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白蛇:缘起》的商业爱情片叙事, 如何从“你就是贪图XX的美色”开始讲好一部爱情片
Frend
2019-01-16, 23:03
Post #1


本季缪斯        Her Majesty and Princess Sandwich
Group Icon
 3075
   105

Group: Avatar
Posts: 1161
Joined: 2007-06-09
Member No.: 13618



该评论含有S级剧透,请注意。另外,它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你看爱情电影的乐趣。


我一直以为这部电影会栽在宣发不利的问题上,但是居然被口碑和自发推广救了回来,实属不易。为了祝贺票房过4亿,并且现在已经回归平静期,所以决定严肃地、头到尾地以《白蛇:缘起》为例子说一些对爱情片叙事的想法。(之前还处于发烧状态的吐槽就移到底部好了)

首先,我必须要说,当看到追光的团队老老实实地按着爱情电影的经典结构来讲《白蛇:缘起》这个故事时,我其实是很高兴的。我知道很多人觉得《白蛇》的剧情太俗套,我也的确喜欢在电影里看到有新意的剧情或戏剧结构,但我认为一个团队如果能够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并且愿意踏踏实实地从头开始,那就是非常值得赞赏的事情。

我看过追光动画以前制作的《小门神》与《猫和桃花源》,他们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个有技术、但是在讲故事这件事情上过度自信的公司。他们能够想出一些看起来好像很大、很深刻的主题,但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把主题表达出来——几乎和所有扯“国漫崛起”这个大旗的动画公司一个球样。我不知道这次制作《白蛇:缘起》是因为追光连续做了三部赔钱电影,终于认清现实了,还是得到了华纳的点拨。但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在很多方面(画面、场景设计、情怀)都有闪光点的时候,在拿不准的地方应该尽量保守,脚踏实地不拖后腿,这才是正确和成熟的商业思维。一个俗套的故事永远要比一个讲砸了的故事强一百倍。只有在能够熟练地讲好俗套的故事后,你才有足够的经验让俗套的故事看起来不俗套。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就是这个道理。

《白蛇:缘起》采取的故事结构是爱情电影经典的六段式结构,即:

1、相遇——【角色介绍】
2、美好的相处——【感情的铺垫与人物的发展】
3、冲突呈现——【剧情高潮,角色面临选择】
4、离别——【冲突激化,制造悬念】
5、解决冲突——【呼应情感铺垫,体现人物成长】
6、冲破阻拦复合(喜剧)或者没有复合(悲剧)——【以牺牲/冲破阻拦的困难程度来引起观众的共鸣,强化情感】。

(当然,熟悉戏剧分析的人可能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六段式结构实际上就是弗赖塔格戏剧分析法中的五幕结构,只不过我把第四幕拆成了4、5两个阶段)

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在《泰坦尼克号》、《长发公主》、《诺丁山》、《罗马假日》甚至《罗密欧与朱丽叶》里找到这样的剧情结构,所以说套路并不一定会让电影不好看,关键只是在于你能不能够理解并熟练地使用这个结构来讲好你的故事。

话扯远了,现在让我们回到《白蛇》这部电影里来,看一看它在戏剧结构上到底有哪些不足与闪光之处。

引子部分

《白蛇》使用了一个比较罕见的 “故事里套着故事”的结构。从全局来看,这种分为“主线”与“五百年后”的两段进行叙事是必要。如果电影没有最后的“断桥重逢”,只讲许宣与小白的故事,那么电影的完整性就会大打折扣,小白散尽百年修为只为护住许宣魂魄的牺牲也就完全没有了意义。再者,考虑到情怀因素,我猜“断桥重逢”可能是这部电影在立项之初就确立下来一批场景之一。但是,如果要用“断桥重逢”在结尾为故事划上完整句号,就必须解决故事在结束时突然在时间上跨越五百年给观众造成的突兀感。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在电影开篇就告诉观众整个电影其实是在“回忆五百年前之事”,当“回忆“结束时故事就能自然而然地接上“正在发生的事”(断桥重逢)。

