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122集文本翻译
mushroomliang
2019-04-13, 21:55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34
   18

Group: Speaker
Posts: 40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欢迎来到夜谷》作为一部泛都市传说类型的播客作品,以其超现实而又不乏黑色幽默的独特世界观与故事情节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巨大的人气。出于更好的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荣幸的进行了46集及之后部分的翻译,此后也会继续在这个论坛发布更新。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不能保证译文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在翻译时文中的人名和机构名称为了避免误解而直接使用原文;另外由于原节目中的开头和结尾内容时效性明显,不适宜这个更新频率以年计数的论坛的一般模式,因此在这里不做翻译,仅保留最后的今日谚语,敬请谅解。
由于夜谷节目发布的平台众多且多数平台有幸未已被屏蔽,在这里就不逐一列举收听地址。请自行前往官网内公布的平台对照收听
另外本文所用台本原文及同人创作图片来自非官方剧本站点cecilspeaks.

122. 一个爱与恐惧的故事,其二:“Spire”

你听到那甜美的旋律了吗?

那微风中的甜美旋律?

没有其他人听到那甜美旋律,

那微风中的甜美旋律。

欢迎来到夜谷。

Frances尽其所能的把她那晚在Nazr al-Mujaheed家看到的东西当作自己的想象。Barks Ennui,治安官的秘密警察的卡通发言犬,从电视里跳出来,告诉她她正处于不属于她的地方,而他们都大祸临头了。这显然不是什么能轻易忘记的东西,但是人们每天都能忘记难以忘记的东西。我们全都带着一些艰难的东西,像是加农炮炮弹一样,在我们的脑袋里摇摇晃晃,偶尔会过于偏向一侧让我们失去平衡。但大多数时候,在我们假装一切正常的时候,这只是让我们放慢进度而已。

她和Nazr继续见面。他让学校的人知道了这件事,学校的教职工和行政人员都为他开心。所有人都感觉他总是对中学足球过于沉迷。特别是Fryman校长,他对自己抱怨说球队甚至对这种沉迷没有适当的记录。

放学后,Nazr带France去了教员聚会,这使他第一次参加这种聚会,因为他在晚上总是在忙着准备一周的训练,研究比赛录像,制定防御计划,以及在客厅趴着滑来滑去并像蛇一样发出嘶嘶声。

Frances,作为回报,带他参加了她每月的读书俱乐部聚会。这个月的书目是Irvine Welsh的《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该书是他的经典小说《猜火车》有争议的续篇。所有人都同意这一续作几乎就像原作那么好,因为只有几个主要角色重复出现了。他们也都认为France的感情对她影响很大。“你看上去几乎不是原来那个人了,”Jeremy说,他之前喜欢France,对于France在他影响之外的成长和改变感到嫉妒。总而言之,Jeremy真是个人渣。

其他所有人都觉得她看起来比她开始约会之前变得更加快乐,更加开朗了。Frances静静的想着,仅仅因为你有时候和什么人一起吃饭睡觉,就改变得如此之快,究竟是好事,坏事,还是不好不坏的事呢。她想改变很少是不好不坏的。

虽然如此,她一直假装Barks Ennui,那只卡通狗,没有在大多数夜晚出现在她的家中。即使实际上他确实出现了。就算她在看一个没有他的广告的频道,或者关上了电视,他还是能从她的电视里爬出来。他的身体比例,从二维来看可爱又笨拙,但是在三维的自然里看起来就像是个可怕的错误。而他的五官扭曲又模糊,就像透过静电干扰看到的一样。

“你们不属于彼此,”Barks Ennui用一种傻乎乎的卡通强调说,偶尔令人耳鸣目眩的升高声调几秒,然后又回到中音。她会躲在她被子下温暖的黑暗中,会听着他用熟悉的卡通声调说:“必然会付出代价!”然后她会不停地尖叫起来,然后意识到她正独自一人。然后她会选择假装这一切都从未发生。

Nazr没看到过Barks Ennui。但是他也有他自己的麻烦。他发现,在有些夜晚,在他照镜子时会看到两个自己。一个坐在另一个的后面。他站起来,而第二个倒影也会站起来。它会在第一个倒影后面,跟着他做所有动作。这种现象持续了几天。然后在一天晚上,他照镜子的时候只看到了一个自己。他松了口气,对于他自己在这么久之后恢复了新的正常感到某种程度上的放松。就在这时,他的第二个倒影出现在了镜子里,身后还跟着Frances Donaldson。

Nazr回头看。他所在的房间是空的。他转回头看镜子。是他自己的脸,面带恐惧。而在身后的床上,是另一个他自己和Frances在一起。他们正在激烈的接吻。他看着他自己接吻,然后他自己的倒影和那个镜子里的Frances停下来,表情震惊的看着他。他们就那么僵住了,他也僵住了。几分钟后,镜子里的那一对露出了微笑。他们的笑越来越强烈,然后他们都死了,鲜血四溅,淋漓而下。之后——他们又复活了,又微笑着。

