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嵯峨崎地域新闻翻译整合
克苏鲁神话嵯峨崎
lq1588
2018-05-18, 07:24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25
   1

Group: Primer
Posts: 9
Joined: 2016-04-21
Member No.: 66260


说明
嵯峨崎地域新闻是一个由日本作者、n站up主Enbos主导、众多网友参与编写的“文字自由素材集”,其本质是一堆由Enbos本人及众多“新闻记者”投稿在tumblr同名站点上的假新闻的设定集。每一条新闻都由正文和记者手记组成,而后者主要是给正文的事件增加一些更加耐人寻味的色彩。广大模组作者可以自由使用这些新闻,制作出以虚构的日本小城“嵯峨崎”为背景的coc风格的跑团模组。
由于这是一个基于网络的集体创作,截止到目前为止,嵯峨崎新闻已经成为了一个十多万字的大型设定资料集,而由此发展的模组作品(虽说就那几个)无论是在故事风格还是设定的详细程度上都与其他的日系coc作品存在着明显的区别。特别是Enbos自己使用官方模组《睥睨异界》(暂译)制作的跑团实况《嵯峨崎怪奇事件簿》获得了大家一致的叫好不叫座的评价,目前虽然和负责背景音乐的大佬闹掰了但是依然在火速连载当中,非常值得深入发掘研究。
出于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翻译了部分新闻(基本上是由Enbos本人撰写的全部内容和几篇话题性强的,大约占总数的不到五分之一),希望大家能够以此管窥嵯峨崎这个微小又庞大世界观的一部分,同时如果能有人接着把剩下的几万字翻完那就再好不过了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biggrin.gif)
另外由于这是译者第一次翻译这么大篇幅的新闻体裁内容,水平有限不能保证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
最后感谢作者Enbos(愿他身体健康)和其他网友的创作热情,感谢墨西哥胡椒发现并翻译了《嵯峨崎怪奇事件簿》这个实况作品,感谢圆规怪兽之前翻译的几篇新闻(出于省事的目的那两篇翻完的我就直接复制粘贴了),感谢计算机辅助翻译软件sdl trados在我电脑win10自动更新失败重装系统原有资料全丢的情况下奇迹般地保留了部分翻译完的文件。
嵯峨崎地域新聞网站
《嵯峨崎怪奇事件簿》原作链接:sm20105986
b站链接:av4352905
————————


大学教授失踪(2012年7月23日)
23日下午2时30分左右,110报警中心突然接到了一名在嵯峨崎市武方的三逆湖附近的男子(19岁)打来的报警电话。该名男子在电话中声称:“我们正在这边调查的时候,教授突然消失了。”
据信,失踪者为本市武方的嵯峨崎大学文学部历史文化学科的吉田贞治教授(45岁)。目前县警等单位正在进行搜索工作。
另据记者从嵯峨崎市警察局了解到的消息,报警男子声称吉田教授是在调查位于三逆湖北侧的被称为“三逆古坟群”的遗迹的过程中突然从该男子的眼前消失的。案发现场位于三个月前刚出土的新遗迹处,案发时吉田教授与报警男子及其他的4名学生正在共同调查此处遗迹。
吉田教授消失的瞬间也被其他4名学生所目击到,并且都留下了证言。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在进行事件调查时,我听到了这样一条消息:吉田教授在古坟群附近发现了一块“巴掌大小的白色圆石”。报警男子称吉田教授对于这块圆石十分小心谨慎,并且绝不允许自己以外的人接触这块石头。
另外,三个月前在这里发现“三逆古坟群”的正是吉田教授本人。有消息称遗迹出土时,吉田教授一边说“这里最好不要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一边及其准确地找到了合适的位置开始发掘。
“三逆古坟群”和普通的古坟相比有很大的不同。一般的古坟是指有坟丘的古墓,而此处的古坟群其实是“一米左右的前方后圆状(钥匙孔状)石砌构筑物群混乱地排列在一起”。严格来说这里不应该叫“古坟群”而是应该叫“遗迹”更为贴切。
“三逆古坟群”周边据说是一个奇妙现象频发的地方,包括报警男子在内的5名大学生似乎都对这里感到很害怕的样子。这些奇妙现象应该不是什么物理作用之类的,大概是由于感官异常引起的错觉吧。


岐之戸神社夏日盛会“羽褪祭”将隆重举行(2012年7月23日)
 毎年7月24日举行的 “羽褪祭”已于今日完成准备工作。仪式内容主要是将岐之戸神社内神体从社殿里移动到紅鯉州瀑布中的岩洞内的过程。担任明天主祭的神社宫司小工聡先生(52岁),现在正神色紧张地迎接明天的到来。
 羽褪祭的具体执行流程主要是先由神职人员手捧神体献上祝词,之后由4名身披羽毛装饰服装的巫女将神体送往紅鯉州瀑布内的岩洞当中。羽毛装饰将和神体一同安放在岩洞里。到冬天将会举行“衣褪祭”,届时神体会回到社殿。
“对于这项长年举办的祭祀活动,我将认真主持,绝不愧对祖先的托付。”小工先生说。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我之前从一个在嵯峨崎大学里教民俗学的名叫吉田貞治的教授那里听说,所谓的“羽褪祭”似乎是一个歌颂再生与变化,特别是由死复生的祭祀活动。
 通常这种类型的祭祀活动的最后大多都会因为象征着对现世的执着而将神体返回原来的位置,但是如果我们把羽褪祭和与其相对应的衣褪祭结合起来考虑,整件事情就会变得完全不同。
 羽褪,是指羽毛的退化;而衣褪则是指穿着衣服的人类的退化。举行这两个仪式是为了模拟一种从人类生活的世界向另外一个世界(吉田教授将其称之为腐界)来回往返,以达到生命永续的过程。
 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是对佛教轮回转生思想的否定,和整个日本神话体系相异。从这一点上看这个祭祀还真是让人充满兴趣。
 另外所谓的神体是一个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五角柱。不过在过去的文献记载中,这个神体之前的形状是一个“五角型的金属板”。


诊所内暴力事件起因恐为集体幻觉(2012年7月23日)
 23日,在嵯峨崎市渡神的向山医院内的暴力事件中被逮捕的男女三人目前由县警以集体暴行涉嫌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等罪名移交给嵯峨崎地检署。
 男女三人分别是在本市居住的无业游民(32岁)、会社社员(21岁)和临时工(25岁)。三人涉嫌在22日下午对位于渡神的某诊所所长(43岁)实施了殴打、踢踩等暴力行为。
 由于三人均供称“看见所长变成了怪物”,面前县警正考虑其他审讯途径。
 另外,遭受暴力行为一时昏迷的所长已于23日出院。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事件发生在22日下午5点左右,110报警中心接到了从位于嵯峨崎市渡神的向山医院打来的电话。电话称“患者正在闹事我们根本控制不住”。
 当警方赶到现场时,向山医院的院长正在被三人围殴。三人的手中不知道什么原因都握着纱布。
 面对到场警方发出的“危险,不要靠过来”的警告,三人中唯一的女性,25岁的临时工仍向一名警察猛扑过来。警方由此逮捕了这名女性,并同时逮捕了还在继续行凶的两名男性。
 三人在之后的审讯过程中一直在重复“那个院长是怪物”这句话。
 我自己在独自询问三人当中21岁的会社社员时,他告诉我说:“我看见从院长的口袋里面掉出来了一个被切断的手指头,然后就看见院长飞快地把那个断指拾起来放进了嘴里。”
 我打算接下来
            (记事本的文字在此处突然中断)


小轿车坠入三坂湖致驾驶男子死亡(2012年7月23日)
 23日下午6时20分左右,在位于嵯峨崎市武方的462国道上发生了一辆小轿车冲破护栏坠入三坂湖的事故。
 驾驶小轿车的男性在事故发生时并没有成功逃脱。赶来的救援队员将轿车用起重机牵引上岸时确认了车内男子已经死亡。
 事故现场位于三坂湖北侧的单测1车道的一处平缓左转弯路段。另据记者从嵯峨崎市警察署了解到的消息,死者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男性,目前警方正在积极调查死者具体身份及事故原因。
 另外,由于该路段从三个月前开始频繁发生此类事故,已有市民团体针对此事提出了该路段是否存在道路设计和标识错误的问题。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武方的462号国道,特别是三坂湖北侧的这一路段,三个月来已经发生了14起交通事故了。在这之中有9件是致人死亡,剩下的5件中造成当事人意识昏迷的重伤事故也占到了3件。
 这个地方到底是怎么了?虽然是出于我的臆测,但是这些事故的原因会不会真的和三坂湖北侧发现的那个遗迹有关呢?
 我不是在聊什么鬼怪或者什么超自然现象,只是单纯地感到奇怪。
 这之后,我准备调查一下发掘这个遗迹的人,嵯峨崎大学的吉田贞治教授。


