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NoSleep]标着“退回至发件人”的包裹, 有点味儿的一帖
puripuri
2019-06-19, 20:13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33
   2

Group: Primer
Posts: 3
Joined: 2018-01-14
Member No.: 72553


原文:A Package Marked “Return to sender”
作者:manen_lysetBest


不负责任的译者OS:原本的翻译是我一年多前看YT影片顺手翻的,因为当初是对照着影片逐句翻译再整理,现在看回来真的很翻译腔orz……因此稍有改动,语句不通畅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斧正

——————————————————

标着“退回至发件人”的包裹


我邻居是那种想成为网红的神烦油管主之一。多年来,我见过他咳出肉桂粉(译者注:干吞肉桂粉为 YouTube 上常见的作死挑战之一),见过他平躺在引擎盖上、然后让车子沿着车道缓缓滑下去,见过他用微温的水浇自己一身(译者注:指冰桶挑战中不用实际的冰水而是用温水兑冰),同时还一直尖叫着史诗级胜利史诗级失败,甚至还听到过史诗级维持现状,可真是日了狗了。总之他为了追求爆红而胡闹个没完,连我都看累了。所以,当他有天跑来敲门告诉我他要离开几个星期,并请求我帮他收收快递时,实话实说,我真的长舒了一口气。得知有好一阵子无需再提心吊胆地防着他那些智障行径,我的安心感简直难以言喻。我总害怕他的把戏有朝一日会悄然渗透进我的生活。

头几天一切都很正常。他收到了几张账单、一些垃圾邮件、以及一张我只能猜测是生日贺卡的卡片。接着有一晚,我回家时发现一个纸皮箱静静地放置在他家前廊,上面以红字大书着“退回至寄件人”。

我绝非瘦竹竿,但也不得不承认,单凭我一个人是抬不动这个箱子的。它真的太特么沉了。穿过马路把它拖到我家更是难上加难,而且我很快就意识到,我绝对没办法把它拖上门阶、拉进前门。于是我决定把他的包裹留在车库里。毕竟我也不会把车停在那里,车库门就是一坨废铁,不使劲砸几下都不肯轻易打开。与其每日每夜都与车库门搏斗,还不如直接把车停在车道上来得省事儿。事后想來,我早该在拼命试图打开那扇棘手的门时就把包裹放下的。但你也知道的嘛,把握住的东西又何必轻易放手呢。

在第三次踢门时,我还是没能抱住包裹,把它掉在了地上。我听到里面发出了轻微的喀喇破碎声。

“我靠,”我骂了一句。

我希望没摔坏任何重要的东西,但同时也心想只要不告诉邻居就好了,就让他猜是在运输途中摔坏的去吧。

腾出手来后我总算能设法让车库门不再卡住了,它卷上去时还拼命发出刺耳的声响哎哟我的妈呀。接下来我一路把箱子拖到了角落放着,等邻居啥时候回来领走它。然后我就把它完全忘了——直到几天之后。

我不确定究竟花了多久,那股臭味才经过车库里门的门缝飘散出来,不过整个过程非常缓慢。这是一种类似于臭鼬的甜腻得发晕的气味,刚闻到的头几天我也真心以为这正是原因所在:一只被车撞死的动物在我家留下了痕迹。直到我意识到气味并没有褪散,反而愈加浓烈,我才开始寻找气味来源。于是我便打开了车库门,然后是那股气味把我熏得直退几步并捂住了鼻子。

罪魁祸首并不难辨认。我车库里唯一的变因就是角落里的箱子。我还记得当时在想这铁定是那种“月月新肉送到家”的订购箱。这么长时间没放进冰箱,肉肯定都已经腐烂发臭了。箱子这么大又沉的,里面得装了多少肉啊?特么一整只牛吗?

