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WTNV]ep129:血腥事件part3
191131415926
2019-06-01, 20:13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27
   2

Group: Primer
Posts: 5
Joined: 2018-06-25
Member No.: 75183


幸运是我们自己创造的。
换言之,事情随机发生,而我们依据这个随机性来决定自己对幸运的观点。
欢迎来到夜谷。
一切都改变了。血腥事件曾经未发生,之后也会过去。我们的小镇还是我们的小镇,但是它已改变,不同以往。这件事很难以历史角度转述,即使我们能够理解此事的各个方面,也不会导致我们被移除。我们最好还是改为聆听当下发生的每一件事,就在那一天,血腥事件来临的日子。
所以,我们先回顾一下两星期前,Cardinal市长刚启动了一项把绝大多数的权力与监控引至市长办公室的新项目,与此同时,她因谋杀被通缉。因为她的副本到镇上大开杀戒。副本到她家去,想要把她引出来,这个计划奏效了。当Dana走向自己家,去面对另一个自己的时候,血腥事件降临在我们头上,现在是事件后续。
另一个Dana:这不是一个讲好Dana与坏Dana的故事,我知道你们对这样的故事更为满意,但我不是那个坏Dana,只是一个自愿去做必须被完成的事的Dana。你们这么想,只是因为你们眼中的好Dana和你们相处的时间比我更长吗?她几年前杀死了她的副本,她杀了她,我们的血亲。所以我以所有宇宙中的所有Dana的名义来传唤她,我有正当的理由这么做。
这个Dana的母亲,长得和我的母亲一模一样,她正在角落抽泣,她攥紧的手上已经没了三根手指,这是给另一个Dana设下的某种倒计时。接下来,我会杀掉她的——我的——兄弟。我会告诉她我绝不会放弃这个任务。而且,她显然已经看出来了,因为在血液开始从天而降,在窗户上留下鲜活的红色痕迹时,我看到我自己站在外面,呼唤着我们共同的名字。
Dana: Dana!我喊道,Dana!放过我的家人,出来面对你自己。我等着你,没有带任何武器,我不会在这里袭击或者杀掉下一个副本,第一次杀人让我背下了深重的自责,因此我为镇子的人奉献出善意以赎罪。但很显然这些还不够,死去的副本会永远纠缠着我。血液很快在街上积了起来,而这时另一个我冷笑着走出了家门,血液漫至齐膝。天空覆盖着厚重而怪异的云,一切都散发着血液的气息,我闻不到其他味道。
另一个Dana:我们在这片血红的湖中四目相对,脸上血痕斑驳,目光平稳坚定。。
Cecil:与此同时,这里举办的宇宙血腥事件观测派对进展十分流畅,因为我们都真的开始随波逐流了,大家全部——连Carlos都没发现血腥事件变得那么深,显然广播站在地理位置上属于低处,所以我们这儿的积水情况相比其他地方更为严重,但是我们还是尽量因地制宜,开始了一场有点恐怖的泳池派对。遗憾的是我一直住在沙漠里,所以不太会游泳——事实上压根就不会。不过还好我的广播设备浮了起来,所以我跨坐在我的广播台上,在血池里载沉载浮,哦夜谷啊,我们该咋办啊?
市长的集权计划还是在生效中,一切都由市长负责,她不发话没什么事能办的成,现在很明显地成为了一个大问题。
另一个Dana:我打量了一下我自己,另一个我。她很弱小,我在她身上看不到任何力量,她自以为经历过艰难困苦,自以为知道责任为何物,但我现在是她的报应,我是她配不上Dana Cardinal之名的证据。
你有罪。我宣布,这是宣判而非对话,我继续道,你杀了我们中的一个,而其它的你判你有罪,你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她咬住嘴唇,我们脚下的血液渗进了她的牛仔裤。她摇摇头,站直了身子。所以她想打一架,很好。我一直希望她能有些骨气,总比就我自己有好些。
Dana:这个来自其它世界的Dana?她没有错,我杀死了我的副本,或者我才是那个副本,这千真万确。而我无时无刻都因此而感到伤感,愧疚和困惑。我的噩梦和思想一直在惩罚自己。
然后出现了一个外来的复仇者,她的到来使我更加痛苦。我在那场沙暴中别无选择,要么我死,要么她亡,于是我选择让自己活下去。然后这就是事件经过,适者生存,简单明了。如果当时有哪件事不同,站在这里的可能就是另一个Dana,血液淹至齐膝,头顶的云朵如同怒火。
但也有可能,只是我认定自己为了活下去毫无选择,如果我做了别的决定,或者遇到这事的是别人,也许事情就能和平收场,但我只是我。当然我现在知道我不止一个了,看到我的报应,来自另一个世界,像掠食性动物一样发出吼叫的Dana,我明白尽管从未展现,相同的愤怒也潜藏在我的心底,这样的事实使我安心。然后那位Dana向我冲来,动作迅猛而凶暴。
Cecil:Cecil又回来了,这里是现场播报。现场真是一团糟啊!因为虽然全镇的权力和指挥权都要通过市长办公室,这里根本就没有市长来发令。市长的位置已经空了两个星期了,而且可能以后也不会有人坐在这里。这只是个比喻,椅子本身会被清洁工收走,然后重新放到市政区某个需要一把大椅子的地方去。但我们这个小镇将失去领导人。
哦,Cardinal市长。哦,Dana。
另一个Dana:我冲上前,准备杀她。这很简单,像启动一辆车,做几个基本动作就完了。处理这个软弱世界里的人这样同样够了。但是这个世界的Dana?她并不软弱,她转过肩膀躲开了我随手的一击,然后一拳打中了我的肚子。我猝不及防地后仰,沉进血里,片刻之后重新站起,整个人被染得赤红。
所以这就是她能够杀掉我们中的一个的原因,她在以前那条龙Hiram的数次暗杀下幸存的原因。她意志坚定,求生本能强烈。我一直在寻求一次陷入苦战的机会,我想我已经找到了。血液已经齐腰,我大喝一声,向前冲去,然后我们又扭打在一起。
Dana:我已经准备好了,为了我对这个小镇中善意的信念而战,我相信这个小镇值得存在,因此小镇中的人民值得存在,而正因如此,我值得继续存在。
她再一次攻向我,现在手里拿着一把刀,我抓住她的手臂,改变刀的轨迹以免刺中我躯干,但是我感到刀划过了我手的侧面,像一个想法划过脑海一样轻易。我知道我在流血,但是我已经满身是血,无法估计自己究竟伤得如何。
与此同时,另一个Dana又挥起了刀,我不知道这次是向着我的咽喉还是面部,但是结果会同样严重。我遍寻我的内心,寻找一个回应,某些本能。然后我找到了那股怒火,与她的一般无二,它等了我一生,而此时我将其释放出来。我发出低沉刺耳的咆哮,撕裂了落血的声音。当她挥刀的时候,我将她的手臂向她的方向往后弯折,让刀扎进了她的肩膀,随后冲上去狠狠一脚,让她倒回了血泊中。
另一个Dana:我从未设想过的事发生了,我失败了。我以前从未失败,所以并没有感到任何预兆。我也无法想象这些预兆究竟是什么样的。
血液刺痛我的眼睛,倒灌进我的喉咙,我爬起来的时候又咳又喘。刀扎在我的肩膀上。这个世界的Dana?她把刀拔了出来,;我因剧烈的撕裂痛而倒吸一口气。她把刀举在自己身前,我举起双手投降,等着死,而死亡在我的一生中都等待着我。
可是Dana,她没有杀我,她哭了起来,眼泪在她鲜血淋漓的脸上留下干净的痕迹。她把刀丢开,它没入血中。她跪在我身前,这个动作直接导致了她颈部以下全部被淹没,只剩下头部还在液面上看着我。我们现在处于同一高度,两人都几乎被完全浸没。
Cecil:很快两周前结束的事即将到达结尾,但是我真的得播送一下天气。