女子滑下紅鯉洲瀑布 遗体已被发现 (2012年7月24日)
 24日上午9点,119急救中心接到报警称一名女性突然从位于岐之戸神社内的紅鯉洲瀑布上摔下。事发时岐之戸神社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羽褪祭。
 经过县警和救援队在现场及周边的搜索,终于在位于紅鯉洲瀑布下游100米附近的岩石岸边发现了死者的遗体。经确认,死者是家住東京都葛飾区的会社社员草山律子女士(29岁)。
 由于草山女士数日前就已行踪不明,其家属也已向警方提出过搜索的请求,目前,县警已开始调查这起事故是否有人为参与因素。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根据从神主小工先生那里听说的消息,在20年前恰好也发生过同样的事件。但是那时的事件并没有死人,而且是在冬天发生的,当时正好在举行衣褪祭。
 另外小工先生还对我说,20年前衣褪祭的时候,从瀑布上掉下来的是一个小女孩,会不会是小时候的草山女士呢?
 我自己也去瀑布上面调查了一下,发现瀑布跌水口周边的水流较为平缓,河滩上的岩石也不常有被溅起的水花打湿的现象,而且起伏也不大。
 因为有人为事件的可能性,草山女士的遗体将进行司法解剖。现在我也只能等待解剖结果出来后再做进一步的调查。
 但是,有一个让我注意到的细节,那就是小工先生的表情。
 虽说是偶然,但这起事故却是在刚好举行这么重要的祭祀活动的时候发生的。祭祀被死者玷污这种事,作为主持者本应感到遗憾才是。但是我总感觉,小工先生的脸上似乎总是浮现着微微的笑容。


“白与黑的艺术”——古谷林檎个展于渡神开展(2012年7月24日)
 在嵯峨崎市经营古代美术品买卖,同时也是木版画家的古谷林檎女士(42岁),目前在位于渡神的笠松画廊举行了名为“黑白集”的个展活动。本次展览将集中展示、贩卖古谷女士作品中以黑白色调为主的作品。展览将持续到本月的31号,其间参观者可免费入场。
 自从大学时代被朋友推荐制作木版画以来,古谷女士到目前为止已创作完成了超过一千件作品。因其用版画的艺术手法所表现出的独特的魄力和幻想般的景色,古谷女士的作品业已获得了极高的评价。
 然而面对这些评价,接受采访时古谷女士只是含混地回答说:“我只是把梦中见到的景色用版画做出来罢了。”更多展览信息详询笠松画廊。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作为一名女性版画家,古谷林檎女士的大多数作品有着精巧且奇怪的特色,这让我们很难将这些作品与她美丽的容貌和优秀的个人魅力联系在一起。
 往往在进行完被称为神经质一般的雕刻创作之后,人们会感受到其作品有一种真实到异常的远近感,但是所有的景色似乎又异样地扭曲一般的感觉。
 观者在欣赏原始的雕版时或许不会有什么感觉,但是一旦印到纸上,就会有一种非常强烈的违和感向观者袭来。
 这种感觉非常难以用语言来表示。而我仿佛也成为了这些版画的俘虏了一样,就连昨晚的梦里,我都梦见了在画廊中央展示的那幅版画。而我梦中的版画和现实的作品,没有一丁点差异。


支倉某住家发生火灾致3人轻伤(2012年7月24日)
 24日下午5时30分许,位于嵯峨崎市支倉住宅街内的久山真司先生(34岁)的住宅发生火灾,并且波及周围建筑,最终造成三栋民宅全部烧毁。
 火灾发生源头的久山先生的房子里住着包括久山先生和妻子响子女士(34岁)在内的一家五口。其中长子(19岁)、次子(14岁)和长女(16岁)在火灾发生时立刻逃出后被送往医院。三人均受到了较轻的烧伤。
 目前消防人员正紧急确认未能及时逃脱的真司先生与响子女士的安全状况。所幸周边住宅皆为空房,未造成更多的人员伤亡。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火灾现场位于JR与462国道之间的支倉住宅街,这里一直是一片僻静的住宅区。由于采用了阶梯状的规划设计,所有住宅都能毫无保留地欣赏到三坂湖的景色。
 我采访到了拨打119报警的男士,但是在和他交谈时,我注意到他的脸上浮现出了困惑的表情。
 据他描述,在看到久山家的房子冒起黑烟时,他赶紧向火警进行了通报,但是等他报完警就看见久山家的三个孩子好像一点都不慌张似的从玄关里出来了。
 为了确认一下孩子们有没有受伤,该名男子走近了这三人,却发现这三个人全身煤污,身上还有很多细小的切割伤和擦伤。
 另外,据说三个人好像跟很费力地完成了什么事情一样,在走到离家最近的电线杆下面之后,家里的长子抱着小声哭着的另外两个人睡着了。


我市部分儿童后背出现原因不明伤痕 暂无健康问题(2012年7月25日)
 进入这个月以来不少地方向我们报告了一些奇怪的病例,那就是市内22所保育院、幼儿园中的数名儿童的后背上出现了形状奇怪的伤痕。
 县警在调查几起疑似亲生母亲虐待儿童的报案时发现了这一共同症状。
 记者通过专门医生了解到,这些印痕均呈现出明显的几何学形状,似乎是被某种物体强行摁压形成的。
 虽然没有健康问题,且印痕也在不久之后消失,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县警仍呼吁各位监护人今后应注意类似问题。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当我看到报告给我们的印痕的照片的时候,最令我感到惊讶的是这些斑印的形状全是一样的。
 都是直径2厘米左右的,近乎精准的五角星的形状。星形的内部则显现出一种奇特的图案,就像是用同样大的印章摁下去形成的形状一样。


篠木某民家仓库内发现疑似祭祀用石柱(2012年7月25日)
 近日,在位于嵯峨崎市篠木的草間茂先生(40岁)家里的土仓中,发现了四根由名为英安岩的火山岩制成的可能用于某种仪式中的石柱。每根石柱直径约为6厘米,长度约160厘米,重量在15千克左右。
 篠木地区从很早以前就出土过很多类似石舞台形状的遗迹。另外目前已经发现,在这一地区从古留下来的土仓里发现的像这次一样的石柱中,有一部分石柱能和石舞台中的孔洞完全贴合。
 此次发现的石柱是草間先生在整理土仓中杂物时无意找到的,因为之前也在听说过附近的民家曾发现过类似石柱的消息,他便把这些石柱寄赠给了嵯峨崎大学文学部、歴史文化学科。
 另据嵯峨崎大学助理教授古谷香澄的消息,这些石柱和石舞台经分析后判明是属于同一时代的物件,制作时期大致位于平安后期到镰仓前期之间。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听古谷助理教授说,关于石柱从石舞台中移开的原因有诸多假说。
 其中最有力的说法是这些石制品是祭祀这个地方原来信仰着的神灵的祭坛,却被现在的日本人的祖先给破坏掉了。
 关于这些石制品的研究和调查工作原本是由嵯峨崎大学文学部、歴史文化学科的吉田貞治教授参与进行的,但是由于前几天吉田教授失踪,目前的调查和研究的进程似乎暂时停止了。
今后万一吉田教授要是回不来了,这项研究据说是要由古谷助理教授来接替。


