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原创]绿洲
cichol
2019-09-18, 04:27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9
   1

Group: Primer
Posts: 1
Joined: 2016-10-17
Member No.: 67764


QUOTE
这一篇故事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克苏鲁小说,只是带有一点洛氏宇宙的元素,还是想发上来,希望各位喜欢。

(一)

还有半小时,太阳即将从这片戈壁上完全地落下,而我已经在这片人迹罕至的沙漠上行驶了三个小时。夕阳照射下的一切都是如此晦暗而沉闷,我想象我是沙漠里的探险家,抱着最后的希望,想在这毫无生气的世界里寻找到值得注意的什么。留给我的时间并不多了,我跟着哼唱着音响中祷告般的呢喃。

CD机里播放着Radiohead的《OK Computer》,我在这张专辑发行三年后才知道他们,但是这对我几乎是解药般的音乐,尤其是在我渐渐被神经衰弱所折磨的时期,它从好些令人沮丧的念头中拯救了我。我把音量调大,盖过在沙土路上颠簸的噪音。

今晚我会找个地方过夜,我带好了露营的道具。我选择了带透明窗口的帐篷,这样我可以躺着看见星星。

在绕过一个土丘之后,我看见在我前方不远,有一片树木的阴影,那是一片绿洲。我从未听说过在这里还有一片绿洲,我也许是第一个发现者,这在很大的程度上保证了这块土地上足够宁静。

我抵达了这个绿洲的边缘,这里的树木茂密程度与其说是绿洲,倒不如说是一片森林。茂密的树和灌木丛遮挡了我的视线,但里面一定有丰富的水源。现在是夏天,晚上的温度依然宜人,绿洲内的水源带来湿湿的空气。我从车上取下帐篷,一顶四人用的帐篷,对我来说足够宽敞。

搭好帐篷后已经完全入夜了,我才留意到有一片淡淡的极光,正在绿洲上空萦绕。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极光,虽然我已经看过无数它们的照片,但此刻的景象仍然让我惊叹。我处在的位置离北极圈还很远,在这里看到极光需要难得的好运气。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曾经出现过几次,可惜我无缘得见。

人类对光芒大概有本能的喜爱,小时候旧报纸点起的篝火,就能让小孩们安定下来,默默注视着火焰缓缓跃动。火焰是毫不止息地在舞动的事物,你可以在其中看见时间的流逝。极光也一样,作为向外辐射着热度的彩色流体,仿佛它们从来没有停止运动过,但也许在宇宙的尺度,它们从来没有运动过。

晚餐随意吃了点面包,车上还有足够几天的食粮,我没什么胃口。我总有种感觉,虽然是相似的,但这里的夜晚比我在房间里度过的独自一人的夜晚,更为寂静。在这里我可以不再为来自人群的那种黏腻的热度所困扰,在脱离了城市的地方,我开始可以假想我脱离了社会的样子,这令我感觉放松。银白的月光和那极光的光温柔地洒落在我的帐篷上,如水波般晃动。即使只是微弱而黯淡的光亮,但是它们的存在让人能安心地度过长夜。

我凝视着的那片极光,它越发明亮了,正在聚集起来,形成一缕缕明亮的蓝白色光流,彼此缠绕穿梭,像正在生长的藤蔓。在它们划过的地方,又衍生出别的颜色,草绿,橘黄,海蓝,浅紫,像电子音乐中迸发的晶莹的糖果,又有如在看不见人的街道上点亮的彩色霓虹灯,将旁边的空气染色。它向我伸出了手,我的心中有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温暖,像一位海员在漆黑的长夜航行许久,见到了一座闪着温暖钠离子光芒的灯塔。

这光芒在一瞬间将我包围,回旋着,我的眼里充满了它缤纷的色彩。我感觉到我的躯体正在缓缓飘升,离开地面。我在朝着广袤的星空上升,不,是朝着星空坠落。

地面离我越来越远,我想象着我飘向太空的样子。
“Fly me to the moon, and let me play among the stars. Let me see what spring is like on Jupiter and Mars.”[1]
我的脑海里涌现出这句歌词,还有连带的那些浪漫幻想,我曾无数次盯着那漂浮在空中的身影出神[2]。柔和的弦乐围绕着我,还有爵士鼓刷轻轻擦过鼓面的声音。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我经过了火星和木星,它们依次在我身旁飘过。

