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印斯茅斯疑云》弃稿, 以前竹子大找出来的《印斯茅斯疑云》的弃稿
丑客
2019-07-04, 20:39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0
   1

Group: Primer
Posts: 16
Joined: 2017-04-02
Member No.: 69455


Discarded Draft of
“The Shadow over Innsmouth”
《印斯茅斯疑云》弃稿


原著:H·P·Lovecraft
笨拙的译者:丑客
校对:无形的吹奏者
译者声明:第一次尝试翻译,主要依靠机翻,水平有限。万分感谢无形的吹奏者帮忙校对,如果有问题还请大家指出,谢谢!
————————————————————————————————————————————————————
【pp·1-6:】
1927年夏天,我临时中断了在新英格兰的观光旅行,并在神经紧张的情况下回到了克里夫兰。我很少和人提及此行的细节,当初为什么做这决定的缘由也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最近一则剪报缓解了此前的精神紧张。新闻显示,一场大火席卷了荒芜的印斯茅斯海滨,烧毁了那里大部分无人居住的老宅,内陆地区的一些建筑也受到波及;与此同时,周边数英里地区都听见了一声奇怪的爆炸,海岸线以外一英里半的巨大黑礁被炸成了一个深不可测的海渊。出于某些原因,我对此感到非常高兴,甚至在我看来,这似乎是一种祝福,而不是一场灾难。特别让我高兴的是,旧砖堆砌的首饰工厂和带柱廊的达贡神殿都一起消失了。关于这场大火的,我想伊万尼奇老神父愿意的话,他会有许多东西可说。但我所知道的事情使我对此有截然不同的看法。

在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到访前不久,我才知道了印斯茅斯的存在,它似乎没有在任何现代地图上被提及。要是能顺利解决交通问题,我打算直接从纽波里伯特到阿卡姆,然后去格洛斯特。我没有汽车,但是我可以乘坐大客车,火车和电车,我总是能找到最便宜的路线。在纽波里伯特,他们告诉我蒸汽火车是要前往阿卡姆的;在车站售票处,当我对高票价表示反对时,我才听说了印斯茅斯。从那位中介的口音来看他并不是当地人,而他似乎对我在经济方面的努力表示出了同情,并且向我提出了其他人都没有提出的建议。

“我想,你可以乘坐那辆旧的巴士,”他带着一丝犹豫说道,“但这不见得是个好事儿。它经过印斯茅斯—你可能听说过—所以人们不喜欢它。运营这条线的是个印斯茅斯佬,叫乔·萨金特,我猜他从没在这儿或是阿卡姆拉到过什么客人。难以置信这条线路居然一直能运营。我认为这条路足够便宜,可客人从来只是寥寥无几,还全是印斯茅斯本地人。从哈蒙德药店前面的广场出发 - 上午10点和晚上7点发车。除非他们最近有变动。那车子看起来像一个可怕的破笼子,我可从来没有上去过。”

那是我第一次听说印斯茅斯。任何没有在旅游指南中被列出来的城镇都会引起我的兴趣,而且中介那奇怪的暗示方式真正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认为,一个能够在邻居中激起这样厌恶情绪的小镇一定是不寻常的可以引起观光者的注意。如果它出现在阿卡姆之前我向我会在那里停留—所以我让中介告诉我一些相关的事情。

他说话的语气矫揉造作,尽显对印斯茅斯镇民的优越感。

“印斯茅斯?嗯,那是玛努塞特河口的一个奇怪的乡镇。它以前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个小城了——在1812年战争之前是一个海港——但接下来的百来年那地方就逐渐衰败了。印斯茅斯没有铁路—B&M线从未经过那里,而Rowley的分支线在几年前就被停运了。我想,那儿的空房子比有人住的还多,也没有商业可言。每个人都在这里或在阿卡姆或伊普斯威奇进行贸易。从前他们在那里还有很多工厂,但现在只留下一个珠宝精制厂。”

“不过,印斯茅斯有一样非常畅销的商品,所有行脚商都听说过。那是一种很特别的幻美珠宝,用一种没人分析得出成分的合金打造。他们说这是白金,白银和黄金—但是这些人卖的很便宜,你几乎不敢相信。我猜他们垄断了那种商品。”

