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Tanis]ep.101:搜寻Tanis,引跑者就位, 献给一位我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祝她生日快乐
lq1588
2019-05-30, 23:10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6
   3

Group: Watcher
Posts: 85
Joined: 2016-04-21
Member No.: 66260


  Tanis是一部由Public Radio Alliance出品的伪纪录片风格的播客节目。故事以主持人Nic Silver(由制作人Terry Miles配音)多方寻找,探寻横亘古今的Tanis之谜为主线,将现今流行的猎奇亚文化及都市传说内容融会贯通,创作出了一个宏大却又无比诡异的精彩故事。

  目前该播客节目已经发布了四季内容,并且得到了不少好评,甚至还和夜谷一样有改编电视剧的消息。因此译者出于推荐的目的尝试着翻译了第一集的文本内容,欢迎各位搭配本译文对照收听(在节目官网和各大播客节目平台均可收听)。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不能保证译文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同时原文中也存在大量生僻的人名地名词汇,因此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也欢迎有兴趣的朋友继续翻译工作。另外在翻译时参考了第三方文本站的内容,向他们的工作表示感谢。

————————

  NIC:有些故事有着完好的层次、历史、充满大量细节的观点记录、模糊的视频、肮脏的照片以及数不清的目击者。这些所谓的事实,凭借着它们众多的一手叙述,历经数年、数十年甚至数个世纪的岁月,难道更倾向于是真实的吗?有时候我们会遭遇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一个真正的谜团。有些奇诡而又神秘的事物似乎从来没有被记录在历史、网站或者是任何公开资料上。而这就是其中的一个故事。

  帕萨迪纳市(Pasadena)拥有多彩而悠久的历史。帕萨迪纳的意思是“溪谷的钥匙”,这片地区在1843年还是墨西哥的领土。在早期时候这里是禁酒者的避难所,是度假疗养的胜地,也是柑橘种植者的天堂,而帕萨迪纳也因此一天天兴旺。形形色色的人们来这里安家谋生,但是恐怕没有人比Jack Parsons(译注:常译作杰克·帕森斯)更有意思了。他是一名年轻的火箭科学家,从洛杉矶搬到这里来。Parsons因为科幻小说而对火箭研究产生了兴趣。到了1941年,他就已经创立了Aerojet公司来销售自己开发的技术。在这时,Parsons住在Orange Grove大道的大豪宅里。

  哦,还有一件事。Parsons是东方圣殿教(Ordo Templi Orientis),或者被人熟知的塞尔玛教会(Thelema)的领导人。这个教派是Aleister Crowley(译注:阿莱斯特·克劳利,著名神秘学家)创造的一个新宗教运动,它还有另外一位声名狼藉的成员——一位通俗科幻小说作家,名叫L. Ron Hubbard(译注:L.罗恩·哈伯德,除科幻小说作家外还是知名邪教山达基教的创始人)。

  据说在Parsons和Hubbard召唤Babalon女神降世失败后,Hubbard带走了Parsons的所有积蓄和他的妻子,当然这也是据说。Parsons依然专注于自己的火箭研究,直到1952年离奇死亡。警方认定他的死因是一次事故,但是认识Parsons的人怀疑那是一场暗杀。

  有许多有趣的角度可以用来探索这个故事。那么这个故事究竟是什么呢?好吧,这是一个关于秘密的故事。而直到Jack Parsons去世数十年后,直到他的一些手稿和诗被旧金山的一家小杂志社出版时,他的角色才出现在我们的这个谜团当中。那本杂志叫做《奇异世界》(Strange Worlds)。Parsons的作品并不特殊,也无法引人注意。他写的故事都太个人化了,基本上都只是些草稿;他的诗写得也很简陋,并不是那种优雅的简约风格。相比于Parsons,Hubbard才是那栋豪宅里的作家。但是如果你问认识他的人,那么Parsons确实有一点比Hubbard强,确切地说比任何人都要强,那就是他的研究能力。远在所有人得到龙纹身之前,Parsons是第一个能找到文件证明的Lisbeth Salander(译注:莉丝·莎兰德,瑞典作家史迪格·拉森的小说《龙纹身的女孩》主人公)。

