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转]不定期更新的短篇小说, 架空历史,近代到现代的(东)罗马帝国
Trihex
2019-03-10, 06:56
Post #1


Yet another gamer
Group Icon
 55
   11

Group: Sinker
Posts: 66
Joined: 2014-11-27
Member No.: 61855


作者:Karolus Sericus
原文点此

转发按:之前就一直想转过来,不过因为懒病+等更新+意欲怂恿KS来Trow所以没有动手。KS君是我所钦佩的好友,历史科班,比我高出几十重天。大家要是看了有乐子,不妨右下角或原文处点个赞,以示催更。

作者按:这一系列关于架空世界东罗马的短篇小说之后会不定期更新。设定是一个近代到现代的罗马帝国,版图大概是查士丁尼朝减去西班牙加上整个克里米亚、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接近于设定集一样的东西,行文很混乱,配图完全是瞎找的,各位神触爷爷看个乐子就行了。


---


1. 星期天(圣母升天节)早上九点半,君士坦丁堡法纳尔区的圣乔治教堂,早祷结束。

三十五岁的季米特里·卡拉乔治(Δημήτριος Καραγιώργης)神父从圣障后面小步溜进了教堂的厨房里给自己倒了一杯浓烈的里泽(Ριζαίον)红茶,往茶杯里狠狠地摔进了两块方糖,拿着汤勺猛烈的搅拌,然后一口饮尽。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他头发乌黑如亚美尼亚高原产的芝麻,皮肤则是地中海人常见的浅棕色。早祷结束离节日礼仪开始还有半个小时,但是他时间比往常要紧。除了换祭服之外,来自于神父家乡阿密达(Άμιδα),曾经资助其在君士坦丁堡上大学的格里戈里·图曼尼德老爷(Αφέντης Γρήγοριος Τουμανίδης)会专程来拜访他、询问他的近况,而季米特里神父也不愿意把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晾在一边,于是在早课结束后抓紧时间与其交谈两句。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格里戈里老爷今年满七十岁,皮肤黝黑、头发花白,看起来更像是一个退休的建筑工程师而不是贵族老爷。他腿脚有些不便,精神却不输三十出头的季米特里神父。家乡的人们叫他“老爷”(Αφέντης)因为他是当地王公(Άρχων)家族的后代。尽管他的确是图曼尼德(Τουμανίδαι)家族旁支有法律效益的后代,帝国的尊人名录(Βιβλίον τών Αξιωμάτων/Liber Dignitatum)上他也赫赫有名,但作为旁支他并没有君堡元老院(Σύγκλητος/Senatus)中的席位,他也领不到元老院贵族象征性的工资。旧时代地方的王公贵族靠着佃户(Πάροικος)的租金来维持生计,自己不工作的生活方式已经彻底消失了。格里戈里老爷的祖父潘克拉提老爷(Αφέντης Παγκράτιος)是阿密达最后一个如此生活的人,但他也把自己的两个儿子送进了巴勒莫(Panormus/Πάνορμος)的大学学习专业知识,以防之后情况有变,他们自己也能找工作糊口。图曼尼德家族曾经拥有阿密达整个县(Νομός/Praefectura)绝大部分的地产,但是在土地改革与新继承律的影响下,格里戈里老爷继承的家产只剩下了君士坦丁堡的一栋小联排别墅(仍然价值不菲)与阿密达城外的旧葡萄园,不过在他的经营下,前者被他改造成了亚美尼亚风味的高档餐厅,后者则成为了著名的旅游景点与葡萄酒产地,也是他主要的经济来源。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虽然地主阶层以及庄园经济逐渐崩塌,旧庄园的社会影响却没有完全消失。至少在远离首都的小亚腹地,旧等级还没有完全被工业社会代替的地方,旧地主仍然承担着资助学校、维护教堂、组织在君堡、米兰、阿勒颇、第比利斯、巴勒莫等大城市的同乡会等职责。尽管这种职责并非法定,地方的村镇上仍然保留着这些老传统,而罗马人从来都敬畏传统。卡拉乔治一家人祖上曾经是图曼尼德家的佃户,而在季米特里神父去君堡上大学时图曼尼德老爷承担了他的学费与在君堡求学期间的住宿,作为旧地主的义务。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这种赞助人习俗(Πατρωνισμός/Patronismus)也并不是只有正面的影响。一百多年前帝国刚刚开始工业化的时候,这种同乡互助的习惯在进入大都市的省区移民中产生了强大的地方主义,这些新移民们往往会形成自己的社群,并且在工作中倾向于给同乡网开一面以及排斥外地人。这种社群往往与那些让政府当局十分苦恼的黑社会帮派组织们联系在一起,例如叙利亚人在君堡与士麦那就有数个小帮派,从事各种不堪入目的非法行当,并且与埃及帮派因为分赃不均与争地盘的原因冲突不断,最后让本已经不太干涉政事的皇帝忍无可忍,在给元老院(Σύγκλητος/Senatus)致辞的时候以几乎愤怒的语气督促政府增加城内警察局(Αστυνομία/vigilia)的拨款以解决日渐猖獗的犯罪问题。三十年前,这些帮派在有“保加利亚铁锤”的警察部长鲍里斯·达斯卡洛夫(Борис Даскалов/Βόρης Δασκαλίδης)的重手打击下一个接一个的消失,而剩下的几个帮派也随着城市的扩张、老社区的瓦解而失去影响力。今日虽然暴力事件不再频繁,一些小肚鸡肠、尖酸刻薄的俗人们翻电话簿时仍然会因为一两个埃及(如谢努提Σηνούτης)或者叙利亚(如萨里瓦Σαλίβας)姓氏而从喉咙里挤出一口浓痰。