“把持这门生意的是老马什。他是个古怪的小老头,镇上的人都这么说。他是创立这单生意的欧比德·马什船长的孙子。他的母亲是外国人—他们说是南太平洋的土著——所以五十年前他跟一个伊普斯维奇女孩的结合激起了所有人的愤慨。印斯茅斯的人总是那样。但就我所见他的孩子和孙子们看起来就像其他人一样。他们曾经向我指出过。从来没有见过这位老人。”

“为什么每个人都这样看待印斯茅斯?嗯 …… 你可别太相信这儿的人说的话。他们很少开口,但一旦让他们开口了,就又停不下来了。我猜他们私底下悄悄嚼印斯茅斯的舌头得有百来个年头了,听说再没别的东西更让他们害怕的了。有些故事会让你觉得很可笑……比如,关于老船长马什与魔鬼达成交易,还带了地狱里的小魔鬼来印斯茅斯生活,或者在人们在1850年左右偶然发现码头附近的某些地方在进行某种恶魔崇拜和可怕的献祭,但是我来自佛蒙特州的潘顿,这种唬孩子的故事吓不着我。”

“所有这一切背后的真正原因只是种族歧视罢了……而且我并不是说我责怪那些持有这种看法的人。我也自己讨厌那些印斯茅斯的人,我不想去他们的城镇。虽然听口音你是个西部人,不过我想你也知道我们新英格兰的船队曾经与亚洲,非洲,南海和其他地方的古怪港口有过往来,以及他们有时也会带回来形形色色的怪人。你可能听说过和有一个塞勒姆男人带回来一个来自中国的妻子,也许你还知道在科德角附近还有一群从斐济岛来的人。”

“好吧,那些印斯茅斯人背后肯定有些什么。这个地方一直被沼泽和水湾与这个国家其他地方严重隔绝,我们没法弄清整个来龙去脉,不过1830和1840年代老马什船长把自己三艘船全派出去那会,他肯定弄回来了些奇怪的玩意儿。今天那些印斯茅斯佬都有些磕碜人的地方……我不知道如何描述它,那会让我起一身鸡皮疙瘩。你要是搭了巴士就能在乔·萨金特身上看出来了。他们中的一些人鼻子很扁,嘴巴很大,下巴缩得厉害,粗糙的皮肤是一种奇怪的灰色。他们脖子的两侧有些皱缩或褶皱,而且从很年轻开始就秃头了。不论是这儿还是阿卡姆都没人想跟他们扯上关系,当他们来到城镇时,他们自己也显得有些冷漠。他们曾经通过铁路来往,在罗利线或伊普斯威奇线上坐火车,但现在他们乘坐巴士。”

“是的,在印斯茅斯有一家旅店——叫吉尔曼旅店——但我不觉得它能好到哪里去。我不建议你去尝试。最好是留在这里,明天早上乘坐十点钟巴士。然后你可以在晚上8点钟乘坐到达阿卡姆的巴士。几年前,有一名工厂检查员在吉尔曼逗留了一段时间,他暗示这个地方非常令人不安。似乎在那里有一群奇怪的人,这个家伙还听到了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从其他房间里传来。那是用不明语言进行的谈话,不过他说最让人害怕的是谈话时发出的声音。那声音很不自然,就像液体飞溅似的,吓得他不敢入睡。他只能一直穿着衣服,一大早就离开了。谈话持续了大半晚时间。”

“这个人的名字叫凯西,他说了很多关于那个古老的马什的工厂的事情,而且他说的东西跟那些荒唐的故事都不谋而合。账本破得都看不出形状了,机器看上去很旧,几乎被完全遗弃了,好像它都没有怎么运作过。这个地方仍然使用马奴赛特下瀑布的水力发电。员工人数稀少,而且没有太多工作。当他告诉我时,这让我想到了当地传言马什销售的商品并非出自自家生产。许多人说他没有采购可供工厂运行的足够物料,他肯定是从某个地方进口那些奇怪的装饰品……天知道从哪里进口。不过,我并不相信。近一百年来,马什的工厂一直在销售这些古怪的戒指和臂章以及三重冠这类东西;如果真是从其他地方得到这些东西的话,时至今日普罗大众应该早已发现了出产地。另外,印斯茅斯周边也没有进口这些商品的船运或陆运痕迹。真正有进口的是那些玻璃和橡胶小饰品——这会让你想到过去他们买来跟土著交易的小东西。但可以确定的是,所有检查员都在工厂遇到过奇怪的事情。二十多年前,其中一人在印斯茅斯消失了——再也没有他的下落——我自己也认识乔治科尔,他曾发疯般的逃离了那里,并且不得不被丹佛斯精神病院的两名男子拉走,如今还未出院。他提到了‘有鳞片的水中恶魔’。”