  在那本杂志中,Parsons 贡献的第四个故事是一篇非常不起眼的短文,名叫《Tanis在哪》。故事全篇用第二人称写成,而且短到就像是在读文献综述。这篇故事写得非常差,甚至叙述结构之间都缺乏有力的联系。但是这篇小故事却是我们创作这个播客节目的原因。

  您正在收听的是由Pacific Northwest Stories 和 Minnow Beats Whale制作的Tanis。我是Nic Silver。广告之后我们马上回来。

  NIC:培养和保持一种对于神秘事物的感觉似乎是一种属于过去的能力:像是一个在未知时代的废墟一样。就像是现在在心里记住一个电话号码,或者是去你叔叔家的路一样——毫无用处。我们随时能用手上或者口袋里的东西来联络或者精确导航。

  GPS:您已到达目的地。

  NIC:在这个谷歌、Reddit和维基百科的时代,还有多少真正的谜团遗留在这个世界上呢?我们可以暂停下一部影片去查找出镜的演员,我们可以知道他们的每一部电影和每一个电视节目,知道他们和谁结婚,被目击到和谁在法国里维埃拉(French Riviera)接吻。当然,还有他们午饭时喝的冷压果汁,也正好能在Instagram上看到。

  在休息之前,我提到过那个《奇异世界》杂志里写下的短篇故事《Tanis在哪》。这就是我们的故事真正开始的地方。现在,我不是在谈论那个埃及第20王朝的坦尼斯(Tanis),虽然夺宝奇兵(Raider of the Lost Ark)里也提到过那座古城,而且它可能和我们的故事还有一些联系。我将讲述的是作为神话的Tanis,作为谜团的Tanis。它可能是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一个纯粹的谜团,一个能够真正震撼人心的最后机会。

  我将会谈论共济会、圣殿骑士团、光明会和杜科波尔派(Doukhobors);讨论暗网、洋葱浏览器和黑网站。我将会讲述大学宿舍里阴谋论者用棕色纸袋流传的旧VHS录像带。还有各种笔记、旧电话簿上留下来的可疑字迹以及在分类广告上刊登了数十年的故事。我将会讲述黑暗中的呢喃,午夜时分等地铁时站在身旁的陌生人的絮语。总之只有一个主题:Tanis。

  根据《出埃及记》的记载,在希伯来传说里摩西被从尼罗河里发现的地方一般都被认为是在坦尼斯城。然而很多历史学家辩称这些说法基本上都属于宗教寓言,因为没有任何考古证据证明这一说法。学界普遍认为埃及的坦尼斯古城在公元6世纪左右遭受了来自尼罗河的洪灾。所以我们唯一知道的是坦尼斯曾经是埃及的一座城市。但是关于Tanis的神话却始于更早的时代。这座古城会不会反而是根据神话命名的呢?

  ADAMS:你需要知道的一点是,从人类历史的角度来看,埃及人的坦尼斯是一座新兴的城市。

  NIC:你刚才听到的声音来自于在牛津大学研究历史和宗教的教授Carl Adams。这次采访录制于1999年Pacific Northwest Stories出品的一集节目中,那时我们还在地面频道。那个节目是一个关于探寻三个神秘地带的纪录片:百慕大三角、复活节岛,还有亚特兰蒂斯。

  当时的制作人最终没有把Adams教授的采访收录进节目中,因为他们不能确定这段采访内容的真实性。基本上说,他们在当时找不到任何实际证据来证明他对于Tanis的论断。

  ADAMS:如果你知道正确的查找方式的话,你会发现Tanis从一开始就在那里。从青铜时代到古希腊和罗马,再到阿兹特克和玛雅。Tanis在第一次编辑的福音书里就被提到过,后来这些福音书组成了圣经。它还在死海古卷里记载过,尽管里面还有一些章节没有进入公共研究领域。

  ALEX:所以说,Tanis是一座城市?

