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107集文本翻译
mushroomliang
2018-11-25, 07:33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0
   5

Group: Builder
Posts: 10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欢迎来到夜谷》作为一部泛都市传说类型的播客作品,以其超现实而又不乏黑色幽默的独特世界观与故事情节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巨大的人气。出于更好的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荣幸的进行了46集及之后部分的翻译,此后也会继续在这个论坛发布更新。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不能保证译文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在翻译时文中的人名和机构名称为了避免误解而直接使用原文;另外由于原节目中的开头和结尾内容时效性明显,不适宜这个更新频率以年计数的论坛的一般模式,因此在这里不做翻译,仅保留最后的今日谚语,敬请谅解。
由于夜谷节目发布的平台众多且多数平台有幸未已被屏蔽,在这里就不逐一列举收听地址。请自行前往官网内公布的平台对照收听
另外本文所用台本原文及同人创作图片来自非官方剧本站点cecilspeaks.

107. 消失的天空

​​走出迷宫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你的一只手放在墙上,然后跟着那只手走出去。第二好的方法是尖叫。

欢迎来到夜谷。

我们将以我们的头条新闻作为开场:人们听到地下传来了微弱的爆裂声。这听起来就像鼹鼠人正在大量制作爆米花,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玉米会引起对鼹鼠人致命的过敏,所以这可能是别的什么事?市议会发布了与他们应对所有紧急情况时相同的声明,解释说一切正常,我们不必担忧,而如果我们需要担心的话,那可能意味着我们做了什么错事并对此难辞其咎。“你们刚刚做了什么?”声明中以增大的字体重复了上百次这个问题。

Carlos被这种爆裂声迷住了。他从他的上级科学家,Lucia和Nilanjana,那里申请了一个小课题,以调查此事。他在许多地点设置了一系列传感器,试图寻找声音的来源。与此同时,继续有关于现实奇怪扭曲的消息传来,一道巨大的裂缝出现在天空中和整个城镇的墙壁上。此外,几乎每天都会有关于虚假的或者被取代的记忆的消息,市议会希望再次提醒你们这几乎没什么大不了的。“看,我们几乎不会为此发新闻稿说一切正常,所以这一定是真的!”他们说。

很快将为你带来更做消息,但是先来收听一则来自赞助商的资讯。今天的节目由在Shay大街五号的Ace五金店为你带来。这是一家真正的五金店,而不仅仅是一个伪装的蛇窖。Ace五金店这里能满足你的所有需求,尽管它可能看起来像是一间用树叶和垃圾粗糙的拼接出来的小店,而几百只动物不得不在没有四肢协助的情况下工作。相信我们,我们是间真正的小店,你能够真的进来,并绝对能再离开,活着不被吃掉。不要怕,在你身边震耳欲聋的嘶嘶声是(声音和音乐扭曲了,出现静电噪音)库存的五花八门的五金件包括(叮)圆锯,摆动锯(声音恢复正常但音乐仍旧扭曲)弓锯,当然了还有手锯。各种各样的锯,并且其中50%是那种你一看见(锯)就会买的。今天就来,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们也做备份钥匙,所以重复一次,来购物吧。

以上是来自我们的赞助商的讯息。

市议会仍旧对老妇Josie的房子里的情况心怀抵触。老妇Josie在几年前去世了,而我们都记得她的温柔。我本人从来没有充分的了解她,但是我身边的人都说她是个慷慨,仁慈,并且拥有难以置信的智慧的人,而这个世界失去她之后都减少了一些光彩。但是世界已经因为失去她而黯然失色了一阵子了,市议会指出我们是时候向前看了,该计划拆除她的房子以延长新的高速公路了。

唯一一个发声抗议这一计划的是Erika,他们在老妇Josie过世之前几年都住在Josie的房子里。Erika和Josie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说Josie在几十年前就带她住进去了。谁也不知道多少关于Erika的事。Erika是个留短发的中年女人,在她的右前臂上有一个天使的纹身。她在镇子与外界的联系被切断时来到了镇上,而当然,现在她走不了了。她争论道,既然她已经不可能回到她留在外界的家庭中去了,如果再强迫她离开她为她自己建造的家就太残酷了。我们会关注此事发展并带来更多消息。

