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V:tR] 五大氏族
Anarithka
2006-02-01, 18:11
Post #1


Toreador感觉者,逆天的存在
Group Icon
 535
   21

Group: Builder
Posts: 231
Joined: 2006-01-01
Member No.: 4714


谢绝转载


迪瓦(Daeva)

迪瓦感情丰富、注重声色享受又魅惑迷人。他们大多是性感的捕食者和声色的享乐主义者。
据血族史学家记载,迪瓦是血族中历史最悠久的氏族之一。从迪瓦这一名字中可以看出波斯神话渊源,而他们的能力也让人联想起波斯神话中的恶魔迪瓦。一些古代记载表明迪瓦的祖先是一位名叫伊斯玛・迪瓦(AESMA DAEVA)的吸血鬼,但是吸血鬼学者怀疑这一迪瓦并不是不死者,之所以叫迪瓦,仅仅是为了与波斯神话中专司欲望及愤怒的恶魔迪瓦做个比较。
“迪瓦”这一名字表明,血族社会的起源可以追溯到罗马崛起时代。某些迪瓦的化身甚至在那之前就存在,但他们是否具有自己的社会,还是仅仅是一群群居的欲望之徒则不得而知。罗马崛起后,迪瓦成为了血族社会中不可分割的一员。吸血鬼历史表明他们在秘党中十分活跃。

迪瓦
――说什么傻话,亲爱的,离开我你怎么活下去?

其他血族嫉妒他们的美丽幽雅,嫉妒他们能激发凡人的激情,轻松生活于人类社会――而这种嫉妒如同血液一般让迪瓦着迷。迪瓦是完美的捕食者,也是完美的吸血鬼。唉,可惜他们内心已死,无福消受。

迪瓦被称为“魅魔”,以利益和自身的性感魅力诱惑猎物,让其自投罗网。任何有自尊的迪瓦绝不会躲藏在小巷以武力制服猎物。事实上,他们更愿意将漂亮的猎物带回家,好好寻欢作乐到天亮(如果她够幸运),或者吸干她的血(如果她不走运)。作为魅魔和声色之徒,迪瓦甚至能魅惑诺斯弗拉图。魅惑之后,他们便会自如运用各种策略手段,如同使用音色优美的乐器。盟友和同谋即使明知魅魔不可信任,也无法抗拒他们的诱惑,不自觉的受到迪瓦的吸引,受他们操控。迪瓦比任何氏族都更懂得运用自身魅力。他们无情的使用这种力量。迪瓦的谴责比亲王的指责更容易让一名吸血鬼身败名裂。

由于常年操纵凡人的情爱和血族同伴的尊重,他们的情感逐渐消逝,直到最终无法理解任何感情,仅把感情当作奴役他人的工具,或者简单的模仿行为。尽管表面看来迪瓦充满激情,但是事实上,魅魔大多内心已死。他们宣称懂得欲望,但是真正理解的只是需求。正是需求使得许多世故的迪瓦失去了感觉的能力。

迪瓦穿梭于符合自己纵欲天性的社交圈,无论是上流或者下层社会。沉醉于凡人的美色和聚会,他们常常光顾剧院、画廊、时尚俱乐部、酒吧、毒巢、妓院之类的场所。抛开个人偏好不谈,魅魔混迹于各种社会阶层。无论去哪里,诱人的天性都能为他们引来自投罗网的猎物。因此他们才得以生存,成为无可争议的最大的氏族。迪瓦不拒绝任何社会阶层,新移民、政治游戏或社会的失败者――或者至少中产阶级,只要他们的血液跟别人的一样红,对于魅魔来说就没有区别。再也没有比试图融入周围环境的迪瓦更绝望的血族。但是聪明的血族最好不要试图利用迪瓦,因为迪瓦终有一夜会获得他们寻求的地位和特权。魅魔从来不放过任何机会。

绰号:魅魔

血盟:多数迪瓦选择第一阶级(The Invictus).他们擅长政治游戏,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世故冷酷。多数迪瓦自我中心,对宗教不以为然,当然也不会对宗教气息浓厚的圣枪教团(The Lancea Sanctum)感兴趣,但是也有少数迪瓦将对声色的追求转化为宗教狂热。他们常能爬到高位,因此The Lancea Sanctum里的迪瓦比想象中要多。迪瓦对the Cathians毫无兴趣,既然目前的社会让迪瓦满意,又何苦要为一个平等至上的社团奋斗?有些迪瓦选择加入龙之血脉(The Ordo Dracul). 如果享乐主义者在盟里的地位能更高些,相信会有更多的迪瓦加入。和The Lancea Sanctum一样,少有迪瓦加入The Circle of the Crone,加入的那些也多是出于对社会的反抗,而不是真的对异教教义感兴趣。更有很多魅魔不加入任何血盟。他们认为凭借自身的优越条件,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社会法律法规。

外表:迪瓦通常在猎物神魂颠倒时拥吮――或者至少也是在激情正酣时――他们一般选择外貌出众的猎物,因此,迪瓦美丽异常,装扮时尚,这使他们能更容易的捕获猎物。

庇护所:迪瓦的庇护所各不相同,但都很舒适,适合进行社交和政治聚会。室内装饰品味各异,但大多能让任何来访的同胞、盟友甚至敌人印象深刻。尤其偏好阁楼和公寓住房。在不带猎物回家时,迪瓦不会注意打扫房间,也就是说,有些庇护所脏乱甚至散落着上次猎物的残留物。