“这让我想起了另一个古老的故事——关于海岸边的黑礁。他们称之为魔鬼礁。它大部分时间都露出水面,但那时你又很难称其为真正的岛屿。故事说有时会看到一大群恶魔躺卧在礁石上,或者在顶部附近的某些洞穴中出入。礁石崎岖不平,离海岸有一英里多远,过去水手只是为了避开它宁可绕远路。他们提到关于马什船长的一件事就是,当魔鬼礁相当干燥的时候,他有时会在那里登陆。可能是他对那里的岩层感兴趣,但有人说他是在与恶魔打交道。那是在1846年的大瘟疫之前,当时在印斯茅斯有超过一半的人被带走了。麻烦的是他们从来没有弄清楚问题的源头,但可能是海运带来的一些自中国或其他什么地方的疾病。”

“瘟疫或许带走了印斯茅斯最优秀的血液。无论如何,他们现在的人口数量是个迷,但不可能超过五百或六百人。马什家族和其他的地方富人一样坏。我看他们就是人们说的那种南方“白皮垃圾”-目无法纪、狡猾奸诈、行事鬼祟。他们大多是养龙虾的,通过卡车出口。没人摸得着他们的跟脚,州立学校的官员和人口普查员都费尽了力气。这就是为什么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不会在晚上去那里。我从来没有去过那里也不想去,但我想白天经过对你不会有什么影响——即使这里的人也会建议你不要去。如果您只是观光,那么印斯茅斯应该是您的最佳选择。”

所以我那天晚上在纽伯里波特公共图书馆查看有关印斯茅斯的材料。当我试图向商店,午餐室和消防局向当地人打听时,我发现他们比售票员猜测的更难开口,并意识到我没有时间去浪费在克服他们发自本能的沉默上。他们有一种莫名的怀疑。在基督教青年会上,职员仅仅劝我不要去如此阴郁堕落的地方。图书馆里的人们表达了同样的态度,印斯茅斯只是一个城市衰败的夸张案例。

书架上的埃塞克郡史所言不多,只提及该镇建于1643年,独立战争前以造船业闻名,十九世纪早期因海运繁荣一时,后来凭借马努赛特河的水力能源成为了一个小小的工业中心。关于小镇衰败的过程鲜有提及,但以下记录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内战结束后,所有工业生产都集中在下瀑布的马什精炼公司,其产品的市场营销是当地商业的唯一剩余。当地外国人不多,主要为集中在小镇南部边缘的波兰人与葡萄牙人。当地的财政状况非常糟糕,要不是马什工厂的存在,当地早已破产。

我在图书馆的商业部看到了许多马什精炼公司的宣传册,产品目录和广告日历,并开始意识到这唯一的产业是多么的引人注目。它出售的珠宝和饰品具有着精巧的技艺和极致的创意;确实,它们被打造得如此精美,毫无疑问至少在生产的最后阶段,手工打造占据了相当工时。他们的一些丝网版画【注1】让我深深的感兴趣,那种奇异而美丽的设计向我彰显了一种深厚的别样天赋——如此堂皇诡丽的天赋,让人们不禁想要知道灵感来自哪里。你不由得相信这本小册子的夸耀,这种珠宝深受品味高雅的人们喜爱,并且在现代工艺博物馆展出了几个样品。

注1:half-tone网目版; 网版画:丝网版画也叫孔版画,它有如工业上的花布印刷方法,将颜色进行刮压从网孔漏至承接物上,所以也称做丝漏版画。20世纪初,英国人塞缪·西蒙(SamuelSlmon)研究出以丝网作版印刷的方法。随后,丝网印刷术得到广泛应用与传播。

