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求知者,欢迎来到学园!】

» 学园包容一切有关奇幻之文化题材的交流。 » 这里话题广泛,神话、宗教、神秘学、历史、军事……无所不谈。 » 本版讨论不允许出现敏感言论,也请莫谈国是。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转贴:蒙古族潜水神话研究
edelweiss
2018-07-04, 02:54
Post #1


孤高的Griffon
Group Icon
 1830
   99

Group: Avatar
Posts: 607
Joined: 2007-12-03
Member No.: 17719


蒙古族潜水神话研究

作者:陈岗龙
北京大学东方文学研究中心副教授,文化与综合研究室主任,北京大学东语系蒙古语教研室主任。主要从事东方民间文学、蒙古民俗学和民间文学的教学与科研工作。

一、潜水神话及其分布

  潜水神话(earth-diver myth)是创世神话的一个重要类型。潜水神话讲,神用其助手潜入海底找来的泥土创造了世界。例如,缅甸喀隆族的神话讲:世界之初为大水。创造神派一只鸟去寻找创造世界的土。鸟潜入海底找来了泥土,创造神用它捏成土球,放在水面上就膨胀成为大地。

  关于潜水神话,神话学家们持有三种观点:(1)、日本神话学家大林太良(1929-2000)认为,潜水神话是狩猎民的神话,潜水神话中的创造行为之原型是萨满和巫医的行为。大林的研究属于神话的历史民族学研究。(2)、美国民俗学家阿兰·邓迪斯(Alan Dundes)从精神分析角度认为,潜水神话是关于排泄出生理论和男性对怀孕心怀嫉妒而产生的肛门创造神话。(3)、日本神话学家松村一男认为,潜水神话是由水底有土的知识和人类在儿童时期从水中捞泥捏造各种东西做游戏的记忆两者的结合编制出来的。比较三个观点,大林的观点更容易被接受。邓迪斯的观点没有普遍性,因为潜水神话中的创造神也有女性神,所以男性用肛门创造世界的说法很难成立。松村的观点未见进一步的详细阐述,不宜下结论,这里从略。

  据大林太良的研究,潜水神话从东欧到西伯利亚和亚洲大陆,从东南亚到印度,又越过白岭海峡到北美洲,分布极为广泛。另据笔者的观察,潜水神话又在西伯利亚、亚洲北部和北美洲最为集中,而且有潜水神话传承的西伯利亚、阿尔泰各民族和北美洲印第安人均为狩猎民或游牧民,他们同属萨满文化圈。

  西西伯利亚乌拉尔语族各民族的神话中一般出现水鸟和至高神及其敌对者恶神,最初没有大地,到处都是海水,水鸟潜入海底找来一小块泥土,泥土逐渐膨胀成为大地。更多的神话中则是至高神派野鸭或水鸟潜入海底找来泥土,把土撒在水面上并和恶神的斗争中创造了世界。东西伯利亚满-通古斯语族的埃文基人的神话中,宇宙原是一片汪洋,猛犸象潜入海底用角或牙带来泥土,创造了世界。

  内陆亚细亚各民族的潜水神话包括蒙古语族、突厥语族各民族的潜水神话。其中,阿尔泰的潜水神话最著名:

  最初,世界上只有水。神和最早的人(或者是恶魔)以二只黑雁的形体盘旋在最初的大洋上空。神命令人从海底拿些土来。人拿来土以后,神把它撒在水上并命令说:“世界啊,你要有形状。”说罢又让人再一次送些土来。可是,人为了把土藏掉一些来创造他自身的世界,只把一只手中的土交给了神而把另一只手中的土吞进了自己的口中。神把拿到手中的那部分土撒在水面上之后,土开始渐渐变硬变大。随着宇宙的成长,人嘴里的土块也越来越大,简直大到足以使其断息的程度。这时人不得不向神求救。被神盘问的结果,人才坦白了自己所做的恶事。吐出了口中的土块,于是地上便出现了沼泽地。

