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企鹅版《阿莱克修斯传》2009年修订版前言
francoischang
2019-09-25, 11:11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88
   16

Group: Builder
Posts: 36
Joined: 2017-11-01
Member No.: 71684


企鹅版《阿莱克修斯传》2009年修订版前言

彼得·弗兰科潘(《丝绸之路》作者)

《阿莱克修斯传》的价值

《阿莱克修斯传》(Alexiad)大概是诸多拜占庭文本中最为知名的作品了。这本传记大约成书于12世纪中期,美丽而颇有洞见的安娜·科穆宁娜公主,即皇帝阿莱克修斯一世·科穆宁(统治时间为1081-1181)的女儿,用优美而绘声绘色的描写将这段决定现代欧洲形成的历史记录了下来。这段时期包括第一次十字军东征,一个(塞尔柱)突厥国在小亚细亚的建立、东西方教会最终破裂、最终导致东西地中海的分裂。
安娜·科穆宁娜是第一部由女性撰写的史书,不仅是拜占庭文学范围内的,也是西欧文学范围内的。这本传记在各方面与中世纪希腊正统史书不一样,因为其在风格、视野和写作意图上都有史诗之风。标题是对荷马的《伊利亚特》(Iliad)的引用。传记聚焦在一人身上,即阿莱克修斯·科穆宁。他的性格、品质和成就经常而明确地与古典希腊英雄相对比。引用希腊神话典故、注重个人的言行、对皇帝一生和成就的史诗描写框架,均是这本书的特色。
从这层面看,《阿莱克修斯》是非同寻常的文本,因为其与拜占庭诸多史书不同,并没有叙述宏大的历史,而是集中在一段明确而短暂的时期,集中在明确而单一的人物身上。安娜没有关注拜占庭历史,而是注重阿莱克修斯皇帝的一生和成就。这种写传记的方法很不寻常,也就是说这本书与拜占庭圣徒传记更类似,而不是与同辈历史书类似。
《阿莱克修斯传》的焦点不一般,而写作视角和野心也很大。对阿莱克修斯治下历史记载详尽;她调查广泛,对五大问题叙述的细节丰富:第一,罗贝尔·吉斯卡尔(Robert Guiscard)带领下,1081-85年对拜占庭的攻击,他大概是早期中世纪最为骇人的人物。罗贝尔和弟弟西西里的罗杰(Roger of Sicily,即Roger I of Sicily)在11世纪中叶的阿普利亚、卡拉布里亚和西西里建立了诺曼人政权,改变了南意大利区。教皇、德国和拜占庭皇帝都有和他联盟的想法,后两者都有进军意大利的想法。罗贝尔与皇帝米海尔七世·杜卡斯(Michael VII Doukas,绰号“Parapinakes ”,意译“贬值者”)联盟的计划失败,于是于1081年对拜占庭开展猛攻,在君士坦丁堡局势不稳的时候进攻了帝国西部,还有更进一步的野心。罗贝尔在接下来五年继续攻击,对新皇帝阿莱克修斯来说是很大的威胁,也关系着帝国存亡。
