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洛布版普罗柯比《战争史》前言
francoischang
2019-08-13, 20:36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09
   11

Group: Builder
Posts: 30
Joined: 2017-11-01
Member No.: 71684


洛布版普罗柯比战争史前言
[英译者]H.B. 德温(H.B.DEWING)撰

普罗柯比(Procopius)为历史学家,以记载查士丁尼统治时代(Justinian,公元527-565年)闻名后世;他也因记载了贝利撒留(Belisarius)将军的伟大功绩而著称。于5世纪末,他于巴勒斯坦的凯撒利亚城(Caesarea)出生。我们并不知晓他受教育情况以及早年岁月,但我们知道他接受过法律方面教育,以求进入法律行业。他青年时来到君士坦丁堡,似乎在这一时期迅速出名。在不早于527年,他受命任贝利撒留的法律顾问兼私人秘书。贝利撒留彼时不过是一个青年人,在查士丁尼将军麾下效力,新晋就任将军一职。不久之后,查士丁(Justinus)请外甥查士丁尼与他共治罗马帝国。4个月后查士丁去世,于是查士丁尼成为罗马唯一的皇帝。舞台已在普罗柯比面前展开。他一直活跃到查士丁尼时代末期,也似乎活得比他书中主角贝利撒留更久。
贝利撒留征战非洲、意大利和东方之时,普罗柯比一直跟随着他,将亲眼见证的事件记录在书上。527年,他来到美索不达米亚;533年他跟随贝利撒留来到非洲;536年,他们来到意大利。因此在写历史的前言时,他显得谦逊了,因为他的确比他人更有资格书写这段历史。他与贝利撒留关系亲密,并且因为职位,在君士坦丁堡宫廷也有一定地位,也有机会接触当时的领导者们。因为,我们在其著作中可以读到与执政者关系亲密的人写的作品;并且由于作者经历过诸多重大历史事件,所以他的作品不但富有历史价值,也同样具有可读性。必须承认,他所任职位让他的立场可能有所偏向。而他在宫廷受宠也不仅仅单凭言语;因此,在其著作中作者很难掩饰自身谄媚的形象,也因而表现了他所书写的灿烂图景的另一面。
普罗柯比的三部作品比较完整地呈现了查士丁尼时代(至560年左右)的面貌,他也提供了三种不同的视角,宽泛到后人觉得很难将不同视角相调和。他最伟大的作品,同时也是最早的作品,就是共八部的《战争史》。全书并非严格按照时间顺序编排,而是分别叙述三个地方的战争。因此,头两本讲述了波斯战争,后两本讲述了罗马人在非洲对抗汪达尔人的战争,再后三本讲述了其在意大利与哥特人的对抗。这七部首先结集出版,增补的第八部在554年左右完成,大体叙述帝国不同地区的事件。值得注意的是,普罗柯比分别叙述的战争在时间上相互重叠,当罗马人对抗波斯入侵者的时候,同时也在非洲和意大利作战。实际上,拜占庭帝国计划宏伟,想要收复旧时的疆界,从野蛮人手上夺回失落的领地。查士丁尼帝野心勃勃,怀着让罗马帝国再度伟大的目标,因此竭尽其资源以实现梦想。这是一项宏伟的愿望,但也是注定要失败的;大厦已倾,是修复不回原貌的。
书中记录的历史比标题所示的更为宽泛(书中内容不仅仅是战争史),当时诸多方面的重大事件都有所触及。读者在阅读收复旧疆界的故事的同时,也能听到当时很多社会事件的声音。比如532年,拜占庭发生的“尼卡暴乱”(Nika,意为“胜利”,为战车竞赛的呐喊口号);540年肆虐的瘟疫也有详细记载。从对疫情的记载来看,作者还十分熟悉当时的医学知识。