市民们,我们进入了伟大纪念周,我们以此铭记那些恶意和几乎摧毁了我们的城市的莫名其妙的袭击,以及在此之后毫无建树的连年征战。这将通常以游行和阅兵的方式被观察到。市长Pamela Winchell将发表讲话,几年在战斗中遇难的人,包括情报官leann Hart,和John Peters,你知道的,那位战斗英雄。我想借此机会感谢一位来自我自己家中的陨落的英雄。他是个伟大的人。我说的当然是我的姐夫和最好的朋友,Steve Carlsberg。自从我们和世界的其余部分隔绝的大巨大改变发生开始,他就致力于调查我们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从前从没对奇异的或者异常的事物有过兴趣,但是还是全身心投入了研究和观察。他说,注视着我们头顶的新的天空,他能看到线和交叉点,巨大的网格图案横跨苍穹。

当袭击来临时,它是最先入伍的人之际。我们都试图阻止他。Steve并不是一个天生的战士,但是他说他必须保护她的妻子Abby和女儿Janice。他加入了那些勇敢的少数人,离开我们的地界去探索了…不管外面有什么。他再也没回家。

Steve,我爱你。你知道,有时候我在晚上出门去看那些你能看见的线,横跨天空的巨大网格。但是在泪眼朦胧中很难看清它们,你知道吗?

Winchell市长现在准备发表演讲了。她站在全新的纪念碑前,纪念碑采取了由市议会的Harriet Ramone和Benjamin Gould选择的颇具争议的设计。纪念碑是一只人的脚的样子,有几层楼高。让我们去听听她的演讲吧。



Pamela Winchell:夜谷的人们。我像之前的每年一样,仅仅作为一个公民,来到你们面前。我是另一个住在这座城里的人类。我遭受了我自己的损失,我也有自己的恐惧。

我们中没有谁是孤身一人,除非当我们这么认为的时候。我们全都面临过只能被归类为超常情况的时刻。而我们仍站在这里,我们今天聚在一起铭记,这也是一个标志,标志着我们也是超常的。

市民们,我们将会坚持下去,无论如何(声音和音乐扭曲了, 停顿)我们的心中有多沉重,我们都将继续(叮)我喜欢尾巴,我喜欢腹侧,我喜欢在兴奋时翘起的毛,我喜欢耳朵。还有舌头。还有脸。这些是我最喜欢狗狗的地方。我希望现在就能有个狗狗给我摸摸。可能的问题是:我会为了永远能随时摸到一只狗狗而放弃正常生活吗?当然,答案是肯定的,无怨无悔。

谢谢你。我不会再回答其他问题了。这就是我对于从我们脚下传来的奇怪声音所召开的紧急新闻发布会。我现在要把我自己放进一个绑好的帆布袋里,然后一瞬间,袋子就变成空的了。



Cecil:来自我们的紧急新闻发布会主管,Pamela Winchell,的睿智发言。

Carlos正在继续调查地下传来的爆炸声。现在那里也传来了类似唱歌的声音,但是声音频率和任何可能的人类嗓音都不相符,他正在试图检查怎样的改变会让人的声音听起来变成这样。一种假设是这可能是由基因操作造成,或者是暴露在大剂量的辐射下造成的严重基因突变引起的。他还有一个写满了数字的小黑板,这些是他最喜欢的数字,而每当他感到不知所措的时候,他都可以看着这个小黑板,感觉就像——对现状有了更大的把握。

不论如何,既然市议会说这大概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么就别为此担心!别为此担心。

现在,交通讯息时间。为此,我们将不间断的为您播送来自十个农场的声音。(绵羊咩咩声,鸡鸣声,汽车引擎声,鸟鸣声,牛叫声)(声音扭曲,停顿,叮)回到路上的一切都能看的很清楚,就像大多数日子一样。

(深深叹息)听众们,为什么我要一直播报交通信息呢?我不知道。我问了我自己同样的问题。我猜这大概是肌肉记忆?习惯?就像是为什么我离开家门时眯起眼睛,就像太阳还在那里一样,但我们都知道太阳已经不会再出现了。天空中什么也不会有了。我们没有汽油了。自从卡车无法再来到镇上的时候就没有了。没人能送来了。