支倉监禁事件嫌疑人因监禁伤害、教唆杀人罪被判有期徒刑30年(2012年7月26日)
 近日,最高法院驳回了因从今年三月至五月在位于嵯峨崎市支倉的自家住宅中非法监禁两名女性、并且教唆其中一人杀害坂口葦花(23岁)女士而被控监禁伤害与教唆杀人等罪行的犯罪嫌疑人花芽村邦正(32岁)的上诉请求,维持一审与二审的结果判处其有期徒刑30年。
 由于被告人花芽村在庭审时不断重复“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等话语,辩护方曾经以精神失常为由主张其无罪。
 另据记者从县警处了解到,在案件审理时原本还将听取该案女性受害人的证言来追究被告人的其他罪行,但是由于被害人患有严重的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而作罢,同时预计被害人恐将花费较长时间恢复精神状态。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我旁听了这个案子的一审和二审,在要求被告人花芽村发言时他只是重复地在说“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服从他了”等等毫无价值的话。
 他似乎是想用这些无意义的话语来逃脱惩罚,真是岂有此理。对于这件事我也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直接把被告人花芽村说的话记在下面吧。
“他没有脸”
“有个黑脸的男人”
“只能服从他了”
“我被人耍了”


香鹿川又现遗弃尸体 今年已有3具(2012年7月26日)
 26日凌晨4时许,119报警中心接到一名散步中的男性报警称在流经渡神的香鹿川下游处漂浮着一个人形物体。随即,嵯峨崎市警察署和同市消防机关赶到现场,并在河流中游打捞出一具尸体。
 警方根据遗体身上携带的物品判断死者是家住渡神的公司职员森下弘樹(22岁)。森下在23日没有回到家中,与其同居的女子也曾向警方提出了搜索的请求。
 司法解剖的结果表明,死者的死因并非溺水,而是由于全身被锐器刺出112处伤口造成的出血性休克。
 警方判断本案有杀人与遗弃尸体犯罪的可能性,并且可能与今年发生的其他几起尸体遗弃事件相关。目前警方正在继续调查森下生前最后的行踪。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今年以来已经是第三次在香鹿川发现遗体了。每一具被遗弃的尸体身上都有112处伤口,由此就能看出这个事件是有多么的反常了。
 新闻上说的“锐器”,用尸检人员的原话说是:“112处伤口全都是由不一样的尖锐物体造成的。”
 对于这起事件,单纯用异常来形容都远远不够。我虽然感到恐惧,但是又不禁燃起了兴趣。
 只是我总感觉这种不幸也会降临在我身上。是的,他也是嵯峨崎地域新闻的记者。
 他在23号去了渡神的向山医院调查那里发生的暴力事件,但是在调查的过程中突然失踪了。
 他现在已经没法告诉我在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可能已经知道了,哪里不是我应该踏足的地方。


嵯峨崎地域新闻记者林kurara遗体被发现 死因不明(2012年7月27日)
 27日凌晨4时许,119报警中心接到一位回家路上的男性打来电话称有一个人倒在路上。当消防人员赶到时该名女子已经处于心肺功能停止的状态,在送往医院后被确认死亡。警方根据其身上物品判定死者为在本社工作的林kurara女士(28岁)。
 由于在尸体后背发现了锐器伤口,警方将进行司法解剖以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她知道得太多了


男子从窨井跌入下水道死亡(2012年7月28日)
 28日上午10时30分许,家住嵯峨崎市篠木的草间茂先生(40岁)跌入了一处打开的窨井。这一情况被一名散步路过的男性发现,并且立即拨打了119报警。
 被救出时由于草间先生全身遭受重击,不久后便被确认死亡。嵯峨崎警察署认为草间先生不小心失足跌入的可能性很高。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草间先生就是之前新闻上报道过的那位在自家土仓发现英安岩石柱并且捐赠给嵯峨崎大学的人。
 据说好像是有人在大学里看见他和古谷助理教授关于石柱所有权之类的事发生过争吵。


从背后被刺成重伤! 杀人未遂仍在调查!(2012年8月8日)
翻译:圆规怪兽
7日下午10时左右,居住在嵯峨崎市渡神町渡神商业街支仓区的个体户女性(42),被回家途中的男性发现全身是血的倒在了路旁,并拨打了110。
女性的腹部到背部有数处刀伤,后被送到市内的医院,并无生命危险。女性表示「突然被不认识的人袭击了」,嵯峨崎署已以杀人未遂立案并进行调查。
根据署内调查,女性是在回家途中,经过渡神商店街的丁字路口拐弯时,撞到了某个人。当时腹部已经被刺伤,之后后腹及后背多处也被刺伤。
女性被发现时已经失去了意识,并且在现场没有发现凶器。
据调查,嫌疑人身高大概在160~165公分,全身黑色着装。性别和样貌暂且不明。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遭到袭击的女性,是之前在本报采访过的木版画家,古谷林檎。袭击她的凶器也被认定为「类似利器的某种东西」。从伤口中提取出的碎片残留鉴定后,确定是「人类的骨头」。
同时,从伤口的情况来看、「仿佛被刺猬刺中了一般」,从腹部到背后一共分布了3~6处伤口,而凶器的刺入口则放射性状散开。


篠木石舞台被割(2012年8月8日)
 30日下午1点左右,正在嵯峨崎市篠木进行发掘调查工作的嵯峨崎大学文学部历史文化学科的学生们发现,分布在篠木的部分石舞台被人为破坏。
 篠木的石舞台被认为是制作于平安后期到镰仓前期的物品。虽然到目前仍没有探明其用途,但是在舞台周边的房屋中发现了能和舞台中空穴完全贴合的石柱。
 由于今后还有使用石柱来进行调查的计划,负责组织调查工作的嵯峨崎大学文学部历史文化学科的古谷香澄助理教授对本社记者说:“要是调查工作被终止或者推后的话那就非常遗憾了。”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篠木现在已经发现了11处石舞台,如果算上未调查的地方的话推测总共会有20处这种遗迹。
 听古谷香澄助理教授说,目前已经从周边房屋中发现了共计72根石柱,今后可能会进行更大规模的调查研究活动。
 我还听参与研究的学生们说,三坂湖的“三逆古墳群”遗迹可能和篠木的石舞台有什么联系。


“童话世界再现”——菊地先生个展于渡神开展(2012年8月10日)
 嵯峨崎市支倉的菊地延行先生(26岁)的水彩画个展目前正在渡神的笠松咖啡举行。展览将持续到8月31日。
 菊地先生在高中时代因为一本画册而开始涉足艺术创作的世界的。刚开始时他选择专攻油画,19岁时又将表现手法转为水彩画。
 他的绘画题材全部都是之前创作的童话和梦中世界的景象。当问及菊地先生选择咖啡厅作为个展举办地的理由时,他回应称水彩风格的画作有一种特有的透明感,“我希望到场的观众们能够边喝咖啡边欣赏我的画,但愿能够缓解他们日常生活中疲惫的心情。”
 展会具体信息详询笠松咖啡。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笠松咖啡是前几天新闻报导过的笠松画廊的姐妹店。笠松画廊的经营者是笠松香織女士(32岁),笠松咖啡则是由妹妹笠松伊織女士(28岁)经营。
 两人用低廉的画廊和咖啡厅展位的出租价格来吸引年轻有为的画家或者雕刻家等艺术家。
 这次菊地先生的个展似乎也是由伊織女士邀请而开始的。


小学教师因伤害班内学生被免职(2012年8月10日)
 嵯峨崎教育委员会在本月10日针对之前发现的多名小学生后背出现锐器伤痕一事,对嵯峨崎市内的小学校内的一名40多岁的女性教员处以免职处分。
 据记者从市教委了解到,该名教师是因为对之前报导的五角星伤痕出现强烈的兴趣而被发现的。另外,该名教师班里的被害学生的后背上目前已没有之前的伤痕印记。
 数名被害学生的监护人并未向警方报案。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要是让我说的话,这件事中最奇怪的地方是这些学生的监护人没向警方报案这一点。自己的孩子受伤了居然什么事也不做。
 反而是由教委和其他看热闹的人把这件事闹大的。
 这种差别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探亲路上小轿车相撞致五人死伤(2012年8月11日)
 10日下午6时许,在嵯峨崎市武方的462号国道上,家住实甲的横江功先生(29岁)驾驶的小轿车越过道路中线与对侧的汽车相撞。紧接着又正面撞上了后续驶来的大卡车,造成3人死亡,2人重伤昏迷。
 据记者从嵯峨崎市警察署了解到的消息,死者是横江先生车上的妻子真里子女士(32岁),以及对侧车上的煤宮市獅子丘人狭間久兵衛(78岁)和其女儿紀伊与沙(42岁)。横江先生本人和与沙女士的丈夫紀伊裕太(45岁)重伤。紀伊夫妇当时正在回家探亲的路上。
 事故现场位于三逆湖北侧的单测1车道的一处平缓左转弯路段。市警察署正积极调查事故的详细情况,但推测是由于当时天色较暗导致事故的发生。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我在武方的462号国道上开过车,并没有发现这条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就是觉得这条路有些奇怪。这件事也不好用语言明说,不过唯一确定的是这里有些奇怪。
 这些事故难道是都和时间有关吗?还是