  潜水者有时候重复好几次才能成功。或者创造神分两个或几个阶段才能把世界创造出来。塔塔尔族神话中创造种用白鸟潜水找来的泥土创造世界以后又命第二只白鸟降落大地上用嘴掘地,造出山和谷。

  潜水神话的分布在北美洲主要集中在加里福尼亚。印第安人的潜水神话中一般是很多动物合作潜水,艰难地多次反复才能找来泥土创造世界。由各种动物反复潜水寻找泥土的母题与北美洲印第安人的各种动物合成人类的神话有着同样性格。摩奴族的神话中,宇宙之初为大水。水中露出一根棍子。鹰和鸟就栖落其上。鹰命鸭子、大䳕、䴙鹕潜入水底找泥土。鸭子、大䳕、䴙鹕都死去,浮出水面,鹰和鸟发现䴙鹕爪中的一点砂土,把砂子撒在水上创造了世界。满多族的神话中,乌龟潜入水底经过六年才抓来一点土,土地神用它创造了世界。另一篇北美洲神话中,世界之初为汪洋大水,各种动物漂在水上。有一位女神从天上降落在水上,乌龟驮住女神。为了创造女神落脚的大地,海狸、水鸟等动物潜入海底找泥土,都失败了。最后,乌龟在死去的动物口中发现了泥土,把它交给女神。女神把泥土撒在龟壳上创造了世界。

  北美印第安人的社会由众多氏族部落组成。因此他们的潜水神话对社会制度具有提供合理性根据的功能。各种动物代表着氏族的图腾或祖先,其中很多动物潜水寻找泥土都以失败告终,只有一种动物找到泥土,用它创造世界,说明了以这种动物为图腾的印第安人氏族在诸多氏族中的中心政治地位。马林诺夫斯基(Malinowski)1926年研究特里布里安岛屿土著神话后指出,拉巴义村附近的欧布库拉孔穴中钻出的四个氏族祖先的顺序决定了他们的相对的社会地位。这两种神话合理化解释社会制度的功能是相同的。

  比较而言,西伯利亚和内陆亚细亚的潜水神话更多地保留了萨满式的创世方式。

二、蒙古族的潜水神话

  蒙古族有丰富的潜水神话,并且与阿尔泰神话有密切的关系。

  布里亚特蒙古人的潜水神话中讲道:

  原初,世界混沌一片,在黑暗中创造神额和·布尔罕(母亲神)飘浮在空中。额和·布尔罕决定分离天地,就最初创造了野鸭。野鸭潜入水底,找来了泥土。创造神用这块泥土创造了大地乌尔根。又在其上创造了植物和动物。用太阳创造了善良的女神曼津·固尔姆,用月亮创造了邪恶的第二女神玛亚斯·哈喇。从善良的女神诞生了西方的天神,从邪恶的女神诞生了东方的天神。

  神话中的创造神是女性神——母亲神,其原型是女始祖和女萨满,可见神话之古老。另一篇布里亚特蒙古神话中讲:

  创造神命黄鸭潜入水底找来泥土。黄鸭嘴衔黑土,爪夹红土上来,把土交给了创造神。创造神用红土作地盘,在其上面用黑土创造了世界。黄鸭潜入水底捞泥的过程中受到了剪刀鱼的阻挠。因为世界一旦被创造出来,它将被封在世界底下,所以它要阻碍创造神的活动,来维护自己的生存环境。

  喀尔喀(今蒙古国)蒙古人的潜水神话讲:

  世界之初为大水。瓦齐尔巴尼(佛教神灵金刚持)找来天上的白色潜水鸟,命令它潜入海底找来泥土。瓦齐尔巴尼用白色潜水鸟找来的泥土,凭其语言咒术力量创造了世界。白色潜水鸟还从海底拖来巨龟做创造神的落脚地。

  该神话中,创造神被换成佛教神灵瓦齐尔巴尼,但潜水者白色潜水鸟和用语言咒术创造世界的方式未变。而内蒙古东部的潜水神话则体现了诸说混合论的特征。笔者搜集到的一篇神话中讲:

