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136集文本翻译
mushroomliang
2019-08-18, 07:57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45
   18

Group: Speaker
Posts: 52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欢迎来到夜谷》作为一部泛都市传说类型的播客作品,以其超现实而又不乏黑色幽默的独特世界观与故事情节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巨大的人气。出于更好的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荣幸的进行了46集及之后部分的翻译,此后也会继续在这个论坛发布更新。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不能保证译文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在翻译时文中的人名和机构名称为了避免误解而直接使用原文;另外由于原节目中的开头和结尾内容时效性明显,不适宜这个更新频率以年计数的论坛的一般模式,因此在这里不做翻译,仅保留最后的今日谚语,敬请谅解。
由于夜谷节目发布的平台众多且多数平台有幸未已被屏蔽,在这里就不逐一列举收听地址。请自行前往官网内公布的平台对照收听
另外本文所用台本原文及同人创作图片来自非官方剧本站点cecilspeaks.

136. 泥板岩深渊,其二
Kevin:年龄只是一个迅速向上增长,直到结束点的数字。
欢迎来到漠崖。
你好,漠崖!让我们从这里开始。让我们从一声问候,一个简单的你好,当然还有有一个大大的微笑开始。然后让我们直接关注好消息,开心的消息。
我和Charles在几周前第一次约会了,那真是奇妙!我在新城市广场见到了他,那是一片上面有一个牛头骨的沙丘,我穿着我最好的兔皮工装裤,带着彩虹条纹的头带,他穿了一件玫瑰金的蹩脚的领带,戴着足球护腿。我们去了漠崖最新的餐厅,Vermillion(朱红色),那里的特色菜是唇肉。我们共饮了一瓶解百纳红葡萄酒,自然的谈着各种你不应该在第一次约会的时候谈及的东西。政治—我们都是神政主义者,宗教—我们全都成长与天使信仰的环境,性—我们都已经有过经验,还有银行业。我们礼貌的表达了一些异议。后来,我们回到了我在欢乐圣殿旁的家中。距离我们两人中的哪个的上一次都已经过去挺长时间了……(咳嗽)好吧,我不想分享那么多。所以我会接着跳过次日早晨的部分,我们喝着咖啡说着我们的梦,或者说是彼此的梦。那是漠崖的居民们每晚都会分享的同样的梦,鸟儿看似杂乱无序的飞过田野,接着将他们的身体撞击在地面上。Charles刚刚来到镇上,关于这个梦还有很多问题。但是我说那个梦只不过是我们作为一个社区共同分享的某种单纯的快乐。能一直知道大家一直同时带着冷汗尖叫着醒来并以此为乐真是太有趣了!
在聊了天喝了浓咖啡之后,他说他得去见个人。当我问到是谁的时候,他说,“我们晚些时候再说,这不是什么大事。”他亲吻了我,我像几年都没有笑过一样为笑了起来。我如此用力的微笑,我家厨房所有的玻璃物品都一下子爆炸了。五彩纸屑炸裂般的快乐。
关于泥板岩深渊新近施工的最新消息。市长Lauren Mallard今天报道说进度大大落后了。她发现工人存在短缺情况。她原本计划有更多人参加劳动,但是这一点根本没有体现。我听到之后感到很失望,漠崖,但是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我们都有工作和责任,而挤出时间投身于这一伟大丰碑的建筑工作是非常困难的。漠崖是一片希望,复兴之地,那些需要之人的避难所,最重要的是开心。泥板岩深渊是为了庆祝所有这些的东西而建造的,而我现在告诉你它的回报将是丰厚的。不仅仅是像被微笑之神吞噬这样的回报,还有你对我们的城市永久的影响这样的回报。想想复活节岛上建造了那些大型石像的人吧,或者那些建立起克莱斯勒大厦,这个德高风格杰作的骄傲的联盟工人们。或者那些被总称为Banksy的时间旅行的街头艺术家,他们建造了巨石阵。
每个伟大时刻都是由人类的双手建成的,而那些双手留下了艺术供后人享受,探索,学习。泥板岩深渊将会是漠崖市民的一场胜利,然后会成为一处观光胜地,一个历史性的地标,最终成为一个灭亡多时的文明令人好奇和误解的遗迹。你能成为它的一部分。
我和Mallard市长碰了头,同意将采取方案,在挖掘现场设立公社和营地,方便你们上下班。学校和各单位将采取半日工作制,这样所有人都有时间参与纪念地标的建造了。我百分之百支持Mallard市长这个绝妙的想法,她相信这将是我们作为一个城镇唯一的重点项目。微笑之神理应享有我们赎罪和献身而建造的一座实在的丰碑。漠崖理应拥有一座引人注目的地标,而最重要的,如果我们都一起劳动一起生活,我们将能了解彼此的兴趣,文化,语言,历史。如果我们一同劳动,我们能变得亲近的多。
现在是一则来自我们的赞助商的资讯。
