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Live Show 2017:All Hail文本翻译
mushroomliang
2019-06-29, 20:09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25
   18

Group: Speaker
Posts: 62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欢迎来到夜谷》作为一部泛都市传说类型的播客作品,以其超现实而又不乏黑色幽默的独特世界观与故事情节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巨大的人气。出于更好的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荣幸的进行了46集及之后部分的翻译,此后也会继续在这个论坛发布更新。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不能保证译文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在翻译时文中的人名和机构名称为了避免误解而直接使用原文;另外由于原节目中的开头和结尾内容时效性明显,不适宜这个更新频率以年计数的论坛的一般模式,因此在这里不做翻译,仅保留最后的今日谚语,敬请谅解。
由于夜谷节目发布的平台众多且多数平台有幸未已被屏蔽,在这里就不逐一列举收听地址。请自行前往官网内公布的平台对照收听
另外本文所用台本原文及同人创作图片来自非官方剧本站点cecilspeaks.

1. 介绍

Meg:现在,各种各样的听众们,有请夜谷之声,Cecil Baldwin!

(欢呼)

Cecil:木棒和石块能打断你的骨头。这只是木棒和石块能做的很多事情中的一件。欢迎来到夜谷。

听众们,今晚能和你一起播报广播真是太棒了。不管你在哪里听着这电台,不管是缩在你的车里,躲避着低语着你的名字的无脸儿童,还是蜷缩在你的沙发后面,躲避着低语着你的名字的无脸儿童。我现在想欢迎你们大家,欢迎——哦,好吧……我很抱歉,(笑)我们今天一起播报出了点问题了因为,嗯,我刚刚作出这个夸张的欢迎动作,结果不小心碰翻了非常重要的广播设备。但是,你不用在意,一切都好。

夜谷,我不清楚你们是不是都知道发光云。是的,那朵巨大的发光云两年前来到了我们镇上,并一直对我们的城市降下死去的动物。起初,我很恐惧它。我的意思是,发光云确实有种接管我们的神智的倾向,这让我们说出一些我们在其他情况下不会说出的话,像是:“万岁”,以及“凝视这伟大的云朵”,还有“我五体投地的哭泣着,哦无所不知的云啊!”你知道,诸如此类的东西。

或者发光云经过的时候你恰巧正在刷牙,你就得嘴里带着牙膏沫子说所有这些东西,你听起来就像(含混不清)“万岁(含糊)云,万岁(含糊)”,(吐出)然后你会把牙膏沫弄得整个浴室镜子上都是。

现在大体上,我们已经习惯了发光云。我的意思是,它是我们社区有活力又有创造力的一份子。它甚至担任了校董事会的董事长,他的工作卓有成效。因为校董事会的其他成员在会议全程都在对着发光云吟唱和赞美。我的意思是它确实有个孩子就读于我们的学校体系,并且发光云从来没有完全摧毁我们的整个城镇,所以——我说不清,大概是个模范市民吧。

因此刚刚发生的事情真是出人意料。发光云离开了学校,现在正徘徊于广播站播报塔的上空。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切换拾音器的话,实际上你是可以听到它的声音的。听。(混乱的静电音)所以我不太清楚这是为的什么。

但是你猜怎么着?我们将会一如既往的继续这个节目,我肯定会没事的。还能坏到那去呢?

2. Deb和Caitlyn

Cecil:现在为你带来我们赞助商的资讯。为此,我们请来了无害的满怀恶意的有感知能力的小块云雾,Deb!

Deb:Cecil你好。体内含有多愁善感的极易出故障的二进制数码的广播听众你们好。我希望今晚你们的那些多愁善感的数码都不要出错。

Cecil:好吧我猜这很接近我们能得到的最友好的致意了,所以……

Deb:你说对了。

Cecil:这次你要为什么做广告呢?

Deb:希尔顿集团国际连锁酒店,套房,住宿。让我告诉你Cecil,这并不是准备好的讲稿,这是我的真实感受。(清清嗓子)希尔顿集团国际连锁酒店,客房,住宿在商务及休闲旅游的满意度,在以初始异常比率调整,并根据客户的偏差进行调整后,始终处于业界领先地位。Cecil,我真的这么想。

Cecil:好极了。

Deb:你知道人体在带着所有它那些粘糊糊的负重的情况下是如此的沉重,而人体又是如此脆弱以至于你要用你的一半存在四仰八叉毫无防备的躺下做白日梦?

Cecil:完全不知道。

Deb:好吧。好吧,希尔顿为你提供了一个这么做的好地方。

Cecil:哦。

Deb:他们可真好对吧?一个巨大的带软垫的容器,你可以用它来装你的人肉,同时你的大脑拼命的想要从存在中挣脱出来。所以就是这么回事。而我想也许还有更多。

Cecil:怎了么,Deb?你看起来心不在焉。

Deb:哦不,我没有心。我是一小块云雾。

Cecil:哦,我是指比喻意义上的。

Deb:哦,我在比喻意义上也没有心。你们全都非常奇怪,粘糊糊的,对我来说只是玩具。但是你是对的,我是有点分心,我姐姐正在城里呢。

Cecil:你有姐姐?

Deb:(不悦的)为什么人类在听到什么新消息的时候总是喜欢问一些他们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呢?是的,我有姐姐。她的名字叫Caitlyn。Caitlyn,Caitlyn到这来!见见Cecil,当我想的时候我就来占领他的广播节目。

Cecil:我不会说这算是占领了我的广播节目(咕哝)

(Caitlyn说话的口音与Deb相比有所不同)

Caitlyn:你好啊,我是Caitlyn。

Cecil:呃,嗨Caitlyn,我是Cecil。

Caitlyn:哇哦,这个演播室真是小的奇怪,你介意我把我云雾的身体叠在你身上吗?

Cecil:哦我希望你——

Caitlyn:太—好—了。

Cecil:哦哦,哇,好吧……这感觉可真奇怪啊。

Caitlyn:所以这就是我可爱的妹妹成天待的地方,哼?我对Deb在人类身上花这么多时间赶到部署奥。我想她很享受强迫所有人买东西。我,不喜欢和人类纠缠,除非是将我的烟雾缠绕在他们的身体上吸取他们的能量,邪恶的只给他们留下一层空空的皮囊。

Cecil:等等,什么?

Caitlyn:哦冷静孩子,冷静,我不会对你那么做的。

Cecil:哦。

Caitlyn:也许吧。

Cecil:嗯?

Caitlyn:是的,家里其他人觉得Deb有点过火了。Sean,Connor,Megan,我们都像Deb,而你却有另一套说法,你跟我们有一点血缘关系吗?

Cecil:呃,好吧Caitlyn,我真的担心你现在正在对我的脑子做些什么。

Caitlyn:不不不,我不是那种现在正控制着你的脑子的非人类有意识生物,我是说看看发光云吧,那是个什么?

Cecil:(低语)我不知道。

Caitlyn:嘿。对我的宝贝妹妹好一点,我要走了。

Cecil:哦哦。

Deb:所以这就是Caitlyn。她在附近的时候总是让我让我抓狂。

Cecil:是啊,我能理解。

Deb:(悲伤地)嘿Cecil,你能不能忘记你看到的关于我个人生活的一切,回去继续将我看成一块利用资本主义将你的听众们的基本人权需要货币化的满怀恶意的小块云朵呢?

Cecil:好,就当是忘记了吧。

Deb:谢谢Cecil。我真的感激不尽。你知道的,我总是管你叫微不足道的人肉皮囊。

Cecil:然后呢……?

Deb:(欢欣鼓舞的)哦,哦不,我在回忆欢乐的时光,再见了,Cecil!

Cecil:好吧,谢谢你Deb!无可否认的,她老是这么称呼我。

3. 星座运势

现在,让我看看今天的星座运势。

白羊?(安静)好吧,没有白羊座的?没关系,我无论如何都会说的。你驾车行驶在林荫阴道上,非常符合你的星座运势中所说的你将死在林荫道上,这不是非常有趣吗?这真奇怪,对吧?

金牛?(欢呼)今天有很多事是为你准备的,金牛。而免费的血液不是其中之一。不。

双子?(欢呼)已经有很多人成为了器官捐献者,但是你知道你可以注册成为器官收集者吗?是的,这实际上非常简单,你所需要的只有解剖刀和一些陶土罐。但是无论如何,你应该在下周四上午11点前注册成为器官捐献者,如果可以的话。

巨蟹?(欢呼)瞄准月亮,巨蟹!就算你射偏了,你仍旧能跨越宇宙中永恒的寂静的真空。独自冷却。所以,瞄准月亮,好吗?