但这种“故事里套着故事”的结构产生的问题就是——它前几分钟其实什么也没说。你可以用极具特色的镜头画面一定程度上掩盖这个问题,但这个开篇与后面的故事实际上完全割裂的。它的铺垫直到故事结束时才会显现出来,这样就不可避免的有一种多余的感觉,但你切掉这部分后又会使得结尾变得非常突兀。这也是为什么如今商业电影中很少出现这种“故事里套故事”的结构。

但另一方面,的确有一部非常著名、非常样板的爱情电影也使用了“故事里套故事”的结构,那就是《泰坦尼克号》。《泰坦尼克号》也是从打捞沉船遗物开始,引出了露西的回忆。但《泰坦尼克号》相比《白蛇》(甚至其他任何爱情电影)具备一个非常关键的优势,那就它有三个半小时的时长可以挥霍,所以它能够以相对较慢的节奏从容地讲好这个套在最外面的故事,甚至在两个时空进行穿插,用镜头展示两个故事之间的关联,从而弥补时空跳跃给观众造成的割裂感。(事实上,即使如《泰坦尼克号》,它的前戏仍然给人一种冗长的感觉。“故事里套故事”的结构的确存在着天然的缺陷。)

0、开篇——角色登场、铺垫冲突

爱情电影使用的冲突通常有两种:

1、古典的“身份冲突”(例如《梁祝》、《罗密欧与朱丽叶》、《泰坦尼克号》)
2、由恋爱一方或双方造成的“人为过错”(例如《太空旅客》、《长发公主》)

显然《白蛇》选择的是第一种冲突。由于“身份”是人物自带的属性,因此围绕“身份冲突”展开的电影往往会在开篇展示角色时用镜头语言为身份铺垫埋下伏笔。典型的例子就是《泰坦尼克号》中露西与杰克各自登场时形象对比;此外国产的《101次求婚》中开场男女主日常生活的平行对比也是一个利用镜头语言为身份冲突埋下铺垫的好例子。

但《白蛇》的情况稍有不同,因为它是使用的是一个虚构的“身份冲突”。观众对于“人妖冲突“是缺乏生活经验认识的,因此电影不可能通过简单的镜头展示来为许宣和小白在身份上的冲突进行铺垫。在处理这个问题上,《白蛇》很聪明地没有通过旁白进行说教式的介绍,而是在讲述了国师下令捕蛇的大背景后直接演了一出刺杀国师的戏。虽然电影没有透露小白的身份,但她与国师一派你死我活的对峙态度已经通过这场戏建立了起来,同时也为故事的展开留下了足够的悬念。

1、相遇——新冒险的开始,角色成长的契机

在爱情电影中,主角的相遇往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为了从0感情的基础开始完整地展现双方坠入爱河的过程,在绝大多数的爱情电影中,男女主双方在故事开始前通常是处于一个陌生的状态,不会有太多的交集。也正因为这样,男女主双方的相识必然源于某种意外——陌生的人闯进了原本稳定的生活,为角色带来了新冒险,以及角色成长的契机。正如《魔发奇缘》里尤金爬进了乐佩的高塔;《泰坦尼克号》上杰克遇见了想要自杀的露西。

但是《白蛇》的情况要更复杂一些,由于其人妖冲突的安排,导致小白与许宣在故事开始时是一种相互敌视的身份(蛇妖与捕蛇人)。这阻碍了两人的相遇。因此电影在这里安排了小白失忆的情节。这是一个非常巧妙的设计。首先,失忆消除了双方的身份对立。它就像是《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罗密欧见到朱丽叶那一晚时脸上戴着的面具,让故事可以回到少年遇到少女(而不是蛇妖遇见捕蛇人)的框架内继续前进。另一方面,失忆也提供了角色展开冒险的理由,小白在新的冒险中以“少女”的身份开始成长,试图寻找自己原本的身份。而当她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后,“蛇妖”与“少女”这两种互斥的身份就会逼迫她进行选择,从而制造出情感上的撕裂与更强的戏剧张力。

