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新版推介:『群星』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翻译〉〈 Fallen London 〉FL Lore Fact of the Day, 将会以令人难以忍受的龟速更新,大概...
Ænigmaze
2018-12-04, 14:26
Post #1


Dies illa solvet saeclum in favilla.
Group Icon
 277
   32

Group: Sinker
Posts: 92
Joined: 2013-06-13
Member No.: 54615


refers to saint-arthur/I was a candle
QUOTE
This is an archive of years of questions and answers about Fallen London lore and mechanics.




#巴扎有七道门:青铜,黄铜,钢铁,象牙,玻璃,白纸和牙齿。

#谁又能梦见黎明机器?——耀眼、冰冷、伸展着卷须的神圣装置;超越任何人胆敢想象的极远深处。甚至魔鬼们也梦见过这篡位的太阳,梦见这位新序列的金琥珀眼的仆人,梦见它的齿轮耦合进时间深处。敬畏黎明机器吧,为了我们自己——它的秘密、它的美、它的谎言。

#伟大锁链可以追溯到群星之间,然而它亦禁锢着一切。锁链是司命们最崇高、最坚不可摧的律法之一。它是生命等级制度的尘世图景,将一切存在按照重要性排序。星辰们理所当然的,高高在上。挑战锁链的秩序是绝对禁止的。跨越锁链的媾合更是不可饶恕的原罪。妄图改变自身在宇宙秩序中的位置亦是不可取的。…不过,在我们下界这里,律法就不那么稳固了,而众星们的统治也离我们很远很远;锁链的空隙可以被利用,而弱者亦可成就伟大。

#星辰是饥饿的。最终,一个灵魂将会返回上界,被司命们所吸收。星辰品尝着这些灵魂的记忆与经验,并最终将其同化。有些人会认为这是往生极乐之一种,但这基本上更像是被消化。这就是我们所有人的末路,除非地狱保存了你的灵魂。也许就算是那样也逃不掉。

#光明圣山有着众多名字。水手们称她为石神。在瓦恰斯/1,她的名字是阿玛拉德里/2。在司铎会里面,她的名字每年每日都不相同。有时候她也被认为是巴扎的女儿。显然,作为圣阳和巴扎的私生女,她俨然成了一座生命的圣坛。这就是当你把一整颗恒星的生命力塞进一座山这么大的东西里面的结果。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下界的高处是怪异的居所。月人,洞穴世界的众伪星。饿殍,永恒交战的钟乳石住民,不断磨练他们的塑形术。风暴神,死亡已久的雷霆之神,衰老而又愤怒。星辰们早已遗忘的,古老的尖啸与诅咒。苦楚蜂。奇异感染。无畏的齐柏林飞艇,仍然在对抗死亡或毁灭或更糟糕的命运。当然,不要忘了新纽盖特监狱。

#穹顶的那些胶人,锚爪虫,还有月人,都是从放逐之星降临的,它远在至高荒界的彼端。如果你要去那里,准备好面对放电的紫黑色天空,酸性的半流体海洋,以及杀人的气流。

#盐神,海平线之神,告别,眼泪,肉体冲动。盐神位于东方,在那里,话语出口变为蒸汽,太阳静止在海面之下。遗忘的面孔与苍白的海蝙蝠是神圣的。没有盐神的歌,一个人也许永远无法真正到达东方。

#恶魔骨并不真的是魔鬼的骨头。当你打破一条戒律的时候,那些碎片到哪里去了?也许,你懂的。

#主宰们搜寻深红之书已经太久了。只有那些最混乱、最悲惨、最异常的故事才会收录其中。其中一个故事解释了Mr Heart每年送给Mr Iron的礼物为什么是一柄精心打造的匕首。也许,这本书的下落事关荣辱大事。

#巴扎把放逐者们拉进了下界,但是他们被废黜了爱的权力,作为某种代价。直到现在,他们也没有交换誓言的仪式,没有订婚的信物。然而,并非所有人都遵从那条禁令…

#高悬于穹顶,衰老易怒的风暴神,乃是地下海最残暴的神明。他在龟岛和可汗港一带被顶礼膜拜,受到弗利特街区的恶童帮崇敬,任何有点斤两的水手都知道要敬畏风暴之神。如果你想得到风暴神的青睐,那你可能需要付出血的代价,字面意义上。风暴神是一个可怕的古老存在,但是那些位于风眼处的梦者却说,他还有着更加忧郁的一面。在地下海的遥远彼端,他们述说着,关于某个檀木盒子里面那颗受伤的心…也许最好不要大声谈论这些事情。毕竟,钟乳石随时会从我们头顶坠落。

#伦敦现在就位于第四城哈拉和林曾经矗立的地方。城市的更迭过程与温柔毫不搭边,巴扎仅仅是…把新的直接扔到旧的头顶上。有些遗迹仍然幸存下来。遗忘城区当然算一个,银树喷泉仍旧在那里。Mr Wine很喜欢它。一些碎片还保存在地下:它们就镶嵌在长笛街之中。在那些幽邃的坑道深处,第四城的废墟被重建,成为储魂所,成为那些曾经漫步其中的灵魂的窖藏。为了什么目的?我们只能够去臆测了。