第二,传记详细记载了11世纪80、90年代佩切涅格人对帝国的袭击。佩切涅格人(Pechenegs or Patzinaks)是黑海北岸的一支游牧部落。这支游牧部落暴力行径臭名昭著,在帝国的多瑙河地区建立势力,11世纪70年代末,开始愈发频繁而猛烈地袭击帝国边境。阿莱克修斯统治前十年的军事和外交行动中,与佩切涅格人的停战协议和作战位于中心地位。
第三,《阿莱克修斯》记载了第一次十字军东征。1095年,教皇乌尔班二世(Urban II)在 克莱芒会议和其他地区呼吁西欧的骑士进军东方,收复基督徒的圣地。结果是掀起了大规模的远征,相继收复了尼西亚、安条克、艾德萨,最终于1099年收复耶路撒冷,建立起海外的拉丁国家(Latin Kingdom of Outremer),这些王国最终坚持了两个世纪。十字军与君士坦丁堡的皇帝交往甚密,1097年最终因违反誓言而产生分歧。安娜对十字军采用了审慎而仔细地记述,选取与她笔下拜占庭和她父亲最为相关的事件。
第四,《阿莱克修斯传》对阿莱克修斯治下的突厥人关注颇多。1071年,即阿莱克修斯即位十年前,突厥人在曼奇科特(Manzikert)羞辱了(东罗马)帝国,皇帝罗曼努斯四世·第欧根尼(Romanos IV Diogenes )在战场上被俘。之后几年小亚细亚的帝国势力被逐步侵蚀,最后失去次大陆的控制权。这一事件日益严重,也许促进了阿莱克修斯登基。安娜是这一地区命运变更的主要记述者,她的记述是我们了解拜占庭面对问题以及如何应对的主要来源。
第五,博希蒙德(Bohemond )对帝国西部的攻势。博希蒙德是罗贝尔·吉斯卡尔的儿子,在十字军战争中表现突出。尽管他没能抵达耶路撒冷,但在啃下安条克这块硬骨头的战役中表现卓著,之后进一步控制住了安条克。他是西方骑士中的红人。他被突厥人俘虏、囚禁后回到了西方,娶了法国国王的女儿,之后与1107年发动对拜占庭的战争。他的攻势,以及之后在局势紧张时不得不同意的条约,被安娜详细地记录了下来:作者记录下条约全文,将其看做阿莱克修斯一世外交政策的集大成者。
安娜·科穆宁娜的文本也很独特,因为其聚焦地理的视点。古典时代晚期的拜占庭作家,就像其罗马前辈一般,对皇帝和权力比较注重,因此集中描写宫廷和皇都君士坦丁堡(即今日伊斯坦布尔)。而安娜写作的重心与此相反:她很少讲首都的事,对拜占庭帝国内部变化比较沉默,很少谈论——几乎没怎么提——重要的社会变化以及皇帝治下经济和政治。安娜却写了行省的军事行动,还有阿莱克修斯对邻近国家的政策。与当时注重内部的历史学家不同,《阿莱克修斯传》有着独特的向外的视角,可以观察到环绕帝国周边的人,也记载了阿莱克修斯化解周边威胁、或者扼制住潜在的威胁。
《阿莱克修斯传》还有一大特点是作者的存在感,她经常在叙事中插话,对一些事件发表了讽刺的看法,而且主要是对个人的看法,多数丰富多彩而讽刺。比如,安娜拒绝记录十字军的名字,表示他们(的名字)太古怪,难以表达(X.10);她说因自己谦逊,所以不便记录教皇格里高利七世对德国皇帝亨利四世派遣的信使做了什么——还请读者想象(I.13); 她说凶暴的佩切涅格游牧民让她想起回头吃自己呕吐物的狗(VII.6)。安娜发表如此鲜活的说法和评论,让人感觉她是一位丰富而富有同情心的向导,就连较真如吉本都觉得她的风格不协调。