他喊了出来,在镜子前蹒跚着后退。从那以后,他也开始盖住他家的镜子,这在前几天还有用。但是之后有一天,他回到家发现他自己在他的卧室里,就坐在盖住的卧室镜子前。那个他就在卧室里看着刚走进来的他,瞪大了眼睛喊着。而Nazr相信他自己才是真正的Nazr,转身走出了他自己的家。他住进了一所汽车旅馆,决定在那里住一阵子。

最终Nazr和Frances关系破裂了。在苹果蜜吃午餐的时候,她开始哭了,而令他十分惊讶的是他也开始哭了。而他们都因为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哭而哭了起来。而她说:“这听起来大概很疯狂。”而他说,“你不会相信我的。”然后他们把他们遇到的事告诉了彼此,这听起来并不疯狂,她也相信了他。

“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她说,“为什么我们会因为我们终于找到另一半而受到惩罚呢?”“问的好,”Barks Ennui说话了。他就坐在他们旁边的货摊上。他俩都惊得叫了出来,而餐馆里的其他人都转过头来用混杂着困惑和恼怒的眼神看着他们。他们谁也看不见Barks,所以他们觉得这对情侣一定是意外错点了电解玉米片作开胃菜。

“你是谁?”Nazr问。

“我?”Barks说,他的动画狗脸以一种引人入胜又毛骨悚然的方式拉伸和压缩着。“我是一种构造体!”他说,“为了能够交流。”

“和谁交流?”France问。

“我代表了棕色石碑。”Barks说。

棕色石碑是镇子边缘的一座诡异的山。它用强大的礼物交换更巨大的牺牲。它极度危险,而他们谁也没听说过它会试图和谁交流。

Barks说:“从你们开始约会起一切都变得奇怪了。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吧?”

“也许,”Nazr说着,想起了他家的镜子。

“也许?”Barks温和的重复着,“也许事情会变得更加奇怪。也许你们的关系继续下去会让事态恶化。”

“你说的恶化是什么意思?”她说,“我们两个只是在约会,这有什么错呢?”

“这个镇子是多个宇宙交汇的地方,”Barks说。他现在就坐在桌子的另一侧,就在France身边了。“最近这些宇宙彼此坍缩。当这一团糟最终分拣开来的时候,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留在正确的那个宇宙中。”

“那个我,”Nazr说,“这说得通。在我家里还有另一个我,此外我的这头似乎有两英尺长,这看起来不太对劲。我不属于这个宇宙。”

“不,”Barks说,“是Frances。她不属于这里。Frances,你在和这个世界的Frances坍缩的时候与她交换了位置,而你和来自不同宇宙的人发生了联系,这对现实有着异常有害的影响。我相信,”他对Nazr说,“你是在说什么有关你家镜子倒影的事情吧?”

现在,关注一下交通状况。

这个宇宙的宇宙学是这样的。首先,是一个球体。球体中的征象是温暖和树立。球体的颜色是蓝色和黄色。然后,是一个立方。立方的征象是触摸和上升。立方的颜色是红色和白色。然后,是一个膨胀的平面。这个膨胀平面的征象是速度和阴影。膨胀平面的颜色无穷无尽。最终,是外围淡出。外围淡出的征象是铃声和水流。外围淡出是无色的。

以上是交通信息。

现在为你带来来自我们的赞助商的资讯。

沉默的孩子们栖息在沙漠荒原上怪异的岩层上。我们的眼睛凝视着那永不改变的地平线的方向。这里没有运动,没有太阳,但这里是明亮的。没有黑暗,但这里正值夜晚。我们不需要进食,但我们感到饥饿。我们无法饮水,但我们感到干渴。

我们没什么能卖给你的。记住我们。

以上是来自我们的赞助商的资讯。

Frances无法相信这件事。或者说她可以,但是她坚决地选择不去这么做。对于其他的他和其他的她,Narz想了又想,死了躺在他的床上,然后又微笑着。然后他们又死了。确实有什么恐怖的错误。也许他们不应该在一起。也许他们真的非常不该在一起,宇宙都会因为他们的关系而坍缩。

这不公平。难道他们两个不配拥有幸福吗?