2、美好的相处——情感的铺垫

由于受主题限制,在爱情电影中最终帮助男女主角克服剧情冲突的必须是也只能是他们之间的爱情。这就是所谓的“真爱无敌”定律。为了实现这个目的,电影必须通过叙事说服观众男女主角之间的感情纽带的确足够强大,能够战胜险阻而不破裂。在实际的电影中,这部分内容通常以角色互动逐渐亲密来表达。但实际上,做好情感的铺垫并不仅仅只是外在的亲密。真正好的爱情电影中,角色的一方(或者双方)还需要在感情的滋润下开始向积极的方面成长。例如在《泰坦尼克号》中,露西因为结识了杰克而开始拥抱自己的内在,展现真实的自我;《罗马假日》中,公主在乔伊的帮助下体验到了自己一直希望的自由与普通生活;《长发公主》中尤金因为乐佩在酒馆里的歌唱开始意识到生活并不仅仅只有金钱。

这种成长必须是在爱情另一半的协助下完成的,并且没有其他角色能够协助主角做到这样的成长(至少在电影里看来是这样),甚至在失去另一半后,这种成长可能中断甚至消失。只有这样叙事才能够表现爱情的专一性依赖性,也才能够让角色从逻辑上珍惜他们的情感纽带(因为角色不希望回到之前的状态)。

正如我之前的牢骚,《白蛇》的这一节是明显的短板。首先,它错误地在没有完成情感铺垫的前提下,提前展现了冲突。这一举动造成的后果我已经在牢骚里详细说明了,不再赘述。顺便补充一句,我这几天回忆了自己所有有印象的电影,发现唯一一部在剧情前半段就直接展现核心冲突还能保证剧情完全不垮掉的情感主题电影叫《冰雪奇缘》。而且,即使在《冰雪奇缘》中,核心冲突展现之前,爱莎与安娜之间姐妹情已经完成了铺垫。(但即使这样,核心冲突暴露后,《冰雪奇缘》中段的节奏也明显地变慢了。)

除开结构错乱的问题外,《白蛇》在这一节的另一个问题就是角色的成长。首先,电影应该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安排了一场许宣在船上唱《何须问》开解小白,让她不要再被失忆困扰的戏。而小白的确也被开解了,认为人苦多乐少,记住些快乐的事情就可以了。严格来说,这的确是积极的成长。但是有一个很尴尬的问题就是《何须问》这首歌太难懂了。恕我愚钝,但我真的是在连续看了两次电影,然后又把《何须问》听了几遍的情况下,我才理解《何须问》与小白得到开解之间的关联。(小白做为一条修炼百年的蛇妖,文化水平真的高)歌曲在爱情电影——尤其是叙事相对夸张的动画电影——中通常的确能够起到一种快进与情感催化剂的作用。但是这需要建立在两个前提之下,首先,主人公有配合歌曲的互动;其次,歌词直白易懂。例如《长发公主》中的《I See the Light》与《魔法奇缘》中的《So Close》就是很好的例子。但《何须问》在这两点上都不算好。如果你听懂了,再结合小白的心境,你可能会觉得这个桥段很甜,但电影的节奏没办法给你回味和理解的空间(况且它真的不是太好懂),因此观众反而会有一种为什么唱完歌就好上了突兀感。加上随后冲突在没有得到足够铺垫的情况下提前暴露,感情上的突兀就被进一步被放大了。

3、冲突呈现——名场面与冲突爆发

在第二阶段即将结束时,大多数爱情电影中都会有一个非常重要、容易让人记住的场面,我管这个桥段叫做“名场面“。例如《泰坦尼克号》上的裸体画;《长发公主》里的放天灯;《诺丁山》中威廉与安娜一夜缠绵后的早晨在床上的对话。这个场面在情感铺垫的过程中起到了一锤定音的效果。它标志着电影已经完成了男女主人公间情感的铺垫,感情纽带已经达到最强,因此它必须被表达得非常唯美或者深刻,让人提起这部电影就很容易想到这个场面。

与此同时,名场面也是剧情转折的节点。叙事一旦完成铺垫达到高潮后,为了使得节奏紧凑,故事往往就会立刻就会转向冲突。因此在爱情电影里:“情感铺垫——名场面——冲突爆发——离别”是一个非常常见的结构。