狮子?(欢呼)助他人一臂之力吧,狮子。你的全身上下长满了手臂,不要太自私。

处女?(欢呼)生日快乐,处女!但是,好吧,今天在技术上并不是你的生日,但是如果你无视对于时间人为的刻板观念的话,任何一天都可以作为你的生日。

天秤?(欢呼)当局昨天晚上找到了你的尸体,天秤。他们需要你前去市中心鉴定它。

天蝎?(欢呼)(超级尖刻的声音)你所有的梦都会成真的,天蝎!我们的关系非常紧张但是我还是爱着你的!(长长的安静,也许Cecil正在做某种肢体动作)呃,天蝎。

射手?(欢呼)你的生活充满了无尽的可能性。其中的一些可能性相当忧郁,其中一些相当恐怖,还有一些最终会杀了你。但是嘿,还是有一大堆里你只是吃着玉米煎饼看着扎迪·史密斯的书,觉得这个世界大体上还可以,所以嘿,至少还有这个。

摩羯?(欢呼)有些东西最好还是别说,摩羯。这些东西被包裹在石灰岩里,埋在你家地下。所以别提他们了。因为谁知道你最终会召唤出来什么呢?

水瓶?(欢呼)没有什么问题是蠢问题,水瓶。只有危险的,所以当心你的嘴,还有你的邻居的嘴,他们在问什么样的问题?告密者要被缝嘴的,水瓶!告密者要被缝嘴的!

双鱼?(欢呼)如果你相信宇宙的无限可能,那么嘿,那么在某个宇宙中你的衬衫上可能没有一只狼蜘蛛—就在此时此刻。

4. 忠诚宣誓

好,所以听众们,发光云此时此刻确实仍旧悬浮在我们的演播室上空,这噪声让我有点难以集中注意力,现在它变强了听起来就像这样。(巨大而混乱的静电噪声夹杂着尖锐的搏动声)是的,好吧。嗯,我的意思是,从演播室的窗户往外看,我能清楚的看到是牛在重击我们这栋楼的房间。我的意思是,坠落的牛还是很有趣的。不是让人哈哈笑的那种有趣,而更像是哦我的天啊,不——那种有趣,你明白吗?

为了在发光云下做出正确的行为,我们的全体销售人员在休息室里用转椅做了一个神像。他们用干性可擦笔涂饰出了临时的彩色玻璃窗,并且他们所有人都围着他们新建的云神像摇摆着唱着,他们所有人一丝不挂!人力资源部已经向全体员工发送了一封措辞非常严厉的邮件,内容是一份商务休闲指南。

我的意思是,从我的窗户我可以看到广播站对面的停车场,看起来停车场的工作人员正在不断冲向停在那里的汽车的挡风玻璃,随着时间推移,他们的冲刺变成了歪歪曲曲的慢跑,他们大喊着,“我们要将自己奉献给云!(咆哮)”我是说听众们,发光云明显正在这么做。发光云明显控制了他们的思想,我们做了什么要被这么对待,夜谷我是说,我们是不是对发光云不够好?

不管我们如何令他失望,现在是时候通过背诵宣誓效忠的誓言来改正了。所以夜谷,不管你正在何处听着这广播,我需要你放下你手头正在做的事,背诵宣誓效忠发光云的誓言,就像多年前发光云第一次来镇上时教给我们的那样。

所以重复我所说的,听众们。(人们重复Cecil所说的)万岁!万岁发光云!我们见证着您的力量,赞美您!嘿怎么了,伟大的发光云?今天看起来不错!格外光彩夺目!哦发光云降下死去的动物!尽管从没降下过海龟。发光云永远不会伤害甜心小海龟!但是除此之外在任何方面都是无情而强大的!我们受牵着手赞美您!我们与身边的任何人牵起手来,我们一边这么做一边大声宣誓,虽然我们真的不喜欢参加集体祈祷。我们齐心协力!这让我们更容易接受统治!万岁发光云!

做得好,夜谷。这是你们今天要做的善举,完成了。但是你知道,我们得等等看这效果如何。

5. 社区日程安排

与此同时,让我们快速了解一下社区日程安排。

让我们看看这个。嗯这周日下午是半年一次的手工艺品集市,于夜谷小学体育馆举行。所以来买一些手工艺品小物件吧,像是围巾,针织毛毯,寿衣,死亡面具……这里同样会有面对初学者和老手的研讨会。其中一些演示包括:修补该死的袜子,织造整身的衣服,在刀尖上织花边—无论如何还要在最后期限前完成,嗯嗯嗯嗯嗯!还有钩针,不敢说出名称的罪行。哦,有这个真好啊,嗯。

周一晚上,夜谷社区剧院将为他们的夏季音乐剧,42街,举行试镜。演员必须准没一段独白和一首歌,背诵,具有海豹突击队训练或者综合武术经验者优先。试镜将在印度洋的一个私人小岛上举行,而参加者将被给予一个指南针,一把弩,以及35分钟的领先优势。祝你好运!

周二,已于昨夜被烧毁了。是的。那是一周中美丽又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最古老的之一。建造者表示他们没有重建周二的计划。然而,他们将会在原址上重建一座苹果蜜餐厅(庄严的)。

本周三将有浓雾,而你将听到尖叫声,并且你将感觉雾里有什么东西。你将感觉到黏糊糊和肌肉发达的东西,并且你将听到尖叫声。偶尔你会感觉仿佛你自己正在坠落,意味你可能确实正在坠落。而你将无法醒来,因为你并没有睡着——而雾也会过去。而你将不会记得发生过的事。以上社区日程安排由雪碧赞助!(压低了声音喊)雪碧—遵从你的过去!注册商标。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OP
mushroomliang
2019-07-06, 23:10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25
   18

Group: Speaker
Posts: 62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6. Steve Carlsberg

Cecil:周四将举行夜谷年度爵士音乐节开幕式,由夜谷最终银行赞助。为了了解详情,我们将银行的社区宣传副总裁请到了演播室—等等,这不可能—Steve Carlsberg?

不可能,不不不,别!

Steve:播报新闻,播报新闻。

Cecil:不你不能,不,我们这在工作呢。

Steve:我们晚些时候再联系!

Cecil:呃。

Steve:嘿Cecil!

Cecil:(暴躁的)嗨!

Steven:这就对了!你的姐夫是个银行副总裁!(笑)

Cecil:好吧。Steve,你是怎么,你是怎么找到这份银行的工作的?你连你自家的门牌号都记不住!

Steven:哦我一直很擅长金融事务的,Cecil。我还在大学里记过数数。

Cecil:你的意思是—会计学?

Steve:不,数数。我非常擅长这个。我靠列出一直到10,285,503的所有数字通过了口试。

Cecil:哇噢,这可是个很大的数。

Steve:是啊。我的导师说还从没有学生能按顺序记住这么多数字。

Cecil:哦,真是出色。

Steve:好吧,已经过去好些年了我也有点迟钝了,但我也许还能给你的听众们演示一下。

Cecil:不,哦不—

Steve:我觉得这绝对令人印象深刻!

Cecil:不不Steve,不Steve—

Steve:(清嗓子)一。二。三。(长长的停顿)(清嗓子)

听众:Steve!Steve!Steve!Steve!Steve!

Cecil:需要我帮你一把吗?

Steve:我不需要帮忙!

Cecil:好吧,好吧。

Steve:我正在想着怎么数数呢,Cecil,好吗?

Cecil:当然啦,没关系。

Steve:(清嗓子)一。二。三。四!

Cecil:对!(掌声)

Steve:哇噢!(笑)五。

Cecil:好了,好了Steve。你怎么还不跟我们讲讲爵士音乐节的事情呢?

Steve:好哇—好哇!爵士音乐节的目的就是发现爵士乐。我们希望参与者发现他们在其他情况下绝不会发现的音乐家。爵士音乐节将在拂晓时分于格橹公园开幕。在我听到日出的第一声金属的咯吱声,我们将听到降D调小号独奏,与此同时爵士乐爱好者们将会走出公园经过沙荒地,进入雷氡山谷,再从另一侧出来,再走过贫瘠沙漠中荒无人烟的另外50英里。

Cecil:等等,所以并不是在格橹公园?为什么音乐节要在那么远的沙漠中举行?