  世界是由佛祖释迦牟尼、格斯尔·莫日根汗、洪君老祖三位神共同创造的。释迦牟尼命令洪君老祖潜入水底捞泥上来以创造世界。而创造世界的泥土藏在金龟的身下,金龟此时正值睡觉。洪君老祖是一条扁嘴虫。洪君老祖潜入水底,从熟睡的金龟身下偷偷地抓起一把土就游到水面上来。金龟发现泥土被窃,就非常生气,追赶而上。释迦牟尼命令格斯尔·莫日根汗射死了金龟,并把洪君老祖交给他的泥土撒在金龟身上创造了世界。被格斯尔射死的金龟化生成为构成世界的五种元素。

  这篇神话首先体现了宗教的混合论和等级特征。协助创造世界的三位神分别是佛祖释迦牟尼、道教神洪君老祖和蒙古族民间神灵格斯尔。释迦牟尼掌握着创造世界的语言力量,居至高神的地位,洪君老祖和格斯尔则是他的助手。而潜水者洪君老祖以扁嘴虫的形态出现,潜入海底找来了泥土。

  上面的四篇神话依布里亚特——喀尔喀——内蒙古的顺序逐渐发生了变化。布里亚特神话保持最古老的形态;喀尔喀神话中创造神被替换成佛教神灵,体现了佛教的早期影响;而内蒙古东部的神话则表现了深受佛教影响的诸说混合论特征。由此我们看到,蒙古族的潜水神话离阿尔泰神话的中心越远,发生的变化就越大。

  神话学家们指出,创造神的创造行为,其原型存在于现实的人类世界之中,那就是萨满和巫医的行为。在潜水神话中,世界的创造往往取决于创造神的语言咒术力量和巫术,而现实人类社会中,掌握语言咒术力量和巫术的无非就是萨满或巫师。而且在人类的早期,他们又多是氏族和部落的首领。潜水神话中创造神及其协助者的行为有了简单的分工,创造神的地位也表现出创造神与古代社会部落首领的相似品格。

  可以说,蒙古族潜水神话和阿尔泰神话是同一母胎中孕育出来的萨满创造世界的神话。而它们的共同点更体现在两者又是诸神神话的原型。

三、创造神及其敌对者

  神创造世界的神话有创造神一个人创造世界和创造神在协助者即第二位神的协助下创造世界的两种形式,而这位协助者有时指的是神格化了的最初的人类,有时指的是创造神的反抗者。

  大林太良指出,潜水神话是创造神及其协助者(或敌对者)共同创造世界的神话之典型代表,而笔者认为,在阿尔泰神话和蒙古神话中潜水神话还是诸神神话的最初原型,因为潜水神话中创造神及其协助者或敌对者的矛盾就是诸神神话中诸神之间斗争的起因。

  潜水神话中创造神的创造行为是一种把无秩序的混沌化成为有秩序的行为,而这种有秩序的世界只容一个统一的世界,而不允许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秩序存在,在上引阿尔泰神话中潜水者私自藏起一部分泥土想缔造自己的世界而受到创造神的惩罚,由此二者的矛盾开始。这种矛盾中创造神表现出了维护世界的统一性的无私的神格。创造神创造的世界只有一个,不允许潜水者再创造属于他自己的另一个世界。这反映了创造神把原始和混沌转移为统一的一种秩序,而不是两种或多种甚至有可能互相矛盾和对立的秩序。

  有时候创造神的创造行为一开始就受到他的敌对者的反抗,因此世界的创造就非常艰难。如西伯利亚的潜水神话中讲,宇宙原是一片汪洋,猛犸象潜入海底用长牙掘土堆成堆以创造世界。但是它的敌人海龟把土推平,于是猛犸象创造的世界在水中消失了。这里,海龟的行为代表了无秩序和混沌的力量,神话体现了创造神在与无秩序和混沌的斗争中创造世界的艰难。同样,布里亚特蒙古人的潜水神话中,黄鸭潜入水底捞泥的过程当中受到了剪刀鱼的阻挠。因为世界一旦被创造出来,它将被封在世界底下,所以它阻碍创造神的活动,来维护自己的另一种秩序即无秩序的继续存在。内蒙古的神话中金龟是创造世界的泥土的拥有者,又是神创造世界的活动的敌对者和破坏者,神话反映了创造神从无秩序和混沌中分离出有秩序的世界之艰难,因为有秩序的世界——泥土就藏在无秩序中。