  ADAMS:有时候是,可能是,但不是那座城。

  ALEX:我不是很理解你说的话。

  ADAMS:这不是一个很容易理解的概念。Tanis不同于其他事物,它更加深奥和不稳定。有人说Tanis是伊甸园的所在地,也有人说Tanis是上帝本身。它被叫做盖亚(Gaia),又或者如果你相信Robert de Boron(译注:13世纪法国诗人)和Joseph d'Arimathie(译注:亚利马太的约瑟,《新约》中提供了自己的坟墓给耶稣安葬用,在由Robert de Boron创作的同名诗作中将圣杯辗转带到不列颠)的话,它就是真正的圣杯。有时Tanis是一个地方,有时它是一个概念,有时它甚至是一个人。埃及的坦尼斯古城是为了纪念Tanis神话而命名的,并非其他的原因。

  ALEX:有时Tanis是……一个人?

  CARL:或者是一个神,又或者根据一位埃及高级祭司说法,它是一只猫。

  ALEX:所以,没有人知道Tanis究竟是什么?

  CARL:我觉得你不能这么说。

  ALEX:为什么不能?

  CARL:因为在每一个关于Tanis神话的记录当中,都能找到一条共同的线索。

  ALEX:什么样的线索?

  CARL:嗯,首先,Tanis不断移动,而且似乎每四百年迁移一次。另外它会改变形态。如果没有细致研究的话确实很难去解释这个神话的方方面面。

  ALEX:我有点能够理解了。

  CARL:他们说当你看见Tanis的时候你立刻就会知道是它。尽管那时已经晚了。

  NIC:感谢Christina Rains和Alex Reagan(译注:PNWS另外一档节目The Black Tapes的主持人)制作了这节访问,并且允许我们在这个节目里分享给大家。

  Adams教授声称亚特兰蒂斯其实是Tanis的一个化身。在沉入大洋之前,它活跃了大约四百年。事实上,在古闪族语系当中表示亚特兰蒂斯和Tanis的单词的图形基本上是一致的。另外虽然还存在争议,但是Tanis对应的苏美尔符号在时间上似乎比亚特兰蒂斯早至少十年。Adams教授继续讲述它其他可能的化身,以及另外潜在的文化渊源。接下来他开始讲述伴随Tanis神话本身而来的感受和恐惧:根据故事讲述者的不同,这成了一种强烈的宗教敬畏或者击碎灵魂一般的预兆。根据Adams教授研读古代文献得到的结论来看,有种说法称Tanis是邪恶的,是一个装满了能够改变心智的恐惧和痛苦的黑暗口袋;而另外一种说法则称Tanis能够彻底治愈人的肉体和灵魂。但是所有的说法都认同一件事——当你遇见了Tanis之后,不论后果如何,你都被永久地改变了。

  所以为什么我们会在这?为什么是Tanis?为什么这个神话对我来说这么重要以至于我制作了这个节目来讲它?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这个世界需要谜团吗?是的,我相信我可能找到了这么一个谜团。一个挺大的谜团。那就是Tanis,一个古老的神话传说。它可能是伊甸园的源头,可能是人类的摇篮,可能是卡美洛(Camelot,传说中亚瑟王宫殿所在地)的原材料,也可能是地狱本身。有人说Tanis是路西法从天堂坠落时落脚的地方,也有人说Tanis握有永生的钥匙。但是不论它现在是什么或者过去是什么,又或者现在在哪还是将要去哪。在各种模糊的提示和传言之外,关于Tanis这个主题的文章只有很少一部分,而且几乎都是Adams教授编写的。

  在现在的互联网上除了那座埃及古城之外完全没有任何Tanis相关的信息。最终,在我踏足暗网之后,它才终于出现了。我们广告之后回来。

  [广告]

  MK:“Tanis?” 我还以为你说的是"tennis"。哦对,这个是五个字母,那就是Tanis了。好了,这就讲得通了。

  NIC:这是Meerkatnip。我猜应该不是她的真名。她是一名从事非法地下网络交易的专家。我花了三个星期和一堆比特币才让她同意和我打五分钟的Skype电话。

  NIC:所以我正在找的是所有关于Tanis神话的资料。

  MK:然后你还说你想让我排除掉那个埃及古城相关的?

  NIC:对。

  MK:呃,那就没剩多少了。

  NIC:对,我不是很惊讶。

  MK:你要找的这些东西是不是没有数字化?

