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106集文本翻译
mushroomliang
2018-11-18, 01:50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0
   5

Group: Builder
Posts: 10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欢迎来到夜谷》作为一部泛都市传说类型的播客作品,以其超现实而又不乏黑色幽默的独特世界观与故事情节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巨大的人气。出于更好的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荣幸的进行了46集及之后部分的翻译,此后也会继续在这个论坛发布更新。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不能保证译文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在翻译时文中的人名和机构名称为了避免误解而直接使用原文;另外由于原节目中的开头和结尾内容时效性明显,不适宜这个更新频率以年计数的论坛的一般模式,因此在这里不做翻译,仅保留最后的今日谚语,敬请谅解。
由于夜谷节目发布的平台众多且多数平台有幸未已被屏蔽,在这里就不逐一列举收听地址。请自行前往官网内公布的平台对照收听
另外本文所用台本原文及同人创作图片来自非官方剧本站点cecilspeaks.

106. 申请

为什么每次你在附近的时候,鸟儿就会突然出现?

多给我讲讲你对鸟类的超能力吧。

欢迎来到夜谷。

这几周过的颇为漫长,全市范围内对于非法公开承认天使的紧急警报既不在不间断的响着。但是,尽管有这些古老的法律,我还是一直以我最友好的姿势指着那些看起来像天使的存在,喊着,“你们是天使!”

那些存在自称为天使是因为…他们就是,并且已经开始提交关于要求官方承认他们存在的文件了。天使们还在市中心的公共记录大厅排队等着。他们已经三次在不同的时间排队排到了,但每次,他们都被告知他们缺少一个关键的身份证格式或者申请文件,或者相机无法给他们拍照。他们没有以言语告诉他们这些,记录大厅的职员只是用剪刀反复刺穿他们的文件,然后流了大量的鼻血,他们就是这样知道他们的申请被拒绝的。

其他排队等待的市民们变得焦躁不安。因为他们不承认天使的存在,所以队列的下一个人直接走向了一个看上去空闲的窗口,结果被这个职员或者天使给推到一边。因为天花板上出现了一个发光的大裂缝,这些市民开始大喊大叫,濒临崩溃,抽泣着团成一团。

以上就是天使们这几天来排队的经历。我们很快将为你带来更多关于此事的消息。

哦,我们迎来了一个新实习生,听众们。他是个容貌秀丽,声音动听的年轻人,我想他在广播站会很有前途的。我一直在问他的名字以及是谁把他招来的。我根本不记得我开始招聘新实习生了,他就在今天早上突然出现并开始工作,一言不发。这对于所有开始一份新工作的人来说都是最专业的。好吧,他看起来工作很努力,虽然每次我叫他他都没注意到我。虽然我不知道这位新实习生是怎么来这的,也不知道他是谁,但他会很好的接替Kareem。只要能完成申请。

Alondra Ortiz, 上个月去世的Josefina Ortiz的女儿,继续着她与天使的斗争。天使们声称拥有老妇Josie的遗产,因为他们和她住在一起,并帮助她在城镇周围建造了很多艺术纪念碑和文化设施。Alondra表示她不关心天使是否被承认存在。如果他们想要被承认,无所谓,但是Alondra和他的律师,Emilio Tavarez提出要保有Alondra母亲的房屋,财产,存款,和记忆。这群想象中的长着翅膀的大高个只不过帮Josie不时换了灯泡,Tavarez说,他们没理由认为他们就是近亲。Tavarez对法官Siobhan Azdaq说,“如果他们不存在的话,我们必须接吻。”Azdaq法官回答:“Emilio,已经四年了。我再婚了。我们结束了,好吗?”

天使们聘请了五头龙Miriam Adelman作为他们的代理律师,后者发送了一则字面意义上非常严正的反馈。Alondra现在起诉了Adelman及其团队,要求他们支付二级烧伤的治疗费用。Alondra已经讲Josie的房子挂牌出售了。她愿意因为之前已有的损坏而打折,比如说墙壁上的一些发光的巨大裂缝,这些缝隙通向一些…不管是从官方平面图,还是物理定律上来讲,都不可能存在的房间。这些房间包括一间17世纪的舞厅,一个建在海军驱逐舰上的乌鸦巢,和一艘航天飞机。此外,还有些不速之客不断徘徊在这些房间中。她补充说,“想来想去,这所房子的使用面积比预想的要多,而且目前已经有了一些租客。”随后她提高了售价。

是我刚刚让我的新实习生去买午餐。或者至少我说了:“不好意思,我还不知道名字而只知道在这工作的年轻人,你能去消失的青蛙沙拉吧帮我买些多加了生奶油和铅笔屑的科布沙拉吗?他没有答应我,看起来不像是看到或者听到了我的样子,但是他确实看起来很害怕并哭着跑出了房间,这对于他的上司来说表现得多么礼貌和尊重啊。多么好的年轻人。虽然穿得有点奇怪,非常有80年代早期的风格,他的双条纹温莎领带,聚酯外套和飞行员护目镜,就像我们大家在日间会穿的那样。我想时尚的元素总是会以某种方式回归的。好吧,我只能猜测他听到了我让他带午餐的事。我饿死了。