在800号公里上,Trish Hidge正在那种我们正学着适应的那种轰鸣声中散步。她有时喜欢在她想象中应该是晚间的时段里走走,虽然镇上的其他人把这段时间当成了早晨,并且他人仍在他们的午夜时分睡眠。她向外走到了道路尽头,沿着大斜坡往上走。她站在镇子的边缘,现在是一切的边缘了,而她哭了起来。是的,她真的哭出来了。没有人听见她的哭声。她只把手放在高速公路的尽头,然后抓着那里呆了一会儿,然后她转身走了很远很远回家了。家中丈夫已经睡着了,因为她和她的丈夫同意以不同的时间生活,因为那是他们自己的时间。

所以我想这就是在我们的小镇上的一点交通讯息。如果你见到Trish,给她一个拥抱。先征得她的同意。不管在你拥抱谁之前你都应该先征得同意。

随着游行的队伍逐渐排好,我在我们准备游行以铭记针对我们的恶意攻击之时,就像我在之前的每年中一样,我沉浸在了我自己对于那恐怖的一天的记忆中。我们开始感觉,我们已经做到了接受那场在几年前发生的巨大变故,它从我们这夺走了我们的天空和我们与世界其余部分的联系。而在这些年后,我们在这空白的天空下继续我们的事。在月光通宵餐厅用餐,在公共图书馆学习。在田里帮John和Jim Peter兄弟干农活,以便我们孤立的社区能继续获得食物。我们经常听到巨大的轰鸣声,就像一块巨石从我们身边滚过。

但是除此之外,还有:一座毁灭之塔。一种畸变。一个可怕的的幽灵。一种对于消失的天空的憎恶。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而在那之后,连年的战争,在最近才刚刚告一段落。

我们做了什么非要承受这些?首先,天空被偷走了。随后,过了几年,遭遇袭击。

听众们,你们想过月亮的事吗?我昨晚坐在户外时想着,有人真的知道那玩意去哪了吗?对此有过任何研究吗?我想找个科学家问问,但是我没有亲自遇见过任何一个。我只听说过像罗莎琳·富兰克林和莉泽·迈特纳,以及宫崎英高这样的著名科学家。我怀疑有没有哪位科学家愿意来到向我们这样一个又小又偏僻的小镇,特别是现在……要进入这里要困难得多。

但是月亮的消失是个很奇怪的事,对吧?它一直一直都在而突然就不见了。所有的星星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杳无痕迹的空白。

月亮 · 去了· 哪里?它是藏在哪里,看着我们吗?如果不是的话,那它究竟是在看着什么呢?还有什么比我们更有趣的东西吗?

嘿,看着我们,月亮!我们可能并不是宇宙中最棒的节目,但我们努力了。

以上时本期的儿童趣味科学事实角。

现在是天气资讯时间。

今晚天空万里无云,尽管明天会阴云密布,狂风呼啸。(声音扭曲,停顿)阵风风力高达45(叮)



(“The Ends and the Means” by Robby Hecht”)



Carlos和他的团队找到了地下传来爆裂声的源头,但是那不是我们所预期的传来更多干扰的地方,而且那不是一个—我愿意他去的地方。他们正在去那里的路上,互相点头确认他们的怀疑是正确的,并作出手语信号来讨论他们应该在出发之前制定一些手语信号。

听众们,我,我只是,我厌倦了担忧。Carlos……(叹息)请小心!

好的,他正在接近声音来源。咳咳。歌声前所未有的响亮,奇异的高亢。砰砰的声音和脉搏般的跳动,他小心的走出边缘去看,是的,是的,就像我们所恐惧的那样,那是沙漠之花保留球馆及娱乐中心五号球道下的那座微缩城市。微型的街道上正在举行微型的游行。Carlos现在证实了,那里有大量微型烟花,而歌声正与数百个小型人类的声音相匹配。Carlos上一次接近这座城市是,他进入了那里,而来自居民的袭击几乎杀死了他。这导致了我们与小人国连年的战争。这些小人是很容易管理的,因为他们非常小,虽然如此,谨慎,仍然是,必要的。