作者的性格和贡献

安娜·科穆宁娜生于1083年,她父亲阿莱克修斯·科穆宁于两年前废黜了尼基弗鲁斯三世··波坦尼塔斯(Nikephoros III Botaneiates),攫夺了王位。安娜成长在君士坦丁堡的宫廷,严谨治学。在修辞学上,她思虑周到,学习勤勉,尽管父母并不同意——对他们而言阅读《圣经》足够了——她依然学习语法课。她对医学很感兴趣,对哲学更有兴趣,之后她聚集一群学者,任命他们撰写谈论形而上学的论文。实际是她首先监督《尼各马可伦理学》(The Nicomachean Ethics)的评注的,这对西方亚里士多德研究和哲学的发展影响深远 。她的个人兴趣在《阿莱克修斯传》可以看出,她撇开一笔讨论拜占庭当代哲学状况,还有对父亲疾病的诊断。安娜还是精明的政治观察员,记录下帝国关键人物的兴衰,以拜占庭外部巨大的压力,衬托阿莱克修斯的功绩。
安娜出生后不久,便被许配给了君士坦丁·杜卡斯(Constantine Doukas),即皇帝米海尔七世·杜卡斯(Michael VII Doukas, 1071-78年在位)的儿子。这是一次政治婚姻,为了稳固和杜卡斯家族的关系,因为杜卡斯家族为阿莱克修斯篡位出的力是决定性的。而这段联姻没有成功,因为君士坦丁在11世纪90年代淡出视野,大概因为生病早逝,或许因为涉嫌密谋推翻皇帝。不管怎么说,安娜对君士坦丁心存温柔,将他比作金发的墨涅拉俄斯(Menelaus,斯巴达国王,即海伦的丈夫),可以与厄洛斯(Eros,即阿芙洛狄忒的儿子)为伴(III.1)。1097年,安娜嫁给了(小)尼基鲁弗斯·布莱延诺斯(Nikephoros Bryennios,与将领父亲同名),他逐渐成为阿莱克修斯亲信圈子的一员,不但有皇帝支持,也有皇后艾琳娜·杜卡娜(Irene Doukaina)的支持。
普遍认为,在父亲1118年去世后,安娜尝试继承皇位,尝试将丈夫尼基鲁弗斯·布莱延诺斯扶上皇位,取代她的弟弟,阿莱克修斯继承人约翰三世·科穆宁。作者本人对她的抱负只字未提,尽管她提到被逐出君士坦丁堡——是文学修辞,也是事实——远离自己的亲友,孤身住在皇宫之外,若她所言可信,那么三十年来无人拜访(XIV.7)。另两位拜占庭史学家约翰·佐纳拉斯(John Zonaras)和尼基塔斯·侯尼雅迪斯(Niketas Khoniates),他们都撰写了安娜的抱负和命运 。
密谋这一污名似乎并未影响到布莱延诺斯。他与约翰二世一同(在叙利亚)征战,不久于1138年去世。安娜的丈夫也是有天分的作家,以年代记体例记载了1081年拜占庭动荡的局势,和阿莱克修斯的篡位,这段记载显然与《阿莱克修斯传》相对应。他的作品《历史素材》(Hyle Historias,or Materials for Writing History),是对11世纪拜占庭的记载,明显未完成。这本书是受皇后艾琳娜任命写作的。
《阿莱克修斯传》中安娜和布莱延诺斯的亲密关系显而易见,因为能读出作者在他((阿莱克修斯后期治下一位重要的人物)去世后,因怀念和惋惜而深感痛苦(前言.4;VII.2;X.9;XIV.7,等)。(关于这对夫妇爱情没什么类似的表达,也没有提及安娜的诸弟弟妹妹和其他家族成员,这很奇怪,因为现代学者普遍认为科穆宁家族的权力,基于皇室家族紧紧把握权力这种陈词滥调。)与布莱延诺斯和其他线索对比,包括对阿莱克修斯孙子曼努埃尔一世(Manuel I Komnenos )的典故和直接提及来看,我们可以推测文本大概作于1143年至1153年,即安娜去世的年份。
从文本来看,安娜引用了很多希腊文学和哲学的语句以及《圣经》的经文,可以看出她受教育程度高,博览群书,尽管有时引用显得怪异而不确切。《阿莱克修斯传》足以见到一位优雅,也许是繁复的作者,如何以古典文学的体例写作的。文章用语花哨而华丽,甚至有些令人费解。安娜对修辞和写作对象严格把控,尽管在写作阿莱克修斯上台前六十年前的事件时明显有困难。安娜也是热心而幽默的评论者。她的智慧和文学能力在拜占庭同侪中闻名,一定也很与众不同,因为她的同侪评论过,在1153年,她葬礼的演说上也有人提到过。由此可以得出结论,即《阿莱克修斯传》及其作者都非比寻常。