巌疋马厩中六匹马离奇死亡(2012年8月13日)
 13日上午11时左右,在嵯峨崎市巌疋的巌疋马厩内发生了马匹突然倒地死亡的异常事件。
据称马厩中饲养的并非全是赛马,也有在附设的巌疋乘用马俱乐部里登记的马匹。而这些马匹据称前几天还能被人骑着正常奔跑。
记者从这些马匹的担当医师处了解到,这些马的死因均为心脏麻痹,未发现外伤等其他异常。巌疋马厩的天城花梨女士(29岁)对记者说:“这么可爱的马就这么死了,真是太可怜了,要是能够找到原因就好了。”
巌疋马厩饲养了合计20匹的马和幼年马,今后将把马匹的健康管理列为重点。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没什么要特地写的事情。
但是,从紧邻巌疋的煤宫市的蠍山上流下来的支流也流经这里,问题说不定出在水上。
 而且最近煤宫那里也在流传一些奇怪的传言。看来那边也要调查一下了


船尾线发生事故致二十多岁男子重伤(2012年8月16日)
 16日上午5点左右在嵯峨崎市巖疋的巌疋站发生了始发电车将男子撞飞的事故。由于此事故的原因,船尾线往来电车时刻发生了较大的混乱情况。
 由于在监视器中发现男子身后有人影的迹象,警方怀疑此次事件涉及杀人未遂和故意伤害,目前已开始搜查工作。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正好巖疋站的站长是我的朋友,就特别给我看了一下监视器的录像。
 但是那个录像嘛——把那个东西看成人影让人有点怀疑啊。
 虽说确实是人的形状,但是这种运动方式……像是在滑行一样的身影,简单地判断成人影真的好吗……?


嵯峨崎忍者村表演活动中突现死亡事故(2012年8月16日)
16日13时许,在位于巌室的嵯峨崎忍者村内发生了一起爆炸事件。当时,正在为周围的小学生进行表演的片沖太郎先生(42岁),在表演途中由于脚滑不慎从空中跌落,紧接着就出现了爆炸事件。
 由于周围并未发现火光,爆炸原因亦不明确,据称目前警方和消防部门一道探究爆炸缘由。同时嵯峨崎市警察署正从事件或事故两方面对现场进行搜查。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这件事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什么奇怪的地方都没有。连我都能判断出来。
 他只不过是作为忍者修行倦怠了。仅此而已。


繁华街道中的悲鸣 女性被刺身亡(2012年8月20日)
翻译:圆规怪兽
20日凌晨4时左右,居住于嵯峨崎市州勲町巌疋区的公司职员谏山沙罗(30),被路过的男性发现全身是血的倒在了路边,并拨打了119。
女性在送往医院的过程中不幸身亡,嵯峨崎署已以杀人事件立案调查。
女性全身有几十处,仿佛被利器刺伤的伤口。从通报的男性那得知,他在发现她之前就听到『好疼』的悲鸣声。现场没有发现凶器。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数日前,我写了一篇关于渡神那出现了会留下刺猬刺伤般伤口的拦路杀人魔,看来这次发生的案件是同一个人所为。
因为关于伤口的情况实在是过于相似。
仿佛被无数长度在1公分到4公分的利器按压般的伤口。
伤口会像被刺猬刺伤般呈放射状,加上复数的伤口分布能看出是同样的手法。
而且,伤口的深处及骨骼周遭残留着凶器的碎片,碎片被分析出是「人类的骨头」。
......连环拦路杀人魔事件,这一定是个大新闻。我决定将这个事件追查下去。


失踪教授在三逆湖被发现(2012年8月23日)
23日下午2时30分左右,在嵯峨崎市武方的三逆湖附近,上个月23日失踪的嵯峨崎大学吉田贞治教授(45岁)被正在“三逆古坟群”进行遗迹调查的学生们发现了。
据称吉田教授被发现的时候穿着和失踪当天完全一样的衣服,并且似乎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发现教授后在场学生立即拨打了119救援电话进行通报,而教授本人也被急忙赶来的救援队送到了医院。
————————————————————————————
吉田贞治教授消失后究竟去了哪里,目前还不得而知。
在场学生说,教授“和失踪时的那个瞬间一样,突然就出现了”。这种说法让人一时间无法接受,还是期待今后进一步地检验证明吧。
另外,在嵯峨崎新闻社接收的记事里,从上个月开始有关吉田贞治教授的新闻逐渐多了起来,关于这一问题也应该有一些调查的必要。


繁华街两人死伤 恐为连续杀人魔作案(2012年10月15日)
15日凌晨1点左右,家住渡神的公司职员小山茂人(26岁)和其男性友人(27岁)被发现满身是血倒在嵯峨崎市州勲的路边。一位路过的女子听到惨叫声发现他们后及时拨打了119求救电话。
小山先生在送往医院后由于出血性休克伤重不治,一同被害的男性友人则侥幸脱离生命危险。嵯峨崎市警察署称目前已开始以伤害杀人为由进行搜查工作,同时指出今后将加强相关地区的警戒工作。
由于小山先生与男性友人皆为全身数十处被锐器刺伤,因此警方怀疑该起事件可能与最近发生在嵯峨崎周边一带的一连串歹徒杀人事件有关。市民团体敦促警方加强警戒力度,强化夜间巡逻等措施。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最近嵯峨崎地区一直有被称为“刺猬”杀人魔的人在流窜作案。
虽然警方觉得这次的事件也是同一个犯人所为,但是作为一直追踪案情的人,我可能知道了一点,那就是这起事件很有可能是“刺猬”杀人魔的模仿犯做的。
根据“刺猬”杀人魔至今的犯案倾向来看,他一直在袭击“在繁华街区路灯开始熄灭的时间点左右独自行走的人类”。这一直是他的作案规律。
至今还没有例外。但是,要是假设他从这次开始规律变了呢……
那恐怕要等到下一个被害者出现之后才能判断这次的事件是不是模仿犯所为吧。
虽然这样想有些太不谨慎了,但是我不禁开始期待下一个被害者出现了呢。


二十岁左右女子离奇死亡 尸体在三逆湖发现(2012年10月23日)
23日凌晨5点左右,在嵯峨崎市武方的三逆湖湖畔,一位遛狗的男性向警方通报称发现了一具浮在水面上的女尸。
被发现时遗体损伤十分严重。从携带的身份证等物品中警方判明,死者是六年前失踪的家住严疋的广川幸子(29岁)。目前警方正在对这起案件是否有人为参与因素展开调查。
——————————————————————————————
根据先前的记录,6年前在嵯峨崎大学学习民俗学的广川女士是在三逆湖周边进行田野调查时消失的。在她消失时周围并没有目击者,而且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根本找不到她的任何线索。
我查阅当时警方的调查记录时发现,广川女士当年消失的地方居然和后来“三逆古坟群”的发现地正好相同。并且数月前吉田贞治教授消失的地方也正好是这里。
两人以同样的方式消失,经过一段时间后又以同样的方式回来。与吉田教授一个月就回来的经历不同,广川女士经历了六年的岁月到头来变成了一具尸体。两个人在消失的时候,究竟经历了什么呢?