好吧,等等,我要呃,去那里给他道义上的支持,让我们回来听听在程序里预先录制好的农场的声音吧。

(绵羊咩咩声)(停顿,叮)一种异常的,可怕的幽灵。一种对我们空无一物的天空的憎恶。当我们游行以示纪念,将我们的便携式神龛高举到上帝面前,并引爆了我们的许多烟花时,在我们的头顶上出现了巨大的面孔,试图摧毁我们的城市,就像是四年前。

为什么那些来自外界的巨大存在要选择在这个时候出现,我并不清楚,但是它让我很难受,听众们。它给了我一种历史正在冒着气泡倒退回来的感觉。可能是另一次重大的改变。就像许多年前的那次改变一样,当毁灭者Huntokar—哦是伟大的神Huntokar—出现在我们身边并带走了我们的天空。我们每年都向Huntokar祈祷,但她再也没把我们的世界变会我们曾经生活的那样。当然我们会逐渐消失,因为我们无法再从外界得到我们需要的东西。为什么Huntokar要对我们这样做?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

然后这个生物从我们头顶的世界攻击我们,巨大的脚如此争议性的在新纪念碑上留下印记。看着他今天深邃的棕色眼睛……他很漂亮。就像我们人类一样,但当然更大,牙齿…就像军人公墓,绝对完美的秀发。没有卑微的凡人可以拥有这样完美的秀发。

最后一次袭击导致了与这些巨人灾难性的战争,这几乎摧毁了我们的城市。我们希望这些强大的生物远离我们,让我们就这么在遗忘中死去,让我们从世界中被切分出去。除非Huntokar撤回了她对我们做过的事。除非我们终于意识到了我们是因为犯了什么罪而被惩罚的。除非,至少,天空恢复到它几十年前的样子。但是在那之前,我们都会继续我们的伟大纪念周,然后在今年秋天,变成进入纪念月来铭记这巨大的改变。

继续收听,接下来将为你带来我们最受欢迎的节目,Jaelle Duarte的建议节目,“嗨Jaelle,我个人能做些什么来帮助解除Huntokar对我们的愤怒?”

而这无星无月的天空下,正是我们自改变之前起就生活的地方。

晚安,

夜谷,

晚安。



今日谚语:清晨的时间给你们。剩下的时间归我。我从没说过会公平分配。



一个巨大的谜。不管是在巴黎还是全世界范围内都没有人能告诉我们法国最受欢迎的节日经典之作—第二幻想交响曲的神秘起源究竟是什么。是的,这个录音是在几十年前由一位有进取心的垃圾收藏家(Platypus Eve)在垃圾堆中发现并带回家的。垃圾收藏家播放了他找到的磁带,等着听音乐。但那并不是音乐,反而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故事。

“那是个不错的社区。(嘉年华式的音乐)就在那座山后,有工厂,很快会充满了忙于努力工作的人们。这是条很好的街,电报路。”

让我们回到现代,在这里整个巴黎没有一场Platypus Eve庆典上是没有第二幻想交响曲的。

“这是Ackerman先生。是个好邻居,好朋友。Ackaerman先生就在山后的那家大工厂里工作,而我开始好奇那家山后的大工厂究竟是制造什么的。(机械声,音响起)我曾淹没在暮色之中,欣赏着这座大工厂。我看到了每个高耸的烟囱和每处闪烁的灯光。

当然,这是个秘密,这就是证件时的倾国。我们听了这个故事,觉得这真是个愉快的度过假日之夜的方式,特别是—

(随机的噪音)

”这是个好事:不适合小男孩来听。”

另外还有:“狂野的笑声,不含一丝幸福。”

当然还有:“原子催眠。”(奇怪的声音,噪音)

“原子催眠?它和普通的催眠术一样,只是小的多。”

法国人最希望的事就是坐下来,闭上眼睛,聆听第二幻想交响曲。这是我们每年都喜欢的东西,我们希望你也一样。

轨道人类马戏团特别节目第二幻想交响曲。将在2017年5月10日星期三,在夜谷演出中首次登场,并每隔一周在周三播出新剧集,直到7月7日。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8-12-13, 2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