背景:迪瓦越来越倾向于拥吮社会精英。魅魔血父(SIRE)寻求有魅力、有文化、有诱惑力、有上进心、热情又美丽的生物。许多迪瓦以为他们对拥吮的人抱有一定的感情,但是最后却发现这只是欲望和饥渴的混合。没有任何关系比迪瓦和新拥吮的子嗣之间的关系更令人欢欣,也没有任何关系会消逝的如此迅速。

人物创建:社交属性和技能是迪瓦的专擅,尤其是帮助他们留下良好的第一印象,劝服和诱惑他人的属性与技能。对人类社会和血族的社交优势同样重视,反映出他们与凡人社会和血族社会都有联系。鉴于多数迪瓦运用操控和背叛手段来吸食,设定较高的初始人性是个好主意,因为迪瓦的人性会降的很快。

天赋属性:敏捷或操控

氏族异能:迅捷、威严、活力

弱点:拥吮后的迪瓦失去了真正的激情。或许出于内心对激情的向往,他们无法如其他被诅咒者那样克制自己的享乐主义。无论何时,只要迪瓦错过了本可放纵自己恶习的机会,她会损失2点意志(放纵恶习则获得+1意志)。

社会组织:身份高低完全是社会问题。年轻迪瓦更容易和自己的同类起争执,而不是和其他活着的生物。年长的迪瓦可不是这个氏族里唯一了解新仇旧恨的血族。尽管在面对外敌时,魅魔会团结一致,但是他们总是在自己氏族内和血族之间不断竞争。因此迪瓦并没有真正的社会结构。氏族在社交和政治问题上与死亡之舞一致。

世系:Duchagne(一支衰落欧洲贵族世系,可以直接操控他人的感官),Toreador(氏族的分支。意识到自己失去了激情,Toreador试图以凡人来激发自己的创作灵感或极端的感情来重建激情;他们无一例外的在厌倦中不断重复,将荒凉的故居抛在身后),Xiao.

概念:无聊的社交名流、俱乐部生物、俱乐部所有者、邪教领袖、有文化的连环杀手、残酷贪婪的魅魔、刚习惯夜之世界的世故的吸血鬼(只有在非常年轻的吸血鬼身上才能见到这种作秀般的态度,因为他们还没感受到安魂曲带来的沉重负担)、血族政客、当地血盟的发言人、艺术爱好者、职业“护花使者”。

对外族的看法:

刚格罗(Gangrel):他们当然是野兽,但是那动物的身体里拥有可怕的野蛮力量。
密卡特(Mekhet):他们老待在阴影里,不觉得难受或恐怖吗?
诺斯弗拉图(Nosferatu):他们的外表就是所有血族的内在。
凡楚(Venture):软弱的心灵,管理手下的责任,哪种才是更可怕的诅咒?

狼人:不,谢谢。刚格罗已经够野蛮了。
法师:人类拥有那种强大的力量实在是非常……迷人。他们当然不会介意聊一聊?
凡人:没用的生物。很高兴我不再是他们中的一员。但是……我真的希望能回想起身为人的感觉。
TOP
Anarithka
2006-02-01, 21:06
Post #2


Toreador感觉者,逆天的存在
Group Icon
 535
   21

Group: Builder
Posts: 231
Joined: 2006-01-01
Member No.: 4714


刚格罗(Gangrel)

刚格罗原始、强悍又野蛮。在他们身上体现了吸血鬼可以变成动物和其他形态的神话传说(狼、蝙蝠、雾)。
许多血族认为刚格罗氏族十分古老,但是鉴于刚格罗的动物天性,鲜有记载记录他们究竟是在何时产生的。黑暗的史前吸血鬼中的确存在野兽般的吸血鬼,但是并不是所有这类传说都记载了他们是刚格罗。
地理上,刚格罗似乎来自于现今的东欧。在东欧,他们加入了刚建立的秘党,犹豫地步入了吸血鬼社会。随着罗马帝国的西渐,刚格罗和秘党也逐渐西进。史学家指出刚格罗源于现在的斯堪的那维亚。自吸血鬼社会早期开始,刚格罗就被选出来守卫领地的边界地带。因此,刚格罗常被视为开拓疆土的开路先锋,或游走边界守卫领土的清道夫。

刚格罗
――滚回去告诉你亲王,这里是我的地盘,如果你有那胆量。

吸血鬼让凡人惧怕黑夜,但是也有让吸血鬼害怕的生物――比如刚格罗,捕食者中的捕食者,最野蛮的野兽。刚格罗或许是唯一一个让听者闻之战栗或肃然起敬的氏族。刚格罗在很多方面都可被称为吸血鬼中的“野人贵族”。一经拥吮(甚至有些在拥吮前),刚格罗即会努力切断与凡人生活的一切联系,有些选择与野兽为伍,另一些则远远避开凡人世界。他们重视人性,在接受自己新生活的基础上维持人性,而不是试图寻回已经失去的东西。对于一个内在灵魂与心兽连接如此紧密的氏族来说,这似乎是最可行的方法。在其他血族为拥吮的“真正意义”迷惑时,刚格罗知道他们变成了什么,于是他们努力接受新的自我。总的来说,他们比其他吸血鬼花更多的时间与内心的兽性交流。比起绰号和声誉,正是这种交流,使得其他血族承认刚格罗的确从内省中获益匪浅。