正如广受首都居民们欢迎的讽刺剧作家阿莱克修斯·逻格特蒂(Αλέξιος Λογοθέτης)所说的一样:“我们罗马人的首都就像猪窝一样,个个都抱怨没有地方伸自己的猪蹄子,个个都憎恨着自己旁边那个在食槽里跟自己抢饭的杂种,但从来没有人愿意从圈里出来。” 君士坦丁堡人互相歧视是常有的事情:四代以上的君堡城内土著(俗语Πολίται)瞧不起所有的外地人(甚至君堡城市圈里新城区的居民),自诩有文化的爱琴海人(Θαλάσσιοι)讨厌煤矿产区来的巴尔干山区人(蔑称Καρβουνίτης),意大利人(Ιταλόι)看不起北非人(蔑称Μαυροπόδια),而卡拉乔治神父则是属于歧视链最底端的“边区蛮子”(Ακρίται)。君堡老城内的老头老妪们最喜欢嘲笑外地人说希腊语的口音与穿着打扮(虽然他们的孙辈和这些外地人穿着已无二样),对他们来说,只要出了狄奥多西皇帝修的城墙就是“乡下”,而出了色雷斯和尼西亚两地就是彻底的“荒野”了,只有他们是一直守在皇帝、主教与元老们身边的“罗马人”。万幸的是这些老顽固现在都差不多要入土了,而他们的孙辈每天听着米兰、拉维纳来的流行音乐,吃着黎凡特人的鹰嘴豆丸子,身穿法兰克人的短衣、高加索人的外套,早已经习惯了首都的现状。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卡拉乔治神父的儿子巴希尔·卡拉乔治(Βασίλειος Καραγιώργης)今年八岁,在教区的小学上二年级。他继承了他父亲的一头黑发,皮肤则与他来自克里米亚的母亲维拉·卡拉乔治(Βέρα Καραγιώργη) 一般的苍白。他现在正坐在大巴希尔(Άγιος Βασίλειος ο Μέγας)圣像下的板凳上打瞌睡,口水马上要滴到他身上小孩子尺寸的正装领口,他母亲则从包里拿出一根手帕擦干了他的嘴角……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Trihex: 2019-03-10, 06:57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03-23, 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