阿莱克修斯一世•科穆宁统治的意义

《阿莱克修斯传》包含的历史时期对早期中世纪欧洲和小亚细亚的形成和发展的转折时期。在阿莱克修斯治下,拜占庭第一次遭受西方骑士的攻击,1081-83、1084-85、1107-08年经受了主要攻势,之后12世纪也经受了攻击,最终导致1204年君士坦丁堡被攻陷。阿莱克修斯治下,诸多小亚细亚城镇被塞尔柱突厥人占领,他们从中长距离劫掠转为定居。 这段时期,威尼斯从亚得里亚海的当地政权,成长为更有视野和野心的政权,又一利好是在1124、1148和1187年,阿莱克修斯一世及其后继者提供了一系列史无前例的特许权,因此威尼斯得以发展成一个平台。比萨城邦,即另一支海上政权,也受皇帝青睐,1111年后获得极低关税的贸易特许权。阿莱克修斯治下,匈牙利、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脱离拜占庭轨道,基辅及其在黑海北部的卫星公国开始寻找其他盟友和机会。
除此之外,阿莱克修斯治下,发生了第一次十字军东征。这一非凡的征战促使黎凡特地区拉丁王国的建立,以及基督徒政权控制了圣地的重要城镇,塑造了现代的世界。这也是教皇权力的扩张,因为罗马教会统治着骑士世界。教会总想介入世俗世界,因此下了大工夫和苦行,发动了“上帝治世”(Truce of God)和收复西班牙运动(expeditions in Spain testify, 应该指西班牙收复失地运动)。然而,在教皇乌尔班二世(Urban II)号召下,群众热烈回应军事介入行动,教皇国终于有机会直接介入骑士世界,最终甚至染指皇权——这一权力竞赛最终因宗教改革运动破产。
十字军也加速了社会运动和知识交流,因为直接接触了异域文化、语言和思想。同时也促进了基督徒和穆斯林世界“圣战”这一概念,也有着深远意义。而阿莱克修斯和十字军领袖在1096-97年发生矛盾,因安条克事件(十字军占领,而非交还拜占庭)加剧,因围城及后续事件,导致基督教世界最终分裂为二——尽管皇帝阿莱克修斯及其后继者尝试修补这一裂痕。
最后一点,阿莱克修斯统治意义深远,因为标志着拜占庭内部的巨大变化,帝国在压力下发生了重大动荡。独特的“科穆宁”政府形成,权力谨慎地逐渐转移到皇室成员及其亲族之手,外人无从染指。尽管说来有些夸张,但阿莱克修斯还是极大改变了拜占庭贵族制。可以从众多针对皇帝的反叛和对抗看出,《阿莱克修斯传》中记载良多:针对阿莱克修斯的众多叛乱、密谋和起义足以表明其在社会经济、政治和军事政策上不得人心。彻底革新经济的政策通过重新铸币开始,十五年之后又通过重新计算和记录的方法调整税收和土地所有权,同时也从根本上修改数个世纪没变的经济系统。

《阿莱克修斯传》的文本

《阿莱克修斯传》的价值不只是提供了详细的11世纪末期至12世纪早期拜占庭的独特视角,而且因为安娜的历史是仅有的两篇以叙事体包含阿莱克修斯统治时期的历史书,尽管那个时期有这丰富的史料。约翰·佐纳拉斯的记述简略,记述的目的性不如安娜,提供了和安娜截然不同的观点,实质与安娜的作品相当不同。如果《阿莱克修斯传》未能流传至今,那么我们对阿莱克修斯统治的理解和解读将会很局限,总会与安娜记述的文献得出相反的结论。比如说,我们也许不知道皇帝在游牧民族问题上花了多少心思、时间和资源。我们也猜不到阿莱克修斯在拜占庭内受到多少敌意。皇帝鲜少在征战小亚细亚上费心——而在帝国西部战事上倾注心血——这一记载只能在《阿莱克修斯传》中发现。
《阿莱克修斯传》填补了空隙,本身也很重要。11世纪末12世纪初,拜占庭文艺繁荣,在曼努埃尔一世·科穆宁(Manuel I Komnenos)治下对文体的实验达到顶峰。科穆宁王朝下历史写作尤其繁荣。而从11世纪80年代完成的历史作品来看—— 包括(约翰)斯基利奇斯(John Skylitzes)、(米海尔·)阿塔雷亚特斯(Michael Attaleiates)、米海尔·普塞鲁斯(Michael Psellos)、尼基鲁弗斯·布莱延诺斯(Nikephoros Bryennios)、君士坦丁·曼纳萨斯(Constantine Manassas)、约翰·金纳莫斯(John Kinnamos)、尼基塔斯·侯尼雅迪斯(Niketas Khoniates)要么止于阿莱克修斯登基,要么始于其去世。历史学家不愿记录阿莱克修斯统治时代这件事于《阿莱克修斯传》成文无关,也并非是历史学家对此的回应,只是因为在安娜之前,没人写过这三十年统治下发生的事。
一方面是阿莱克修斯不得民心,一方面是科穆宁家族在12世纪的时候控制皇室形象,这两个理由可以解释为何对他统治保持如此沉默。就如安娜·科穆宁娜在前言所说,她记录下父亲的功绩,以致其不被人遗忘(2-3)。这也许是单纯的事实:阿莱克修斯的一生和行为没有在其他地方得到记录,无论是以适当粉饰的光辉形象还是什么都没有。确实,留存下来的有价值记录出自两首匿名诗歌。这两首诗歌以《缪斯》(Mousai, or Muses)的名字流传于世,大概作于皇帝去世的时候,记录了他的一生和成就。然而这两首诗是对阿莱克修斯统治的概述,目的不是记述1081-1118年的事迹,更像是为了劝诫新皇帝约翰二世。
作者的皇室公主即主人公女儿的特殊身份,她记录下自己见证过的事件(尽管没有她说的那么多),与文本中地位特殊的人或是熟悉,或是因为血缘婚姻关系而有联系。而且安娜写作时在收集资料上投入了大量时间、精力和资源。