《白蛇》在这个问题上处理得很有意思。《白蛇》的名场面显然是小白与许宣在镇妖柱前的一夜缠绵。但是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冲突其实已经爆发了(小青找到了小白,小白完全恢复了记忆认清了自己蛇妖的身份)。因此它的结构就变成了“情感铺垫——冲突爆发——名场面——离别”。这是一个我很喜欢的处理。虽然动画电影里出现缠绵戏让我有点措手不及的感觉,但是从剧情逻辑上来说,这个桥段的安排没有问题,小白作为一个初经世事的妖精,许宣作为一个不读诗书五经的乡野捕蛇人,他们要是能够做到“发乎情,止乎礼”才让人觉得奇怪。

在爱情电影里,这样的结构不多见,我能想到的是《罗马假日》里公主与乔伊一同开车来到大使馆前的深情拥吻。可以看出,两部电影在这个桥段的处理上几乎是相同的。小白在自己的“蛇妖”身份暴露后,一直处在一种希望自己能够同时保留“蛇妖”与“爱上许宣的少女”两个身份的幻想中;小青的到来让她意识到了自己必须要做出选择(冲突爆发);而镇妖柱前的金光咒让她意识到自己不可能保留“爱上许宣的少女”这个身份(也就是她后来在塔中说的“你是人,我不能害了你”),所以在看见自己在镇妖柱上的倒影后,才不由自主的抱紧了许宣。同样地,在《罗马假日》中,公主在乔伊家听到广播称整个国家都在为公主的生病而担心时,她也意识到了自己身为公主的责任不允许她保持“普通女孩“的身份,所以她只能与乔伊一同返回大使馆。在这种安排下,爱侣越是缠绵,悲剧色彩就越浓厚。这是正常的结构无法提供的效果,可以算得上是一个闪光点。

4、离别与解决冲突——陷入低谷

离别意味着爱情电影的低谷。爱侣在这个阶段会因为各种原因开来,并为最后的重逢做好准备。离别阶段是爱情电影结构中相对比较自由的部分,表现的手法通常也就两个字——“卖惨”。一部分作品会强调角色失去爱侣后的生活状态与精神状态陷入低谷(角色的成长被中断或完全消除),借此强调角色对于爱侣的依赖,例如《诺丁山》中安娜离开后,威廉就回到了之前浑浑噩噩的状态;另一部分作品则会引入更大的灾难,为爱侣的重逢增加障碍,通过角色的磨难来衬托两者之间情感纽带的强大,例如《泰坦尼克号》中的沉船,《长发公主》中尤金被捕。

《白蛇》在这部分做得中规中矩。倒是其对离别桥段的处理,让我觉得颇为东方化。在“真爱大过天“的欧美爱情电影里 “跟我在一起只会害了你”是一种比较少见的逻辑(我只记得在《暮光之城》里见过),这一点倒是在亚洲的文学作品里更加常见。此外,《白蛇》在这部分的处理上没有随大流地选择将许宣描绘成为一个失去爱侣后的落魄少年,反而用一套有担当不矫情的作为拔高了人物形象,这是也是一种比较少见的处理。这样的人物形象的确比一个自怨自艾的失恋者要更讨人喜欢。但另一方面也使得许宣这个角色没有成长的契机。电影从始至终都将他塑造成一个行事完美的英雄式人物,使其缺乏一种真实感——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说这是“神仙爱情”的原因——当然了,对于爱情电影而言,英雄式的人物并不是多大的问题(《泰坦尼克号》里的杰克也算这类英雄式人物)。

5、结局——重逢的代价

与平淡的现实生活不同,电影追求的是戏剧效果,因此在爱侣的重逢必然不会一帆风顺。困难与障碍在这一阶段成为了角色必须面对的“反派”,而战胜“反派”的奖励就是与爱侣重逢。如果电影是喜剧,那么角色将会经历一段夸张滑稽的历险,有惊无险地来到爱侣面前。例如《诺丁山》中威廉全家出动前往安娜的新闻发布会。但如果电影希望更强烈地调动观众的情绪,那么角色往往要付出更加沉重的代价。