这里是Cecil。我们会继续回答这个问题。他们配!但是一个人所得到的和他们应得的之间只有些不相干的纯属巧合的联系。

他们决定去棕色石碑那里。它给他们提供了帮助。他们至少应该听听它想要什么回报。

Nazr开着车载他们去。汽车在距离石碑还有几百英尺的地方抛锚了,因为石碑希望人们步行接近它。实际上,它希望人们趴着接近它,但是它在步行姿态要谦逊这一点上做出了妥协。最近的停车场是Radio Shack,但是当然那个停车场总是挤满了顾客,所以他们把车停在了Wendy’s然后改为步行。

她的脚开始隐隐作痛,但她不知道这是它真的开始疼了,还是因为她害怕棕色石碑将要说出的话。

棕色石碑嗡嗡作响。他们在它的面前跪下了。

“帮帮我们!”Nazr说。

“我们只想在一起,”Frances说,“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属于彼此,但是我们让对方感到快乐。这难道不值得吗?难道这都不能成全我们吗?”

棕色石碑听到了。它嗡嗡作响。它已经知道了问题出在哪里,也知道要怎么解决。并且它也已经知道了代价。它直接把思维植入这三个人的大脑,告诉了他们。

Frances吐了出来。Nazr哭了。解决方案确实存在,但代价不可思议。这是不可能的,这是非人道的。当然啦,石碑并不是人类,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可思议的。

他们沉默着走回了汽车旁。现在,

天气资讯。

(“Fire Drills” by Dessa)

这天晚上,他们坐在Frances Donaldson的客厅里,思索着接下来要怎么办。

“不可能。”她说。

“不可思议。”他说。

“那我们要接受吗?”她说。

“我们当然接受,”他说,“还能怎么办呢?”他说。“我们不是什么怪物。”他说。

“好吧。”她说。

“我想给你们看一些东西。”Barks Ennui说。他紧贴着电视屏幕,背景的一切都看不见了,只能看见他夸张的鼻子和瞪圆的眼睛。

“到这来!”

他们都知道他们应该果断的拒绝,但都还是顺从的走了过去。

“在这!”Barks说,“在电视里!”

Frances把她的手放在屏幕上,什么也没感觉到。屏幕上空无一物。她的手穿过了屏幕。她的手感觉起来还是她的手,和前一刻并没有什么不同。她弯下身子,把身体探了进去,然后她感觉到了一股拉力,像是重力。然后她摔进了电视屏幕。

她又在她的客厅里了。这里看起来非常像她的客厅,只有一些细节是不同的。相框里巴黎国际博物馆的海报现在变成了墨西哥城国际博物馆的,桌布上的鹿脚标本笔架现在变成了野猪脚。

Nazr跌跌撞撞的走到了她的身边。“哦,很酷的笔架,”他说。Frances牵着他的手帮他站稳。他们环顾四周,然后看向窗外。Frances正在外面的花园里干活。一个不同的Frances,正在被在客厅里的第一个Frances看着。

“这个Frances来自你的宇宙,Nazr,”Barks说。这次他拥有了一个巨大的三维形体,占据了客厅从地面到天花板的空间,尽管他没有碰到任何东西,Frances和Nazr也还有足够的空间站立。

“她最终来到了这个宇宙,而来自这个宇宙的Frances,才是你的Frances,结果却变成了她,愚蠢的弄混了。但是这些都需要被改正,否则你们两个都会越来越深的陷入宇宙间的缝隙中,直到你们都不复存在!”

Frances无法从花园中的她自己身上移开目光。

“试着呆在一起把,”Barks说,“然后你们两个就都不复存在了!”

花园里的Frances向骑车经过的Jackie Fierro挥了挥手。一辆车经过。是Dana Cardinal和她的兄弟。他们也互相挥了挥手。

“够了!”Barks说,抓着他们往上拎起来。他们都回到Frances客厅的沙发上,或者她认为是她的客厅的沙发上。这里只有一个Frances。

“你们知道代价,”Barks说。他向后爬进了电视,用它下垂的动画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你们面前只有两条路。第一条是Frances回到她正确的宇宙去,而你们两个再也见不到彼此了。另一个将会允许你们像其他终成眷属的有情人一样百年好合。这很简单,但是要这样,棕色石碑将会摧毁另一个宇宙和生活在那里的所有人。那个Frances和那个世界的其他所有人都将不复存在,这样你们两个就能在这个宇宙里白头偕老啦。”

他完全回到了屏幕中,成了一只在空旷的黄色背景中的二维卡通狗。但是他的眼睛仍旧圆睁着,仿佛离两人只有几英寸。

“你们没有多长时间来做出决定!”他傻笑着,就像他在儿童节目的结尾那样。这种笑会让孩子们因为他的傻气而笑起来。但是这次的傻笑并不是结束。在这几分钟中,Nazr和Frances盯着他,他也盯着他们,笑着。

继续收听,接下来将为你带来他们做出的决定。

晚安,

夜谷。

晚安。



今日谚语:我将给你一块我的意识。就在这个陶罐里。请把它保存在清凉,阴暗,猫无法接触的地方。​​​​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06-26, 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