与心兽的奇妙联结,使得刚格罗深具洞察力。血族中最明智的吸血鬼常出于该氏族。其他血族致力于成为学者或哲学家,收集无数的数据证明理论,而刚格罗却是他们的瑜珈师和医生、菩萨和苦行僧。血族从他们那里获得宝贵的经验,将理论与他们的实践相结合。因此,了解灵魂中原始天性的血族尊敬刚格罗。洞察力使得刚格罗氏族既重要又危险。当他们开口说出坦白的见解时,某些血族会立刻请他们闭嘴。

绰号:野人

血盟:刚格罗对血族政治不感兴趣,但不等于他们没有自己的政治观点。氏族中很多成员活跃于The Circle of the Crone,因为在这里崇尚精神的刚格罗可以自由讨论自己的仪式及信仰。该血盟有不少领袖都来自于刚格罗氏族。某些刚格罗受到the Carthian教义的吸引。近年来,许多活跃的刚格罗已经加入了该血盟。一些刚格罗进入了圣枪教团和第一阶级。第一阶级中的刚格罗大多为长者效力,或者本身就是长者。而圣枪教团内的刚格罗则是血族中最可怕、最无情的成员。the Ordo Dracul内的刚格罗很少,他们加入该血盟并不是为了学习血之魔法,而是为了不受傲慢的圣强教团的影响追寻自身起源之谜。也有许多刚格罗对他族的长者及政治毫无兴趣。他们常与独立的血族为伴,着迷于这些同伴松散的社会结构及对自由的热爱。

外表:尽管很多刚格罗承认外表有助于融入社会、更轻松的捕获猎物,但是野人没必要注重外表。一般来说,刚格罗注重功能胜过形式,绝少会穿着不便于行动的服装。鉴于氏族弱点,他们必须时刻注意外表的野兽化。某些尤其年长(或愤怒)的刚格罗甚至习得一定程度的朦胧术(Obfuscate)来避免潜在的危险。

庇护所:灵活机动是该氏族最大的优点之一,主要归功于氏族异能变形术,该异能使刚格罗可以在任何自然土壤中休息。睡在土里当然也有缺点。即使最野蛮的野人也乐意有个真正的房屋可以休息。一些居住在城市里的刚格罗拥有传统的庇护所,但是不安定的灵魂和对其他血族的不信任使他们不时改变住处。

背景:刚格罗来自社会各阶层,但都具有强烈的生存本能。此外,许多刚格罗在挑选潜在子嗣时会有特殊要求。刚格罗鄙视软弱的人,无论这种软弱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的,与凡人世界失去联结的刚格罗尤甚。氏族成员欣赏拥有强大自我意志力的人――自知、自信及自立。尽管也有刚格罗会拥吮不具备以上特点的凡人(这种拥吮一般是种残酷的实验,验证拥吮是否能使人变的强悍),但是大多数刚格罗坚持自己的标准。

人物创建:刚格罗对自己的长处和短处非常诚实,且致力于发挥自己的天赋特长。玩家应该重点升级刚格罗专擅的属性和技能。当然也有例外的时候。性格使然,野人的社交系能力较弱(当然在整个血族里算不上最弱),他们专注于磨练身体和心灵,因此生理和心理技能点数应相差不多,但更倾向于生理技能。

天赋属性:沉着与耐力

氏族异能:动物友好、变形、强韧

弱点:如绰号所示,刚格罗与心兽联结紧密。心兽的召唤越强烈,他们就变的越兽性,头脑越不受控制。以智力和机敏为骰池的掷投时,10加掷规则不适用,每个1抵消一个成功数(此抵消不适用于大失败)。该弱点不影响感知、受惊反应或沉着属性的骰池。

社会组织:刚格罗或许是所有氏族里最没组织性的。他们没有等级制度,对氏族结构兴趣廖然,也没有任何氏族活动。他们唯一感兴趣的事件就是所谓的集会。集会有两个目的,一是使刚格罗重聚,交流彼此在分别时间里的经历。另一个是为了解决氏族内部的问题。在施行此习俗前,野蛮的野人肆意攻击自己氏族成员,整体上削弱了氏族的力量。因此氏族采取集会的方式,在Priscus或长老(Primogen)面前解决争端。任何冲突(或者战斗,如果必要的话)应由双方野人监督、旁观。得益于此习俗,氏族日渐团结一致,内部纷争显著减少。

世系:Anavashra(位于印度及孟加拉国的神秘仪式师);Anubi(埃及异教,与圣枪教团长期不合);Bruja(任意妄为的飞车党,占据下墨西哥和南加利福尼亚);Matasuntha(战士世系,源自古代匈奴军阀);Taifa(位于中东,老练而善于交际的刚格罗,以政治及交际手腕出名)。

概念:考古学家、保镖、乡巴佬、巡回牧师、宗教指导、雇佣兵、流浪者、萨满、活命主义者、城市捕食者、动物园管理者

对外族的看法:

迪瓦(Deava):只会打扮的家伙,但是比你们想象中更像我们。
密卡特(Mekhet):好吧,躲着吧。
诺斯弗拉图(Nosferatu):证明血族不是生而平等的;有些血族就是比其他的吓人。
凡楚(Ventrue):我要把血吐在他们的靴子上,再剥下他们的皮来做战利品。

狼人:下次你认为自己是个东西的话,我会教给你什么才叫本事,让我们来解决这一切吧。
法师:力量的面具下是人类的脸,温暖的身体流动着血液。
凡人:群居动物,永远别忘了对于我们狼来说他们是什么。
TOP
Anarithka
2006-02-02, 18:40
Post #3


Toreador感觉者,逆天的存在
Group Icon
 535
   21

Group: Builder
Posts: 231
Joined: 2006-01-01
Member No.: 4714


密卡特(Mekhet)

密卡特迅速、隐秘而又聪慧。传说中吸血鬼可以躲藏在阴影中,秘密捕获猎物,能够获得除了守护者之外无人知晓的秘密,这些很有可能就是在形容密卡特。

某些最古老的吸血鬼就是密卡特氏族的成员,但他们现在大多痛苦的沉睡于休眠之中尽管大多数密卡特倾向于离群索居,但是某些却随人类军队旅行,有些甚至秘密的组建了不死者佣兵团。与大多数氏族一样,没人知道密卡特的祖先是谁。有些传说曾提及隐居的密卡特异教领袖,或者擅长潜行的军团领袖,所以这一氏族很有可能是古代法老或国王的后裔。

密卡特这一名字本身也表明了氏族的埃及渊源。密卡特一词在埃及语中是“护符”的意思。某些最可敬的长者确实具有埃及人特征,另一些则有着希腊人的肤色,这一现象并不意外,毕竟希腊与埃关系密切。希腊先后与埃及、罗马互通商贸,恰好符合密卡特成员传说中的旅行征途,以及他们曾经在初成立的秘党中扮演的角色。自那时起,密卡特便潜伏在阴影中,四处探寻秘密,为血族提供建议和意见。

密卡特
――没问题,我能帮你查出来,但是报酬最好值得我花时间。他一定很乐意知道你在打探他的事……

吸血鬼一直都是暗夜生物,而密卡特氏族更是当之无愧。黑暗就是这支血脉的标记,黑暗之于密卡特就如同尸衣之于尸体。氏族的标记是潜藏及智慧,完全符合他们与黑暗的紧密联系――藏的越隐蔽,发掘出的秘密就越多。

密卡特是血族大家庭里成员最五花八门的氏族。尽管他们的氏族天生属于黑暗,但是暗影对黑暗却有多种诠释。一些氏族成员是夜之大师,运用自己的天赋和不死者力量在被诅咒者贵族中占有一席之地。另一些则是真正的暗影潜伏者,时刻准备着在对手的心脏上插上木桩或者从其庇护所中偷走财物。还有一些是诗人或画家,更加自我的夜之族裔。而更多的密卡特则是秘密的揭露者,追寻遗忘于记忆之黑暗中的信息。密卡特氏族成员包括阴险的凶手,开明的哲学家亲王或者介于两者之间。

虽然氏族内部也有粗鄙的成员,但是总体来说,无论密卡特阴暗生活的目标是什么,他们都拥有精湛的技巧。比如密卡特保镖,战斗时采用的不是粗鲁的拳打脚踢,而是华丽的格斗技巧。密卡特渗透者通常幽雅又精通潜行之道,而不是邋遢的野蛮人。贤者或学者则具备超自然的智慧,他们的能力完全是神谕的,而不仅仅是靠归纳整理。密卡特认为自己是吸血鬼的典范,无论做什么,他们都全身心投入,不断完善自己的才能使其成为第二天性。

绰号:暗影

血盟:很多密卡特加入the Carthians 或 the Lancea Sanctum,因为两者都具备根深蒂固的政治传统和秘密,密卡特的才能可以得到发挥。The Circle of the Crone以其潜在的救赎意味及被诅咒者存在的意义吸引了大量的密卡特。其他粗俗的,对哲学不那么感兴趣的暗影通常不加入任何血盟,因为自由(或者隐姓埋名)的意识形态正适合内心狂野的密卡特。密卡特在the Invictus里势力也不弱,但是the Invictus中的密卡特较为沉默,很少提及自己是血盟成员,不像盟中兄弟那样自负吹嘘。他们对于加入血盟的原因总是有所保留,这点正与the Carthians 或 Lancea Sanctum中的密卡特相一致。不少密卡特加入the Ordo Dracul,因为学习该血盟深奥的理论有助于帮助他们寻找龙类隐藏的秘密或收集的神器。

外表:所有氏族中,密卡特可能是外貌差别最大的。某些密卡特将氏族的符号刻于刀柄,身着全黑的衣服使其能融入夜色。另一些则选择凡人世界流行的款式,帮助他们融入人群,不引人注意。这种作法尤其常见于醉心某种亚文化的密卡特。他们借此种作法成为该文化的标志,尽管不会穿的很引人注目,但却足以反映这个团体的品味。