解读的问题

尽管安娜的记述很重要,对《阿莱克修斯传》这一史料开发却不够。也许因为其长度和篇幅,这文本利用起来一般零零碎碎的,以单独的评论、段落或选段的形式摘抄或者利用,但很少有人注意文本整体。最近才有人提出一些关于《阿莱克修斯传》行文的基本问题。例如,1996年才有人明确提出安娜从哪里选取材料这一问题,关于文本大部分是由她丈夫编纂这一假设也鲜有人关注。 关于安娜选材来源这一问题,对评价《阿莱克修斯传》非常重要。那些沉默或者省略的篇幅,比如与教皇关系问题记载有限,很少讨论罗斯问题,对阿莱克修斯统治期后半段评论少,是否表明安娜选取材料的局限性?她的注意是由找得到的材料和能够探究出的材料决定的吗(如果如此,应该怎么解释?)?还是说,作者是实证主义者,因此故意省略,因为她认为这些事情与阿莱克修斯的功绩相比并不重要,还是说她觉得令人失望?我们应该将这本书看做文学作品还是历史书——还是两者都是?
安娜的信息可信度以及选择内容都很重要。比如,明显安娜可以接触到大量的军事档案,这可以解释她为何可以详细记录关于战事、阵型、军队行军方向、将领沟通情况,而通讯信息主要集中在皇帝身上。但我们也得考虑安娜为何选择部分军事行动,又不记录其他的。比如,格里高利·帕科里阿诺斯(Gregory Pakourianos)于1081-1083年记录下的拜占庭胜仗,安娜只字未提。
安娜可以使用官方记录,有时逐字逐句记录;1081年,皇帝不在君士坦丁堡的时候,全权授予阿莱克修斯的母亲安娜···达拉森纳(Anna Dalassene)(III.6);11世纪80年代初,皇帝致信德国的亨利四世,与其协商支援(III.12);1108年德沃尔条约(Treaty of Devolbu)(XIII.12)。关于皇帝授予威尼斯贸易特权的记载概述详细,足以推测安娜见过条约原件(VI.5)。
无需多言,关于安娜资料来源的起源、本性和粉饰的疑问,对我们应该如何利用《阿莱克修斯传》的方法。比如说,安娜的史书分配不均,很奇怪:阿莱克修斯统治的前半段占了四分之三的篇幅;1081-85年罗贝尔·吉斯卡尔攻击帝国西部的记载占了三分之一多。尽管她在记述开头写下她父亲渴望剑染突厥血(I.1),但针对突厥人和小亚细亚的攻击不止有限,有时甚至语焉不详,显得前后矛盾。因此,安娜在写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前东方的情况比较简略,散落在文本中,而且包含错漏和异常之处。也许安娜手上关于东方的资料比关于其他地区的单薄而粗略。然而,也有可能是她不想写小亚细亚的事情,因为长远来看,她父亲的政策并不成功。
安娜通过文本侧重给我们透露出关于大事件、人群和宗教的事情。她父亲制服诺曼人,将对拜占庭和东方兴趣日增并想到攫取利益的西方人引导到相对好的方向,她将其视作他的主要功绩。阿莱克修斯可以击退吉斯卡尔和博西蒙德,证明他比这两位杰出将领更懂战术和统帅——尽管他占有地利。的确,在传记中也书写了皇帝的对手们,因此罗塞尔·柏利乌尔(Roussel Balliol)、(老)尼基鲁弗斯·布莱延诺斯、尼基鲁弗斯·巴西里克斯(Nikephoros Basilakes )、尼基鲁弗斯·迪奥金尼斯(Nikephoros Diogenes)和坦克雷德(Tancred) 的优点得以突出(缺点也是),以衬托阿莱克修斯的能力比他们都强。
不管怎么说,一个有力的案例可以证明这本书不只是为称颂皇帝写的赞歌,同时也是辩护之作,也许不是一部辩解书,至少也写过皇帝(或者说帝国)的挫败,比如1081年迪拉奇乌姆(Dyrrakhion,Dyrrhachium )战役以及几年后的迪利斯特拉(Dristra)战役中,阿莱克修斯因其鲁莽决定,将优势转为受辱。我们知道,皇帝一生饱受批评,因为安娜说过,我们也可以从针对他的反叛中推测出来。
一些问题仍有待现代学者探究。作者偏见是其一;安娜作为评论者是其二。但最重要的是发生时间,因为《阿莱克修斯传》年表中的诸多事件不仅可疑,有时甚至很误导。之前一般认为书中年表比较可信,但是一系列错置的事件、重复还有错误足以质疑这一观点。这些错误 是故意的,还是因为不熟悉的材料而导致的错误,在解读《阿莱克修斯传》上很重要。