  NIC:呃,我对于要找的东西没有任何概念。

  MK:你确定这是什么有名的东西?

  NIC:说实话我什么都不确定。

  MK:[叹气]反正是你花钱。

  NIC:我们稍后会回到Meerkatnip这边。但是首先我想讲一些背景故事。就在一年前,当我在找一部50年代的通俗科幻小说的时候,偶然在旧金山的一家二手书店里看到了一本《奇异世界》的复印件。当读到其中的短篇故事《Tanis在哪》时,我回想起了Adams教授的采访。那次采访和这篇短文一起激起了我的疑问。从此我就没有停下来。我会在我们的官网上放出PDF格式的《Tanis在哪》的链接。本来我打算直接读给你们听的,但是后来我觉得应该把机会留给你们自己。

  NIC:好的,我们现在位于Pacific Northwest Stories工作室,接下来我们将会跟着我的朋友和制作搭档Alex Reagan,她也在写自己的播客节目。

  [敲门声,开门声]NIC:看看她正在……

  ALEX:嘿!进来吧!

  NIC:嗨!

  ALEX:稍微等我一下

  NIC:好的。

  [沙沙声,打印机声]

  ALEX:最近怎么样?

  NIC:还不错。

  ALEX:你正在做新节目?

  NIC:我现在就在做新节目。

  ALEX:啊。

  NIC:因此……

  ALEX:嗯?

  NIC:我想问问你是不是乐意为我们的听众念些东西。

  ALEX:哦,当然。

  ALEX:就这么录音吧,摁一下这个[音频变得清晰了]

  NIC:让我试试看效果怎么样?

  ALEX:好吧。所以接下来我会讲这么一个故事。

  NIC:我能把这个放近一点吗?

  ALEX:嗯……

  NIC:或者这样……

  ALEX:不了这样比较好,因为这个会挡住视线。

  NIC:哦,好吧。

  ALEX:所以我必须这么做。

  NIC:哦,好的。

  ALEX:(念到)“你叔叔告诉过你引跑者知道路,或者会记住路,但是第一个引跑者必须找到地图。接着,只有这样,他才会开始找路。

  ”上一个找到Tanis位置的引跑者很年轻,但是也很强壮。他也是由你的叔叔训练出来的。在你叔叔之前,他的父亲一直在训练他。一直如此,今后亦如此。

  “现在轮到你了。你是引跑者。你知道上一个人差点被杀掉。你将会明白这件事很常见。即便是最有经验的引跑者也是冒着生命危险上路。

  ”Tanis是永恒的,永远的。但是它只在这里,在这密林中停留相对短的一段时间。大约不到两百年,但是没人知道具体时间。Tanis总是在移动,或者说你总是在移动;它总是在变化,或者说你总是在变化。

  “曾经,上一个引跑者告诉你他记得什么非常罕见的事。他告诉你说他曾经带领着他的追迹者们穿过了深邃的常绿林,循着只有引跑者才能听见的声音,那声音是一股持续的颤动和对他们称之为“静寂“的轻声呼唤,那是Tanis的心跳。他的追迹者们走出树林来到一片空地,而正在注视着红色岩石的引跑者明白,如果他向后转的话,静寂就在他的身后。

  “这些追迹者的任务已经结束。在静寂,时间停止了,或者减慢了,又或者一同消失了。你明白引跑者从来不能进入静寂。你明白引跑者会带领寻找他的人,也就是那些追迹者。你知道那些追迹者们,只有那些追迹者才能进入静寂。在Tanis,如果他们足够幸运的话,你的这些追迹者们的梦想将会成为现实。如果他们不够幸运的话,追迹者会进入一个噩梦般的世界,一个由他们自己创造出的他们无法想象的地狱。

  “你的父亲说他曾经教导过你的叔叔,在很久之前。‘在Tanis向来如此,今后永恒亦是如此。在Tanis,他们终将相见。’”

  NIC:感谢Alex Reagan花时间为我们读了这个故事。Adams教授相信Tanis是但丁九重地狱的灵感来源。在浪漫主义诗人和画家William Blake(威廉·布雷克)未完成的作品《悲伤之歌》中,“Tanis是真的”出现在其中的几处诗句里,在作者去世一个多世纪之后才被发现:

  Tanis,在热与火之中
  在沙与塔之中
  她的光芒沉睡
  她的黑暗消逝
  越过大海
  她即永恒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Adams教授相信Blake诗中提到的正是Tanis上一次移动的场景。它在欧洲存在了数个世纪,从文艺复兴到拿破仑时代,直到最终消失。

  ADAMS:Tanis的每一次迁移都是具有纪念意义的。如果你知道怎么查找的话,你会发现关于它的记录贯穿整个历史。但是所有资料来源都承认一点,那就是正好在Blake写这首诗的时候,也就是十九世纪初叶,Tanis直接消失了。

  ALEX:消失了?

  ADAMS:Tanis直接消失不见了。即便是那些过去知道它在哪的人也看不见它了。Tanis就这么直接……没了。

  ALEX:那它去哪了?

  ADAMS:我认为Tanis在1823年的某个时刻从欧洲移动到了北美。

  ALEX:等一下,所以……在北美有关于Tanis的报道吗?

  ADAMS:一开始没有,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那时的北美洲人烟稀少,与当时的文明世界之间还被大洋隔绝开来。

  ALEX:是的。

  ADAMS:几乎没有记录保留下来。而且我相信这就是为什么有数十年没有Tanis的消息的原因。直到海达人(译注:Haida,生活在现今不列颠哥伦比亚和阿拉斯加西南部的一支印第安人)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ALEX:海达人?

  ADAMS:海达人流传过它的故事。他们用的名字是Xanu,但是毫无疑问那就是Tanis。最早关于新位置的提示出现在1834年。那是一在华盛顿州普吉特海湾地区(Puget Sound)劳作的毛皮猎人,具体位置在尼斯奎利堡(Fort Nisqually),那是一座哈德逊湾公司下属的交易站。这名猎人在一封信里详细记录了一则他从海达人那里听到的故事。他暗示有一种恶魔般的鬼火能够蛊惑人心,还会驱使人们做一些残忍疯狂的行为。突然的,难以名状的暴力行为。

  ALEX:不好意思我想确认一下:你是说你认为Tanis现在就在华盛顿州?

  ADAMS:当然。它就在普吉特海湾地区的某处。

  NIC:尽管Adams教授在几年前就去世了,但是我依然设法联系到了他的前任助理,他十分热心地在大学和Adams的家人卖掉或者毁掉Adams的心血之前抢救出了这些资料。在Blake和亚特兰蒂斯的资料之外,和Tanis相关的资料只有几页。但是这几页资料却十分有意思。这是几页在尼斯奎利堡的毛皮猎人的日记,就在他残忍杀害九名自己朋友和同事的前一天写成。

  “1834年四月7日。我醒过来,嘴里全是血,想要尖叫。我能听见外面的马在焦躁不安。我站起来,把血吐到地上。我的头很疼,还稍微有点耳鸣。我挣扎着走出去,走进森林,想要摆脱这个好像同时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然后我就看见了她。一身薄纱睡袍像烟雾一样包裹着她。她转身走进森林。我知道她想让我跟着。

  “我尝试着跟上她,但是她总是在我前面,总是追不上。最后我在一块空地里跟上了她。她真漂亮,但是……我记不清……她到底长什么样。我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是怎么发生的,但是我觉得我感觉到了她的嘴唇,接着她就在亲我。然后……她就在杀了我。我躺在地上,没法活动,而她站在上面,拿着刀。她把我慢慢划开,把器官一个接一个地拿出来。我想要大喊,但是发不出声。我想要活动但是却做不了任何事。切。切。她微笑着,唱着某种童谣。切。切。切。

  “我知道死亡将至。它黑暗而又令人恐惧,就像是慢慢沉入一片浓厚的黑色苦痛之中。我将会被永远抹掉。接着,我又能够活动了。我站起来向下看。那个女人就在脚下。她死了。她的器官像花一样散落在草地上。我扔掉了手里的刀。我的手在颤抖。我的嘴里全是血。她的血。然后整个世界开始旋转,我跑了出来。当我醒来时,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知道,她将为我而来。”

  刚才我们听到就是Adams教授生前整理的可疑证据,一份疯子猎人的日记摘录,加上之前那位充满抱负的魔法师兼火箭科学家写的神秘短文还有William Blake丢失的一节诗句。现在我们要怎么做呢?现在,我们要回到暗网,在那里Meerkatnip说她找到了什么。

  MK:我现在发给你。

  NIC:有什么我需要留意的吗?