庇护所:密卡特偏好亲近凡人世界,是两极分化最严重的氏族。一些密卡特愿意靠近人群而居,居住于大城市市中心或繁华地段的公寓里。年长或孤僻的暗影需要更多的隐私,常选择居住在人口密集地区的外围。他们会在自己大宅里养狗和血仆。一些偏执的暗影甚至把庇护所设在地下,与诺斯弗拉图共享(或争夺)没有阳光的隐藏地点。

背景:密卡特来自社会各阶层,但都同样亲近夜晚和黑暗,比如拥有受创的灵魂或渴求知识的心灵。许多密卡特在拥吮后受到血父尽心的教育,能充分了解氏族的本质和责任。很少有密卡特血父会把自己的子嗣丢在一边不管。有些密卡特会让自己的后裔独自探索血族世界,但是不会远离后裔,而是在适当的距离外时刻关注监督着。

人物创建:密卡特注重对自己的追求有帮助的特性。暴力或政治倾向的密卡特一般偏好生理和社交属性及技能,以此来提高自己的格斗或社交技能。学者或哲学家式的密卡特倾向于尽可能的提高心理特性。对于很多暗影的角色扮演者来说,为人物选择特性,就像孩子站在糖果店里――所有特性看起来都那么好,可却没办法都学完。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时刻牢记角色的性格特点,以此为标准来选择。

天赋属性:智力或机敏

氏族属性:超感应、迅捷、朦胧术

弱点:密卡特是黑暗的生物,比其他被诅咒者对光线更敏感。无论何时,只要密卡特受到阳光或火焰伤害,都会受到来自伤害源的额外的1点恶性伤害。暗影无法离开光芒独存,而光芒又能驱散暗影。

社会组织:尽管密卡特不是社会阶层最森严的氏族,但确实有其社会结构。社会结构大部分与氏族多样的世系一致,比其他氏族更加独立。但是氏族范围内的组织确实也存在。除了密卡特密集城市里的长老以外,暗影通常把氏族事物交给Priscus处理,并且比其他氏族更服从Priscus,尤其是享有智者盛誉的Priscus.

世系:Agonistes(地中海的史学家和哲学家,致力于记录和保留血族在休眠中遗忘的知识);Mnemosyne(狂热的吸血鬼,通过血液联结,可以彼此共享记忆和经历);起源于欧洲,感染上血液疾病的血族;Norvegi(退化的异教血族,成员为密探和盗贼);Sangiovanni(威尼斯的死灵师,拥有紧密的家族结构,只拥吮家族中的凡人)

概念:古董学家、刺客、花花公子、外交官、执行者、剑客、少数民族、残酷贪婪者、朝圣者、警察、幕后掌权者、先知

对他族的看法:

迪瓦(Daeva):他们不自觉的掠夺曾经的自己,无耻的嘲讽未来的自己。
刚格罗(Gangrel):有独有的高贵之处,可悲的是失去了与凡人世界的联结。
诺斯弗拉图(Nosferatu):黑暗中的兄弟――但是提防兄弟不合。
凡楚(Ventrue):共苦容易,同甘困难。

狼人:我怀疑他们不仅仅是野蛮的生物。
法师:连血族都不知道的秘密,法师却可以优雅的使用。
凡人:客观的看待他们:既是我们的生存之源又是威胁。


P.S. Sire的翻译问题,还有Animal Ghoul的翻译需要考虑一下了。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glare.gif)
TOP
Anarithka
2006-02-03, 17:47
Post #4


Toreador感觉者,逆天的存在
Group Icon
 535
   21

Group: Builder
Posts: 231
Joined: 2006-01-01
Member No.: 4714


诺斯弗拉图(Nosferatu)

诺斯弗拉图隐秘、强壮又可怖。他们的出现总是令人不安,无论是丑陋的外表,刺鼻的恶臭还是暗藏的邪恶性格。

诺斯弗拉图传说表明,这一氏族相对来说历史较短,可能起源于罗马崛起前不久的被征服者中。诺斯弗拉图活跃于秘党中,但是在加入秘党前的记载则很少。此外,据称某位非常古老的血族极像诺斯弗拉图。

至于这些血族是否是某个最终变成诺斯弗拉图的“原始氏族”成员,则无人知晓。

传说诺斯弗拉图最常见于欧洲中部,尤其以德国、北意大利及法国东部为多。早期记载提及某些怀疑是诺斯弗拉图的部落起源于现今的波兰、斯洛文尼亚、匈牙利、罗马尼亚、巴尔吉利亚及雅典,而在北非也曾见到过。和刚格罗一样,诺斯弗拉图是开拓疆土的先锋及守卫领地的卫士。不同的是,诺斯弗拉图凭借迅捷行动和怪物天性在被诅咒者社会中占有一席之地。

诺斯弗拉图
――哇,两分钟了你居然还没逃跑,看来在有求于我的人眼里,我变漂亮了。

诅咒并不是平等的,被诅咒者中也有放逐者,这就是诺斯弗拉图,不死者最厌恶的氏族。幽灵的外表(或者其他的……)在拥吮时被扭曲,只有极偶尔时候才能如人类般生活。他们居住在其他吸血鬼不敢栖居的阴影里。其他不死者惧怕诺斯弗拉图,因为他们令人不安的外貌使外貌正常的血族想起自身也已不再是人类。同时他们也勉强的尊重诺斯弗拉图。这些阴暗的生物精通潜行,强壮过人,体现着所有被诅咒者情非得以时爆发出的毁灭性力量。如果有选择余地的话,其他氏族宁愿永远都不要和诺斯弗拉图打交道,可是幽灵无可非议的天赋才能、野蛮的力量又太过危险,使得血族无法忽视他们。于是其他血族紧张的款待他们,将不安隐藏在机警的外交词令下,祈祷诺斯弗拉图能尽快离开。

