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现象与符号的世界, 读《特隆、乌克巴尔、奥比斯·特蒂乌斯》有感
biobot
2019-02-03, 14:39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9
   0

Group: Primer
Posts: 2
Joined: 2014-09-22
Member No.: 61182




“我靠一面镜子和一部百科全书的帮助发现了乌克巴尔。”

小说中的乌克巴尔是在一本本身就是冒名的百科全书中被发现的。随着这多出的有关乌克巴尔这个中东国家的四页发现,出现了一些可以佐证它确实存在的证据,然而到这一章的结尾作者也没有给出乌克巴尔是否存在的明确定论。

而这,仅仅是一次简单的尝试。

特隆同样似乎是由一群人虚构出来的星球。他们不知出于何种理由聚集在一起,耗费几代人的时间,编纂了数十册百科全书来描摹这个世界,使其在逻辑上甚至比真实世界更加真实。

在特隆人看来,世界并不是物体在空间的汇集,而是一系列杂七杂八的、互不相关的行为。因此特隆人的语言中没有名词,只有动词或是形容词。这一观点正是笛卡尔“我思故我在”的反面,世界上没有切实存在的物体,也就没有什么我在,更没有我,有的只是思这个动作。这正是为什么特隆人“认为宇宙是一系列思维过程,不在空间展开,而在时间中延续”。特隆人似乎继承的是休谟的观点,自我似乎只是时间上一连串感觉的总和。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语言体系和哲学观念,特隆人的哲学成为了幻想文学。有的学派甚至否认时间的存在,他们认为将来只是目前的希望,过去只是目前的记忆,而目前本身没有一个切实存在的实体可以依附,所以不能确定,从而任何时间都不存在。正如缸中之脑假设,所谓目前可能也只是一个幻觉,甚至更极端一些,只是虚无的一个幻觉。而过去与将来,作为目前的指向(微分?)自然也是更加彻底的幻觉。

特隆的唯物主义者提出了这样一种反驳:星期二,某甲走在一条冷僻的路上,遗失了九枚铜币,由于星期三下过雨,钱币长了一些铜锈。星期五,某丙在路上发现了三枚钱币。星期五早上,甲在自己家的走廊里找到了两枚。假设星期二至星期四之间四枚铜币不存在,星期二至星期五下午之间三枚铜币不存在,星期二至星期五清晨之间两枚铜币不存在的这种想法是荒谬的。合乎逻辑的想法是,在那三段时间中的所有瞬间钱币始终存在,只是处于某种隐蔽的方式,不为人们所知而已。

但这个例子实际上在证明观点之前就已经接受了这样一种假设:实体是存在的,现象是实体的呈现。而这正是需要证明,而特隆人的文化本身不存在的唯物主义观念:若星期二的铜币跟星期五的铜币是同一种存在,那么九枚铜币实际上也只是一枚,甚至人、铜币、星期、雨都是同一样东西,唯物主义是把对现象的比喻当做了实体。

接下来博尔赫斯更进一步,提出了赫隆尼尔的概念。由于信奉唯心主义,特隆人相信可以通过观念复制出泯灭的客体:两人寻找同一支笔,前者找到却不做声,后者找到了第二支笔,真实程度不亚于第一支,但更符合他的期望。这一被观念生产出来的客体就叫做赫隆尼尔。四所学校的学生尝试发掘或者说生产了校长所提到的古迹,然而只有第四所学校成功,因为校长在开始发掘时意外死亡了。这证明了由了解发掘本质的人参与是无法成功的,而第四所学校的学生甚至在暗示下发掘出了黄金面具。

这里需要提醒各位,实际上博尔赫斯全文提到黄金面具的只有下面这一句:有时候,比所有赫隆更奇特更正宗的是乌尔,也就是暗示的产物,期望引申出来的客体,我提到的那个黄金大面具是极好的例子。

所以其实上文我所提到的学生发掘出黄金面具正是我在博尔赫斯暗示下自己生产出的“学生发掘出了黄金面具”这一暗示的产物,即乌尔。在这样的生产与再造下,特隆人甚至得意有条不紊地改造过去的历史,如果历史对他们来说有意义的话。特隆遵循正是这样一种逻辑:“乞丐经常去的时候,门槛一直存在,乞丐死后,门槛就不见了。有时候,几只鸟或一匹马能保全一座阶梯剧场的废墟”。被体验到的才是存在的,或者说没有什么存在,只有体验本身。

如果小说到这里就结束的话,那也不过是一则略有趣味的“博尔赫斯式”小说罢了,博尔赫斯真正伟大之处就在于他没有在这种哲思和超文本写作中迷失自己,没有抛弃对现实的深刻洞察。小说中的小说或是记录到上面就结束了,然而文后附带了一则来自七年后的后记。后记开始只是向世人揭示了特隆不过是伪造的这一秘密,但在往后,这一被伪造世界却开始向现实入侵。人们不断的收到特隆的产物,仿佛虚构与真实的边界消失了。

后记中这样写道:十年来,任何貌似秩序井然的和谐——辩证唯物主义、排犹主义、纳粹主义——足以把人搞得晕头转向了。像特隆这样井然有序、有大量详尽证据的星球,为什么不能接受呢?

我们每天接受的,实际上正是像特隆这样的观念、符号构成的世界,在博尔赫斯的时代是这样,在我们现在这个几乎要走向赛博朋克的世界更是如此。我们从来没有接触过实在的世界,就连我们自己,也不过是像拉康所说,模仿着镜子里的自己来成为自己。整个世界就像一个观念构成的迷宫,我们却试图在这里寻找实在,最后免不了成为观念一部分,去生产一级又一级赫隆尼尔,最终构建了整个人类社会。

举个通俗的例子,网络的“梗”,比如最近流传甚广的“六学”,在最初的客体出现后,接下来的一切只剩下暗示与再生产,现象已经与本人无关,也与传播者无关,它本身才是最有活力的那一个。在现象诞生之后,人反过来被现象塑造,或者说我们只不过是现象在自我实现过程中的展现。

当如今这个只剩现象和观念的世界继续发展下去,一切会变成什么样呢?“那时候,英语、法语和西班牙语将会在地球上消失。世界将成为特隆。”

也许特隆人真的重塑了历史,虚幻的过去将占据我们的记忆——如果可以称之为虚幻的话——我们的世界终将成为特隆。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02-17, 1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