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小丑有感, 一些個人情緒的宣洩
伯勞鳥
2019-10-11, 00:35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36
   2

Group: Primer
Posts: 36
Joined: 2018-10-26
Member No.: 76951


用化妝固定笑容。
妝扮是一種神性的行為,其本源自於擬神的外表,從而把神性、 象徵附在人上。 人總是需要一些象徵的,如同西尾維新的故事,刀不是刀,而是武器本身。 世上沒有刀是鎧甲,是火槍,是人的。
而比方說,小丑: 帶來歡笑、滑稽的存在,小孩兒都喜歡;後來變質,因同樣裝扮的連環殺手加上了一些危險、戀童、恐懼,但終是較可笑的。 人就因此忽略了, 貶斥了符號背後的人性。

花了妝容的淚
電影中以亞瑟化妝成小丑登場,他面上塗滿白粉,像是暗黑舞踏中的舞者。那下垂的嘴角被手指拉向上方,又拉回下方, 下眼臉隨著肌肉的擠壓而變得彷彿帶有喜悲,從藍色的方塊流下了淚水。被那些惡童因取樂搶去廣告牌,毆打得遍體鱗傷,進行定期輔導時,被斥責時,他也仍在大笑,那笑聲高亢如哭喊。 畢竟一個笑匠,一個開心果,是不能哭的。
那突亢的笑聲也是衝突和進一步的開端,也是壓抑。在他笑時,色調總是陰沉如大雨將來,只有一些虛假希望的微弱光芒。

誤會的妄想
亞瑟總是被誤會著,槍、笑聲、善意、魔術,都被誤會成心有惡意。 他有以自己的方式帶來善意,但沒有人領情。如索羅斯的反身性定理,思維本身不等於事實,卻在塑造事實方面擔任一種角色,從而使事實成為一個變量。當你懷著惡意注視事物, 自然會因此而被反噬。
而他也有所誤會,同住一層的女士帶著善意對行為微笑,卻因為妄想一直以為她伴在他身旁; 失敗的笑話、 殺人後的情感宣洩、 精神支柱的崩塌,但她從不在他身旁。 當領會到這個事實時,就是瘋狂的開始。

希望和絕望的波狀圖
母親一直相信亞瑟是湯瑪士·韋恩和她的愛情結晶,而湯瑪士·韋恩不會拋棄他們------那是妄想,亞瑟是領養回來的,而她因梳忽照顧而被關入阿卡漢好一陣子。絕望的亞瑟去尋找希望,並被管家告知那是妄想;再去尋找希望,被湯瑪士·韋恩再次告知那是妄想;到阿卡漢意圖找尋證據妄想是真實的,希望落空。如同耶穌受到撒旦三次誘惑而不動搖,不過亞瑟受到三次絕望而瘋狂罷了。但誰又能責怪他呢? 他不是聖人,只是一個有病的小丑。

娛樂至死
亞瑟是個敬業的小丑,無論是單純為了吸引注意,還是為了那些病童,他都在盡全力地工作。
當亞瑟因為他的病不能順利表演而被梅里嘲笑、並試圖邀請他到節目時,他自然而然地怒意上心頭,他心中本來完美的喜劇偶像因那刻薄、低俗的惡意嘲笑而被沾污。那時,小丑才驚覺現代娛樂那如安迪華荷所言,每人都能成名十五分鐘的本質,因而亞瑟用心但不出彩的話語無人傾聽。

群氓的狂歡
高譚市不是一個美好的城市,街道上滿是垃圾、經濟蕭條、 牆壁上充斥著塗鴉。人們的不滿也因而像一個封閉系統一直循環、無法宣泄,只等一個契機去火山爆發。
當自己三名「高尚」、「有教養」、「善良」的員工------那些低俗得調戲良家女、卑劣得把怒火遷至弱者的人渣------被受欺凌者反過來射殺時,「底層人民是跳樑小丑,嫉妒我們的成功,但從不努力。」
高貴的湯瑪士·韋恩如此地公然宣告著。但他沒有了解過自己的員工,沒有了解過那些甚至無法維持基本生活的人,只擺著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彷如管束賤民的領主。高譚人的怒火被引燃是自然而然的,如同火燃起了油一樣自然。
被射殺的那三個人只是扳機,一整把槍已然準備好;擊鐵、火藥、子彈,就只等扣下 板機的手指。
而那手指就是小丑的手指,於他射殺的那一刻, 他就已經註定會成為下一位蓋伊.福吉斯,每個人都會成為小丑,在燃燒的高譚市狂歡,湯瑪士·韋恩則被當成祭壇上的燔祭, 作為羔羊而死。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10-23, 07:48