  而在更多的潜水神话中,创造神及其敌对者是合作创造世界的。他们的矛盾是等创造完世界之后因创造成果的不公平分配而引起的。神话学家认为,这反映了原始社会瓦解时期的情况,表明私有财产观念的产生。创造神和他的助手或敌对者合作,协助创造世界的过程中只体现了劳动分工,如助手潜水找来用以创造世界的物质原料——泥土,创造神则掌握着语言力量和巫术,最后凭语言力量和巫术创造了世界。即潜水者找到了无秩序和混沌中潜藏的有秩序世界的原型,创造神则是最后完成了宇宙由无秩序的混沌向有秩序的转换。但是,世界一旦被创造出来,情况就不同了。创造神把世界看作自己的成果。而提供物质原料——泥土的潜水者认为自己参加了创造世界的活动,应该分到自己的一份地。创造神却没有答应他。从原始社会史的角度看,氏族和部落首领独占集体劳动的成果而引起与其他氏族成员之间的矛盾。在创世神话中,创造神和部落首领一样,掌握着权力,命令助手去潜水捞泥;又掌握着语言和巫术的力量,其创造世界的形式就如同萨满、巫医的做法。而我们知道,人类的早期,部落、氏族首领同时又是大萨满和巫师。因此,创造神独占世界和创造神与其协助者之间的矛盾反映了原始社会末期氏族部落首领独占氏族成员集体劳动成果而引起的的不平等分配。

  在阿尔泰神话中讲:

  世界之初为大水。最高神乌尔根得到神圣的白色母亲的指点,在水上创造了大地,其次创造了天,并用三条鱼驮住了大地。最高神乌尔根从飘浮于海上的粘土中拿出一部分创造了恶魔埃尔力克。用创造完埃尔力克剩下的粘土创造了其他助手和精灵。接着,乌尔根又用粘土和芦苇创造了人类,其中创造的第八个人是麦德尔(弥勒佛),乌尔根让他管理人类和动物的繁殖。乌尔根创造了最初的七个男人和麦德尔之后就把创造女人的工作委托给麦德尔去完成。但是,麦德尔为了解决怎样赋予女人以灵魂而去找乌尔根的背后,恶魔埃尔力克就为这个女人注入了邪恶的灵魂。然而,最初的七个男人谁也不想娶埃尔力克注入灵魂的这个女人做妻子。于是创造神乌尔根只好用七个男人中一个人的两条肋骨再一次创造了女人,才得以繁殖了人类。这就是恶魔埃尔力克与创造神之间矛盾的起因。创造神把埃尔力克同他注入灵魂的女人和由她繁衍的人类放逐到了另一个没有日月的黑暗世界。埃尔力克不服最高神乌尔根的惩罚,就偷偷地从被放逐的世界回来夺走人类的灵魂。后来,埃尔力克得到麦德尔的允许,在其被放逐的世界里开始创造了天和地。但是,埃尔力克带去的人类不能繁殖,埃尔力克就来到最高神乌尔根面前,请求最高神乌尔根允许埃尔力克自已繁殖人类。乌尔根答应之后,埃尔力克回到自已的世界,准备了槌子、铁床等冶炼工具。埃尔力克开始打铁,却打出了许多库尔梅斯(恶之存在)并创造了熊、穴熊、土龙等三种野兽而触怒了最高神乌尔根。最高神严惩了埃尔力克。埃尔力克又一次提出要求,请求最高神在大地上分给他一些领土,乌尔根就分给他只够插拐杖的一点点地方。于是埃尔力克把拐杖插入大地捅出了猪、青蛙和无数的爬虫之类的有害动物,将它们都引出地上来了。这更加引起乌尔根的愤怒,就把埃尔力克永远赶到地下世界去了。