当我们说到天启的时候,我们通常会谈起火焰,扶摇直上的烟雾,尖叫,战争,灰烬形成的可怕的浓云,和大洪水。而这是令人欣慰的,因为这支撑着我们团结一心。但是死亡大概仍旧是你留给自己的。在所有现实中,天启大概只是你患上流感,独自呆在房间中。病床,洗浴,以及除此之外:你可能会需要一些新床单。
所以在我与Charles第一次约会之后,我们希望在下一周中再一起出去,我领着他游览漠崖,带他去沙漠之花保龄球及电子娱乐中心。我来们在那个下午打保龄球,玩了一些旧电子游戏,像是吃豆人小姐,睡眠时光蜘蛛吞噬者,还有马匹尸体,全都是我们年轻时候的经典之作。我们之后沿着沙滩浪漫的散步,Charles觉得这不应该被叫做沙滩因为它旁边根本就没有水体,但我指出如果有沙子存在,那在什么地方就一定有水,而水有多近完全取决于信仰。他笑了,而我抓紧了他的手。然后我们一起去了移动食品火车公园,他从敖德萨饺子车买了一些芝士独木舟,而我去美国德州墨西哥车那买了些玻璃纤维绝缘层和炸豆泥馅的玉米煎饼。
食品货车的食物并不像Vermillion的那么经典,但是它就像你喜欢的那些公司的产品那样美味。而我真的很喜欢和Charles呆在一起。尤其当你年龄渐长,和别人建立亲密关系真的很难,但是对我来说和Charles约会似乎非常容易。当一个完美的男人走到你身旁说“让我们了解彼此吧”的时候,怎么还会有人想要保持单身呢?当生活很美好时,很难理解它怎么还能变得糟糕。
晚餐之后,我提议我们一起去喝一杯。不幸的是漠崖没有任何酒吧。不是出于宗教的原因,我对他解释,只是还没有人能开一家。这个州对于跨越空间裂缝的酒水运输收税很高。所以我邀请他会我家中喝点酒。但是他说他得走了。我表示了反对。
Charles说,“Kevin,你给我带来了这么多快乐,我不想再对你保密了。你得知道我有个孩子。他的名字叫Donovan,今年五岁,他是个可爱的孩子。”
Charles说他搬到这里是因为Donovan明年就要开始上学了,而他希望他的儿子成长于一个植根于快乐和积极的社区中。但是Charles并不想在他一段时间后对周围情况有所了解之前带约会对象回家。
“Kevin,”他说着,摸着我左侧的眼窝,“我觉得有你在Donovan身边会很好的。”
我的微笑从我的脸上消失了。并不是因为我不再感到高兴,而是因为我—一下子感到五味杂陈。我的嘴无法把他们全都解释出来。
他说,“我不是说我们现在就得定下来,我们可以花些时间弄明白。”
他接着说我们应该回他家,但是在路上,他得从负责照顾幼儿的Josephine奶奶那里接上Denovan。
我们在接下来的晚上都在他家喝汽水,我想碰Charles,把我的手再放到他的胸膛上,带着真实的热情亲吻他。但是我们只是看着Donovan玩着玩具飞机,Charles说着一个家长会说的事情。
Donovan很可爱,但是我得集中精神才能保持我的微笑。
(长长的停顿)
关于泥板岩深渊施工的最新消息。几乎城里的所有人现在都在巨大的施工现场,入住他们的单间和帐篷,为接下来的体力劳动收集合适的工具。Lauren Mallard市长说他对于在过去的几小时中得到的大量支持感到鼓舞。我们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已经确定了我们的宽度参数,并将坑挖掘到了差不多1000英尺。一些石匠工人甚至开始雕刻吞噬之书中的秘密经文了。我从建筑工地上接到报告称一些刻蚀版画甚至开始发出白色的光,与此同时它们之下的地面也开始颤抖了起来。
哇噢!我一想到这个就浑身发抖了!
工人们见发生了一些扭打,沟通不畅和争执,演变成了小规模的斗殴。漠崖警察局派来了两名警官,他们也是我在欢乐圣殿的朋友,Keon和Kelton,他们们来终止这些冲突。但是斗殴和争执已经尝过了他们所能控制的范畴。Keon和Kelton警官报告称斗争中的党派对着彼此喊着毫无意义的话,他们本来认为这些都是不会说英语的人,但是又无法识别它们究竟在说什么语言。他们看见年轻的Ryan Nichols,他在他之前啊—拉,阿拉巴马的大学的时候主修的是英语专业,但他这会儿正向另一个人胡言乱语。Keon和Kelton报告说,有时候人们所说的话听起来就像普通的英语,但是没有上下文也没有意义,而其余的时候包含了非同寻常的声音,这在任何人类语言中都是不常见的。但是所有人都在狂热而个人化的说着,想着他们正在表达他们的意思,尽管他们并没有。很明显斗殴情况已经变得很普遍,Mallard市长不得不发表公开声明。以下是她声明的文字记录。
“漠崖,请不要争斗。记住要花些时间微笑,与他们建立联系。如果有什么人说了些你不理解个或者不喜欢的话,那就菜花吧。卢姆巴星光米坦克船。种马芭蕾舞者通过,直到气球。”她满怀着信心与激情,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直到气球”。最终斗殴停止了,不是因为演讲,而是因为全然的困惑和筋疲力尽。
随着斗殴停止,建筑工程也陷入了停滞。没人知道其他任何人在说什么,老朋友们不能理解彼此的语言于是采取肢体动作沟通。但是即使是Jerry Kramer和他的女儿Morgan这样,在平时也用手语交流的人,也发现他们无法再理解任何短语了。

