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猎魔人同人]酒吧小叙(Ciri X Yennefer)
francoischang
2019-07-25, 11:58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09
   11

Group: Builder
Posts: 30
Joined: 2017-11-01
Member No.: 71684


酒吧小叙
白狼酒吧总显得冷清,而进来一位生客众酒客也不会多新奇。杰洛特打量下进门的年轻人,身材高挑纤细,背挎长剑;兜帽罩住他的面容,看不清相貌,只看到净面无须,下巴和嘴唇显得清秀,但左脸颊横一条伤疤,大煞风景。他轻巧地坐在吧台前。杰洛特草草擦擦吧台,问道:“欢迎光临,小伙子。要什么?”
年轻人笑笑,露出白净齐整的牙齿,“如果我要老板娘呢?”
饮酒的闲人听了抬头望向吧台,讪笑着看着老板。
“小子,一点也不好笑,”杰洛特绷紧粗壮的手臂,怒道。叶奈法匆匆从厨房出来,试图缓和愤怒的爱人。
“老板娘相貌果然名不虚传!”年轻人微微仰起下巴,欢快道。
够了,杰洛特心想。他猛伸手,想要提起年轻人的衣领教训一顿,但年轻人轻描淡写地闪避开,依然挂着讪笑。闲汉刚想叫好,看到老板和老板娘愤怒的眼神立时噤声。
杰洛特一抓不中,越过柜台扑向年轻人,后者又闪身避开。任老板如何暴怒地出拳,伸爪,年轻人只是以敏捷的步法躲避,并不还手,并似乎饶有兴味地打量女术士。
年轻人闪避间,叶奈法隐约发现一缕银发垂下…不禁喜道,“别闹了!”抬手施法掀开年轻人的兜帽。
杰洛特只觉得一团柔软的银色扑入自己怀中,紧紧抱住自己,纤细的嘴唇飞快地在他两颊一点。
“希瑞!”他惊讶地看着怀中嬉笑的少年——应该说稚气未脱的女子。她的银发在昏暗的油灯下微微波动,她脸上的伤疤透着风霜,而她碧绿色的双眼还是孩童般的欢快。
“看来你只记得喝酒了。”女孩调皮地窜出他的怀抱,扑向笑盈盈的黑发女子怀中,在她脸颊上轻轻吻了吻。
杰洛特见闲散人依然惊讶地看着三人,挥手示意下:“她是我亲爱的朋友,没什么事别看了,今晚喝的都算我请客!”闲人欢呼一声为陌生人干杯,不再注意。
叶奈法轻轻拉住希瑞的小手,“希瑞,想…”她注意希瑞眼神透着些许失落,于是笑道,“亲爱的,为你准备好房间了,你我去楼上喝杯好吗?”她从酒柜取出一瓶红色的酒,无视杰莫名其妙的眼神,拉着女孩走上楼梯,不在乎身后闲汉的闲言碎语——老板会料理他们的。
她的小手有些冷。叶奈法的手指摩挲着希瑞有些潮湿的手心,常年握剑留下的茧子,想起的依然是少女那柔嫩的小手。
“他…只是不会表达”。叶对着女孩耳语道,“他一直在想你…你应该清楚吧…”她感到女孩手心隐隐发热。
“找你们好辛苦,叶奈法女士。”希瑞轻声道,“看到门口招牌那烂字就知道没找错地方。你们怎么想到…”
“哦,他只不过想要给老朋友们一个喝酒聊天的地方。”叶笑道,“但老朋友总找不到地方。”
她们经过一排黯淡无光的房间门,直到叶打打手指,一扇不起眼的小门打开,“请进,公主殿下。”不过是间小旅店房间,但收拾得一尘不染,显得温馨。希瑞注意到被褥上精心缝制的花纹:辛特拉的旗帜…猎魔人的徽章…术士的印记…墙上挂着的不是什么名贵刀剑,不过是一把练习用铁剑。
“他在凯尔·莫罕非要带出这些破烂。”叶拉开床头柜,轻柔地抚摸黯淡的零碎玩偶,希瑞纤细的手指不知不觉搭了上去。
“他从来不知道女孩子喜欢什么。”叶轻轻摇头,拉住希瑞的手笑道,“我在念叨什么,希瑞…还是坐下吧,尝尝另一位老朋友特地送来的陶森特的‘鲁宾’酒吧。”她打响指,凭空出现两只洁净的空杯子,她将晶莹如红宝石般的液体倒入两只酒杯中。
“干杯,”叶奈法举杯。
“为旧日时光干杯。”希瑞饮下晶莹的酒精,酸甜的酒精在舌上滚过,酒香在口腔中溢开——上次喝到这般美酒是什么时候?酒精不舍地在齿间流连几时,才下决心一般咽下。她感受到酒精在体内的流动,像钝刀一样缓缓流下,再平缓地刺入胃中,不禁皱眉。
叶似乎并未注意希瑞不适。“让我看看你,孩子。”叶放下酒杯,笑着托起希瑞的下颌,轻柔地梳理女孩的乱发。头发依然如丝绸般柔顺,碧眼闪烁着活泼的光芒,她再次托着女孩的脸颊,左看看,右看看,不过此时女孩全无抗拒的神色;右脸上的英气与柔情奇异地融合,而横亘左脸的伤疤却添几分沧桑,几缕银发有意无意遮挡着。叶抚摸着伤疤,希瑞只是接过她的手,轻轻放下它;另一只手摸索着叶眼角和唇角并不存在的皱纹,嗅着熟悉的丁香与醋栗味。
“只看你嘴唇的纹路也该认出你来…”叶喃喃道,“你已经不是个丑丫头了,小美人。”
“永远是你的丑丫头。”希瑞直视那紫罗兰色的眼眸,收回手,“你一点也没老…但他好像胖了。”两人咯咯直笑。