完成《战争史》七部之后,普罗柯比开始写作《轶事》(Anecdota)一书,或曰《秘史》(Secret History)。在这部著作中他不再受“为尊者讳”的束缚,将《战争史》中出于政治原因避讳或掩饰的事件,都毫无顾虑地写了下来。他无情地攻击皇帝以及皇后,同时包括贝利撒留及其妻子安东尼娜(Antonina),展现了历史上最为黑暗的一段过程。这部著作记录了毫无廉耻的放纵淫乱之事,还有公开或不为人知的种种阴谋诡计及丑闻。他在书中的某些部分写得明显过火,充满诽谤污蔑,因此很难相信他所说的内容是事实。他所描写的事件不是完全不可能,就是几乎不可能。他在《战争史》中对事件的描写呈现了他内心的某一姿态;而这些文字,似乎又出自其内心另一面的最为刻薄之处。不仅如此,书中还有一些矛盾之处。明显,作者将恶毒的言语倾泻到狄奥多拉皇后(Theodora)身上,将她的早年生活描写得令人震惊和厌恶。不过幸好,我们不必将他的描述当作实情。无需多言,在作者生前这种作品很难出版。似乎在565年,即查士丁尼去世之后,作品才得以面世。
随着时间流逝,《秘史》是否为普罗柯比所著的真实性也饱受质疑。显然,《战争史》笔法冷静平和,而他的另一部著作《论建筑》(On the Buildings)也歌功颂德到令读者腻味;写作这两本书的作者,似乎不会写出《秘史》那般尖酸的文字。然而,这种印象没有什么论据支持,至少现在认为《秘史》极有可能的确出自普罗柯比手笔。也许这部著作看上去文字过于刻薄,言论诽谤到出格,但也有可能是对拜占庭空虚的宫廷生活的反击。
普罗柯比的第三部作品题为《论建筑》,这部作品明显是为了讨好皇帝,我们仅能从行文中推测这一点。但《战争史》并未引起查士丁尼的注意;因为文中并未直接称颂皇帝,字里行间还透着对皇帝的评判。这有可能是因为见到贝利撒留将军饱受赞誉,作者心生嫉妒。不管怎么说,《论建筑》行文空虚,尽是讨好献媚之词。本书共分为六分册,叙述了查士丁尼治下帝国每一处公共建筑。叙述的建筑精心挑选,而且材料丰富。其中普罗柯比对统治者则不吝赞美。这本书是华丽颂词的典范;拜占庭后期也不幸地充斥着这类作品。尽管有种种不足,这本书也提供了研究的材料,因为其中蕴含了帝国内部的管理情况。
普罗柯比的风格整体明晰直接,表明作者在不受限制时,尽量以平实的语言述说真相。同时,也不会无视修辞艺术,特别是在演讲中,他总会用夸张的短语还有格言警句。他崇拜古典散文作家,作品中随处可见古典作家的影响。他深受史学家希罗多德和修昔底德影响,从二人作品中借用了不少修辞手法。虽然他写的希腊原文已经不是纯粹的阿提卡(Attic,应指古希腊)文字了,但还能看出当时希腊口语对作品的影响。
普罗柯比以基督徒身份写作,同时也受古希腊宗教的影响。无疑,他深受古典作品影响,也许出自无意识。不管怎么说,他似乎从不把“保持一致性”当回事。因为政治因素,他的作品不得不表现当时的宗教形态,但在写作时,他也还是把自己当作修昔底德的同辈人。

正文出自(见下)
(Procopii Caesariensis opera omnia. Edited by J. Haury; revised by G. Wirth. 3 vols. Leipzig: Teubner, 1976-64. Greek text).
(The Bibliotheca Teubneriana, or Teubner editions of Greek and Latin texts, comprise the most thorough modern collection published of ancient (and some medieval) Greco-Roman literature. )

补充:
摘自《拜占庭简史》,[美]沃伦·特里高德著

“来自巴勒斯坦的基督徒凯撒利亚的普罗柯比被列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历史学家之一。普罗柯比曾担任查士丁尼的将军贝利撒留的秘书,他以亲身经历为素材撰写了一部引人入胜的长篇历史著作,书中概述了贝利撒留与波斯人、汪达尔人、东哥特人之间的战争经过;还有一部补充本《秘史》,尖锐揭露了查士丁尼和狄奥多拉之间未公开的秘密。他的著作与其风格相似的古典史书模仿者所续写,一直到莫里斯统治的结束为之。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08-26, 1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