稍后将带来关于此事的更多消息,但是首先让我们关注交通新闻。
在泥板岩深渊的挖掘现场附近,有几片雾状的黑影,模糊的呈现人形,开始显现了。他们沿着城中街道飘荡,一路上引起了数十起小型交通……呃,事—故。事—故。事…故。距离他们沿着科幻小说进入市中心还有十分钟。沿着大黄。呃,我不能橡树,不能麻雀调制解调器。麻—雀调制解调器。麻雀调制解调器。不是这样,我必须冷凝。呃。必须得—冷—凝。黄色冰箱架。
我想说—螃蟹草到汽油!

(“She Left Without A Goodbye.” by Cerah)

机械:第一则未收听讯息。

Charles:Kevin。很抱歉打扰你,我是Charles。我要你明白语言在漠崖运行得并不正常。我甚至没办法找到一本解释一般词汇结构的字典,我在过去的几个小时中一遍又一遍的录这则讯息,但是每次出来的都是一锅粥。没有语法,没有可以识别的动词,甚至没有看上去能被放在一起的词。但是我终于想方设法找到了一篇你写的关于不纯净的灵魂的旧文章,微笑之神甚至即使通过吞噬也无法净化这些灵魂。你描述了某种风格的帽子可以保持你思想和观点的纯洁。我开车去了你家,因为我记得你有一顶这样的帽子,你告诉过我你布道的时候会戴。很抱歉翻了你的东西,但这顶帽子现在似乎还能用。
无论如何,根据我的研究,我认为这次的挖掘是(丢失)那些灵魂,带回到这个世界上,他们正在导致……(压低声音)有什么东西正在我的门前,Kevin。我—我得走了,好吗?很快再打给你,我不清楚。

机械:消息结束。

Charles:(压低声音)Kevin,有一团模糊的黑影正在我的前门前徘徊。它没有敲门,它只是在我的房门前徘徊。我看不清那张脸,我为了看得更清楚一点正透过起居室的百叶窗的缝隙往外看。哦不,我想它看到我了!

机械:消息结束。

Charles:好了,我想它走了。这个巨大的黄色帽子真是引人注目啊。无论如何,我希望你能在你的广播中说出关于挖掘洞穴的事情,让你的朋友Lauren也知道。如果我们能完全制止这个巨大的深坑,我想我们可以防止这些不纯洁的灵魂回归,我想正是他们肢解了我们的语言。
还有……我有一阵子没你的消息了。我希望带上Donny没把你吓跑。如果确实如此,请现在就告诉我,好吧,我不会难过的。这是在说谎。如果你因为我有个孩子就不再来看我,我当然会难过的,但是我不会怨恨的。就是这样,如果你现在就告诉我的话我不会怨恨的。现在我想到这一点,这也不是实话。如果你现在告诉我的话,我会不那么怨恨,有不那么难过,也不那么生气。
也许你只是很忙。我知道泥板岩深渊这些天占据了你和我们的社区所有的精力,我知道要计划约会,甚至是家庭聚会是很难的事情。你,我还有Donny也许可以去一趟游乐场或者……我们在考虑收养一只猫,漠崖有动物收容所吗?在一起生活一定会非常幸福。
不管什么时候,如果你有机会的话,就请通知我吧。我不希望再也见不到你,但是我还是希望赶早不赶卵。卵。什么?我是说,盘。
Kevin,那些影子又回来了。他不再在我的窗前了,他已经在我的嫁接小屋里了。不我是说—先嫁接,抓住假发抓住假发,Kevin我—车把谷物,好吗?车把谷物。

机械:消息结束。

今日谚语:女孩,你是从天堂坠落的吗?因为在你落地的地方有个巨大的陨石坑,带着强烈的辐射。

不愧是Cecil,第一次见到Charles之后就有了实质性进展,比单恋了一年之后才确立关系的Cecil快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Kevin像秦始皇修长城一样使唤着漠崖人修泥板岩深渊,还像在StrexCrop的时候一样,自己却去和新认识的情人约会了。真是任性啊。不知道他会不会成为“继母”呢。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mushroomliang: 2019-08-18, 07:58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09-20, 1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