“你都经历了什么…”叶轻抚着希瑞脸上的伤疤,注意她露出的脖颈、手上也不乏伤疤。
“不算什么…”希瑞苦笑下,“也就想喝我血的吸血妖鸟,还有讨价还价的巨怪一类的,甚至还有蛇妖…”她细声倒吸冷气,双手覆在上腹处,“也许还是这里最痛…”
叶一惊,双手探到女孩的胃部,希瑞的小手顺从地放她的手进去。叶再次触到柔软的腹部,心中不觉一动;她觉得手掌下胃脏似乎在不住跳动抗议。
“丫头,我…”她心中忧虑,欲言又止。她搀扶着女孩躺下,看到女孩额头渗出的冷汗浸湿了银发。
“没…没什么…”希瑞尽力笑笑。她感到疼痛从胃部蔓延开,酸液混着酒精在胃部肆虐,上涌至食道,腐蚀着处处伤口;她又想起少女时叶的…一些行为,但好像又想起她的香味…
“不该让你喝酒的…”叶尽力按摩着女孩躁动的腹部,但止不住其中的痉挛感。“等等,难道你…”
“也许不该空腹喝酒呢。”虽然腹中如针扎一般,希瑞却还能笑出来。她缓缓掀起上衣,露出腹部。
叶不觉惊讶一声。她不记得自己看过或者抚摸过希瑞的腹部多少次,她依然记得那纤细的腰身,平坦的腹部,光滑白净的肌肤,还有微微凸出的根根肋骨…但她想不到这柔嫩的小腹现在却散落着伤疤。
“叶奈法女士,最好…别碰这根肋骨…”希瑞一指身左侧的一根肋骨,“它断过…医生说当时还压迫着胃部。”她摇摇头。
叶回忆自己学过的治疗法术,慢慢将法术的温暖输送至希瑞腹部,试图安抚从内部撕咬她的猛兽。希瑞不禁干呕几声,但腹部的躁动渐渐平复。
“这些年你...总是一个人在外…”叶神情有些难过。
“也不尽然。”希瑞笑道,也许她能回忆起不少人,但此时只想到一个黑发女孩,忆起缠绵,只是那是多年前的事了。“但只有你会这样笨拙地照顾我…”
“你…记得吃药吗?”叶奈法想起自己的行为,有些歉意。
“叶奈法女士啊,我风餐露宿的,恐怕…”希瑞拍拍小腹,“痛点也好吧…到底能感受到它的存在不是…猎魔人要独自品尝痛苦的…”
“你…为什么这样?”叶按摩着希瑞随着呼吸起伏的腹部,上腹手感平静,胃部大概恢复缓缓的蠕动吧。
“也许你...”希瑞直视紫罗兰色的眼眸,脸上的英气逐渐柔和,脸颊逐渐泛红,又像那个羞涩的少女,但她没说完,只是摇摇头,“只是单纯喜欢疼痛感吧…”
“丫头,原谅我当初…”盛气凌人的叶奈法可能难得如此温和,但希瑞只是捂住她的嘴。
“还有句话一直没说呢…”她又抓住叶奈法依然覆盖在自己腹部的手,倾身靠在叶的耳畔,“谢谢你。”
TOP
francoischang
2019-07-25, 11:59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09
   11

Group: Builder
Posts: 30
Joined: 2017-11-01
Member No.: 71684


我不做人了
黑历史也放这里一份
TOP
commissar
2019-08-07, 15:51
Post #3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0
   1

Group: Speaker
Posts: 46
Joined: 2010-11-25
Member No.: 41684


QUOTE(francoischang @ 2019-07-25, 11:59) *

我不做人了
黑历史也放这里一份
去过这种酒吧,您还想做人吗?我反正不做人了
而且,这是个绝佳的胃药广告啊……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2019年最佳CM!
TOP
francoischang
2019-08-13, 02:52
Post #4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09
   11

Group: Builder
Posts: 30
Joined: 2017-11-01
Member No.: 71684


QUOTE(commissar @ 2019-08-07, 15:51) *

去过这种酒吧,您还想做人吗?我反正不做人了
而且,这是个绝佳的胃药广告啊……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2019年最佳CM!
这叫真 胃疼 嘿嘿
就当是白狼和女巫两人的店是毒酒吧XD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08-26, 1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