  蒙古族潜水神话中的很多母题明显来自于阿尔泰神话。譬如在一篇蒙古族神话中,创造神和恶魔合作创造世界之后,恶魔不满,就用木根捅开地洞,从中便冒出来很多可怕的害虫和动物。

  而更多的潜水神话中,创造神与敌对者的斗争结果与不断膨胀的大地有关。在蒙古族神话中,两位腾格里神(天神)创造完大地之后以身堵住地洞睡在上面的时候,恶魔企图把他们同其创造的大地一起掀翻到水里。而另—篇蒙古神话中,恶魔埃尔力克虽然企图把熟睡的创造神扔进水里,但大地膨胀的速度比魔鬼奔跑的速度快而归于失败,这样,膨胀的大地就拯救了它的创造者和万物。在西伯利亚乌拉尔语族民族的潜水神话中讲道:

  世界之初尽是水,没有大地。至高神用潜水者找来的泥土创造了大地和大地上的山川、森林等万物。当至高神把土撒在水面上的时候,恶魔就出现了。于是恶魔企图把创造神溺在水里,把大地向四面曳拉以弄湿,结果出现了很多洞穴和沼泽。被惊醒的至高神飞上天去,而恶魔则从他用拐杖捅开的洞坠落到地下世界去了。

  这些神话有两个共同点,一个是不停地膨胀的大地拯救了它的创造者和自己;一个是创造神创造完世界之后就停止工作,进入睡眠。大林太良指出,不停地膨胀的大地是潜水神话的一个重要的特征。而且创造神创造完世界就停止工作,不再做什么。

四、潜水神话与陶器制作文化

  松村一男认为,潜水神话与人类儿童时期从水中捞泥捏造各种东西做游戏的记忆有关。而我认为,潜水神话可能更多地寓意了人类社会早期的陶器制作文化:与女娲捏土造人神话相比,潜水神话普遍没有晒太阳、火烧等明显的陶器作业痕迹,但是我们也知道晒太阳和火烧等也并不是女娲神话以及捏土造人神话的最主要的特征。

  在潜水神话中,潜水者寻来的泥土基本上都是粘土、红土或黄土。也有潜水者捞来砂土的,但是再一次找来粘土才能把砂土拢到一块。如印度西北部卡罗族神话中,最高神决定创造大地,就派一个地位比他低的精灵以女性的形态落到水面上。最高神给了她一把砂粒,但她却不能把这些散砂拢到一块。于是她先后派大蟹、小蟹潜入水底找粘土未成功,最后派甲虫潜入水底才得以成功地找来了粘上,她就用粘土和砂粒创造了世界。而粘土是制作陶器的原料。由此我们推断,潜水神话与陶器制作文化有关。潜水神话在很多情况下并不是孤立的单单是创世神话,创造神创造完世界之后自己或者委托其助手继续完成人类的创造。如阿尔泰神话中最高神和他的助手麦德尔用泥土和芦苇造男人和女人,并繁衍了人类。在创造神用潜水者找来的泥土创造世界的前提下,泥土造人的神话也是创造神以土创造世界的潜水神话的延续,或者是翻版,不论是创造采用的物质材料还是创造的方式上都重复了潜水神话的模式。阿尔泰神话中是创造神用漂在海上的大地上生长出来的粘土创造了他的众助手及最初的人类。

  而且,和潜水神话一样,阿尔泰和蒙古的泥土造人神话中创造神也是在与他的对手的斗争中创造了人类。阿尔泰神话生动描述了创造神与恶魔在创造人类及为人类注入灵魂的过程中的激烈斗争。蒙古族的泥土造人神话《人为什么身上没有毛?》中,神用泥土创造人类的形体后去找圣水以为人类注人生命的背后,恶魔玷污了人类。该神话在北方阿尔泰——突厥民族中广为流传。它在阿尔泰神话中是潜水神话的一部分和延续,而在蒙古神话中则缺乏神创造世界的潜水神话前提。但是,与阿尔泰神话和其他西伯利亚潜水神话比较的结果,我们肯定蒙古人的泥土造人神话确实曾经是潜水神话的一部分和它的延伸。比如,在雅库特人的神话中是这样讲的:

  最初,只有汪洋大水和兄弟二人。弟弟潜入水底找来泥土,撒在水上并在上面睡觉。哥哥趁弟弟熟睡把土地向四方拉开,大地便形成了今天的样子。然后两人开始用泥土创造一切。弟弟创造了人类和有益的动物,哥哥则创造了有害的动物。弟弟把自己创造的人交给狗看守,并嘱托不要让哥哥看见。哥哥骗走了狗,玷污了弟弟创造的人,从此人类就有了疾病。弟弟惩罚了狗,把哥哥赶到地下世界去了。

  神话学家们比较一致地肯定泥土造人神话与陶器制作文化的关系,那么潜水神话与陶器制作文化的关系也就不言而喻了。

五、蒙古族潜水神话的佛教化

  蒙古族潜水神话和阿尔泰神话是在同一个神话母胎里孕育出来的。但是,蒙古族潜水神话在后来的发展中走上了一条佛教化的道路,离潜水神话原型越走越远。喀尔喀蒙古潜水神话中,佛教神灵瓦齐尔巴尼替代蒙古原始潜水神话中原来的创造神,他用白色潜水鸟找来的泥土创造了世界。我认为,佛教神灵瓦齐尔巴尼和潜水神话中创造神之间有相近的神格和功能是瓦齐尔巴尼能够代替创造神的前提。瓦齐尔巴尼即金刚菩萨,是藏传佛教中的胜初佛。据佛教密宗时轮教义经典《时轮经》认为,存在着一种作为所有佛的根源的胜初佛,由胜初佛流出和创造了诸佛、世界和人类的一切。胜初佛成为所有一切的原因和创造者,有学者指出,这是佛教从印度教吸收有神论思想之后古代印度绝对最高神在佛教中的复活。可见,瓦齐尔巴尼代替潜水神话中的创造神是佛教思想和潜水神话巧妙结合的结果。不过,就神话文本而言,瓦齐尔巴尼虽然代替了原来的创造神——萨满和巫师,但他仍然凭其语言咒术力量创造了世界。瓦齐尔巴尼创造世界的行为依然是萨满式的创世方式。

  在内蒙古的创世神话中,天神霍尔穆斯塔将一把黄土交给世界的主人释迦牟尼,让他撒在水上创造世界。释迦牟尼把土撒在水面上,大地开始形成,渐渐变大。这时有只巨龟紧紧抱住这块逐渐膨胀的黄土不放。但是释迦牟尼是佛,不能杀生,后来经霍尔穆斯塔天神的同意,释迦牟尼射一支箭杀死了巨龟,在巨龟身上创造了世界。这篇神话中用来创造世界的泥土不是潜水者从水底找来的,而是天神霍尔穆斯塔交给释迦牟尼的,古老神话中宇宙之初汪洋大水底下潜藏世界原型的泥土的神话根基已经隐退而去。但是,释迦牟尼是创造神,他用黄土创造世界,而且黄土不停地膨胀成为大地,这些依然是潜水神话的重要因素。而这篇神话的另一个认识论价值是它反映了佛教传播到蒙古,与蒙古固有信仰结合或取代固有信仰的历程中呈现出来的诸神灵之间形成的等级制度。佛教最高神灵释迦牟尼虽然是世界的创造者,但他尚从属于萨满教天神霍尔穆斯塔。创造世界的泥土在萨满教最高神灵霍尔穆斯塔天神的手中。这篇神话的文化史意义在于,萨满教最高神霍尔穆斯塔·腾格里的角色相当于潜水者,他找到了或已经掌握着有秩序的世界的根源——泥土,但最后完成有秩序的世界的创造任务的则是佛教最高神释迦牟尼。