“Mariposas”by Yva Las Vegass

Dana:我有罪,我说。你所说的关于我的一切都千真万确。我杀了我的副本,或者我就是那个副本。无论如何我都对一个既是我又不是我的人犯下了令人发指的罪行。而我依旧要为此负责。这一罪行自那以后一直纠缠着我,因此我将自己交给你,同时也是我自己来审判,我已准备好了接受自己的判决。

另一个Dana:我看向那个女人,血液没过耳垂,渗进她的头发,我犹豫着靠近她,她没有试图采取行动保护自己。我在她的眼中看到了痛苦与愧疚,从现在起,只需要简单的三步就可以杀死她。
但是我没有这么做,她已经不必接受她给自己判的罪行以外的审判,她不需要遭到比她已经给她自己施加的更重的惩罚,每时每刻,她都和其他的版本一样无法宽恕自己。
我站起身,大步走入倾盆的血液,回到了我熟悉的,残忍的世界。
Dana:我看着她离开,并不惊讶,为什么要惊讶呢?她就是我,我就是她。然后我站起来,慢慢的——有时要游,有时趟水,到达了镭氡峡谷。血液从它的侧边流过,形成一股急流。四年前来自镭氡峡谷的声音选择我来当市长,我接受了它的选择。但现在我明白了,我赋予市长一职的权力不应该授予我这样,判断具有缺陷,犯着世人都会犯的错误的人。
“我放弃我的职位。”我向那些声音大喊,“换其他人吧!”
“不。”声音回复道“你要当市长。”
“我拒绝!”我说“我……我不会再做下去了。”
“我们不会选择下一个市长”声音回答“直到你完成了你作为市长的职责。”
“那你们永远没机会再选一个新的了。”我回答,回到了我母亲的家中。我拥抱了她和我的兄弟,我将继续这并不完美,但绝非不幸福的生活。
我不是个坏人,我只是没有好到可以使用这份力量。我觉得可能也没人做得到。夜谷没有市长了,以后也不再会有。
我是Dana Cardinal,是个副本,也可能是原来的那个。但无论如何我都是Dana。我已经为我的罪行负起责任,而我现在选择了另外一条路,我将成为一名普通的市民,一个与你们一样的人。
Cecil:宇宙血腥事件日结束了,清理工作已经开始,可能要持续好几个星期。看起来在可见的未来中,镇上的所有东西都会看着稍微有点红。毕竟真的没办法把这么多血完全清理干净。
我们没有市长了,大概以后也不会再有。由于Dana Cardinal的新系统,夜谷所有的权力都会经过市长办公室,一个永远不会再有人的办公室。
现在已经开始混乱了,模糊且威吓的政府特工和警长的秘密警察都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等待命令,但是没有一个人有权利下令。市政府又吼又抱怨,但我们也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权力。猎鹰再也收不到训鹰人的指令,一切都迈向未知。
除了Dana,我的,也是你们很多人的朋友,她很健康,而且可能是这几年来第一次,彻底安心了下来。也许现在这样就够了,但是过一会,我们就得解决这个政府问题了,因为外面一团乱,字面意义上的,毕竟有很多血还没清理干净。
来自一个正在愈发扩展的(恐惧中)寝食难安的小镇,我要对你们说
晚安,
夜谷,
晚安。


今日谚语:我几年来一直计划给我以后要得到的小马取名叫Ponye West。但是因为某些很明显的原因,我最近把它改成了Janelle PoNeigh。这不是Joseph给我写的,这些就是我给我想要的小马编的名字,谢谢你。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06-20, 2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