诺斯弗拉图冷漠的面具下隐藏的是寂寞和怨恨。他们嘲笑在他们面前退缩的人,蔑视漂亮的吸血鬼和愚蠢的政治游戏,因为他们被这些排除在外了。孤立促使他们建立起紧密的家族联系,团结一致对外。在外人眼里,诺斯弗拉图氏族就像一个网络体系。事实上,和其他氏族一样,诺斯弗拉图内部当然也有纷争和竞争――但是面对外敌时,他们彼此合作无间。

诺斯弗拉图无法融入社会,不得不避世而居。他们通常聚居在其他人避之不及的地方。一些诺斯弗拉图住在下水道,利用凡人政府和建筑再加上自身的力量,将简单的管道和水道变为庞大的地下居所。另一些则住在墓地,和低等生物共享地下墓穴。有一些诺斯弗拉图选择遗弃的废屋,鬼屋的城市传说由此流传。还有一些居住在现代建筑的地下室或锅炉房内。按照惯例,诺斯弗拉图
在任何同类的居所都会受到欢迎,除非她有非被驱逐不可的理由。幽灵不一定都能友好相处,但是他们可以认出相同的血脉――无法不认出来,因为都体现在了外表上。

被社会所惧怕和驱逐,许多诺斯弗拉图的行为逐渐变的怪异。有一些则选择相反的道路,变的惊人的有文化、有修养,以此来弥补自己骇人的外貌。这种幽灵常见于血族政界。诺斯弗拉图也是信息的提供者,不仅因为他们不可估量的超自然力量,而且很多年长的诺斯弗拉图守护着古代知识,与凡楚或密卡特维持的一切做对抗。诺斯弗拉图会用威吓的手段逼迫别人把信息透露给他。世故的幽灵用知识交换其他血族的善待。这是可怕的交易,因为诺斯弗拉图变的太重要――也太危险――无法被忽视。毕竟,没人知道幽灵会把什么样的秘密卖给敌人,也不知道有多少幽灵埋伏着等待进攻。

绰号:幽灵

血盟:诺斯弗拉图遍布各血盟。The Invictus 紧张的欢迎诺斯弗拉图作为血盟的实施者、密探和士兵。第一阶级中掌权的诺斯弗拉图表现极端:有些是相对仁慈的统治者,了解被统治者的痛苦从而体谅下属;有些则通过虐待下属来发泄自己曾经经受的痛苦。有些幽灵试图弄清他们犯了什么过失,导致上帝降下如此诅咒,更有些幽灵心怀悔恨,想要用行动来弥补这一过失,于是加入the Lancea Sanctum寻找安慰。幽灵也常加入the Ordo Dracul,在这里外表不会影响他们的功绩(或许还能帮上他们一点,因为该盟不鼓励社交闲谈)。The Carthians吸引那些想要建立平等社会的幽灵。那些不堪诅咒重负的诺斯弗拉图总是无法抗拒the Circle of the Crone教义的吸引。接受自身可怕天性以及试图打破社会体系(或是想逃避社会)的幽灵通常不加入任何血盟。

外表:尽管难看的外表特征会在“家族”中遗传,但是没有气质完全相似的诺斯弗拉图。褪色皮革般的皮肤、开裂的腹部皮肤、橡胶般的皮肤、畸形的脑袋、墓穴的腐臭、暴突的眼睛、令人不舒服的眼神和个人习惯、粗糙的双手、天生的可怕感觉、松垂的肌肉――这些和其他特点构成了氏族的标记。并不是所有幽灵的外表都是畸形的。其实有很多外表都不畸形,但是却让观者不由自主感到难以形容的不安。居所的黑暗和肮脏,也使诺斯弗拉图的仪态和气味更加污秽。

庇护所:很多诺斯弗拉图避世而居,比如废弃的仓库、墓地、地下室、下水道和地下隧道。据说,少数诺斯弗拉图轻视传统,居于带阁楼的房屋和奢华的庄园――任何可以让他们奢侈享受又能保留足够隐私的地方。

背景:诺斯弗拉图一般在社会遗弃者中选择后裔,如无家可归者、精神病人或罪犯。许多诺斯弗拉图出于仇恨而拥吮,用诅咒来惩罚空虚、残酷或诸如此类的“罪”。假如血父想让子嗣活下去――有时他们不想――幽灵偏好选择自立、有能力在变为吸血鬼后照顾好自己的人。诺斯弗拉图的拥吮通常不是为了爱或倾慕。当然也曾有过这么一个罕见而伤心的故事:某位诺斯弗拉图想要通过拥吮来表达他对爱人永恒的爱情,但是最后得到的却是爱人的憎恶。

人物创建:对幽灵来说,生理和精神系属性比社交系重要。诺斯弗拉图经常使用潜行和生存技能。初始设定过高的血之潜能是不明智的;除非诺斯弗拉图获得一定的经验,否则他很有可能要靠吸食动物血液维生。尽管诺斯弗拉图不是社交动物,但是一定的社交优势还是必要的,比如情报网。