Steve:哦谁知道呢?真正的爵士乐爱好者不会听爵士乐的。一个真正的爵士乐爱好者会寻找爵士乐!

Cecil:啊,好吧。

Steve:就像我说的那样,爵士音乐节将围绕寻找爵士音乐家展开,而谁知道他们藏在哪里呢?(笑)参加爵士音乐节的人将会以小组扇形散开,喊着“我想听笛子独奏!出来吧,爵士!”

(长长的停顿)但是随后,夜幕降临而野生动物纷纷觉醒,爵士乐爱好者们将感到寒意和恐惧。而就在他们感觉他们自己已经没有足够的力气去找到任何爵士乐的时候,(笑—)(戏剧性的声音)土狼将会猎杀他们!毒蛇在追逐,秃鹫在头顶盘旋!他们气喘吁吁,他们心跳加速,他们肌肉痉挛,他们将会倒在荒野干燥的尘埃中!他们将听到一阵中音萨克斯管,他们会低语:“桑尼•罗林斯!”他们将会爬行,他们肿胀的粉色和灰色的嘴唇一跳一跳的将尖锐的疼痛传遍他们几乎已经失去生命的身体。但是就像所有表演艺术一样,他们听到的声音将会是一种幻觉!只是毫无音乐性的毫无意义的一系列音调!这根本不是爵士乐。根本没有什么艺术。乌鸦在头顶盘旋,发出嘶哑的名叫,爵士爱好者们将会祈求快速而轻松的死亡。但是这既不迅速也不轻松。(咆哮)动物们都非常饥饿。(长长的停顿,鼓掌)啊呜啊呜啊呜啊呜啊呜啊呜啊呜啊呜……

Cecil:(悲伤的)Steve,你还记得吗,你还记得去年那个从松崖来的人找到了爱丝佩兰萨•斯泊汀演奏的地方,但是随后,但是随后他举起他的音乐节手环给保镖们看,然后秃鹫飞下来把他的眼球叼了出来?然后他说着,“不不我没事,我的耳朵还没事,我还能听爵士乐!”但是后来保镖们注意到他的手环只管周六,所以他们不让他进?

Steve:(兴奋的)哦天哪,我已经在YouTube上把那个看了一百万遍了!

Cecil:(笑)

Steve:哦,我爱死爵士乐的花絮了!(两人都笑起来)

Cecil:他们是最棒的!哦,但是说真的,多少人会在今年的爵士音乐节上受到鸟的袭击呢?

Steve:几乎是他们全部吧。

Cecil:好极了。

Steve:是啊。哦,无论如何,爵士音乐节的所有收入都会被用于赞助喉蛛治疗的研究。

Cecil:哦,酷啊。

Steve:这会很棒的!(笑)哦天呐,我几乎忘记了最重要的部分……

Cecil:哦,Steve,我得赶快回到社区日程安排上来了。

Steve:就一小会儿,我把车停在了……

Cecil:马上就好,好吗?

Steve:好吧—好吧。

Cecil:(清清嗓子)社区日程安排,更多社区日程安排。这周四将是皮肤健康意识日。尽管享受户外时光将来带许多乐趣,太阳也是很危险的。参加活动的门诊将提供免费筛查,他们将检查你的皮肤上是否有异常的痣,古代象形文字状的沟纹,充满预言的胎记,以及穴居昆虫群落。夜谷医学会提醒您在阳光下请戴好遮阳帽,使用防晒霜。他们不确定这是怎么起作用的,因为太阳本来就是一场直径几万米的核爆炸,但是你懂的,嘿,随便吧。

Steve,你怎么还在这?你的部分已经结束了。

Steve:你—你跟我说别走的,你说就一会儿……(嘟囔着)

Cecil:Steve,我还有重要的事要说,你可以走了。

Sreve:(悲伤的)好吧—好吧。

听众:我们爱你,Steve!

Cecil:不你—哦不,哦。

(鼓掌,欢呼。Steve此时可能拥抱了Cecil)

Cecil:谢谢你。谢谢你,Steve Carlsberg。呃。他应该夜间兼职去做按摩师。

最后,周五充满了欢乐,我们将把今年的周五全都安排在这后面,耶!哦,是的,除了完成一周的工作然后无忧无虑的脱身进入周末之外什么也不用做。现在坏消息是我们在剩下的一年中都不会再有周五了。但是你猜怎么着?(低声)那是未来的我们要操心的事。眨眼,(咯咯笑)哦,未来的我们!

7. Josh Crayton

Cecil:所以,听众们。作为这座城市中暴虐的神一样的角色,发光云已经以董事长的身份在学校董事会里履职了数年。现在我想要深入的看看它是如何工作的。所以我们请来了16岁的高中生Josh Crayon到场来谈谈他作为一名学生在发光云领导下的经历。嗨,Josh!

Josh:嗨Cecil,受到邀请真是让我兴奋!

Cecil:我得说你看起来不像16岁。

Josh:哦是的,我,我有变形能力……

Cecil:哦。

Josh:所以我时不时就会改变容貌。比如说有时候我变成一只猫,但还带着人类的四肢。

Cecil:哦。

Josh:或者有时候我会变成一台19世纪蒸汽引擎的一个机械部件。我最喜欢的形态是蝴蝶,但是我的妈妈真的被这个吓坏了。所以今晚,我决定变成一个30多岁的广播剧作家,因为我希望自己看起来老一些,稍微德高望重一些。我,我,我觉得这个样子还是挺英俊的,对吧?

Cecil:是啊是啊,这个看起好极了,看起来挺不错的。

Josh:好吧,好极了。另外,成年的外表能帮我从学校溜出来到这来!

Cecil:等等,等等。你母亲知道你变成成年人从学校溜出来了吗?

Josh:(长长的停顿)当—当然了。

Cecil:我这儿算通过了。(清清嗓子)所以学校在发光云接管之后有什么变化吗?

Josh:你知道,学校就是学校,你得上数学课,英语课,音乐课,否认音乐课,因为你得教给学生辩证。

Cecil:是啊,当然啦。

Josh:化学课和尖叫课是我最喜欢的。

Cecil:哦,是嘛。

Josh:高等洞穴生存课,然后还要满足基础体育教育的需要,每天还有几小时的武装民兵训练。

Cecil:嗯嗯。

Josh:发光云一点也没改这些,我的意思是我们还是有午餐和晨间休息,还有两分钟仇恨之类的东西。

Cecil:哦是嘛。

Josh:大体上事情进行的顺利得多了,发光云是个非常杰出的管理者。如果任何一名教师惹了麻烦,我们第二天会在足球场上发现他们睁大眼睛疯狂的盯着体育场的灯光。对我个人而言,我在学校更多还是受到发光云的儿子的影响。

Cecil:是啊,因为发光云的孩子就在你班上,所以这对你造成了什么干扰吗?

Josh:哦不不不,我只是说我和他是好朋友。

Cecil:哦。

Josh:我的意思是,我们之所以交好,是因为我们都很喜欢超级复古的音乐,呃,比如杀手合唱团……

Cecil:哦。

Josh:或者流浪者。此外,很显然,我们都很清楚和其他孩子格格不入的感受。我的意思是,他就像他的家长一样也是发光云,所以对他来说,坐在不适合他身材的座位上,或者几小时几小时的穿着武装民兵训练服,可能会很奇怪。有时候我也会变成发光云的样子,所以他就不感觉那么孤独了。

Cecil:哦!

Josh:而且人们在见过他,像是好几次之后,还是会叫错他的名字,他对此十分沮丧。而我会变成一些滑稽的样子,像是屁股什么的,来逗他开心。

Cecil:哦,好吧。

Josh:(笑)或者,或者,或者带翅膀的屁股!

Cecil:哦!哦等等,他的名字是什么?

Josh:呃,好吧这个发音有点难,因为其中包含很长一段闪电和雷鸣声,不过我总是说,我也不清楚,如果你足够在乎他的话你应该已经知道了。

Cecil:啊。说句题外话,Josh你能变成任何东西吗?

Josh:我不知道是不是任何东西,还有很多东西我从没试过,但是我想应该大多数都行吧。

Cecil:嗯,你能现在就给我们演示一下变形吗?

Josh:哦,我觉得不会有人想看这个的,对吧?

