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143集文本翻译
mushroomliang
2019-10-06, 03:12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35
   18

Group: Speaker
Posts: 57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欢迎来到夜谷》作为一部泛都市传说类型的播客作品,以其超现实而又不乏黑色幽默的独特世界观与故事情节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巨大的人气。出于更好的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荣幸的进行了46集及之后部分的翻译,此后也会继续在这个论坛发布更新。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不能保证译文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在翻译时文中的人名和机构名称为了避免误解而直接使用原文;另外由于原节目中的开头和结尾内容时效性明显,不适宜这个更新频率以年计数的论坛的一般模式,因此在这里不做翻译,仅保留最后的今日谚语,敬请谅解。
由于夜谷节目发布的平台众多且多数平台有幸未已被屏蔽,在这里就不逐一列举收听地址。请自行前往官网内公布的平台对照收听
另外本文所用台本原文及同人创作图片来自非官方剧本站点cecilspeaks.

143. 开拓日

​​我们很渴。我们什么也看不见。

我们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们就要到了。

欢迎来到夜谷。

开拓日又近在我们眼前了。当然了,公共事业部门在一年中随机选中一天毫无通知的随机中断了所有服务,这只是人们对这一天的一种品牌再造而已。路灯熄灭了,空调变成制暖了,食物短缺,供水干涸。所有居民被要求纯属那个早期殖民者的服装让所有一切看起来具有节日气氛和爱国主义。没有穿戴符合时代的服饰,比如说包含软肉冠的全身服饰,将会招致惩罚措施。比如说被预期轻蔑的叫做时间旅行者,还有穿越回夜谷早期的真正的时间旅行者所受到的传统惩罚。

民意调查表明这些公众节日正变得越来越不受欢迎,但是公共事业部门承诺这次它将与以往不同。“这次会是有趣的多的方式,我发誓。忍耐我们一下吧,你们真勇敢。你们都是我勇敢的小小开拓者。”在城中各处分发的小册子上向我们担保着。“无论如何,”小册子上接着说,“哪种勇敢不是忍耐呢?除了通过个人的不适和对这种严酷的接受之外,还有什么方法能更好纪念我们的祖先所做出的斗争呢?这正是我们的城镇作为根基的价值,不是吗?不是吗?”小册子喊道。小册子在地上写着。小册子剧烈的喘息,然后变得平静下来。为了在开拓日影响大众的观点,公共事业部门开放了一处宣传长廊和一场历史展览,就位于距离城镇几英里的沙漠中。展览的中心思想是要带来对本地的自豪感和对社区居民进行教育,成为一种有趣的以家庭为中心的活动,能够解除人们头脑中由于独自呆在黑暗中造成的恐慌所产生的存在主义的疑问。

现在关注交通新闻。当你还小的时候曾有过一个梦。在梦中,你在小睡之后从长椅上醒来,刚好可能见你的家人驾车离开,将你独自留在家中。他们之前从未这么做过,你还太小,不能被独自留在家中。没有灯光,阴影中的一切都非常温暖。你看到桌上有一个棕色的纸袋。一定是他们给你留在那的。是吃的吗?你还不知道怎么自己吃东西呢。那个纸袋突然翻倒,里面的东西自己掉了出来。一条蛇爬到了桌子上,掉到了地面上,快速的向你爬来。你想要尖叫。

这时候你应该醒来的,但是这不是一个梦,对吧?你的全家人确实抛弃了你,从那之后你独自在这栋房子里长大,只有你和这条蛇。它不是条毒蛇,但是这部意味着它就是个好伙伴。它来了又走完全不为你考虑,自己姿势头上晒太阳,或者在随便什么它乐意的时候勒死啮齿动物吃掉,有的时候几天都不回家。你在冬季让它盘曲在你身边来温暖他,尽管它只能给你冰冷淡漠的回应。但是你没有别人了,而它就是这样。尽管没有义务这样做,你们还是每年在假期中探望彼此。你们在Facebook上关注了彼此,但是你们谁也没有去看对方的动态了。

你等待着从这个你小时候的梦中醒来,然后发现你的家人从未离开,他们还在这陪伴着你。你还在等待着从这个梦中醒来。

以上是交通新闻。

我获悉了更多关于开拓日展览和庆典的细节。在附有文字介绍的宣传长廊中,参观者将能在展台上看到选中市民的先祖苍白的骨骼散落在被太阳烤焦的地面上。在昨晚中奖的人必须在今天中午前将他们先祖的骨骼送出,以便在展览中展出。沿着长廊向前走,观众将能看到一场电子动画再现的丛林之战。在这场战斗中,几位关键的小镇建立者勇敢的与曾经存在于这一地区仁慈的巨大节肢动物战斗。游客们将会看到,这些野兽很轻易就被我们勇敢的殖民者杀死了,因为这些动物不习惯于任何形式的暴力,对新来的人类只有温和的好奇心。