  MK:呃,我哪知道?

  [暂停]

  NIC:好了。所以我应该看什么?

  MK:[叹气]这是一条50年代的旧分类广告,而在数字版本上线13秒之后这条消息就被删除了。

  NIC:所以你是怎么找到的?

  MK:用一个滚动缓存系统,这是一个我帮忙创建的全能解析算法。这个系统为那些能够找到它的人建立了一个网络。在这里大部分的文本都经过了加密缓存。

  NIC:大部分文本?什么文本?

  MK:所有。

  NIC:所…所有文本?这有点……

  MK:不可能?

  NIC:对,有一点。

  MK:其实文本很小,根本不算什么。文本内容在整个互联网中只占及其微小的一部分。回到你要我调查的这件事情上就是,2001年有人为了一个文化研究项目而把一小部分50年代的分类广告转成了文本形式。

  NIC:所以……好吧,所以你都找到了什么?

  MK:有这么一些东西。应该是一组信件,一群分散在世界各地的人用分类广告来互相联络。他们在秘密地谈论某件事,而且是某件他们认为非常重要的事,目前可以这么肯定。他们提到Tanis这个词一共……75次。但是很奇怪的是,我的程序显示这个词被加密了。

  NIC:如果它被加密了的话,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个词就是Tanis的?

  MK:呃,加密技术在1952年可是和现在不一样。它就是一个简单的替换式密码,我的程序直接自动把它解码了。有一堆旧的德国恩尼格玛机出现之前的密码都用同样的密钥,我的系统直接解开它然后记了下来。

  NIC:哇,听上去真是个好系统。

  MK:对,当然了。

  NIC:呃,所以这些分类广告是50年代的?

  MK:对。

  NIC:然后它们又被删掉了。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MK:不知道,这不是我的范围。

  NIC:所以,你能把这些给我传过来吗?

  MK:我会的,不过还有一条有意思的消息。而且这条消息距离现在稍微近了一点。

  NIC:Tanis?

  MK:对,就是它。

  NIC:这条消息从哪来的?

  MK:在另外一个快速存储缓存里。这条消息发布后……六分之一秒就被删了。他们的动作越来越快了。

  NIC:谁的动作越来越快了?

  MK:呃,不管是谁反正他不想让你找到这条消息。

  NIC:我?

  MK:不,不是你。是像你一样找东西的人。

  NIC:哦,好吧。嗯,像这种消息删除得这么快的现象常见吗?

  MK:对的,这种事情一直在发生,常有的事。

  NIC:哦。

  MK:但是这种级别的智能和速度……确实很有意思。我想甚至NSA都没有这个能力。

  NIC:没有?

  MK:没有,不可能。

  NIC:[停顿]哦。

  MK:是这样的。

  NIC:好吧,所以这是第二条信息,用六分之一秒提到了Tanis。这条消息是从哪找到的?

  MK:一个北美洲的网站。

  NIC:什么网站?

  MK:Craigslist(译注:一个免费分类广告网站)。在华盛顿州西雅图。

  NIC:在尼斯奎利堡的毛皮猎人交易站以北40英里的普吉特海湾中部坐落着华盛顿州西雅图,一个海湾港口,也是北美发展最迅速的城市。西雅图是Jimi Hendrix(译注:吉米·亨德里克斯,知名摇滚吉他手)出生的地方,是90年代Nirvana乐队戏剧性地增加法兰绒衬衫销量的地方,还是Tanis播客的故乡。

  NIC:所以说你能下载那个Craigslist广告的内容?

  MK:当然能。

  NIC:太好了!你能念给我听吗?

  MK:我用邮件发给你吧。

  NIC:哦,谢了。嗯,谢谢你。但是如果你念一下的话节目效果会更好。

  MK:好吧,毕竟是你出钱。

  NIC:谢谢。

  MK:你准备好了吗?