管弦响彻州勲森林音乐祭(2012年11月7日)
 由嵯峨崎大学吹奏乐部主办的第12届“州勲森林音乐祭”将于11月10日下午2点在位于嵯峨崎市州勲的州勲森公园正式开幕。
 “今年我更要尽全力参与好这次活动。”
 面对采访时,手持着从多位前辈手中流传下来的古董长笛的嵯大吹奏乐部的森本沙織同学(22岁)这样对记者说。
 在去年“州勲森林音乐祭”上森本同学在开幕前的排练过程中因为身体原因很遗憾没有参加,但在本届的音乐祭上,观众朋友们能够近距离欣赏到她的长笛独奏曲目。远离纷乱嘈杂的街道,沉浸在长笛澄澈的音色中,对于现代人来说不失为一个良好的选择呢。
 本次活动具体细节详询州勲森公园管理事务局。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当我近距离实地聆听森本同学的长笛时,演奏一开始就能感到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席卷了全身。
 就是一种即便是睁大眼睛但是仍然觉得眼睛紧闭的未知的感觉。
 要是硬用语言表达的话,就是一种被囚禁在黑暗中的……
 她的独奏曲目是弗朗切斯科·保罗·托斯蒂作曲的《黎明是光与暗的分界》的长笛变奏版。
 虽然她的表情在演奏这首曲子时没有丝毫的变化,但是在这轻松舒缓的曲调中,我总是隐隐地感觉到莫名的恐怖。


繁华街再现杀人魔 女性被刺身亡(2012年11月8日)
8日凌晨4时许,家住嵯峨崎市州勲的家庭主妇久山典子女士(29岁)被正在执行巡逻任务的民警发现倒在血泊当中。警察听到悲鸣声后立刻赶往现场并拨打119救援电话,然而在送往医院途中久山女士确认死亡。
 警方认为久山女士是被目前网络论坛中称为“刺猬”的杀人魔袭击身亡的。嵯峨崎市警察署目前已将重点搜查方针转为对连续杀人魔的搜索。
 久山女士的死因与之前的被害人一样都是全身被数十处锐器刺伤所致。
 另外本次案件和之前一样都没有发现凶器和目击者。
 警方针对最近一连串的事件发表了将会加强警备工作的讲话,同时呼吁事发地临近居民也应重视警戒意识。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果然来了。
从上次杀人魔时间到今天已经过了快一个月了,我每天都在期盼的被害者终于出现了。
・只袭击单独的人
・只在夜间作案
・刺入体内的放射状伤口
 这次事件的特征才是“刺猬”杀人魔标志性的特征。
 他(也说不定是她)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才做出这种事的呢?
 虽然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但是我对这起事件还是有无穷的兴趣。
 下次的话要不要先在现场附近埋伏起来呢?


船尾线发生人身事故 列车通行暂时推迟(2012年11月20日)
16日凌晨5点左右,一辆普通列车在行至位于嵯峨崎市巖疋的巌疋-久叶站间道口时发生了与闯入铁轨的小轿车相撞的事故。此次事故造成了线路上包括特急列车在内的往返12趟列车停运,18趟列车延误,其中最长延误时间达1小时50分。受影响旅客达3万人。
 小轿车中的男性在送往医院后被确认死亡。
 由于事发道口周边数年前亦发生过相同的事故,目前警方正在调查事故中是否有其他人为因素参与的可能性。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最近巖疋站周边人身事故多发……不,这已经不是多发的程度了。包含轻伤重伤的人身事故,单是这个月就已经超过10起。要是加上八月中旬我去巖疋站采访时候的数据的话,已经发生了39起了。
 无论哪一起好像都是列车乘务员没错,出事的人负责,最后草草了事。
 还有就是,监视器上面总是出现的黑影……那个黑影究竟是什么东西?这条船尾线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支倉某住宅被全烧 现场惊现16具遗体(2012年11月28日)
 28日上午11时30分许,位于嵯峨崎市支倉的近藤治太先生(46岁)的住宅发生火灾,火灾造成建筑面积150平方米的两层钢混结构住宅全部被烧毁。
 由于火灾现场发现了包含近藤先生和妻子郁江女士(45岁)在内的16具尸体,目前嵯峨崎市警察署正在进一步调查并确定失火原因。
 另据警方消息,由于近藤夫妇平时单独生活,目前正在紧急确认其他遗体的身份。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支倉住宅街之前也发生过火灾。那次久山真司先生家发生的火灾,活下来的只有久山先生的三个孩子。
 ……还有就是,这次火灾中近藤夫妇以外的遗体,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呢?16具遗体,除去近藤夫妇以外还有14具。这14个人要是都住在那一个房子里也未免太挤了。
 而且最近支倉住宅街那里也在流传一些奇怪的传言。好像是和一个叫“羽褪会”的新兴宗教有关的传言……会不会和这期事件有什么关联性呢?
 虽然不能轻信那种谣言,但是总感觉有些东西很吸引我。看来我对这起火灾还应该再稍微深入地调查一下。


小轿车与货车正面相撞、波及摩托车致两人死亡(2012年12月19日)
 18日下午6时15分左右,在嵯峨崎市武方的462号国道上,家住渡神的宇羽島kimika(24岁)驾驶的小轿车越过道路中线与对侧的货车正面相撞。
 事发时与货车并行的摩托车也被卷进事故当中。事故共造成坐在货车上的两名男性死亡,包括宇和島女士在内的三人重伤昏迷被送往医院。
 事故现场位于三逆湖北侧的单测1车道的一处平缓左转弯路段。现在嵯峨崎市警察署正在调查事故的详细情况。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以前这条国道462线就发生过很多瘆人的事件,我虽然一直在跟进调查,但是依然不知道这次事故发生的原因。
 因为事故多发这条路还装了反光镜,道路中线还特地重新刷了一遍,也做了很多改善道路状况的施工。可以说市政府方面把能做的对策都做了。
 但是各种事故却根本没有要停止的意思……难道真的有什么超自然的原因吗?
 可能我真的需要再重新考虑一下。肯定有什么别的、决定性的理由存在。


三逆湖小学生集体失踪 数小时后发现(2013年01月30日)
 29日下午2时30分左右,在位于嵯峨崎市武方的三逆湖附近发生了前来远足的36名嵯峨崎南小学校的二年级学生突然失踪、数小时后又在同一地点突然出现的不明事故。
 警方称事发后带队的两名教师慌忙奔向警察并报告说带领的学生在他们眼前消失了。而就在警方决定派出搜索队开展搜救工作的同时,失踪学生又突然全员回到了事发现场。
 另据警方描述,回到现场的失踪学生们从外表上看非常健康,以防万一送往医院进行精密检查后亦未发现其他异常。
 嵯峨崎市警察署表示,虽然本次事件有恶作剧的可能性,但是并未发现带队教师有说谎的迹象,因此建议嵯峨崎南小学校方面宽大处理涉事教师。
 事发现场位于“三逆古坟群”遗址内,据附近居民表示,该地区经常发生所谓的奇妙现象。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正好我有一个熟人在嵯峨崎南小学校当老师,向他问这件事的详细过程的时候他对我说:“其实那里不是我们之前预定的远足的地方。”
 但是为什么这次远足的组织者在证言里都说之前决定的远足地点就是三逆湖呢?
 要是硬让我说对这起事件的感想的话,我一定会说这是三逆古坟群这地方很异常。最近这地方发生的怪事太多了。
 我不相信什么超自然现象,之前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也总是把它们当作笑话看,但是最近的这些总是让我想到一些可怕的东西。
 为了自身安危着想,最近还是别接近这地方为妙。


三逆湖二十多只乌鸦离奇坠落 疑为异常活动(2012年12月19日)
 市政府10日接到联络电话称位于市内武方的三逆湖附近的公园内发现了大量乌鸦尸体。在派出人员实地处理后共发现、回收了26具乌鸦遗体。
 经解剖,死亡乌鸦的胃内容物中并未发现类似毒物的成分。但是据记者采访周边居民了解到,事发时“突然有数十只乌鸦就像是想把身体往湖面砸一样地飞着往下落。”
 另据记者了解到,三逆湖周边最近经常发生动物出现异常活动的现象。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新闻里面采访的“周边居民”其实就是我自己,真的在现场看见这一幕的时候我确实是被吓到了。
 简直就像是黑色的奔流往湖中猛灌一样的景象,脑子里全都是骇人的入水声和乌鸦临死前的惨叫。
正好来三逆古坟群这边拍照,没想到会看见这种事情。照片是吓得拍不成了,还有一件事我也突然想不起来了。
 我为什么要来这边拍照呢?