失去了作用在每个人身上的,恒久而牢靠的束缚,重力的束缚,我体验到了一种彻底的放松,以往所有的思考仿佛都失去了意义。我的脑内没有任何念头,只想这样的坠落无止境地持续下去,我还想去看看更遥远的地方。我想象着我是科幻小说里的一艘漂流着的宇宙飞船。对于宇宙飞船的船员而言,时间是具象的,就是坐标上他们和目的地的距离。就如同光年是一个距离单位,如果他们愿意,当然也可以用“人生”来替代。然而,能用一生来完成一次旅行依然是幸运的,比起根植在大地上的人而言。

我的飞船遇见了许许多多的恒星和星系,它们都在短暂的停留之后,向我身后飞去,我都说不出它们的名字。我想起小时候在书店看过的一本天文图册,在那时我只是粗粗地翻过,并没有去记它们的样子和名字。对那时的我来说,宇宙广袤得让人恐惧,人类所能知道的比起宇宙的全貌,不过是沧海一粟,花精力去想这些显然是不划算的,一个小孩子聪明地认识到了这一点。但是此刻,我却很想知道它们的名字,我想亲口把它们念出来。

我留意到远处有个闪烁着的亮点,它似乎正在沿着一个巨大的轨道,朝着我飞来。那是一枚彗星,我看见它拖着洁白而明亮的裙尾,划过平静宇宙的幕布。在它从我面前经过的一瞬间,我才得以看清它的全貌。它拖行出的两簇光芒,一簇是淡蓝色的,更大的一簇是纯粹的白色。它像一只纯白的独角兽,身上长着蓝色的翅膀,在我面前飞跃过去。很短的时间之后,它就离我而去了。我伸出手想去触碰它,却只能看着它越行越远,很快完全消失在了夜幕里。

它也是在漂流着吗?它会去到哪里呢?它仿佛是这个宇宙中,唯一和我一样漂流着的物体,但我们的方向是正交的。我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我想认识它,也想去它将要去的地方看看。

在这个漫长的旅途中,我端详着繁星。令我惊讶的是,当我看向一个星系的时候,它的内在在我的眼里清晰了起来,我渐渐能看到许多恒星在以微小的速度运动着。它们闪着各自不同颜色的光芒,各种我说不上来的颜色,有的明亮,有的黯淡。有的恒星彼此远离,却又在不久后的另一个无法预期的位置再度相遇。它们仿佛有着自己独立的生命,让我想起城市里形形色色的人,而有的星星令我觉得特别可爱,就像三五岁的小孩子。

我听到它们的歌唱,那不是我所知的任何一种乐器或生物能发出的声音,倒像是将某些频率以极为协和的方式组合,奏着绵延接续的旋律。我不确定这声音是不是从耳朵里听到的,它更像是直接被投射在我的脑中。更奇妙的是,我仿佛能看到这些旋律在我面前交织,染着变幻的颜色。

在群星组成的系统中,我看到了一种包涵了色彩的,形状的,甚至是数学的,不可名状的美,让我十分着迷。这是一种以无垠的宇宙为画布而展示的,一种超越人类认知的更高级的协和。我不敢肯定这是天工造物,还是群星本身凭着它们的愿望造成的。我无法用语言形容这种美,我不知道任何一个词能精确描述它。这是人类透过狭小窗户,能看到的宏伟世界的一隅。

(二)

当一股力量突然将我攥住,我马上意识到了什么,眼前的景象迅速消褪。我睁开眼睛,这一切都是一个梦。都是一个梦吗?我在梦里踏上了朝着宇宙的探险。

天上的极光已经黯淡到几乎要消失了,我再没有睡着,若有所思地等待着天亮。我花了很久想要理清这个梦境的头绪,但很显然,它不是出于我的过往,而是我从未想象过的。但这个梦是那么真实,真实得让我相信,它解答了我内心深处的某个疑问。

早晨,我继续朝着绿洲内部进发,我耐心地翻过一丛丛齐腰高的灌木丛,它们茂密得几乎让我没有落脚之地,我该庆幸它们没有足够锋利的叶片把我划伤。绿洲里的空气湿润而凉快。

在树林的背后,我发现了一个湖,它并不大,不用半小时的步行就足以环绕它一周。这个湖近乎圆形,湖的边缘显得十分规整,有硬质的泥土略微拱起,这种碗一样的造型,让我想起了平原上的陨坑,或者这个湖也曾是一位天外来客?