#光明圣山有一条巨大的伤口。它的由来,我们只能猜测,但可能与窃面者有关。或者没有。我们只知道,从那伤口中流淌出血之河。亚当之道是它的名字。一条杀伐果决的河流,饱含着对于一切无机物的憎恨,糜烂的生命力肆意流淌。只有活着的船才能在亚当之道上安全航行,河水会吞噬金属,就像饥饿的强酸一样。同样也不建议任何人下去游泳,过剩的能量会把你由内而外彻底毁灭。你的骨头会像杂草一样在河岸边疯长。某种程度上说,那可能就是旧地的本质。

#巴扎的女儿—光明圣山,已经众所周知。但是它的孙女呢?彷徨山,黑色晶体组成的移动山脉、吞噬船只的怪异,伦敦的那位巴扎的直系后代。彷徨山是一桩禁断罪行的产物,是邪恶的窃面者与光明圣山结下的罪恶果实。但是一座山是怎么能在地下海四处徘徊的?天知道。

#1868年,那场反抗地狱的战争,一次彻底的惨败。面对那些更强,更快,全副武装的力量,入侵尚未开始便夭折了。但是有一个兵团竟冲进了地狱。他们目睹了什么样的景象?玫瑰在原野上燃烧,恶魔骨制成的祠堂,奴隶划动三列桨战船,官僚机构的巨大齿轮正在无情转动,还有那些在旧王座的阴影下矗立的绞刑架。他们被吊死的地方,仍然历历在目。那是什么意思?那是什么意思?也许下次你应该去问问那位南沃克的主教,他是最后一个还活着的。

#对于司铎会来说,永恒的生命在理论上是可能的。圣山很近,而圣阳很远。但是命戒规定的寿命上限是一千年。司铎们永远不会真正死去,在经过一个相当吓人的加冕典礼之后,旧的司铎将从凡世学会中除名。其他的人如果打破命戒,很可能会发现他们整个家族的存命大幅减少。

#随欲王,地下海之强权,淹人众的主人。离群锚爪虫们是他的新娘,他用溺亡宴来讨它们欢心。他衣冠楚楚,虽然从那怪异的王冠状物体往下,怎么看都是彻头彻尾的可怖怪物。也许这也不过是一种心血来潮。

#年历理事会,无政府主义者们的影子议会,由神秘的“十二月”统领全局。你恐怕只能通过圣诞卡名单才能找到它们的真实身份。组织的构成不是一成不变的,有一天,你也可以占据一席之地。

#第三城的祭司国王们还在下界阴魂不散,即便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一切都是从他们允诺的交易开始的:他们为了得到神的血肉而出卖了自己的城市。从此,人们也叫他们噬神者。当然,交易毕竟是有好处的,他们得到了调换身体的能力,使他们可以无限期地维持自己的存在。为了得到身体,他们靠近那些敏感脆弱的人,从梦中发起入侵。他们吃啊、吃啊、不停地吃,直到你的里面除了他们以外什么也不剩下为止。

#旧地有一种会点燃灵魂的火焰。当灵魂燃烧起来的时候,你的体温将会急剧升高,然后你的血液将会被蒸发,直到你的内脏被烤熟为止。那里的人称之为灵魂净化。这种疾病没有已知的疗法,患者只能在教会疗养院慢慢等死,直到最终断气。当身体终于死亡的时候,他们那燃烧着的灵魂会像烟花一样爆发。这时你最好离远点,否则下一个被点燃的就是你自己的灵魂。

#下界的本质是属暗的,远离众司命的光和戒律。但一切都有例外。地下海远端的某个地方,圣阳依旧闪耀。赤识之印于穹顶被击碎;那就是夏宴岛,一个美丽的毒药。过去已经有过无数次殖民的尝试,但是所有人都失败了。这也不能怪他们,是这个地方太过特殊了。沙滩,丛林,螃蟹,丰富的食物,然后当然—还有阳光。但是当光明带来喜悦作为礼物的同时,它也带来了同等的危害。毕竟,就算是在下界,光依旧致命。

#巴扎的主宰们,所有人最喜爱的外星太空蝙蝠!但是,归根结底,他们的天性同时也是他们的软肋。Mr Wine举办的狂宴上的那些常客们也许会注意到,他们的主人在一两首激烈的曲子过后显得有点颤颤巍巍;而那些在外交部跑腿的人们可能发现,Mr Pages在音乐盒的魔力下神情痴呆。让我们假设,某个野心勃勃的个体,成功创造出能够发射巨量音波的装置…那么这个个体也许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在单挑中击败一个主宰的人。只要他记得带一对耳塞的话!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Ænigmaze: 2018-12-11, 12:09
TOP
inthel
2018-12-09, 06:11
Post #2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Archduke
Posts: 5834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被翻译吸引去试玩了一下网页版,这游戏的文案好酷炫,不愧是开发Sunless Sea的公司……
TOP
novameow
2018-12-10, 22:03
Post #3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8
   0

Group: Primer
Posts: 2
Joined: 2018-05-23
Member No.: 74259


是我最喜欢的Fallen London世界观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8-12-15,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