州勲森公园出现集体失忆原因不明(2013年3月12日)
 市警察署本日某时接到报警称有可疑人员占据了位于州勲的州勲森公园。接到报警后警方立即赶往事发现场对可疑人员加以控制。据记者了解事发现场的十余名可疑人员皆处于穿着睡衣、意识朦胧的状态。
 据警方消息称这十多人在数小时后恢复了意识,在进行了详细的检查后并未发现任何异常,之后自行返回了住处。
 另据警方消息称,这十余人都没有关于事发当时的任何记忆。事发地周围群众传言称这可能是集体失忆现象。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结果还是一个没头没尾的事件,只查出来这些人都是住在州勲3丁目的小川附近的居民。
 还有一点警方没有公布的是,所有的被害人身上都附着一些“绿色的像粘液一样的东西”。我尝试着偷偷地把这些东西送到嵯峨崎大学医学部的升贝abiru教授那里,看看能调查出来什么。
 不过庆幸的是采访到一名当时正在给钢琴录音的受害男性,他保留了在失忆时留下的录音。为了调查我准备听一下。
 感觉录音里像是有某种高频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首歌)。好像是不用拾音器直接录下来的吉他曲一样,我、、、、、、、、、、、、、、、、、、、、、、、、、、、、、、、、、、、、、、、、、、、、、
(记录在此处突然中断)


幻之奇书《蛊鸣记》向公众公开(2013年12月23日)
嵯峨崎大学人文学部所藏的幻之奇书《蛊鸣记》将于明年1月7日开始向公众公开展示两星期。会场位于嵯峨崎大学附属图书馆企画展示室。免费入场。开馆时间等内容详询大学附属图书馆(总机号码ooo-oooo)。
《蛊鸣记》是8世纪初期从倭马亚王朝传到中国的怪奇诗集《阿尔·阿吉夫》的翻译和解说文本。这本记录着各种各样奇异的精灵和怪物等等魑魅魍魉的书,在文化鼎盛时期的中晚唐文人中间产生了巨大的轰动,并且诞生出许多翻译与解说书籍(其中之一的《妙法虫声经》目前收藏于福冈县的安兰寺)。被称为鬼才的中唐诗人李贺也是《阿尔·阿吉夫》和《蛊鸣记》的忠实读者。从他的《箜篌引》、《払舞歌詞》和《神弦曲》等作品中可以看到其所受到的强烈影响。
《阿尔·阿吉夫》在欧洲也被以《Necronomicon》(死灵之书)的书名翻译成了希腊语(之后翻译成了拉丁语),在被天主教会认定为禁书后基本上损失殆尽。现在仅有大英博物馆与美国哈佛大学和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所藏的数本存世。另外作为目前仅存的在文末添加阿拉伯语原文的版本,《蛊鸣记》的价值显得更加珍贵。现在哈佛大学和密斯卡托尼克大学,以及来自中国的李贺研究者,为了研究这部书而经常来到嵯峨崎大学交流访问。
————————————————
这么珍贵稀有的《蛊鸣记》,为什么到现在为止都不被公众所熟知呢?更加奇妙的是嵯大官网上的谜之注意事项:“精通中文者及中国文学研究者请勿阅览”。我问询问了嵯大方面的相关人士,得到的答复是“可能是我们考虑得过分了,但这也是为了唤起公众的安全意识”。我无法接受这个回答,于是找到了这次企画展的中心人物、嵯大人文学部历史文化学科教授吉田贞治先生,并对他进行了突击采访。“原来如此,那种回答确实是没法让人接受呐,但是之前已经有郑教授的例子了…”说完如上的开场白后,吉田教授向我讲述了下面这个让人无论如何难以理解的故事。
被称为李贺研究第一人的复旦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郑学良先生在嵯大访问期间发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件。每天晚上从郑教授住的宾馆房间里都会发出奇怪的尖叫声。当听到郑先生“啊!窗!窗!”的叫喊声时,住在隔壁房间的客人立刻向宾馆工作人员通报。当工作人员匆忙赶到时,郑教授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沉沉地睡着。第二天早晨当问起他时郑教授也什么都回忆不起来。当他回国后,郑教授被奇怪的耳鸣和幻觉所困扰,在写作基于《蛊鸣记》中内容的新研究书《李贺新论》时,他可能已经完全地陷入了忧郁的状态。最后,当《李贺新论》写完原稿的当晚,郑教授全家诡异地集体自杀。
话说回来,这本《蛊鸣记》是吉田教授的大伯父,民俗学者吉田清治郎先生在满州的日本人学校执教时从认识的古董商那里得到的。在清治郎先生死后通过贞治教授寄赠给嵯峨崎大学。
(注:本文为记者すずめ投稿)


嵯峨崎地域新闻新年祝福+通知(2014年1月6日)
祝大家新年快乐。
去年我们收到了许多地方上的投稿,编辑部同仁也积极地参与采访工作,取得了积极的成果。今后为了能够服务更多读者朋友,我们将以饱满的精神投入到崭新的采访活动中去。
另外,虽然嵯峨崎地域新闻一直以贴近嵯峨崎市民为宗旨,但实际上却一直报导以武方繁华街为中心的南部地区。
由于去年记者活动成果丰硕,人身安全也能得到充分保障,投稿数不断增加,因此从今年开始我们将开始募集嵯峨崎市北部的投稿文章。
下面我们将简单地介绍一下嵯峨崎市北部的相关情况。
(以下内容引用自嵯峨崎地域新闻读解导览)
 北部
・在北部地区占据大片山岳的是「厘内」,在其旁边的是「奥厘賀」,以及包围这它的「外厘賀」。在三处地区周边还有「瀬摺」、「魚棚」和「瀬瀬来」等自然景观丰富的地区。
名为“奥厘賀山地”的山脉横贯奥厘賀地区,成为了积雪稀少的嵯峨崎市内珍贵的冬季运动胜地。另外,这里在夏天也是户外运动和合宿活动的重要地点。
  ◯奥厘賀山地
   以东
   鹿子山(1,497m)
   差金山(1,329m)
   引台山(1,092m)
   片撥山(1,397m)
  ◯外厘賀周边
   瀬摺:在武方以南填海造陆之前承担了首都机能
   魚棚:在江户时代是嵯峨崎的鱼市场
   瀬瀬来:这里有旧造船所等遗址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地区存在,现在我们正在紧张地制作地图当中,请耐心等待。
今年嵯峨崎地域新闻也会为广大嵯峨崎市民提供贴近生活的新闻作品。
请继续支持嵯峨崎地域新闻。


参观中麸点心工厂爆炸?厂长微笑回应(2014年1月26日)
 说起嵯峨崎的名品点心那就不得不提据称是一根一百多日元的高级麸点心了。但是据关系人士称生产这种点心的食品工厂在26日白天发生了爆炸。事故发生在位于篠木的食品企业“株式会社比翼制果”的直营工厂,事发当时工厂正在利用休息日组织游客进厂参观。
 爆炸发生在游客体验烤制麸的环节上。据说是由于某个客人在操作时发生了某种差错,造成了正在烤制的麸比平常的麸膨胀了320倍并且从烤麸机器里爆炸出来的情况。
 当记者采访厂长白居 易先生时,他长舒了一口气说:“幸亏是在休息日出的事。”同时白居先生还对今后的工厂休息日参观活动充满了期待:“如果还能有发生这种事故的客人的话欢迎今后继续光临。”
 据了解,在株式会社比翼制果的工厂内除了普通的黑糖麸点心之外,还能买到高级麸点心的组合套装。在附设的咖啡馆里还能够品尝到美味的麸点心咖啡,是非常值得一去的景点。
 具体信息详询株式会社比翼制果。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事件当中的点心真的能膨胀320倍吗?
 这种麸质加工食品基本上都应该有一个伸长的界限吧。即便是放了淀粉和膨胀剂什么的,也不应该膨胀到那种地步吧。确实很可疑。
 ……但是这个麸的味道,真的是让人停不下来啊。


嵯峨崎市政府称昨日死亡与失踪人数为零(2014年4月1日)
本日11时,嵯峨崎市政府发表公告称昨日市内时隔85年未发生死亡与人口失踪事件。
虽然死人是嵯峨崎建市以来的传统,但是市长黒井均先生依然强调我市的安全性:“虽说这里以住进来就会死而闻名,但不是还有没死的人嘛。”
另外,由于本来预定会来参加发布的副市长守山旗先生被发现离奇死在自己家中,可以想见今后的嵯峨崎市依旧暗云涌动。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昨天,我的母亲死了。死因是全身被刺造成的休克死。
没错,是被刺猬杀的。
明明应该死了。
明明应该死了才对。
但是,今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母亲却在厨房若无其事地做早饭。
奇怪。
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
(注:此条新闻有愚人节标签,虽然不知道到底哪里愚人了……)


