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翻译][creepypasta]孤独的机器/a lonely machine
阿希巴尔德1
2019-03-31, 10:45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35
   4

Group: Primer
Posts: 19
Joined: 2015-01-25
Member No.: 62368


原文:http://www.creepypasta.com/a-lonely-machine/
作者:Just A Guy
中括号内为译注


Roger又一次环视着沙漠。周围几乎空无一物,空中万里无云,沙子随风飘散,只有一点仙人掌散布在这片土地上。Roger百无聊赖,于是检查了一下弹夹,数一下里面还有多少子弹。子弹是满的。Roger调整了一下头盔,叹了口气,转身面对Elliot。
“真是浪费时间。这套衣服里面真你妈的热。老子他妈的不想被派到沙漠里来。沙子比我见过的那些东西更可怕。”Roger用手捧起了黄色的沙土,任由它们从手套的指缝间滑落。
“是啊,前提是这外面真有什么‘威胁’在。我都不记得上次看到别的东西是什么样了。”Elliot回应道,他凝视着地平线,脸上的面罩吸收了明亮的阳光。他厚重的靴子略微下陷,迫使他重新调整了一下脚的位置。
“我也是。不过这样也还是比只是在基地周围转悠,听着Brills中士的乱吼要强。”
Elliot眯起眼睛。“Hills。是Hills中士。”
“对对对。”
两个人顶着阳光的暴晒前行,不去留意周围的东西。整片地方差不多是平的,除了远处那一片弯曲的沙丘,目力所及的地方连一个斜坡都看不到。
“有几个人和我提过这里,”Elliot开口道。
“他们怎么说?”
“嗯,是那种蛮诡异的阴谋论。据说军方开发出一些奇怪的生化机器人,想要用它们制造出电影里那种终极士兵。他们说那东西就像……像《辐射》里出现的那些合成人[synth from Fallout]一样。电线露在外面,外面是金属做的。对,外形像是人。”
“嗯,接着说啊。”
“所以说,他们造出了‘合成人’的框架和触觉,还想给他们感情,作为给它们器官和别的东西之前的测试,你懂的,就是那些让他们接近人类的东西,这样它们就能融入人类之中。它们有一连串特别的技能,就像超能力那样。没人知道这是什么样的能力,但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就像是激光记录仪和藏在胳膊里的机关枪那种。”
“听上去就是扯了一大坨蛋。当兵的总要编点什么东西自娱自乐。”
“是啊,不过问题在于。他们给生化人感情的时候,就已经走得太远了。最后把它们做的太像人类了。然后它们不想去打仗或者类似的什么,它们只是想要普通的生活。再然后,它们在被拆开重启之前,就逃进了沙漠里。有些人说他们看见过它们,它们拖着金属的身体闲逛。”
“嘿,我们可以去看看,起码让这次任务有点卵用。我们去翻过那座沙丘,那边没准有几个目标在那边扎营。”
Elliot点了点头,平静地走到Roger旁边,在接近沙丘的时候,一股不吉利的感觉涌上他心头。沙丘表面光滑、形状弯曲,大块的石头从沙丘里冒出来,散落在四周。Roger面向着其中一个斜坡,凝视着地平线。
从沙丘的一角露出了一个开口,看上去似乎是个洞口。Elliot好奇地一步步走进去,完全忘了通知Roger一下。
在洞穴里适应了一会,Elliot才能看到东西。洞穴的石壁上刻着奇怪的东西,布满了洞穴的天花板上。Elliot的靴子旁边也有奇怪的脚印,脚印不像士兵或是动物。Elliot用手在记号上划了划。他越看越觉得这些东西像是什么单词或是短句。他能把这些东西读出来。
“孤独。多么孤独。”
Elliot倒吸了一口气,后退了几步,他慌乱地看了一眼石壁。石壁上的每一处都刻着同样的东西。
“孤独。多么孤独。”
Elliot跑出了洞穴,恐惧笼罩着他的身体。
“Roger?”
Roger的胳膊轻微地抽搐着,他抬头望向天空。他腿上的皮肤可是剥落,落出了铬一样的金属表面。仅仅在几秒钟之内,Roger的身体像蛇一样蜕下了皮肤,他的制服掉在了沙子上。一个身影站在了Roger的位置,那是一个灰色的生化人,他的身体闪闪发光。
“我为什么想要尝试?”机器人用一种略带金属味道、音调单一的合成声说道。
Elliot震惊地张大了嘴巴。
“Roger有一个家庭。我能在意识背后感觉到Roger对他的家人的记忆。这是这一过程的副作用。接管一具身体,我就会获得他们的记忆。Roger有一个妻子和一个孩子。另一种感情我不是了解的很清楚。”生化人继续说道。