在这一点上,《白蛇》也达到了应有的水准。从全局的结构来看,如果电影在一开始就确定以“断桥重逢”为结尾,那么许宣必然无法活下来(否则就没有必要强调再续前缘了),因此在刚开始看电影的时候,我以为最终做出牺牲的是许宣。毕竟电影一直将他描绘成完美的英雄人物,而且他的实际作为也做到了为爱牺牲。但电影却选择将牺牲的重点放在了小白耗尽修为护住许宣的魂魄这一举动上,这是一个让我有些意外,但又在情理之中的选择。在明知爱侣已经死亡的情况下,小白不顾一切地想要保留能够在轮回中再度重逢的机会,的确很好地体现了爱情中“执念”的这一方面(这里有一个设计得很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小白哭着唱《何须问》的时候,她所做的事情正好和歌所表达的意思是完全相反的。事实证明就算是修炼百年的妖精也做不到“其生若浮,其死若休”)。但是这样的描写是建立在观众具有相应文化背景基础上的,它是否能够做到广泛的共鸣仍然有待观察。



刚看完后还没退烧的剧情吐槽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rend: 2019-02-11, 21:47
TOP
wrhunter
2019-02-01, 20:21
Post #2


吹毛求疵的懒汉
Group Icon
 931
   76

Group: Sinker
Posts: 4001
Joined: 2005-07-12
Member No.: 481


制作方应该给Frend打钱,看盗摄都能写得这么热情洋溢(盗摄画质没那么好吧?),一篇文章看下来,早就对国产片累觉不爱的我都想去影院了。

蓝光我就免了,没有播放机……

观影感想:
花式虐狗成了主要的笑点,到结尾还涮一把……
相比虐狗桥段,对新白娘子传奇的致敬更加自然。
考据问题似乎有点大,虽然本来也不是历史故事,但大唐翼骑兵在我看来过于出戏。反倒是可以有的面具没有,只有面纱。
戏剧冲突问题主贴已经写得很细了。常盘你是何德何能,觉得自己可以不靠师父撑腰灭了小白?他一下子被秒杀,前面发的那些牢骚全成了屌丝发泄嫉妒……如果改成师父暗中指示他,以免小青放水,我觉得更加讲得过去,这样也铺垫一下后面的冲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妖的地方更加难找真情。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wrhunter: 2019-02-02, 22:03
TOP
Frend
2019-02-04, 07:33
Post #3


本季缪斯        Her Majesty and Princess Sandwich
Group Icon
 3075
   105

Group: Avatar
Posts: 1161
Joined: 2007-06-09
Member No.: 13618


难得看到一个自家出的而且对我电波的作品,的确比较热情了一点。关键是这片原来有机会做得更好,现在的感觉就好像原本能拿85分,却因为一些很显而易见的错误变成了75分,顿时就觉得太不争气了。它要是原来只能拿70分,然后犯错掉到了60分,我也就没那么多兴趣理会了。

翼骑兵那个造型我觉得设计的时候可能是想用背旗来象征国师的鹤,结果直接窜台到翼骑兵去了。其实我觉得纸鹤抬轿比一帮子骑兵随行逼格高多了,关键这帮骑兵其实啥事也没有做,跑了个过场后面就消失了。

另外师父也没吩咐常盘去干啥,常盘真的是莫名自信……(小白好歹是修炼成人形的,你连人形都没有)。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rend: 2019-02-04, 07:34
TOP
wrhunter
2019-02-04, 22:30
Post #4


吹毛求疵的懒汉
Group Icon
 931
   76

Group: Sinker
Posts: 4001
Joined: 2005-07-12
Member No.: 481


虽然宣发不利,但好在白蛇的故事深入人心,不用太担心华语圈观众接受不了。我看的那场人不多,船夫吼一嗓子,好几人都跟着唱起来了。

看贴吧里的讨论/吐槽,也普遍反映许宣实在太完美,这么完美的男友居然还是单身。

这样就引出下一个问题,到时正传里的许仙如果还像传统故事里那么废柴,和前世的落差就太大了点,也许剧本会给许仙也加点buff?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09-22, 0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