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137集文本翻译
mushroomliang
2019-08-25, 03:11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25
   18

Group: Speaker
Posts: 62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欢迎来到夜谷》作为一部泛都市传说类型的播客作品,以其超现实而又不乏黑色幽默的独特世界观与故事情节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巨大的人气。出于更好的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荣幸的进行了46集及之后部分的翻译,此后也会继续在这个论坛发布更新。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不能保证译文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在翻译时文中的人名和机构名称为了避免误解而直接使用原文;另外由于原节目中的开头和结尾内容时效性明显,不适宜这个更新频率以年计数的论坛的一般模式,因此在这里不做翻译,仅保留最后的今日谚语,敬请谅解。
由于夜谷节目发布的平台众多且多数平台有幸未已被屏蔽,在这里就不逐一列举收听地址。请自行前往官网内公布的平台对照收听
另外本文所用台本原文及同人创作图片来自非官方剧本站点cecilspeaks.

137. 泥板岩深渊,其三

​​Kevin:如果真的是紧急情况的话,信号响起后将伴随着尖叫和混乱。

欢迎来到漠崖。

你好,漠崖!在语言恢复正常功能之后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周。

当然我们在终于能够再次用一句“你应该多多微笑”向邻居打招呼时,全都感到松了口气。

但是有时候好消息总是伴随着坏消息而来,距离泥板岩深渊工程停工也过去整整一周了,仍旧有几个诡异的黑影徘徊在挖掘现场,使得所有靠近的人被快乐淹没从而尖叫着跑开。为什么黑影仍在那里还不得而知,我们不知道它想要什么。有些人说他们希望我们不要再向下挖掘了,而这些黑影应该对失语的情况负责。我认为他们出来只是为了看看我们修造泥板岩深渊的出色工艺。

Lauren Mallard市长无视媒体的坚决抗议,终止了工程。媒体在过去几周中一直在给市长发短信,打电话,告诉她施工必须继续,因为媒体自童年时期起就有一个梦想,要将微笑之神无尽的爱与欢乐建立为有实体的圣约。但是市长一直没有回复,也许她正在施工现场忙着重新开始施工的事情呢。也许媒体应该试着再给市长发个短信。

(打字)为什么施工仍旧停滞呢,Lauren?哦,这个听起来有点太激烈了,让我们改变一下语气……哦,流血的枪的表情包,蜘蛛和人的眼睛的表情包,笑出眼泪的表情包,就这样。

我和市长在很长一段时间中都非常亲近。我们经历了起落沉浮,但我想我们最艰难的时光还是得回到我们曾经一起经营一家公司的时候。我们对于谁来主要负责这件事有过一些常见的争执,她认为因为她是公司的董事长,她应该有一切事物的最终决定权,而我知道我才是那个被微笑之神选中的先知,而我们全爱的吞噬者是不可能选中一个会犯错误的先知的。我相信终止施工是个错误,当然我们的市长认为挖掘泥板岩深渊不知为何与我们的失语症状有关。我感谢她的深思熟虑,但是只有一些风言风语能支持这点。

稍后将为你带来事情更多后续进展。

但是首先,我想告诉你们我和Charles又一起出去了!本来,我和Charles是要去漠崖艺术博物馆参加Georgia O'Keeffe展览的开幕仪式的。这场展览展出了O’Keeffe的很多著名花卉画作,但它们被重置了,将O'Keeffe假扮为微笑之神的欢乐崇拜者。博物馆的艺术家们在O'Keeffe的原作上画上了大大的微笑和蜈蚣,而最终的效果十分有力而动人。

我和Charles计划在Vermillion享用一顿豪华晚宴,但是临走之前,Josephine奶奶和她的恶魔们告诉他,他们没法照顾他五岁的Donovan,我们没找到人来照顾孩子。

所以取而代之的,我,Charles和Donovan在漠崖旋转微笑游乐园度过了一天。我们骑了旋转压缩机,食道摘除者,还有最新的过山车,叫做蓄意败血症。Donovan见到那些在僵硬而不能放气的动物玩偶服里挣扎的演员真的很开心。Donny与其中一个打扮成微笑的乌龟的人合了影。我们能听见那个玩偶服里的人沉重的喘息声,和要我们放他出来的祈求声。Donny对那只乌龟说:“太阳要求献上牺牲因为太阳喜欢看到这一切。”里面的男子发出了刺耳的声音:“空气!拜托了!我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拜托了!”然后晕过去了。(笑)Donny就在Charles拍照的时候咯咯的笑了起来。那真是非常可爱。真是段值得采集的美好回忆。

我们回到了Charles家,做了三明治,看了动画片,但是Donny对电视兴趣缺缺,他只是玩着他的玩具飞机,在它经过他头顶的时候发出嗡嗡声,鲁莽的将它们翻来覆去。我希望他长大后不会成为一个飞行员。