Cecil:哦来吧,这是在广播中……(欢呼)不会有人看见的。

Josh:好吧。我一直想变成一种我觉得很酷的样子,就像是一条邮轮,下面有数百条昆虫的腿,正面还有一张巨大的人脸。你想看吗?

Cecil:哦,当然了!

Josh:哦好吧,这会占用很大的空间,肯定会损坏这里的墙壁的。

Cecil:(小声)没关系的,这没关系的。

Josh:对不起。(叹息)一,二,三—哦不!

Cecil:怎么了?什么什么什么,出什么事了?

Josh:我妈妈发现我不在学校了。我这下有大麻烦了。我得走了!

Cecil:不,Josh,在你走前表演个变形吧,就—哦,噢噢噢噢噢,哦!哦我的天哪,他甚至没提到最棒的部分,一,一,一艘长满了腿的邮轮,后面有一个巨大的屁股!哦天哪,我真的对你们没看到那个感到遗憾。

8. 儿童趣味科学事实角

现在是另一期儿童趣味科学事实角时间。好吧,今天,我们将尝试一个证明幽灵存在的小实验。是的!你需要一部上面有个小灯的手机。如果你有一部,直接现在把它拿出来,别担心,我会给你一点时间。现在理论上,你应该独自在一间黑暗的房间中, 因为它要求我们呆在光明褪去的黑夜中。而且也没有人会像在这样的生活戏剧性事件中跑到公共场合和其他人共享实际空间,(笑)我是说拜托了,这些天还会有谁这么做啊?

好了,现在打开你的手机的闪光灯功能,用它对着你的正前方。现在,如果你非常靠近的去看,灯光照亮的地方,你可能会看到几个人影。但是只有他们的后脑勺。他们的脸都模糊不清!这些人影都是迷失而愤怒的灵魂,也许你不应该打扰他们,所以快!用你的闪光灯看看你的身后,看看他们有多少人!在你的身后还有上百个!他们看起来都因为你用闪光灯晃了他们的眼睛而很不高兴。而且他们看起来很饿!所以赶快,关上你的闪光灯,原地趴下,确保你的手机不会发出任何声音,因为你不会想让这些饥饿的幽灵发现你的确切位置的。

嘿,我们刚刚证实了证明幽灵是存在的,大家!(鼓掌)

对于可能对你造成的厄运我深表抱歉。以上就是本期儿童趣味科学事实角的内容。

9. Tamika Flynn

Cecil:听众们,在夜谷这里处于巨大危险之时,我们总是能期待一群完全未经选举产生的青少年来保护我们。他们装备着高能步枪和对书籍的热爱。我们今天将这群人的领袖请到了演播室,有请Tamika Flynn!(鼓掌,欢呼)

Tamika:(笑)嗨,Cecil。

Cecil:嗨Tamika。你知道,我总是很开心你能来我的节目。

Tamika:哦!

Cecil:是啊你对文学和武装斗争了解的真多啊!

Tamika:是啊。(笑)我和我的书籍爱好者民兵组织成员都喜欢互相分享书籍,还有从那些想要摧毁我们的事物面前保护夜谷。我们也许是武装到牙齿的民兵组织,但是我们最了不起的武器—是书籍。充满了知识的书籍,比任何刀子都要锋利。充满了同情的书籍,比任何子弹都能击碎人心。而充满了美的书籍,比任何炮弹都更能在我们的土地上产生冲击力。此外,在面对面的战争中,硬皮的幻想史诗真的很有用,因为它们都很大。

Cecil:哦是吗。

Tamika:所以就像你知道的那样,嘴里砰的一声!(笑)就像我们的宣传资料里说的那样,“阅读是基础”,但是我们还会用字母拼出一些更重要的信息。

Cecil:哦当然了,阅读很有趣!基本的。

Tamika:不。

Cecil:哦。

Tamika:我们拼了FAT,第二个A,和L,“阅读是致命的(FATAL)。”

Cecil:哦。

Tamika:就像我说的,手持马龙·詹姆斯的《剑与魔法师的冒险:七次谋杀的简史》硬皮版,然后你就会知道,用它来痛击人脸的话(笑)就是第八次谋杀的时候了,混蛋!

Cecil:砰,砰,砰!

Tamika:痛击他们!(笑)你知道的,我最近得到了那本罗克珊·盖伊的第一部小说《未知的国家》。这是我所读过的最具力量的书之一。上面还有核弹头的发射密码。

Cecil:等等,什么?真的吗?

Tamika:是啊,这甚至都不算是剧透。它就在版权页的开头这里。978-0-8021-2251-3.你知道的,我一开始以为这是电话号码之类的,但是当我拨打的时候,我觉得我发射了一枚试射导弹。

Cecil:不等等Tamika,我觉得这是一个ISBN(国际标准图书编号)码。

Tamika:是啊,ICBM(洲际弹道导弹)码。

Cecil:不,我不是这么说的,你应该知道那是什么。(清清嗓子)所以Tamika,你在进来的时候一定从发光云下经过了。

Tamika:嗯嗯。

Cecil:发光云没有试图控制你的意识吗?

Tamika:哦,没有。我对发光云想要进入我意识的企图无动于衷。你想知道是为什么吗?

Cecil:书籍。

Tamika:什么?

Cecil:书籍。答案通常都是书籍。

Tamika:不。是读书。(笑)书本身什么也做不了,Cecil,它们仅仅是物件而已,油墨和纸张。但是,虽然书籍本身不过是物件而已,你知道的,人类可以用它做什么,所以我的民兵围绕着发光云,他们装填着弹弓,阅读着《午夜之子》中的选段。

Cecil:哦!所以你要,你要用魔幻现实主义来征服它!

Tamika:哦不,我们要用萨尔曼·拉什迪作品30周年特刊里的催泪瓦斯罐来来征服它,所以……(笑)

Cecil:不等等,好吧,Tamika,发光云,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它是一朵云。

Tamika:嗯嗯。

Cecil:所以它没有呼吸系统。

Tamika:好吧。

Cecil:所以你朝着它发射催泪瓦斯……

Tamika:哦是啊!(对着麦克风吹气)砰砰砰砰砰!

Cecil:那么那些催泪瓦斯将会被分散到,整个夜谷。

Tamika:砰。好吧,很好,但是你知道的,我有了一个更好的计划。

Cecil:哦好极了,让我们听听!

Tamika:好吧,那么,我们用那些弹弓。

Cecil:嗯嗯。

Tamika:然后我们—(嘈杂的静电噪音)(洗脑的声音)万岁!伟大的发光云万岁!赞美我们头顶的领主!人类的语言只是沉闷的噪音,人类的知识微不足道,是一团黏糊糊的灰色物质中的电脉冲。在万能的云面前低下你们的头!(正常的声音)然后以快速背诵费德里克·加西亚·洛尔卡的《黎明前》来解决这朵云……

Cecil:哦!

Tamika:与此同时我的朋友Jessica表演着死亡滚筒,同时向它射出一支毒箭!砰!

Cecil:哇,耶!我想这个计划会奏效的。

Tamika:当然啦。

Cecil:Tamika,非常感谢你能参加节目,祝你好运!

Tamika:谢谢!

Cecil:Tamika Flynn,所有人!(欢呼,鼓掌)哦,我跟你说吧,我可是超喜欢死亡滚筒!