  NIC:嗯,准备好了。

  MK:挺短的一条消息。

  NIC:好的。

  MK:只有四个词。

  NIC:可以,说吧。

  MK:“搜寻Tanis,引跑者就位”(Seeking Tanis. Runner available)

  NIC:就完了?

  MK:完了。“搜寻Tanis,引跑者就位”

  NIC:“搜寻Tanis,引跑者就位”。四个单词,四个只有看了《Tanis在哪》的人才能知道的单词。Meerkatnip解释说没办法逆向工程出发布广告者的联系方式。这条Craigslist很有意思,但是实际上它只是一个死胡同。所以我决定要发布一条我们自己的广告。我们的广告不是“搜寻Tanis,引跑者就位”,而是“搜寻Tanis,引跑者在哪”(Seeking Tanis. Runner wanted)。

  我们把这则广告发表在尽我们所能的任何地方,然后很快就得到了一个回复。一个改变一切的回复。

  我是Nic Silver,这里是Tanis。我们下周回来。直到那时,请持续关注。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q1588: 2019-06-03, 16:28
TOP
lq1588
2019-05-30, 23:20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6
   3

Group: Watcher
Posts: 85
Joined: 2016-04-21
Member No.: 66260


Tanis官网里每一集还有一些笔记内容很有意思,把这一集的分享一下:

Attached Image
Meerkatnip发现的广告

Attached Image
当时18岁的实习生Alex Reagan,这张照片拍摄于她第一次主持采访的六个月之前(但是Adams教授的访谈从未播出)

Attached Image
《奇异世界》杂志的封面
TOP
lq1588
2019-05-30, 23:23
Post #3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6
   3

Group: Watcher
Posts: 85
Joined: 2016-04-21
Member No.: 66260


节目中提到的《Tanis在哪》在官网里也有,这里也一并翻译出来。

————————
  你独自醒来,走进漆黑的森林。和往常一样,你领先于其他任何人。这条路很艰险。这条路一片黑暗。你停下来。你仔细聆听,但是树林中依然有生命的迹象。你知道,当你们接近时,这些声音就会消逝,最终停止。

  你在河里洗漱。你在想今天的阳光能否透过这厚重的灰色天幕。有时候你觉得你们距离很近了,你停下来倾听,但是……还没到时候。

  你在树上打结来防止迷路,就像你叔叔教过你的那样。但是今天你感受到了浓雾,浓厚的阴霾夹杂着噪音充斥着你的思想。你知道之后只会变得更糟。

  追迹者们起床了。是时候开始行动了。你抬头看向天空,深吸一口气,然后走回帐篷。

  你叔叔告诉过你引跑者知道路,或者会记住路,但是第一个引跑者必须找到地图。接着,只有这样,他才会开始找路。

  上一个找到Tanis位置的引跑者很年轻,但是也很强壮。他也是由你的叔叔训练出来的。在你叔叔之前,他的父亲一直在训练他。一直如此,今后亦如此。现在轮到你了。你是引跑者。你知道上一个人差点被杀掉。你将会明白这件事很常见。即便是最有经验的引跑者也是冒着生命危险上路。

  Tanis是永恒的,永远的。但是它只在这里,在这密林中停留相对短的一段时间。大约不到两百年,但是没人知道具体时间。Tanis总是在移动,或者说你总是在移动;它总是在变化,或者说你总是在变化。

  曾经,上一个引跑者告诉你他记得什么非常罕见的事。他告诉你说他曾经带领着他的追迹者们穿过了深邃的常绿林,循着只有引跑者才能听见的声音,那声音是一股持续的颤动和对他们称之为“静寂“的轻声呼唤,那是Tanis的心跳。他的追迹者们走出树林来到一片空地,而正在注视着红色岩石的引跑者明白,如果他向后转的话,静寂就在他的身后。

  这些追迹者的任务已经结束。在“静寂”,时间停止了,或者减慢了,又或者一同消失了。你明白引跑者从来不能进入静寂。你明白引跑者会带领寻找他的人,也就是那些追迹者。你知道那些追迹者们,只有那些追迹者才能进入静寂。在Tanis,如果他们足够幸运的话,你的这些追迹者们的梦想将会成为现实。如果他们不够幸运的话,追迹者会进入一个噩梦般的世界,一个由他们自己创造出的他们无法想象的地狱。