无脸老妇:你饿了?试试不要长嘴吧。



Cecil:哦天呐,你吓我一跳。(笑声)听众们,秘密住在你家中的无脸老妇出乎计划的访问了我们。或者,我想这一次你是访问了正在直播中的演播室。



无脸老妇:Cecil,我们需要谈谈远方之主的事。



Cecil:很少有人敢于谈论他的事,也没人敢引起他的注意。你知道吧?



无脸老妇:他的先知已经到了。他们准备用他们长长的长着牙齿的喙宣布他的到来。他们有着能看到一切的胃眼。他们一直在800号公路上的汉普顿饭店里彩排着他们的发布会。他们一直在写和改写他们的重大声明,并把他教给庭院的尖叫者,以便尖叫给夜谷的所有人。



Cecil:这是什么意思?



无脸老妇:什么,“尖叫”吗?那就像是痛苦的叫喊声。像这样:(令人不安的尖叫声)与此同时,受伤的仆人们正在收集夜谷重要的政治家们的耳朵。



Cecil:全部。



无脸老妇:对吧?然后他们会把这些耳朵缝在汉普顿饭店欧式早餐吧的墙上,并立即把他们作为一个通向多维度的门户。他们的计划事摧毁时间本身并使夜谷坍缩为一个死亡的奇点。



Cecil:为什么他们想要这么做?



无脸老妇:这是一个来自城外的好心的年轻女子建议他的。



Cecil:什么年轻女子?



无脸老妇:她…她…(音乐扭曲,邪恶的声音)来自意大利的女人带来了乐趣与欢笑,吞噬所有灵魂,一个不留。远方之主和她计划了可怕的阴谋:摧毁所有这一切,一个不剩。我在梦中遇见了他并找到了一位亲密伙伴,一个凡人的思想无法理解的女人。没有任何看守能看著他,没有任何实体能钳制她,她能点燃整个世界但让你们大家感到更冷。(音乐从扭曲回到正常)是的,我和她现在是最好的朋友。她是个非常风趣的,杰出的诗人。我要走了。Steve Carlsberg回家了,我想在他弯下腰洗脸的时候站在他的身后,出现在镜子中。他的尖叫声最有趣了。



Cecil:哦啊哈哈哈,傻乎乎的老Steve!对他好点,好吗?

我们接到消息称,现在娱乐中心上空出现了一条巨大的发光的斜缝,并从中涌出了浓雾。一些无齿翼龙从里面飞了出来,还有一架民航客机。那些进入了雾中的人称他们听到了呼喊声,令人血液凝固的涌动声,甚至还有鼓声回荡。但是现在在娱乐中心里还在进行乐队之战的校音工作,所以这些现象可能都是出于此事。无论是因为什么,请密切关注这出现在我们的现实之布中显而易见的裂缝。还有,去看看乐队演出吧,我想是Diane Crayton的儿子Josh和他的男友Grant正在组织那场活动。

现在收听一些来自我们的赞助商的讯息。今天的节目由一只灰色的鸽子为你带来,它正在你邻居的后院中对你小声嘀咕着。这只鸽子—它的名字叫Alfonso—正在对你说你是唯一的真神(平静的声音)它希望你带给它身体的一部分。人体的一部分。那个部分都没关系。去做就对了。(不详的)“时间就要用完了。圣经是错的。”鸽子补充道,忽然跳到你的右肩上。“从来就没有过开始。”

以上是来自我们的赞助商的讯息。

继续播报最近几周中夜谷全境中的人们所经历的虚假的现实。而最可信的说法是街上漫游着高大的长着翅膀的生物,并且会像人们要求借十块钱。市议会每天发布新闻稿,声称天使的存在是不可能且违法的。市议会威胁不会再与任何承认所谓天使的人说话。“你没有收到我的生日聚会邀请,”今天的新闻稿中写道,“这太糟糕了,这里有卡拉OK和迷你高尔夫呢。这是你的损失,承认天使的家伙们!”