天赋属性:沉着或力量

氏族:恶梦、朦胧、活力

弱点:诺斯弗拉图的存在令人厌恶,至少也让人不悦。这种厌恶不一定是由生理畸形造成,明显的危险气氛、尸体的腐臭或捕食者的姿态和畸形的身体一样让人不安。社交环境下,以仪态或操控为基础的骰池,10重掷规则不适用。另外,每个1抵消1个成功数(不适用于大失败规则)。此弱点不影响胁迫技能或沉着属性骰池。

社会组织:诺斯弗拉图没有正式的社会组织,但是如前所述,他们在遇外敌时团结一致。氏族几乎是部落化的,除了诺斯弗拉图时有“家族”与“家族”间的争斗。氏族的阶级常通过长幼顺序及实际优势划分。

世系:Acteius; Baddacelli; Noctuku(暴力的食人魔,居住在近郊,捕食其他血族);Yagnatia(俄罗斯家族,宣称血脉来自古老的贵族及巫女);Burakumin(亚洲世系,据说拥有死灵法术,但是血族对亚洲吸血鬼知之甚少。)

概念:怪物、马戏团怪人、残忍的虐待狂、守护天使、演员、爆发户、卑鄙的小偷、鼠王、隐居的怪人、告密者、阿谀奉承的侍从

对他族的看法:

迪瓦(Daeva):愚弄自己,以为享乐就能赶走痛苦。
刚格罗(Gangrel):拍拍他们的脑袋,装作很感激,无论做什么都可以,只是别说出他们是傻子。你是长的很恶心,不过再恶心的脑袋还是顶在脖子上好,而不是挂在某只动物的爪子上。
密卡特(Mekhet):暗影如同飞蛾一般扑向火焰。暗影也会燃烧吗?
凡楚(Ventrue):想占山为王?好吧。我还没遇到哪个跑到我这来执行“规矩”的。

狼人:比“这个”还吓人?我当然希望不是。
法师:他们知道点有用的……但我不确定自己是否也想知道。
凡人:没错,要躲着你的食物真是太没劲了。没错,你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玩死任何凡人。当你弄死几千个凡人时再来找我。在那之前,给我放老实点。
TOP
Anarithka
2006-02-05, 16:41
Post #5


Toreador感觉者,逆天的存在
Group Icon
 535
   21

Group: Builder
Posts: 231
Joined: 2006-01-01
Member No.: 4714


凡楚(Ventrue)

凡楚是天生的帝王、指挥官和贵族。这一氏族多是东欧领主、世袭贵族及现代商界精英。

令人惊讶的是,凡楚是最年轻的氏族,大致起源于罗马,秘党建立前后。尽管历史较短(在吸血鬼眼中),凡楚仍然身份高贵,因为凡楚是天生的统治者。虽然没人记得凡楚的祖先,但是各类吸血鬼史料确实记载过该氏族的起源。据称凡楚原本是一支只有一名女性吸血鬼的血盟。另有史料记载这名血族并不是第一个凡楚。她吸食了自己血父的灵魂,从而建立了新的世系并发展壮大为氏族。

自古以来,凡楚一直都是欧洲最强的氏族,势力逐步扩大到北美和中美,但却较少涉足世界其他地区。作为氏族,凡楚的成员人数可能略少于其他氏族,但是各个地区不同,因为有的吸血鬼社团可能只有凡楚成员――几乎可以说是血族最卓越的后裔。

凡楚
――听清楚,你迟早要接受我的要求。迟点不如早点。

凡楚对自己的夸耀很简单:他们是赢家,永远是赢家。其他血族鄙视君王,但是绝少对此夸耀表示疑义。血族在精心策划争夺输赢时,总会意外的发现原来凡楚早就是赢家。统治血族城市的官员里通常都有好几位凡楚高官。君王的辞典里没有落败,只有逆转。氏族拥有无情的追求力量的意志以及实行意识的力量。他们的天赋属性往往有助于获得成功。凡楚直觉的知道该如何控制其他生物的思想。他们懂得如何掌控动物,因为在夜的领域里,君王不仅是人类的主人,也是野兽的主人。尽管他们不会特别培养战斗技巧,但是体格强健,很难被杀死。凡楚将超自然天赋视为获得真正力量的工具――金钱、不动产、股票、政权、血族和凡人社会中的地位,让所有生物都臣服在他们脚下。

凡楚严肃看待血族社会的封建制度。每位血父都会告诉她的子嗣某些人是统治者,其他则是被统治者。作为君王,他们应努力成为统治者。新生的凡楚在拥吮前便已相信这条道理。整个氏族历史中,凡楚寻求一切来自凡人的力量。血族史学家指出,在古罗马时期,该氏族拥吮元老院议员及贵族。中世纪时期,他们选择骑士和教士。如今,经商已经成为通向力量的大道,他们培养商业精英、银行家和商业巨头。当国家日益官僚主义作风时,君王拥吮高阶的人民公仆。随着有组织的犯罪活动的增加,黑社会老大、毒枭也加入了氏族。21世纪初,凡楚长者开始考虑拥吮科学家、工程师和电脑技师。无论力量在社会何处,凡楚都可以第一个发掘出来。