  你的父亲说他曾经教导过你的叔叔,在很久之前。在Tanis向来如此,今后永恒亦是如此。在Tanis,他们终将相见。

  你带领着你的追迹者们走过漫长的沿河小路。在这里生命的迹象越来越少了。你突然意识到好久没听到鸟叫声了。这是个好现象。你快要接近了。你闭上眼睛,开始想象“静寂”。

  你回想起要找地图。但是这次并不困难。这群追迹者和以往不同,他们莫名地强壮。他们的手中牢牢握着地图,也就意味着你也牢牢握着地图。

  终于,你听到了熟悉的歌声。你之前只听到过一次这个声音,还是跟着你的叔叔一起。但是你永远忘不了这个声音。你知道Tanis的呼唤和颤动遇触碰到了你内心的呼唤和颤动。红色岩石就在附近。

  你带领着你的追迹者们翻过了一棵倒下的圆木,越过了落在地上的巨大雪松,来到了一片空地。声音震耳欲聋。你的追迹者们面面相觑。他们不明白。但是他们终会明白。你转过身,他们转过身……

  然后一切都变了。
TOP
lq1588
2019-05-30, 23:31
Post #4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6
   3

Group: Watcher
Posts: 85
Joined: 2016-04-21
Member No.: 66260


在官网的介绍界面有一组报菜名一样的关键字,这些关键字基本上就是Tanis整个故事的大致脉络。同时每一个关键字代表的传说或者亚文化内容似乎都非常值得深入挖掘。这里就直接粘贴下来这个几乎能让所有猎奇方向新媒体业者喜极而泣的内容:

Tanis, Jack Parsons, L Ron Hubbard, Scientology, Pasadena, Thelema, Aleister Crowley, JPS, Ordo Templi Orientis, Google, Reddit, Moses, Dead Sea Scrolls, Lucifer, Atlantis, Bermuda Triangle, Dante, William Blake, Haida, Xanu, Pacific Northwest, PNW, PNWS, Runner, The Calm, Craigslist, Illuminati, Freemasons, Conspiracy, Numbers Stations, Pirate Radio, Charles Fort, Fortean, SSS, Super Sargasso Sea, Theodore Dreiser, Pacifica, Elisa Lam, Elevator Game, Cecil Hotel, True Crime, Serial Killers, Robert Lee Yates, Gary Ridgway, Ted Bundy, Willie Pickton, Puget Sound, L Sprague de Camp, Ray Bradbury, Sara Northrup, Lawrence Wright, Going Clear, Susan Lindauer, Markovian Parallax Denigrate, Reddit A858, Cicada 3301, Room 227, Polybius, Mystery, Kurt Cobain, Elliott Smith, Nicolas Flamel, The Philosopher's Stone, Book of Abramelin, Servant Girl Annihilator, Moon Tower, William Porter, O Henry, Dazed and Confused, Servant Girl Murders, Jack the Ripper, Mary Ann Nichols, Whitechapel, Cult of Tanis, Dungeons and Dragons, Gary Gygax, Hanslope Park, Baba Yaga, Baba Yaga's Hut, Alexander Afanasyev, Mike Carr, Dianetics, WEEV, Olympia Woods Massacre, Suicide Grove, Moebius, Jon Giraud, TSR, Morse Code, Charles Manson, Helter Skelter, Manson Girls, Manson Murders, Kitsault, Phil Kaufman, Gram Parsons, McNeil Island, Process Church, Three Days of the Condor, Grackles, Plague Doctor, Manitou, Seeker, Bitcoin, Eld Fen, H.P. Lovecraft, August Derleth, Mollusca, Gastropods, Cuttlefish, Hale-Bopp Comet, Julia, The Bloop, Equatorial, Pacific Ocean, The Breach, Bermuda Triangle, Yeti, Genius Loci, Robert W. Chambers, Beowulf, Necronomicon, Mad Arab, King Wurm, Nic Silver.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08-22, 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