一系列现实的裂缝已经开始打开,释放出的原本不该存在的真实。像是12世纪的苏格兰城堡建立在了加洛韦的马厩之上。古董商城的Frances Donaldson称她忽然会弹钢琴了,之前她只会敲键盘。在场外的Larry Leroy回到家,发现他的妻子,Chrysette,正在修剪草坪。但他从没结过婚。他上一次见到Chrysette是在高中时,他们一起在行进乐队里。被解雇的厨师Ramona Incarnacion说,他找到了一块形状像Harry Styles的肝脏的岩石。“我不知道Harry他没有肝脏要怎么过日子,”Incarnacion说,“或者看这玩意上有这么多泥,他要怎么办呢。”

夜谷,小心试图让我们的小镇分崩离析的不实之词。保持警惕,读你的期刊,看着你的照片。尽力记住真实的东西。

哦伙计,说真的,我饿死了。我希望我的实习生能很快带着我的沙拉回来。他已经去了一百年了…哦,等等,他把钱包落在这儿了。好吧,一击出局,实习生。如果你不带钱,你要怎么买午餐呢?希望他的口袋里有些现金。

如果我的午餐迟迟不来我会很生气的。啊,这是个不错的钱包。三折,哦还有照片页,人皮的,钱包,我曾经也有一个这样的钱包。也许我能更了解你,孩子。让我看看。保龄球联赛卡。哦,我喜欢保龄球。青年记者的联盟会员资格。这可是我最珍视的东西了。他和一个可能与他有关的年轻人的照片还有,这是我…你是谁?你的驾照呢?天啊。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这是…只是……

呃,好吧,在我解决这个问题的同时,请收听天气资讯。



(“All or Nothing” by the Dream Masons)



我的新实习再没回来过。他从来就没走,或者,根本没听见我说话。或者也许在这些年之后还在这里。

在他的钱包里找到…我的身份证之后,我追着他跑了出去。但是就在我跑出大楼之前,我发现他在洗手间里。门缝微微开着,灯亮着。我听到一个声音,一个熟悉的年轻声音,“Leonard说了,如果我努力工作,也许有一天我自己也能成为一名电台主持人。”我害怕极了,但还是看着卫生间里面,而他站在镜子前面看着他自己。我从不看着那东西,或者说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看过了。

“我以为在广播电台的工作会很有趣,”他说,“我以为广播电台是隐藏着的,我以为广播电台就像一个不被太阳照亮的黑暗星球。我是这么认为的,但很快就不这么想了。”他说。我想要大叫着警告他。我的母亲告诉过我要远离镜子,我知道他正处于危险中。我张开了我的嘴并试图进入房间,但是我不能出声,不能前进。

“我正看着镜子。”他说。“而镜子没有被盖住。”他说。

“停!不要看镜子!”我想要这么说,但是我的嘴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只吐出了无声的喘息。眼泪刺痛了我的眼睛,我疯狂的挥手,试图引起他的注意。

“那些动静从我身后闪过,”他说,然后直接从镜子里看着我。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变得湿润。他说,“我……”他又说,“我……”然后他哽咽起来。然后他尖叫起来,然后我尖叫起来,只是这次又没能发出声音。他摔倒在地,而在那一瞬间,我想起来了。我记起我的喉咙中有蓝色的光亮和血迹,然后是不被太阳照亮的黑暗的星球,然后我就忘记了。或者至少它看起来像,或者只有它曾是,或者从来不是或者它仍旧是。

他的钱包不在我的演播室里了,他的…我的…驾驶执照不在我的手里了,我熟悉的年轻实习生不再在地上躺着了。他曾注视着的那面镜子现在碎裂出了数显个相交的裂痕,犹如炎热的沙漠中的泥土。

我靠近了镜子,希望能看到那张我认识的脸:一个我只能勉强记起的年轻人的脸。但是我只看到了很多张我自己的脸,一名男子,在剃刀般锋利的裂痕之下,四分五裂的脸,而在我身后的卫生间墙上有一道发光的斜缝。当我转身时,这一切在现实中消失了。只有普通的灰色瓷砖。

我不知道什么是真实的。作为一名年轻实习生的我自己,来自意大利的女人,这些现实中的洞。harry Stiles的肝脏。Harry Stiles。这些东西中有哪些是真实的吗?

我唯一知道的一个真实的东西是天使。在几个小时的排队等待之后,他们的文件已经被正式提交给公共记录大厅,并在讲听证会日期安排在了本月最后一个星期五和2023年最后一个星期五之前的某个时间。

夜谷。现实让我们失望了。而奇怪的力量正在聚集。远方之主,来自意大利的女人。龙。Huntokar。

我不知道我们能做什么来挽救一个令人失望的现实,我只知道,呃…我们能创造出我们承认和接受的现实。天使是真实的,夜谷。我们很少见到或与之互动的人的现实可能看起来无关紧要,因为我们的世界中存在裂缝,威胁着,会使我们所知道的所有东西土崩瓦解但是—如果你看到一个天使,告诉他们你能看见他们。告诉他们他们是真实的。指着他们喊出:“你是 · 一个 · 天使!”我们只能在把一件事接受为现实之后才能把它们变成现实。告诉他们,好吗?

晚安,

夜谷,

晚安。



今日谚语:好事只会光顾那些有准备的人。好事会从那些棕色的石墙上滑落到那些独自在黑暗的坑里准备好了的人。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mushroomliang: 2018-11-18, 06:14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8-12-13, 2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