绰号:君王

血盟:许多血族把凡楚当作the Invictus的同义词。凡楚确实多是该血盟内的领导者。the Ordo Dracul中的凡楚也很多,尽管掌握的力量不同,但君王的终极目标都是一致的。the Sanctified的凡楚也多为领导者。但是也有一些凡楚渴望在the Carthians、the Circle of the Crone甚至不加入任何血盟的自由者中获得力量。一些凡楚初生儿完全不介意把一群没有任何立场的血族当作步入其他血盟的踏脚石。

外表:凡楚并不衣着光鲜,而是以保守、低调的外表体现高贵的身份地位。年轻的君王有时会偏好“预科生”式的衣着,永远的西装领带,或者(女性君王)雅致的长裙,职业女性裙装,加上不显眼的珠宝。凡楚长者可能会维持着古久以前的风格,至少在他们的庇护所里是如此,而在公共场所,他们的衣着看起来也是几十年前的款式。即使是叛逆的凡楚,也把镶金属的夹克当做制服,彰显他们的控制地位。君王走出车库中巨大、奢华的矫车,身边环绕着华贵的雕像和装饰品,迈向摆满美酒的地下室,尽管他再也没机会享受酒的醇美了。

庇护所:即使是拥吮前并不富有的凡楚在拥吮后也会富有起来。凡楚的庇护所体现了他们的财富和力量。许多君王住在庄园或四面围墙后的毫宅里。很少有凡楚愿意处在比城市住宅或阁楼公寓(当然有加厚窗帘)更差的地方。氏族传统允许任何凡楚成员为了避开阳光而住在任何一位君王的庇护所中,庇护所主人不得拒绝此要求。但是几乎没有君王使用过这项权利。不仅因为骄傲的君王不愿意请求血族的帮助,更因为他们不愿欠任何凡楚的情。拒绝或不能为氏族同伴提供舒适休息对君王来说是一种耻辱,因此,一位谨慎的凡楚应当确定他的庇护所能够容许一到二位血族客人暂住。

背景:凡楚常在专业人士或上流社会精英中挑选子嗣。一些君王偏好选择继承家族遗产或来自政治世家的子嗣,在现代世界尽力延续封建世袭制度。其他君王选择白手起家的领袖,如富翁企业家、政客、军官或黑帮老大。凡楚氏族欢迎新兴行业和势力,例如计算机行业。

人物创建:凡楚重视社交属性和技能――领导者必须具备的特性――当然他们也注意精神属性和技能,如政治及学识。凡楚在社交优势上胜人一筹,如资产、联络网及地位。多数君王生前即拥有举足轻重的社交影响力,而在成为血族后势力发展更快。

天赋属性:风度或沉着

氏族异能:动物友好、宰制、强韧

弱点:力量导致腐败。对力量的渴望使野心勃勃的凡楚道德堕落。一些凡楚会逐渐变成妄想狂,担心有人觊觎他的财产。另一些则为达目的不则手段。当然也有些凡楚会变的内向,对自身感到困惑不解,或患有其他的心理疾病。凡楚在避免获得精神异常的掷骰上有人性-2不利。

社会组织:君王在世代、世系、各洲之间以旧式的关系网相互追踪彼此的血脉及义务。可敬的凡楚知道知道他的君王同伴的祖先、盟友、敌人、有恩或有负于他们的血族(尽管有可能是几百年前的过时信息)。凡楚在初次见面时经常会比较彼此的世系和人际关系。他们以此建立起再氏族中的关系和地位。凡楚严肃对待氏族职责。凡楚Prisci和其他氏族的领袖每月召开一次会议,所有氏族、血盟成员都必须出席。君王借此机会自我夸耀、评估竞争形势、讨价还价、斥责没有野心的氏族成员。凡楚以铁腕作风闻名,不希望有任何血族认为他们可以被软化。

世系:氏族中某些世系宣称其血脉来自古老的著名凡楚成员,如伟大的Cassius。这些“世系”并不见得比其他凡楚优秀:比如Cassian凡楚,和其他君王并没有很大区别。另一些享有声望的世系包括Licinii,the Beni Murrahim及the Rötgrafen。新兴世系Malkovian则遭受着比母氏族成员更加严重的精神疾病。

概念:公司CEO、警界败类、流氓头目、军官、守旧的老板、艺术赞助人、政界顾问、房地产经济人、女强人、技师

对他族的看法:

迪瓦(Daeva):真正称得上对手的氏族。像提防毒蛇那样提防他们。
刚格罗(Gangrel):用尖牙吓退野狗。有可能的话就驯服他们。
密卡特(Mekhet):运用他们的智慧,但是确保他们知道自己的位置。
诺斯弗拉图(Nosferatu):马基雅维利关于爱与恐惧的观点是什么来着?

狼人:你无法统治狼人一如你无法控制野火。小心对待他们――或者避开他们,如果你还想多活一晚。
法师:不要试图理解他们的力量。你不可能理解。也不要对他们运用你的力量。因为一旦失败,他们的报复是可怕的。不过,他们还保持着人类的恐惧和欲望――完全可以利用他们。
凡人:无情的统治、利用、吸食他们。他们生来就是为了如此,没有原因。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18, 0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