文本主题

从文本的一致性可以看出安娜对自己材料把握程度如何,至少她争取叙事一致。主题、语言风格、文学典故和引用可以看出《阿莱克修斯传》是完整的叙述作品。她引入并铺展了主旋律比如,阿莱克修斯的形象是特别的基督教皇帝,在对待主教和牧师上充满敬意,谦逊有礼。同样,在安娜笔下他也是异教徒的灾厄,并且坚定反抗异端——从反抗波格米勒派(Bogomilism ,保加利亚的教派)到质疑天文学。阿莱克修斯个人的勇气,躁动不安,关怀弱者,狡猾多变,足智多谋,指点江山,对帝国鞠躬尽瘁,均在文本中认真而前后一致地记录了下来。
争议在于,负面的部分被删除了。安娜的侄子曼努埃尔一世·科穆宁就是其中之一,他因自己愚蠢而受诽谤(XIV.3) ,无疑部分因为在写作之时,这皇帝在宫廷行事霸道,阿莱克修斯对手的野心、对权力的渴望以及强硬态度也被讽刺。
另一值得一提的是关于阿莱克修斯的继任者(也就是作者的弟弟)约翰二世,安娜没有给出什么有价值的评价。也许因为他阻挠了安娜登上王座的野心,所以被忽视。更有可能的是,传记主要目标只是一个人,即她父亲。

《阿莱克修斯传》和皇帝治下的拜占庭

《阿莱克修斯传》对成为拜占庭的意义如何,以及拜占庭是什么方面阐述清楚,因此显得无价。她描写非拜占庭人的习惯、习俗以及行为,用一种直言不讳而厌恶的语气写下,一般将外国人描述为贪婪、难以预测,冲动行事的形象。与之相对,阿莱克修斯的形象描写得很理想:他是模范皇帝,模范拜占庭人。安娜的笔法类似圣徒传记,记录下主角的一生和言行,一方面是历史教训,一方面也是道德教育。
这些细节对理解皇帝治下的拜占庭大有裨益:有不少杰出人物的小传;详尽记录了皇室军队的征战,以及如何三次击败意大利南部的诺曼人; 拜占庭方面对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独特视角,包括阿莱克修斯拒绝发兵援助被困在安条克的十字军——这段在当时十字军历史上屡次提及,也困扰着皇帝(XI.6);以及皇帝如何应对帝国内外的困扰。因为传记在一些方面缺漏缺漏,我们需要谨慎对待之。
《阿莱克修斯传》也有一系列惊喜。安娜的记载通常以杰出而令人印象深刻的细节丰富着,也包括年代记录的腐败现象,缺点和错误。安娜将阿莱克修斯视作叙事中心,主要围绕着他之余,也会给出自己的观点和评论,从相对次要的叙事中岔开话题。
新版《阿莱克修斯传》目标在于促进更多读者阅读这本关于阿莱克修斯一世·科穆宁统治时期的原始史料。安娜的记载比初看上去的要更为复杂而难懂,对这段拜占庭和欧洲的关键时期给出了独特的视角。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rancoischang: 2019-09-25, 11:12
TOP
commissar
2019-10-19, 19:17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9
   1

Group: Speaker
Posts: 63
Joined: 2010-11-25
Member No.: 41684


大家都在因为P社游戏而拜占庭拜占庭,但拜占庭其实有点……让观者两眼无神(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10-23, 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