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M:tAw-SE] 帷幕守護者
rutkking
2018-07-01, 22:15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254
   33

Group: Builder
Posts: 50
Joined: 2017-09-08
Member No.: 71232


Guardians of the Veil
魔法的脆弱

  我們已經觀注你一陣子了。別生氣,好好驕傲一下吧--就算還沒覺醒的時候,你也值得關注。而現在值得跟你談談了。不只這樣,還值得聽你說說。
  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你有沒有想過濫用魔法有多容易?想吃霸王餐,你可以讓服務生完全忘記你。你自己想想這有多簡單?而有又沒傷害誰。他們對帳的時候你早就走遠了。
  懂我要說什麼了吧。看你的臉就知道,你滿腦子都像乾柴烈火一樣想著這件事。你是在想要懸崖勒馬,還是在想怎麼搞到更多錢?現在給你另一個法術,可以告訴你餐廳每個人的信用卡號、哪些人在約會、誰有錢又容易下手。這樣你要多久才會真的引火上身?你的底線又在哪?你什麼時候會停止在乎魔法會不會傷害世界?你該小心照料火焰,還是讓它熄滅只剩灰燼?
  我知道你不會做這些,不然我就不會跟你談了。我們能相信你,但你要怎麼相信別人呢?
  我沒亂說。有個跟你混的無名法師已經要從霸王餐進展到更卑劣的事了。我保證這是最後一個問題:是誰?

  下界不斷沉淪。每當法師在世上引發矛盾,深淵就更加強大。每一個破則魔法都磨損著宇宙,引來暴君在上界嘲笑。謊言戕害人類的內在,即使沉睡者察覺上界真相時沒有發瘋,他們的無知也會扼殺魔法。知識既是力量也是火焰--無人看管的火焰,只會毀滅和吞噬一切。必須有人拍開那些不自量力的手。
  帷幕守護者保護著覺醒者不被自己的工具傷害和背叛,為五芒星招聘新人和防範內外威脅。他們暗中維持著迷宮,這是一群由守護者控制的陰謀組織和秘密教團,其觸角遍佈世界,負責薙除孱弱之途、誘離庸碌之輩、吸引將醒之人。新覺醒的法師如果想要知道他身上發生什麼,也會走入迷宮之中;實際上,這一套有效得讓守護者能找出大部分的覺醒,為各宗團引介合適的孤雛。
  另一方面,守護者也花了許多資源,保證有潛力卻品行堪憂的人在迷宮中迷路,沒有機會覺醒。守護者不斷靠這兩者維持魔法的秘密還有隱密。
法師加入帷幕守護者是因為相信使用魔法應負起相應程度的責任、因為曾遭遇魔法事故而希望沒有人再受其害、因為他們鍾情也精通間諜活動,或是因為他們在迷宮內覺醒且信任其功能。

核心信念:幕中與幕外信則
守護者不只是最小的宗團,它根本是個祕密宗教。新人加入多半是受守護者的工作吸引,但領導階層的信任多不為外人道--這稱作幕中信則。與此相對的則是守護者希望廣為人知的幕外信則,這是他們與上界真相的繫帶,在隱身秘密之際仍增固著他們的身分。守護者對四稜鑽符號論的解讀稱為金剛輪,代表法師們的整體靈魂。巨輪反映的是將來覺醒者之城的精靈。最虔誠的守護者則信奉著救世主--聖師--不過大部分信仰的只是守護者的工作本身。

矛盾為深淵之養;懲罰即傲慢之答
深淵的存在有害。每一次矛盾都將宇宙一點一點推向崩潰。矛盾不是內在的靈性落敗,而是由個人選擇和傲慢導致,以魔法造成的道德錯誤。人類雖僅有一線覺醒和昇華的才量,但覺醒者的社會同樣受到下界的腐化,而每次的矛盾都將法師脆弱的靈魂暴露於深淵之前。當深淵的汙濁威脅無辜旁人,守護者會幫助法師解決他們的矛盾。他們鼓勵法師調查矛盾的根本原因,以及背後讓深淵立足彷遑塵世的錯誤思維。