中国留学生离奇死亡,尸体已被发现(2014年5月12日)
5月12日凌晨,在嵯峨崎大学附属图书馆企画展示室内发现了一具离奇死亡的尸体。巡逻中的警备员在展示柜前发现了倒毙的尸体后立刻拨打了119进行通报。经警方确认,死者是正在东京大学留学的中国留学生王韦礼。记者从警备员的口中了解到,前一天闭馆时在馆内的巡逻中并没有发现有人留下来,这之后也根本没有响起入侵者警报。目前警方正在继续调查王氏的死因和侵入路径。另外由于遗体被发现的房间属于“幻之奇书 蛊鸣记展”的会场,主办方因为涉及到警察调查等其他原因认为该展览无法继续进行,因此“蛊鸣记展”从今天开始停止举办。
——————————————
王氏是在死亡的前一天才来到嵯大访问的,不仅如此当天他还在图书馆内引发了轻微的骚乱(也正是因为如此发现尸体时没有携带任何标识证件的王氏的身份确认会进行得如此迅速)。
王氏似乎是刻意将自己的本名和东大留学生的身份以及为了看到《蛊鸣记》而特意从东京赶来等信息告诉了图书馆职员。(由于自己是中国人)被禁止参观而被激怒的王氏不停地吼叫着“这书本来就是我们中国的国宝,是你们这些日本人战后趁乱从我们国家偷走的”这样的话语;到后来王氏又严肃认真地说着“这本书本来是我家的传家宝,明朝的时候被一个让妖怪附身的女仆偷走了”等一些很难想象是在精神正常时说出来的话。后来得到通知的警备员们将王氏赶了出去。
即便如此王氏对于《蛊鸣记》的执着还是超乎常理的。嵯大关于“蛊鸣记展”的通知并没有在本校的官网上公布过。嵯大的通知也只是在本报上登载过(上月登载)。住在东京的王氏究竟是怎样知道这只在地方报纸角落里悄悄公布的“蛊鸣记展”的消息的呢?去东大采访时发现,王氏的专业是生化学,《蛊鸣记》应该是不可能作为这个专业的研究资料的。
另外,虽然王氏的死因目前仍不明(医生认定是突发性的心脏病),但是据听说,王氏的遗体上遍布着狗的齿痕一样的痣。因为毕竟是痣而不是真正的狗咬的伤口,所以这肯定不是什么致命伤。闭关后的图书馆根本不可能溜进来一条狗,更不用说现在已经根本不存在野狗之类的东西了。
不过说到狗,在采访过程中我还从之前的警备员那里听到了一个奇怪的故事。最近这里每天晚上好像都会从馆内的某个地方传出微弱的,像是狗的低吼一样的声音。这也是从“蛊鸣记展”开展的当晚开始出现的。警备员觉得可能是幻听而已便没在注意,而那个声音也一直持续到这次离奇死亡事件发生。这之后警备员田中先生的精神似乎变得非常受不了的样子。虽然《蛊鸣记》是寄赠给嵯大图书馆的,但是平时都是被保管于历史文化学科的吉田研究室,这次是因为展示会才特意拿回图书馆的。这让田中先生几乎是确信了《蛊鸣记》是本被诅咒的书。
随着采访的继续深入,我发现这次企画运营的中心人物吉田教授自身似乎对这件事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以嵯峨崎市和马萨诸塞州阿卡姆市缔结友好城市为契机,嵯峨崎大学和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开展了考古学方面的交流以及《Necronomicon》(死灵之书)与《蛊鸣记》的比较研究。这项展览的企画其实是校长为了抓住提升学校知名度的机会而强硬推行的,而吉田教授似乎很不乐意。从历史文化学科的学生们那里听说,在这次的事件发生后,面对陷入恐慌的校长,吉田教授只是冷冷地说:“我之前应该已经忠告过您了”。
(注:本文为记者すずめ投稿)


关于中止圣诞活动的通知(2014年11月 28日),
由于本次主动担当圣诞老人角色的本社记者赤福三太先生(25岁)突然失踪,今年的嵯峨崎新闻社圣诞派对活动暂时中止。
望周知。


关于再次举办圣诞活动的通知(2014年12月24日)
 虽然本社在11月28日发布了关于圣诞活动中止的通知,但是由于本次主动担当圣诞老人角色的本社记者赤福三太先生(25岁)在本社地下3层的社外秘资料室内的玻璃盒子里被成功找到,因此今年的嵯峨崎新闻社圣诞派对活动将克服艰难再次举办。
 另外,由于赤福三太先生被发现时身高缩短了大约一米左右且近似变成了一个标准的立方体的形状,为了判断其质量是否发生变化,本次活动中将会安排赤福先生站在圣诞树下。
望周知。
 另外圣诞老人角色在活动当日还可现场报名。务请拨冗参加。
嵯峨崎新闻社


特別編:巌疋男性死亡 疑被熊袭击 (2015年5月19日)
嵯峨崎市警察署发布公告称,昨日被发现死在嵯峨崎市巌疋街上的家住附近的八本木浩徳先生(51岁)根据司法解剖的结果推断死因为由颈椎骨折等原因造成的外伤性休克。据记者了解,由于现场残留有野兽活动的足迹且尸体胸口和腿部存在多处尖锐伤口,警方判断死者生前遭受熊袭击的可能性较高。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手记134页
最近年轻人之间流传着很奇妙的流言。说是从巌疋厩舎逃出来的“肉食的马”在袭击人类。那匹马在夜间活动,用瘆人的速度追着猎物。
虽然不知道流言的出处,但是据说巌疋的明科学园的几个学生深夜时目击到了一匹在国道上奔跑的马。
手记135页
到巌疋厩舎采访的时候问了一下,被回“开什么玩笑”。
当然了。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傻事。
手记245页
坏了 真的有!!
这么大!!
(潦草的笔迹)
手记246页
大发现啊,真的在国道(此处字迹无法辨认)
幸亏开车出来,追(此处字迹无法辨认)
地点就在巌疋厩舎附近,那(此处字迹无法辨认)
(之后文章字迹无法辨认)
※以下是从记者森口陸男向嵯峨崎新闻社值班电话留言中记录下来的内容
(电流音)
凌晨 零点 三分
(咔沙咔沙的声音)
(野兽吼声(很像马嘶声))
啊,好疼,好疼,这么(噪音)
不要,好疼,啊啊啊(尖叫)
(之后一分钟左右一直持续着滴答滴答的液体声和某种东西破碎的声音)
(电流音)
(注:根据本条新闻下标签判断这可能是为了引出衍生桌游新聞記者奔走記(暂译:嵯峨崎记者跑得快)而专门创作的特别篇)


大巴劫持犯袭击幼儿园校车过程中死亡(2016年11月12日)
11月12日上午8时15分左右,一辆开往嵯峨崎篠木的幼儿园校车突然被两名持枪男子袭击。
事发当时犯人将在场的13名篠木幼儿园儿童和1名司机劫持为人质并企图逃往邻县。然而当二人组中的黒亥宗治(46)命令司机开车时,所持手枪突然爆炸,因此与另一名共犯戸平義男一起被赶来的警官抓获并紧急逮捕。
犯罪嫌疑人黒亥因出血量过多被紧急送往医院,但是一个小时后在医院被确认死亡。死因被认为是出血性休克。
经历了如此恐怖的事件后被当作人质的司机和一部分儿童出现了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在此我们也希望受害儿童能够早日康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虽然一大早就遇见这么吓人的事情很没办法,但是关于这起事件我还有不少纳闷的地方。
首先就是根据司法解剖的结果犯罪嫌疑人黒亥的死因是14发子弹(25口径回转式小柯尔特左轮手枪(载弹量6+1))以心脏为支点向外呈放射状飞出贯穿身体造成的出血性休克死亡。
但是根据当事警察的话说,在逮捕两人时他们拿的手枪里都没有子弹。究竟是怎么爆炸才能让子弹全部从一个人的身体内部而且还是心脏正中飞出来的呢?
其次,在调查共犯户平时据说他一直在椅子上抱着头晃着身子重复地说:“那些小孩一直在盯着我的枪。”
现在户平因为举止不安正在接受精神鉴定,那是不是应该把他的话当作胡言乱语呢?
还有,作为凶器的14发子弹到现在还没找到,因此调查仍在继续。还是希望警方能早日解决吧。
最后,在采访受害的篠木幼儿园园长細川美枝时打听到了下面的话。
“这次的事件真的是非常可怕。面对本园所施行的提高儿童能力的教育方针,居然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真的是十分遗憾。今后我们将向家长谢罪并且针对儿童的心灵健康重点实施教育工作。”
心灵健康还有安全性,摆在篠木幼儿园面前的课题还真是不少
(注:本文为チーズマヨマヨ记者投稿)