  在另一篇卫拉特蒙古人的神话中讲,现世佛释迦牟尼在世界之初的汪洋大水中射死一只金龟,从口袋里取出一把泥土撒在金龟身上创造了世界。与上面的神话相比,释迦牟尼佛已经位居为最高神,把创造世界的泥土装在口袋里,潜水神话中萨满教最高神已隐退远去。但神话叙事中仍保留了一些潜水神话的要素,大地自然不停地膨胀而形成。而另一篇内蒙古东部的神话中,当宇宙还是一片汪洋大水的时候,众佛坐禅,创造了大地。这里,潜水神话中萨满或巫医凭语言咒术和巫术创造世界的萨满行为完全被佛教的坐禅所代替了。

六、潜水神话与乌龟神话

  蒙古族创世神话中,乌龟神话远比潜水神话著名。乌龟神话讲述佛(创造神)在乌龟(巨龟、金龟)身上定宇宙并由乌龟化生构成世界的五种元素,是广泛流传在印度、西藏和纳西族、蒙古族地区的古老神话。从神话形态看,乌龟神话是由潜水母题和尸体化生母题结合而成的复合神话。下面我们看一看蒙古族乌龟神话所包涵的潜水母题。

  在蒙古族乌龟神话中乌龟是世界最初的本源,具有孕育世界的功能。而且乌龟多以创造神的敌对者出现。譬如,释迦牟尼、格斯尔和洪君老祖共创世界的神话中创造世界的泥土藏在金龟的身体下。金龟是用来创造世界的泥土的拥有者,泥土被窃以后它又成为创造神创造世界活动的敌对者和破坏者。金龟的角色和布里亚特蒙古潜水神话中阻挠黄鸭找泥土的剪刀鱼相似。另一篇内蒙古东部的创世神话中,当宇宙还是一片汪洋大水的时候,众佛坐禅,创造了大地,但却遭到水底下巨龟的破坏。瓦齐尔巴尼受文殊菩萨之命,射死了巨龟,在巨龟身上定了世界,巨龟尸体化生成为构成世界的五种元素。巨龟破坏世界的创造,是因为世界一旦被创造出来,它将被封在世界底下,所以它阻碍世界的创造,来维护混沌世界原有的秩序即无秩序。在这一点上,乌龟是创造神的敌对者,是混沌和无秩序的维护者。而且乌龟神话中创造世界的泥土本来就掌握在释迦牟尼佛(创造神)手中,但他还是把泥土撒在水上——乌龟背上创造了世界。从这些要素可以看出乌龟神话所固有的潜水母题。 

  尸体化生神话中原人(世界巨人)尸体化生神话最著名。它源自新的东西产生于古老事物尸体的辩证思想的直观把握。其基础是人体各部位与宇宙构成诸要素之间的相互对应。乌龟神话属于创造神杀死最初的原人(乌龟)用他(它)的尸体创造世界的神话类型。但是我们看到,乌龟神话中乌龟化生为世界五种元素及创造神撒在乌龟身上的泥土不停地膨胀终成世界的两种母题叠加在一起,即较晚的“五行”学说和古老的神话思维复合而成,也是一种诸说混合论的产物。乌龟尸体化生的不是化生神话所普遍有的大地、日月、森林等宇宙万物,而是水、火、土、木、金等后世才产生的五行学说概念。从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乌龟神话中潜水神话母题和经过重大演变的尸体化生神话之间的复合和粘合是比较晚才完成的。

  总而言之,乌龟神话中的创世方式和神话形象都具有双重的复合性质。释迦牟尼(创造神)把泥土撒在水面上——乌龟身上凭其语言咒术和巫术力量创造了世界,又射箭杀死乌龟完成了原人——乌龟尸体化生世界元素的神话叙事前提。在这一点上,佛祖释迦牟尼依然具有潜水神话中凭语言咒术和巫术力量创造世界的萨满式的创造神神格。而乌龟则是潜水神话中混沌和无秩序里潜藏的有秩序世界根源的拥有者和创造神的敌对者,它极力破坏世界的创造,阻碍无秩序和有秩序的最后分离和转换。乌龟又是化生宇宙元素的原人,创造神杀死它之后它自然化生为构成世界的五种元素。