10. 再次忠诚宣誓

所以在她这么做之前,我得先播报一下,我已经有几分钟没有听见任何动物砸到我们屋顶上的声音了,所以让我们来看看我们对发光云的忠诚宣誓有没有发挥作用吧。(非常嘈杂的静电噪音)好吧,一点也没有。

好吧,所以所有听到这广播的人都因为某种原因丧失了他们的现实性,并且他们的—他们的大脑就像粘土一样变硬了,虽然发光云离他们还很远,基本上听到广播就足以导致这些问题了。就像街灯在不稳定的电流下闪烁,交警在复杂的动作中挥手、指点着,这要么是完全毫无意义的,要么就是危险的充满意义的。月光通宵餐厅中的每个人都把他们的脸贴在了窗户上,如果你开车经过,你会看到玻璃下一连串扁平的脸,在绿色的霓虹灯下格外古怪,用餐者们损毁的嘴唇和舌头还在做出“发光云万岁”的口型。这是群体性的歇斯底里,彻底的混乱,猫狗同居。这…这实际上还是挺常见的,现在我想。

无论如何,听众们,我们一定是祷告错了!一定有什么人没有把所有的祷告词说出来,或者是没有牵坐在他们旁边的人满是汗水的手。所以夜谷,我想我们得再做一次。我们这次得把它做对,所以你知道的,喝口水或者活动一下身体,伸展一下,因为我们必须勇敢的展示我们的脆弱。哦,夜谷,这次要做手势,所以用上你的手。你们所有人的手。

开始了,夜谷。用手势,完成忠诚誓言,照着我的做。(大家重复Cecil的动作)万岁!发光云万岁!我们把作为凡人的我们自己献给您。我们的身体。我们的金钱。我们的孩子。我们的生活。这看起来似乎是不少了。但是考虑到宇宙的贫乏,这几乎不值一提。思想也能算上,对吧?就像那个欧亨利的故事一样。你没有读过那个吗?好吧,无论如何,那个……万岁发光云!我们给你我们的嘴这样你就明白我们的意思了!我们给你我们的耳朵这样你就明白我们在听了!我们给你我们的手这样你就可以做你想做的了!

好了,现在我们要做手势来表示发光云万岁。你们都在几年前发光云第一次来镇上的时候被教过了,所以我们数三个数一起做吧。一,二,三,走!好,我很喜欢这种神秘的感觉……你好。就行你从一层帷幕中走出一样。发光云万岁。

回到宣誓上。发光云万岁!对就是你,你这个大笨蛋!(非常快)我们把我们的嘴转向你,因为你的权威是我们的力量和营养,而你毫不饶恕的力量是我们的道标,因此我们等待着接下来的任何动作,不管我们存在的下一刻将面临什么,我们都将接受它并满怀感激,因为你的意识无边无际而我们的意识狭隘渺小,我们能做的仅有卑躬屈膝,向您祷告!(听不清观众们在说什么,似乎是在重复最后的部分)(放低音量)祈祷。

阿门,或者随便什么。夜谷。

干得好,夜谷。我想这个能起作用,我真的这么想。我想这会解决这个问题的,但是你猜怎么着,我们只能等着瞧了。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mushroomliang: 2019-07-06, 23:11
TOP
mushroomliang
2019-07-14, 01:13
Post #3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25
   18

Group: Speaker
Posts: 62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11. 公共服务讯息

在我们等待的这段时间里,播报一段简短的公共服务讯息。

攒钱很难,特别是对于刚刚开始职业生涯的人而言。但是攒钱以备退休或者不时之需并非毫无可能,特别是如果你参加CARE(关怀)计划的话。就是C-A-R-E:

C:削减开支。自己准备你每天早上的咖啡,一周能省下20美元呢。你也能取消那些你不常用的,不必要的娱乐服务,比如说电影流媒体,房租,还有医疗服务。

A:自动退款。暂缓一些你的付款,延后课税,把钱存进401K退休福利计划账户。

R:抢劫银行。谁会在乎呢?银行出纳员肯定是不在乎。那些银行都是有保险的。

最后E:Echew币。现在的美元只以一个一文不值的承诺作为支撑,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了。而现在社会对此的借口是,这些疾病缠身,上面画着死去很久的超级有问题的人们的长方形纸条是有价值的。哦!

所以,去森林里生活,创造你自己的货币把。用兽皮和手工制品偿还你的债主。只要遵循C-A-R-E计划,你很快就能攒下钱了。

最糟糕的情况—你会因为印刷假钞和抢劫银行被捕入狱。所以老实说,你还有什么能失去的呢?

12. 检查录音

哦天哪。嗯,听众们,我不得不报道发光云相关的行为正在持续损害这座城市。Frances Donadlson,古董商城的店主,她的四肢被挂在她店里的灯具上,翻着白眼,用一种没人能听懂的语言唱着赞歌。消防队长Ramona Incarnacio在沙荒地点起了一团巨大的发光云形状的火,“当点燃巨大的篝火向一个不关心我们的死活的神献祭的时候,消防安全应该被放在首位。”随后火焰快速升腾蔓延,整个咖啡师区不得不接受疏散。是的,从我们广播站这里,我能看到一长列沦为难民的咖啡师,他们身后背着他们的咖啡机,手工装饰的小费罐,还有拙劣的关于鸟类的画作。

所以所有听到这广播的人目前都表现得似乎是处于发光云的控制之下,而看起来唯一对此免疫的人—就是我。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是唯一免疫于此的人,为什么所有听了我的节目的人,在我没受到影响的情况下,还是受到了影响?

你知道我们能做什么。我们实际上要回溯今天的广播,这样我们就能看看究竟是什么引发了这一事件。好吧,让我们开始,让我们回放看看有没有什么我们能理解的东西。所以这是早些时候的音频,我们在说,呃,占星术的事情。

录音/Cecil:(非常低沉的不吉的声音)哦伟大的发光云……

Cecil:什么?

录音/Cecil:我在你微光闪烁的云雾前五体投地……

Cecil:好吧,我肯定没有说“微光闪烁”这个词。

录音/Cecil:见证我的一言一行,我绝对对你说了这个。哦发光云……

Cecil:好了停停停停停好了,好了这和我记忆中的不一样但是没关系,让我们稍微往前跳一点,对就像这样。往前跳到社区日程安排。嗯,这是我说出那些有威胁性的言论的地方。

录音/Cecil:我们在您的光辉面前匍匐在地……

Cecil:什么?这不是,不停停停停停,这说不通。你猜怎么着,我们今天还有其他人参加了节目。之前来的Deb怎么样?我们回到希尔顿的广告。

录音/Deb:哦当然了,Cecil,我同意发光云万岁……

Cecil:什么?

录音/Deb:那朵云真是个淘气的家伙!

Cecil:好吧,好吧!好吧好吧好吧好吧!这不可能是真的!但是我不明白,你们都听见我说的了,对吧?或者说,如果这都只是我觉得我所说的呢?顺着我的思路想,如果我现在还以为我正为我平平无奇的普通美国小镇播报着平平无奇的普通新闻……如果我实际上无法控制我自己的声音或是我自己的身体呢?我的意思是,我现在以为我自己正在广播中跟你们说话,但是如果实际上我的声音是这样的。

(带回声的诡异声音)夜谷!我是发光云!我是正在同你们说话的发光云!尽管这是你们主播的声音,他从节目一开始就在平平无奇的和你们聊着天。我会直接和你们说话的!但是首先,这里有一个即使是我也无法打破的广播站规定!所以,向我顶礼膜拜的人们啊,我将先向你们播报——天气!

13. 天气

See me by Mal Blum

14. 发光云的发言

发光云:你们好夜谷。哦。要把整个社区调整到这个行为还是挺难的,所以我尽量少说几句,简短一点,我曾经直接用我的思想去连接你们的,或者将我的光辉变化出多种颜色。但是当我在天空中闪烁起那些光辉的色彩的时候,你们却尖叫着从我身边跑开了。当我试图进入你们的思想,你们却把我的话扭曲成了可怕的赞美和敬畏。我没有自己的发声机制,我必须通过你们的意识和声音来说话,我试着和你们交流。我的本意并不希望你们崇拜我。我只是想谈谈!就是,谈谈,进行交流。我已经这么久没有和人交流过了。

我要你们看着我,但你们却说(单调的声音)“万岁”。我说,不,请承认我,而你们说“万岁”。我说不停下,拜托了,而你们说“伟大的发光云万岁”。我不觉得你们看到的是我真正的形象。这只是你们所猜测我会是的样子,而我没办法控制这个过程。我努力过,我努力了很多年了。

另外我还有一个—令人尴尬的习性,我从体内会掉出死去的动物来。但是我没办法控制!(喊)这是一种疾病!

而从我体内掉出的动物一开始就是死的。我喜欢动物!我永远不会伤害动物!特别是海龟。哦听着,不要让我开始掉海龟,我最喜欢他们了。你们知不知道海龟有过滤盐的腺体,所以它们能在喝下海水的同时还能继续游泳?听着,好吧,听着,不要让我开始掉海龟,好吗?