“它们必须得死,”一个身穿马甲的机器人用机器人般的语气说着,得意洋洋的站在一大堆长满斑点的腿之间,“因为它们活着在视觉上太令人不安了。”它发出低沉的轰鸣声。

还有一处由历史学会赞助的摊位展示多年来从旧货市场中回收的关于随机陌生人一家的假期的幻灯片。它们配上了小牌子,上面有关于这些画面的历史叙述。比如说,有一幅图就是一个老妇人正在一艘名为“Griselda Ford the River”的船上上玩沙狐球。它讲述了当我们的开拓者最早到达沙荒地时,那里有一条可怕的大河,而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才到达了这片土地,而我们现在却把这当做理所当然。事实上,这些小牌子中的很多都有一种像这样的被动攻击语调。

如果你一直走到头,Earl Harlan将向你致意。他将展示如何制作樱桃庆典,一道早期夜谷开拓者的主食。“你需要给一只鹅喂樱桃直到它无法自己行走或者站立,”Earl解释说,“然后你把鹅放到火上烤直到它的尖叫变得微弱,而当它最终安静下来,你再灭火。鹅被烧焦的肉充满了焦油酶,对你的皮肤和眼睛非常有好处。流出的红色汁液只不过是樱桃汁而已。只是非常粘稠的樱桃汁。”他一边这么解说着,一边将沸腾的本地原生菜肴的样品直接分发到周围人伸出的贪婪的双手中。

这还不算完。最后是交互沉浸式剧场部分,你将被蒙上眼睛装进卡车后车厢。几小时后,你已经走出了木制的长廊,漫无目的的进入了沙漠中,试图找到你回家的路。就像开拓者们曾经做过的那样。直到这一刻走进无尽的沙漠,触目所及的地平线上只有相同的山艾树,灌木丛和一片空旷,你才终于意识到展览长廊是被故意设计误导方向的。这就像你进入了一个灼热沙土制成的镜子迷宫。

稍后将为你带来更多开拓者日的消息,但是首先,

关注天气资讯。

(“Vines” by Super Boink)

正在你迷失于沙漠之中的时候,你首先经历了自由的晕眩感。你能去任何你想去的方向,未来任你塑造。可能性就如同你面前这广袤的荒地一样无边无际,但是你当你回头向后看,发现你无法再看见展览长廊或是任何其他人类生活的痕迹了。自由的感觉一下子变成了一种可怜的绝望感,你会意识到,只有在你有了安全网的时候,冒险才是一种乐趣。在那时冒险是一种选择。现在你已经被这酷热的荒野吞没了,你明白了选择永远只是一种幻觉。你必须向前。太阳西沉。昏暗的空气使它的边缘模糊不清。你感到一阵凉风吹拂过沙漠,而你对此心存感激。你的嘴唇流血了。

夜幕降临,而你来到一处古宅遗迹门前。它没有房顶,向一侧歪斜着。这里没有门,但还保留着门的形状,一个黑洞洞的长方形缺口。你觉得有必要进去,就像任何站在一个入口状结构面前的人一样,但是你犹豫了。你认识这个地方,是的。你在历史学会展出的幻灯片上见过它。那是一张很多年前拍摄的照片。上面是同一所房子,只不过那时房顶还在。它还没有向一个方向倾斜,有两个孩子站在房前,大概还是蹒跚学步的年纪。他们没有头,取而代之的是两只鸡站在他们的脖子上。图片所附的解说中说,这是一种双重曝光的摄影艺术手法,早期的夜谷定居者以此打发时间。还有一大堆照片也同时展出了:一个注满满血的浴缸。一个漂浮的头颅着着火。一条火腿上长着华丽的长发。

“最早的夜谷人非常长于摄影技巧。”当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历史学会紧张地坚持道,“由于当时普遍存在的时间旅行者问题,相机在发明前至少一百年就已经存在了。”他们解释道。“我们在靠近铁道发现的一个箱子里找到了这些照片,”一个年轻的历史协会成员脱口而出,立即被年长的制止并移交到了销售部。

你在院子里踌躇着,直到你无法再继续无视这里的风穿过破碎骨头发出的迷人歌声,尖叫着要你走进。在里面,厨房桌子是唯一一件还立着的家具。上面有一个密封的罐子,装满了腌制的鸡蛋。你的孩子问她能不能拿一个。你的孩子和你在一起,她一直骑在你背上而你忘得一干二净。这真是令人不安。家长怎么能就这么忘了他们自己的孩子呢?

