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光复, 或:有限的阿维森纳之飞人
Trihex
2019-05-14, 17:42
Post #1


Yet another gamer
Group Icon
 71
   12

Group: Sinker
Posts: 70
Joined: 2014-11-27
Member No.: 61855


最低的限度大约是没有双眼,把视觉全部交给其他的感官,或仅仅是一次偶然的缺位。通过风握在手上的触感来掌握时间的长短;干脆通过回声判断距离,避开障碍;利用嗅觉和味觉判断物质种类。这样的世界可能颇为不便,但如果没有必要,人不会愿意长出双眼。在此光是一个无凭依的概念,一种幻想,甚至连概念或幻想都不是。同样地,没有人会意识到黑暗。比如我们可以说甜味是神圣的,另一种神圣则是完美的形状所具有的性质——火则因为形状不定(且滚烫)而被定为邪物。但黑暗被折叠起来,几乎不可能被定义,除非在那个世界也有写作幻想之人。在这最低的限度上,不具名的剃刀已经把长出双眼的可能性剜除。神话于是改头换面:普罗米修斯是盗取双眼的泰坦。祂将一整座奥林匹斯的眼球都赠予了人类,因此被无瞳孔的宙斯锁于岩壁之上,每天都有鹰来啄祂的神目。

……

距离这个故事最后一次被怀疑已经过了很久很久。

……

第一批获得眼睛的人们大惊失声失听失言失触,恐惧地第一次面对这个世界:在拥有器官后,感知方能尘埃落定,成为思想的质料,而这是不可承受之礼。「必要」本身改变了,剃刀在如沙的经验面前败下阵来。……从来没有过颜色或神色的概念。应该怎么称呼天空的外表呢?什么是天空?天空和上方是不等的,一个全新的概念铺张开来。难以用语言描述视觉中的火。树木同样没有眼睛,叶片的颜色让人感到舒适和慰藉;但什么是颜色?颜色不是眼睛的一部分,那又是什么?脱口而出的语词是如此不可信:这竟是被立刻发明出的一种表达。火覆盖在树上,覆盖在叶片和枝干上,于是火就壮大了。这是它无法定型的奥秘所在。一个更大的奥秘是热的交替:夜晚(无热)将人从视觉的地狱中暂时拯救出来,而直视造成白昼(热)的球体则可以永久地归还这份恐怖。

大多数人于是保持盲目,保持他们无视觉的认识体系,但转变已经开始。光复的黎明时代浩浩荡荡地到来了。哪怕只有一个人,只有一次获得双眼,光复都已经无法停止。感官,甚至人本身,就是这样的东西:从超验中浮现,与先验共舞,将经验熔铸;它永远是朝自身行走的。
TOP
commissar
2019-05-23, 15:19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3
   1

Group: Speaker
Posts: 29
Joined: 2010-11-25
Member No.: 41684


想象另一种生活和另一种思维方式呢~
也让我想起了初中物理老师回答不了火是什么物质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biggrin.gif)
还有,阿维森纳飞人在哪里?(孤陋寡闻者瑟瑟发抖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cool.gif) )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05-26, 0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