夜谷的人类们。我已经在地球上游荡了数百万年,试图与人类交流,结果只是被朝拜着。我想夜谷也许会是个我终于能得到像样的生活的地方。但是结果人们还是在他们的意识中听到了一个深沉的隆隆声,认为他们必须朝拜。所以我不再进入你们所有人的意识,我只进入一人,他也许是你们的城镇之声。夜谷,我要给你们的信息说起来非常简单,但是做起来并不。我要给你们的信息是:不要操心如何对我好了。善待彼此。这与宣扬美德并不相同。善待意味着积极的向彼此伸出援手,乐于助人,相互支撑。善待是一种行动,而不是一种言论。

这个世界中存在着一种恐怖的力量,夜谷,这种力量正图谋伤害你们。而你们唯一的防御手段并不是你们自己不作恶,或者承认不应该作恶,或者支持那些作恶的人,而是应该走出去,善待朋友和陌生人。在街头行善,以高尚而创造性的方式行善,最终能够引起世人的注意。就像乔治·艾略特在皮尔斯·布鲁斯南主演的那部电视剧,“黄金眼”中所写的,“如果不是为了让彼此的生活不再那么艰难,我们又是为了什么而活呢?”

所以让我们试着这么做吧。万岁。现在我知道我所说的并不是在朝拜我自己而是,你知道的,我已经有点习惯了万岁这一套了,所以现在让我们保持这种说法吧。但是这是一种问候,而不是表示崇拜,对吧?所以,万岁!(听众们重复)是的太好了,你们也万岁!看到这有多棒了吗?现在你们也可以对你们身边的人稍稍致以万岁的问候了,也许可以对你们身后的人也说声万岁?如果你得到什么人的允许,你也可以牵着他们的手,深情的看着他们的眼睛,让你们的呼吸同步:(沉重的呼吸)因为这一点也不诡异。你可以祝他们万岁。而最重要的是,不要轻视他们,也不要轻视你自己,只要和他们携手并肩,活着,有知觉,有人性。

啊,是的,宣誓吧,现在。你的誓言和手势的程序都是正确的,但是多年以来,这些词已经被扭曲成了可怕的赞颂和敬畏。所以,在你们的允许下,我想教你们每个人说出真实的誓言。好吗?

跟着我说。(人群重复)现在我们宣誓。并不是向发光云,而是向我们彼此。我们全都在场,我们所有人。在需要发声的时候大声说话。在需要倾听的时候保持安静并倾听。为了公义付诸行动。坚持将爱作为我们的集体行为。各种各样的爱。现在,现在夜谷我们做手势的部分,是的,这个手势表示除非你以你的言语和行动将他人的生活变得更好,否则你的生活一文不值。你知道那个手势,我数三下我们一起做——一,二,三!嗯。嗯嗯。万岁!爱与行动万岁!不(低语一些话)。我们所有人万岁!阿门,或者随便什么。

谢谢你。你今夜就会有一种行善的渴望!但是这渴望的火焰会随着岁月渐渐暗淡,与此同时我们会开始想,好吧其他什么人会为了其他所有人这么做的因为我今天真的不行。但是不,我们必须一次次的重燃这火焰,用我们的言语和行动使这火焰燃得更加明亮。所以夜谷,我希望我的话已经传达给了你,我希望我能回去继续做学校董事会的董事长。我希望我能请到Susan Willman最终决定董事会在烘培义卖中的行程时间安排,Susan,选个日子发布到日程安排上吧,这—这都是Susan决定的,就,啦啦啦,那个,我不管,随便选一天好吗?谢谢,Susan。

谢谢你们,夜谷的人类们。谢谢你们人类的理解。谢谢你,Cecil,谢谢你的声音。发光云万岁!夜谷的人类们万岁!所有人类们万岁,万事万物万岁!

(长长的停顿,掌声)

Cecil:因此我们无法捕捉所有的狼蛛,所以请来Ralph百货商店享受商品的大额优惠吧。请确保你戴着厚厚的手套。啊,啊!哦。哦我的天哪,对不起听众们,我—我忘了我刚刚正在播报什么。我正在读关于年度蜘蛛游行的新闻稿,然后……哦,听众们,我必须报道发光云似乎从广播站上空消失了,但是等等先让我查查其他信源确认一下。(鸟鸣声)哦这听起来真棒!夜谷,我现在我们安全了—现在是这样。

记住:如果你看见了什么,什么也不要做,关上你的窗户爬上你的床。我不清楚,事情看起来很奇怪。我不清楚,我猜我只是希望我能明白发光云最终想要的是什么。你知道的,也许我们应该奋起反抗,什么时候将它一举消灭!

人群中的一人:不!

或者我们可以就这么继续盲目的向它祈祷。(欢呼)因为实际上,两个选择我都能接受。你知道的,我觉得从这其中我们学到了,如果你对你周围发生的一切都毫不在意,那么你的问题最终都会自己解决的。或者,也许这会让一切置于危险之中。面对这个世界。你必须让你自己易于受伤,在这个自由的社会中接受生活给予你的一切。或者,强加给你的一切。

继续收听,接下来将为你带来双手轻轻举起,互相拍击的声音,身体回到家中然后,如果我们运气好的话,睡眠。

一如往常的,

晚安,

夜谷。

晚安

(掌声)​​​​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OP
mushroomliang
2019-07-25, 04:22
Post #4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25
   18

Group: Speaker
Posts: 62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15. 番外录音:Pamela Winchell

Cecil:市民们,在这预兆发光云出现在我们广播站的头顶的光辉中,夜谷紧急新闻发布会主管,Pamela Winchell,就在我们的广播站中召开了一场紧急新闻发布会。她骑着她的踏板车进来了,还拿着扩音器和便携折叠演讲台。有请Pamela Winchell!(掌声)

Pamela Winchell:你好,Cecil!你们好,夜谷的大家!你好,美丽的云!

Cecil:哦是的,美丽的云就是你来这里的理由,所以跟我们讲讲市里对于出现在我们广播站上空的云将做出什么反应吧。

Pamela:不,不不,“美丽的云”是指那位在你们这做广告的女士。哦,她可真酷!看起来也很漂亮。穿着也很入时。

Cecil:等等,她是怎么穿的?因为我不知道有感知的小块云雾也能穿衣服。

Pamela:哦,她戴了一顶小礼帽,穿一件边缘镶嵌着莱茵石的制服,戴着花环,还穿着一双牛仔靴。

Cecil:哦。但是等等,她是一小块云雾,你是怎么看到她的穿着打扮的?

Pamela:我不清楚,伙计!她还是单身吗?(欢呼)

Cecil:Pamela!

Pamela:我的意思是,她同时也超级刻薄,情绪上拒人千里之外。完全把自己包裹起来!

Cecil:Pamela!我们在广播呢!

Pamela:Cecil,你要一直那么盯着我吗?照张相吧,那样还能保存更长时间!但是最好还是画张画。想想一张画着什么的画。可—可以是我。可以是这个广播站。可以是任何东西。一只狗,一块披萨,一只身上盖着一块披萨的狗。一幅风景画,描绘了翻滚的山脉,轰鸣的田野,崩毁的悬崖,倒下的树木,精神错乱的飞鸟无精打采的在悲伤中盘旋,因为它们知道它们只不过是你脑海中的画面,它们的存在不仅是短暂的,也是虚幻的。它们甚至不能回忆起它们的童年,因为它们从未出生。只在视觉中,天哪,你真是太自私了,Cecil!

Cecil:什么?

Pamela:你,你甚至没有为他们想象出父母或者家人?你究竟是什么痛恨鸟类的怪物?那些鸟儿甚至没有得到过母亲的喂食,没有去过鸟儿的毕业舞会,或者通过驾照考试,或者去大学什么的。天呐!你让我们很失望。我自己和那些被想象出的鸟儿,Cecil。现在我得接过这些碎片并给予他们你从未给予他们的生活。现在我必须想像他们的过去,不停的想着他们。他们存在于一个无人关心的现实的时刻中,他们正在—消—失。

Cecil:现在先等一下!鸟儿只不过是飞行的机械照相机,它们是被含糊的威胁着的政府机关人员设计出来的,我就知道这么多。

Pamela:没有生命的东西不一定就没有感情。

Cecil:好吧,好吧。所以,所以你还要召开紧急新闻发布会什么的吗?

Pamela:(叹息)好吧,我是说,我本来要召开但是现在你所说的话已扰乱了我,你明白吗?现在我得帮助想象中的鸟儿重新发掘它们的童年。我今天真的很忙。

Cecil:好吧。Pamela,要对发光云发表什么评论吗?