德行乃下界之師
下界似乎喜愛美德以外的任何道路。守護者主張,惟有兼具致力品格之德及迴避矛盾之才者,方能配得上魔法。師長應比學徒更為明智,覺醒者應比沉睡者更有智慧。冥寂戕害著世界,而沉睡者只消遭遇便能戕害魔法。值得魔法者應被引導前往有德的啟蒙,而不配魔法之人則該被晦澀秘密和無謂祕識拒於幕外。守護者並非完人,領導者也未必都是楷模,但他們確實是五芒星中最菁英主義的。

智慧自求善之罪
智慧的力量確然能幫助法師控制魔法。法師靠著共情磨礪智慧,但守護者卻勤於詐欺與殺戮,犧牲自己的人格換取覺醒者的安全。這條信則認為啟蒙也可以來自罪惡的犧牲--守護者相信這些違反智慧的行為雖然會留下業障,仍能將金剛輪拂拭潔淨。他們一面從自己的了悟中濾除深淵,一面減緩下界墮落的進程。結果不能讓手段合理,但達成結果需要這些手段,也需要知道智者與狂人的區別在哪。

幕中信則
  幕中信則詳釋了守護者的秘密信仰。將之保密是因為其他宗團如果知道可能會以此為忤,但更重要的是因為保密乃守護者魔法的實踐基礎,而這些信則的神聖不應為外人所道。

王座皆有虛矯;人魂皆有缺陷
  法師其實配不上完美的覺醒之城。矛盾反映著法師的罪惡,正說明了這份根本的不潔。不過既然求善之罪能施予智慧,守護者便能晉德登賢,超越所有無知的靈魂和宗團。守護者以掏空魅力領袖的牆角、暴露賢者的不足、迫使法師彼此懷疑為己任,提醒他們至關緊要的是與自己的靈魂鬥爭。

靈魂具冥冥等差
  虔誠的守護者相信轉世,不只如此,他們也相信某些靈魂更為有力。這項信念代表所有靈魂都有關聯。守護者認為具備智慧、天命和覺醒力量的高級靈魂應該合作。這樣才能把亞特蘭提斯的精神帶回世上,讓其他靈魂在輪迴之中達到完善。

聖師將圓金剛輪
  許多靈魂都有相似的特徵;法師在培養這些特徵的同時邁向聖師的降生,她能治癒深淵、讓理想國重臨、審判守護者在保護魔法時犯下的惡行。她的靈魂完美而不生矛盾,能成為上下界的堅實橋梁。但她不會來自守護者,而是來自外頭。歷史上出現過一些假聖師,因此其他宗團雖然不清楚細節,但也知道有個末世救主論的勢力支配著守護者的一部分。

起源
  早期的守護者是一群小教團,他們深信魔法危險而珍貴,不能交給配不上的法師。鋒矢和天梯沒他們歸類為逐棄者(Banisher),是因為這些最初的守護者也承認某些法師配得上魔法。即便在四稜鑽成立茁壯之後,守護者也是最小的宗團,因為他們的入門條件最為嚴格--自願者必須證明自己願意為了保護謎團而殺戮(這個公開的秘密稱為「穿越殷紅帷幕」),但又必須不斷保持自己的判斷力,拒絕違背宗團目標的命令。
  縱貫歷史,守護者多半隱身於羅馬等帝國文明之後,雖然偶而會吸收信念相近的無名宗團(比如中世紀時因金帳汗國而加入的法師),但他們仍喜歡躲在陰影裡,將危險的祕教引入迷宮中方便監視和摧毀。只是這麼做有時也有反效果;有個在西元二世紀被假聖師阿卜拉克薩斯(Abraxas)改造的諾斯底巴西理得派(Basilideans )祕教,至今仍持續困擾現代守護者。其他宗團聲稱沉睡者社會裡許多著名的運動和重要的思想都是他們的功勞,守護者卻認為這些不值自豪,反應引以為恥。守護者認為,大英帝國是他們最重大的功勞,當時他們建立了一座遍佈世界的迷宮。但並未情報官和探員,而是繼續埋身間諜工作之中。
  除了推展自己的核心信念和獵殺危險的法師,現代的守護者也在五芒星中發揮兩項重要的功能:監視王座的行動,以及建設迷宮吸引新覺醒的法師。加上守護者也妥協不再要求成員對付自己的結社,讓守護者獲得了四稜鑽的青眼。

