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135集文本翻译
mushroomliang
2019-08-11, 02:14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51
   18

Group: Speaker
Posts: 49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欢迎来到夜谷》作为一部泛都市传说类型的播客作品,以其超现实而又不乏黑色幽默的独特世界观与故事情节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巨大的人气。出于更好的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荣幸的进行了46集及之后部分的翻译,此后也会继续在这个论坛发布更新。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不能保证译文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在翻译时文中的人名和机构名称为了避免误解而直接使用原文;另外由于原节目中的开头和结尾内容时效性明显,不适宜这个更新频率以年计数的论坛的一般模式,因此在这里不做翻译,仅保留最后的今日谚语,敬请谅解。
由于夜谷节目发布的平台众多且多数平台有幸未已被屏蔽,在这里就不逐一列举收听地址。请自行前往官网内公布的平台对照收听
另外本文所用台本原文及同人创作图片来自非官方剧本站点cecilspeaks.

135. 泥板岩深渊,其一

​​Kevin :“美丽的微笑”这个词是多余的。

欢迎来到漠崖。

你好,漠崖,我是Kevin!我知道,我也爱着你们的笑脸。这是我们在这另一个广阔的世界中又一次建立漠崖之后的又一个晴朗的日子。我们全都很高兴能沐浴在仁爱的太阳光辉下,它永不离开我们,即使是在夜晚。它总是固定在正当空,像一位父亲,专心的看着他的孩子们的一举一动,热情的烧毁他们犯下的每一个错误。并且用纯洁的思想无时不刻的温暖着我们。

看起来距离我带着重建家园的梦来到这里只过去了几个月。这是个比喻的梦,并不是我们每晚所共享的那种真正的梦,在那梦中我们站在一片收割过的田野中,而鸟儿吱喳的叫着飞过血红的天空,狂乱的盘旋飞转,直到撞在乱石嶙峋的地面上,折肢断翅。我们城中的每个人每晚都会做那个梦。我们在这场无意识的共同叙事中分享了怎样真实的快乐啊。

但是我在这说的是我的象征意义的梦。这个重建漠崖的梦,哦,看着梦想成真是多么美好的事!我们建立了家园,餐馆,一座市政厅,公共共享单车,公共共享刀具,一所休闲公园,甚至还有一座教堂!我的教堂。夜谷的欢乐圣殿。就像你所知道的,我在这些年给微笑之神写了不少信,详述了我的观点和对于我们的毁灭者的很多神圣信息。一天,我们都要被野兽所吞噬,消灭。吞下消化掉,我们的筋肉将被从骨骼上剥离,就像烤过的羊排一样。我们的皮肤冒着泡溶解在这生物的消化液里,而我们的自我—得到了完全的净化。(欢快的)并且,请注意我们从这周将开始加入周三晚间儿童服务。所以把孩子们带来一起接受福音吧!

我们的新漠崖中的一切都是完美的。我以这段宣言开始我的节目,我确信我将这种完美充实到了永恒之中。

现在让我们看看社区日程安排。这周四晚间漠崖石灰岩鉴赏协会将齐聚于奥斯坎珠宝公司,观赏一枚Gerardo Diaz在他自己的舌头下面发现的石灰岩!Gerardo将会向所有协会成员和他们的客人展示这石灰岩至宝,但是他将不会把它从他口中取出。所以如果你想看它的话,你得通过针刺Gerardo的手臂后侧来发出申请,并撬开他的下颚。

周五将举行微笑游行,就像我们每周五在漠崖做的那样。我们将关停所有买卖和学校,在宜人街集合,就在市政厅,那座我们在个春天建立的美丽的泥堆面前。我们会深深的凝视着彼此的眼窝并微笑起来。我们笑得那么用力以至于流下了眼泪,舞曲大声播放着而我们伫立不动。泪水沿着我们的脸颊流下,流到我们的牙齿上。到时候见!

而周日下午,漠崖社区剧团将上演亚瑟·米勒的经典剧目“推销员之死”,在这沉浸式剧院中,观众将聚在重病的推销员床边。人群站在床边看着这个人,直到他们死去。我喜欢这出戏!我中学时还在里面客串过。我很高兴能出演。

我在早些时候告诉了你,在我的人生中让漠崖这座城市回归有多么重大的意义。但是真的,比起高楼大厦,其中的人们才是使它如此伟大的原因。像是Josephine O'Toole奶奶,他曾经住在旧漠崖的边缘。Josephine有很多恶魔。他们和她住在一起,在房子周围帮她吃掉灯泡,给陌生人十美元钞票。当夜谷并购我们城市的时候,Josephine和他的魔鬼们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里居住,他们从没有这么开心过。还有曾经住在红台地的Savannah Hernandez。她从一架低空飞行的直升飞机那里听说了我们展翅欲飞的城市,感觉这是个可以逃避美国税收官的绝佳之地。所以去年,她搬到了漠崖!而现在她和Jesse Pritchard,他们已经有四个孩子了!两岁的Agnes,4岁的Armand,双胞胎Yolanda和Leon,分别是14岁和17岁。