【道歉信】(2016年11月12日)
针对之前嵯峨崎地域新闻电子版错误上传的发生在未来的记事,编辑部向广大读者致以深深的歉意。
但是由于前述的事件已经过记者调查取证,因此编辑部呼吁家住嵯峨崎市篠木的读者中有家中孩子在篠木幼儿园上学的家长,为了双方的安全请务必不要让您的孩子明天去上学。
毕竟您不会想让孩子受伤吧。
今后请继续支持嵯峨崎地域新闻。


嵯峨崎新闻社女记者失踪两年仍不知所踪(2017年12月27日)
由于本社一记者于2015年12月至今行踪不明,嵯峨崎市警察署与本社自今日起向全社会公开寻求相关信息。
井之坂菊江女士(22岁),女,工作单位嵯峨崎新闻社。身高154厘米,体重44公斤,长发。失踪时穿黑色v领橄榄色大衣。
根据市警察署调查,井之坂女士于2015年12月28日下班后失踪。失踪后两天的12月30日,收到井之坂女士邀请去其自宅访问的友人报警称其房间门锁被打开且地板上留有大量血痕。经警方鉴定这些血痕与井之坂女士血型一致,因此判断发生事件的可能性较高。
(注:本条新闻是模组《archive》的序言)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q1588: 2018-06-30, 14:30
TOP
lq1588
2018-05-21, 00:19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25
   1

Group: Primer
Posts: 9
Joined: 2016-04-21
Member No.: 66260


啊没想到这个翻译整合会被管理员加精推首页和发微博推荐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laugh.gif) 另外出于对网络实名制下个人信息安全的担忧我没在社交账号上绑定手机号所以没法在其他地方回复(微博不绑手机号只能点赞和私信有点过分了),因此在这里统一谢谢大家的浏览和转发支持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biggrin.gif) (附刷微博时部分吐槽:1:感谢蛤那位能看见我埋的梗的朋友2:那位想唱主题曲的有本事投翻唱啊括号滑稽3:我最期待的秋千团的某位学姐居然转发了我能不能在这里催个更啊4:快乐小山坡是什么鬼啊哈哈)
另外在嵯峨崎地域新闻的网站上还有一段《嵯峨崎怪奇事件簿》里使用的模组的小节选,在这里也一并贴出。同时希望喜爱这个系列的朋友有能力的话去支持购买正版(现在好像买不到了我也就是这么一说)。
——————————
coc原创模组
《睥睨异界》

※使用嵯峨崎地域新聞

 「岐之戸神社夏日盛会“羽褪祭”将隆重举行(2012年7月23日) 」
 及
 「女子从紅鯉洲瀑布处滑落 遗体已被发现 (2012年7月24日)」


・模组简介
最近嵯峨崎发生的种种奇妙事件,在居民的心中埋下了阴影
不是治安的问题。也不是政局混乱的问题。更不是有犯罪集团的问题……总之,嵯峨崎不再和平了。
只有一些看不到因果关系,奇怪的,可怕得让人不敢面对的事件在不断发生。
在这时,一位名叫草山律子的女性来到探索者身边。好像是关于被跟踪狂盯上的问题。
她为了预防不测,请求探索者提供保护。
但是探索者们的努力最终落空,她行踪不明,最后的目击情报在嵯峨崎市的紅鯉州地区。在那里有海拔不高但是起伏剧烈的香鹿山,山脚下还有一座岐之戸神社。在那附近调查的时候,探索者们听说神社里正好要举行名为“羽褪祭”的祭祀活动。
人多的地方线索也多,因此探索者们来到了神社……然而,就在活动的过程中,从瀑布上好像掉下来什么东西。不是人偶,是草山律子的尸体。
引发嵯峨崎异变的尸体。
探索者们能够接近真相,解决纷起的异变吗?

○前言
 由于本模组内的多数事件会同时发生,因此建议kp在使用模组时注意时间分配和剧情起伏。另外为了整合剧情可以忽略某些事件或更改时间顺序。
同时希望kp预先设定好探索者之间的关系和他们与草山律子的关系。
还有在模组开始之前推荐kp在探索者中选择一人担当侦探角色。在没有侦探的情况下请自行设定草山律子与探索者之间的关系。
模组本篇将从探索者从草山律子口中知道跟踪狂的存在开始。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q1588: 2018-05-21, 00:19
TOP
Great Race of Yith
2018-05-22, 15:34
Post #3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7
   0

Group: Primer
Posts: 21
Joined: 2013-02-19
Member No.: 53098


接力小说吗……有点像SCP
TOP
zyunsan
2018-06-07, 13:50
Post #4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9
   0

Group: Primer
Posts: 1
Joined: 2012-11-30
Member No.: 51497


记得前几年创元社出了一本叫《蝦蟇仓事件》的书,也是虚构了一个叫蝦蟇仓的地方,然后让当红的一批推理小说家以此地被背景创作短篇连作。
TOP
不魔法的哈士奇
2018-06-21, 19:05
Post #5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9
   0

Group: Primer
Posts: 1
Joined: 2016-07-03
Member No.: 66856


让我想起一个美国的电台——《欢迎来到夜谷》,当然,夜谷好像不是以接力的形式写的。
TOP
lq1588
2018-06-24, 23:52
Post #6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25
   1

Group: Primer
Posts: 9
Joined: 2016-04-21
Member No.: 66260


QUOTE(Great Race of Yith @ 2018-05-22, 15:34) *

接力小说吗……有点像SCP
这个的话接力的成分比较小,更多的还是基于同一个世界观下的共同创作。当然还是以新闻体裁居多。

QUOTE(zyunsan @ 2018-06-07, 13:50) *

记得前几年创元社出了一本叫《蝦蟇仓事件》的书,也是虚构了一个叫蝦蟇仓的地方,然后让当红的一批推理小说家以此地被背景创作短篇连作。
嗯确实还是更偏向于这种形式。另外这种同一世界观下的多人创作虽然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但是我个人感觉嵯峨崎这个系列的创新之处在于其对于一种民俗行为(尽管是编造的民俗)的间接的多角度的探讨,这使得整个系列有一种《金枝》的意味。

QUOTE(不魔法的哈士奇 @ 2018-06-21, 19:05) *

让我想起一个美国的电台——《欢迎来到夜谷》,当然,夜谷好像不是以接力的形式写的。
今天听了几集夜谷发现题材上确实很像(简直就像是嵯峨崎发展的完全体一样),更有趣的是夜谷的第一集和嵯峨崎的第一条新闻之间只相隔了不到一个月,确实可以说是一种巧合了。
TOP
云居雀
2018-07-03, 22:25
Post #7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9
   0

Group: Primer
Posts: 1
Joined: 2018-07-03
Member No.: 75462


感谢翻译,看不到嵯峨崎怪奇事件簿我要死了_(:з」∠)_
不知道作者还打算继续更这个实况吗,当初看到这个故事可以说很惊艳了
TOP
一杆影
2018-07-04, 09:13
Post #8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2
   0

Group: Primer
Posts: 12
Joined: 2017-09-16
Member No.: 71279


这是真实发生的事吗?还是只是个“故事”,很是抱歉我有点分不清
TOP
阿希巴尔德1
2018-07-10, 07:12
Post #9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9
   1

Group: Primer
Posts: 13
Joined: 2015-01-25
Member No.: 62368


QUOTE(lq1588 @ 2018-06-24, 23:52) *

这个的话接力的成分比较小,更多的还是基于同一个世界观下的共同创作。当然还是以新闻体裁居多。
SCP基金会其实就是这种基于同一个世界观下的群体创作,没有太多“接力”的要素,当初也不知道是谁在百度百科里写基金会是“接力小说”的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wacko.gif)
TOP
阿希巴尔德1
2018-07-10, 07:12
Post #10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9
   1

Group: Primer
Posts: 13
Joined: 2015-01-25
Member No.: 62368


QUOTE(一杆影 @ 2018-07-04, 09:13) *

这是真实发生的事吗?还是只是个“故事”,很是抱歉我有点分不清
是故事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8-09-19, 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