謎團
  守護者不會為了追求謎團而對抗其他覺醒者,但他們總是在解決矛盾造成的潛在威脅。守護者專注於削弱五芒星的敵人--追捕躲藏在各種虛假身分下的野法師、隱身各宗團內的左道傳承、可能的逐棄者以及與先知祕密交戰。這些行為通常是在宗團監視下的個人判斷,而守護者所標榜的正是無所不在的監視和追隨小心磨礪的直覺。間諜,也就是孫子所說的「神紀」蘊含著守護者的上界共鳴。
  雖然不昭於外,但篤信幕內信則的守護者經常尋覓有關魔法掩蔽與輪迴的謎團或有關靈魂之事。當這些守護者勘查其他宗團時,總會對天才或更能抵抗矛盾的法師感興趣。

魔法象徵:隱藏身分
  在亞特蘭提斯符號論中,守護者代表的是全知之見,龍視。巨龍之眼永不闔上,仔細檢視著覺醒者之城裡的一切。守護者重視隱匿予安全,對一個以招人憎厭為魔法象徵的集團,這再實際不過。守護者必須遭到厭斥,但成員仍須與他們結社和朋友交往。帷幕本身是強大的象符--遮蓋面容,卻保留清晰視野。面具、斗篷(包含長外套和兜帽)還有帷幕都能用來隱藏身分,保護守護者不為所見。另一方面,守護者也鍾愛讓他們看得更清楚的法器--有些人會捉狹地戴上玫瑰色眼鏡,但稜鏡或放大鏡也行得通。

傲慢
  毫無疑問,有些學徒會質疑:「誰來看守守護者?」法師與沉睡者之別會帶來自負與傲慢,儘管守護者懲罰他人的傲慢,他們自己也不能免於此罪。無情與欺瞞是守護者所看重的工具,但這很容易成為習慣,然後變成標準反應,最後變成愉悅。為了他人做出不智之舉會讓守護者承受他人的業障,這雖然可以接受,卻不是什麼好事。傲慢的守護者無法洞見矛盾的真由,不斷自私地合理化自己的罪行。因此,守護者的運作仰賴著一種妄想症文化,這也造成其內外的不信任。有些守護者相信自己的極端之舉是為了更大的善,結果迷失在虛偽的身份之中。

概念
黑帽駭客:我是數位網路上的蜘蛛。我的前面放著冷掉的咖啡,這樣才能用免費Wi-Fi。我從乙太網路上取得老闆的密碼,花了幾分鐘升級加密好方便行事。很快地,筆電上不斷亮起新的通知。我花點時間仔細檢查每個通知,搞懂哪些線索有用,幾個小時後,所有的跡象都指出一間在海邊收購地產的空殼公司;這些地產可以用來走私神器。我給熟識的記者寫了封短信,在鍵盤上敲打我的控訴。只要這些交易上了報紙頭版,他們就會匆忙尋找其他據點……我挑的據點。誰控制聚光燈,誰就控制舞台。

米諾陶:昏暗的燭光照著房間,但我沉重的牛頭面具下更為黑暗。我舉起酒爵,這是這禮拜的第三次。這些男人--都是軍人,來自三個不同軍種--仰望著身為女祭司的我,向某個戰爭之神祈求庇佑。這個儀式在魔法上毫無意義。不少男人都前來祈求神明賜予安寧,但新來的不一樣。他的眼睛閃耀著理解,他的靈光洶湧澎湃。他舉起手,尋求理解卻僅尋得困惑。他的雙眼很快就會睜開,我會等著他。我不是迷宮裡的忒修斯,也不是阿里阿德涅;我是米諾陶。我獵殺,我追逐,現在我找到了我的獎賞。

成見
剛箭盟:讓他們應付外患。我們各有自己的力量。
玄祕會:有些祕密理應塵封。看緊你的朋友……
白銀天梯:知識即力量。吾等知曉,並繕其失。
自由議會:半是好懂的革命份子,半是古老的四稜鑽流人,盡是一批蠢貨。
王座先知:要是我們都亟思求勝,這盤大棋就少了點意思了。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rutkking: 2018-07-01, 23:01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4, 1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