“好吧,亲爱的。”你说,挣扎着想让你的声音保持平静。“你可以拿一个。”

你把她放下来,她蹦蹦跳跳的跑过覆盖着灰尘的地板,吃了起来。她大口的吃着。然后她想听睡前故事,毕竟这已经到了她上床睡觉的时间了。至少她说时间到了。你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了,但是她不知为什么能感觉到而你信任她的直觉。习惯让人舒服,而规律是重要的。这能让我们脚踏实地。这能防止我们失控的大喊挖出我们的眼睛。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长得很像你的孩子。”你开始说。

“不,”她打断说,“那个孩子看起来像你。”

“这不关紧要,”你说,“因为那事实上是只小狗,不是个孩子,现在安静。给你讲个故事。一只小狗从家里跑出去,经历了许多冒险,最终回到家中,所有人都学到了教训。”

“什么样的冒险呢?”她问。

“不能说的冒险。”你说。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吗?”她问。

“所有故事都是真实的。”你说。

她还是醒着。你指了指没有屋顶的天空,让她数数星星,希望这能让她感到无聊,进入梦乡。

“没有星星。”她说。你意识到厚重黑暗的空气隔绝了天空中可能存在的任何光亮,“但是我们总是能看到它们的,”你告诉她,“因为我们知道星星是存在的。”

“我们怎么能知道呢?”她问。

“睡吧。”你说。

在她睡着后,你走出了这栋老房子想着现在这是不是你的新家了。你感觉你能看到不少东西立在走廊里,堆在房间角落。幸运的是,他们大多不是真的。唯一真的在那的只有一个节肢动物幼体的巢,就在那条血迹斑斑的草原裙的残破碎片下面。他们看起来是孤儿,但是他们在一起,缠绕着他们所有的腿,眨着他们所有的眼睛,像一个大家庭一样扭动着。你知道你不属于这里。这里现在是他们的家,从很久之前这里就是他们的家了,从这里有人家的时候还要早很多。你将你睡着的孩子留在这里,又一次进入了沙漠。你看了看你的身后,一个戴着鸡头套的小孩的剪影在院子里站岗。这不是真的,这只是双重曝光。

光芒从地平线上升起,远处有什么闪闪发光的东西吸引了你的目光。你向它走去,因为这是唯一一个可以走向的东西。你没有希望也没有动力,只是向着随机的目标点向前。最终你来到了一片巨大的停车场,里面停满了老爷车。有些是由皮和泥土制成的老款式,有些事带有鳍,硬顶和脊柱的中世纪轿跑。上百个铬合金的保险杠在晨曦中眩目的闪耀着。这是什么?你疑惑的想着。

“听呀,听呀!”一个戴着三角帽的人摁了摁手摇铃。

“这是什么?”你尖叫着,抓住了衣领。他们不认识你。

“听呀!”他们又叫起来,但是没有再说别的。

突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响声,铜管乐队演奏起来,五彩缤纷的彩带划过晴朗湛蓝的天空。城市游行来了。你经历了开拓日结束的展览和庆祝!你接过了一把流着汁水的滚烫的樱桃,带着仍旧粘在你悲伤的昏昏欲睡的青春,跌跌撞撞的向家走去。

你走进了你寂静无声的家中,这里完全没有任何庆祝开拓者日的公共设施,你被空气中腐烂甘蓝的气味压倒了。你深深的吸入这股气味。你感到欣喜。你啜泣起来。唯一的水源是厨房门前的水坑,它是由冰箱除霜机滴下的冷凝水形成的。你跪下喝了起来,直到你喝饱为止。

事情看起来没有之前那么糟糕了,对不对?墙不再向你关闭了,它们拥抱你。你电子设备的黑屏不再映出你的无聊,它们只映照出你那张闹鬼的脸上的宽慰。没有公共服务带来的不便,与你在一个咆哮着的不稳定宇宙中所读过的夜晚相比简直大巫见小巫。一切都取决于环境。这都是控制你的希望的问题。这就是公共事业部门的小册子一直想告诉我们的。

当然还有对开拓者精神的庆祝,像是祖先,老爷车之类的东西。

但是现在我想,我们确实在分散自己对于现实的注意力这件事上花费了很多时间。也许我们真的可以利用这些时间,像我们的祖先那样,在物质世界中更扎实的体验生活。当我们拥有彼此的时候,谁还需要现代化的便利设施呢?今晚紧紧的拥抱你心爱的人吧。毕竟,你没有什么更好的事情要做了。我现在回家,Carlos。我知道你听不见我。没人能听见我说话。就像其他地方一样,这个广播站也停电了。我们今天到现在为止还什么也没有广播。而就算我们广播了,你的收音机无论如何也收不到了。但是习惯让人舒服,而规律很重要。

继续收听,接下来将为你播出——随便什么你认为你听到的。

晚安,

夜谷。

晚安。

今日谚语:死亡的首要原因是拥有躯体。​​​​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mushroomliang: 2019-10-17, 06:00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10-23, 0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