Pamela:(叹息)好吧。夜谷的市民们,一打地球,宇宙住民,来自其他时空维度的沉默的见证着们。我在这可以控制我的心智的发光云之下同你们说话。我来这里提供感情上的支持交流市议会发出的紧急协议,为你们的新闻媒体提供精确的能被引用的话。比如说:“你不能控制恐惧,你只能期待享受它。”或者“团结—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或者“团结既是一种行动也是一个区域。”或者“嘿姑娘,当你从天堂落下的时候疼不疼啊?因为我不相信天堂所以你的故事其实也不算数。”(欢呼)“我是说,真实发生过的事,你旅行过吗?”

Cecil:好了,好了Pamela?Pamela,集中一点。

Pamela:最重要的是我们要纪念那些我们失去的人。

Cecil:哦不!有人遇难了吗?

Pamela:成千上亿人,Cecil,所有人都终有一死,没人告诉过你这个吗?我的意思是,我的妈妈在我30岁生日时就告诉我了,我不信你刚知道。

Cecil:呃,不我是指今天的发光云造成的!

Pamela:呃。夜谷,继续你正在做的事吧。但是与此同时,开始想像那些鸟吧。我得打个盹,所以我需要所有人补上接下来,大概,六个小时的部分。

Cecil:哇,你要花上六个小时来打盹吗?

Pamela:我不知道,Cecil,我只是个全息投影罢了。好吧,待会见,现在我要消失了!(发出愚蠢的声音)

Cecil:Pamela,你刚刚用嘴发出了那些声音。

Pamela:哦,抱歉Cecil,我已经淡出了,听不见你在说什么了,哔哔哔(淡出)哔哔哔……

Cecil:哦,哦看起来她回去了。女士们先生们,Pamela Winchell!(掌声)天哪,鸟儿的毕业舞会,我要怎么忘记!哇。

16. 番外录音:Michelle Nguyen

Cecil:所以听众们,这周四下午是夜谷爵士音乐节,由夜谷最终银行赞助。为了获得更多信息,我们有请夜谷最杰出的音乐专家之一,黑暗猫头鹰音像店的店主,Michelle Nguyen来到了演播室!(掌声,欢呼)嗨Michelle!

Michelle Nguyen:嗨Cecil。我对于爵士音乐节感到非常激动。它将在格橹公园持续整个周末。届时将有多种音乐表演,艺术形式,手工艺品和食品车,还会有数十只由夜谷动物园放生的食肉猫咪让孩子们有事可做。每个家庭都会想要前去坐下享受傍晚的凉爽,通过听上几小时爵士乐来缓解生活的痛苦。

Cecil:哦。你知道的,你听起来对于爵士乐非常热衷。

Michelle:(愤怒的)什么?(干呕)

Cecil:哦。

Michelle:(干呕)(长长的停顿)不,我感到兴奋只是因为城里的所有人都会去,这意味着我可以安静的坐在音像店里,不用和任何顾客说话了。

Cecil:你知道的,Michelle,有时候我们真的很想看看你的营业计划。

Michelle:我没有什么营业计划。

Cecil:你没说。

Michelle:工作是一台机器,一台香肠压制机,它把我们的灵魂磨成肉泥和浆液,我们都被压制成肠衣,看起来整齐划一,挂在钩子上。工作破坏个性,也是因为这原因,我放弃了我最初的计划,那是一幅诺尔·盖勒格被一只可卡因组成的咕噜吃掉的素描。

(掌声,欢呼声)

Cecil:当然了,因为我忘记你上过商学院了。

Michelle:是的,但是我现在经营这家店只是为了艺术。我不再接受现金,因为我不相信资本主义。顾客们必须描述他们最喜欢的摇滚乐才能得到一张唱片。此外我仔细的划分了我在黑暗猫头鹰音像店所提供的音乐。

Cecil:我的意思是,你的音乐收藏规模虽小却让人印象深刻。

Michelle:不光是我有的。我同时管理着我所允许人们得到的部分。人们品味很差,而我的工作包括提醒他们他们所喜欢的那种音乐有多糟糕。

Cecil:嗯,嗯。但是然后你会教会他们什么才是更好的音乐,对吧?

Michelle:什么?

Cecil:好吧没事的Michelle,我完全理解,你不愿意和人来往。

Michelle:不,Cecil。你觉得我讨厌大家,但是并非如此。我不喜欢人们。讨厌他们需要我关心他们的存在,这听起来是最糟的。我开设音像店为夜谷提供音乐,这就是全部了。音乐很重要,不管是对买还是不买它的人都是。

Cecil:好吧,我得说我上周去你的店的时候确实很喜欢那里的艾德·西兰的音乐。

Michelle:这正是问题所在,Cecil!我希望人们享受好音乐,但是他们却因为不知道什么是好音乐而毁掉了一切!

Cecil:我的意思是艾德·西兰好极了。我是说我曾为了准备爵士音乐节一边又一遍的听过他的歌。他完全重塑了乡土爵士乐的键盘运用,我是指“Shape of you”中间那段17分钟的实验性独奏,这是自泽恩离开One Direction之后最有创新性的即兴爵士乐了。(掌声,欢呼)。

Michelle:(长长的停顿)我认为我知道所有的爵士巨星,Cecil。约翰·柯川,安妮塔·奥黛,航空史密斯。但是入手一张迈尔士·戴维斯的海报,拥有艾拉·费兹洁拉的慢转密纹唱片,或者剪下一段罗伊·哈勃的胡子,并不能让你成为一个音乐专家。人们从来不肯坐下听听音乐究竟是什么。

Cecil:好吧,所以音乐是什么,Michelle?(停顿)好吧。

Michelle:把嘴闭上听上一会儿。(停顿)排风扇的声音。礼貌的英国人的笑声。过度代偿的英国人的笑声。鸟鸣声。(掌声,欢呼)还有上千人击掌的声音。

人群中的一人:(声音太小听不清)

Michelle:一个需要他人注意的人发出的声音。这些全部都是音乐。

Cecil:哇噢。这太美了Michelle,我觉得我现在理解什么是音乐了。

Michelle:你不理解。

Cecil:不。

Michelle:好了,我得走了,我和Maureen要在老桥上喷绘一些鸟儿。

Cecil:哦真好啊,你现在要去搞街头艺术了!

Michelle:不,我们要去喷绘鸟儿。

Cecil:好吧,好吧。很好。谢谢来参加节目,Michelle Nguyen,还有所有人!(掌声,欢呼)

17. 番外录音:治安官Sam

Cecil:我们请到了一位权威人物来指导我们。听众们,他们现在用电动锤击碎了广播站的门,他们现在用空手道击倒了任何挡在他们路上的员工,他们现在进入了演播室,他们现在径直向麦克风后的我身边走来,等着我停止讲话来介绍他们,我会在结束这一句之后这么做的,这可能花了太久,永乐太多的分局,仅仅在这一点上就消耗了太长的时间,但是你知道您恩做什么因为有的时候你已经听不懂句子在说什么了,但是听众们—有请治安官Sam!(掌声,欢呼)

治安官Sam:你好,夜谷!别怕,你的警长是来确保一切走上正轨的!比如,我刚刚就用空手道击倒了那些人!

Cecil:呃是的,是的而且他们看起来伤得不轻啊。

Sam:(有趣的声音)好吧是的我想也是这样,我的空手道非常厉害!所以这就是我今天为站点做的事情了。但是还会有更多是看清的。这是由法律接管的时间了,Cecil。我相信法律和秩序。

Cecil:法律和秩序。

Sam:是的。我知道这个词毫无意义,但是这些无意义的词能增进我的记忆。法律—和—秩序。激光让机器人不敢无礼的取得钻石订婚戒指。

Cecil:啊,这正是记住这些字母的正确顺序的方法。

Sam:最近有一批机器人偷订婚戒指。就在人们日常生活的时候,比如打篮球,看邮件,向机器人伸出手的时候。

Cecil:哦,呃,这可真是太糟了!我的意思是,我们全都会时不时的想机器人举起我们戴着订婚戒指的手,不是吗?我是说就在这次节目之前你,我还向着一群机器人举起了我的戒指。那枚戒指上的石头做成了烧杯的形状,上面镶嵌的金丝组成了“我最近对科学很感兴趣”的字样。就像他们一样,他们也有小小的凹痕。无论如何,任何机器人都可能把它掳走。

Sam:正是如此!好吧,这就该加入激光了。我买了很多,他们指向所有机器人。如果他们中任何一个想要摸一下订婚戒指,砰!砰!