我坐在Charles身边的沙发上,被Donny飞机的运动催眠着,直到我和Charles双双坠入梦境。大概凌晨两点,我醒来了。Donovan自己上床睡觉了,而Charles温柔的靠着我的肩膀打着呼噜。我轻手轻脚的站起来,把Charles的腿放到沙发上。这一整天都让我很开心,但是并不是我所希望的那种开心的方式。幸福应该是什么你所拥有的东西,而不是什么你所接受的。我往他身上盖上毯子,开车回家了。

我接到最新消息称Lauren Mallard市长正在市政厅召开一场新闻发布会。让我们听听她演讲的现场直播。

Lauren:漠崖的人们,在与市议会,以及来自媒体的一些杰出而富有学识的成员商讨之后,我决定重新开启泥板岩深渊的工程,我知道很多人都被那些游荡在挖掘现场附近,以及徘徊在你家附近的那些影子般的存在吓坏了,但是实际上没什么可害怕的。那些影子只不过是那些被微笑之神吞噬,而后又被吐出的不纯洁的灵魂而已。这些黑影不值得你们去害怕。这些影子甚至没有脸,我们不能辨认出他们的意愿或是感受。他们走走停停的移动着,在我们的视野中进进出出,有时候就站在我们身后,慢慢的晃动着他们的脑袋,而除非你照镜子,否则你是看不见这些的。

所以我不清楚为什么你们全都吓坏了。另外他们完全是摸不到的。(笑)看!这里就有一个,正在从我面前经过,我向前伸出缩回我的手,正好穿过它。它什么也做不了,它只是个影子!它甚至都不能微笑。(笑)施工将于周一上午七点立即开始,我们将记录每名市民每天的8小时工作和两次10分钟的休息。我们同时雇佣了一些小丑来确保所有人都在微笑,作为前任公司董事长,我最清楚笑声对于维持一个健康的工作环境有多么重要。银鱼骨架!什么,嗯?银鱼法国人摁住了红宝石,我不能枕套闹剧?呃,一大堆木槿花!是的。

Kevin:啊,Mallard市长!遣词造句真有一套。好吧你听到她说的了,今天是欢乐的一天。事实上,也许是一个未来的节日,我等不及下周再次开始挖掘了,漠崖!让我们现在看看社区日程安排。这可能是我们几周之内唯一一段没有施工的日程了。

周三下午,在晨间鸟音像店,无痛生活协会将会举行一场反对泥板岩深渊施工的抗议游行,好吧,我通常不会读为了这种小活动发表的新闻稿,但是我猜可能有一两个人想要为了运用他们集会的权利。所以如果这听起来像是什么你感兴趣的活动,我猜你应该去游行,然后想想所有这些微笑之神给你的快乐,质问一下你拒绝对此表示感激的动机是什么。

周四早晨,自由意志市民将在阳光全日餐厅举办一场静坐示威来表示他们反对泥板岩深渊市政劳动的市长命令。呃。

哦,这个看起来好多了!周四下午,自然微笑剧团—我喜欢这个名字—将上演他们的新戏,“毁灭之坑”。剧作者Danika Lopez说她的作品是一个关于宗教,政府和媒体的傲慢自大的隐喻。Lopez的戏剧,根据他们的宣发材料所言,讲述了一个喋喋不休的广播主播的故事……他僭越了他的职务,奴役整个城镇来满足他对宗教权利的渴求。我对这个剧团名字的喜爱之情越来越少了。这应该有什么真的有趣的社区活动才对。

周五早晨,清洁利齿的人们将会烧毁广播主播Kevin的肖像。我……看不懂了。

(长长的停顿)我很想在这上面花费更长时间。向你们解释,亲爱的听众们,我的幸福并不是你的。我愿意花费整个下午教会你,你必须通过自己去制造快乐,才能得到你那份快乐,而不是去毁灭别人的快乐。但是我不能再在这上面花时间了,因为我接到了在市政厅Mallard市长被强制从她的演讲台上被赶下去的消息!一大群没有微笑的人们接管了市长和市议会。这群人用一把纹身枪在市长的脸上画了一个永久性的眉头紧皱的图案,这有效的将她从这个社区中流放了。人群们吟诵着:“Pete Ma’s handlebars, Pete Ma’s handlebars!”警察试图用他们的扩音器维持秩序,但是他们没能说出话来,只发出了鸟鸣声。语言似乎又一次在我们身上失效了。

漠崖,我需要你们保持冷静。我需要你们做个深呼吸,向积极的方向思考。想想微笑之神,他庞大的蠕动着的身躯和几千条腿,从地底出现,吞噬你的身体。想像你的整个自我依偎在这头神圣的野兽那湿润的,充满爱意的胃袋里。当你这么做的时候要微笑,漠崖。保持微笑。保持—我接到了一个电话。哦,是Charles打来的!也许他找到人看孩子了。

嘿Charles,我正想着你呢。你知道有个上个月刚开张的夜店吗?它叫做无路可逃。我想也许我们可以今晚吧Donny交给Josephine然后……嗯嗯。所以你打给我是为了看我今天下午愿不愿意跟你和Donny去动物园?呃…好吧好吧我正在看天气预报,我不确定今天是不是适合……不是。Charles,我这就有天气预报。