我手里拿着一把剪刀,捂着鼻子走近那个箱子。其实剪刀大概都用不上了,因为箱子早已湿透,用根手指就能戳穿底部——不过我才不要用手指去戳那些腐肉肉汁呢。湿透的箱底正是我不得不打开箱子的首要原因,要是我想把整个箱子给拽出来,里面的一切都会洒在地板上。那样我就不得不一次次地把肉片装进垃圾袋里,然后再一路拿到垃圾箱去。我可一点儿也不期待这个过程。

我用剪刀割开了纸板箱顶部的胶带。我还认为气味再差也不能差到哪里去,但掀开顶盖犹如打开了臭之新世界大门。就像是打开灼热的烤箱时,扑面而来的不是热浪,而是混合了屎尿味、汗臭与腐肉臭味的汹涌波涛。这股气味熏得我摇摇晃晃地往后退,不得不强压住涌到喉咙的呕吐欲望。我感觉就要承受不住箱子涌出的味道及其给我带来的恐惧感了。我毫不惭愧地承认,我为了呼吸一口新鲜空气而跑出了门外,但仅仅是在车库里呆了这么短的时间,那股味道就已经渗透进了我衣服的每一条纤维,如影相随。

我试过的任何东西都不能将那股气味驱出鼻腔。空气清新剂不行,面罩没用,三次淋浴兼换衣服也无济于事。那箱子在我的车库里多呆一秒,那股气味就又往我家中深入一寸。我不得不硬着头皮上阵。

我回到车库,箱盖仍旧敞开着,仿佛在盛情邀请我前去一探究竟。这次我准备俱全,鼻子上夹着晾衣夹,手里拿着一个垃圾袋,找来手头上最强力的清洁剂,还有一副长橡胶手套,以防止皮肤接触里面的东西。但事实证明,这些东西我根本就不需要。

我不必接触或清理箱子里的内容物,只不过此后每晚都要忍受噩梦的煎熬。要知道,箱子里的确有肉,但却并非来自牛或猪的肉。不,比这糟多了。这是我的邻居。死的。仍然是完整的一个人,但已经死了。

我打电话报了警,自然而然地,他们把我带进了局子里问话。毕竟一个车库里有尸体的人很难引起怀疑。谢天谢地,他们很快意识到我并没有参与其中。尽管我的DNA可能已经遍布整个箱子,这股气味也在整个房子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但是有一个无可辩驳的证据得以证明我的清白:邻居亲手握着的录 vlog 用相机。

他们只给我看了一次里面录制的视频。我不确定他们到底是获得了许可才这么做的,抑或是觉得我都这么惨了让我看看也无妨。无论是什么原因,我看了。

在某个物流设施外,邻居坐在箱子里,大笑着告诉全世界他将要把自己跨州寄出。他带了小便用的瓶子、食物、一个枕头以及几根手电筒。他朋友——我曾在他家附近见过他几次,是来助他完成那些把戏的——盖上了箱盖,接着应该是把他拿去寄了。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或者几天里(我真的不敢肯定),我邻居录了几个短片来记录他的进展。“我猜我正身处于卡车之中,可以感受到它的移动”,“肯定是在仓库里。这里还蛮温暖的。还剩很多食物呢我!”,之类的话语。然后到了最后一段,箱子倾翻了。他摔断了脖子,没了。相机仍在继续录制,直到存储卡过满或电池耗尽才停止。

在警方向我展示了这些视频后,有一件事我并没有告诉他们。我在视频中听到了一个至死都将萦绕脑际的声音。就在箱子的倾翻将他的脖子折断之后,我听到了我家车库门那熟悉的刺耳声响。

END
TOP
LorgarTang
2019-06-21, 10:47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9
   0

Group: Primer
Posts: 28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693


结尾好评。看来邻居还是太poser了。
TOP
Neala23
2019-08-22, 08:17
Post #3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0
   2

Group: Primer
Posts: 31
Joined: 2016-11-25
Member No.: 68126


再回去看“喀喇”,觉得需要冷静一下。
能抱起箱子的主角力气不错……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08-24, 1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