有些人甚至是作为血腥空间战争的难民来到漠崖的。像是Olin Hayworth,Chantal James和Krotshk,一枚小但致密的中子球,来自马头星云。我甚至还认识Ryan Nichols,他之前不知道漠崖的存在,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来这里的。他告诉我他曾经住的地方名叫Ala-bam…Ala-bah,All……阿哈巴马?阿拉巴马。他当时在学校的联谊会堂里,当他从前门走出来的时候,他以为他正在去朋友们的聚会上,却直接走进了沙漠之中,而在他身后的门就那么消失了!

(严肃的)Ryan在这里最初的几个月过得很艰难。他想念他的平邮和家人。但是漠崖这里的所有人说服了他我们现在全都是他的朋友和家人了。“看看我们的微笑吧!”我们围绕着他喊着。这是一种真正的小镇才能给予的温暖和友善。

当然了还有那位新人。他今天来到了镇上。他是谁?他想从我们这得到什么?为什么他拥有完美又美丽的微笑?为什么他有着完美有魅力的牙齿?像史坦威钢琴一样的牙齿。他说他是一名神学家。好吧,我们在我们的人生的某个时刻中都曾经是神学家,但是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是这里?他想在他租住的那所小Rick沙拉站旁边的房子里,用那些宗教专业书籍干什么?任何人都可以在小Rick那里做一份沙拉。任何人。

好吧,对于这位新市民,我这些夸张的问题只是单纯的想要回答而已。他的名字—是Charles!他的籍贯是仙人掌公园,然后又在松崖呆过几年,发现在那里居住的所有人都是幽灵。Charles说他只是想要住在漠崖。他说另一个世界中的这片沙漠是全美在神学意义上最有趣的地方,仅次于松崖。一个所有人都是幽灵的城市讲道理在有趣程度上还是挺难被打败的,他说。

Charles今年41岁了,他想安定下来,成为一名教师,建立一个家庭。Charles被欢迎加入漠崖。他是我非常喜欢,想要持续关注的人。可以这么说。

刚刚就在市政厅,市长Lauren Mallard宣布了她在漠崖建立一座公共图书馆的计划。她说到了学习的乐趣和书籍带来的慰藉!人们看起来对于我们这位新市长和她改善这座城市的理念相当满意。一大群微笑着的人们聚集在市中心,听着Mallard市长对于这个新工程的预算方案。

图书馆当然是非常有益的市政资源。它们有上英里的书架,装满了小说,期刊和参考书,精心布置以使读者开心。在图书馆里没有坏消息。我觉得Lauren这个主意很好,但是—我想看到绝妙的主意。等等,让我给她发个短信。(边说边打)“一座纪念碑,一座塔怎么样?”—不。“一个深坑,一个向微笑之神展示我们的奉献的雕塑坑。还是宣布这个吧。爱你的,Kevin。”好的,看来Mallard市长对于她的图书馆的支持要暂缓一步了,现在要着手实施她对微笑之神伟大纪念碑的不可思议的想法了,那将足以与夜谷的棕色石塔比肩。当然,我们谁也不认同棕色石塔的宗教信仰,但是我们确实都很尊重那座尖塔的美。以着巨大的建筑为媒介,穿过沙漠宣传着它的教义。Mallard市长宣布夜谷的纪念地标将会是一个名叫泥板岩深渊的大坑。它是一个一英里宽,四英里深的倒锥形,上面雕刻着神秘的符号和文字,献给微笑之神。建造将花费一年,并且需要所有人为之劳作。人群们现在正对着市长喊叫,明显是在表达支持。Lauren总是这么受到群众欢迎,她是个真正的鼓励者。我对她的伟大计划感到兴奋。

现在让我们关注交通。

有一辆车,一辆栗色的本田紧凑型休闲车,一盏尾灯熄灭了,在国道上驶过。里面有一名男子正在听着他的广播。他刚刚来到镇上,想要听听关于他的新家的所有重要新闻。也许他甚至想要听听我的声音。作为他今天早些时候来到镇上的时候听到的那个声音,我说:“你已经进入了漠崖,人口:全员微笑。”这名男子名叫Charles,而当他看向我的时候,他为笑了起来。他与我握手,稍微迟疑了一下。我告诉他他是多么的受欢迎,他的下巴看起来有多么迷人,我有多么希望能带他游览全城。Charles这会儿正在开着他的紧凑型休闲车前往他租住的房子所在的灯塔路,听着我在电台上说:很少有人以同等的仁爱看着我。你并没有对我的脸感到厌恶。你并没有畏缩。你直视着我而知道我就像你一样。你看到我了,Charles。谢谢你。