听着。

(Hymn #101 by Joe Pug)

我明白了,漠崖。市政厅外的暴民们消失了。他们将带有皱眉纹身的Lauren Mallard送回了她市长的位置上,但是市里的章程禁止任何不能微笑的人担任这个职位,所以现在,我们没有市长了。游荡在泥板岩深渊周围的黑影也消失了,回到了他们所来自的不知哪个另外的世界,而施工工作在挖掘现场再次开始了,比预计的进度还要提前几天。

我明白了。在我打电话期间,Charles心烦意乱。我问他出什么事了,而他说Donovan一直举着他的玩具飞机在他周围来来去去让他心烦。我让Charles把注意力放在我们身上,不要管Donovan在干什么。

“Kevin,我不能只管我们的事情,而不管Donovan在干什么。”他打断了我,“Donovan就是我们。就是这么回事,好吗?”

而我感到很受伤。我没有微笑。我不喜欢批评,这让我伤心,疯狂,然后是—困惑。

听众们,我不经常说这么重的话,所以如果你的耳朵对于粗话很敏感,把声音调低一会儿吧。我恨!不能快乐。我恨!我在这里,这么说了。我很抱歉。

我想着Charles说的话。我想着他的牙齿,他的脸颊,他的秀发,他的鼾声,他的微笑。我想着Donovan。我想着Donovan举着那些玩具飞机在头顶上盘旋,就像那个我们每个人在每个晚上都会做的那个有关鸟儿的梦一样。你知道的,鸟儿吱吱喳喳的飞过一片血红的天空,不顾一切的旋转着,惊慌失措。实际上,Donovan的飞机正以与那些鸟儿完全相同的方式飞行着。我想明白了。每一个动作,每个转弯,飞机的每个轨迹都与那些鸟儿的轨迹完全相同。

听众们,这不是梦。这是一则讯息。那些影子并不像我们一样用嘴说话,而是以形状和图案来说话。我打断了Charles跟他说这件事。我叫他带Donovan去泥板岩深渊。我要他带上Donny的飞机。Charles和Donny靠近了那些黑影般的人影。聚集的人群要他们停下,不要靠近,但是人群们只能喊出的只有“卷心菜衣架!”然后Charles给Donny看了那些黑影,而他们也在他的飞机吱吱喳喳的飞过他的头顶时闪烁了起来。然后—一个奇迹发生了。玩具飞机的轨迹中出现了发光的虚线。辐射几何,三角形,星星还有六边形。这些形状开始彼此连接,圆圈形成了球体,三角形成了锥形。黑影们举起他们的手臂消失了。Donny不再举着他的飞机盘旋,但是那些虚线仍旧悬浮在半空中,这是给寂静的人群的一封无法读出但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信。

他们明白了。一个一个的,人们回到挖掘现场而开始塑造他们在泥板岩中看到的形状。当人们感到疲劳,离开去休息的时候,他们发现他们的言语能力回到了他们身上。而当他们回来继续挖掘的时候,他们又一次沉默了,但这只是因为他们更习惯于他们新的由形状和运动构成的几何空间语言。对于施工的愤怒不复存在。市民们聚集在一起,并不只是为了普通的交流,不是为了巨大纪念物的利益,而是因为幸福终于在他们面前显现出来了,他们找到了他们自己通往宁静的路。通过为所有人的利益,而选择辛苦劳作的荣耀。

Charles打给我说了他对我有多么激动。“你解决了,”他说,“Kevin,你解决了。”

我告诉他:“是Donny解决的。他没有用言语说出来,而是以实际行动。很快,我们会去公园。希望很快我们能拥有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夜晚。喝酒,用餐,跳舞,深夜在我们寂静的家中,做一个关于爱和语言的,潜水鸟的梦。然后我们会与相同的人在不同的地方醒来。地球会运动,钟表会运动,而太阳不会运动,但是我们会醒来而且我们会微笑,我们会竭尽所能的理解我们自己和他人。

漠崖,我没有解读出泥板岩的语言,是Donny解读出来的。我不知道语言的内涵,是你解读出的。我所明白的只有有时候我逼迫太甚了。我会尽量不那么做的。我们将建立这座纪念物仅仅是因为你想要这么做。我也想要,但是我很高兴你终于找到了你自己通往那里的路。Lauren的脸上歪歪扭扭的纹着皱眉的图案,他站在深坑旁边,凝视着梦境所展示给我们的形状,就像读着某种只有她能理解的信息。她喃喃自语着奇怪的音节,带着明显的怨恨凝视着在深坑里的工人们。所以即使她也找到了某种爱好—在这后市长的生活中。

谢谢你,漠崖。我爱这座城市。我很高兴你也一样。

一如往常,

下次见,

漠崖。

下次见。

今日谚语:袋鼠是鹿的简写版本。​​​​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12-07, 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