品
  祭品是指法師在施法中消耗掉的法器。很多時候--雖然並不是一定--祭品會對法術目標產生交感連結。法師可以在麵包中加入香草和香料讓共享的人們合作順利。也可以燒掉一個人的駕照和護照以將他從政府紀錄中抹去。他還可以燒製一個男人的陶像再摔成齎粉,讓目標的身體和心理性別一致。如果他能弄到敵人的法器,這東西既能用作交感連結,也能做祭品施展傷害對方的法術。
  有些法師不只會尋找或製作施法時的祭品。他們更離開血肉之身,前往下界的其他界域尋求本身付有魔法價值的物品。因為在施法時毀去這些東西可以讓法術格外強大。心理扭曲的法師會殺害動物或人類來獲取法力。要殺死強大的敵人,最可靠的辦法就是獻祭和他關係密切的事物--比如摯愛的寵物或家庭成員。
  效果:大部分的祭品提供+1加值。如果法師花費大量的精力找到這個物品或成分,加值提升為+2,如果是來自物質界以外的東西,則為+3。

人格
  某些法師會深入研究自己的結社或贋名,創造出獨立於--或至少有所差異--過去沉睡者樣貌的行願者人格。長久下來,人格與法師的魔法風格、內在謎團及贋名結合而成的身分,會在下界留下記號。扮演這個虛構人格時,他可以進入某種程度的上界共感。不過,他的扮演必須契合他的人格設定--預言家或靈療師不能用他的人格當作咒具來傷害他人。相反地,靈療師不只能用他的人格來治療,還可以增加說服力,讓他說的話更有分量,使得人們更容易相信他。
  效果:奠基於法師「贋名」或「結社主題」優勢的人格咒具提供+1到+4的加值。

專用法器
  每個法師都有一件專用法氣--這件物品呼應著他的靈氣,並滋養他對魔法的理解。認為自然慷慨的Thyrsus或許不會擁有太多東西,但他的拐杖就是他的法杖,就算其象徵對他施展的法術沒有幫助,他還是照樣使用它。即使是和法術無關之時,學習鼓人魔法的波札那放浪者也會拍打他的鼓,因為鼓聲是他靈氣的一部份。專用法器常常是法師使用的第一件道途法器,或是他覺醒之際拿到的第一樣東西。如果專用法器遭到破壞,他可以找東西取代--不過有個代價。在接下來一個月中,無論是否有幫助,他施展每個法術時都必須用這件法器做為咒具(要計入咒具數量的限制)。
  效果:使用專用法器可以將矛盾骰池減去兩顆骰子;法師也可以將之用作道途或宗團法器。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rutkking: 2017-11-16, 22:23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4, 1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