Cecil:然后机器人就爆炸了!

Sam:不,但他们会被一对小小的红色激光点包围,表明他们是小偷。砰!他们会感到非常羞耻。如果我能找出小偷,我不知道我会怎么做。他们会非常悲伤而我终于能坐一会儿了。我感觉就像我无法就这么起床,走进阳光中,尽管我知道客观上我通过在阳光下站着,走上几英寸,站在一个不同的地点这样简单的事情,会感觉好一些。但是坐在这里的我和站在阳光下的我之间似乎存在着不可逾越的屏障,而我会开始哭泣。(抽噎)

Cecil:Sam,你还好吗?

Sam:(颤抖)我没事。就是我们现在有点偏离主题了。应该是法律和秩序!

Cecil:是的。法律有什么……

Sam:还有秩序!

Cecil:是,还—还有秩序和发光云有什么关系呢?

Sam:发光云?

Cecil:是啊,这正是我们所面临的危机。

Sam:老实说,我再来之前没有关注什么细节。我是个直接行动的人,而不是什么谋而后动或者深谋远虑的人。所以云怎么了吗?

Cecil:呃,呃,看看头顶吧!

Sam:嗯。哦!呃。好吧这看起来挺难逮捕的。我可能得用上特制的手铐了。我看手铐目录的时候非常喜欢那个,这能帮我跟上所有最新的时尚。

Cecil:好吧,我想说Sam警长麻烦您快点,因为我不知道城市还能撑多久。

Sam:你不要担心这座城市。让我来操心这座城市吧。你操心下,我不知道你们这些贫民的无聊日子有什么可担心的。经济,海平面上升,蛋糕,袜子的搭配或者电视真人秀节目。云这样的大东西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Cecil:太好了。好吧,嗯,非常感谢,Sam警长。

Sam:谢谢你Cecil,记住:法律和秩序!

Cecil:是的!法律和秩序,我会记住这些机器人的事的。

Sam:什么?法律和秩序现在意味着:律师们争辩着,尽管有明显的权利代表合理的解释,但是没有必要这样做!谢谢,Cecil,再见了未来潜在的囚犯们!

Cecil:好吧,非常感谢,Sam精湛!并且……(掌声,欢呼)哦是的,他们用空手道击倒了挡在他们出去的路上的所有人。哦,哦不Neil!哦。我很抱歉,Neil。哦好吧。

18. 番外录音:实习生Jeffrey

Cecil:与此同时,我认为我们需要更好的理解为什么发光云看起来能对我们的听众产生如此不利的影响。现在,也许最好的行动是拿出过去几年中所有的气象记录,以及所有的校董事会会议记录,然后将它与所有城中居住五年以上的人的监视记录追溯对比。现在,这会是一件非常乏味而有徒劳无功的工作。所以让我们有请一名实习生吧!(掌声,欢呼)

实习生Jeffrey:嗨老板,我是你的实习生,Jeffrey Cranor。

Cecil:哦,实习生Jeffrey,你好。(欢呼)实习生Jeffrey,你一定是个新人。

Jeffrey:是的。你注意到你经常需要聘用新实习生了吗?

Cecil:哦是的,因为我们的实习生总是死。

Jeffrey:等等。你是打算,你是打算就这么在广播里说出来吗?

Cecil:哦,你没让我说完,我是要说我们的实习生最终总是会死。我的意思是,人终有一死。

Jeffrey:我不会。

Cecil:哦。

Jeffrey:我不会在做你的实习生期间死掉的。看,我已经学会了如何应付这个世界的恐怖与随机性。

Cecil:通过接受它并向前看。

Jeffrey:不,是通过重铸现实直到它符合我的需要,所以……

Cecil:啊!

Jeffrey:比如说,我曾经很害怕坐飞机,所以我做的就是,我花了几十年时间开发了一个基础的时间旅行系统,然后系统的拆解了导致飞机发明的一系列事件。

Cecil:飞机是什么?

Jeffrey:就是这样。当然,在这个时间轴上有点事与愿违,因为在飞机没有出现的情况下,一个显然更加不安全的航空旅行方式产生了。

Cecil:哦,哦哦我明白了,所以这些飞机有点像我们现在的大型弹射器和缓冲系统。

Jeffrey:似乎是这样的,所以是的我(笑)在当前的历史中,当莱特兄弟从三层楼的高度被扔下去的时候,他们还没发明出这个系统的缓冲部分,这真是太有趣了。(笑)哦,是的。

Cecil:是啊。

Jeffrey:这是历史上一个重要但混乱的时刻。哦哦,还有,查尔斯·林德伯格,是的,成为了史上第一个横跨大西洋飞行的人,那真的是个更加令人深刻的壮举,对吧,比起他现在最为人所知的事情来?

Cecil:哦,当然了,你是指那个第一个因为是个大守旧种族主义者而被夺走大缓冲垫的人,对吧?

Jeffrey:对。(吱吱直叫)大笑吧!

Cecil:不……

Jeffrey:(敲打麦克风,吹气咂舌)是啊,也许不是什么巨大的损失。

Cecil:是啊。所以我的意思是你是怎么克服了的对于飞机或是别的随便什么的恐惧,或者说你还通过时间旅行的能力克服了其他什么你恐惧的东西吗?

Jeffrey:我曾经很害怕蜘蛛。

Cecil:因为你太害怕它们,如果你看到一个你就会崩溃,因为他们太可爱了,因为他们就像(拔高声音)哦天哪我爱你,而蜘蛛就哦天哪我—爱—你!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声音减小)我爱你。

Jeffrey:就当是这样吧。

Cecil:好吧!但是稍等,蜘蛛还在呢,你并没有摆脱掉它们。

Jeffrey:不不不,我—我在我出生之前重铸了我的基因,让我自己变成了一只巨大的蜘蛛。

Cecil:啊!我刚要这么说呢,因为你几分钟前走进来的时候还根本不是一只大蜘蛛呢。

Jeffrey:啊,技术上讲这个时间线上的我就是,你知道这无关紧要的。我想这背后的原理是,你不能害怕你本身就是的东西。

Cecil:嗯嗯?

Jeffrey:是啊,是啊。结果大多数人就是害怕他们自己本身就是的东西,所以现在我害怕极了镜子和反光的表面,所以……

Cecil:哦,哦—哦—哦—哦—哦!

Jeffrey:这并不是一个完美的系统,但是但是!我会用我的力量让我不可能在作为你实习生的期间死去。

Cecil:哦,那你打算怎么做呢?

Jeffrey:(清清嗓子)我会回溯时间。

Cecil:嗯嗯。

Jeffrey:然后让我自己不复存在。

Cecil:什么,哦。什么?

Jeffrey:看如果我不复存在,我就不能成为一个实习生。而如果我不能成为一个实习生,我就不能作为一个实习生死去。

Cecil:是—是啊但是你可以从一开始就不要当实习生,或者或者或者你可以现在就从这走出去并且并且并且选择一份新的职业从此再不回头。

Jeffrey:(用嘴发出声音)不,我认为时间旅行是唯一一种十拿九稳的方式。

Cecil:哦,好吧。好吧。哦,哦嘿。在你动身之前,Jeffrey,我这有个大型研究课题,我知道你将要将你自己从历史中抹除了,但是你能不能在走之前解决这个,好不好?

Jeffrey:当然,实际上我刚刚回到了两周之前的这个时候,已经完成了它,现在它就在你桌子上。

Cecil:哦,哦!

Jeffrey:所以现在我要回到我出生之前,而如果一切进行的顺利的话,我将再也不会回溯时间,因为我从未存在过。这样的话我想,我想,技术上意味着我不能阻止我的出现,因为我从没在这里出现过,但是这代表着我将重复着阻止自己出现然后消失这一过程。你猜怎么着,量子力学顺利解决了它本身。

Cecil:是啊,它就是这样。

Jeffrey:好吧,祝我好运老板,再见。

Cecil:好吧。谢谢你,实习生Jeffrey!(掌声,欢呼)

所有城中居住五年以上的人的监视记录会是一件非常乏味而无聊的工作。如果我有个实习生的话……哦!工作被完成了就放在我桌上,而我一点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出现在这的。你猜怎么着?我就把它留在那,希望它不会再次出现。好极了!​​​​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12-12, 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