哈瓦那街上有一处道路施工正在修复一个时空裂缝。所以可能会延误,Charles。你有我的电话。

以上就是交通讯息。

我接到消息称漠崖某处的人们感到不开心,而这让我也感到如此的不开心。我不喜欢变得不开心。这不是这座城市应有的样子。看起来不开心的人们在市政厅,像Mallard市长抱怨着她关于建造泥板岩深渊的最新计划。他们手举标语,上书“分离教会和政府”,以及“要自由,不要强制劳动”。他们怎么能对泥板岩深渊感到失望呢!也许他们是对于市长平平无奇的发布了这个好消息而感到失望。也许她的微笑不够灿烂?有时候人们在带来好消息的时候就是没有足够的笑容,而这让消息也大为失色。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市长,帮助她修正她的消息。

与此同时,让我们关注天气资讯。

剧透:接下来将会是朗朗晴空,万里无云的无风天气。但是虽然如此……

(“Living On Light” by Silo’s Choice)

好了,我们都没事了。我去了市中心,我和市长谈了谈。她带我去了市议会,那全都是由我的好朋友组成的,有Ken,Kelvin,Keegan和Kellen,我们是在欢乐圣殿认识的。我们全都出来走向聚集的人群,Lauren呼吁大家保持安静,但是没人做出回应。然后我走向了麦克风,所有人都停下陷入了沉默,屏住了呼吸。而我说:“市长想要建造泥板岩深渊,来支持她的工作。市议会支持她的工作。而我相信你们也会支持她的工作。我能看到你们微笑的脸,但我希望你们的微笑能更加灿烂。而为了帮你们做到这一点,我会告诉你们此时此刻,我的视线就是微笑之神的。

一天晚上,在做了那个疯狂的自杀鸟儿和空旷原野的梦,带着冷汗醒来之后,我因这个永恒的充满了乐趣的梦境感到如此振奋,走出家门去散步了。我走啊走啊,直到我遇上了山,这座山俯瞰着我们的小镇,上面矗立着一座灯塔,我凝视着午夜的太阳,寻求着一个启示,但是什么也没出现。我在那等了几小时,但是什么也没出现。所以我按原路下山了,发现了一扇旧橡木门。我推开门,在另一侧是一座充满尘土的花园,黑曜石围墙围绕在四周,带兜帽的身影充斥其中,在玩一种将一个弗雷斯卡饮料瓶踢进一个倒扣的垃圾桶中的游戏。我向他们寻求一个启示,但是什么也没得到。他们发出嗡嗡的静电噪音,假装我不在那里。

于是我关上了大门,想起了吞噬之书中的那句著名的名言。“当微笑之神关上一扇门,他就会在地上打开一个大坑。”于是我拿起了一直保管在我腰间的一个小盒子里的微笑小刀,开始挖掘。我挖开了泥土和研制,直到筋疲力尽,我说拜托了,给我一个启示!而在我身下,地面变成了半透明的。我能看到脚下数英里之远,有一个大洞就在我脚下,而一只生着数千条腿的巨大生物正沿着坑壁向上爬,开心的向上挖掘着一条螺旋形的隧道直到它最终将我一口鲸吞!

但是我发现我并没有在我们的微笑之神神圣的胃中得到净化,而是又一次的站在灯塔的顶端,山的顶端,整个漠崖的顶端。而在下面这里,在我们小小的但又值得尊敬的市议会旁边,我能看到一个规模惊人的圆锥形深渊,带着我们的神的标记扩张着,泥板岩上最为细致的雕刻着的图案是连锁的三角形和多腿的蠕虫。我知道这个宏伟的建筑大概并不是我们的未来,但是却是我们的道德,我们的最根本的灵魂。这个泥板岩深渊将不是对一个神,一个宗教,或是一个教堂的纪念物,而是对我们的欢愉本身!(威胁的)所以我跟你们说现在我们要建造它,我们要一起建造它!“

就在我完成我的演讲的时候,我能看到很多张微笑的脸。我的几个来自欢乐圣殿的朋友前来收听演讲,并帮忙制服抗议者,将他们的嘴唇变成微笑的模样。市议会立即批准了Mallard市长的计划。她是个如此优秀的充满幻想的演说家!泥板岩深渊的建筑工作将于明早七点开始,所以我们所有人明天一早见!

今天真是欢乐的一天,漠崖!我们的城市决定性的一天。除此之外,(昏醉的)我还接到了Charles打来的电话!他说他听到了我今天的演讲,并对我的宣教技巧流下了深刻的印象。(咯咯笑)而且,他很高兴的接受了我带他游览全城的请求,我们可能可以从共进晚餐开始了。好吧,我会告诉你们接下来的事情进展的!

但是一如往常的,

下次见,

漠崖。

下次见。

今日谚语:重新考虑一下,一百万美元还是很酷的。用手比成枪指着你,百万美元!​​​​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08-26, 1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