产品以臂章、吊坠和三重冠这类大件为中心,不过指环和其他小件同样为数众多。产品设计部分采用传统花样,部分涉及古怪的海洋题材。不论是阴刻还是阳刻都有着极为鲜明独特的设计风格,并且与我熟知的任何民族或年代的艺术流派均大相径庭。作为材料使用的奇异合金进一步加强了这种异世般的特质,它的大致样貌效果已经通过几张彩色图片表现出来。这些彩色图片非常吸引我,几乎到了着魔的地步,我决定要尽可能地看遍保存在印斯茅斯或者其他商店和博物馆内的原物。然而,或许是由于售票员口中关于这门生意开创者的邪恶又愚蠢的古老传说,这种痴迷里却混杂着明确的反感意味。

【p·17:】
马什零售店的门敞开着,我满怀期待走了进去。室内简陋,光线不足,但有大量做工扎实的陈列柜。一个年轻人走过来迎接我,当我仔细端详他的脸时,一股不安从我身上掠过。他并非不够文雅,但他的容貌和声调有一些古怪和异常。我抑制不住地感到强烈的厌恶,接着意外地变得不愿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个好奇的调查者。我不假思索地告诉对方自己是克利夫兰某公司的珠宝采购员,并且表现出应有的仅仅出于专业的兴趣。

然而,实施这一计划并不容易。店员打开了更多灯光,然后带着我逐个观览陈列柜。但当我目睹这些闪耀的奇迹后,我几乎走不稳路也说不清话了。我们并不需要多少对美的敏感,便可体会到这些华饰那奇异别样的魅力所带来的震撼,而当我痴迷地凝视它们时我才发现彩色图片的表现力有多么失真。我至今难以描述我所看到的东西,即便拥有这些饰品或者曾经在商店和博物馆观赏过的人能补充遗忘的细节。如此多精致样品的集聚让我生出一种特别的惊惶与不安。不知为何,这些奇特的怪异纹饰看起来不像出自凡人之手,更别说是出自一家近在咫尺的工厂。所有的图案花样都暗示着遥远的空间与难以想象的深渊,偶尔出现的海洋类图案加剧了它们的异常特质。某些神话中的怪物让我充满了不适的虚伪记忆感,那是我试着……(洛夫克拉夫特断笔于此处,并没有写下去)

【p·21:】
败坏和亵渎的鬼鬼祟祟的印斯茅斯。他和我一样,是一个普通的人,在腐朽的柩衣(棺材罩布)之外,理所应当地被它吓坏了。但是因为他离那东西太近了,所以他打破了“藩篱”,而我还没有打破。 他比我更容易受到惊吓。(此句缺乏上文联系,存疑)

老人挣脱了想要拉住他的消防员的手,站起来迎接我,好像我是熟人一样。那个杂货店的年轻人告诉我,扎多克叔叔的大部分酒都是从哪儿买来的,我一句话也没说,就把他带到广场上,绕到艾略特街去了。对他这样年纪的酒鬼而言,其轻快的步伐和体力都让人惊讶。我想离开印斯茅斯的冲动已经暂时消退了,相反,我感到强烈的好奇,想探究这个喃喃自语的老人口中那杂乱无章的不切实际的神话。

当我们在一家惨淡的综合商店后面带来一夸脱的威士忌时,我带领老扎多克沿着南街走到了完全废弃的滨水区。再往南走一点,即便是远处防波堤上的渔民们也看不见我们了,这样我们就可以畅所欲言了。似乎出于某种原因,他并不喜欢这种安排,他紧张地向大海望去,望向魔鬼礁的方向,但威士忌的诱惑太强了,让他无法抗拒。在我们在一个腐烂的码头边缘找到一个座位后,我让他喝了一口然后等着酒水开始生效。当然,我非常仔细地拿捏了剂量,因为我不希望老头的唠叨变成一通胡话。随着他变得越来越柔和,我开始冒昧地谈论和询问关于印斯茅斯的事情,他低沉口音中可怕而真切的噩兆让我颇为不安。他看起来不像他那些疯狂的故事所表明的那样疯狂。即使我并不相信他那荒诞不经的胡编乱造,我还是觉得自己在发抖。我毫不怀疑迷信的伊万尼基神父的天真轻信。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丑客: 2019-07-06, 23:26
TOP
Shrewd
2019-07-05, 12:33
Post #2


压榨者
Group Icon
 1307
   60

Group: Builder
Posts: 805
Joined: 2006-03-23
Member No.: 6908


丑客君出现了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07-18, 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