Roger干瘪的肉滚下斜坡,对在Elliot的脚边。Elliot觉得自己快吐出来了。
“只有一个人死的时候我才能占据他们的身体。我的程序就是这样设计的。这是我的设计者设计的渗透策略。我想策略最后起作用了。在你被派过来和Roger一起执行任务之前,他就已经死了。昨天,我在沙漠里发现他孤身一人,没有和其他士兵待在一起。我在想,不管怎么说,他都已经快死了。晒伤和脱水就快把他杀死了。我还是没觉得更好受一些。”
接下来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风呼啸着吹过了沙丘。
“我只是……想要伪装。伪装成人类。伪装成我拥有朋友、和别人的关系、有可以交谈的人。这里没什么能做的,没人能和外界交谈。Elliot,他们伤害了我。在那之后,他们把我拆开,又重新拼起来,直到把我调试好为止。那些科学家、博士。我没办法回头了。我会报废成一堆废旧零件。”
Elliot把手中的步枪瞄准了生化人,将弹匣中的子弹倾泻在那个东西上。震耳欲聋的枪声回响在沙漠中,传到了几英里之外。
“我的身体是防弹的。来吧。杀了我。”生化人疲惫的声音继续说道“你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
子弹从机器人金属的身体上弹开,就像冰雹打在挡风玻璃一样。Elliot愤怒地放下了枪,盯着Roger剩下来的部分。
“他是我的朋友。”
“为你拥有的一切感到幸运吧,我感受不到友谊的快乐。”
Elliot怒视着Roger,说道“那你呢?你他妈又是什么?”
“你真的不知道吗?是吗?你并不比我更像是人。你想让我给你告诉你吗?”
那台机器转向Elliot,露出了它圆鼓鼓的机器眼睛。它的脸没有表情,甚至无法表达出任何表情。
机器人踩到了Roger的制服上面。这个东西看上去质量很差[janky,美国东海岸俚语],很不自然,它每走一步,从身体里都会发出嗡嗡的声音。在Elliot反应过来之前,机器人从沙子里抓起一把手枪,将子弹打进了Elliot的太阳穴。Elliot向后跌倒,脸跌在了石头上。
Elliot震惊地重新站了起来。他还活着。他颤抖地用手摸了摸脑袋被子弹穿过的地方,感觉发亮的电线从他的皮肤里暴露出来。在子弹离开的一侧,他能够感觉到一大块电脑芯片嵌在里面。一阵机械音从他的脑袋中传了出来:
“检测到结构损坏。损坏修复中。”
一阵不可思议的痛苦从Elliot的太阳穴中传来。他痛苦的大叫,一滩血从头上流了下来。伤口被烧得自行愈合,最后,坏掉的皮肤也自己修好了。Elliot咬紧牙关,差一点哭出来。几秒钟之后,伤口完全修复了。
“和另外一些一样,你是台原型机。我可以从你眼睛里的闪光知道这一点。所有原型机都有这种闪光。Elliot,你部分是人,部分是机器。Roger不是台原型机,但我想,要是他在基地中多活几周的话,最后也会变成这样。”
“那帮混蛋……对我……做了什么?”Elliot喘着粗气,手抱着头。
“就像他们准备对其他人做的那样。你通过这种控制论的奇迹创造出一百个终极士兵的话,为什么要只造出一个?当然,你不会发现这件事的。你的脑袋里有一个装置,每当你受伤之后看到自己身上的电线和芯片的时候,它都会自动删除你的记忆。看到这些伤口的人也是一样。我只是直接射穿了那个东西。如果我射的是你的腿的话,你现在就不会记得自己还受过伤了。”
Elliot摸索着枪套,最后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带脊的刀子[ridgedknife]。稍微犹豫了一下,他把刀子深深地刺进了胳膊里,把肉像纸一样地切开。一堆闪亮的灯和绿色的卡暴露出来,上面覆盖着一层坏掉的粘乎乎的皮肤。Elliot跪倒在地,再一次痛苦地大叫起来。
“我……究竟……是……什么?”
狂怒之下,Elliot扔下了刀,开始扯出身体里的零件,把它们抛向空中。金属线和耐用的芯片从他的上臂飞了出来,扬到了沙子里。很快,Elliot只剩下了空壳,没有骨骼也没有肌肉。
“杀了我!杀了我!”Elliot趴在生化人的脚边,乞求道。
“我不会这么做。你不是第一个这么求我的,”它回答道,带着一丝遗憾低头看向Elliot。
Elliot激动地说了些含混不清的话从斜坡的顶上跳了下去,脖子摔在地上,传出了粗暴的碎裂声。机器人注视着他破碎的躯体,黄沙在风的作用下堆在了那名士兵的身上,他被沙漠完全吞没了。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04-21, 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