  蒙古族神话具有多元性和多层次特征。蒙古族潜水神话及其形态的发展说明了这一点。潜水神话是蒙古族和阿尔泰——突厥民族宇宙起源神话的原型,它是在这些古老民族萨满教文化的土壤中孕育出来的,是世界潜水神话流传带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佛教在蒙古地区的传播及其在蒙古文化土壤中的进一步渗透,蒙古族潜水神话走上了有别于阿尔泰神话的佛教化道路。由潜水创世类型和原人尸体化生世界的类型复合而成的乌龟神话逐渐代替了蒙古族古老的潜水神话。可见,蒙古族潜水神话及其发展演变的历程生动说明了蒙古族与北方阿尔泰民族古老神话的渊源关系以及佛教对蒙古神话的深刻影响。在创世神话的研究方法上,创世方式和神话形象的历史的、多角度分析是揭示创世神话——如本文所论潜水神话的叙事结构及文化史意义的一把钥匙。通过创世方式和神话形象的研究,我们看到了各神话文本之间的内在联系。

原载《民族艺术》2000年第2期。

-----------------------------------------

 1.[日]大林太良编:《世界神话》(日文)日本放送出版协会,昭和51年(1976年)第一版。
 2.[日]大林太良著,林相泰贾福水译:《神话学入门》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8年,第53页。
 3.[美]阿兰·邓迪斯:《潜水捞泥者——神话中的男性创世说》,载阿兰·邓迪斯编,朝戈金尹伊金泽蒙梓译:《西方神话学论文选》上海文艺出版社1994年,第357-381页。
 4.[日]大林大良伊藤清司吉田敦彦松村一男编:《世界神话事典》(日文)角川书店,平成6年(1994年)初版,第55-56页。
 5.大林大良:《神话学入门》第51页。
 6.大林太良等:《世界神话事典》第432-437页。
 7.大林太良编:《世界神话》。
 8.《世界神话事典》69—70页。
 9.《世界神话事典》第60—61页。
 10.[英]马林诺夫斯基著,李安宅译:《巫术科学宗教与神话》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6年,第97-110页。
 11.[蒙古]S·杜拉姆著:《蒙古神话形象》(蒙古文)国家出版社,乌兰巴托1989年,第129页。
 12.《蒙古神话形象》第121—123页。
 13.1996年7月4日内蒙古通辽市(原哲里木盟)扎鲁特旗道老杜苏木说书艺人扎木苏(男,小学文化,时年56岁)讲述,笔者记录。
 14.《神话学入门》第53页。
 15.《神话学入门》第49页。
 16.朱狄著:《原始文化研究——对审美发生问题的思考》三联书店1988年。
 17.S·杜拉姆:《蒙古神话形象》第143页。
 18.《世界神话事典》第442-445页。
 19.《蒙古神话学形象》第125页。
 20.《蒙古神话学形象》第123-124页。
 21.《世界神话事典》第343贝。
 22.《神话学入门》第52页。
 23.《世界神话事典》第69页。
 24.《世界神话事典》第436页。
 25.[日]长尾雅人著:《蒙古喇嘛庙记》(日文)中公文库,昭和62年(1987)中央公论社,第156-183页。
 26.J·Vacek,S·Dulam:A Mongolian Mythological text. Charles University, prague. 1982.11-14, 79-82 (英译文)
 27.满都呼主编:《中国阿尔泰语系诸民族神话故事》民族出版社1997年,第148页。
 28.内蒙古兴安盟科右前旗史诗艺人恩和巴雅尔演唱。
 39.同上。
 30.《世界神话事典》策55页。
TOP
LANG
2018-09-07, 23:22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9
   0

Group: Primer
Posts: 1
Joined: 2018-03-15
Member No.: 73296


北美印第安人的社会由众多氏族部落组成。因此他们的潜水神话对社会制度具有提供合理性根据的功能。各种动物代表着氏族的图腾或祖先,其中很多动物潜水寻找泥土都以失败告终,只有一种动物找到泥土,用它创造世界,说明了以这种动物为图腾的印第安人氏族在诸多氏族中的中心政治地位。


所以说,确实可以找的一个以龟作为图腾的部落来对应吗?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5-30, 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