湖水是深蓝色的,此刻没有风的吹动,水平如镜。我伸出手触碰湖面,湖水很冷,冰冷的感觉沿着手臂的神经传往我的骨髓,直到头脑。

我注视着湖面,想起了昨夜的梦,一种对宇宙深处的向往油然而生,就像在遥远的宇宙深处看到了自己的家乡。那深邃的湖水如同深邃的宇宙,仿佛在湖水中就蕴含着星空。我收回手,手上的湖水很快干掉了。我无法抑制对这湖水的喜爱,忍不住取了一点尝尝。湖水并没有特别的味道,只有依旧地,那种冰冷的感觉传遍全身。

我想起一位作家与湖一起生活的故事,他亲手在湖边搭了座木屋,每天住在湖边。他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能听到树木的细语,就像灵魂被连接到了森林中。森林中的每一员,就像人类世界一样,以某种方式运行着,但它们跨越的时间上的尺度比人类要大得多。我思索了一阵,也许宇宙也是一样。至少我是很能理解他的,如果有机会,我也想就这么待在这个偶然遇见的小湖边。

我回到绿洲外面,把帐篷搬到湖的旁边,搬着这套行头穿过树林花了不少时间,我没忘了带上几罐啤酒,它们对消除疲惫很有效。

下午,我掏出我的口琴,坐在湖边把玩起来。我开始吹着《Fake Plastic Trees》,我在脑内想象着吉他的伴奏,让口琴的声音没有那么单调。轻柔的风吹拂在我的面上。

但就在这时,我突然有了很多很多想要表达的情感。我凭着感觉吹奏着,不知不觉地更用力了,就像有人在倾听着一样。但是我不会再小心翼翼地想去记录下我感知到的旋律,因为我知道,如果有那个在倾听着我的人,他就在我身边。

是的,我感觉到了那种联系,我和这个宇宙是联系着的。即使这个世界有很多我看不到的东西,即使他们是在史前亦或遥远的未来,即使他们是在数亿光年以外,他们都是和我联系着的。我的意识同样在这个世界上传递着,因此,孤独什么的也不再可怕了。

我的脑海中再次出现了梦中的群星,朝我闪烁着。我仿佛又听见了他们的歌声,那些旋律是陪伴着我的,切实地令人相信着,他们在为我演奏和声。似乎从来也没有谁能如此接近我内心所想,而只要知道它存在着,我就感觉到莫大的安慰。我想起了我过去的短暂的生命中的一幕幕,叹了口气,放下口琴,躺在地上。

(三)

今晚没有极光,湖面映着的,只是安静的银河和其中数不清的繁星。但我的视线难以从湖面上移开,涌动在我心中的,是对明亮银河的如思慕故乡般的情感。那里的每一颗恒星,都含着饱满的情感,让我倍感亲切。我幻想着什么时候能再度踏上太空漂流的旅程,即使那是梦,是在梦里也好。

忽然,我在湖中发现了一个蓝白色的身影,它是我在梦里见过的彗星,它此刻正在湖中划过。我抬头看了看天空,除了星星什么也没有,但是湖中出现的身影我绝不会认错。我不想再放过这次与它相遇的机会,而且,我想追随它,想和它一起离去。我跳入湖中,向湖心游去,它还在那,就在我面前,是那样地近。

我深吸一口气,潜入水底,当我睁开眼睛,发现那蓝白色的圣灵正在我身旁飞行着,我仔细端详着它的样子,它蓝色的翅膀栩栩如生,向身后撒着光的碎屑。它在等待着我。

湖水浸透了我的身体,那种冰冷的感觉依旧是那么熟悉,我想,它和在宇宙中漂流的寒冷是一样的,但是绝不令我痛苦。我的周围四处闪耀着繁星,他们温和而友好,使我感到无比宁静。我呼出了最后一口气,放松身体,就这么朝着深邃的星空坠落,坠落,就和在梦里一样。


[1]: “带我飞向月球,让我在星间嬉戏。看看木星和火星上,春天的模样。”——歌曲《FLY ME TO THE MOON》
[2]: 此处指《新世纪福音战士》的片尾曲影像,“我”曾无数次凝视着漂浮着的绫波丽。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09-20, 1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